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篇

按着人原有的属性,即按着人本来的面目,能够“支撑”到今天,真是不容易的事,从此才真看到了神的大能。按着肉体的本质,再加上被大红龙败坏至今,若不是神灵的引导,人怎能站立至今呢?人本不配来在神的面前,但为了神的经营,为了神的大功早日告成,神爱了人,说句老实话,就神对人的爱,人终生也报答不完,或许有的人想以死来报答神的恩,但我告诉你:人不配在神面前死去,所以人的死也是枉然,因为人的死在神面前不值得一提,一文钱不值,犹如地上的蚂蚁之死,我劝人不要把自己看得太宝贵了,别认为为神而死是重如泰山。说实在的,人的死都是轻如鸿毛,不值得一提,但话又说回来了,人的肉体本是该死的,所以最终肉体都得在地上告一段落的,这个是事实的真相,谁也推不倒。因这是我在所有的人生经历中总结的一条“自然规律”,所以不知不觉中神对人类的结局有了这样一个定义,你明白吗?难怪神这样说“我恨恶人类的悖逆,不知是何原因,似乎有生以来我就恨恶人类,但我对人类又颇感同情,因此人对我总是持有两种态度,因我爱人,我又恨人”。

谁不因神的同在或因神的显现而发出赞美呢?在这个时候,似乎在人里面的不洁不义我全都忘却,什么人的自是,人的自高,人的不顺、不服,人的所有悖逆,我全都忘在脑后,神不因人的这些“所是”而受辖制,既然我与神“同病相怜”,那我也就随即从这个困扰之中超脱出来,以免再受人的辖制,这样何苦来呢?既然人不愿与我一同加入神的家族之中,那我怎能以我的势力而压制人呢?我不作那以势压人的事,这也难怪,因我本是出生在神的家族之中,所以怪不得人总是与我不同,因此导致今天这个惨败之状,但我仍是在回避人的软弱,有什么办法呢?谁叫我无能为力呢?这也难怪神要求从“人”的“单位”中“退休”,而且还要“退休补助金”。我在人的角度上说话,人都当耳旁风,但站在神的角度上说话,人何尝不是仍旧悖逆呢?或许到有一天神突然真从“人”的“单位”中“退休”,那时,神的话会更加厉害,今天可能是因我的缘故神才这样说话,若到那一天,神就不会像我这样苦口婆心地给“幼儿园的小朋友讲故事”。或许我说得不恰当,看在了道成肉身的神的份上,神对人才肯放松点,否则的话,将是不堪设想,正如神说的“我曾放松人到一个地步,让人尽情地放纵肉体的情欲,所以人才敢放荡不受约束,足见人并无真实爱我的心,因人都活在肉体当中”。神为什么在此处提到“放纵情欲”,而且提到“活在肉体当中”这样的字眼呢?说句实在话,像这样的话不用我翻译人自然都会明白,或许有的人说不明白,那我说你这是明知故问、装腔作势。我提醒几句:为什么神提到“我只求人与我配合即可”呢?为什么神又说人的本性难改呢?为什么神恨恶人的本性?究竟什么是人本性的东西?什么是人本性以外的东西?这些有谁考虑过呢?或许这是人的新课题,不过我求人还是多考虑考虑,否则总是因为“本性难移”这样的字眼而得罪神,这样与神对着干有什么益处呢?最终还不是自讨苦吃吗?不是鸡蛋碰石头的结局吗?

其实,凡临到人身上的试炼或试探都是神对人要求的功课,按神的本意,即使是人忍痛割爱也都能达到,只是人总是爱自己的缘故,所以失去了与神真实的配合,神对人的要求并不高,凡他对人的要求的原意都是人能轻松加愉快地达到的,只是人都不愿受委屈罢了。就如作为儿女的,本来可以省吃俭用拿出孝敬父母的一份钱来尽自己的本分,但又怕自己吃不好,又怕自己穿得太普通,所以为着自己的种种原因,借此把父母的养育之恩抛到九霄云外,似乎是在等到挣大钱之后再作这个工作,但我从此看出人根本没有爱父母的孝心,都是“逆子”。或许我说得过分了,但我总不能违背事实胡说八道吧!我总不能“效法别人”为了满足自己而“抵挡”神吧!就因着天下之人都无孝心,所以神才说,“在天,撒但是我的天敌,在地,人是我的冤家对头,因着天与地的联合,所以我才将其株连九族”。撒但是神的仇敌,之所以说是神的仇敌是因为它不以神的大恩大德来报答神,而是“逆流而上”,因此它对神没有尽到“孝心”,人不也是如此吗?对自己的“父母”丝毫不孝敬,不报答“父母”的养育之恩,这就足以说明在地的人就是在天上的撒但的亲属,因为人与撒但同心合意地来与神作对,难怪神要株连九族,一个不放过。以往,在天上神让俯役来管理人类,但它却不听,任着自己的性子悖逆,悖逆的人不也正往这条路上迈进吗?不管神怎么拉“缰绳”,但人说什么也不“动摇”,不能勒马回头。在我来看,若是人继续这样下去,将会断送自己的,或许在此时你会明白神说的“人的旧性与人藕断丝连”的真意了吧!神几次提醒人“因着人的悖逆,我便离人而去”,为什么神反复这样说呢?难道神真是这么绝情吗?为什么神还说“我不属人类当中的一个”?在这么多空闲时间的日子里,有谁细考察过这些细节的问题?我劝人对神话还是多下点功夫,不要糊弄,这样对你、对他都无益处,最好不必说的话不要说,不需考虑的事不要想,这样不是更简单吗?这样实行还会错吗?当神未宣告地上的工作结束之先,谁也不要停止“转动”,谁也不要“洗手不干”,现在不是时候,不要做神的“向导”,不要做“开路的先锋官”。现在停止不向前,我看未免有点太早了吧!你看呢?

