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 见证神才是真正的尽本分

韩国 心睿

最近,我看了一些新人的经历见证视频,心里很受感动。他们接受神的末世作工才两三年就能谈出经历见证,我觉得挺蒙羞的,我开始反省自己为什么信神多年不能见证神。一天,我看到一段神的话:“你们经历的、看见的是高于历代圣徒、先知的,但你们也能将我见证得高于历代圣徒、先知的言语吗?我现在赐给你们的高过摩西,胜过大卫,我也要求你们的见证高过摩西,你们的言语高过大卫。我给你们百倍,我也要求你们还给我百倍,要知道,赐人类生命的是我,接受我生命为我作见证的是你们,这是你们的本分,是我临到你们而且是你们当为我做的。我将我的一切荣耀都赐给了你们,我将以色列选民未曾得着的生命赐给了你们,你们理当为我作见证,理当为我献青春、舍性命。我将我的荣耀赐给谁,谁就得为我作见证,为我舍命,这是我早命定好的。我的荣耀赐给你们是你们的福气,将我的荣耀见证出去这是你们的本分,你们若只为着福气而信我,那我的作工便无有多大意义,而且你们也并非是在尽你们的本分。……你们所领受的不仅仅是我的真理、道路、生命,而是高过约翰的更大的异象与启示;你们明白了更多的奥秘,也看见了我的本来的面目;你们接受了我的更多的审判,对我的公义性情更有认识。所以说,你们生在了末世,但你们明白的是先前的与以往的,也经历了今天的,而且是我亲自作的。我对你们的要求并不过分,因我给你们的太多了,你们在我身上看见的也太多了,所以要求你们向历代的圣徒为我作见证是我的唯一心愿。《话・卷一 神的显现与作工・论到“信”,你怎么认识》看完神的话,我心里很激动,也很自责。激动的是自己能有幸经历神的作工,享受神话语的供应;自责的是自己信神多年,享受了神太多的恩典,却不能见证神。想到神末世把许多真理都白白地赐给了我们,针对我们的败坏审判、揭示我们,又提醒劝勉、鼓励安慰我们,但因着我们不追求真理、领受能力差,神又细节地给我们交通了各方面真理,举例子、打比方,掰开揉碎了给我们说,生怕我们不明白。神在我们身上付出了这么多的心血代价,目的就是为了让我们能明白真理认识神,达到脱去败坏性情,有真实的悔改变化,神要的就是这个见证。到现在,神作工已经三十年了,神作了这么多工作,发表了这么多真理,神希望看到我们的见证,哪怕浅显,只要实际,神也希望我们能把经历神作工的收获与认识写成文章来见证神,因为这是神作工的成果,也是神的心血代价。再想想自己呢,虽然神赐给我很多,但自己到底明白了哪方面真理、进入了哪些真理实际,对这个问题就不敢去想,因为我对很多神的话只是明白个道理,并没有认真揣摩、实行经历出来,所以一提到见证神、写各类见证文章,我心里就打怵、发虚,很少在这方面下功夫、付代价。想到自己信神多年连一篇经历文章都写不出来,没有见证,我心里就挺难受的。

一次,一个姊妹问我要不要操练写经历见证文章,当时我答应了,但过后写了一些就放一边了。虽然我负责的工作不多,但我总觉得自己很忙,没有时间写文章。就这样,明日复明日,写文章的事就一直往后拖。后来,我制定了写文章的计划,可到了写文章的时间,我还是在忙本分上的事,静不下心来写,我还找各种理由借口,要不就说我文化低、素质差写不好,要不就说忙、没时间,等等。有时候我甚至还觉得写不写文章不是特别重要,重要的是把每天该尽的本分尽好,不然耽误工作会临到对付修理,严重了还会被撤换,但不写文章没人追究。这样想时,我对写文章就更不当回事了,也没有把这事当作自己本分中关键的一项。就这样,我一直活在刚硬、悖逆的情形里,在写经历见证文章的事上很被动。

