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神话 《作工异象 三》 选段40

神在地上来一次得换一次名,来一次换一次性别,来一次换一个形像,来一次换一步工作,他不作重复工作,他是常新不旧的神。他以前来了叫耶稣,这次来了还能叫耶稣吗?他以前来了是男性,这次来还能是男性吗?以前来是作恩典时代钉十字架的工作,这次来还能救赎人脱离罪恶吗?还能钉十字架吗?这不是作重复工作了吗?神是常新不旧的你不知道吗?有的人说神是永恒不变的,这话也对,但是指神的性情、神的实质是永恒不变的,他的名变了、工作变了,并不能证明他的实质变了,就是说,神永远是神,这是永恒不变的。若你说神的工作永恒不变,那神六千年的经营计划能结束吗?你单知道神是永恒不变的,但神还是常新不旧的你知道吗?若他的工作是永恒不变的,他能将人类带到今天吗?他是永恒不变的为什么他已作了两个时代的工作了呢?他的工作不断向前,也就是他的性情逐步向人显明,显明的都是他原有的性情。因为起初神的性情向人是隐秘的,他从不公开向人显明,人根本不认识他,他就借着作工来逐步向人显明他的性情,他这样作工并不是每个时代都改变性情。不是神的心意不断变化因而神的性情也不断变化,而是因着工作时代的不同,神将他原有的所有性情逐步向人显明,让人来认识他,但这并不能证明神原来没有特定的性情,随着时代的不同他的性情才逐步变化,这是错谬的领受。他是将原有的特定的性情,即他的所是来向人显明,是按着时代的不同来显明的,不是一个时代的工作能将神的全部性情都发表出来的。所以,“神是常新不旧的”这话是针对他的工作而言的,“神是永恒不变的”这话是针对神的原有的所有所是而言的。无论如何,你不能将六千年的工作定在一个点上,或套在一句死的话上,这是人的愚昧,神不像人想象得那么简单,他的工作不能停留在一个时代中,就如耶和华这个名不能永远代替神的名,神还能叫耶稣这个名来作工,这就是神的工作在不断向前发展的标志。

神永远是神不能变成撒但,撒但永远是撒但不能变成神。神的智慧、神的奇妙、神的公义、神的威严,这是永远不能改变的。神的实质、神的所有所是这是永远不变的,但神的工作是不断向前发展、不断进深的,因为神是常新不旧的。在每一个时代都要换一个新的名,在每一个时代神都要作新的工作,在每一个时代神要让受造之物看见他的新的心意、新的性情。如果在新的时代,人看不见新的性情发表,人不就把神永远钉在十字架上了吗?这不是把神定规了吗?假如神来道成肉身只是男性,那人会把神定为神是男性,是男人的神,从来不认为是女人的神。那时,男人会认为神与男人是一个性别,那神就是男人的头了,女人又会如何呢?这是不公平的,这不属于偏待人吗?这样,神拯救的都是与他一样的男人,那女人将没有一个得救的。神造人类时是造了亚当又造了夏娃,他不是只造亚当,而是照着神的形像造男造女,神不仅是男人的神,也是女人的神。在末世神作一步新的工作,他要显明他更多的性情,不是耶稣那时的怜悯、慈爱了,既然又有了新的工作,这新的工作就带来了新的性情。那如果是灵作工,不道成肉身,而是灵直接打雷说话,人都没法与他接触,人能不能认识他的性情呢?单是灵作工,人没法认识神的性情,只有借着道成肉身,话在肉身显现,把他所有的性情借着肉身发表出来,人才能亲眼看见。神实实在在地生活在人中间,有形有像,人都实际地接触他的性情,接触他的所有所是,这样,人才能真实认识他。同时,神也完成了“神是男人的神也是女人的神”这个工作,成就了神道成肉身的全部工作。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

如何摆脱罪性的捆绑,不活在认罪犯罪的情形中?欢迎联系我们,帮你在神的话里找到路途。

相关内容

每日神话 《圣经的说法 三》 选段273

圣经新约《马太福音》记载了耶稣的家谱,开头说耶稣是亚伯拉罕的后裔,大卫的子孙,是约瑟的儿子,下面又说耶稣是从圣灵感孕,是童女所生,这就是说耶稣不是约瑟的儿子,不是亚伯拉罕的后裔,不是大卫的子孙,而家谱里面的记载把耶稣与约瑟强拉硬拽到了一块儿。家谱下面开始记载耶稣降生的过程,接着又…

每日神话 《被成全的人都得经受熬炼》 选段512

现在你该追求什么呢?就是借着你能不能把神的作工见证出去,你能不能成为神的见证,能不能成为神的彰显,是不是合神使用,你该追求这些。神在你身上到底作了多少工作?你看见多少,摸着多少?你经历多少,体尝多少?神在你身上试炼也好,对付、管教也好,不管怎么样,神的作为、神的工作是作在你身上了…

每日神话 《独一无二的神自己 二》 选段116

造物主的公义性情活灵活现 当神对尼尼微人回心转意的时候,他的怜悯与宽容是不是假象呢?当然不是!那么神这两方面性情在同一件事情上的转换让你看到了什么?神的性情是完整的,并不是分裂的,他无论是发怒还是怜悯宽容人,都是他公义性情的发表。神的性情是活灵活现的,他根据事物的发展而改变他的心…

每日神话 《独一无二的神自己 七》 选段168

故事2.大山 小溪 狂风与巨浪 一条小溪缓缓地流淌着,蜿蜒曲折,它来到了大山脚下,大山挡住了它的去路,它用它微弱的声音对大山说:“请让开,你挡住了我的方向,你挡住了我前方的路。”大山问它说:“你去哪儿?”小溪说:“我要找寻我的家乡。”大山又说:“好吧,请从我的身上流淌过去吧!”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