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妄本性是人抵挡神的根源

今天我讲点败坏人类的本性、实质、性情方面的问题。什么是本性?本性就是人原有的实质,就是人里面起支配、主导作用的那个东西,人恨恶什么、厌憎什么、喜欢什么,这代表人的性情,这与人的本性实质有直接关系。其实,本性就是实质,一个人的本性就决定了他的实质。性情是人的实质、人的本性所流露出来的东西。在人说话、做事或者为人处世中所流露出来的性情就代表人的本性,就是人的实质,这是本性的概念。就是说,人喜欢什么、厌憎什么、恨恶什么,人追求什么,这些东西就代表人的本性,一个人的本性实质到底是好还是坏,关键就看这些。比如,一个人喜欢作恶,那这个人的本性实质就相当坏了,他如果喜欢行善、喜欢行义,那这个人的本性实质也是好的。我这么一说,对本性的概念你们是不是明白了?本性就是实质。以前说人是什么灵就是什么实质,人里面是什么灵、是哪类灵就是哪类本性,这个当然也不算错,但是现在如果光说灵决定本性就有点渺茫了,不切合实际。现在用什么来说明呢?用性情来说明一个人的本性、实质,因为性情是流露出来的,是人能看得见摸得着、能接触得到的,所以说这个就比较现实、比较客观。说到灵,人就觉着有些渺茫的色彩,就觉得神乎其神,比较空洞,因为人想象不来,又看不见摸不着,没法表达。总谈灵啊,魂啊,就不合适,没有必要,咱们不用这个来说明本性的问题,因为那些东西看不见,不现实。咱们现在谈的是最现实、最实在的,能解决人的败坏问题的,用这类语言来表达,用这类语言来说明问题就能够达到果效。

本性的概念咱们刚才说了,但人的本性到底是什么呢?你们知不知道?人类经过撒但败坏之后,人类的本性,也就是人的实质都变了。那人的实质到底是什么呢?现在说的是每一个人的实质、每一个人的本性,不是单指某一个人说的。人类经过撒但败坏以后,人的本性就开始变质了,人就逐渐失去了正常人的理智,不再是站在人的地位上做人,而是充满野心,超越了人的地位,还想超越得更高。更高是指什么呢?就是要超越神、超越天、超越一切。人能流露这些性情,根源是什么?归根结底,就是人的本性太狂妄。狂妄,多数人都明白这个词是什么意思,“狂妄”这是个贬义词,如果谁流露出狂妄,人就会觉得他不像好人,看哪个人太狂妄就觉得这个人肯定是恶人,谁也不愿意把这个词安在自己头上,但事实上每个人都狂,败坏人类都有这个实质。有些人说:“我一点儿也不狂,我从来没想当天使长,也没想超越神、超越一切,我向来都是特别老实、守本分的人。”这不见得,这话是错误的。人有了狂妄的本性,有了狂妄的实质,就能常常悖逆神、抵挡神,就能不听神的话,就能对神有观念,做出背叛神的事来,还能做出高举自己、见证自己的事来。你说你不狂妄,那假如把一处教会交给你,让你自己带领,我不对付你,神家也没人指责你、帮助你,你带一段时间就把人带到你的脚下了,就让人都顺服你了,甚至都高看你、仰望你。为什么能这样呢?这是本性决定的,这纯属自然流露。你不用特意学别人,也不用别人特意教你,也不用别人命令、辖制你去这样做,自然就形成一种局面,你所做的一切都是让人高举你、夸奖你,都是让人崇拜你、顺服你,一切都听你的,让你做带领自然就带出这种局面,想改变都不行。这种局面是怎么形成的?就是人的狂妄本性决定的。狂妄的表现就是悖逆神、抵挡神,人狂妄自大、自以为是就能搞独立王国,就能搞自己的一套,就能把人都拉到自己手里、拉到自己怀里。人能做出这样狂妄的事来,就能证明这种狂妄本性的实质就是撒但,就是天使长了。人狂妄自大到一个地步就能心中无神,就能把神放在一边了,就想自己当神,让人都听你的,这就成天使长了。你有撒但这个狂妄本性,心里就没有神的地位了,你信神神也不会承认你了,神会把你当恶人淘汰。

