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条 邪恶、阴险与诡诈(一)第二集

接下来咱们交通点轻松的话题。你们喜不喜欢听故事?(喜欢。)那就讲故事吧。讲什么故事好呢?哪一类的话题你们愿意听?喜欢听评书,还是谈论时事、政治,还是喜欢听历史啊?咱们不讲那些,讲那些没用,咱们讲一个与信神之人的表现、与人的性情还有人日常生活中的种种情形有关的故事。

论资本——爱咋咋地

有五个人在一起聊天,其中一个叫大雪的说:“我上大学那几年,校园生活是最让我留恋的。校园里栽满了各种植物,一到春秋时节景色很好,让人心旷神怡,再加上那时候年轻,充满理想,人也单纯,没有那么多压力,大学三年日子过得特别轻松。要是退回十年二十年,再回到校园生活,我觉得是此生最美妙的事了……”这是第一个人,叫大雪。大雪,什么意思呢?就是大学生,大雪这名是这么来的。大雪的美好生活还没回忆完,还没尽兴呢,紧接着小研开口了:“三年的那叫大学吗?那叫大专,大学本科通常是四年,那才叫大学。我上了四年大学,读大学期间发现人才市场上的大学生遍地都是,不好找工作,所以没等毕业我就琢磨,得再读个研,现在研究生还不多,找工作容易。果不其然,研究生毕业后,我找到了不错的工作,收入也不错,日子过得挺好,这就是读研究生的结果。”听完这话得了一个什么信息?大雪是大专毕业,小研是研究生毕业,有丰厚的收入,在社会上是有地位、有头有脸的人。小研正说得高兴,老高紧接着说了:“你这小孩还是嫩哪!没有社会经验,不管读研还是读博,都不如上大学时选个好专业。我没上大学之前就调查了市场,现在大大小小的企业都需要管理人才,所以我上大学后就选了市场管理专业,出来就是企业高管,又名CEO。我毕业时正是各种大小企业需要我这种人才的时候,那市场大呀,一去应聘,好几个公司都抢着要我,最后我随便挑,挑了一个最好的外企,马上上任就当经理,收入也高,三五年就买车了。你看我聪明吧?这叫会选!”老高正说着呢,前面两个人听了有点不服气,但是也没有说什么,心想:“人家是高管,有远见,资本比咱们高多了,就是不服气也别吱声了,甘拜下风。”老高说完之后美滋滋的,觉得这帮年轻人都没有自己老道。他正美着呢,紧接着,一位叫小管的说话了。小管没太瞧得起前面三位说的事,他慢慢悠悠地端着茶水,喝了口茶,环视了一下四周,说:“大学生现在遍地都是,谁上不起大学呀?只读大学不行,做生意也不行,什么企业高管,那都不是铁饭碗,不稳定,关键得弄个铁饭碗,这辈子生活就有保障了!”其他人一听,“铁饭碗?现在谁还提那个啊,那都过时了!”小管说:“过时?哼,你们是没远见、没见识才说是过时呢!端上了铁饭碗,虽然收入少点,但是能保证生活稳定,还有权力,管得宽哪!我考公务员的时候,多数人还不理解,说我年纪轻轻的怎么往政府机关里跑,结果我考上公务员之后,亲戚朋友找工作、打官司都找我。你看看权力大不大?虽然收入不高,但是有公房、公车,待遇比你们好多了。另外,我出去吃饭、买东西花钱还能报销,坐车、坐飞机还免费。你们那不行,你们那都是泥饭碗,我比你们厉害多了!”大家听他说完后,心里都不太舒服,说:“虽然你的待遇是不错,但你那名声不好啊,到处敲诈勒索、作威作福的,不是为人民服务,你那是坑人,尽干坏事。”“名声不好怎么了?实惠呀!”