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朗诵专辑话在肉身显现(选编)(朗诵)神与人将一同进入安息之中(下集)

神与人将一同进入安息之中(下集)

那些把根本不信的儿女、亲属拉到教会里的人都是私心太大的人,都是献好心的人,这类人只讲爱心,不管他们信不信,也不管是否是神的心意,有的把妻子拉到神面前,或者把父母拉到神面前,不管圣灵是否同意,不管圣灵是否作工,他们一味地为神“收养人才”。你对这些不信的人施好心有什么益处呢?这些没有圣灵同在的不信派即使是勉强跟随也不能像人想象的能蒙拯救,蒙拯救的人并不是那么简单就可得着的人。不经圣灵的作工与试炼也不经道成肉身的神的成全根本不能被作成,所以这些人从开始挂名跟随就没有圣灵的同在,因为根据他们的条件与实际情形根本就不能被作成,圣灵也就不打算在其身上花费太多的精力,也不作任何开启与引导,只是任其跟随下去,到最终显明其结局就可以了。人的热心、人的意思都是出于撒但的,并不能成全圣灵的工作,无论人怎么样都得有圣灵的作工,人能把人作成吗?丈夫爱妻子为了什么?妻子爱丈夫又是为了什么?儿女孝顺父母是为了什么?父母疼儿女又是为了什么?人的存心都是为了什么?不都是为了满足自己的打算与自己的私欲吗?真正是为了神的经营计划吗?是为了神的工作吗?是为了尽上一个受造之物的本分吗?起初信神就不能获得圣灵同在的人万不能获得圣灵的作工,这些人定规就是灭亡的对象,人对其再有爱心也不能代替圣灵的作工,人的热心与爱心都代表人的意思,并不能代表神的意思,并不代替神的工作,即使人对那些挂名信的人、假作跟随却不知道什么叫信神的人施有最大的爱心或怜悯,但他们仍不能获得神的同情,不能获得圣灵的作工。若是真心跟随即使素质太差不能明白许多真理的人,这样的人偶尔也有圣灵工作,但那些即使素质相当好却不真心相信的人根本不能获得圣灵的同在,这样的人根本就没有拯救的余地,即使是看书或偶尔听道,或是唱歌赞美神,也不能在最终的安息中存活下来。一个人是否是真心追求并不在乎人对其如何评价,也不在乎周围的人对其看法如何,乃在乎其人有无圣灵作工与圣灵的同在,更在乎圣灵一段时间的作工是否使其性情有所变化,是否对神有所认识,若有圣灵的作工人的性情就会逐步变化,对信神的观点的认识也会越来越纯。不管人跟随时间长短,只要是有变化那就有圣灵的作工,若是没有变化那就没有圣灵的作工,这样的人即使是效力也是借着其得福的存心而指使的,偶尔的效力并不能代替其性情的变化,最终仍是灭亡的对象,因为国度里不需要效力的,也不需要任何一个性情没有变化的人侍候那些被成全的为神忠心的人的。