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各国各方渴慕寻求神显现之人来寻求考察!

纯色背景

主题背景

字体设置

字号调整

行距调整

页面宽度

0个搜索结果

没有相关的搜索结果

`

13  主已在东方显现了

中国 丘珍

一天,妹妹来电话说她从北方回来了,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跟我说,让我马上过去。我预感到可能发生什么事了,接完电话就去了妹妹家。一进门看到妹妹正在看书,我心里才踏实了。妹妹看我来了,“忽”的一下站起来,高兴地说:“大姐!这次我到北方得到一个好消息:主耶稣已经回来了!”

我听后一愣:这些年“东方闪电”一直在见证主耶稣已经回来了,难道妹妹接受“东方闪电”了?还没等我说话,妹妹又认真地说:“大姐呀!主又道成肉身来到咱们中国了。”我听她越说越离谱,急忙说:“你别听人说啥就信啥,神能来中国吗?那圣经上说得多明白:‘那日,他的脚必站在耶路撒冷前面朝东的橄榄山上。这山必从中间分裂,自东至西成为极大的谷。山的一半向北挪移,一半向南挪移。’(亚14:4)神来了也得在以色列,不可能来在中国。亏你还是为主作工的人,连这点都不知道!”

妹妹诚恳地说:“姐,我以前的想法和你一样,但是通过看全能神的话和弟兄姊妹交通,才知道主确实道成肉身来在中国了。你说的这处经文是预言,但预言不是我们可以凭私意解说的,而是通过神作工的事实来应验让人看见的。你看主耶稣来作工时,彼得、撒玛利亚妇人和埃提阿伯的太监都没有持守旧约中预言主来的经文,而是从主耶稣说话、作工的事实中来认定主耶稣就是弥赛亚的到来,他们都跟上了神的脚踪,得着了主的救恩。而那些持守圣经预言字句的法利赛人,他们都把已经来到的弥赛亚——主耶稣当成普通的人对待,否认主耶稣,抵挡、定罪主耶稣,最后还把主耶稣钉上十字架,他们也遭到了神的惩罚。大姐,咱们得慎重对待主来的事啊,得有敬畏神的心,千万不要轻易下断案啊!”

我瞟了妹妹一眼,随手把圣经举起来,说:“耶和华神可是在以色列颁布的律法,主耶稣也是在以色列钉的十字架,咱中国是无神论政党统治的国家,神会来在这样的国家吗?咱都信主这么多年了,可不能听人咋说就咋信呀!”

妹妹焦急地说:“姐呀,当初主耶稣作工时,法利赛人抵挡主时就说:‘你且去查考,就可知道加利利没有出过先知。’(约7:52)‘基督岂是从加利利出来的吗?’(约7:41)但事实上主耶稣就是在加利利的拿撒勒长大的,圣经上说:‘深哉,神丰富的智慧和知识!他的判断何其难测!他的踪迹何其难寻!谁知道主的心?谁做过他的谋士呢?’(罗11:33-34)咱们怎么能测透神的智慧呢?咱可不能凭自己的头脑分析神的作工!咱们天天盼主来,如今主真的回来了,如果咱们持守自己的观念不寻求不考察,错过迎接主来的机会,就会悔断肝肠的!”

我看着妹妹认真的样子,心想:妹妹真心信主,而且是个有思想、有主见的人,她做事一般都比较慎重,在对待主来这么大的事上,她更不可能盲目听信哪个人的。现在她能接受“东方闪电”,难道主真的回来在中国作工了?但转念又一想:主怎么可能在中国作工呢?太不可思议了!于是,我态度坚定地说:“圣经是千层饼,各人的解法都不一样。圣经预言神末世确实是要降在以色列的,况且中国人大多数都拜佛,国家政府又一直迫害宗教信仰,神是不会来在中国作工的!”

