第四十四篇

人都把我的工作当作附加成分,不因我的工作而废寝忘食,所以我只好按照人对我的态度而对人提出合适的要求。在我的记忆之中,我曾给人不少恩典,给人不少祝福,但人在抢去这些东西之后便马上离去,似乎我是无意识地施舍给人,所以人一直以自己的观念来爱我。我要人对我真实的爱,但到如今,人仍是磨磨蹭蹭,不能将真实的爱递给我,在人的想象之中认为,若将真实的爱递给我,自己将一无所有。当我向人提出抗议之词时,人便浑身哆嗦,但仍不肯将真实的爱给我,似乎人在等待着什么,所以人只是在仰望着前方,总不能把实情告诉给我,似乎人的口被“标贴”封住一般,所以总是吞吞吐吐。我在人的面前似乎成了一个惨无人道的“资本家”,人总是“怕”我,一见着我的面,人便立时消失得无影无踪,深怕我向其落实情况。我也不知是何原因,为什么人能用诚心爱自己的“老乡”,却不能爱我这个心灵正直者,我因此而叹息,为什么人总是在人间释放自己的爱?为什么我不能体尝到人的爱呢?是因为我不属人类当中的一个吗?人总是把我当作山中的野人一样对待,似乎我缺乏正常人所有的成分,所以人总在我前唱高调,人时常把我拉到其面前训斥一顿,教育我犹如教育一个学龄前的儿童一般,因为在人的记忆当中,我是一个无理智、无教养的人,所以人总在我前扮演“教育家”这样一个角色。我不因人的不足而刑罚人,而是给予人合适的帮助,让人能够按期收到“救济款”,因为人一直活在灾难之中难以逃脱,人在灾中一直求告我,所以我也将“供应粮”按时给人送到手,让所有的人都活在新时代的大家庭之中,体尝大家庭的温暖。我在人中间视察工作之时,发现了人的不少缺陷,我因此而给人以帮助,虽然在这个时代,但在人的中间仍是非常贫困,所以对于“贫困地区”我给予其合适的照顾,不让其再受穷,这是我作工的方式,让所有的人都尽其所能地来享受我的恩典。

人在地之上便在不自觉地受着刑罚,所以我张开我的大手将人拉向我的一边,让人在地有幸享受我的恩典。地之上,何物不是虚空、毫无价值呢?我走遍人间的所有地方,虽然人间有众多的名胜古迹,有让人欣赏的山山水水,但我所到之处都早无生机,此时,我才觉地之凄凉,原来地之上已早无生气,全是死亡之气,所以我一直在呼召人赶紧脱离这苦海之地。凡我所看到的东西都带有虚空的气味,我趁机将我手中的生气向我所拣选之人投去,顷刻间,地之上便有一块绿洲。人都愿意享受地上的生机之物,但我却不以此为享受,人总是宝爱地上之物,从不看地上之物的虚空,以至于到了今天这个地步,人仍不明白地上为什么不存在生气。如今,我在全宇之间行走,人都能享受到我所在之处的恩典,都以此为资本,从来不追求生气的来源,都以我所给的作本钱,却并无一人去发挥生机的原有功能,人都不会利用、开发自然资源,所以人都是一贫如洗。我在人间居住,在人间生活,至今人仍不认识我,虽然人因我远离故土而给我的帮助不少,但似乎我并未与人建立合适的友谊关系,所以我仍觉人世间的不平,在我的眼中,人类总归还是虚空的,无有有价值的珍品。不知人对人生有何看法,总之,我对人生的看法还是不离“虚空”二字,我希望人不要因此对我产生看法,因为我就这么实在,不讲客套话,不过我劝人还是多看看我的看法,因为我的话对人毕竟还是有帮助的。不知人对“虚空”怎么理解,我希望人还是下点功夫着手一下这个工作,不妨实际体验一下人生,看看在“人生”之中能不能找出什么有价值的“矿藏”,我不打消人的积极性,只愿人能在我的话中有所认识。我为人的事总是忙里忙外,就到了如今这个天地,人仍不向我发出感谢之声,似乎人太忙将此事忘了。至今我也不明白,人整天忙来忙去不知果效何在。就人的心中至今仍无我的地位,所以我又陷入了沉思之中,我开始着手研究“人为什么无真爱我的心”这一工作,我要将人抬上“手术台”,解剖人的“心”,看看人的心中到底有什么东西阻隔,致使人不能用真心爱我。在“刀”的作用之下,人都紧闭双眼等着我动手,因人在此时完全顺服下来了,在人的心中,我找出了不少别的掺杂之物。其中,在“心”之中,人自己的东西最多,虽然身外之物甚少,但身内之物却不计其数。似乎人的心是一个大的贮藏箱,在这其中丰丰富富,应有尽有,在此之时,我才明白为什么人总是不把我放在眼里,因为人自给能力甚强,何必用我帮忙呢?我便离人而去,因为人并不需要我的帮助,我为什么要“厚着脸皮”惹人的讨厌呢?