以往说过“一人信主全家蒙福”这话是适应于恩典时代的,与人的归宿并无关系,只是在恩典时代适应一个阶段,这话的内涵之意只是针对人所享受的平安与物质祝福而言的,并不是说一个人信主全家人都得救,也不是说一个人得福全家人都能被其带入安息之中。人是得福是受祸都是按着其本人的实质而定的,并不是根据别人与自己共同的实质而定的,在国度里根本没有这样的说法,没有这样的规定。一个人能在最终活下来是因其达到了神的要求,一个人若不能在最终的安息中存活下来是因其本人悖逆了神,未能满足神的要求。每个人都有合适的归宿,这归宿都是根据其本身的实质而定的,与别人根本没有一点关系。儿女的恶行不能加在父母的身上,儿女的义父母也不能分享;父母的恶行不能加在儿女的身上,父母的义儿女也不能分享。各人担当各人的罪,各人享受各人的福,谁也不能代替谁,这是公义。在人看若是父母得福那儿女就能得福,若是儿女作恶那父母就得抵罪,这是人的意思,是人的作法,并不是神的意思。每个人的结局都是按其所行出来的实质而定的,而且定得都合适。任何一个人都不能担当别人的罪,更代替不了别人去遭惩罚,这是绝对的。父母疼爱儿女并不能代表其行义,儿女孝顺父母并不能代表父母行义,这就是“两个人在田里取去一个撇下一个,两个女人推磨取去一个撇下一个”的真意。没有一个人能因其太爱儿女而将作恶的儿女带入安息之中,也没有一个人因行义能将其妻子(或丈夫)带入安息之中,这是行政中的规定,任何一个人都不能例外。行义的总归是行义的,作恶的总归是作恶的;行义的总归是能存活下来的,作恶的总归是灭亡的对象;圣洁的就是圣洁的,并不是污秽的,污秽的就是污秽的,并没有一点圣洁的成份;毁灭的是所有的恶人,存活的是所有的义人,哪怕作恶的人的儿女是行义的,哪怕义人的父母是作恶的。信的丈夫与不信的妻子本无关系,信的儿女与不信的父母并无关系,是不相合的两类,在未进入安息之中有肉体的亲情,但进入安息之中便再也没有肉体亲情之说了。尽本分的与不尽本分的本是仇敌,爱神的与恨神的本是敌对的,进入安息之中的与被毁灭的是不可相合的两类受造之物。尽本分的受造之物是可存活下来的,不尽本分的受造之物将是被毁灭的,而且都是到永远的。你爱丈夫是为了尽你受造之物的本分吗?你爱妻子是为了尽受造之物的本分吗?你孝顺你不信的父母是为了尽受造之物的本分吗?人信神的观点到底正不正?你信神到底是为了什么?你到底要得着什么?你到底是怎么爱神的?若不能尽到受造之物的本分,不能尽自己的全力,这样的人都将是被毁灭的对象。现在人与人之间还有肉体关系,还有血系相联,到以后都打破了,信与不信的本不是相合的,而是敌对的。在安息之中的人都是相信有神的,是顺服神的,那些悖逆的都被毁灭了,地上就不存在家庭,还哪有父母,哪有儿女,哪有夫妻关系,这些肉体关系都因着信与不信的本不相合而断绝了!

