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 怎样认识神的公义性情

末世全能神的话语

在末了结束时代的工作中,神的性情是刑罚与审判,显明一切的不义,来公开审判万民,来成全那些真心爱他的人,这样的性情才能结束时代。末世已到,万物各从其类,都按着不同的性质被划分在不同的类别中,这正是神显明人的结局、归宿的时候,人若不经历刑罚、审判,人的悖逆、不义都没法显露出来。只有借着刑罚、审判才能将万物的结局都显明出来,人在刑罚、审判中才能显出原形,恶归于恶,善归于善,人都各从其类,借着刑罚、审判来显明万物的结局,达到罚恶赏善,让万人都归服在神的权下,这些工作都得借着公义的刑罚与审判来达到。因人败坏到顶峰了,人的悖逆太重了,只有以刑罚与审判为主的在末世显明的神的公义性情才能彻底将人变化、作成,才能将恶显明出来,从而重重惩罚所有不义之人。所以说,这样的性情都是具有时代性意义的,性情的显明、公开是为了每个新时代的工作,并不是无意义地随意显明他的性情。若在显明人结局的末世仍来对人施下不尽的怜悯、慈爱来爱人,仍然对人是爱,不是公义的审判,而是宽容、忍耐、赦免,无论人犯多大的罪仍是饶恕,没有一点公义的审判,那整个经营何时能收尾呢?这样的性情何时能将人带入人类合适的归宿中呢?就如一个法官他永远爱人,是一个心慈面软的爱人的法官,不管是犯什么罪的他都爱,不管什么人他都爱、都包容,那他什么时候才能断清案呢?在末世,只有公义的审判才能将人类都各从其类,才能把人带入更新的境界中,这样,就以审判、刑罚的公义性情来结束整个时代。

——《话・卷一 神的显现与作工・作工异象 三》

我是独一的神自己,我更是唯一的神的本体,我——肉身的整体更是神的完满的彰显,谁敢不敬畏我,谁敢用目光抵挡我,谁敢用嘴唇抵挡我,必死于我的咒诅烈怒之下(因着有烈怒而咒诅)。又有谁敢对我不忠不孝,谁敢对我耍花招儿,这些人必死于我的恨恶之中。我的公义、威严、审判将永远长存,直到永远,因我开始是慈爱、怜悯,但这并不是我完全的神性的性情,只有公义、威严、审判才是我——完完全全的神自己的性情。在恩典时代,我是慈爱、怜悯,那是因着我要完成的工作,我就有了慈爱、怜悯,但在这之后就不需要什么慈爱、怜悯(从此以后再没有),全是公义、威严、审判,这才是我的正常人性加上完全神性的完全的性情。

——《话・卷一 神的显现与作工・基督起初的发表・第七十九篇》

我要罚恶赏善,我要施行我的公义,我要展开我的审判,我要用话语成全一切,使所有的人、所有的物都体尝我的刑罚人的手,必要让所有的人看见我的全荣,看见我的全智,看见我的全备,无人敢起来论断,因在我一切都成,在此让每个人都看见我的全尊,都体尝我的全胜,因在我一切都显现。从此足见我的大能,足见我的权柄,无人敢触犯,无人敢拦阻,在我一切都公开了,谁敢遮盖?我定规饶不了他!这样的贱货必受我的重刑,这样的败类必从我眼中清除,我要用铁杖辖管他,我要用我的权柄对他审判,毫不客气,不留一点情面,因我是没有情感,而且是威严不可触犯的神自己。这一点每个人都应有所认识、有所看见,免得到时“无缘无故”地被我击杀、被我毁灭,因我的刑杖会击杀所有的触犯我的人,我不管他是知道我行政的,还是不知道我行政的,我不管那个,因我的本体不容任何人触犯。之所以说我是狮子就是这个原因,凡是让我碰着的,我就击杀了你,这就是为什么说现在说我是怜悯、慈爱的神是亵渎我的原因。我本不是羊,而是狮子,无人敢触犯,谁若触犯,我立即治死,不留一点情面!

