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三 十 九 篇

在神的话之外,我们再说点有关我们生命的事,使我们的生命更加旺盛,不辜负神对我们的希望。尤其到了今天这个各从其类而且是刑罚的时代,更得顾全大局,以“集体利益”为重,这是神的心意,是所有的人该做到的。为了在天之神的心意,我们怎能不献上自己呢?神“将各种各样的人都编成号码,在各种各样的人身上标记着不同的记号,以便让其‘祖先’将其领回其家族之中”,从此足见,人都各从其类了,所以各种人都在显露着原形,因此与其说人都在为神尽忠,不如说成是为其祖先在尽忠。而所有的人又都在其祖先的支配下为神效力,这是神作工的奇妙之处,万有都在为神效力,即使撒但在人身上进行搅扰,但神就借此机会来就地取材为他效力,这一点在人却不能看透。正如神说的“所以我也讲‘劳动分配’,讲‘分工合作’,这是我计划中的项目,无人能打破”。凡是神定意的事,神要作成的事,在神未作以先,人都看不透,除非神把工作都作完了人方能看见,否则人都是两眼墨黑,什么也看不清。

如今,神在众教会中又有了新的工作,让所有的一切都顺其自然,真正发挥人的功能,正如神说的“我在万物之中主宰着一切,在万物之中掌管着一切,使万有都顺其自然,都归服在大自然的掌握之下”。不知你们对“顺其自然”有什么高见,不妨谈谈,我是这样看的:因着是让其祖先领回其家,所以各种各样的、形形色色的人都要出来“演出”。因着是顺其自然,所以就借其原有的东西来发挥其原有的功能,就按着这个规律来随从圣灵的引导。圣灵作工是根据各人里面的情形来借题发挥的,这就叫准确的“神调动万有为其效力”。从此又联系到顺其自然,即使这个人里面是魔鬼的成分,那么神也要借题发挥,在其原有的基础上再加上圣灵的作工,这样足够为神效力的。关乎“顺其自然”我就说这么多,不知你们还有没有比这更高的建议,希望提出宝贵意见,怎么样?愿意配合顺其自然吗?愿意与神“分工合作”吗?这个怎么达到想过吗?希望人都能理解神的心意,为了共同的理想同心合意满足神,为了在国度路上能共同前进,何必产生那些不必要的观念呢?谁不是为着神而活到今天呢?既然是这样,何必忧伤、悲哀、叹息呢?这样对谁都无益,人的一生都在神的手中,若不因着在神面前的心志,谁还愿意白白地活在这虚空的人世之中呢?何苦来呢?匆匆地来,又匆匆地走,若不为神做点什么那不就白活一场吗?若你做的即使在神看不值得一提,那你在死之时不也会露出欣慰的笑容的吗?你应追求从积极方面进取,而不在消极方面退后,这不是更好的实行吗?若单是为了满足神,那就不会消极或是退后的,因着人的心中总有测不透的东西,所以总是在不知不觉之时脸上就布满阴云,从而导致人的脸上在不知不觉中就加添了几道“战壕”,似乎是因着地形的断裂而造成的,似乎是因着地形的挪移,所以地上的“丘陵”或“凹陷”部分也在不知不觉之时就挪了位,这倒不是挖苦人,而是在讲述“地理知识”。

虽然神把所有的人都带入了刑罚之中,但神却并不说关乎这一类的话,而是有意避开这一题目另作起头,一方面是因着神的工作,另一方面是为了马上完成这一步工作,因为神作这一步工作早已达到目的,所以不必再多说。现在神作工的方式不知你们看清多少,在我的意识当中总觉着神作工不像以前那么明显地分阶段、分时期作,而是一天一个作工方式,几乎是三五天一变,就在五天之中可找出两种工作的内容。足见神的工作之快,不等人反应过来仔细看看神就不见踪影了,所以人总是摸不着神,这就导致圣灵作工不明显。为什么神总是说“我便离人而去”这一类的话呢?或许对此话人稍有注意,但并不解其意,现在怎么样了,明白了吗?怪不得人总是摸不着圣灵的同在,人寻求神总是在缥缈的月光之下,这个一点不假,似乎神是在有意捉弄人一般,使所有的人都大脑膨胀,昏头昏脑,几乎不知自己在做什么,似乎是在做梦,醒来以后不知是怎么回事。就神几句平常的话就把人折腾得不知所措,难怪神说“如今,我将所有的人都扔在‘大火炉’里‘熬炼’,我站在高处仔细观瞧,人都在火的焚烧之中,在火的威逼之下,人都将‘事实’供出”。就在神千变万化的说话之中人都不知怎么办好,事实上正如神说的,刑罚早就开始了,因为人未意识到,神明说人这才知道,神告诉人之后,人才都注重开来,也可以说神的工作就进行到这一步了,所以人才开始研究刑罚。就如人开始知道有原子弹,但因着时候未到,所以人并不注重,若有一个人开始制造,那么就有人开始注重了,当原子弹出现之时,人才更加了解了。当神说将人扔进火炉里之时,人才稍有知觉,若神不说,谁也不知道,不是吗?所以神才说“人都不自觉地走进火炉里,似乎有线牵着一般,似乎人都麻木了”,不妨这样分析一下:人都将事实供出这一事,是在神说刑罚开始的事,还是神未说刑罚开始以先的事?从此看出,神在未提刑罚以先人就开始招供了,足见刑罚是在神未提以先就开始了,这不是事实吗?

上一篇: 第 三 十 八 篇

下一篇: 第 四 十 篇

末世灾难频发,带给我们什么警示?怎样才能在灾难中蒙保守?专题讲道,为你解答。

相关内容

被召的人多,选上的人少

在地上我寻找了许多人做我的跟随者,在所有的跟随者之中有做祭司的,有做带领的,有做众子的,有做子民的,也有做效力的。我是按着人对我的忠心来划分其类别的,当人都各从其类的时候,也就是将各类人的本性都显明的时候,那时我将各类人都归在其该有的类别之中,将各类人都放在其合适的位置之上,以便…

作工与进入 六

作工与进入本都是实际的,是指神的作工与人的进入,因为人对神的本来面目、对神作的工作根本一点看不透,所以给人的进入带来了极大的难处。就是到现在许多人仍不知道神在末世作成什么工作,也不知神为什么忍受极大的屈辱来在肉身与人共受荣辱,人对神作工的目的,以至于神的末世计划的宗旨都是一概不知…

关 乎 神 作 工 的 步 骤

从外表看,神此次作工的步骤已经结束,人都经历了神话语的审判、刑罚、击打、熬炼,经过了效力者的试炼、刑罚时代的熬炼、死的试炼、衬托物的试炼、爱神时代等等这些步骤,虽然哪一步人都受了许多苦,但并没有明白神的心意,就如“效力者”这步试炼,人从中得着了什么,认识到了什么,神要达到的果效是…

一个很严重的问题——背叛 一

我的工作即将结束,多年的相处成了不堪回忆的往事,我不断重复我的说话,不停地进展我的新工作。当然,我的忠告是我每次作工的必有内容,没有忠告你们都会误入歧途,更会不知所措,如今工作即将结束、进入尾声,我还是想作点忠告之类的工作,也就是说些忠告之类的语言供你们悉听。我只希望你们能做到不…

设置

  • 文本设置
  • 主题背景

纯色背景

主题背景

字体设置

字号调整

行距调整

行距

页面宽度

目录

搜索

  • 本篇搜索
  • 本书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