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篇

似乎在人的想象当中,神是非常高大的,而且是令人难测的,似乎神并不与人同居,似乎神因其高大而瞧不起人,但神却打破人的观念,将人的所有观念都打消,将人的所有观念都埋在“坟墓”里令其化为灰烬。神对人观念的态度犹如对待死人一般,随便给其下定义,似乎“观念”并无反应,所以神从创世到如今,一直在作着这个工作并没有停止过。因为肉体的原因,人被撒但败坏,又因着撒但在地的作为,所以人在“经历”当中就形成了各种各样的观念,这也叫做“自然形成”。这一步工作是神在地的最后一部分工作,所以神的作工方式达到了顶峰,而且对人加紧训练,从而在最后的工作之中将人作成,达到最后满足神的心意。以往在人之中只有圣灵的开启、光照,不曾有神亲自的发声,当神亲口发声之时,所有的人都大吃一惊,而今天的说话更令人不解,话中之意更是难测,似乎让人眼花缭乱,因为带引号的词占百分之五十。“当我说话之时,人都全神贯注来倾听我声;当我停止发声时,人就又开始了自己的‘经营’”,这当中就有带引号的词,神越这样幽默地说话,越能吸引人看他的话,一方面让人在松弛之中接受对付,主要的一方面是避免更多的人因着对神的话看不懂而灰心、失望,这是神与撒但交战的一个手段。就这样人才能对神的话感兴趣,才能在摸不着头绪的情况下而仍注重神的话。但在引号之外的词也颇有魅力,因此更引人注目,更让人爱神的话,从心中觉着神话的甘甜。因着神话的变化多端、丰丰富富,而且在所说的多少话中不曾有重复的名词,所以在人的第三感觉之中,都认为神是常新不旧的。例如“不是让人只做‘消费者’,而是让人做打败撒但的‘生产者’”这句话当中的“消费者”与“生产者”与以往说的某些话同义,但神并不呆板,而是让人觉着神的新鲜,从而宝贝神的爱。在神口中的幽默都包含着神的审判与对人的要求,因为神的说话都有目的、都有意义,所以神的幽默并不是为了达到活跃气氛或是让人哈哈大笑,或是让人放松肌肉,而是让人从五千年的捆绑之中释放出来,不再受捆绑,从而达到更好地接受神的话,神是采用让人用糖水喝药的方式,并不是采用强迫喝苦药的方式,在甜中有苦,苦中又有甜。

“当东方稍稍透出一丝微光之时,全宇之下的人都因此而对东方之光稍加注意,人不再酣睡,而是去观望东方之光的根源,因着人的能力有限,所以不曾有人看见光的来源之处。”这是全宇之下的动态,不仅在众子、子民之中,在宗教界、在外邦都有这个反应。当神的光发出之刻,所有的人心里逐渐变化,不知不觉中人发现生活的无意义、人生的无价值,人并不追求前途,并不为明天着想,不为明天忧虑,而是抱着趁现在还“年轻”赶快多吃点、喝点,等到“末日”来到也值了。人并无心去治理世界,人对世界爱的劲头全被“鬼”偷去了,但所有的人并不知根源在何处,只是互相奔跑“相告”,因神的日子并未来到,若到有一天,所有的人都会看见所有不解之谜的答案,这正是神说的“人都从睡梦之状中醒悟,才知晓我的日子逐渐来到了人间”这话的真意。在那时,所有属神之民正如绿叶一样“等待着为我在地之际而献上自己的一份”。在这些中国的子民之中,曾有多少人在神发声之后仍“老病复发”,所以神说“但事实已不可挽回,只好等着我的发落”,在此之中仍要有人被淘汰,不是一个都不变的,而是要经受考验之后才能“合格”,因而发给其“合格证”,否则都成为垃圾堆里的废品。神一再点人的实际情形,所以人越来越觉着神的神秘,“若不是神,怎能这样清楚地知道我们的实际情形呢?”但因着人的软弱,所以“在人心中,我并不是高大,但也并不是低下,对人来说,我是可有可无”,这不正是所有人的最切合实际的情形吗?对人来说,当人追求时有神的存在,若不追求时神就不存在了,或者说人使用神帮忙时,神立时在人心中存在,当人不用时,神就不存在了,这是人的心里话。实际上,所有在地的人都是这样认为的,包括所有的“无神论”者,对神的“印象”也模糊不透亮。