——《话・卷一 神的显现与作工・基督起初的发表・第一百二十篇》

我是公义,我是信实,我是鉴察人心肺腑的神!谁是真,谁是假,我会马上显明,你们不要着慌,都有我的时候,谁是真心要我的,谁是不真心要我的,我会一一告诉你们,你们只管吃好、喝好,在我面前与我亲近好,我会亲自作我的工。你们不要急于求成,我的工作不是一下子就可以完成的,都有我的步骤、有我的智慧在其中,所以我的智慧才会显明。让你们看见我的手所作的是什么——罚恶赏善。我决不偏待人,真心爱我的,我也真心爱你,不真心爱我的,我的烈怒永不离开他,让他永远记住我就是真神,我就是鉴察人心肺腑的神。不要人前一套,人后一套,你所作所为我是一一看清,你骗了人,骗不了我,我都看清了,你还想瞒,那是不可能的事,都在我的手中。不要认为自己聪明,小算盘打得好,告诉你,人千打算、万打算,最终也逃不出我的手心,万事万物都在我手中掌管,更何况一个人!不要躲,不要藏,不要欺哄和隐瞒,难道还看不见我的荣颜、我的烈怒、我的审判已公开显明?凡不真心要我的,我马上审判,毫不留情,我的怜悯已到头再没有,不要再假冒为善,休要再猖狂。

——《话・卷一 神的显现与作工・基督起初的发表・第四十四篇》

认识神的公义性情首先得认识神的喜怒哀乐是什么,就是神恨恶什么、厌憎什么,神喜爱什么,神对哪些人有宽容、有怜悯,神怜悯什么样的人,这是一个重点;另外,人得认识到不管神多么爱人,不管神给人多少怜悯慈爱,神的身份与地位是不容任何人触犯的,神的尊严是不容任何人触犯的。神虽然爱人,但不宠人,神虽然给人爱,给人怜悯,给人宽容,但对人神从来不会溺爱,他有他的原则,他有他的范围。无论你感受到神的爱在你身上有多少,有多深,你永远不要把神当成一个人来对待。神把人当成至亲这不假,但是如果人把神当成了人,当成了与受造之物等同的一个人,或者一个朋友,或者一个崇拜的对象,神就会向你掩面,神就会离弃你,这是神的性情,这一点容不得任何人马虎对待。所以说,在神的性情里,我们常常能看到神有这样的话:不管你跑了多少路,不管你作了多少工或者是受了多少苦,但是你一旦触犯神的性情,神要按各人所行的来报应各人。这就是说,神把人当成至亲,但人不要把神当成亲戚朋友,不要跟神论哥们儿,无论你感受到神对你多么的爱、多么的宽容,你永远不要把神当成你的朋友,这就是神的公义性情。

——《话・卷二 关于认识神・独一无二的神自己 七》

神的不容人触犯是神自己独有的实质,神的烈怒是神自己独有的性情,神的威严是神自己独有的实质,而神发怒的原则则是代表神自己独有的身份与地位,不言而喻,他也是独一无二的神自己实质的象征。神的性情是神自己原有的实质,他不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有任何的改变,也不会因着地理位置的改变而改变,他的原有性情是他固有的实质,无论他的作工对象是谁,他的实质不会改变,他的公义性情不会改变。当人触怒神的时候,神所发出来的是他原有的性情,这时他发怒的原则没有变,他独一无二的身份与地位没有变。他发怒的原因不是因为他的实质有了变化,不是因为他的性情产生了不同的成分,而是因为人与神的对抗触犯了神的性情。人对神的公然挑衅是对神自己身份与地位的严重挑战,在神来看,人对神的挑战就是在与神较量,也是在试探神的怒气,而当人与神对抗的时候,当人与神较量的时候,当人在不断地试探神怒气的时候,也正是罪恶泛滥的时候,这个时候神的烈怒自然就会流露出来,就会表现出来,所以说,神烈怒的发出是一切邪恶势力不复存在的象征,是一切敌势力被毁灭的象征,这就是神公义性情的独一无二,是神烈怒的独一无二。当神的尊严、神的圣洁受到挑战的时候,当正义力量被阻挡、不被人看到的时候,也正是神的烈怒发出的时候。因为神的实质,所以地上凡是与神较量的、凡是与神敌对与神抗衡的这些势力都是邪恶的,都是败坏的,都是非正义的,都是从撒但来的,是属撒但的。因着神是正义的、是光明的、是圣洁无瑕的,所以,一切邪恶的、败坏的、属撒但的东西都将随着神烈怒的发出而消失。