妹妹急切地说:“姐呀,主回来在中国显现作工,这里面有很深的意义。我刚接受全能神的末世作工,对这方面真理还说不太明白,但我听全能神教会的弟兄姊妹见证得很透亮,我还是找他们来给你交通交通吧!”我手一摆,说:“你可别找,我走了。”回到家后,我呆呆地坐在沙发上,回想妹妹说的那些话,心里翻江倒海,怎么也平静不下来,我一直都在等待主耶稣脚踏橄榄山的那一天,怎么现在突然说主来在中国了?这怎么可能呢?我不住地翻看圣经,也没找出预言主来要在中国作工的章节。“当初主耶稣作工时,法利赛人抵挡主时就说:‘你且去查考,就可知道加利利没有出过先知。’(约7:52)‘基督岂是从加利利出来的吗?’(约7:41)但事实上主耶稣就是在加利利的拿撒勒长大的……”妹妹的话时不时地浮现在我的脑海中,我觉得她说的话也是事实。我一会儿翻翻圣经,一会儿想想妹妹说的话,思来想去,不知如何是好,只有在心里呼求主:“主啊,我该怎么办呢?主啊,你到底降临在哪里呀?”

没过几天,妹妹又来找我了。她一进屋就笑着说:“大姐,全能神教会的谢姊妹、郝姊妹来我家扶持我,她们信全能神时间长,比我懂得多,对主再来的事,你有什么不明白的问题,去跟她们交通交通吧。”我想到自己信主这么多年,一直盼望主来,更想知道主到底来没来,不如趁这个机会好好跟她们交通交通。于是,我跟着妹妹去了她家。一进屋,两位姊妹很热情地和我打招呼,说话很亲切,让我有问题说出来,大家一起交通。我便问道:“你们说主耶稣已经回来了,在中国作工?你们有圣经根据吗?”郝姊妹笑着说:“姊妹,关于主末世来在中国作工,其实圣经也有预言。”我一愣,说:“这怎么可能?我把圣经翻了很多遍,也没发现有一处圣经记载,那圣经根据在哪儿呢?”郝姊妹耐心地说:“姊妹,咱们看两处经文,你就知道了。玛拉基书1章11节中说:‘万军之耶和华说:“从日出之地到日落之处,我的名在外邦中必尊为大。”’马太福音24章27节中说:‘闪电从东边发出,直照到西边;人子降临,也要这样。’从这两处经文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神再次降临的地点是在世界的‘东方’,而且是在‘外邦’。我们都知道,中国就是世界的‘东方’,神前两步作工都在以色列,对于以色列国家来说,咱们中国就是‘外邦’。所以,神末世降临在中国显现作工正应验了这些预言!”听了姊妹的交通,再琢磨琢磨这两节经文的意思,我觉得她们交通得挺有亮光。以往虽然我也看过这两处经文,但却没看出主再来是在“东方”“中国”这个意思,现在听她们这么讲,我感觉这是出于圣灵的开启。

郝姊妹接着说:“咱们认为主来的时候是降在犹太地的橄榄山上,按圣经的预言主来时橄榄山要裂开为两半,事实上以色列的橄榄山早已经裂开了,那我们为什么没看到人子降在橄榄山上呢?其实这里面有真理奥秘可寻求,咱们来看看全能神的话是怎么说的:‘在全宇上下我在作着我的工作,在东方犹如霹雳的巨声不断发出,震动了各邦各派,是我的发声将人都带到了今天,我是让人都因我的发声而被征服,全都倾倒在此流中,都归服在我的面前,因我早已将荣耀从全地之上收回,在东方重新发出。谁不盼望看见我的荣耀?谁不巴望我归来?谁不渴慕我的再现?谁不思念我的可爱?谁能不就光而来?谁能不看见迦南的丰富?谁不盼望“救赎主”的重归?谁不仰慕大有能力者?我的发声要在全地传扬,我要面对我的选民更多地发声说话,犹如巨雷一样震动山河,我是面对全宇说话,我也是面对人类说话。所以我口之言成了人的珍品,人都宝爱我的说话。闪电是从东方直照到西方,我的言语叫人难舍难离,也叫人难测,更叫人喜乐,犹如刚降生的婴儿,人都欢喜快乐,庆贺我的来到,因着我的发声,我要将人都带到我的面前。从此我便正式进入人类之中,让人都来朝拜我,因着我的荣耀的发出,也因着我口之言,让人都来到我的面前,都看见闪电是从东方发出,而且我也降在了东方的“橄榄山”上,早已来在地上,不再是“犹太之子”,而是东方的闪电,因我早已复活,从人中间离开,又带着荣耀显在了人间,我是万世以前人所敬拜的,也是万世以前以色列人弃绝的“婴儿”,更是当代的满载荣耀的全能神!让人都来在我的宝座前,看见我的荣颜,听见我的发声,观看我的作为,这是我的全部心意,是我计划的终极、高潮,也是我经营的宗旨,让万邦朝拜,万口承认,万人信赖,万民都归服!’(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七雷巨响——预言国度的福音将扩展全宇》)我们都知道神第一次道成肉身带来了天国福音,这福音是从西方传到东方;但是人未曾想到这次神再次重返肉身来在了世界的东方——中国,带来了永远的福音,作了一步审判、洁净、拯救人的工作,这次神的作工是从东方传到西方……”

