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篇

谁曾在我家安居?谁曾为我而站立?谁曾因我而受苦?谁曾在我前许下诺言?谁曾跟从我到如今却不冷淡?为何人都是冷酷无情?为何人间弃绝我?为何人都厌烦我?为何在人间没有温暖?我曾在锡安体尝在天的温暖,曾在锡安享受在天的福分,我又在人之间生活,曾体尝人间之苦,曾目睹人之间的一切动态,在不知不觉中,人都随着我的“变化”而变化,所以才来到今天。我不需人能为我做什么,不需人为我增添什么,只是让人能按照我的计划来,不是悖逆我,不是我羞辱的记号,而为我作响亮的见证。在人的中间,也曾为我作过美好的见证,也曾荣耀我的名,但人的作法、人的行为怎能满足我的心呢?怎能做到合我心、足我意呢?地上的山山水水、地上的花草树木无一不是我手作为的显出,无一不是为我名而生存,而人为什么达不到我的要求标准呢?难道因为人的卑贱吗?难道因为我对人的“高抬”吗?难道我对人太残忍了吗?为什么人对我的要求总是“害怕”呢?今天,在国度中的众民,为什么只听我声却不愿见我面呢?为什么只看我话却不对照我灵呢?为什么把我分隔在天地之上下呢?难道在地的我不是在天的我吗?难道天上的我不能来到地上吗?难道地上的我就不配被带到天上吗?似乎在地的我是卑贱之物,而在天的我是尊贵之物,似乎在地与天之间总有鸿沟相间,不能逾越。但在人中间,仿佛并不知这些事的来源,而是一直在与我背道而驰,似乎我的话只有其音却并无其意。人都在我的话上下功夫,都在我的外表上着手自己的研究工作,但人都失败了,不曾有什么“成果”,而是被我的话语击落不敢再起来。

当我试炼人的信心的时候,无一人有真实的见证,无一人能把自己的所有全部交出来,而是掩掩藏藏不“敞开”,似乎我要抢夺其“心脏”一般,就是约伯也不曾真在试炼中站立住,不曾在苦境中发出香气。人都是在春暖花开之际发出一丝绿,不曾在寒风凛冽之时仍然苍翠,人的身量都瘦骨嶙峋,不能达到我的心意。在人的中间,没有可作为人的榜样的人,因为人与人本相同,不相异,没有什么区别,所以至今人仍不能完全认识我的作为,只等着我的刑罚临及所有的人时,我的作为人“不知不觉”便会知晓,并不用我作什么,不用我强制人,人都会认识我,从而看见我的作为,这是我的计划,是我作为的显明之处,是人所应该知道的。在国度之中,万物都开始复苏了,都开始焕发生机了,因着在地之态的变动,所以地与地之界也开始挪移,我曾预言过,当地与地分割之时,地与地相合之时,是我将列国砸得粉碎之时,在此之时,我要将万物都更新变化,将全宇重新划分,从而整顿全宇,改变旧貌,更换新貌,这是我的计划,是我的作为。当列国列民都回归我的宝座之前时,随即我将在天之一切丰富赐予人间,让人间因我而丰富无比。当旧世界存在之时,我要向列国大发烈怒,颁布向全宇公开的行政,谁若触犯将遭到刑罚:

我面向全宇说话之际,所有的人都听见我音,即看见我在全宇之下的所有作为,违背我意的,就是说,以人的作为与我相对的,在我的刑罚中倒下;我要将天上的众星都重新更换,太阳、月亮因我而更换,不再是往日的天,地上的万物重新更换,因我的话而成就;全宇之下的列国都重新划分,要更换我的国,使在地的国永远消失,而是敬拜我的国,凡属在地的国都要被毁灭,不存在;全宇之下的人,凡属魔鬼之人都被灭没;凡敬拜撒但之人都在我的焚烧之中倒下,即除了现在流中之人将全部化为灰烬;宗教之界将在我刑罚列民之时而不同程度地回归我国,因着我的作为而被征服,因为其都看到了“驾着白云的圣者”已来到;所有的人都各从其类,因着所作所为的区别而受各种刑罚,若是抵挡我的都灭亡,而在地所作所为不涉及我的,因着其表现而存在地上,受众子、子民的管辖;我要向万国万民显现,在地发表我亲口之声,宣告我的大功告成,让所有的人都亲眼目睹。