不知为什么,我总愿意在人中间说话,似乎我也是身不由己,所以在人看我并不值钱,人总把我当作一文钱不值的物品来处理,根本不把我当作尊贵之物。人并不宝爱我,随时将我拉回其家中,随即又将我赶出其家外,将我“亮”在大庭广众之下,人的卑鄙行为我甚是厌憎,所以我便毫不客气地说人并无良心。但人并不服气,带着“刀枪”与我相争,说我的话并不符合现状,说我是诬蔑,但我并不因人的这一暴烈行为而给人报应,我只是以我的“真理”来说服人,让人都自愧蒙羞,之后,无声无息地退去。我不与人较量,因那样作并无益处,我要守住我的本分,我希望人也能守住人的本分,不与我对着干,这样和平相处不是更好吗?何必伤和气呢?相处了这么多年,何必闹得双方都不好呢?这样不是对我们之间的名誉都无益处吗?几年的“老交情”“老关系”了,何必要不欢而散呢?这样做好吗?我希望人还是注意点影响,不要不知好歹,就我如今对人的态度,就足够人述说一辈子了,为什么人总是不识抬举呢?是人的表达能力差吗?是人的语言不丰富吗?为什么人总是哑口无言呢?对我的为人谁不知道呢?对我的作事人也尽都知晓,只是因为人总好占便宜罢了,所以人总是不肯放下自己的利益,若有一句话涉及到人的切身利益,人也不肯放松,直至获得上风,这有何意义呢?人都不能互相以奉献相比,而以索取相比,人的地位虽无享受,但人却甚是宝爱,甚至将其看为无价之宝,所以人宁可受我的刑罚也不愿放弃地位之福,人都把自己看得太高了,所以人总不愿放下自己。或许我给人的“评语”稍有不当之处,或许是给人一个不大不小的帽子,总之我希望人都以此为戒。

一九九二年五月二十一日

上一篇: 第四十三篇

下一篇: 第四十五篇

主正在叩门,你想打开心门迎接到主吗?联系我们,将有讲道人与你交流迎接主的路途,使你早日迎接到主与主同赴筵席。

相关内容

第二十一篇

在神的眼中,人犹如动物世界之中的动物一样,互相争斗,互相残杀,又互相有着不平凡的来往;在神的眼中,人又犹如猴子一样,不分年老年少、不分性别互相勾心斗角。因此,整个人类所作所为所表现的不曾有合神心意之处,当神掩面之时,正是普天下之人受试炼之时,所有的人都在痛苦之中呻吟,所有的人都活…

第三十五篇

当今,所有的人都不同程度地进入了刑罚之中,正如神说“我与人齐头并进”这个是一点不差的,但就这点人仍然看不透,所以作了一部分不必要的工作,神说的“是根据人的身量来扶持人、来供应人,因在整个经营计划当中,人是主角,所以我对‘人’这个角色多加几分指导,让所有的人都能尽心尽力演好这一角色…

谈归宿

每逢提到归宿你们都特别认真地对待,而且你们每个人对关于归宿的事都特别敏感,有的人恨不得给神磕上几个响头,以求得好的归宿,我知道你们的急切心理,这些都不予言表。你们无非就是不想让自己的肉体落入灾难之中,更不想让自己的以后落入永久的惩罚之中,你们只想让自己活得更自在一些,活得更安逸一…

第五十八篇

摸着我的心意便会体贴我的负担,便会得到亮光启示,得到释放自由,使我心满意足,使我在你身上的旨意得到通行,使众圣徒得到造就,使我的国度在地上坚定平稳。现在的关键就是摸我的心意,这是你们当进入的路,更是人人应尽的本分。我话就是良药,是医治各种疾病的,只要肯到我面前来,就会给你医治,就…

设置

  • 文本设置
  • 主题背景

纯色背景

主题背景

字体设置

字号调整

行距调整

行距

页面宽度

目录

搜索

  • 本篇搜索
  • 本书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