许多宗教界的首领,咱们三番五次给他们传福音,怎么交通真理他们都不接受,这是为什么?就是因为他们的狂妄已经成性了,心里没有神了。有些人会说:“有些宗教牧师手下的人还挺有劲呢,好像他们中间有神同在啊。”你认为有热心就是有劲?牧师讲的道理论再高,他认识神吗?他若心里真敬畏神,他能让人跟随他、高举他吗?他能把人都控制起来吗?他还敢限制人寻求真理、考察真道吗?他如果认为神的羊都是他的,都应该听他的话,他是不是已经把自己当成神了?那这样的人比法利赛人还严重,是不是地道的敌基督啊?所以说,他这个狂啊,最致命,他就能做出背叛的事来。在你们中间有没有这些事?你们能不能这样牢笼人呢?也能,只不过现在没给你机会,还一个劲儿地修理对付你,你就不敢了。有些人也会拐弯抹角地高举自己,但是说得很巧妙,一般人还分辨不出来。有的人狂妄到一个地步,说:“这处教会要是别人来带都不行啊!神来了也得通过我,也得我跟神把这处教会的情况交代以后,神才能给你们讲道呢。除了我,别人谁来也不行,浇灌不了你们。”他说这话的存心是什么?这话流露出来的性情是什么?就是狂妄。人能做出这些事都是抵挡神的行为,都是悖逆神的行为。所以说,人的狂妄本性就决定了人能高举自己,能悖逆神、背叛神,能牢笼人、断送人、断送自己,如果死不悔改,最终就会被淘汰。人有狂妄性情是不是很危险?如果有狂妄性情,但能接受真理,就有挽救余地了,那就得经历审判、经历刑罚,达到脱去败坏性情才能达到真正蒙拯救。

有些人总说:“神为什么在末世要用审判刑罚来拯救人呢?审判的话语为什么那么严厉呢?”有一句这样的话,你们可能也知道,“神作工作是因人而异,特别活,不守规条”,末世作审判刑罚的工作主要就是针对人的狂妄本性。狂里面包括特别多的东西、特别多的败坏性情,审判刑罚就是针对这一个“狂”字来的,就是要把人的狂妄性情彻底除去。到最终,人不悖逆神也不抵挡神了,就做不出搞独立王国的事了,也做不出高举见证自己的事了,做不出那些卑鄙的事了,对神的奢侈要求也没有了,这样人的狂妄性情就脱去了。狂妄有很多种表现。比如,人信神就跟神要恩典,你凭什么要啊?你是一个经撒但败坏的人,是一个受造之物,你能活着能喘气已经是神最大的恩典了,你能享受地上神所造的一切,神给你的就够多了,为什么你还能跟神要呢?就是因为人总不知足,总觉得自己比人都高,应该得的更多,所以就总跟神要,这就代表人的狂妄性情。人刚信神时,虽然嘴上没说,但心里想,“我要上天堂,我不要下地狱;我不但要自己得福,我还要全家蒙福;我要吃得好、穿得好、享受得好;我要有好家庭,有好丈夫(妻子)、好儿女;最终我还要作王掌权”,都是要求、都是索取,就人这个性情,人心里所想的这些东西、这些奢侈的欲望就代表了人的狂妄本性。为什么这样说呢?这就得弄清楚人的地位。人是从尘土中来的一个受造之物,是神用泥捏成人的外形,吹了一口气变成了活人,是这么低的一个地位。但人来到神面前还要这个要那个,就人这么卑贱的地位,不该开口向神要。那人应该怎么做呢?应该任劳任怨、埋头苦干、甘心顺服。如果说甘居卑微,这话谈不上,你别甘居卑微,人天生就是这样的地位,人天生就应该顺服,就应该卑微,因为人的地位就是卑微的,人就不该对神有索取、对神有奢侈的欲望,不该有这些。举个简单的例子。一个大户人家雇了一个佣人,这个佣人的地位在整个大户人家里是特别低贱的,他却跟这家的主人说:“你儿子戴的帽子我要戴,你吃的饭我要吃,你穿的衣服我要穿,你睡的床我也要睡,你用的东西不管金的银的我都要!我干活有功,我住你家我就该要!”主人该怎么对待他?主人会说:“你该认识自己是个什么东西、是个什么角色,你是个佣人。我的儿子所要的那应该给,他有那个地位,你是什么地位、什么身份?你没资格要这些,你应该按着你的地位、按着你的身份去做你该做的事,去履行你的义务。”这种人是不是没有理智?很多人信神也没有这个理智,起初信神就带着企图,接着就一个劲儿地向神提出要求:“我传福音得有圣灵作工随着!我做坏事你也得饶恕、宽容我!我作工作多了,你得奖励我!”总之,人对神总是有所求,总是那么贪婪。有些人作了一点工作,把一处教会带得挺好,就觉得自己比别人高了,就常常跟人散布:“神为什么重用我?为什么总提我的名?为什么总跟我说话?神看得起我,是因为我有素质,比一般人高。神对我好点你们还嫉妒,嫉妒什么?我作那么多工、付那么多代价,你们怎么看不着呢?神给我什么好东西你们也不应该嫉妒,这是我应得的。我作工多年,受那么多苦,我有功劳,我有资本。”还有的人说:“神让我参加同工会,听神的交通,我有这资本,你们有那个资本吗?第一,我素质高,我比你们追求,另外,我比你们花费大,我能把教会工作搞好,你们能吗?”这就是狂妄。人尽本分、作工作果效都不一样,有果效好的,有果效差的,有的人天生素质好,还会寻求真理,所以尽本分的果效提升得也快,这是因为素质好,也是神预定好的,但是尽本分果效差该怎么解决呢?就得不断地寻求真理、不断地努力,也能逐渐达到果效好,只要往真理上够,达到力所能及,神也是称许的。不管是作工作果效好的还是果效差的,都不应该有错误的想法,别认为,“我有资本跟神平起平坐,我有资本享受神给我的东西,我有资本让神夸我,我有资本带领别人,我有资本教训别人”,你别说有资本,人不应该有这些想法。你如果有这些想法,证明你的地位还没站对,你连人起码该具备的理智都没有,那你的狂妄性情怎么能脱去呢?没法脱去。