大家正议论的时候,最后一位终于憋不住了,站起身来就说:“你看,你们上大学,读研究生,做企业高管,又当官什么的,我也没有你们那些经历,我虽然是小人物,但是我也得分享啊。我回‘母’那时候……”大家一听就诧异了,问他:“母是什么呢?我们考公的时候,那是公务员,我们读研的时候,那是研究生,我们做企业高管的时候,那是CEO,你这个母是什么?怎么解释啊?”他说:“就许你们读大学、读研究生、做企业高管、考公务员,就不许我回母校看看啊?”你看看,急眼了吧,这小人物文化低也有虚荣心。人说:“回母校,那我们都知道,你也不用说回‘母’啊,直接说回母校得了呗。”然后大家就问他这个母校到底是哪一级的,是高中、技校,还是大学,还是读研究生。他说:“我没读过大学,也没读过研究生,也没考过公务员,我上小学不行啊?爱咋咋地!”他说完自己还脸红了,老底露了,掩盖不住了。原来还伪装着,跟人接触从来不向别人暴露自己的文化程度,这下暴露了,脸上挂不住了,夺门而走——跑了。他这一跑,剩下的四个人不理解了,异口同声地说:“你不就是小学毕业嘛,你跑什么呀?小学毕业还这么牛!”故事就讲到这儿,大体内容就是这些。

这个故事里有五个人物,他们谈论的主题是什么?(学历。)学历在每个人心目中到底是什么?(社会地位。)学历关系到人的社会地位,这是个客观事实。那人为什么要谈论这个社会地位?为什么要把自己的社会地位、身份亮出来作为一个主题来谈论呢?他们在做什么?(在炫耀自己。)那这个故事的题目应该叫什么?(拼学历。)如果这个题目叫“拼学历”的话,是不是太直白了?(是。炫耀地位呢?)有点太直接了,不含蓄,也不够深刻。如果说主标题是“论资本”,副标题是“爱咋咋地”,这个题目怎么样?带点讽刺,是吧?“论资本”就是每个人都谈论自己的资本,包括学历、社会地位。“爱咋咋地”是什么意思呢?(不服别人。)对了,就是有一种性情在里面,“你是研究生又怎么样?你比我学历高又如何?”谁也不服谁,这就是论资本。人群中是不是经常听到这样的对话?有炫耀自己家庭富裕的,有炫耀自己家族光荣史的,还有炫耀自己这个姓氏出过皇帝、出过什么名人的,还有些人就谈自己是什么大学毕业,曾经多么辉煌,甚至连美容院按摩的小姐都说,“我学按摩是经过名师辅导,专家矫正、亲自把关,最后考上了一级专业按摩师,零几年是我最辉煌的时候……”这“辉煌”用的不是地方吧。一个服务行业的按摩师还说她“最辉煌的时候”,这也真能吹牛说大话。这个话题主要说的是现实生活中在人群中常常听到的一些对话,看到的一些行为与人所流露出来的性情。人为什么要谈论这些资本呢?这里有一种什么性情或者什么动机?谈论这些事算不算什么光彩的事?也谈不上光不光彩。那谈论这些事对人有没有什么益处?(没有。)那你们是不是也谈论呢?(是。)都知道没有益处,那为什么还要谈论呢?人为什么喜欢谈论这些东西?(这些是人炫耀的资本。)炫耀的目的是什么?(让人高看。)就是没有一个人愿意做平凡的、普通的人,连小学生都嚷着要回“母”看一看,都想用这种文词来糊弄、麻痹别人,让别人高看。让人高看的目的是什么?可以做人上人,可以在人中间拥有一席之地,拥有地位,头上有光环,说话有权威,别人能够捧场,有威望。如果抛开这些,做一个普通的、平常的人应该具备什么?首先,你得有一个正确的观点。这个正确的观点是怎么来的?就是通过读神的话,你明白了对待一些事物应该有怎样的态度才是合神心意的,才是正常人性里该有的,这就是正确的观点。