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篇

将我的话语作为人生存的根基,不知人把这个工作作得怎么样了,我一直在为人的命运着急,但似乎人丝毫不觉察,所以一直不理睬我的一举一动,丝毫不因着我对人的态度而生发爱慕之情,似乎在人身上早已将情感脱去而“满足我心”。面对此情此景,我又沉默了,为什么我的话就不值得人去揣摩、进深呢?是因为我“没有实际”而抓人的把柄吗?为什么人在我身上总是给我“特殊待遇”呢?难道我是特号病床上的“病号”吗?为什么在如今这个地步人仍是对我“另眼看待”呢?是我对人的态度错误了吗?如今,我在众宇之上又作了新的工作,使在地之人都有新的起点,让所有的人都从我家里“搬走”,因着人总好迁就自己,所以我劝人还是自觉点,不要总是搅扰我的工作。在我开设的“宾馆”中,人最让我讨厌,因为人总是给我惹事,总是不给我争气,我因着人的所作所为而受羞辱,一直“抬不起头”,所以,我心平气和地和人交谈,劝人早点离开我家,不要再白吃我的饭了,若想留下的,那就得呆着受苦、受我的责打。在人的心目中,我对人的所作所为一点不知、一点不晓,所以人一直在我前“屹立”,丝毫没有倒下去的意思,只是装着“人”的模样来充数。当我向人提出要求之时,人便大吃一惊,没承想多年心地善良的神也能说出这样的话,既没情又没义,人便默然了。在此之时,我看见人的心中恨我的成分又一次加添了,因为人又开始作着埋怨的工作了,总是在埋怨地、咒诅天,但在人的言语之中,我从未找着人咒骂自己的东西,因人太爱自己了,所以我借此总结了人生的意义:人的一生之中因着贪爱自己而悲切、虚空,人的一生之中因着恨恶我而自取灭亡。

虽然人的话语之中“爱”我的成分数算不清,但当我将人的话语拿到“化验室”化验之时,我在显微镜的透视之下,将人的话语所含的成分完全看清楚了。在此之时,我便又一次来在人的中间让人看看人的“病历”,以便让人心服口服,当人看之时,脸上布满愁容,心里表示懊悔,甚至人的心急到一个地步,恨不得立时改邪归正,以博得我的欢欣。我看见人的心志便甚是高兴,我便沉浸在幸福之中:“在地之上,除人之外谁能与我同甘苦、共患难呢?还不是人吗?”但当我离开人的时候,人便把“病历”一撕,扔在地上,之后甩手离去。在以后的日子里,我从未看见人的所作所为有多少是合我心意的,但人的心志在我的面前却积蓄了不少,我看见人的心志感觉厌烦,因在心志当中没有一件是能拿出来供我享受的,在其中的水分太多。人看见我对其心志并不注重,所以人便冷淡了,之后便很少有人上交他的“申请报告”,因人的心不曾在我前得着称许,只是被我都回绝了,这样人的生活之中便再也没有精神支柱了,所以人的“热心”便消失了,我再也不感觉天气的“炎热”了。人在一生之中也曾受了不少的苦,以至于到了今天这个境地,被我“折腾”得死去活来,所以人的脸上之光都暗淡了,人那“活泼”之态再也没有了,因人都“长大了”。我也不忍心看着人在刑罚之中熬炼的可怜之态,但又有谁能挽回人的惨败之状呢?谁能拯救人脱离苦难的人生呢?为什么人就一直在苦海的深渊之中不能自拔呢?难道是我故意坑害人吗?人总是不理解我的心情,我因此而向全宇发出慨叹之声:在天之上下的万物,无一物体察我心,无一物真实爱我。到现今为止,我仍不知人为什么不能爱我,人能为我献上自己的心,能为我舍出自己的命运,但人为什么不把爱给我呢?难道我要求的是人无有的吗?人能爱在我以外的一切,为什么就不能爱我呢?人的爱为什么总是隐藏呢?为什么人在我面前站立至今我也未曾看见人的爱呢?莫非人缺乏这个因素吗?是我在有意难为人吗?难道人心中还有顾虑吗?怕爱错了而无法挽回吗?在人的里面,不知有多少测不透的奥秘,所以面对着人我总是“胆怯、害怕”。