有的人说自己没有败坏性情、没有狂妄,这是什么人?这是最没有理智的人,也是最愚顽、最狂妄的人,其实他比任何人都狂妄,比任何人都悖逆,越说自己没有败坏性情的人就越是狂妄自是的人。为什么别人都能认识自己,能接受神的审判,你却不能?你就例外吗?你是圣人吗?你是在真空里活着的人吗?你不承认人类被撒但败坏太深,不承认人都有败坏性情,这就是丝毫不明白真理的人,是最悖逆、最无知、最狂妄的人。照你这样说,世上还是好人多坏人少,那为什么世界还充满黑暗、充满污秽败坏、充满战争呢?为什么在人世间总有你争我夺呢?就连信神的人也不例外,人与人总是斗,总是争。这个争斗是从哪里来的?当然是从人的败坏本性产生的,正是人流露的败坏性情。人有败坏本性就能流露狂妄、流露悖逆,人活在撒但性情里就好斗、就好争,好斗好争的人都是最狂妄的人,是谁也不服的人。为什么人常常认罪却不能悔改?为什么信神却不能实行出真理来?为什么信神多年却不能与神相合呢?这都是人的狂妄本性导致的。人类总是悖逆神、抵挡神,丝毫不接受真理,还能仇恨真理、拒绝真理,这不是神对人要求太高,而是因为人抵挡神太凶恶、太残忍了,能把神当仇敌钉在十字架上,这样的败坏人类是不是太凶恶、太狂妄、太没理智了?神发表那么多真理,那样怜悯人、拯救人,赦免人的罪,但人类丝毫不接受真理,总是定罪神、抵挡神,与神势不两立。现在,人与神的关系到什么地步了?人已经成了神的仇敌,成了神的对立面。神发表真理揭示人、审判人、拯救人,人就是不接受、不理睬,神要求人做的人不去做,神厌憎、恨恶的人反倒去做,神发表真理却遭到人的弃绝,神审判刑罚人的败坏性情,人不但不接受真理,还讲理反抗,人都狂妄到什么程度了?败坏人类都是明目张胆地否认神、抵挡神,即使信神了也总是追求得大福、得赏赐、进天国,还要作王掌权,这是狂妄的典型代表,正是人的败坏性情。