那作为一个普普通通、正常平凡的人,该怎样对待这些社会地位、社会资本或者出身等方方面面才是最合适、最正确的观点?你们知不知道?如果一个信神多年的人自认为明白了很多真理,是遵行神道的人,也是对神、对本分有忠心的人,但是他把人在这个社会上、在人群中的地位与自己的身价还是看得很重,而且特别宝爱这些,更甚至常常炫耀自己的资本、自己的光荣历史、自己的身价,那这个人到底是不是明白真理的人?很显然不是。那不是明白真理的人是不是喜爱真理的人?(不是。)不是。论资本和是否明白真理、喜爱真理之间有什么关系?为什么说宝爱身价、炫耀资本的人就不是喜爱真理、明白真理的人呢?一个真实喜爱真理、真实明白真理的人,应该怎么对待这些社会地位与个人的资本、身价?社会地位都包括什么?家庭出身,学历,名望,在社会上曾经取得的成绩,个人的才能,还有你的种族。那怎么对待这些才能证实你是明白真理的人?这个问题应该不难回答吧?这方面你们在理论上应该明白不少,想好多少先说多少,你别琢磨,“哎呀,我没琢磨透不能说”。没琢磨透,有多少先说多少,要琢磨透才能说那叫写文章,现在是唠嗑,不是让你写文章。你们先从理论上说一说。(从神的话中认识到,神不看人有多高的学历和社会地位,主要就看人到底是不是追求真理,能不能实行真理,是不是真实顺服神、合格尽本分的人。如果一个人社会地位、学历都很高,但是不通灵,不走追求真理的道路,不敬畏神也不远离恶,到最后照样得被淘汰,在神家站立不住。所以说,学历、地位不重要,重要的是人是否追求真理。)挺好,这是一个最基本的概念。为什么说是最基本的?就是通常大家传讲的基本就是这些话题、内容。还有没有不同的认识?你们再补充补充。(如果人能够追求真理,他就能看到追求名利地位对人实实在在是一种捆绑,是一种戴在自己身上的枷锁,人越追求这些东西越感觉空虚,越能体会到名利地位给人带来的危害与痛苦。认识到这些之后,再看到人以这些东西为资本的时候,就会觉得这样的人挺可怜的。)(一个真正喜爱真理、明白真理的人对待这些社会地位、名誉,他会根据神的话衡量,看神是怎么说、怎么要求的,神希望人追求什么,人追求这些最终能得到什么,是否跟神希望在人身上看到的结果是一致的。)你们说的也沾点边,但是与真理的关系大不大呢?你们自己能评估出来吗?多数人都是有点感性的认识,如果让你们讲道就属于劝道。为什么叫劝道呢?劝道就是劝勉人的那一套说法,解决不了实际问题。虽然听着每一句话都对、都有道理,合乎人的情理,合乎人的理性要求,但是与真理的关系不大,只是人的一点浅显的、感性的认识。如果你跟人交通这些话,能不能从根源上解决人的问题、难处?那就不能了,所以说叫劝道。不能从根源上解决人的难处、问题,这就谈不上用真理解决问题了。不明白真理的人永远都会崇尚知识、名誉地位,也没法摆脱知识、名誉地位的辖制与捆绑。

你们揣摩揣摩,应该怎样对待人的身价、社会地位与出身?应该有什么样的态度是正确的?首先得从神的话中看神怎么对待这事,这样才能达到明白真理,不做违背真理的事。那神怎么看待一个人的家庭出身、社会地位,还有他后天的学历与他在这个社会上所拥有的财富?你如果看什么事都不根据神的话,也不能站在神一边从神领受,那你对事情的看法肯定是与神的意思有距离的。如果距离不大,只是有点误差,还不算问题;如果与神的意思完全违背,那就不符合真理了。在神那儿看,神给人什么、给多少,那是神说了算,人在社会上有什么地位也是神命定好的,绝不是出于哪个人的。