——《话・卷二 关于认识神・独一无二的神自己 二》

当神的怒气发出的时候,邪恶之势被制止,邪恶之物被毁灭,而正义的、正面的事物受到神的看顾、保守,得以继续。神之所以有烈怒发出,是因着非正义的、反面的、邪恶的事物阻拦、搅扰或破坏了正义、正面事物的正常进行与发展。神发怒的目的不是为了维护神自己的地位与身份,而是为了维护正义的、正面的、美与善的事物的存在,是为了维护人类正常的生存规律与法则,这就是神烈怒发出的根源。神的怒气是神性情很正当很自然很真实的流露,在他怒气的背后没有存心,没有狡诈,没有阴谋,更没有败坏人类身上共存的欲望、奸诈、恶毒、暴力与邪恶等等成分包含在其中。在神的烈怒发出之前,神早已把每件事情的实质都看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对每件事情早已给出准确清楚的定义与结论,所以神作每件事情的目标都很明确,他的态度也很明确,他不是稀里糊涂,不是盲目,不是一时冲动,不是随随便便,更不是没有原则,这也是神烈怒的实际一面,人类正是因着神烈怒实际的一面而得以正常地生存。失去了神的烈怒,人类即将落入无常的生活境地,一切正义的、美善的事物将被毁灭,不复存在;失去了神的烈怒,受造之物的生存法则与规律将遭到破坏,甚至被彻底颠覆。人类受造以来,神不断地以他的公义性情维护并维持了人类正常的生存,因着他的公义性情里有烈怒有威严,所以一切邪恶的人、事、物,一切搅扰、破坏人类正常生存的东西都因他的烈怒而被惩罚,被管制,被毁灭。几千年来,神也不断地以他的公义性情击杀、毁灭在他经营人类的工作中与他对抗,充当撒但帮凶、撒但差役的各类污鬼、邪灵,因而神拯救人类的工作一直都按着神的计划在向前迈进,这也就是说,人类中间最正义的事业因着神烈怒的存在而从未遭到破坏。

——《话・卷二 关于认识神・独一无二的神自己 二》

神对待无知与愚昧的全人类主要以怜悯、宽容为主,而神的烈怒在绝大部分时光里、在绝大部分的事件中都是隐藏着的,都是不为人知的,所以人很难看到神烈怒的发表,也很难理解神的烈怒,这样,人对神的烈怒便不以为然了。当神宽容人、饶恕人的最后一部分工作、最后一个步骤临到人的时候,也就是当神的最后一次怜悯、最后一次警示临到人的时候,如果人仍旧采取同样的方式与神对抗,丝毫不悔改、不回转、不接受神的怜悯,神的宽容与神的忍耐就不再继续赐给这些人了。相反,在这个时候神便会收回他的怜悯,随之他向人发出的就只有烈怒了。他可以用不同的方式来表达他的烈怒,也可以用不同的方式惩罚人、毁灭人。

神用了火烧的方式灭掉了所多玛城,这个方式在神那儿是彻底灭掉一个人类或者一个东西的一种最快的方式。用火烧这些人类不仅仅是要灭掉其肉体,更要将其的灵、魂、体全部灭掉,达到从此这座城的人类在物质世界、在人看不到的世界都不复存在,这就是神烈怒的一种方式的流露与表达,这种方式的流露与表达是神烈怒的一方面实质,当然也是神公义性情的实质流露。当神的烈怒发出来的时候,神不再流露任何的怜悯与慈爱,也不再释放他的宽容与忍耐,没有任何人、没有任何事、没有任何理由能说服神继续忍耐,说服神再次施怜悯、再次赐宽容,取而代之的是神会不拖延一分一秒地发表他的烈怒与威严,作他要作的事,而且作得干净利索,称心如意,这就是神不容人触犯的烈怒与威严的发表方式,也是他公义性情的一方面表现。当人看到神牵挂人、爱人的时候,人发现不了神的烈怒,看不到神的威严,体会不到神的不容人触犯,这些让人一直误认为神的公义性情里只有怜悯、只有宽容、只有爱,但是当人看到神毁灭一座城的时候,看到神恨恶一个人类的时候,他毁灭人类的怒气与他的威严便会让人看到神公义性情的另外一个侧面,那就是神的不容人触犯。神不容人触犯的性情是任何一个受造之物所不能想象的,也是任何一个非受造之物所不能干涉与影响的,更是不能冒充与模仿的,所以神的这方面性情是人类最该认识的一方面性情。只有神自己有这样的性情,也只有神自己具备这样的性情。神之所以具备这样的公义性情,那是源于他恨恶邪恶,恨恶黑暗,恨恶悖逆,恨恶撒但败坏人类、吞吃人类的种种恶行,源于他恨恶所有与他对抗的罪恶行径,源于他圣洁无污的实质。正是因为这样,所以他不容任何受造之物、非受造之物与他公开对抗、公开较量,哪怕是他曾经怜悯的人,哪怕是他拣选的人,只要触怒了他的性情,触犯了他忍耐宽容的原则,他都会毫不留情地、毫不迟疑地释放流露出他不容人触犯的公义性情。