听到这儿,我打断姊妹的话,不解地问道:“姊妹,圣经记载耶和华神是在以色列作工,主耶稣作工是在犹太,神两步作工都在以色列,那主再来也应该在以色列,你们怎么说在中国呢?”郝姊妹笑着说:“咱们认为神前两步作工都在以色列,所以主再来肯定得在以色列作工。咱们这样的认为是否符合事实呢?难道神只是以色列人的神吗?难道神就只掌管、拯救以色列人吗?咱们看看全能神是怎么说的。”

谢姊妹翻开神的话读道:“若是末世的救世主降临,仍叫耶稣,而且仍然生在犹太、作工在犹太,那就证明我只造了以色列人,只是救赎以色列人,与外邦无关,这样作岂不是与我所说的‘我是创造天地万物的主’这话而相矛盾吗?我之所以从犹太退出,而且作工在外邦,是因为我并不仅仅是以色列人的神,而是所有受造之物的神。我之所以在末世显现外邦,是因为我不仅是耶和华——以色列人的神,更是外邦中所有我的选民的造物的主。我不仅造了以色列、造了埃及、造了黎巴嫩,我也造了以色列以外的所有的外邦。”(摘自《话在肉身显现·“救主”早已驾着“白云”重归》)“我要让所有的人都知道,我不仅是以色列人的神,我也是外邦各族之人的神,哪怕是我咒诅的邦族。我要让所有的人都看见,我是所有受造之物的神,这是我最大的工作,是我在末世作工计划的宗旨,是我在末世所要成就的唯一的工作。”(摘自《话在肉身显现·扩展福音的工作也是拯救人的工作》)“他带领以色列人,生在犹太,又生在外邦,他所作的工作不都是为了他所造的全人类吗?他是喜欢以色列人百倍,而厌憎外邦之人千倍吗?这不都是你们的观念吗?……你们若还说神就是以色列人的神,还说以色列的大卫家才是神出生的发源地,除了以色列就没有一个邦族能有资格‘产生’神的,更没有一个外邦家族可以亲自接受耶和华的作工的,你若还这样认为,你不就成了一个顽固派了吗?……你们也从来没想过,神怎么能在外邦中亲自降临呢?他应该降在西乃山,或降在橄榄山向以色列人显现。外邦人(就是以色列以外的人)不都是他厌憎的对象吗?他怎么能亲自作工在他们中间呢?这些都是你们多年来形成的根深蒂固的观念,今天要征服你们就是为了将你们的这些观念给打破。因此,你们便看见了神亲自显现在你们中间,不是在西乃山,也不是在橄榄山,而是在以往他从未带领过的人中间。”(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征服工作的内幕(三)》)“如果现在的工作还作在以色列人身上,那六千年经营计划结束时,所有的人都会认为神只是以色列人的神,只有以色列人才是神的选民,只有以色列人配承受神的祝福,配承受神的应许。神末世道成肉身在外邦的大红龙国家,完成了神是所有受造之物的神这一工作,完全了整个经营工作……所以,每一步工作都作得相当有意义,没意义、无价值的事神绝对不作……”(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是所有受造之物的主》)

这时郝姊妹交通说:“以往咱们都认为,神前两步作工都在以色列,在心里就定规神是以色列人的神,以色列是神作工的发源地,也是神作工的根据地,神的作工只能在以色列,福音只能从以色列出来,只有以色列人才是真正的神选民,所以末了这步工作如果神仍作工在以色列,那我们就更认为神只能在以色列作工,神只祝福以色列人,与外邦人无关无份。末世神来作审判洁净人的工作,神选择了在外邦作工,也是在大红龙的盘卧之地——中国作工,这样就扭转了所有人的观念,让人实际地看到,神不仅是以色列人的神,也是外邦各族之人的神,是所有受造之物的神,神不但祝福以色列人,也照样祝福外邦人,这就成就了‘神是所有受造之物的主’这一工作。可见,神在末世选择在中国作工是有很深的意义的。神实在是太全能、太智慧了。”