如今,在迈向国度大门之时,所有的人都开始奋起直追了,但当人走到国度门前之时,我将门关上,将人拒之门外,要求人都拿出“通行证”,我的这一反常的举动大大出乎人的意料,人都惊讶了。为什么向来敞开着的门今天突然紧闭呢?人都双脚跺地,在地之上踱步,在人的想法当中想走后门进去,但当人将“假通行证”拿出来递给我之时,当场被我扔在火堆里,人看着燃烧着的“自己的心血”而失望了。人都抱头痛哭,眼看着国度中的美景却不能进入,但我却并不因着人的可怜之态而让人进去,谁能随意打乱我的计划呢?难道后天之福是人的热心换来的吗?难道人的生存意义就是随意进我的国度吗?我就那么下贱吗?若不是我的严厉之语,人不是早就“进国度”了吗?所以人总是恨恶我,就因着我的存在给人添了不少麻烦,若不是有我的存在,人在今天之日便能享受“国度之福”,何必受这苦呢?所以,我还是劝人最好从我这里出去,趁现在大好的时光自己找点出路,趁现在还年轻,赶快学点“技术”,要不以后就晚了。在我家中之人不曾有一个是得福的,我劝人早点离开,不要守着“贫穷”过日子,以后后悔也来不及了,不要自己想不开,何苦来呢?但我又告诉人,当人没得着福的时候,谁也不要埋怨我,我没有那么多时间跟人白费口舌,希望人切记在心,不要忘却,这是我的逆耳之言。在人的身上,我早已失去信心,早已没有希望,因人都没志气,总是不能把“爱神的心”给我,总把自己的“存心”给我。在人身上我也没少说话,既然到了今天,人仍不听我劝,所以我将我的观点告诉给人,以免人以后误解我的心,以后人是死是活自己看着办,这事我做不了主,我希望人都自己找点生存之道,我是无能为力。既然人不真心爱我,那么我们就此“分手”,以后在我们之间再无话可言,我们之间没事可谈,我们之间互不干涉,各走各的路,人不要来找我,我不会再求人“帮忙”,这是我们之间的事,在此我们都说清楚了,免得以后麻烦多,这样不是更简单吗?我们各走一路,互不相关,这样又有何不好呢?我希望人都好好考虑考虑。

一九九二年五月二十八日

上一篇: 第四十五篇

下一篇: 第四十七篇

主正在叩门,你想打开心门迎接到主吗?联系我们,将有讲道人与你交流迎接主的路途,使你早日迎接到主与主同赴筵席。

相关内容

第一百零四篇

一切在我以外的人、事、物都得废去归于乌有,一切在我以内的人、事、物都从我得着一切,与我一同进入荣耀,进入我的锡安山,进入我的居所,永远与我共存。我是首先创造万物的,我是末后完成工作的,我也是存到永远作王掌权的。在这其间,我也是带领、指挥整个宇宙的,无人能夺走我的权柄,因为我是独一…

圣经的说法 二

圣经又称为新旧约全书。什么叫“约”你们明白吗?“旧约”,之所以称为“约”,来源于耶和华击杀埃及人拯救以色列人脱离埃及法老之时与以色列人立的约。当然这“约”就是以门楣上刷的“羊血”为立约的证据,而且以此来与人立约说:凡是门楣与门框上有羊血的都是以色列民——神的选民,都是耶和华要留下…

第三十八篇

按着人原有的属性,即按着人本来的面目,能够“支撑”到今天,真是不容易的事,从此才真看到了神的大能。按着肉体的本质,再加上被大红龙败坏至今,若不是神灵的引导,人怎能站立至今呢?人本不配来在神的面前,但为了神的经营,为了神的大功早日告成,神爱了人,说句老实话,就神对人的爱,人终生也报…

第二十篇

神造了全人类,又带领全人类到今天,所以,在人中间的所有事神都知道,他知道人间的苦,明白人间的甜,所以他天天在描绘着全人类生活的状况,更是在对付全人类的软弱加败坏。神的心意不是将人类全部打入无底深坑,或是全部拯救,神作事总是有原则的,但在作所有的事当中,无人能摸着规律。当人知道神的…

设置

  • 文本设置
  • 主题背景

纯色背景

主题背景

字体设置

字号调整

行距调整

行距

页面宽度

目录

搜索

  • 本篇搜索
  • 本书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