——《话・卷二 关于认识神・独一无二的神自己 二》

在对待神所作的每一件事上,你首先得确定神的公义性情里没有任何的掺杂,是圣洁的,是没有瑕疵的,包括神对人类的击杀、惩罚与毁灭。神所作的每一样事都是按着神原有的性情、按着神的计划原原本本地发表出来,在这其中不包含人类的知识、人类的传统、人类的哲学,完全都是神性情与神实质的发表,与败坏人类的任何东西都无瓜葛。在人的观念当中,只认为神对人的爱、神对人的怜悯、神对人的宽容里没有瑕疵、没有掺杂,是圣洁的,但是没有人认识到神的怒气、神的烈怒也是没有掺杂的,甚至没有人去想过神为什么不容人触犯、神的怒气为什么这么大这些问题。反之,有的人错把神的烈怒当成败坏人类的脾气,把神的发怒领会为败坏人类的发火,甚至误认为神的发怒就如人败坏性情的自然流露,误认为神烈怒的发出如败坏人类遇到什么不高兴的事就发火一样,甚至误认为神烈怒的发出也是一种情绪的表达。……神的公义性情是神自己真实的实质,他不是人塑造出来的,不是人编写出来的,他的公义性情就是他的公义性情,与受造之物没有任何关系,也没有任何瓜葛;神自己就是神自己,他永远不会变成受造之物,即使他成为受造之物中的一员,他原有的性情、他的实质也不会改变。所以,认识神不是认识一个事物,不是解剖一样东西,也不是了解一个人,人如果以认识一个事物或了解一个人的观点或方式去认识神,那你永远都不可能达到认识神。认识神不能靠经验,也不能靠想象,所以你千万不要把自己的经验与想象加添在神的身上。你的经验与想象再丰富也都是有限的,更何况你的想象不符合事实,更不符合真理,与神真实的性情与实质是格格不入的。凭你的想象你永远达不到认识神的实质,唯一的途径就是接受从神来的一切,然后去慢慢地体验,慢慢地认识。总有一天,因着你的配合,因着你对真理的饥渴慕义,神会开启让你真正地了解神、认识神。

——《话・卷二 关于认识神・独一无二的神自己 二》

当神对尼尼微人回心转意的时候,他的怜悯与宽容是不是假象呢?当然不是!那么神这两方面性情在同一件事情上的转换让你看到了什么?神的性情是完整的,并不是分裂的,他无论是发怒还是怜悯宽容人,都是他公义性情的发表。神的性情是活灵活现的,他根据事物的发展而改变他的心思与态度,他对尼尼微人态度的转变告诉人类他有心思、有意念,他不是机器人、不是泥像,他是活生生的神自己,他可以向尼尼微人发怒,也可以因着他们的态度而饶恕他们的过去,他可以决定降灾祸于尼尼微人,也可以因着他们的悔改而改变他的决定。人喜欢套用规条,也喜欢用规条来定规神、定义神,人也喜欢用公式来认识神的性情,所以在人的思想领域里认为,神不会思想,神没有实质性的意念。事实上,因着事物的变化,因着环境的变化,神的心思也在不断地转换,在转换的同时,神的实质会流露出不同的方面来。在转换的过程当中,在神回心转意的那一刹那,神向人类展示的是神生命的确实存在,展示的是神公义性情的活灵活现,同时神用自己真实的流露在向人类证实他的烈怒、他的怜悯慈爱、他的宽容是的的确确存在的。他的实质将会因着事物的发展而随时随地地流露出来,他有雄狮般的烈怒,他也有慈母一样的怜悯与宽容,他的公义性情不容任何人置疑,不容任何人侵犯,也不容任何人改变、曲解。在万事万物之中,神的公义性情也就是神的烈怒与神的怜悯随时随地都能流露出来,他活生生地发表在万物的每一个角落,活生生地施行在每一个时刻。神的公义性情不受时间与空间的限制,也就是说,神的公义性情不是按着时间或者空间的限制机械性地发表出来、流露出来,而是游刃有余,随时随地。当你看到神回心转意,不再发烈怒,也不再毁灭尼尼微城的时候,你能说神就是怜悯慈爱吗?你能说神的烈怒就是一句空话吗?当神大发烈怒收回他怜悯的时候,你能说神对人类没有真实的爱吗?因着人的恶行神大发烈怒,神的烈怒是没有瑕疵的;神的心因人的悔改而感动,因人的悔改而回心转意,他的感动、他的回心转意及他对人的宽容、对人的怜悯都是没有任何瑕疵的,是干干净净的,是纯粹的、纯洁的,没有任何掺杂。神的宽容就是宽容,怜悯就是怜悯。因着人的悔改,因着人的种种表现,他的性情流露出烈怒,也发表怜悯与宽容,无论他流露发表的是什么,都是纯洁的,都是直接的,都不同于任何受造之物的实质。在神发表的作事原则、神的心思意念或神的任何一个决定,以及神的任何一样举动中,都看不到任何的瑕疵与任何的污点。神既这样决定了,既这样作了,他就这样成就,这样的结果都是准确无误的,因为它的源头是无瑕疵、无污点的。神的烈怒是无瑕疵的,同样,神的怜悯、宽容也是受造之物不具备的,是圣洁无瑕的,也是经得住推敲与体验的。