一天,我看到一段神的话,我的观点才有了些扭转。神的话说:“现在你真知道为什么要信我吗?你真知道我的作工的目的、意义是什么吗?你真知道你的本分是什么吗?你真知道我的见证是什么吗?你只是信我,但却在你身上看不见我的荣耀,看不见我的见证,那你是我早已淘汰的对象。对于那些什么都明白的人更是我眼中的刺,在我的家中仅是我的绊脚石,是我作工中将要扬尽的稗子,毫无一点用处,没有一点分量,早被我厌憎。凡是那些毫无见证的人,我的愤怒常在他身上,我的刑杖永不离开他,我早将其交在了恶者手中,根本没有我的一点祝福,到那日,他们的刑罚比那愚顽的妇人的更重。现在我只是作我分内的工作,将所有的麦子都捆起来,连同那稗子也都捆在其中,这就是我现在的工作。当我扬场之时将这些稗子都扬尽,之后,将麦粒归入仓内,将那扬出来的稗子放在火里焚烧成灰。现在我的工作仅是将所有的人都打成捆儿,即彻底征服,之后再开始扬场,以便显明所有人的结局。所以,你当知道你现在该怎么满足我,当怎样进入信我的正轨。我要的是你现在的忠心与顺服,现在的爱心与见证,即使你现在不知什么叫见证,不知什么叫爱心,但你还是应该将你的一切都交出来,将你唯一宝贝的忠心与顺服交在我的手中。你应知道,我打败撒但的见证在于人的忠心与顺服,我将人彻底征服的见证也在于人的忠心与顺服。你信我的本职工作就是为我作见证,对我忠心无二,顺服到底。《话・卷一 神的显现与作工・论到“信”,你怎么认识》神的话明确说到信神就应为神作见证,这是人的本分,信神不能见证神的就是神厌憎的对象。尤其是看到神的话,“你只是信我,但却在你身上看不见我的荣耀,看不见我的见证,那你是我早已淘汰的对象”,“对于那些什么都明白的人更是我眼中的刺,在我的家中仅是我的绊脚石,是我作工中将要扬尽的稗子”,“凡是那些毫无见证的人,我的愤怒常在他身上,我的刑杖永不离开他,我早将其交在了恶者手中,根本没有我的一点祝福,到那日,他们的刑罚比那愚顽的妇人的更重”,我感受到了神的怒气。想想自己信神多年,吃喝了那么多神的话,听了那么多讲道交通,也经历了一些对付修理、失败跌倒,体尝了圣灵的开启引导、责打管教,但却不能见证神,有点经历认识也不愿意下功夫写出来,整天光忙外面的事,不注重寻求真理解决自己的败坏性情,不在真理上寻求进深,平时经历中有点认识亮光,也没下功夫把它揣摩透亮达到真正明白得着,时间长了也流失了,埋没了圣灵的开启光照。又想到之前操练浇灌新人时我连见证神作工方面的真理都交通不好,谈出来的认识比较肤浅,抓不住要害,后来操练传福音,对于宗教观念、敌基督谬论我也抓不住关键要害解剖清楚,让人心服口服,哪方面真理我都是一知半解,交通不清楚。聚会交通解决生命进入的问题,多数时候我也都是谈些劝勉人的外皮子话,或者说点空洞道理,有点认识也比较肤浅,不能从根源上解决问题,达不到见证神的果效。可以说,哪方面真理我都是只明白道理,没有真理实际。看到自己信神多年不能见证神,只是出点力干点活儿,却没有接受神话语的审判刑罚达到明白真理生命性情变化的见证。想到神说这样的人是神“眼中的刺”,是“绊脚石”,是神要“扬尽的稗子”,神的愤怒永不离开这样的人,我感觉心口窝都是疼的。自己信神多年却两手空空,觉得自己就是个废物,是羞辱的记号,神对这样的人也是特别憎恨,不能容忍,甚至是怒气不断。这样的人虽然外表也在尽着本分,但因着不追求真理,根本没法获得圣灵作工,最终没有性情变化的见证,不能达到蒙神拯救。看到神对这类人的态度,我的观念被彻底回击了。以往我认为,只要把教会交给我的工作作好,不作恶,本分不出大错,没有严重的过犯,不被撤换,就好像进了保险箱,蒙拯救就有希望了,现在看这与神的要求格格不入,这只是我的观念,是我的一厢情愿,信神绝对不是光能劳苦尽本分、能守住一些规条不作明显的恶就可以了,如果信神多年始终没有见证,最终肯定会被淘汰。想到神的话说:“到有一天,你若无力将今天你所看见的全部见证出去,那你就失去了一个受造之物的功能,你这个人毫无一点存活的意义,你不配做人,甚至可以说,你不是人!我在你们身上作了无数工作,但因着你现在不学无术,空劳无获,当我需要让我的工作扩展出去之时,而你却瞠目结舌,毫无一点功用,那你不是历史的罪人吗?到那一时刻,你不会懊悔至极吗?《话・卷一 神的显现与作工・论到“神”,你怎么认识》神的话让我无地自容,同时心里也有些着急,觉得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得操练写文章见证神。