神让一个人受苦受穷,那这个人就没有蒙拯救的希望了吗?他的身价低,是社会底层的,神就不拯救他了吗?他的社会地位低,难道在神眼中他的地位就低吗?不一定。这在乎什么?在乎这个人所走的道路,在乎他的追求,他对待真理、对待神的态度。如果一个人的社会地位很低,家境贫穷,学历也不高,但是他信神脚踏实地,喜爱真理、喜爱正面事物,那这样的人在神眼中他的身价是高还是低,是贵还是贱?这就贵重了。从这一点来看,一个人的身价高低贵贱在乎什么?那就得看神怎么看你。神看你是追求真理的人,你就值钱、贵重,你就是贵重的器皿;神如果看见你不追求真理,不是真心为神花费,那你就不值钱、不贵重了,是卑贱的器皿。你的学历再高、社会地位再高,但你不追求真理、不明白真理,你的身价也高不了,即使有很多人都拥护你,都高捧你、崇拜你,你也是贱货一个。那神为什么这么看人呢?为什么这么“尊贵”的人,他的社会地位这么高,有那么多人高捧、仰望,甚至他的威望那么高,但在神的眼中就低贱呢?神看人为什么与人看人的观点完全相反呢?这是不是神有意跟人作对啊?绝对不是。因为神是真理,神是公义,人是败坏人类,人没有真理、没有公义,神衡量人有神的标准,神的衡量标准那就是真理。这么说可能有点抽象,咱们换一种说法,神的衡量标准是根据一个人对待神的态度、对待真理的态度、对待正面事物的态度,这就不抽象了。如果一个人的社会地位很高、学历很高,很有文化、很有修养,家族史也特别光荣、辉煌,但是有一点,这个人不喜爱正面事物,对待神是从心底里反感、厌憎、恨恶,只要涉及到神的事,涉及到神的话题、神的工作他就恨得牙根痒,两眼冒凶光,甚至想出手打人,只要提到与神、与真理相关的话题他就反感、仇视,他就兽性大发,那这样的人值不值钱?他的学历,他所谓的社会地位、社会威望在神眼中值多少钱呢?那就一文不值了。神怎么看这样的人?神怎么定性这样的人?这样的人是魔鬼撒但,是最不值钱的贱货。现在来看,定义一个人的身价是尊贵还是卑贱根据什么?(根据他对待神、对待真理、对待正面事物的态度。)对了,首先得明白神的态度是什么,只有明白神的态度了,明白了神定规人的原则、标准,然后能根据神对待人的原则、标准来衡量人才是最准确的,也是最合适、最公平的。现在,我们衡量人的根据有了,那具体该怎么实行呢?比如,一个人学历特别高,到哪儿都受欢迎,被所有人看好,在人眼中最有前途,那他在神眼中一定就是高贵的吗?(不一定。)那该怎么衡量这个人呢?一个人的高低贵贱不是根据社会地位,也不是根据学历,更不是根据种族,当然也不是根据国籍,那得根据什么?(得根据神的话,根据人对待真理、对待神的态度。)这就对了。比如你们从大陆来到美国,即便有一天入了美国籍,你们的身价、地位就变了吗?(没有。)没有变,你还是你。你如果信神得不到真理,你还是灭亡的种类。有些肤浅的人他们也不真心信神,也不追求真理,就随从世俗,入了美国籍后就说“你们中国人”“你们大陆来的”,你们说这样的人是高贵还是卑贱啊?(卑贱。)太卑贱了!好像他入了美国籍马上就变得高贵了,这是不是太肤浅了?这就太肤浅了。如果一个人对名利、社会地位、财富、学历能用一颗平常的心去对待,当然,这个平常心不是说你对这些事已经经历过了,麻木了,而是你有一个衡量的标准了,不把这些事当成你生命中最重要的了,你衡量这些事、看待这些事的标准、原则还有你的价值观已经发生改变了,你能正确对待这些事,以平常心看这些事,这就证明什么呢?