在了解了尼尼微城的故事之后,你们是不是又看到了神公义性情中另外一方面的实质呢?是不是又看到了神独一无二的公义性情的另外一方面呢?在人类中有没有任何人具备这样的性情呢?有没有任何人具备神这样的烈怒呢?有没有任何人具备神这样的怜悯与宽容呢?在受造之物中,有谁能大发烈怒决定毁灭或降灾祸于人类?又有谁能有资格施怜悯宽容人类、赦免人类而改变灭掉人类的决定?造物主以他独有的方式与原则发表着他的公义性情,他不受任何人事物的左右与限制。在他独有的性情里,没有人能改变他的心思与意念,也没有人能说服他、改变他的任何一个决断。受造之物的一切行为与心思都在他公义性情的判决之下,是发出烈怒,还是施下怜悯,没有人能掌控得了,只有造物主的实质也就是造物主的公义性情来决定,这就是造物主公义性情的独一无二!

通过解读神对尼尼微人态度的先后转变,你们能不能用“独一无二”这个词来形容神公义性情中的怜悯呢?之前我们说了神的烈怒是神独一无二的公义性情中的一方面实质,现在我把神的烈怒与神的怜悯这两方面定义为神的公义性情。神的公义性情是圣洁的,是不容人触犯的,也是不容任何人置疑的,是任何受造之物与非受造之物所不具备的,是神特有的,也是神独有的,这就是说,神的烈怒是圣洁的,是不容人触犯的,同样,神公义性情的另外一方面,也就是神的怜悯也是圣洁的、不容人触犯的。任何受造之物或者非受造之物都不能代替或者代表神作神要作的事情,也不能代替或者代表神毁灭所多玛,或者拯救尼尼微,这就是神独一无二的公义性情的真实发表。

——《话・卷二 关于认识神・独一无二的神自己 二》

神的怜悯、神的宽容是确确实实存在的,但同时神的圣洁、神的公义在神发怒气的时候也让人看见了神不可触犯的一面。当人完全能够听从神的吩咐按神的要求去做的时候,神对人是广施怜悯;当人满了败坏,对神满了仇视,对神满了敌对的时候,神会深发怒气,而且这个怒气发到什么程度呢?一直到他的抵挡、他的恶行不再让神看得见,不再存在神的眼前,这个时候神的怒气才会消失。这就是说,无论任何一个人,如果他的心已经远离神了,已经背离神了,不可挽回了,无论他的身体或者他的思想在外表来看、在主观意愿上多么想敬拜神、想跟随神、想顺服神,但是他的心一旦背离了神,神的怒气会不断地发出来,甚至于当神深发怒气的时候,当神给了人足够机会的时候,神的怒气会一发不可收拾,而且永远不会再施给这样的人怜悯、宽容!这就是神的性情不可触犯的一面。……他对于善的、美的、好的东西是宽容的,是怜悯的;对于恶的、属罪的东西、邪恶的东西,他会深发怒气,以至于怒气不断。这是关于神性情最主要也是最突出更是神从始到终一直在流露的主要两个方面:广施怜悯,深发怒气。