神道成肉身来拯救人,人接待神还得要生活费、要赏赐、要祝福,还要到处宣扬他接待神了,还说神喜欢他,以此让人高看,还有个别人明明知道接待的是神,还向教会要接待费,就这样狂妄的人还说自己没有败坏性情,还说自己比谁都信得好、比谁都对神忠心、比谁都做得好。有的人还夸自己,“我都信神二十年了,当时我信的时候还没有教会,我是各处传福音啊!”你为什么夸自己?你不配夸自己,按你现在的表现你应该打自己嘴巴,应该咒诅自己、恨恶自己、厌憎自己。为什么人还能夸自己呢?狂妄性情太严重了,已经到了顶点,到了极处了!人不管说一段话还是说一句话,说话的口气、说话的存心、说话的字眼里都有狂妄的味道,都有狂妄的实质。我举个简单的例子。教会有个初信的人,人挺实在,也真心追求,有些人就藐视他,居高临下地跟他说话,“你信几年了?从哪儿来的?你还有没有什么观念哪?你现在对哪些真理还不透亮啊?这些基本的真理你装备了吗?装备了以后好好传福音哪!”你有什么资本这么教训人家?你也是个人,无非比人家接受得早一点,但你败坏性情的实质里狂傲的东西还没脱去呢,你有什么资本教训别人?当然,你可以跟他交通,但是你的观点、存心不正,你的态度不对,性质太恶劣!有的人上面向他了解福音工作情况,问他传福音还有什么难处,福音工作还存在哪些问题需要解决,他说“工作正常,没什么问题”,采取置之不理的态度,很少反映福音工作到底存在哪些问题、是怎么解决的,更不说现在有什么难处需要上面解决,这是什么问题?这是尽本分负责任的表现吗?这是忠于神的表现吗?他口口声声说自己是顺服神的人、是跟随神的人,而且说自己看见真神了,对神真有顺服,真愿意为神花费、付代价,但到最终就能表现出这样的性情、说出这样的话,你们说这类人的实质到底是什么?这样的人的结局能是什么呢?他配得什么呀?如果这些话我不说,我对这样的事总不理睬,你们说这类人能走到什么地步?后果都不堪设想了。有些人我跟他正常口气说话、交谈,他就狂起来了,就以为我是普通的人,他便得意忘形了,就开始夸夸其谈,什么事都想插嘴、都想评价,总想显示自己,我一看是这样的人,就不搭理他了。实话跟你们说,我看着多数人都挺恶心,刚接触时三句话没说完就点头哈腰,接触不到一个礼拜就敢教训神,这样的人接触一段时间我反感他,就不搭理他了,后来听说这些人又做了一些坏事,就是恶人啊。你们也可以设身处地想一想,如果你们养育儿女遇到这种情况,你们是什么心情?人养育儿女是为了养老送终,如果到老了儿女不搭理他,对他说话摆架子、教训他,或者是让他受气、欺负他,一点儿也不孝顺,老人是什么心情?是不是又生气又伤心?你们现在年轻,经历太浅,还体会不到这事。我走这么多地方,接触了很多人,这些人当中凡是我能跟他平起平坐交通交通、唠唠家常的人,没有一个说,“神对我好,我可得有点良心理智,别做出违背良心的事”。人连有良心、有人性的一点小事都做不出来,连说话站好自己的地位、守住自己的本分都做不到,就别说实行真理了,那更做不到。人狂妄得太厉害了,就比天使长更严重了,属于变本加厉了。

有的人素质稍好一点,能作点工作,就选举他做了教会带领。他做了带领之后还没作多少实际工作就开始狂起来了,他工作有什么偏差别人还不敢对付指责,说重了、说严厉一点他就生气了,说,“我不做了,你愿意让谁做谁就做,我看谁做得比我好,让圣灵显明!”这话多狂妄啊!人悖逆到什么程度了?对自己说的那些话、做的那些事根本没感觉,一点儿也意识不到,自己说哪些狂话、做哪些狂事,心存哪些动机、流露哪些丑态等我一点一点解剖出来,人就能认识自己了,人就麻木到这个地步。不这么解剖,不这么明点,人就认识不了吗?就不能做点有人性的事吗?非得拿棒子常常敲打才老实一些,人就这么不值钱!人现在已经狂妄到这个程度了,管教根本不管用。有些人说:“读了许多神的话以后,感觉神的话是真理,神揭示人的话都对,但我信神几年,为什么总也没有管教呢?”你们说,如果天使长背叛神的时候,神马上管教它、惩罚它,它还能不能背叛了?它的背叛本性能不能解决?它的狂妄性情能不能除去?除不去吧!所以说,现在人狂到一个地步了,比天使长严重十倍二十倍,光管教不行了,必须得接受审判刑罚才行,必须得接受真理、追求真理,神才能作工在你身上,才能试炼你、熬炼你。你如果不能接受真理,信多少年也没用,因为神不作工在你身上。你没有良心理智,就属于畜生了,跟你就没有什么话可说了,你怎么做也没有管教,你搅扰教会就清除你。真理说了那么多,就看人追不追求了,你要是说,“我一点儿也不愿追求,我就自甘堕落,我就愿意堕落下去”,那你就等着受惩罚。我现在不管教任何人,只是说话,揭示审判人的败坏,你若真往心里去,你就往上追求,你若不往心里去,以后就等着受惩罚。现在除了真理供应,还有揭示、审判刑罚,然后就是惩罚、报应。当然,报应、惩罚是早晚的事,说不定哪天你触犯哪一条行政,你就没命了。不过,我劝你们每一个人别等着惩罚临到了才醒悟、才追求,到那时候后悔也晚了,你就死定了,再也没有悔改的机会了,到那个时候再追求就晚了,没有用了,还不如趁现在早点醒悟,做点有人性的事,做点有良心的事,别执迷不悟了。