听着姊妹的交通,我陷入了沉思:是啊,神是造物的主,整个人类不都是神造的吗?神不单拯救以色列人,神也拯救中国人,今天神来到中国作工,不正是神对我们外邦之人的爱吗?看来我真是不明白神的心意呀!想到这儿,我有些蒙羞,缓和了语气说:“姊妹,你们说的我听明白了,神如果再作工在以色列,我们就把神定规了,认为神只是以色列人的神,神今天这么作工就是要打破人的观念,使人明白神是所有受造之物的主,神可以在以色列作工,也可以在中国作工,从而不定规神的作工。看来我凭观念想象定规神的作工,实在是太愚昧无知了!不过,我还有一点不明白,世界上有那么多国家,比如欧美很多国家,都是以基督教、天主教为国教的国家,本身就是敬拜神的国家,神来作审判洁净人的工作,在那些国家作工不是更容易吗?中国是无神论国家,到处都是拜偶像的,国家政府又疯狂地迫害信神的人,神为什么要在中国作工呢?”

谢姊妹微笑地说:“姊妹,你这问题问得太有必要了!神为什么选择在中国这样一个视神如仇敌的国家中作审判洁净的工作?咱们只有明白了神在以色列和在中国作工的目的意义,就明白这方面真理了。咱们来看看神的话是怎么说的吧。全能神说:‘旧约记载耶和华当时对以色列人说的话,在以色列作的工作,新约记载耶稣在犹太作的工作,为什么没有中国人的名?是因为开头两部分工作都在以色列作,因为以色列人属于选民,就是最初接受耶和华作工的人,他们是败坏最浅的人类,起初他们有仰望神的心,有敬畏神的心,他们听从耶和华的话,一直在圣殿里面事奉,穿祭司袍或者是戴祭司华冠,他们是最初敬拜神的人,也是神最初的作工对象。他们这些人都属于整个人类的标本、模型,他们属于圣洁、义人的标本、模型,约伯、亚伯拉罕、罗得,或者是彼得、提摩太等等这些人都是以色列人,都是最圣洁的标本模型,以色列是人类中敬拜神最早的国家,从这里出来的义人也是最多的。在他们身上作工是为了以后在全地更好地经营人类,把他们的“事迹”、敬拜耶和华所行的义记载下来,作为恩典时代以色列以外的人的标本、模型,以他们作的来维持几千年的工作,直到今天。’‘耶和华作的工作是创造世界,是开头,这步工作是结束工作,是结尾。开始在以色列选民中间作,在最圣洁的地方来开天辟地,最后一步是在最污秽的国家作,来审判世界,结束时代。第一步在最光明的地方作工,最后一步在最黑暗的地方作工,把这些黑暗驱逐出去,把光明带来,把这些人都征服。就最污秽、最黑暗的地方的人给征服了,所有人口里都承认了是有神,是真神,心服口服,用这一事实来作征服全宇的工作,这步工作是有代表意义的,这个时代的工作作完,六千年的经营工作就彻底结束了。最黑暗的地方的人已经征服了,其余的地方就更不用说了,所以只有中国的征服工作具有代表性意义。中国代表所有的黑暗势力,中国的人代表所有属肉体、属撒但、属血气的人。中国的人被大红龙败坏得最厉害,抵挡神最严重,人性最低贱、最污秽,所以是整个败坏人类的典型代表,并不是别的国家就都好了,人的观念都一样,虽然他们素质好,但不认识神也得抵挡。为什么犹太人也抵挡、悖逆呢?为什么法利赛人也抵挡呢?犹大为什么出卖耶稣呢?当时有许多门徒不认识耶稣,当耶稣钉十字架复活以后为什么人仍不相信他?人的悖逆不都一样吗?不过把中国人拿出来作典范,征服之后作成模型、标本,作为参考物。为什么一直说你们是我经营计划的附属物呢?就人的败坏、污秽、不义、抵挡、悖逆这些东西在中国人身上表现最全面,各种各样都显露出来。一方面素质差,再一方面生活落后、思想落后,生活习惯、社会环境、出生家庭都差,都是最落后的,这些人的地位也低下,在这地方作工有代表性,试点工作作全面了,以后再开展工作好作多了,这步工作作成了,以后的工作也不在话下,这步工作成了,大功彻底告成了,整个宇宙征服的工作也就彻底结束了。其实,在你们这些人中间的工作成功了,就等于全宇的工作成功了,为什么让你们作模型、标本,意义就在此。在这些人身上要悖逆有悖逆,要抵挡有抵挡,要污秽有污秽,要不义有不义,所有人类的悖逆都给代表了,这些人实在不简单,所以将这些人作为征服的典范,当然征服之后就是标本、模型了。’(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作工异象(二)》)”