——《话・卷二 关于认识神・神的作工、神的性情与神自己 二》

神作任何工作都是有分寸的,他知道该作什么、该怎样作,人的本能做不到的,他绝对不会让人去做。神每处理一个人都是根据当时的环境与背景的实际情况,都是根据人的所作所为与人的本性实质来确定的,神从来不冤枉一个人,这是神公义的一面。就像夏娃被蛇引诱吃了分别善恶树上的果子,但耶和华并没有责备她,说“我告诉你不让你吃,你为什么吃了?你应该有分辨,应该知道蛇说的是引诱你的话”,耶和华没有这样责备夏娃。因为人是神造的,神知道人的本能是什么,人的本能能达到什么,人能控制自己到什么程度,人能做到什么程度,神都清清楚楚地知道。神处理一个人,不像人想象得那么简单,神对一个人的态度是厌憎或反感,或者这一个人在什么背景下说什么话,神对人的情形是特别理解的,因为神鉴察人的内心、人的实质。人总认为,神只有神性,神是公义的,不容人触犯,神不考虑人的难处,不为人设身处地地想,人只要抵挡神,神就会惩罚人。完全不是这样的,人如果这样理解神的公义,这样理解神的作工,这样理解神对待人,这是大错特错的。神定规每个人的结局不是根据人的观念想象,而是根据神的公义性情,神要照各人所行的报应各人,神是公义的,早晚会让所有的人心服口服的。

——《话・卷三 末世基督座谈纪要・第三部分》

人都说神是公义的神,只要人跟随到底,他一定不偏待人,因他是最公义的,人跟随到底,他还能把人甩掉吗?我不偏待任何一个人,而且以公义的性情来审判所有的人,但我对人要求的都是有合适条件的,我所要求的无论什么人都得达到,我不看你资历多深、资格多老,我只看你是不是遵行我道的人,是不是爱慕真理的人。你若是没有真理,反而是羞辱我名的,不按着我的道去行,只是无忧无虑地跟随,那时我会因着你的恶来击杀你、惩罚你,你还有何话可说?你还能说神不公义吗?今天我说的话你都遵守了,这样的人我称许。你说你一直跟着神受苦了,风里来雨里去,跟神同甘苦共患难,但就是神所说的话你没活出来,你就想天天为神跑路、花费就行了,你也没想活出一个有意义的人生,你还说:“反正我相信神是公义的,我为他受苦、为他跑路、为他奉献,没有功劳还有苦劳,他保证纪念我。”神是公义的这不假,但这公义之中不掺有杂质,并没有人的意思,不掺有肉体,不掺有人的交易,凡是悖逆抵挡的、不遵守他道的都得经受惩罚,一个不饶恕,谁都不放过!有的人问:“我现在为你跑路,到最后你是不是能给我一点祝福?”那我问你:“我说的话你遵守了吗?”你说的公义是按着交易而言的,你只考虑我是公义的,不能偏待任何人,凡是跟随到底的必然得救,跟随到底的必能得着我的祝福。我所说的“跟随到底的必然得救”这话是有内涵的,跟随到底的人是被我完全得着的,是被我征服以后寻求真理而被成全的人。你达到几条了?你就达到跟随到底,其余呢?你遵行我的话了吗?我提出五条要求你就达到了一条,其余四条你也没打算达到,你就找一条最简单轻省的路,存着侥幸的心理来追求,我的公义性情对你这样的人只是刑罚,是审判,是公义的报应,对一切作恶的人都是公义的惩罚,凡是不遵行我道的,即使跟随到底的也必然受惩罚,这才是神的公义。当这公义的性情发表出来惩罚人的时候,人就傻眼了,懊悔跟随神时没有遵行他的道,“那时只是跟随着受了点苦,也没遵行神的道,也没什么可说的了,就受刑罚吧!”但心里还想:“反正我跟随到底了,你让我受刑罚,也不能受太重的刑罚,受完这刑罚之后你还得要我,我知道你是公义的,你不能这样一直对待我,我毕竟跟灭亡的不一样,灭亡的受重重的刑罚,我受轻一点的刑罚。”公义性情并不是你所说的这样,并不是对任何一个认罪认得好的人都从轻处理。公义就是圣洁,也是不容人触犯的性情,凡是污秽的,没经过变化的,都是他厌憎的对象。公义的性情并不是法律,而是行政,是国度中的行政,这样的行政对任何一个没有真理、没经变化的人都是公义的惩罚,没有挽救余地。因为在人都各从其类的时候罚恶赏善,是人类的归宿显明之时,是拯救工作结束之时,之后再不作拯救人的工作,而是报应每个作恶的人。

