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在肉身显现

目录

第 一 百 零 一 篇 说 话

对于一切打岔我经营、破坏我计划的,我一个都不轻易放过,每个人都应当从我的话中摸着我的意思,都应该明白我说的是什么,针对现状,应人人省察自己,是扮演哪一种角色的,是为我而活,还是为撒但效力?你的一举一动是出于我,还是出于魔鬼?这些都当清楚,免得触到我的行政,临到我的震怒。回想以往,人都是对我不忠不孝、不尊不敬,而且加上背叛,所以今天这些人遭到我的审判。不要看我是一个人,凡在我眼中看不上的(应从中领会我的意思,不是看你长得多么美,不是注意你的姿色,就看你是否是我预定拣选的)都是我淘汰的对象,这是一点不差的,因在外表看我是人性,但你要透过我的人性看我的神性才是,我说过了多次的“正常人性与完全神性是完全神自己的不可分割的两部分”,但你们仍然不认识我,只注重你那渺茫的神,都是些不通灵的人,就这样的人还想作我的长子,不知羞耻!不看看自己是什么身份!做子民都没份,更何况作长子与我一同作王呢?这样的人都是不认识自己,都是撒但的种类,不配在我家中做柱子,更不配在我前事奉我,所以我一个一个地淘汰,一个一个地让他显出原形。

我的工作步步畅通无阻,没有一点拦阻,因我已得胜,因我已在全宇宙作王掌权(指的是我打败魔鬼撒但之后,把权又重新收回来)。当我把我的众长子全部得着的时候,便是在锡安山上升起得胜的旗帜的时候,也就是说,我的众长子就是得胜的旗帜,就是我的荣耀,是我的夸口,是我羞辱撒但的记号,是我作工的方式(借着一班我预定之后叫撒但败坏,但又重新回到我身边的人来羞辱大红龙,来治理一切的悖逆之子),是我的全能之所在,是我的大功告成,是无人更改的,无人能辩驳的。我就是借着众长子来完成我的经营计划,这就是以往说的“要让万国万民因着你们流归我的宝座之前”的真意,更是我说过的“你们肩上的重担”的本意。清楚吗?明白吗?众长子是我整个经营计划的结晶,所以我对这一班人一直不放松,一直在严厉地管教(在世所受的痛苦,家庭的不幸,父母、丈夫、妻子、儿女的弃绝,总之是世界的弃绝,时代的抛弃),所以,在今天才有幸来在我的面前,这就是你们常想的“为什么别人不接受这名,而我接受了这名”的答案,知道了吧!

今天,一切都不同以往,我的经营计划已转入了新的方式,我的作工更是不同以往,我的说话更是前所未有的,所以我再三强调你们为我好好效力(对效力者说的),不要消极对待自己,要好好追求,得点恩典不也是很有享受吗?比起在世受苦受难强多了,告诉你!若今天不为我一心一意地效力,而是埋怨我不公义,明天你就下阴间地狱,作为人谁都不愿意早死,不是吗?多活一天就算一天,所以要为我的经营计划献上你的全人之后,等着我审判你,等着我的公义的刑罚临到你。不要认为我说胡话,我都是凭着公义说话,凭着我的性情说话的,更是带着我的公义、威严行事的。人都说我不公义,这都是因为人对我不认识的缘故,是人的悖逆性情的明显的表现。在我没有情感,全是公义、威严、审判、烈怒,越往后越看见我的性情,现在是过渡阶段,你们只能看见一小部分,看见一些外面的事,在我的众长子显出时,我就让你们完全看见,让你们完全认识,人人都心服口服,我要让你们的口中出来见证我的话,而且是对我永远赞美,永远颂扬,这是必然趋势,无人能改变,也是无人能想象到的,更是人不能相信的事。

作为长子的异象越来越透亮,对我越来越爱(并不是爱情,针对这事,是撒但对我的试探,必须看透,所以在以前我提到过,有些人在我面前卖弄自己的姿色,这样的人是撒但的差役,认为我看中了他的容貌,不知羞耻!最下等的贱货),而众长子以外的人,通过我这一段的说话,异象越来越模糊,对我这个人失去信心,之后,便逐渐冷淡,最后便倒下去,这样的人也由不得自己,这是我这一段时间说话的目的,应人人有所看见(对众长子说的),从我的说话、作事当中看见我的奇妙。为啥说我是和平的君、永在的父,我是奇妙、我是策士?若从我的身份,从我的说话、作事当中来解释就太肤浅了,是不值得一提的。所谓和平的君是我作成众长子的能力,是我对撒但的审判,是我对众长子的无穷的祝福,也就是说,只有众长子才配称我是和平的君,因我爱我的长子,称我是和平的君应从长子口中出来,对我的众长子,我是和平的君。而永在的父是对众子、子民们说的,因着我的众长子的存在,因着我的众长子能与我同掌王权,辖管万国万民(众子、子民),因此,众子、子民应称我是永在的父,也就是在众长子以上的神自己的本意。我是奇妙是对所有的众子、子民和我的众长子以外的人说的,因着我作工奇妙,在不信的人来说,根本看不见我(是我蒙蔽了他们的眼睛),对我作的一点都看不透,所以对他们来说我是奇妙。策士是针对所有的魔鬼、撒但说的,因着我作的都是为了羞辱魔鬼、撒但,都是为了我的众长子,我是步步顺利,步步得胜,而且我能识透一切撒但的诡计,而且是利用它的诡计来为我效力,在反面为我做了效力的对象,这些都是我作为策士的意义,无人能改变,无人能看透。但从我的本体来说,我既是和平的君、永在的父,又是策士、奇妙,这是一点不假的,是铁证如山、永不改变的真理!

我要说的话太多了,简直没法比拟,所以,需要你们都要有耐心、都要等待,千万不要随意离开。因为在以往你们所明白的,在今天都已过时,太不适应了,现在是改朝换代的时刻,所以也需要你们改变你们的想法,改变你们的旧观念,这就是穿上圣洁义袍的真意。只有我自己解释我自己的话,只有我自己知道我作的事,所以只有我的话没有水分,全是本意,所以是穿上圣洁的义袍。在人的观念中理解的都是人自己的想象,都带着杂质,不能达到我的心意,所以我自己亲自说、亲自解释,这也是“我自己亲自作工”的本意,是我经营计划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必须人人都向我归荣耀,向我赞美。在明白我话上,我根本没加给人这个能力,人根本没有这个器官,这是我羞辱魔鬼的一种方式(若人明白我的话语,在每一步都能测透我的心思,那时撒但就会随时占有人,从而人就会背叛我,不能达到我拣选众长子的目的,若我明白一切奥秘,我这个人能说出一切人测不透的话语,也会叫撒但占有的,这就是我这个人在肉身时,为什么一点不超然的根源),必须人人都清楚明白我这话的意义,都要随着我的引领行事,不要自己追求明白高深的字句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