有的人还标榜自己人性好,你若真有人性为什么能做出狂妄的事呢?你为什么做不出有人性的事呢?你为什么没有一点儿良心理智呢?人狂妄到一个地步,除了不要神什么都要,除了不敬拜神、不顺服神,什么明星、魔鬼撒但都崇拜,什么坏事都能做得出来。我到过很多地方,有的人接待我连吃饭、住宿都高额收费,而且食物、日用品都是教会拿钱买。我说,这些人怎么一点儿良心都没有呢?我吃他一顿饭的资格都没有吗?他以前还说甘心情愿接待,等我来了就这个德性,这还是人吗?还有人性吗?你别耍嘴皮子,你做不到,你没人性,就是个畜生。你那个本性,你那个狂妄,就给你定罪了。人的信心太小,就人那个狂,狂到一个地步,悖逆到一个地步,都容不下神啊!这都败坏到什么地步了,还配称为人吗?这是典型的魔鬼撒但。人认为,“你再有真理你也是个人,你能做什么事?你能帮我什么忙?你能把我怎么样?你能把我带到哪儿?我瞧不上你,是不是神无所谓。”他不在乎这个。我敢说要是你们单位的领导到你家,人家要走你都不能让人家走,你得拉着人家在你家再住两天,还得好生款待。所以说,人别总说狂妄的话,别说自己比谁都要神,比谁都实行真理,比谁都能花费、付的代价都大,比谁都忠心,你别夸自己,你没那个资本,你也没有付那个代价,你也没作多少实际工作。你虽然作了一些工作,但也够不上真心为神花费,更够不上为神尽忠、顺服至死,你坚持三五年还可以,时间再长了就坚持不住了,就该应付糊弄了,就该发怨言了。你别以为自己比别人都高,就你这个“高”比别人都不合格,都差得太远了,与历代圣徒更没法比了,你还有可夸的资本吗?你们都说“要是以后我跟神接触,我保证一点儿不欺哄神”,你保证了那还得考验一段时间。我不愿接触更多的人,跟这些人接触看见他们的所作所为太让人生气!你们有些人可能也知道,因为这事我生多少气,尤其是看见那些丝毫不追求真理还总想掌权控制人的人,我更生气,我厌憎他们。凡是丝毫不追求真理的人都挺坏,都没有人性,这些人我一概不接触。可能这些人看见我不搭理他们,还发怨言呢,这些人太没有理智了!现在多数人都不会追求真理,人身量太小,人具备的那点人性理智差得太远,没法接触。你跟他接触两天他就瞧不上你了,就狂起来了,狂得要命,说什么都不听。

以前我在教会中行走,各种接待家庭、各种信神的人都见过,为什么现在我不愿意接触太多的人?人太坏,多数人都没有良心理智,他们容纳不下神,总算计神,所以我选择远离人,只作我该作的工。有些人说:“神不是生活在人中间吗?”我生活在人中间不假,但我不能住在恶人中间,太危险了。我要是灵体那行,在人中间怎么作都可以,像耶稣的灵体那可以,随便作,人不敢迫害,现在毕竟是一个正常的肉身,也是特别正常的肉身,一点儿超然没有,所以人对这事接受不了,总有观念,总想研究神。你们说,这样的人、这样的性情只给点管教惩罚,让他头疼一个月,能管用吗?不管用,他头疼一个月爬起来,还要站起来骂你。你们说,只是管教管教能变吗?变不了。所以说,有许多人我都接触过,没有多少人是喜爱真理的,我只能对你们这样说,人信神别求得什么,你就只管尽好本分,只管尽自己的全力,若是素质太差,实在不合用,那你就赶紧下去。你得服服帖帖、规规矩矩的,你该做什么就做什么,不该做什么就别做,应该有点理智。你是个人,神不给你一口气、不给你生命、不给你活力,你什么都做不了。人别求什么,也别比资格,你再有资格也没用!这处教会让你带领那是你的责任,让别人带领那是别人的责任,当然工作方面你也应该交通,你可别比资格,认为“在那处教会我资格老,应该先尊重我,我是老大,你是老二”,你别讲这话,这太没理智了。有的人还说:“我为神花费把自己的工作都撇了,家也撇了,现在得着什么了?什么也没得着,神还教训人。”这话说得怎么样?人应该站对地位,先清楚自己是一个人,还是败坏人类,让你做带领你就是带领,不让你做带领你就是个普通跟随的,让你作工作你就有机会作点儿,不让你作工你就什么也作不了,你别总夸口,你一夸口就不是好兆头,这就证明你这个人要走上极端,要走向死亡。你别夸口说,“我在哪里得了一班人,那些人是我结的果子,我要是不去,别人真不行,我一去圣灵大作工呀!”你别这么夸口,你应该说,“能得这些人都是圣灵作工达到的果效,人就能作这点工作,咱们如果把福音传完了,神打发咱回家,那就回家。”你别说,“我做错什么事了打发我回家?你说不出原因就不能让我回家!”你别有这个要求,你有这个要求就证明你这个人性情特别狂妄。你没错就不能让你回家吗?你做对了就不能让你回家?你就是做得对、做得好,让你回家你也得回家,对付你也应该接受顺服,这是义务,这是责任,你也别讲理。约伯信神只注重敬畏神远离恶,约伯什么也不求,耶和华就赐福他了。有人说:“那是因为约伯对神好,当然神就赐福给他了,这是约伯的信心和行义换来的。”这么说不准确,这不是换来的,这是耶和华愿意赐给他的。为什么耶和华又夺去他的一切他也没有什么怨言,他也不说,“我行义,我那么有资本,你不应该这么对待我”?没有应该不应该的事!在人那儿,信神总有自己的选择,总讲人的观念、道理,这就不对了,这就是人的狂妄、人的悖逆了,人的选择就是人的掺杂。