——《话・卷一 神的显现与作工・彼得的经历——对刑罚、审判的认识》

对神的爱、对神的公义必须得认识透,得根据神的话、根据真理来解释、来领会才行,还必须得有真实的经历、有神的开启,才能真实认识神的爱、真实认识神的公义。对神的爱、神的公义不能按人的观念想象去衡量。按照人的观念,赏善罚恶,好人有好报,恶人有恶报,没有作恶的都该得好报、蒙祝福,好像凡不是恶人都应该得好报,这才是神的公义,这是不是人的观念呢?如果他们得不着好报,你就说神不公义吗?比如,挪亚那个时代,神对挪亚说,“凡有血气的人,他的尽头已经来到我面前,因为地上满了他们的强暴,我要把他们和地一并毁灭”(创6:13),并吩咐挪亚造方舟。挪亚接受了神的托付造完方舟之后,大雨连降四十昼夜,洪水淹没全地,除了挪亚一家八口上了方舟,神把那个时代的人都毁灭了。你对这事怎么看?你能说神没有爱吗?在人看,不管人败坏到什么程度,只要神把人灭了,那神就没有爱,这话对吗?是不是有点荒唐啊?神对被毁灭的人没有爱,但是神对剩存下来的人、对蒙拯救的人你能说没有爱吗?彼得能爱神至极,神爱彼得,你能说神没有爱吗?神是爱真心爱神的人,神恨恶的、咒诅的是抵挡神、死不悔改的人,神有爱也有恨,这是真实的。人不应该根据人的观念想象来定规神、论断神,因为人类的观念想象,也就是人的看事观点丝毫没有真理。认识神必须得根据神对人类的态度,根据神的性情、神的实质来认识,绝不能根据神所作的、所处理的这些事的外表现象来定规神有什么实质。人类被撒但败坏太深,根本不知道败坏人类的本性实质,更不知道败坏人类在神面前到底是什么,按着神的公义性情该怎么对待合适。你看约伯,他是个义人,神祝福他,这是神的公义。撒但跟耶和华打赌:“约伯敬畏神,岂是无故呢?你岂不是四面圈上篱笆围护他和他的家,并他一切所有的吗?他手所做的都蒙你赐福,他的家产也在地上增多。你且伸手毁他一切所有的,他必当面弃掉你。”(伯1:9-11)耶和华神说:“凡他所有的都在你手中,只是不可伸手加害于他。”(伯1:12)撒但就到约伯那里攻击试探约伯,约伯就临到了试炼,他的一切都被剥夺了,儿女、财产都没有了,还浑身长疮。约伯受试炼这里面有没有神的公义性情?你们说不明白了吧?即使你是义人,神也有权试炼你,让你为神作见证。神的性情是公义的,对任何人都是平等对待,不是说义人能经受住就不用试炼了,义人就得保护起来,不是这样,神有权试炼义人,这是神公义性情的流露。最后,约伯受完试炼为耶和华作了见证,耶和华又祝福他的比以前的更多、更好、更加倍,而且耶和华向他显现,在风中向他说话,约伯如同面对面地看见了耶和华,这是神给他的一个祝福,这是神的公义。那如果约伯受完试炼,耶和华看见约伯已经为他在撒但面前作见证了,羞辱撒但了,但耶和华却转身离开,不搭理约伯了,约伯没有得着后来的祝福,这里有没有神的公义?不管约伯受完试炼是蒙祝福还是没蒙祝福,耶和华向他显现或不向他显现,都有神的美意,向约伯显现这是神的公义,不向他显现也是神的公义。你一个受造之物凭什么要求神?人没有资格要求神,要求神是最没有理智的事。神该作什么就作什么,神的性情是公义的。公义并不是公平合理,一分为二、按劳分配,你干多少活儿给你多少钱,按你所付出的得着该得的,这不是公义,只是公平合理。神的公义性情没有多少人能认识。假如约伯为神作完见证,神把他灭了,这是不是公义?其实这也是公义的。为什么说这是公义的?人对公义是怎么看的?对合人观念的事,人说神公义这很容易,如果在人看不合人观念、人理解不了的事,人能说出神公义那就不容易了。如果那时神把约伯灭了,人就不说神公义了。其实,不管人经败坏还是没经败坏,也不管人是否败坏太深,神毁灭人该不该向人讲明道理?该不该向人说明是根据什么毁灭人?用不用神把神命定的规律讲给人?不用。一个败坏的人、能抵挡神的人,在神眼中一文不值,怎么处理都合适,都有神的安排。神要是看你不顺眼,说你作完见证没用了,把你灭掉,这是不是神的公义?这也是公义。虽然现在事实上你不好认识,但道理上你得明白。你们说,神毁灭撒但是不是神的公义?(是。)把撒但留下来呢?不敢说了吧。神的实质就是公义,神作事人不容易认识,但神所作的都是公义,只不过人不认识。神把彼得交给撒但,彼得怎么说的?“你作的事人测不透,但都有你的美意,都有公义在其中,我怎能不为你的智慧、作为而发出赞美呢?”现在应该看见,神在拯救人类期间为什么不毁灭撒但,就是为了让人类看清撒但是怎样败坏人的,它把人败坏到什么程度,神是怎样洁净人类、拯救人类的,到最终,人明白真理了,看清了撒但的丑恶嘴脸,看见了撒但败坏人的罪恶滔天,那时神再把撒但灭了,让人看见神的公义。什么时候毁灭撒但这有神的性情与智慧在里面。神作的每一件事都公义,虽然人发现不了,但不该随意论断。人看为不合理或有观念的事就说神不公义,这是最没理智的表现。你看彼得对有些事也测不透,但他能够肯定这里有神的智慧在其中,都有神的美意,人不能都测透,人能测透的事太少了。所以说,认识神的性情不是容易的事。