人类中间本来是没有家庭的,只是有男有女,是两类人,并没有国家,更没有家庭,但因着人的败坏各种各样的人便成了一个一个的家族团体,后来又发展成了国家与民族,这些国家与民族又都是由一个一个小家庭组成的,这样,各类人按着语言与划分地界的不同而分布在不同的种族之中。其实,不论世界中的种族有多少,人类的祖先总归还是一个,起初,人只有两类,这两类人只是男人与女人,但因着工作的进展与历史的推移、地形的变迁,这两类人便又不同程度地发展成了种类更多的人。归根结底,人类不论分有多少种族,整个人类仍是神所造的,不论哪一个种族的人都是受造之物,都是亚当、夏娃的后裔,虽不是神手造的,但都是神亲自造的亚当、夏娃的后裔,不管是哪一类都是受造之物,既是受造的人类就有人类该有的归宿,而且按着安排人类的规定而划分,就是说作恶的人与行义的人总归都是受造之物。作恶的受造之物到最终是灭亡的对象,行义的受造之物则是存活的对象,这是对两类受造之物最合适的安排。作恶的不能因其悖逆而否认其是神造的但是被撒但掳去而不可挽救的对象,行义的不能因其能存活下来而否认其是神造的但又经撒但败坏而蒙拯救的对象。作恶的是悖逆神的受造之物,是不可挽救而且已被撒但彻底掳去的受造之物,作恶的人也是人,是被败坏至极的人,是不可挽救的人,同样也是受造之物,行义的也是被败坏的人,但是肯脱去败坏性情的人,是可顺服神的人。行义的人并不是义充满的人,而是蒙拯救脱去败坏性情顺服神的人,是在最终站立住的人,并不是未经撒但败坏的人。工作终结以后所有的受造之物有灭亡的、有存活的,这是经营工作的必然趋势,这是谁也不可否认的,作恶的人都不能存活,顺服、跟随到底的定规是可存活的。既是经营人类的工作那就有留下来的也有被淘汰的,这是各类人的不同结局,是对受造之物最合适的安排。对人类最终的安排是打破家庭、打破民族、打破国界而划分的,没有家庭之分,也没有国界之分,因为人总归都是一个祖先,都一样是受造之物。总之,作恶的受造之物被毁灭,顺服神的受造之物存活下来。这样,以后的安息中是没有家庭、没有国家更没有民族的,这样的人类是最圣洁的人类。起初造亚当、夏娃就是为了人能在地上管理万物,也就是人本来就是万物的主人,人能在地上生存而且管理地上的万物这是耶和华造人的意思,因为起初人并未经败坏而且人也行不出恶来,但当人被败坏之后就不再是万物的管理者了,神拯救的目的就是恢复人的这一功能,恢复人起初的理智、起初的顺服,而在安息中的人类就正是拯救工作要达到的果效的写照。虽然不再是伊甸园一样的生活,但其实质是一样的,只不过人类已不再是未经败坏的人类了,而是经败坏又蒙拯救的人类了。这些蒙拯救的人类是在最终(即指工作结束以后)进入安息之中的,同样,那些被惩罚的对象也是在最终彻底显明其结局,是在工作结束以后才被毁灭。也就是说,当工作结束以后那些作恶的与蒙拯救的就都被显明了,因为显明各类人(无论是作恶的还是蒙拯救的)这个工作在所有的人身上是同时进行的,作恶的人被淘汰,那些可以存留下来的人也就同时被显明出来了。所以说各类人的结局是同时显明的,并不是先让一批蒙拯救的人进入安息之中之后再将另外的恶人放在一边一点一点地审判或惩罚,事实并不是这样,当恶人被毁灭、可存活的人进入安息之中时全宇的工作就都结束了。得福与受祸没有先后之分,得福的永远存活着,受祸的永远灭亡,这两步工作是同时完成的。正因为有悖逆的才显明那些顺服之人的义,正因为有得福的才显明那些作恶的人因其恶行而受的祸。若不是显明作恶的人,那些真心顺服神的人就永不能见到日头;若不是将顺服神的人带入合适的归宿之中,那些悖逆神的人就不能得到应有的报应。这是工作的程序,若不作这个罚恶赏善的工作,受造之物就永不能进入各自的归宿之中。当人类进入安息中之后,作恶的人都被毁灭,全人类就都进入正轨了,各类人都按其该尽的功用而各从其类,这才是人类的安息之日,才是人类发展的必然趋势,人类进入安息之中才是最终的大功告成,是工作的尾声。这一工作结束了整个人类的腐朽的肉体生活,结束了败坏人类的生活,人类从此进入一个新的境地。人虽然都活在肉体之中,但生活的实质与败坏人类的生活大不相同,生存的意义与败坏人类生存的意义也不相同,虽不是新人的生活,但也可说成是蒙拯救的人类的生活,是恢复了人性理智的生活。这些人是曾经悖逆神的人,也是曾经被神征服而后又被拯救的人,这些人也是羞辱过神而后又为神作见证的人,他们的生存是经过考验而后存留下来的最有意义的生存,是曾为神在撒但面前作见证的人,是配活着的人。那些灭亡的人都是不能站住神见证不配活着的人,他们被毁灭是因着其恶行而灭亡的,将其毁灭是他们最好的归宿。人以后进入美好的境界并不像人想象的有夫妻关系、有父女关系、有母子关系,那时人都各从其类了,已将家庭都打破了。撒但彻底失败不再搅扰人类,人也就不再有撒但败坏性情,那些悖逆的人都已被毁灭了,只有顺服的人存活了下来,这样,几乎没有全家都存活下来的,怎么还能有肉体关系呢?那时就彻底取缔人以往的肉体生活,那人与人还能有肉体关系吗?没有撒但败坏性情人的生活也就不再是以往的旧生活,而是新的生活了。父母将失去儿女,儿女将失去父母,丈夫将失去妻子,妻子将失去丈夫。现在人与人有肉体关系,当人都进入安息中时就没有肉体关系了,这样的人类才有公义,才有圣洁,才是敬拜神的人类。