你们流露狂妄性情自己能不能意识到呢?有些人意识不到,还说,“我可不狂,我从来不说狂话”。其实,你意识不到你也有狂妄性情,只是没流露出来。你外表没流露出来不证明你没有狂妄性情,也可能你心里比谁都狂妄,只不过你会伪装,外表没有流露出来,但明眼人能看得出来。所以说,每个人都有狂妄性情,这是人的共性。人有狂妄的本性就能悖逆神,就能抵挡神,就能做出论断神、背叛神的事,就能做出高举自己、搞独立王国的事。假如一个国家有几万人接受了神的作工,神家安排你去那里做带领牧养神的选民,把权力交给你让你去作工,我不管你,也没有人管你,过不了几个月,你在那里就作王掌权了,大权独揽,一个人说了算,所有神选民都会仰望你、崇拜你,顺服你像顺服神一样,口口声声都说你好,说你讲道讲得高,一个劲儿地说你所说的是他们的需要,说你能供应他们、带领他们,心里都没有神的地位了,这工作是不是出问题了?你是怎么作的?这些人能有这样的反应,就证明你所作的工作根本不是在见证神,乃是见证你自己、显露你自己。为什么能达到这个后果呢?有些人说:“我交通的是真理,我可没见证我自己呀!”你那个态度、那个架势都是站在神的地位上给人交通,并不是站在败坏人类的地位上,所说的话都是高谈阔论,都是要求别人的,与自己没有丝毫关系,所以达到的后果就是让人崇拜你、羡慕你,到最终让人都顺服你,都见证你、高举你,把你捧到天上去,那时你就完了,你就失败了!你们走的是不是这条路?如果让你带领几千人、几万人,你就感觉心里美滋滋的,就狂起来了,就站在神的地位上了,说话指手画脚,也不知穿什么、吃什么了,也不知怎么走路了,就贪享安逸、高高在上,一般弟兄姊妹都不愿意见了,彻底堕落下去,结果被显明淘汰了,跟天使长一样被打下去了。你们是不是都能这样?那你们该怎么办呢?如果有一天安排你们到各国各方负责福音工作,你们还能走敌基督道路,这工作还怎么扩展呢?这不就麻烦了吗?那谁敢让你们出去?把你差派出去就回不来了,神怎么说你就不搭理,还一个劲儿地显露自己、见证自己,好像是你在拯救人、你在作神的工作,给人的感觉好像是神显现作工了,人家崇拜你你还满有享受,甚至把你当神对待你也默许。一旦达到这个地步你就完了,你就报废了,这种狂妄的本性不知不觉就把你断送了。这就是走敌基督道路的人。人如果到这个地步就没有意识了,良心理智都已失去功能了,甚至都不知道祷告寻求了。你别到那时候才想,“我得好好警戒自己,我得好好祷告啊!”那就晚了。你得事先对这事有认识,你得寻求,“我该怎么做能够把神见证出去,能够把工作作好,还不见证自己,我得用什么方式给人交通,用什么方式带领这些人”,你得有这样的准备。到有一天真安排你们出去作工了,你们还能做出高举自己、见证自己的事来,导致多少人都断送在你手里,你就麻烦了,就等着受神惩罚吧!这些话我不跟你们说行吗?没说以前你们能那样做,若说了以后你们还能那样做,这不就麻烦了吗?你们得好好想想工作该怎么作、该怎么行最合适,说话做事一举一动、一言一行、每一个存心都得过关,一个都不能落下,不能钻空子。虽然狂妄这是人的本性,不容易改变,但是需要人对狂妄性情有认识,有实行原则,你得明白,“如果真交给我几处教会,我怎么做能够不站神的地位呢?怎么做能够不狂妄呢?怎么做合适?怎么做能把人带到神面前,是见证神呢?”你得把这些事琢磨透。如果有人问,“你能不能把教会带好?”你说“能”,结果把人都带到自己面前,都能顺服你,但不能顺服神,那不就麻烦了吗?作为带领工人,不知道什么是把人带到神面前、什么是把人带到自己面前,这样的人能事奉神吗?能达到合神使用吗?绝对不能。凡是能把人带到自己面前的不都是敌基督吗?人信神心里没有神的地位,心里不敬畏神,没有顺服神的心,没有顺服的心志,这就不是信神了。那他到底是信谁呢?你们自己解剖解剖吧。以后你可别说,“我不狂妄,我是好人,我尽做好事”,说这话多幼稚呀!别人都狂,就你不狂?那么揭露你还不认识自己,还说自己不狂,你脸皮得多厚吧!麻木到什么地步了,怎么揭露也不行!我说这些话你们知不知道是什么目的?为什么这样揭露人?若不这样揭露,人对自己有没有认识?不这样揭露,人还认为自己不错,工作作得挺好,挑不出毛病,还认为自己样样都行。即使都行,也不应该有狂妄的情形,不应该觉得有资本,也不应该自夸。我揭露人的这些情形并不是给人判死刑了,也没有说这些人不能蒙拯救了,而是让人对自己有真实认识,对自己的败坏实质、对自己的本性有个了解,达到有自知之明,这对人脱去败坏性情有益处。你们对我揭露、对付的话若能正确对待,没有消极,还能正常尽本分,把神家的事当成自己的事,还能负责任,不应付糊弄,能对神忠心,这样的态度就对了,就能尽好本分了。

