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神话 《写在前面的话》 选段74

“神”与“人”不能相提并论,他的实质、他的作工都是最令人难测的,也是最令人不解的。神若不亲自作工说话在人中间,人无论如何也不能明白神的心意,这样,即使那些为神奉献一生的人也不能获得神的称许。神不动工,人做得再好也是枉然,因为神的意念总是高于人的意念,神的智慧无人能测透。所以我说,那些把神与神的作工“看透”的人都是无能之辈,都是狂妄无知之人。人不该定规神的作工,更何况人并不能定规神的作工。人在神的眼中简直没有一只蚂蚁那么大,怎么能测透神的作工呢?那些口口声声说“神不这么作工神不那样作工”“神是这样神是那样”的人不都是口出狂言的人吗?我们都应该知道,属肉体的人都是经撒但败坏的人,本性都是抵挡神的,不能与神平起平坐,更不能为神的工作出谋划策。神到底如何带领人这是神自己的工作,人理当顺服,不应有这样那样的看法,因为人只是尘土。我们既然有寻求神的意思,就不应把自己的观念摆在神的作工中让神参考,更不应用自己的败坏性情来有意识地极力抵挡神的作工,这不就是敌基督了吗?这样的人还谈什么信神呢?我们既然相信有神,既然想满足神、想看见神,就应当寻求真理之道,寻求与神相合之道,不应硬着颈项与神对立,这样做有什么好果子吃呢?

如今神作了新的工作,这话你可能接受不了,也可能感觉稀奇,但我还是劝你先不要暴露你的天然,因为只有真正在神面前饥渴慕义的人才能得着真理,只有真正虔诚的人才能得着神的开启与引导。寻求真理不是争争吵吵就能得着结果的,而是心平气和地寻求才能得着结果的。我所说的“如今神又作了新的工作”就是指神又重返肉身这事说的。或许你并不介意这话,或许你很讨厌这话,也或许你对这话很感兴趣,不管怎么样,我还是希望所有真心渴慕神显现的人都能面对这一事实,而且都能慎重地考察这一事实,最好不要轻易下断案,这才是明智之人该做的。

考察这样的事也并不困难,但需要我们每个人先知道这样一个真理:既是道成肉身就有神的实质,既是道成肉身就有神的发表。神既道成肉身就要带来他要作的工作,既是神道成肉身就要发表神的所是,既是道成肉身就能带给人真理,赐给人生命,指给人道路。若不具备神实质的肉身那就定规不是道成肉身的神了,这一点是确定无疑的。人要考察是否是神所道成的肉身,那就得从他所发表的性情与说话中来确定,也就是说,确定是否是神所道成的肉身,或确定是否是真道,必须得从他的实质上来辨别。所以说,是不是神所道成的肉身,关键在乎其实质(作工、说话、性情等等更多的方面),并不在乎其外表。人若因为考察其外表而忽视了其实质,那就是人的愚昧无知了。外表不能决定实质,更何况神作的工作都不能合乎人的观念,耶稣的外表不就是一副不合人观念的外表吗?他的相貌与打扮不就说明不了其真实身份吗?当初的法利赛人之所以抵挡耶稣,不就是因为他们只看耶稣的外表却并不细心接受耶稣口中之言的缘故吗?我希望每一位寻求神显现的弟兄姊妹都不要重演历史的悲剧,都不要做当代的法利赛人将神重钉十字架,应仔细考虑考虑当如何迎接神的重归,应清醒清醒自己的头脑当如何做一个顺服真理的人,这是每一个等候耶稣驾着白云重归的人的职责。我们应将自己的灵眼擦亮,不要陷在那些腾云驾雾的字句之中,应想想现实的神的作工,应看看神实际的一面,不要总是忘乎所以,整天飘飘悠悠,总是盼着天上的某一朵白云上坐着主耶稣突然降在你们中间,来接你们这些从不认识他、从未见过他、不知如何遵行他旨意的人。还是想点现实的吧!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

如何摆脱罪性的捆绑,不活在认罪犯罪的情形中?欢迎联系我们,帮你在神的话里找到路途。

相关内容

每日神话 《你当怎样走末了一段路》 选段473

  你得记住现在说过这话:以后要经历更大的患难,经历更大的痛苦!要想被成全不是简单容易的事,至少你得具备约伯的信心,甚至得具备高于约伯的信心。你要知道以后的试炼要高于约伯的试炼,而且还要经历长时间的刑罚,这是简单的事吗?你素质提不高,领受能力差,明白得太少,到那时不但没有一点见证…

每日神话 《第二步征服工作是如何达到果效的》 选段90

  神道成肉身在最落后、最污秽的地方才能显明他的全部圣洁公义的性情。他的公义性情是借着什么显明出来的呢?就是借着审判人的罪,审判撒但,厌憎罪,恨恶悖逆抵挡他的仇敌。今天我所说的话就是为了审判人的罪,审判人的不义,咒诅人的悖逆,人的弯曲诡诈,人的言行举止,凡是不合他心意的东西都得经…

每日神话 《对不行真理之人的警告》 选段606

  真正信神的人是肯实行神话的人,是肯实行真理的人,真正能够站住神见证的人也是肯实行神话的人,是真正能够站在真理一边的人。行弯曲、搞不义的人都是没有真理的人,都是羞辱神的人。在教会中搞纷争的人是撒但的差役,是撒但的化身,这样的人太恶毒,那些没分辨却不能站在真理一边的人都是心术不正…

每日神话 《认识神现时作工的人才可事奉神》 选段283

  由于神的作工总有新的进展,这样,有了新的作工随之也就有了过时的、旧的作工。这些旧的作工与新的作工并不矛盾,乃是相辅相成的,是一步一步接续下来的。因为有新的作工,旧的东西当然得淘汰。例如多少年来人的一些实行与人惯例的说法,再加上人多年的经验与教训,在人心中就形成了形形色色的观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