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到底是忠于谁的人呢?

现在你们所过的每一天都很关键,对你们的归宿与你们的命运都很重要,所以你们都要珍惜你们现在所拥有的一切,珍惜现在所度过的每一分钟,争取一切时间来使自己有最大的收获,以便不枉活此生。或许你们都感觉莫明其妙,我为什么要说这样的话,坦诚地说,对于你们每个人的行为我并不满意,因为我在你们身上寄予的希望并不是你们现在的样子而已。所以我可以这样说,你们每个人都处在危险的边缘,而你们以往的呼救声,以往追求真理、向往光明的心声也已接近尾声。这是你们最后报答我的表现,也是我从未期待过的。我并不想违背事实说话,因为你们太让我失望了。或许你们并不想就这样善罢甘休,并不想面对事实,但我还是要郑重其事地问你们这样一句话:这些年来你们的心中到底充满着什么?你们的心到底忠于谁呢?你们不要说我的问题很突然,也不要问我为什么要提这样的问题。你们要知道,因为我太了解你们了,因为我太关心你们了,因为我的心对你们的所作所为太投入了,所以我对你们始终都是责问不休,含辛茹苦,而你们还报我的仅仅是置之不理与难忍的无奈。你们对我这样的敷衍,难道我根本不知道吗?若你们这样认为,那就更证实了你们并不是真心地善待我这一事实,那我说你们都是掩耳盗铃。你们都聪明到连自己正在做什么都不知道,那你们还拿什么来向我交账呢?

我最关心的问题就是你们的心到底忠于谁,我也希望你们每个人都清理一下自己的心思,问问你自己到底忠于谁,到底为谁活着。或许你们从未认真地考虑过这样一个问题,那就让我来帮助你们解开这个问题的答案吧!

有记忆的人都会承认这样一个事实:人都在为自己活着,人都忠于自己。我认为你们的答案并不是完全正确,因为你们各自都在各自的生活中生存,都在各自的痛苦中挣扎,所以你们忠于的是你们所爱的人与你们所喜欢的东西,你们并不完全是忠于自己的人,因为你们各自都受到你们身边的人、事、物的左右,所以你们并不是真正忠于自己的人。我之所以说这话并不是我在赞成你们都去忠于自己,而是揭露你们忠于任何一样东西的忠心,因为我这么多年来从未得到你们任何一个人的“忠于”。你们跟随我这么多年来并未对我有一丝一毫的“忠于”,而是围着你们所喜爱的人、喜爱的东西团团转,甚至无论何时何地都牢牢地挂在心上,而且从未丢弃。你们热衷于你们所喜爱的任何一样东西,热爱任何一样你们所爱的东西都是在跟随我的同时,甚至都是在听我话的同时,所以我说,你们都是在利用我要求你们的忠心而忠心于你们的“宠物”,珍惜你们的“宠物”。尽管你们也为我献出一二,但这并不代表你们的全部,并不代表你们真正忠于的是我。你们将自己置身于自己热爱的事业中,有的人忠于自己的儿女,有的人忠于自己的丈夫,有的人忠于妻子,有的人忠于钱财,有的人忠于工作,有的人忠于顶头上司,有的人忠于地位,有的人忠于女人。为了你们所忠于的东西你们从未觉得疲乏,从未烦恼过,而是越来越渴求自己能更多更好地拥有自己所忠于的东西,而且从未放弃。对于我,对于我说的话,你们从来都是将其放在你们所有热衷的东西的最后,而且是不得不将其排在最后一位,甚至有的人连最后一个位子都留给自己未发现的要忠于的东西,他们的心中从未有我的一点一滴。你们或许会认为我在苛求你们,我在冤枉你们,但你们可曾想过,当你们合家欢乐的时候,你们想到你们并未忠于我一次吗?这时候你们不为此而痛苦吗?当你们满心欢喜接到你们劳碌得到的俸禄时,你们不为自己并未装备足够的真理而沮丧吗?你们何时为自己并未得到我的称许而痛哭流涕呢?为了自己的儿女你们绞尽脑汁,费尽心思,这样你们仍不满足,仍然认为自己并未对儿女认真,并未献上自己的全力,而对我呢,你们从来都是马马虎虎,只是在记忆中,并不是在心中长存。我对你们的良苦用心你们从来就不去体会,从来就不去体谅,只是稍作思想自己就认为可以了,这样的“忠于”并不是我期待已久的,而是我恨恶已久的。不过,不管我怎么说你们仍然只是承认一二,并不能完全接受,因为你们都很“自信”,对我的说话你们从来都是挑拣着接受。若现在你们仍是这样,那我对付你们自信的办法还是有的,而且我会让你们都承认我说的话都是真实的,都不是歪曲事实的。