“因此,山在大地之上作为各国之界,水在大地之间作为人的阻隔,而空气在地之空间作为人流通之物。”这是神创造世界时作的工作,在此处提起令人不解,莫非神还要造世界吗?可以这样说,在神的每一次说话之中,都有创造篇、经营篇、灭世篇,只是有时明显、有时含糊罢了。神的全部经营都在他的话中,只是人不会去分辨罢了。神所给人的祝福使人信心百倍,从外表看,似乎是神给人的应许,但实质是神对国度子民要求的尺度,合用者留下,不合格者被从天降下之祸而淹没。“天空雷鸣之时将人击倒,大山崩裂之时将人掩埋,猛兽饥饿之时将人吞吃,海水猛涨之时将人淹没,人间互相残杀之时,人都被来自人中间的灾害而自取灭亡。”这是给不合格者的“特殊待遇”,之后也不会得救在神的国度之中。神越说“你们必在我光的引领之下而冲破黑暗势力的压制,必在黑暗之中不失去光的引领”等等这类话,人越觉着自己的尊贵,所以越有信心追求新生活。神按人的要求供应人,当把人都揭示到一个地步时,神就变换说法,以祝福的口气从而获得最佳果效,以这样的方式来要求人果效更实在,因人都愿意与对方谈生意,人都是做买卖的行家,神正是抓住这一点说的。那么“秦国”又指什么说的?这里按神的本意并不是在地撒但败坏之国,而是从神来的所有的“天使”的集合,所说“坚强不动摇”是指天使冲破了一切撒但的势力,因而在全宇之下建立了“秦国”,所以“秦国”的本意是在地的天使的所有集合,这里是指“在地”的。因此,以后的在地之国称为“秦国”,并不称为“国度”。“国度”在地并无实际意义,实质是“秦国”,所以联系秦国的意义才知“必在全宇之下闪现出我的荣光”的真实意义。从此看见以后在地的所有人的等次,“秦国”之人都是作王之人,管辖在地所有受刑之后的“列民”,地之上都因着“秦国”之人的管理而正常地运转,这只是大体轮廓。所有的人都在神的国度之中存留,即指在秦国之中存留,在地的人能与天使互通语言。所以,天与地相联,就是说,所有在地之人都如天使在天一样地顺服神、爱神。那时,神公开向所有的在地之人显现,人的肉眼就可看到神本来的面目,而且是随时向人显现。

上一篇: 第十八篇

下一篇: 第二十篇

灾难陆续降下,主再来的预言已经应验,你想迎接到主得着进天国的机会吗?诚邀渴慕主显现的你参加我们的网上聚会,或与我们联系帮你找到路途。

相关内容

被召的人多,选上的人少

在地上我寻找了许多人做我的跟随者,在所有的跟随者之中有做祭司的,有做带领的,有做众子的,有做子民的,也有做效力的。我是按着人对我的忠心来划分其类别的,当人都各从其类的时候,也就是将各类人的本性都显明的时候,那时我将各类人都归在其该有的类别之中,将各类人都放在其合适的位置之上,以便…

经历熬炼才有真实的爱

现在你们都在试炼熬炼之中,在熬炼之中当怎样爱神?经历熬炼之后,人能够发出对神真实的赞美,在熬炼之中能够看见自己缺少得太多,熬炼越多越能使你背叛肉体,熬炼越多人给神的爱越多,这是你们当明白的。为什么要受熬炼?熬炼要达到什么果效?神在人身上作的熬炼工作有什么意义?你若真心寻求神,经历…

第二十六篇

谁曾在我家安居?谁曾为我而站立?谁曾因我而受苦?谁曾在我前许下诺言?谁曾跟从我到如今却不冷淡?为何人都是冷酷无情?为何人间弃绝我?为何人都厌烦我?为何在人间没有温暖?我曾在锡安体尝在天的温暖,曾在锡安享受在天的福分,我又在人之间生活,曾体尝人间之苦,曾目睹人之间的一切动态,在不知…

第四十八篇

我心着急,可你们能有几个与我同心思、共意念呢?对我的话就是置之不理,一点儿也不理会、不注重,只注重自己表面的东西。把我的心血代价都当作废品,你们的良心不受谴责吗?愚昧无知又缺乏理智,都是蠢人,不能有一点儿让我心满意足的。我完全为了你们,可你们能有多少是为了我呢?把我的心意都谬解了…

设置

  • 文本设置
  • 主题背景

纯色背景

主题背景

字体设置

字号调整

行距调整

行距

页面宽度

目录

搜索

  • 本篇搜索
  • 本书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