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在肉身显现

目录

第 一 篇 说 话

所有看见我话的人是否真接受我的话语?你们对我是否真有认识?是否真学会了顺服?是否是真心为我花费?是否真为我在大红龙面前作了刚强有力的见证?你们的忠心是否真是羞辱大红龙的?正是我话语的试炼,才能达到我洁净教会、拣选真心爱我的人的目的。若我不这样作工,能有谁认识我呢?有谁能从我的话中认识我的威严、烈怒,认识我的智慧呢?我既开工,也必完工,但测人肺腑时仍是我。说实在话,在人没有一个完全认识我的,所以我用话语来引导所有的人,用话语来带领所有的人进入新的时代,最终我要用话语来成就我所有的工作,使所有真心爱我的人归服我国,存活在我的宝座之前。现在已不是以往的景况,我的工作又进入一个新的起点。既说进入新的起点,便有新的方式:看见我话而且接受我话作生命的人都是在我国中的人,既在我国中,便是我国中的子民,因着接受我话语的带领,所以虽称子民,却并不亚于“儿子”这一称呼。既是做子民的,那所有的人都得在我国中尽忠,在我国中尽本分,凡触犯我行政的都得接受我的惩罚,这是我对所有人的忠告。

今天进入新的方式,那些以往的事就不便再提,但我说过这样的话,我既说必算,既算必成,谁也改变不了,这是绝对的。不管以往说过的话还是以后说的话都得一一应验,而且让所有的人都看见,这是我说话作工的原则。教会建造的工作既已成就,那现在就不是教会建造时代,而是国度建造成功之时,但因着你们仍在地,所以在地之人的集合仍称之为“教会”。但说其本质已不同以往,是建造成功的教会,因此我说国度已降临在地上。我的话语谁也摸不着根源,谁也不知我说话的目的,今天我这么一说,你们会恍然大悟的,或许有的人会失声痛哭的;或许有的人害怕是我的说话方式;或许有的人仍持守旧的观点来观看着我的一举一动;或许有的人后悔当时不该对我发怨言,或是对我抵挡;或许有的人为自己没有离开我名,今日又重得复苏而暗自庆幸;或许有的人早已被我话折腾得死去活来、无精打采,再没有心思理会我的话,即使是我改变方式说话;或许有的人忠心到一个地步,从未发过怨言,从未有过疑惑的心,今天有幸得以释放,心里有说不出对我的感激之情。以上这些情况,所有的人不同程度地都具备,但过去毕竟是过去,既然今天已到,便不必再留恋昨天,也不必再为以后着想。作为人,谁若违背现实,不按照我的引领行事,便不会有好果子吃的,只会是自寻烦恼。整个宇宙的每一件事,无一不是我说了算,什么事不是在我手中?我怎么说就怎么成,人,谁能改变我的心志呢?难道是我在地立的约吗?什么也拦阻不了我的计划的前进,我无时不在作我的工,无时不在计划我的经营,人,谁能插上手呢?还不是我在亲自摆布一切吗?今天进入这个境地,仍不出我的计划,不出我的预料,是我早就预定好的,你们谁能测透这一步呢?我民必听我音,凡是真心爱我的人必会回归我的宝座之前的!

一九九二年二月二十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