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各国各方渴慕寻求神显现之人来寻求考察!

末世基督的发表(选编)

纯色背景

主题背景

字体设置

字号调整

行距调整

页面宽度

0个搜索结果

没有相关的搜索结果

第 二 十 二 篇

人虽活在光中却并不觉光的宝贵,并不知光的实质,不知光的来源,更不知光的所属。当我将光赐给人间时,我随即察看人间之状,所有的人都因着光而变化,因着光而长大,因着光而脱离黑暗。我在观望全宇各处,山在雾中被淹没,水在寒冷之中被冻结,人都因着光的来到而观望东方,以便发现更宝贵的东西,但人总不能在迷雾中辨识清方向。整个世界因着迷雾的遮盖,所以当我在云中观看之时,并不曾有人发现我的存在,人都在地上寻找着什么,似乎在觅食,似乎在有意等待着我的到来,但又不知我的日子,只好是不时地望望东方的一丝微光。我在万民之中寻找真合我意之人,行走在万民之中,生活在万民之中,但在地之人都处于安然无恙之中,所以并无真合我意之人。人都是不会体贴我心意,不能察看我的所作所为,不能行在光之中接受光的照耀。虽然人曾宝爱我话,但人却又不能识透撒但的诡计,因着人的身量太小,所以不能做自己心里所愿的。人不曾真心爱我,当我把人高抬之时,人都自觉不配,但并不因此而满足我,只是双手捧着我给的“地位”仔细研究,并不觉我的可爱,而是一个劲儿地“贪享”地位之福。这不是人的短缺之处吗?难道山挪移之时能因着你的“地位”而从你绕道而行吗?水流之时能因着人的“地位”而停止向前吗?难道天地能因着人的“地位”而颠倒吗?我曾一次又一次地向人施下怜悯,但无人珍惜、无人宝爱,只是当“故事”听听,当“小说”看看,难道我的话未打动人的心弦?难道我的言语发出并无果效?莫非无人相信我的存在?人并不爱自己,而是与撒但相合来反攻我,把撒但当作自己的“资产”来事奉我,我要将所有撒但的诡计都识破,使在地之人从此不再受撒但的迷惑,并不因着它的存在而抵挡我。

我在国度之中作王,但人并不把我当作国度君王对待,而是当作“天上掉下来的救星”一样对待,所以人都盼望我给予其施舍,并不追求认识我。多少人犹如乞丐一样来我前“求告”;多少人拿着“口袋”向我张开以求得我给予其生存之食;多少人睁着贪婪的双眼望着我,似乎是处在饥饿之中的饿狼一般,妄想将我一口吞并以填饱肚腹;多少人因着过犯而低头不语,自觉羞愧,或是祈求我给予宽容,或是甘愿接受我的刑罚。就当我发声之时,人的各种丑态千奇百怪,在光之中显出了原形,在光的照耀之中,人都不能自我“饶恕”了,所以急忙来到我前俯伏认罪。因着人的“诚实”,我将人类又一次拉上救生之车,从此人便感激我,向我投来一丝爱恋之光,但人仍无意思真心投靠我,人的心并未完全给我,只是“夸耀”我,但并不是真心爱我,因人的意并未转向我,而是身在我前而心在我后。因着人太不懂规矩,没有心思来在我前,因而我给人以合适的“资助”,让人在执迷不悟之中来向我回转,这正是我给人的怜悯,是我竭力拯救人的方式。

全宇之下之人都在庆幸我日的到来,天使在众民之中行走,当撒但搅扰之时,天使因着其在天的事奉而时时帮助我民,并不因着人的软弱而受魔鬼的迷惑,而是因着黑暗势力的侵袭更加在迷雾中经历人生,所有的众民都在我名之下而降服,不曾有人起来公开抵挡我。因着天使的作工而接受我的名,所有的人都在我工作之流中。世界在倾倒!巴比伦在瘫痪!宗教之界啊!怎能不因我在地的权柄而灭亡呢?谁还敢悖逆、抵挡我呢?难道是文士吗?是所有的宗教官员吗?难道是在地“执政掌权”的吗?是天使吗?谁不因我身的全备完满而庆贺呢?在万民之中谁不因我而颂扬不息、高兴不止呢?我生活在大红龙的洞穴所在之地,但并不因其而恐惧战兢,也并不因其而逃脱,因大红龙的所有“民众”都已开始恨恶它,不曾有一物在它前为它“尽本分”,而是各行其是,都在为自己各奔前程。地上之国怎能不灭没?地上之国怎能不倾倒?我民怎能不欢呼?怎能不欢歌?这是人的工作吗?是人手中的活计吗?我曾给人生存之本,给人以物质之供应,但人并不满足现状,人要求进入我国,但怎能不付代价、不肯有无私的奉献而轻而易举地进入我的国度之中呢?我不是向人追讨什么,而是向人提出要求,以便让我在地之国充满荣耀。人被我领入今天这个时代,处于这个光景之中,人都活在我光的引领之中,若不是如此的话,那地之上的人有谁会知自己的前途呢?有谁会明我心意呢?在人的要求之上我随之附加我的条件,这不正是合乎自然规律的事吗?