当我真正去写的时候,还有些拦阻和难处。一开始,我对自己的经历没有琢磨清楚,不知道从哪里下笔,再加上其他工作比较着急,我就又去忙事了,过后还给自己找理由,“别人写一篇经历见证文章半天就写完了,我要是没有安静的环境,没有充足的时间不行,看来还是我素质太差写不出文章”,所以就又放下不写了。过后,我就琢磨这个问题,为什么在写见证文章这事上我这么被动呢?为什么嘴上答应了过后还是无动于衷?一天,我看到一段神的话,对自己才有了些认识。神说:“对撒但性情该怎么认识、分辨?从撒但喜欢做的事以及它做事的方式、手段来看,它永远不喜爱正面事物,它喜欢邪恶,它还总以为自己有本事,能掌控一切,这就是撒但的狂妄本性,所以撒但就能肆无忌惮地否认神、抵挡神,与神作对。撒但是一切反面事物、一切邪恶事物的代表、源头,能看透这一点就是对撒但性情有分辨了。人能接受真理、能实行真理都不是简单事,因为人里面都有撒但性情,都受撒但性情的辖制、捆绑。比如,有些人承认做诚实人好,看到别人做诚实人说实话、单纯敞开他羡慕、他嫉妒,但是让他做诚实人就费劲,他死活也做不到说诚实话、办诚实事,这是不是一种撒但性情?说得好听就是不实行,这就是厌烦真理。厌烦真理的人很难接受真理,没法进入真理实际。厌烦真理的人最明显的情形就是对真理、对正面事物不感兴趣,甚至还反感、厌憎,他们特别喜欢追随潮流,对神所喜爱的事物、对神要求人做的不是从心里接受,而是不屑一顾、冷漠对待,甚至有些人常常鄙视神所要求的这些标准、原则。他对正面事物反感,内心总有一种抵触、对抗、鄙视的情绪,这就是厌烦真理的主要表现。在教会生活中,读神话、祷告、交通真理、尽本分、用真理解决问题都属于正面事物,是神所喜悦的事,但有些人就是对这些正面事物反感,无心搭理、不屑一顾。最可恨的是,对正面人物,比如对诚实人、追求真理的人、忠心尽本分的人、维护神家工作的人,他们采取鄙视的态度,总想打击排斥这些人,发现谁有短处、有败坏流露就抓住大做文章,一味地贬低。这是什么性情?他们为什么对正面人物这么仇视?为什么对恶人、不信派、敌基督特别有好感,还特别迎合,常常勾搭在一起鬼混?当说到反面事物、邪恶事物时,他们就兴高采烈、眉飞色舞,但说到正面事物,他们的态度就开始产生抵触了,尤其是听到别人交通真理或者用真理解决问题,他们心里就厌烦、不满,发泄怨气。这是不是厌烦真理的性情?是不是败坏性情的流露?有很多人信神就喜欢为神作工、热心跑路,发挥恩赐特长,随从喜好显露自己有使不完的劲,当要求他实行真理、按真理原则办事时,他心就凉了,热心也没了,不让显露自己就感觉没劲了,就消沉了。显露自己为什么有劲呢?实行真理为什么没劲呢?这是什么问题?人都喜欢出头露面,都贪图虚荣,信神为了得福、得赏赐人都有使不完的劲,为什么实行真理背叛肉体人就没劲了,就能消沉?这是因为什么?证明人的心有掺杂,信神完全是为了得福气,说白了就是为了进天国,如果没有什么福气、利益可追求,人就没劲了、消沉了,什么热心也没有了,这都是厌烦真理的败坏性情导致的。受这种性情支配,人就不愿意选择走追求真理的路,都是偏行己路,选择错误的路,明知道追求名利地位不对,但还是舍不去、放不下,还是追求名利地位走撒但的路,这就不是跟随神了,而是随从撒但了。人所做的这一切都是为撒但效力,是在事奉撒但。《话・卷三 末世基督座谈纪要・第三部分》以前我不在写文章上下功夫,即使心里有些受责备也没太在意,没觉得这是多大的问题,通过神话语的揭示才看到,这是一种厌烦真理的撒但性情。因为写文章得有经历认识,还需要花心思琢磨,静下心来揣摩神的话、寻求真理、反省自己,所以一提要寻求真理揣摩神的话写文章,我心里就拒绝、抵触。在见证神这方面,神交通了很多话,弟兄姊妹也都在操练写经历见证文章,可我却无动于衷,甚至找各种理由借口逃避,我太刚硬了!我对涉及真理的事抵触、反感,不愿意下功夫,一说做外面的事,作不涉及真理实质的工作,十二分的劲都愿意使出来,因为做这些事是自己擅长的,很顺手,做完之后弟兄姊妹能明显地看到我作工的果效,这样就不会被修理对付或者被撤换,脸面地位也保住了,我这种表现的确就是厌烦真理,是撒但性情。其实,写文章的过程就是寻求真理的过程,在寻求真理解决问题上最能显明人对待真理的态度。想想自己信神多年,也在撇弃花费尽本分,也能谈出不少字句道理,但心里却对真理不感兴趣,不渴慕宝爱,对神也没有真实的顺服,还是凭撒但性情活着与神为敌。反省到这儿,我才看到自己的问题严重了,信神多年对神、对真理的态度也没有真实的转变,还是厌烦真理,性情没有一点变化,还是抵挡神的撒但种类,这样下去,再信十年二十年,出多少力也不能明白真理,败坏性情也得不着解决,信到最后还是不能蒙神拯救。这时,我心里有些害怕,就向神祷告悔改:“神啊,我心里不喜爱真理,厌烦真理,只喜欢尽本分出力,喜欢劳苦作工,我才看到我的信真是太可怜了,我不愿再这样继续下去了,我愿向你回转,在追求真理上下功夫。”