——《话・卷三 末世基督座谈纪要・第三部分》

我的怜悯发表在爱我而舍己的人身上,而那些恶人所受的惩罚也正是我公义性情的证据,更是我烈怒的见证。当灾难降临之时,所有抵挡我的人都落在了饥荒、瘟疫之中哀哭,那些作恶多端曾经跟随我多年的也难逃罪责,他们同样地落在了千万年稀有罕见的灾难中惶惶不可终日,而那些跟随我忠心无二的人则拍手称快,称赞我的大能,舒畅的心情难以表达,活在我从未赐予人间的欢乐之中。因为我宝贝人的善行,痛恨人的恶行。我带领人类至今巴望得着一班与我同心合意的人,而那些并不与我同心合意的人我从未忘记,从来都是将他们恨在心里,只等待机会报应其恶行,从而一睹为快,今天我的日子终于到了,我再也不必等待了!

最后的工作我不但是为了惩罚人,也是为了安排人的归宿,更是为了得到所有人对我所作所为的认可。我要让每一个人都看见我所作的一切都是对的,我所作的一切都是我性情的发表,并不是人的作为,更不是大自然缔造了人类,而是“我”滋养着万物中间的每一个生灵。失去我的存在,人类只有灭亡,只有灾害的侵扰,不会有人再看见美好的日月,不会有人再看见绿色的世界,人类面临的只是阴冷的黑夜与不可抗拒的死阴的幽谷。我是人类唯一的救赎,是人类唯一的希望,更是全人类生存的寄托。失去了我,人类会马上停滞不前,失去了我,人类只有遭受灭顶之灾与各种幽魂的践踏,尽管人都不在乎我。我作了无人能替代的工作,只希望人能用一些善行报答我。尽管能报答我的人很少,我仍是结束我在人间的旅途,作我下一步即将开展的工作,因为我在人中间多年的奔波已有了结果,而且我非常满意,我在乎的不是人数的多少,而是人的善行。总之,我希望你们当为自己的归宿而预备足够的善行,这样我才满足,否则你们都不可能逃脱灾难的侵袭。灾难是由我而起,当然仍由我摆布,你们若不能在我面前看为善,那你们都难逃灾难之苦。

——《话・卷一 神的显现与作工・当为你的归宿预备足够的善行》

相关经历见证

《神真公义》《得知父母被教会清除后》

相关诗歌

《神的审判已全部公开》《神的公义性情活灵活现》

《神的公义性情独一无二》《神广施怜悯也深发怒气》

《神的性情是怜悯慈爱更是公义威严》

上一篇: 44 为什么要追求认识神

下一篇: 46 认识神的人才能事奉神、见证神

灾难陆续降下,主再来的预言已经应验,你想迎接到主得着进天国的机会吗?诚邀渴慕主显现的你参加我们的网上聚会,帮你找到路途。点击按钮与我们联系。

设置

  • 文本设置
  • 主题背景

纯色背景

主题背景

字体设置

字号调整

行距调整

行距

页面宽度

目录

搜索

  • 本篇搜索
  • 本书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