读完神的话,谢姊妹接着交通:“全能神的话清楚地告诉我们,神每步工作选择什么样的作工地点、什么样的作工对象,都是根据他工作的需要,都是相当有意义的。就如,神前两步作工都在以色列,是因为以色列人是神的选民,他们是人类中败坏最浅的人类,他们有敬畏神的心,神在他们中间作工,最容易作成一批敬拜神的模型标本,这样神的作工才能更快、更顺利地扩展出去,使整个人类都知道神的存在、神的作工,使更多的人能来到神的面前得到神的救恩。所以,神把前两步工作作在以色列最有意义。末世神作的是征服、洁净人的工作,也需要有代表性的人首先来接受神的征服、洁净。在整个人类中,中国人是最败坏、最落后的,是最不相信神的国家,是抵挡神最厉害的地方,所以说,神末世把审判、征服的工作首先作在中国,在败坏最深的人身上作刑罚、审判的工作,把我们这些最败坏的人类征服、洁净了,这最能衬托出神的全能、圣洁与公义,最能使撒但蒙羞。败坏最深的人被神征服了,全宇之下的人类就不在话下了,撒但也就彻底被打败了。从神每步作工选择的作工地点、作工对象和最后所达到的果效,我们更能看到神的作工太智慧、太奇妙了!”

听了全能神的话和姊妹的交通我明白了,神以往在以色列作工,是因为神要在败坏最浅的人中间作成一班模型标本,借着他们把神的福音见证、传扬出去,让更多的人得到神的救恩。末世神作的是征服人、洁净人的工作,选择最败坏、最污秽的中国人作为神作工对象,把这些人都作成被征服、蒙拯救的模型标本,这更能显明神的智慧、全能。我不明白神的心意,看圣经上说主再来要降在以色列的橄榄山上,就按字面意思领受,认为神肯定在以色列作工,哪承想神早就来在中国了呀!看来神的作工的确不像人想象得那么简单啊!

这时,谢姊妹接着说:“神不论在哪个国家作工都是为了他的工作,为了更好地拯救人类,都是相当有意义的。今天,我们要想寻求神的显现,首先需要我们放下自己的想象、观念,不能把神的脚踪定规在有限的范围中,认为神应该来在这个国家或应该来在那个国家。神是全人类的神,他可以根据工作的需要随意选择作工地点。全能神说:‘神是全人类的神,他并没有把自己当作哪个国家或哪个民族的私有财产,而是不拘任何形式、任何国家与民族地作他计划中的工作。或许这个形式你从来都没有想象过,或许这个形式你持否定态度,或许神显现的国家与民族正是人都歧视的,正是地球上最落后的,但神有他的智慧,他用他的大能,以他的真理与他的性情真正得着了一班与他同心合意的人,得着了他所要作成的受尽苦难试炼、受尽逼迫能跟随到底的一班被征服的人。’(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的显现带来了新的时代》)”

听了全能神的这些话语,我激动地流着眼泪对两位姊妹说:“这些话语里都带着神的权柄、能力呀,是出于神的,我现在终于明白了:神不仅是以色列人的神,也是中国人的神,更是全人类的神。神真的回来了!这些天熬得我吃不好、睡不好,就是怕走错路呀!今天多亏来跟你们交通了,我心中这块石头才落地了。真是感谢神没有丢弃我!”之后,两位姊妹给我一本全能神发表的《话在肉身显现》,我捧着书高高兴兴地回家了。通过看全能神的话,我认定全能神就是主耶稣的重归。我们的主耶稣真的回来了!

上一篇:叩门,就必给开门

下一篇:解开心结

你可能喜欢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