后来,针对我总说自己文化低、素质差的问题,一个姊妹给我发来一段神的话,我看了很得益处。神说:“你们经历了神的审判刑罚,都有一些收获,都有一些真实的经历,就该为神作见证。见证神主要多谈些神怎么审判、怎么刑罚人,用哪些试炼来熬炼人、变化人的性情,你们在经历中流露了多少败坏、受了多少苦、做了多少抵挡神的事,最后怎么达到被征服的,对神的作工有多少真实的认识,该怎样为神作见证还报神的爱。你们把这方面的语言说得实实在在点儿、通俗点儿,别说空洞理论,说点实在话、说点心里话,就这么经历就行了。别预备高深的、空洞的理论来炫耀自己,那显得太狂妄没有理智,要多讲点真实经历的实情话,多说点心里话,这对人最有益处,让人看着也最合适。以往你们是抵挡神最严重的人,是最不容易顺服神的人,今天被征服了,这一点永远都不能忘记。这方面的事都要多揣摩、多思想,弄明白就知道怎么作见证了,否则人容易做一些不知羞耻、没有理智的事,那就不是见证神,而是羞辱神了。没有真实的经历、不明白真理就没法为神作见证,稀里糊涂信神的人永远不能见证神。《话・卷三 末世基督座谈纪要・追求真理才能达到性情变化》读完神的话我明白了,真正的见证神就是见证神的话、见证神的作工,交通自己是怎么经历神话语的审判刑罚、试炼熬炼的,自己流露了哪些败坏,通过神话语的揭示对自己有了哪些认识,之后又是怎么实行进入的,让人看到神的公义性情,认识神的作工、神的爱。见证神不在乎人多么会谈,不在乎会讲什么高深理论,只要说点实实在在的心里话就行。认识到这儿,我心里亮堂一些了。其实,写经历见证文章也一样,不在乎文化高低、文笔怎么样,关键在于人是否愿意在追求真理上下功夫,对自己的败坏流露、存在的问题有没有寻求真理解决,有没有经历神的审判刑罚,根据神的话来解剖认识自己,达到看透问题的实质,有真实的悔改变化,这几方面实际具备了,写出来的文章就是好文章,这跟文化高低没有关系。只要把这些实际的经历认识用生活语言写出来就可以,怎么经历、怎么认识的就怎么写,写心里话,写自己的真实认识、真实感受,对人有造就,就是文章。之前我一直活在文化低、素质差的情形里,总以这个为借口不操练写文章,好像写经历文章必须得有多高的知识、多高的素质,现在看到这个观点是错误的。我不应该继续活在这样的情形里,应该注重追求真理、实行经历神的话,把自己所经历、所得到的写成文章来见证神,这是我的本分。