在神那儿是把人带入了刑罚之中,把人带入了死亡的气氛当中,但反过来又说,神让人在地上做什么?难道是家中的大立柜吗?不能吃,不能穿,只能看,这样让人在肉身中受这么多苦,何必采用这么多繁琐的过程呢?神说“我便将人押入‘刑场’之中,因人的罪状就足够我刑罚的”,在此时就让人都自己走上刑场吗?为什么没有人给“求情”呢?那人当怎么配合呢?在做事当中真能像神的审判一样不带有感情色彩吗?这些话达到的果效主要在于人怎么做。做“父亲”的挣回钱之后,若当“母亲”的不会“配合”,不会当家,那么家中之况会如何呢?看看现在的教会之中的情况,你们带领的人又会有何感想呢?不妨开个座谈会来说说个人的感想,家中的“东西”都让做“母亲”的给糟踏了,在这样的家庭中的孩子会是什么模样呢?会不会像孤儿?会不会像乞丐?难怪神说:“人都以为我是缺乏‘大脑素质’的‘神性’,但又有谁能认识到我在人性里就能识透一切呢?”像这样明显的状况就不必在神性里发声,正如神说的“不必大材小用”。在此时,或许有的人对神说的格言“在人之中,并无爱我之人”这话有点“实际经历”了吧!此时,正如神说的“就因为到了今天这个境地,所以人都勉强低下了头,但心中并不服气”。这句话是一副望远镜,在“不久的将来”,人又会走入另一个境地的,这叫屡教不改,明白吗?这是神说的“人不都是怕我离去而不犯罪吗?不都是怕遭受刑罚而不发怨言吗?”这两句话的答案。其实,在现阶段的人都有点懈怠,似乎都是疲劳过度,对神的工作根本无心思去理睬,都在为自己的肉体而安排、打算,不是吗?

上一篇: 第三十六篇

下一篇: 第三十九篇

如何摆脱罪性的捆绑,不活在认罪犯罪的情形中?欢迎联系我们,帮你在神的话里找到路途。

相关内容

怎样认识神的性情与神作工要达到的果效

先唱首诗歌:《国度礼歌 一 国度降临在人间》伴唱:众民在向我欢呼,众民在向我赞美,万口在称独一真神,国度降临在人间。1 众民在向我欢呼,众民在向我赞美,万口在称独一真神,万人都在举目远眺,观看我的作为。国度降临在人间,我的本体丰满全备,有谁不为此庆幸?有谁不为此欢舞?锡安哪!举起…

第四十篇

在神的眼中,人犹如神手中的玩物一样,就如人是神手中的拉面一样,愿意要细的就要细的,愿意要粗的就要粗的,神愿意怎么作就怎么作。可以这样说,人就是神手中的玩物,就如贵妇从市场上买回的波斯猫一样,完全可说成是神手中的玩物,所以说彼得的认识一点儿不假。从此看出,神在人身上作的工、在人身上…

第一百零四篇

一切在我以外的人、事、物都得废去归于乌有,一切在我以内的人、事、物都从我得着一切,与我一同进入荣耀,进入我的锡安山,进入我的居所,永远与我共存。我是首先创造万物的,我是末后完成工作的,我也是存到永远作王掌权的。在这其间,我也是带领、指挥整个宇宙的,无人能夺走我的权柄,因为我是独一…

神主宰着全人类的命运

作为人类中的一员,作为敬虔基督徒中的一员,我们都有责任、有义务为完成神的托付而献上我们的身心,因为我们的全人都是从神而来,都是因神的主宰而有的。若我们的身心不是为了神的托付,不是为了人类正义的事业,那我们的灵魂将愧对于为神的托付而殉道的人,更愧对于供应我们全部的神。神创造了这个世…

设置

  • 文本设置
  • 主题背景

纯色背景

主题背景

字体设置

字号调整

行距调整

行距

页面宽度

目录

搜索

  • 本篇搜索
  • 本书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