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神话 《作工与进入 八》 选段208

2021年3月17日

神的作工拦阻有多大?谁曾知晓呢?浓厚的迷信色彩将人都笼罩了,谁能认识神的本来面目呢?落后的文化知识浅薄又荒谬,怎能将神说的话全部领受?就是面对面地说,口对口地喂,人又怎能明白呢?有时似乎是对牛弹琴一样,人根本毫无反应,摇头晃脑丝毫不明白,怎能不让人心焦呢?如此“悠远的古文化历史、古文化知识”竟然培养出这样一班废物,什么古文化——宝贵遗产,一堆破烂货!早已遗臭万年,不可提起!将人教导得都学会了抵挡神的花招,“循循善诱”的国家教育使人更加悖逆神。就神所作的每一部分工作都相当艰难,神在地作的每步工作都叫神难为情,在地的工作是多么艰辛!神在地作工的脚步是多么艰难,为人的软弱、为人的不足、为人的幼小、为人的无知、为人的所有都无不作周密计划,又无不考虑周到。人都犹如“纸老虎”一样不敢招、不敢惹,轻轻一碰就会反咬一口或者会跌倒、失迷,似乎稍不注意人都会老病复发,或对神不理睬,或跑到“猪狗”爹娘身上享受其身上的污秽之物。多大的拦阻!神作的工作几乎一步一次试探,每次几乎是带着极大的危险作工。话虽是语重心长,并无恶意,但谁愿接受?谁愿完全归服?伤透了神的心。为人日夜操劳,为人的生命着急,又担谅着人的软弱,作每步工、说每句话都经过多少周折,总是进退两难,日思夜想:人的软弱、人的悖逆、人的幼小、人的脆弱……翻来覆去,谁曾知道?向谁倾诉?谁能理解?总是恨恶人的罪,恨恶人没骨气、软骨头,又总为人的脆弱操心,总为人前面的道路而着想,看着人的言行总是满了怜悯,又满了怒气,总是看在眼里疼在心上。无辜的人毕竟已麻木了,何必总与他过不去呢?脆弱的人已毫无毅力,何必总与其怒气不减呢?软弱无力的人已毫无一点生命之力,何必总教训其悖逆呢?谁能经得起天上之神的威胁呢?人毕竟是软弱的,万般无奈,将怒气深埋心底,让人慢慢地反省。而苦难深重的人类却一点不领会神的意思,经受了“老魔王”的践踏却毫无一点知觉,总是与神对着来或对神不冷也不热。话语说了有多少,谁曾认真对待?不明白神的话也不着急、不渴慕,从未对“老魔鬼”的实质有真实的认识。活在阴间、地狱认为是活在“海底宫殿”中,受着“大红龙”的迫害自以为在接受国家的“恩宠”,受着“魔鬼”的嘲弄还认为在享受肉体的高超的“技艺”,这班龌龊卑贱的窝囊废!惨遭不幸也不知晓,在这样的黑暗社会总是祸不单行,从来也不醒悟,自我恩待、奴隶的性情何时脱去?为何不体贴神的心?就这样的压迫、这样的苦难都默默地认了?难道不想着有朝一日能将黑暗变为光明?不想着把委屈了的正义、真理都重新挽回吗?就甘愿看着人把真理都弃绝、扭曲事实的场面而不管吗?甘愿忍冤下去吗?甘愿做奴隶吗?甘愿与亡国奴一同灭在神的手中吗?你的心志在哪儿?你的志气在哪儿?你的尊严在哪儿?你的人格在哪儿?你的自由在哪儿?你甘愿让你的一生为“大红龙”这魔王而肝脑涂地吗?你甘愿让你的此生被它而折磨死吗?渊面混沌黑暗,百姓哀天怨地,生灵涂炭,哪有人的出头之日?瘦小的人怎能比得过这残忍的暴君魔鬼?为何不将自己的一生早早地交给神?还是犹豫不定,何时能完成神的工作?就这样毫无目标地受欺受压,到头来空活此生,何必匆匆来又匆匆地走呢?为何不留下点什么宝贵之物而献给神呢?千古仇恨都忘却了吗?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

查看更多

如何摆脱罪性的捆绑,不活在认罪犯罪的情形中?欢迎联系我们,帮你在神的话里找到路途。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分享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