你已经从所谓的社会地位、人的身价等等这些身外之物中解脱出来了。现在你们可能还达不到,等你们真明白真理就能看透这些事了。举个例子。有的人遇见有钱的弟兄姊妹,看到人家穿戴的都是名牌,长得也是富态相,就不知道怎么说话、怎么相处了,就低三下四,溜须巴结,丑态百出,这是不是犯贱了?这里面有一种东西在支配着。有的人遇到富婆就喊大姐,遇见富翁就叫大哥,总想往上贴,总想毛遂自荐,看到谁穷、谁不起眼,从农村来的,也没有什么高学历,就瞧不起,不愿搭理,态度就不一样了。教会中有没有这些风气?有,你们否认不了这事,因为在你们中间有些人已经流露出来了,有的叫大哥,有的叫大姐,有的叫阿姨,社会风气严重。看这些人的表现就不是追求真理的人,一点儿真理实际都没有。你们中间这类人占多数,如果不转变最终都要被淘汰。这些错误的观点虽然不影响人接受真道,但能影响到人的生命进入,影响到人尽本分,如果不是接受真理的人还容易在教会中形成搅扰。如果你明白了神的心意之后,你就能掌握衡量这些事的原则、标准。还有一方面,就是无论一个人有什么样的社会地位、学历,有什么样的家庭背景,有一个事实你必须得承认,就是你的学历、你的家庭出身改变不了你的人性品质,也影响不了你的性情。是不是这么回事?(是。)为什么这么说呢?就是一个人无论生在什么样的家庭,后天接受什么样的教育,或高或低,也无论他生在一个什么样的社会背景之下,他的社会地位是高还是低,他的败坏性情与任何人都是一样的。每一个人都一样,这是不可避免的。就是你的社会地位、你的身价改变不了你是被撒但败坏的人类中的一员这一事实,也改变不了你是有败坏性情的、是与神敌对的败坏人类这一事实。这话是什么意思呢?就是无论你生在多么富贵的家庭,你接受多高的教育,你都有败坏性情,不管你是贵贱贫富、地位高低,你同样都是败坏人类。所以,接受神作工之后大家都是平等的,神对任何一个人都是公平公义的。这是不是该有的一方面认识?(是。)哪个人因为社会地位高,出身的种族是整个人类中最高贵的,撒但就没有败坏他,他就没有败坏性情了?这个说法成不成立?人类历史从始到终有没有这样的事实?(没有。)没有,其实就连约伯、亚伯拉罕还有那些先知、古圣徒,还有以色列人都包括在内,都不可避免地活在一个不可否认的事实之下,那就是人类活在这个世界当中都经过撒但的败坏。撒但败坏人,它不管你文化高低,不管你的家族史怎样,不管你的姓氏是什么、家谱有多么庞大,最终的一个结果就是:你活在这个人类当中就要经受撒但的败坏。所以说,你有撒但败坏性情,你活在撒但败坏性情之中的这个事实,不是你的身价、你的学历能改变的。这是不是人应该有的认识?(是。)你们明白这些之后,以后再有人炫耀自己的恩赐、资本,或者你们中间再发现有“高人”的时候,你们怎么对待?(根据神的话对待。)对了。那根据神的话怎么对待?如果没事就贬低他、讽刺他,“你看你学历多高啊,你显摆什么啊?你看你又讲资本了,你能尽好本分吗?你学历再高,不也被撒但败坏了吗?”这样好不好?这不合原则,这不是正常人性该做的事。那怎么对待合乎原则呢?就是你别高看他,也别贬低他,这是不是折中了?(是。)折中对吗?不对。应该正确对待,用你所明白的真理能帮助就帮助,要是帮助不了,如果你作为带领,看他适合尽什么本分就让他尽什么本分,别因为人家有点高学历就瞧不起,“哼,高学历有什么用啊?你明白真理啊?