现在在你们每个人面前放一些钱财,让你们自由选择,而且不定你们的罪,那你们多数人都会选择钱财而放弃真理,好一点的人会割舍掉钱财,勉强选择真理,居于中间的人会一手抓钱一手抓真理。这样,你们的真正面目不就不言而喻了吗?对于任何一样你们忠于的东西与真理之间你们都会这样选择,你们的态度仍会是这样的,不是吗?你们中间的很多人不都在是与非之间徘徊过了吗?家庭与神,儿女与神,和睦与破裂,富足与贫穷,地位与平凡,被拥护与被弃绝,等等一切正与反、黑与白的斗争中你们选择了什么,想必你们不会不知道吧!和睦的家庭与破裂的家庭之间你们选择了前者,而且毫不犹豫;钱财与本分之间你们又选择了前者,甚至连回头上岸的心志都没有;奢侈与贫苦之间你们选择了前者;儿女、妻子、丈夫与我之间你们选择了前者;观念与真理之间你们仍选择了前者。面对你们的种种恶行,简直让我对你们失去了信心,简直让我吃惊,你们的心竟然如此不得软化。多年的心血换来的竟会是你们对我的放弃与无可奈何,而我对你们的期望却是与日俱增,因为我的日子已经全部展示在每个人的面前了。而你们现在仍是在追求着黑暗的、邪恶的东西不肯松手,这样,你们的结局会是怎么样呢?你们认真地想过吗?若是让你们重新选择一次,你们又会是怎样的态度呢?难道还会是前者吗?你们还给我的仍会是失望与痛苦的忧伤吗?你们的心仍会是仅有的一点温馨吗?你们仍然不知道怎样做才能安慰我的心吗?此时,你们正在选择什么呢?是顺服还是厌烦我的言语呢?我的日子已摆在你们的眼前,你们面临的是新的生活、新的起点,但我要告诉你们,这次的起点不是以往的新工作的开头,而是旧工作的尾声,也就是最后一幕,我想你们都会明白这个起点的不同寻常吧!不过不久的一天你们就会明白这个起点的真正含义,那就让我们一起走过这个起点来迎接下一个尾声吧!不过我对你们仍旧放心不下的是面对非正义与正义,你们总是选择前者,不过那都是你们的过去。我也希望将你们的过去都一一忘掉,但是很难作到,不过我有一个很好的办法,那就是让将来代替过去,让你们过去的影子消失来换回今天真正的面目,这样只好麻烦你们再重新选择一次,看看你们到底是忠于谁的人呢?

上一篇: 当为你的归宿预备足够的善行

下一篇: 谈归宿

如何摆脱罪性的捆绑,不活在认罪犯罪的情形中?欢迎联系我们,帮你在神的话里找到路途。
通过WhatApp与我们联系
通过Messenger与我们联系

相关内容

国度时代就是话语时代

在国度时代神用话语来开辟时代,用话语来改变作工方式,用话语来作整个时代的工作,这是话语时代神作工的原则。他道成肉身站在不同的角度说话,使人真正看见了话在肉身显现的神,看见了神的智慧与奇妙。这样作工是为了更好地达到征服人、成全人、淘汰人的目的,这才是话语时代用话语来作工的真实含义。…

两次的道成肉身完全了道成肉身的意义

神所作的每步工作都有实际的意义。当初耶稣来的时候是男性,这次来的时候是女性,从这里你能看见神造男造女都能为着他的工作,而且在神那儿没有性别的划分。他的灵来了可以随便穿上一个肉身,这个肉身就可以代表他,不管性别是男是女,都可以代表神,只要是他道成的肉身。假如耶稣来了以一个女性的身份…

你当认识到实际的神就是神自己

在实际的神身上你应认识的有哪些?灵、人、话组成实际的神自己,这是实际的神自己的真正含义。你如果只对这个人有认识了,知道他的生活习惯了,知道他的性格了,但对于灵的作工你不认识,对于灵在肉身中作的不认识,只注重灵、注重话,只在灵面前祷告,对神的灵在实际的神身上的作工你不认识,仍然证明…

“救主”早已驾着“白云”重归

几千年来,人一直盼望能够看见救世主的降临,盼望能够看见救世主耶稣驾着白云亲自降临在渴慕盼望他几千年的人中间,人也都盼望救世主重归与人重逢,就是盼望那与人分别了几千年的救主耶稣重新归回,仍旧作他在犹太人中间作的救赎的工作,来怜悯人,来爱人,来赦免人的罪、担当人的罪,以至于他担当人的…

设置

  • 文本设置
  • 主题背景

纯色背景

主题背景

字体设置

字号调整

行距调整

行距

页面宽度

目录

搜索

  • 本篇搜索
  • 本书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