一次聚会时,我看到一段神的话,使我对追求真理、写见证文章又有了些负担。神的话说:“带领工人这一类人产生的缘由是什么,是怎么产生的?往大了说是神工作的需要,往小了说是教会工作的需要,是神选民的需要。……带领工人与一般神选民的区别只是在所尽的本分上有点特殊性,这个特殊性主要突出在这个‘带领’的作用。比如,一处教会不管有多少人,教会带领就是领头的人,那这个带领在队伍中起什么作用?他带领这个教会所有的神选民,对整个教会的影响是什么?如果这个带领走错路了,那这个教会的人就会跟着带领走错路,这对整个教会神选民的影响就太大了。就像保罗,他带领了许多他建立的教会与神选民,他走偏了,他带领的教会与神选民也都走偏了。所以,做带领的人偏行己路,不但影响他自己,也会影响到他所带领的教会与神选民。如果一个带领是对的人,走的路途对,是追求真理、实行真理的人,一方面他所带领的人会有正常的吃喝、正常的追求,另一方面,他个人的生命经历与长进也能让人看得见,也能影响到人。那做带领该走的正确的路途指什么?就是能带领人明白真理、进入真理,把人带到神面前。不对的路途是什么?就是追求地位、名利,常常高举、见证自己,从来不见证神。这给神选民带来的影响是什么?人会远离神受他控制。你把人带到你面前,那是带到败坏人类面前,带到撒但面前了,不是带到神面前;你把人带到真理面前,那才是把人带到神面前了。带领工人不管是走正确道路还是走错误道路,都能直接影响到神选民。《话・卷四 揭示敌基督・第一条 笼络人心》看完神的话,我对自己的职责、本分更清楚一些了,同时也觉得自己肩上的责任重大。神说带领工人追求什么、走什么道路,不但影响自己,也会影响所带领的弟兄姊妹。带领工人追求真理,是对的人,那他在真理上就会不断有长进,在日常生活中能反省自己有哪些错误的观点或者凭哪些败坏性情活着,根据神的话认识问题的实质,然后再找出实行原则进入。带领工人走的路对,对弟兄姊妹的生命进入也会有负担,他会注重寻求真理解决问题,他带领的人也会朝这个方向去进入。如果带领工人不务正业,不追求真理,整天就是为名誉地位忙碌作工,心里对追求真理不感兴趣,也不能交通真理解决问题,尽本分只是忙外面的事,或者讲字句道理高举显露自己,根本达不到交通真理见证神的果效,那所走的路就是抵挡神的,带领人走的方向也都是错的。这样不知不觉偏行己路,把人都带到了作工效力的路上,带到了保罗抵挡神的路上,这与神作工拯救人的心意是背道而驰的。教会给我机会操练做带领,不是让我光忙点外面的事,也不是让我出力效劳,更不是让我追求名誉地位,我应该起到带领的作用,带领弟兄姊妹吃喝神的话,在尽本分中寻求真理解决问题,能逐步明白真理进入神话语的实际,这是我的本分。这时,我觉得注重追求真理解决败坏性情太重要了。现在,我对哪方面真理明白得都很肤浅,没有什么真理实际,只能边经历边认识,但只要心对、走的路对,就能获得神的带领。

接下来一段时间,我就反省:自己信神这些年,真正寻求真理解决了哪些问题?解决了哪些败坏性情?这才发现自己对很多问题都是稀里糊涂、一知半解,并不是真正明白真理看透问题的实质,找到实行原则了,没有真正达到解决问题的果效。后来,我就找出自己认识相对比较深刻的经历来操练写文章,边写边寻求揣摩,一有时间就琢磨,最后把文章写完时,我心里很充实,也特别平安踏实。在写文章的过程中,借着寻求真理,不知不觉对自己的情形和问题的实质看得更清楚了,对真理的认识也实际、具体一些了,实行路途也比原来透亮了,看到写经历见证文章对掌握自己的情形、对寻求真理解决问题太有帮助了,这是生命进入的路途,也是寻求明白真理最好的一种方式。