我的学历低照样做带领,我素质好,你不如我,我就贬低你、羞辱你!”这叫缺德,没人性。正确对待指什么?就是按真理原则办事。这里的真理原则是什么?公平对待人。你不高看他,不仰望他,到他面前也别低三下四的,觉得低人一等,你也别巴结他,也别踩人家,别贬低人家,人家也没觉得自己身价多高,也没有炫耀自己。如果你心里总怕他炫耀自己就总踩着他,这合不合适?这不合适,这叫缺德,没人性,不是偏左就是偏右。正确对待,公平对待人,这叫原则。这个原则听着简单,实行起来不容易。

前段时间,有个带领要搬到一个地方去住,我告诉他可以把相关的组长、组员带上,这样在一起方便商量工作。这话不难理解,一听就懂。最后他带去的几个相关人员“来头”可大了,有给他端茶倒水的,有给他洗脚搓背的,都是一帮溜须拍马的。这个带领恶心到什么程度?有一个患有传染病的人天天溜须他,拍他的马屁,跟在他后面伺候他,他居然冒着被传染的危险也要享受这种被拍马屁的感觉。最后因为这个患传染病的人到那儿正好犯病了,这个假带领也就被显明了。所以说,不管人是否明白真理,千万别做坏事,别凭野心欲望做事,别抱侥幸心理,因为神鉴察人心、鉴察全地。全地包括什么?包括物质的,也包括非物质的。你别用头脑来衡量神,衡量神的权柄、衡量神的全能。人是受造之物,人的生命太渺小了,怎么能衡量造物主的伟大?怎么能衡量造物主创造万有、主宰一切的全能智慧?千万别做无知的事,千万别作恶,作恶早晚有报应,到有一天神显明你的时候你就吃不了兜着走了,那时候你就哀哭切齿了。做人得有自知之明,有些事在神还没有显明你之前,你最好自己和神的话对号入座,自己先反省挖掘,把自己的问题找出来,然后寻求真理解决,别等着神显明。神一旦把你显明了,你是不是就被动了?那时过犯就已经形成了。从神鉴察你开始到你被显明,你的身价、神对你的看法可能就会发生很大改变。因为神在鉴察你期间给你机会,在你身上寄托希望,一直到你被显明的时候。从神在一个人身上寄托希望,最后到希望落空了,神的心情会怎样?这个落差是很大的。这会给你带来什么后果?轻则你这个人可能成为一个被神厌憎的对象,被搁置在一边。搁置指什么?就是留用、察看。那重则会是什么后果呢?神会说:“这个人是祸患,效力都不配,这个人我是绝对不拯救的!”神一旦产生了这样的意念,你的结局就彻底没了,这个时候你就是磕头流血也没有用了,因为神已经给过你足够的机会,但你始终不悔改,你做得太过分了。所以说,不管人身上存在哪些问题、有哪些败坏流露都应该根据神的话来反省认识自己,或者让弟兄姊妹给你指点,最重要的是你应该接受神的鉴察,来到神面前让神开启光照你。无论通过什么样的方式,你自己提前发现问题,然后把问题解决了,这是反省自己达到的果效,这是最好的,千万不要等到被神显明淘汰的时候才懊悔,那就后悔莫及了!神一旦显明一个人,那时候神是深发怒气还是广施怜悯?这就不好说了,这是未知数,我不给你打这保票,你的路靠你自己走。你们知不知道我的责任是什么?我就是把我要说的、把我该说的一字不漏地全部告诉你们,不管我通过什么方式,是语言文字的方式、讲故事的方式,还是做一些小节目的方式,总之,通过各类方式把神要让你们明白的真理传达给你们,同时把我能看到的问题告知你们,给你们警戒、提示、劝勉,给你们一些供应、帮助、扶持,有时候也说点严厉的话,这是我的责任,剩下的路怎么走是你自己的事。