昨天在风雨之中存活,今天又进入我的国度中做子民,明天又享受在我之福,这些有谁曾想到呢?在生活之中要经历多少坎坷、多少不平,你们可曾知晓?我在风雨之中行进,我也在人世间度过年年岁岁,转而来到今天,这不正是我经营计划的步骤吗?谁曾在我的计划中多加一笔呢?谁能逃脱我计划中的步骤呢?我在亿万人心中存活,在亿万人中间作王,又在亿万人中间被弃绝、毁谤。人心中并不真有我的形像,只是在我的话中隐隐约约看到我的荣颜,但人因着思维的“搅扰”,所以并不相信自己的感觉,只是在心中有模糊的“我”,但却在人心中并不长久停留,所以人爱我也是如此,人在我前所存在的爱也是时隐时现,似乎人都是按着自己的性子来爱我,似乎人的爱闪现在缥缈的月光之下。今天,因着我的爱才将人留下,人才幸而活了下来,若不是这样的话,有谁不因着自己的瘦小身材而被激光刺杀呢?人都还不认识自己,在我前卖弄自己,在我后夸耀自己,但无人敢在我前“抵挡”我。但人并不知我说的抵挡之意,只是一直在糊弄我而抬高自己,这难道不是公开抵挡我吗?我宽容人的自身的软弱,但我丝毫不放松人为的抵挡,人虽知其本意,但并不愿按本意去做,只是按着自己的喜好来欺骗我。我时时在显明我的性情在话语之中,而人也不甘失败,在同时也“流露”着自己的“性情”,人都会在我的审判之中而心服口服,在我的刑罚之中而最后活出我的形像,成为我在地的彰显!

一九九二年三月二十二日

上一篇:第 二 十 一 篇

下一篇:第 二 十 三 篇

相关内容

  • 神 的 作 工 与 人 的 作 工

    人的作工中到底圣灵作工的部分有多少,人经历的部分又有多少,可以说,到现在人对这些问题仍然不明白,这都是人对圣灵作工的原则不明白的缘故。我所说的人的作工当然是指那些有圣灵作工或是被圣灵使用的人的作工,并不是所谓出于人意的人的作工,而是在圣灵作工范围的使徒、工人或是普通弟兄姊妹的作工。这里“人的作工”并…

  • “救主”早已驾着“白云”重归

    几千年来,人一直盼望能够看见救世主的降临,盼望能够看见救世主耶稣驾着白云亲自降临在渴慕盼望他几千年的人中间,人也都盼望救世主重归与人重逢,就是盼望那与人分别了几千年的救主耶稣重新归回,仍旧作他在犹太人中间作的救赎的工作,来怜悯人,来爱人,来赦免人的罪、担当人的罪,以至于他担当人的一切所有过犯,把人从…

  • 第 五 篇

    我灵的发声是我全部性情的发表,你们是否清楚?若对这一点不清楚、不透亮,便是直接抵挡我的。你们真看到在这其中的重要性了吗?我在你们身上花费多大功夫、多少精力,你们真知道吗?在我面前的所作所为真敢拿出来亮相吗?亏你们还是在我面前做子民的,不知羞耻!更不明事理!这样的人在我家中迟早要被淘汰的!不要摆你的老…

  • 第 十 五 篇

    人都是没有自知之明的东西,不能认识自己,但对别人却了如指掌,似乎别人做的、说的都在他面前经受了他的“检阅”,似乎首先经受了他的同意才做出来,因此,似乎就连别人的心理动态他都全然测透。人都是这样,虽说今天进入国度时代,但本性仍不改变,仍是在我前作我所作,而在我后却又开始做自己的独特的“生意”,但在这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