后来,我听说不少弟兄姊妹甚至带领工人都不注重写文章,不在这方面下功夫,还有的总说工作忙没时间写文章,我听后想:“这不就是我的情形吗?我也是一直持守这样的错误观点,不写文章还有很多理由,我要是能把自己的这种情形是怎么解决的、这个观点是怎么扭转的写成文章,不也能解决弟兄姊妹的一些问题吗?”想到这儿,我心里就有了些负担,决定要把这方面文章写出来。虽然也知道自己的这点认识很浅显、很片面,但想到写文章是我的本分,我就操练把自己的认识写出来。平时和弟兄姊妹见面唠嗑时就交通交通这个话题,自己没事的时候也会琢磨琢磨,早上灵修时也吃喝这方面的神的话,一段时间下来,对这个问题能看透一些了,再下笔写的时候就很容易了。把大纲列出来以后,每层意思就按自己的认识去表达,怎么想的、怎么经历的就怎么写,觉得也不是太费劲,而且写的过程中边写边揣摩,对问题看得更透了,对所涉及的真理也更清楚一些了。我真实体会到,人越在追求真理上下功夫,越操练写文章,借着写文章寻求真理解决问题,越能获得神的开启带领,有神的祝福。我想到神的话说:“你越体贴神的心意越有负担,你越有负担经历越丰富。当你体贴神的心意时,神把这个负担加给你,那神就要在托付你的事上开启你,当神加给你这个负担时,你吃喝神话时就注重这方面的真理。如果你对弟兄姊妹的生命情形有负担,这是神托付给你的负担,那你平时祷告总带这个负担祷告。神所作的加在你身上了,神要作的也是你愿意作的,这就是以神的负担为负担了。此时你吃喝神话也针对这方面的问题,你心里会想:怎么把这些问题解决呢?怎么让弟兄姊妹得释放、灵里有享受呢?你交通时也注重解决这些问题,你吃喝神话时也注重吃喝这方面的话,带着负担吃喝神的话,你明白了神的要求,这时你更有路行,这是你的负担带来圣灵的开启光照,也是神在你身上的引导。为什么这样说呢?你如果没有负担,吃喝神的话就无所用心,你带着负担吃喝神的话就能摸着神话的实质,就能摸着路,就能体贴神的心意。所以说,你该祷告愿神把更多的负担加在你身上,让神在你身上有更大的托付,使你前面实行更有路,吃喝神话更有果效,在神话上能摸着神话的实质,使你更能接受圣灵的感动。《话・卷一 神的显现与作工・体贴神心意达到被成全》神的话使我认识到,人对自己的生命进入有负担,对教会存在的问题有负担,就能在寻求真理解决问题上下功夫,能带着负担吃喝神的话、实行经历神的话,这样进入真理实际更快。在这个过程中,因着人的负担、因着人的渴慕寻求,就能获得神的开启带领,使自己在真理的认识上逐步进深,对人、对事能看得更清楚、更透彻,对真理的认识也更实际、更具体了。如果不在追求真理上下功夫,也不操练写文章,就是在神的话上得点亮光也是很浅,只是感性的认识,在心里始终是模模糊糊的,好像是雾里看花,不算真正明白得着了。只有把心里的认识体会写出来,根据神的话把问题琢磨透了,弄明白了,由感性的认识上升到比较准确、实际、具体的认识了,这就是收获。写文章的过程就是看透事的过程,是明白真理的过程,也是解决问题的过程,写的越多得的越多。

现在,我对写文章不抵触了,反而觉得是一种享受,因为在写的过程中,我对自己的败坏性情会看得更清楚,自己的看事观点、思想意识也会随着对神话语的认识而转变,这是实实在在的收获,是最有价值、最有意义的事。之前,我总觉得写文章是劳心费神的事,特别为难,宁可忙外面的事也不愿写经历文章,特别悖逆、刚硬。甚至我还觉得写文章会耽误本职工作,其实这个观点是非常错误、谬妄的,写文章一点儿都不耽误工作,反而会促使自己寻求真理解决问题,使所尽的本分能达到更好的果效。现在,一有时间我就想安静下来琢磨自己的情形,对自己看不透解决不了的问题也愿意下功夫揣摩,不知不觉对生命进入有了点负担,觉得自己身上有很多情形需要寻求真理解决,慢慢地,我对神的话有了些渴慕的心,这都是神的恩待。感谢神!

上一篇: 45 走出疯人院

下一篇: 47 说谎后的痛苦

灾难陆续降下,主再来的预言已经应验,你想迎接到主得着进天国的机会吗?诚邀渴慕主显现的你参加我们的网上聚会,或与我们联系帮你找到路途。

设置

  • 文本设置
  • 主题背景

纯色背景

主题背景

字体设置

字号调整

行距调整

行距

页面宽度

目录

搜索

  • 本篇搜索
  • 本书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