有的人做事常常违背原则,还不接受修理对付,心里明知道别人说的符合真理也不接受,这样的人太狂妄自是了!为什么说他狂妄呢?不接受修理对付,这就是不服,不服不就是狂妄吗?他认为自己做得好,不认为自己做错了,这就是不认识自己,这就是狂妄。所以说,有些事你得认真分析,一点一点地挖掘。你们作教会工作,如果达到让人佩服你,还能给你提意见,还能跟你敞开交通,这证明你的工作作好了;如果人总是受你辖制,就逐渐对你产生分辨了,就会远离你,这就证明你这人没有真理实际,那你讲的肯定都是字句道理,是在辖制人。有些教会带领就被撤换了,为什么被撤换呢?就是因为他尽讲字句道理,总显露自己、见证自己,他说抵挡他就是抵挡神,谁向上面反映情况就说是搅扰教会工作。这是什么问题?这人已经狂妄到没有理智的程度,这是不是敌基督显形了?再发展下去是不是就开始搞独立王国了?有些初信的人还能崇拜他、见证他,他还觉得很享受、很得意,人狂妄到这个地步就已经完了。能说出“抵挡他就是抵挡神”这话,已经成为现代版的保罗了,这跟保罗说“我活着就是基督”已经没什么区别了。说这话的人是不是挺危险哪?即使还没搞独立王国,也是地道的敌基督了。如果这类人带领一处教会,用不了多久这处教会就成敌基督王国了。有的人做了教会带领,专门注重讲高道显露自己,专门讲奥秘让人高看,结果离真理实际越来越远,这就导致多数人都崇拜属灵理论,谁讲得高就听谁的,谁讲生命进入就没人搭理,这是不是把人带入了歧途?如果谁交通真理实际人都不听,这就麻烦了。这个教会除了他能带,别人谁也带不了,因为人都崇拜属灵理论,不会讲属灵理论的人在这里就站不住脚,那这样的教会还能获得圣灵作工吗?人还能进入真理实际吗?为什么交通真理讲实际经历就被拒绝,甚至我交通真理他们也不愿意听呢?证明他已经把这些人迷惑了、控制了,人都听他的、顺服他,而不是顺服神,可见这些人都是顺服带领的人,却不是顺服神的人。因为真心信神、追求真理的人是不会崇拜人、跟随人的,他心里有神的地位、有敬畏神的心,怎么能受人的辖制呢?怎么能乖乖地顺从一个没有真理实际的假带领呢?假带领最惧怕的就是有真理实际的人,就是敬畏神远离恶的人。人没有真理还想让别人服,这不是最狂妄的魔鬼撒但吗?如果你把教会给垄断了,把神选民给控制了,那你这个人就触犯神的性情了,把自己彻底断送了,可能连悔改的机会都没有了。你们每一个人都得小心,这是很危险的事,每一个人都极容易做出来。可能有人说,“我才不做那事,我才不见证自己呢!”那是你作工时间短,时间长你就敢了,慢慢你就胆子大了,越做胆子越大。如果你带领的那些人再夸你、再听你的,你自然就觉得自己地位高了,觉得自己了不起了,“你看我还不错,还能带领这么多人,个个都听我的,不听我的人我都把他制服,这证明我这个人还是有工作能力,能胜任这个工作。”时间长了,你本性里狂妄的东西就流露出来了,狂妄到没理智的程度你就危险了。你能看清楚吗?一旦流露出狂妄谁也不服的性情就麻烦了,我说话你都不会听的,神家把你撤换了,你还敢说“让圣灵显明吧”,你说这句话就证明你不接受真理,你的悖逆太大了,把你的本性实质都暴露出来了,你根本就不认识神。所以,今天跟你们说这些话就是让你们警戒自己,别高举见证自己。人最容易搞独立王国,因为人都喜欢地位,都喜欢荣华富贵,都喜欢虚荣,都喜欢在一人之下万人之上,都喜欢显威风,“你看我说那话多厉害,我一吓唬他就不敢了,服服帖帖的。”你别显这个威风,你显威风没用,证明不了什么,只能证明你这个人特别狂妄,性情不好,不能证明你有什么本事,更不能证明你有真理实际。你们现在听道几年有没有认识自己啊?是否感觉到自己已处在危险境地?如果不是神说话作工来拯救人,你们是不是都能做出搞独立王国的事来?你们是不是也想垄断你们负责的教会,把那些人都带到你手下,任何一个人都逃不出你的手心,都听你的?如果你一旦做出这事,你把人控制了,那你就是魔鬼,是撒但。现在你有这样的思想就很危险了,你已经走上敌基督道路了,如果不好好反省自己,不能跟神认罪悔改,肯定就被搁置了,神也不搭理你了。你应该知道怎么悔改、怎样回转才合神的心意,才能保证不触犯神的性情,别等到神家把你定性为敌基督开除了,那一切都晚了。

