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神话 《写在前面的话》 选段74

“神”与“人”不能相提并论,他的实质、他的作工都是最令人难测的,也是最令人不解的。神若不亲自作工说话在人中间,人无论如何也不能明白神的心意,这样,即使那些为神奉献一生的人也不能获得神的称许。神不动工,人做得再好也是枉然,因为神的意念总是高于人的意念,神的智慧无人能测透。所以我说,那些把神与神的作工“看透”的人都是无能之辈,都是狂妄无知之人。人不该定规神的作工,更何况人并不能定规神的作工。人在神的眼中简直没有一只蚂蚁那么大,怎么能测透神的作工呢?那些口口声声说“神不这么作工神不那样作工”“神是这样神是那样”的人不都是口出狂言的人吗?我们都应该知道,属肉体的人都是经撒但败坏的人,本性都是抵挡神的,不能与神平起平坐,更不能为神的工作出谋划策。神到底如何带领人这是神自己的工作,人理当顺服,不应有这样那样的看法,因为人只是尘土。我们既然有寻求神的意思,就不应把自己的观念摆在神的作工中让神参考,更不应用自己的败坏性情来有意识地极力抵挡神的作工,这不就是敌基督了吗?这样的人还谈什么信神呢?我们既然相信有神,既然想满足神、想看见神,就应当寻求真理之道,寻求与神相合之道,不应硬着颈项与神对立,这样做有什么好果子吃呢?

如今神作了新的工作,这话你可能接受不了,也可能感觉稀奇,但我还是劝你先不要暴露你的天然,因为只有真正在神面前饥渴慕义的人才能得着真理,只有真正虔诚的人才能得着神的开启与引导。寻求真理不是争争吵吵就能得着结果的,而是心平气和地寻求才能得着结果的。我所说的“如今神又作了新的工作”就是指神又重返肉身这事说的。或许你并不介意这话,或许你很讨厌这话,也或许你对这话很感兴趣,不管怎么样,我还是希望所有真心渴慕神显现的人都能面对这一事实,而且都能慎重地考察这一事实,最好不要轻易下断案,这才是明智之人该做的。

考察这样的事也并不困难,但需要我们每个人先知道这样一个真理:既是道成肉身就有神的实质,既是道成肉身就有神的发表。神既道成肉身就要带来他要作的工作,既是神道成肉身就要发表神的所是,既是道成肉身就能带给人真理,赐给人生命,指给人道路。若不具备神实质的肉身那就定规不是道成肉身的神了,这一点是确定无疑的。人要考察是否是神所道成的肉身,那就得从他所发表的性情与说话中来确定,也就是说,确定是否是神所道成的肉身,或确定是否是真道,必须得从他的实质上来辨别。所以说,是不是神所道成的肉身,关键在乎其实质(作工、说话、性情等等更多的方面),并不在乎其外表。人若因为考察其外表而忽视了其实质,那就是人的愚昧无知了。外表不能决定实质,更何况神作的工作都不能合乎人的观念,耶稣的外表不就是一副不合人观念的外表吗?他的相貌与打扮不就说明不了其真实身份吗?当初的法利赛人之所以抵挡耶稣,不就是因为他们只看耶稣的外表却并不细心接受耶稣口中之言的缘故吗?我希望每一位寻求神显现的弟兄姊妹都不要重演历史的悲剧,都不要做当代的法利赛人将神重钉十字架,应仔细考虑考虑当如何迎接神的重归,应清醒清醒自己的头脑当如何做一个顺服真理的人,这是每一个等候耶稣驾着白云重归的人的职责。我们应将自己的灵眼擦亮,不要陷在那些腾云驾雾的字句之中,应想想现实的神的作工,应看看神实际的一面,不要总是忘乎所以,整天飘飘悠悠,总是盼着天上的某一朵白云上坐着主耶稣突然降在你们中间,来接你们这些从不认识他、从未见过他、不知如何遵行他旨意的人。还是想点现实的吧!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

如何摆脱罪性的捆绑,不活在认罪犯罪的情形中?欢迎联系我们,帮你在神的话里找到路途。
通过WhatsApp与我们联系
通过Messenger与我们联系

相关内容

每日神话 《你当寻求与基督相合之道》 选段280

我在人间作了许多工作,在作工期间我也发表了许多言语,这些言语都是让人蒙拯救的言语,都是使人达到与我相合而发表出来的言语。但我在地上得到的与我相合的人并不多,所以我说人都并不宝爱我的言语,因为人都不是与我相合的。这样,我所作的工就不仅仅是为了让人能敬拜我,更主要的是让人能与我相合。…

每日神话 《认识神与神作工的人才是神满意的人》 选段145

不管你怎么追求,你首先得明白神现在作的工作,你得认识他作工的意义。末世神来了是带着什么工作来的,他是带着什么性情来的,在人身上作成的到底是什么,你得明白这些,认识这些。他来在肉身作的工作你根本不认识也不了解,那你怎么摸他的心意,你怎么做他的知己?其实做神的知己也不复杂,但也不简单…

每日神话 《彼得认识“耶稣”的过程》 选段520

在彼得跟随耶稣的时候,他对耶稣有很多看法,总用自己的眼光衡量,虽然他对灵有点认识,但并不是那么透亮,所以他能说出“天父所差我必跟随,圣灵所指我必看中”这样的话来。他对耶稣所作的并不明白,也不透亮,当他跟随耶稣一段时间以后,他对耶稣所作的、所说的产生了兴趣,对耶稣这个人也产生了兴趣…

每日神话 《神向全宇的说话·第二十七篇》 选段64

当天使鼓乐弹奏赞美我之时,不禁勾起我对人的同情,我心顿时忧伤万分,痛苦之情难以摆脱。我与人悲欢离合,不能“叙旧情”,人与我分隔天之上下,不能常相聚,谁能摆脱旧情的依恋?谁能不回想以往?谁不盼望旧情依然存在?谁不盼我归?谁不盼我与人同相聚?我的心中甚是烦恼,人的灵中甚是忧愁,灵与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