你不用对我察言观色,也不要留心察看我对你到底是什么看法,这些都用不着,你以后的结局是什么与我无关,只跟你自己的追求有关。今天我是打开窗户说亮话,都明明白白地说清楚了,我说的每一字每一句,我需要说的、我该说的、我说过的你们是不是都听见了,都听懂了?这里面没有抽象的话,没有你们听不懂的话,你们都听懂了,那我的责任就尽到了。你们别以为我说完话以后还要看着你们,手把手负责到底。你们都信神几年了,都是成年人,不是几岁的小孩子,你们做事有带领负责,我没那个责任,我有我的工作范围,我有我的职责范围,我没必要也不可能跟在你们每一个人身后一直督促你们,我没那个义务。至于你们追求什么,你们背后都说什么、做什么,走什么道路,这都与我无关。为什么说与我无关呢?你们能在神家安安分分地尽本分,神家就对你们负责到底,你们愿意尽本分、愿意付代价、愿意接受真理按原则办事,神家就带领你们、供应你们、养活你们;你们如果不愿意尽本分,想出去打工赚钱,神家的大门是敞开的,欢送。但是你们如果在神家搅扰、作恶、作妖,神家有行政、有工作安排,不管谁作恶就按这些原则来处理。明白了吧?你们都信神几年了,神的话也读了不少,聚会听道这么多年,为什么没有一点儿悔改、转变呢?有许多人听道多年,明白了一些真理,但还是没有悔改,尽本分还是应付糊弄,这就是危险人物。我告诉你们一个实底,你们千万别总盼着我盯着你们、看管你们,手把手教你们,你们才办点实事、有点果效,如果我不看着你们、不督促你们,你们就应付糊弄,工作进展缓慢,那你们就完了,说明你们尽本分一点儿忠心没有,都是效力者。我告诉你们,我的职分尽完了,对于看管你们我没那个义务。因为这些事有圣灵在作工、在鉴察你们,我该作的都作了,该说的都说完了,我守住了我的职分,我尽到了我的责任,剩下的就是你们对自己的所做所行负责任了。如果你们不接受真理,一贯应付糊弄,不思悔改,那你们受惩罚、被淘汰与我无关。

刚才咱们所讲的故事,一方面是说到怎么看待人的社会地位、身价、出身还有学历等,看待的标准、原则是什么,另一方面是怎么对待这些事,怎么看透这些事的实质。你看透这些事的实质了,虽然你心里还有这些东西,但是你能不受它辖制,不凭这些东西活着了。当你看到外邦人在炫耀自己上大学、读硕士博士那些光辉历史的时候,你是什么观点、什么态度?你如果说,“你读大学本科算什么,我研究生都毕业几年了”,你要是这个心态就麻烦了,说明你信神没有多少变化。如果他问你什么学历,你就说,“我小学都没毕业,作文都不会写”,他看你什么也不是,就不搭理你了,这不正好吗?省下时间多读点神的话、多尽点本分才是正事,跟外邦人、不信派扯那些闲话有什么用啊?如果你说自己学历低,没什么社会地位,别人小瞧你怎么办?别放在心上,别受辖制,嘴长在人家身上,人家愿意怎么说就怎么说,无所谓,只要不耽误咱们信神追求真理就行了。其实这是个小话题,但在日常生活中通过人所表现出来的,人对这些资本方面的东西还是特别看重,心里总有这些东西,这不但能影响人的言谈举止,还能影响到生命的进入,也能影响到人选择信神的正路。好了,这类话题以后不再讲了,咱们还是回到上次交通的话题,继续交通解剖敌基督的各种表现。

灾难陆续降下,主再来的预言已经应验,你想迎接到主得着进天国的机会吗?诚邀渴慕主显现的你参加我们的网上聚会,帮你找到路途。点击按钮与我们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