随着我发声的加深,我也观察全宇之态,万物都因着我话而更新,天也在变,地也在变,人也在显露着原形,慢慢地,人都各从其类了,不知不觉中都归到其“家族”之中。我便因此而大大欢喜,在我无搅扰,我的大功不知不觉便成就了,不知不觉万物都变化了。我创世之时,将一切都各从其类,让所有的有形之物都归类,当我的经营计划即将结束之时,我要恢复创世之态,恢复所有的一切的本来面目,彻底变化,让所有的一切都归在我的计划之中,时候已到!我的计划之中的最后一步即将完成。污秽的旧世界啊!必在我的话中倒下!必因我的计划而归于乌有!万物啊!都在我话中而重得生命,有了“主宰者”!圣洁无污点的新世界啊!必在我的荣光之中重新得以复苏!锡安山哪!不要再静默不语,我已胜利归来!我在万物之中察看全地,地上的人又开始了新的生活,有了新的盼望。我民哪!怎能不在我的光中而复活呢?怎能不在我的引领之下而欢腾呢?地在欢呼,水在哗然欢笑!得以复活的以色列啊!怎能不因我的预定而自豪呢?谁曾哭泣呢?谁曾哀号呢?往日的以色列已不存在,今日的以色列在世界之上屹立起来,在所有的人心中站立起来,今日的以色列必因我民而得到生存之本!可恨的埃及啊!难道还与我抵挡吗?怎能因我的怜悯而趁机逃脱我的刑罚呢?怎能不在我的刑罚之中生存呢?凡我爱的必存到永远,凡抵挡我的必被我刑罚到永远,因我是妒忌人的神,对所有人的所有作为都不轻易放过,我要鉴察全地,以公义、以威严、以烈怒、以刑罚出现在世界的东方向万人显现!

一九九二年三月二十九日

上一篇: 众民们!欢呼吧!

下一篇: 第二十七篇

如何摆脱罪性的捆绑,不活在认罪犯罪的情形中?欢迎联系我们,帮你在神的话里找到路途。

相关内容

第六十九篇

我的心意发出,有谁敢抵挡,有谁敢论断、疑惑,我立时取缔他。今天,不按我心意行事的,谬解我心意的,都得在我的国度中被淘汰、被废弃。在我的国度中,没有别人,都是我的儿子,我所爱的,是会体贴我的,更是按我话而行的,是能替我作王掌权审判万国万民的,更是一班天真活泼的、单纯敞开、诚实而又有…

征服工作的内幕 二

以前你们总追求作王掌权,你们现在对这事还没完全放下,还想着要作王掌权,顶天立地,现在看看你有这个资格吗?这不是太无理智了吗?你们所追求的、注重的现实吗?你们连正常人性都不具备,这不是太可怜了吗?所以现在只谈被征服、作见证、提高素质、进入成全的路,其余一概不谈。有些人厌烦纯正的真理…

神的作工、神的性情与神自己 二

上次聚会我们交通了一个很重要的话题,这个话题是什么呢?你们记住没有?我再重复一遍,上次交通的话题是:神的作工、神的性情与神自己。这个话题对你们重不重要?哪一部分对你们来说最重要呢?是神的作工,神的性情,还是神自己?你们对哪一方面的话题最感兴趣呢?神的作工、神的性情与神自己,哪一部…

“千年国度已来到”小议

对于千年国度这个异象你们是怎样看的?有的人想得很多,说:千年国度在地上一千年,那教会中岁数大的人还没结婚,是不是得结婚?我家没有钱,是不是该挣钱...千年国度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们知道吗?人看不透受了不少熬炼。其实千年国度还没正式来到,在成全人的阶段,千年国度只是一个小影,神所说的“…

设置

  • 文本设置
  • 主题背景

纯色背景

主题背景

字体设置

字号调整

行距调整

行距

页面宽度

目录

搜索

  • 本篇搜索
  • 本书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