一九九七年秋

上一篇: 信神得着真理最关键

下一篇: 祷告的意义与实行

灾难陆续降下,主再来的预言已经应验,你想迎接到主得着进天国的机会吗?诚邀渴慕主显现的你参加我们的网上聚会,帮你找到路途。点击按钮与我们联系。

相关内容

道成肉身的奥秘 一

在恩典时代,约翰为耶稣作了铺路的工作,他不能作神自己的工作,只是尽了人当尽的本分。约翰虽然为主的先锋官,但他却代表不了神,他仅仅是一个被圣灵使用的人。耶稣受完浸之后,圣灵仿佛鸽子一样降在他身上,他便开始作工,也就是尽基督的职分,所以他有了神的身份,因为他就是从神来的。不管在这以前…

第二十篇

神造了全人类,又带领全人类到今天,所以,在人中间的所有事神都知道,他知道人间的苦,明白人间的甜,所以他天天在描绘着全人类生活的状况,更是在对付全人类的软弱加败坏。神的心意不是将人类全部打入无底深坑,或是全部拯救,神作事总是有原则的,但在作所有的事当中,无人能摸着规律。当人知道神的…

第四十六篇

将我的话语作为人生存的根基,不知人把这个工作作得怎么样了,我一直在为人的命运着急,但似乎人丝毫不觉察,所以一直不理睬我的一举一动,丝毫不因着我对人的态度而生发爱慕之情,似乎在人身上早已将情感脱去而“满足我心”。面对此情此景,我又沉默了,为什么我的话就不值得人去揣摩、进深呢?是因为…

第九十篇

一切瞎眼的人都得从我这里出去,不得存留片刻,因我要的是能认识我的,能看见我的,能从我得着一切的。谁真能从我得着一切呢?这样的人必是少的,这样的人也必蒙我的祝福,我爱这些人,我要把这样的人一个一个地挑出来,作我的左膀右臂,作我的彰显,要让万国万民因着这些人而对我赞美不息,向我欢呼不…

设置

  • 文本设置
  • 主题背景

纯色背景

主题背景

字体设置

字号调整

行距调整

行距

页面宽度

目录

搜索

  • 本篇搜索
  • 本书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