神造了人类,把人类放到地上带领到今天,后来又拯救了人类,作了人类的赎罪祭,到末了他还得征服人类,彻底把人类拯救出来,恢复人原有的模样,他从始到终作的就是这个工作,恢复人原有的形象,恢复人原有的模样。他要建立他的国度,要恢复人原有的模样,就是指恢复他在地上的权柄,恢复他在所有受造之物中间的权柄。人被撒但败坏之后就失去了敬畏神的心,失去了受造之物该有的功能,都成了悖逆神的仇敌,人都活在了撒但的权下,都受撒但的摆布,因而神在受造之物中间就没法作工,更不能获得受造之物的敬畏。人是神造的,本是应该敬拜神的,而人却与神背道而驰去敬拜撒但,撒但成了人心中的偶像,这样,神在人心中就失去了地位,也就是失去了造人的意义,所以他要恢复他造人的意义就得恢复人原有的模样,脱去人的败坏性情。将人从撒但手中夺回来务必得将人从罪中拯救出来,这样才能逐步恢复人原有的模样,恢复人原有的功能,到最终才能恢复神的国度。最终将那些悖逆之子彻底毁灭也是为了人能更好地敬拜神,更好地在地上生存。神既造人类就让人去敬拜他,既要恢复人原有的功能就恢复得彻底,而且没有一点掺杂。他恢复他的权柄就是让人去敬拜他,让人都顺服他,让人都因他而活着,让他的仇敌都因他的权柄而被毁灭,让他的一切都在人中间存留而且没有人抵挡。他要建的国度是他自己的国度,他要的人类是敬拜他的人类,是完全顺服他的人类,是有他荣耀的人类。若不将败坏的人类拯救出来,他造人的意义就化为乌有,他在人中间就不会再有权柄,而且在地上也不会再有他的国度,若不将那些悖逆他的仇敌都毁灭他就不能得着完全的荣耀,也不会在地上建立他的国度。将那些人类的悖逆者都彻底毁灭,将那些被作成的都带入安息之中,这就是他工作完成的标志,是他大功告成的标志。人类都恢复了起初的模样,都能各尽其职、守其本位,顺服神的一切安排,这样,神在地上就得着了一班敬拜他的人,他在地上也建立了敬拜他的国度。他在地上永远得胜,那些与他敌对的永远灭亡,这就恢复了他起初造人的心意,恢复了他造万物的心意,也恢复了他在地的权柄、在万物中的权柄、在仇敌中间的权柄,这是他完全得胜的标志。从此人类便进入安息之中,进入人类正轨的生活,神也与人一起进入永远的安息之中,进入永远的神与人的生活之中。地上的污秽与悖逆消失了,地上的哀号消失了,地上的所有与神敌对的都不存在了,只有神与那些曾经他拯救的人存留,只有他造的万物存留。

  • 话在肉身显现

    话在肉身显现(续编)

    末世基督的发表(选编)

    基督的座谈纪要

  • 末世基督经典话语

    神的羊听神的声音(初信必读)

    国度福音经典神话(选编)

    跟随羔羊唱新歌

  • 办事有原则的实行操练

    实行真理的操练

    事奉之路

    生命进入的交通讲道

  • 生命的供应——讲道专辑

    生命进入的交通讲道经典选段

    全能神教会历年工作安排精要选编

    假基督、敌基督迷惑人的案例解剖

  • 神三步作工的纪实精选

    见证神的二十项真理

    考察真道一百题问答

    国度福音经典答题(选编)

  • 得胜者的见证

    基督台前的审判——生命经历的见证

    讲道供应文选

    正义与邪恶的较量

  • 神隐秘降临作工的见证汇编

    生命进入的经历见证

    经历基督话语审判刑罚的见证

    如何识破撒但的诡计

  • 我是怎么被神话语征服的

    圣灵引导人归向全能神的见证

    抵挡全能神遭惩罚的典型事例

    分享至 :
    00:00:00
    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