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篇

人都是没有自知之明的东西,不能认识自己,但对别人却了如指掌,似乎别人做的、说的都在他面前经受了他的“检阅”,似乎首先经受了他的同意才做出来,因此,似乎就连别人的心理动态他都全然测透。人都是这样,虽说今天进入国度时代,但本性仍不改变,仍是在我前作我所作,而在我后却又开始做自己的独特的“生意”,但在这之后,来我面前时,却又如另一个人一样,似乎是坦然无惧,面不改色,心不跳,这不正是人的丑态吗?多少人在我前、在我后是判若两人;多少人在我前犹如刚生的绵羊,在我后却是猛虎一般,又犹如山中的小鸟一样“活蹦乱跳”;多少人在我前立下心志;多少人在我前寻求、渴慕我话,在我后却厌烦、放弃我话,似乎我话是他的累赘。我曾多少次看着被“仇敌”败坏的人类而放弃对其的希望;多少次看着人来在我前痛哭流泪以求得我的赦免,但我因着人的不自尊,因着人的屡教不改,所以我带着怒气闭目不理人的所做,即使人的心是真诚的、人的意是恳切的;多少次我看着人能够有信心与我配合,在我前犹如在我的怀中一样,体尝着我怀中的温暖;多少次看着选民的活泼、天真、可爱之态,我心何尝不是以此为享受呢?人不会享受在我手中命定之福,因人不认识到底什么是“福”,什么是“苦”,所以,人对我的追求并不是真实,若不是有明天的存在,你们之中谁能在我前是洁白如雪、纯洁如玉呢?难道对我的爱是可口的饭食可以换取的吗?是华丽高档的服饰吗?是高官、是厚禄吗?或是别人对你的爱可以换取的吗?难道因着试炼就促使人对我的爱放弃了吗?难道是苦难、是患难就可以使人对我的安排而生发怨言吗?人没有一个曾真实领略我口中利剑的,只是知道其外面之意,却并没有真实明白内里之意。若是人真能看见利剑之锋利,那么人都会犹如老鼠一样钻进地洞的,因着人的麻木,并不明白我话的真意,所以并不知道我话的厉害,不知我话中到底揭示其本性多少,审判其败坏有多少,所以多数人因着对我话一知半解,因而采取不冷不热的态度。

在国度之中,不仅是我的口在发声,我的脚也正式踏遍各地,因而胜过了所有的肮脏污秽之地,所以,不仅天在变,而且地也在变化,而且随之更新。全宇之下,都因着我的荣光而焕然一新,呈现出一派喜人的场面,令人赏心悦目、心旷神怡,似乎在人想象的天外之天的环境中生存,没有撒但的搅扰,没有室外之敌的侵袭;全宇之上,众星都在我的指挥之下站在自己的位上在黑暗之时照亮星空,不曾有一物敢有不服之意,因此,因着我的行政的本质,所以整个宇宙都安排得有层有次,井然有序,不曾出现骚乱之况,而且不曾有过分裂全宇之事。我在众星之上飞跃,在太阳发热之时将热一扫而光,因而从我手中飘下鹅毛大雪,但当我改变心志时,所有的雪又都融化成河,顿时在天之下春暖花开,在地翠绿遍及山山水水之间,我在天空之上游荡,顿时地因着我的身影而被遮蔽得漆黑一团,霎时,便到了“晚上”,整个世界伸手不见五指,所有的人都因着光的消失而趁机互相残杀,你争我夺,整个在地之国四分五裂,因而处于“混浊”之状,甚至不可挽回。人都在痛苦中挣扎,都在痛苦中呻吟,在痛苦中哀号,盼望光能突然再次亲临人间,以结束黑暗之日,重新恢复原有的生气,但我早已甩袖离人而去,再不因世间的不平而施下怜悯,因我早将整个世间之人厌弃,我早已闭目不观在地之状况,我早掩面不看人的一举一动,我早已不因着人的幼小、天真而得以享受了,我已另立计划,重新将世界更换,以便使新世界早日复兴,不再被淹没。在人之中,多少的怪态在等待着我去纠正,多少的失误等着我去亲自避免,多少的尘埃等着我去清扫,多少的奥秘等着我去打开,人都在等待着我,都在盼望着我的到来。

在地之时,我是人心中实际的神自己,在天之际,我是万物的主宰者,我曾跋山涉水,我也曾飘然在人中间行走,有谁敢公开抵挡“实际的神自己”?有谁敢脱离全能者的主宰?谁敢说我确定无疑是在天?又有谁敢说我一点不差是在地?人,谁都不能把我所在之处尽都说透,当我在天之时,难道我就是超然的神自己了吗?当我在地之时,难道我就是实际的神自己了吗?难道我是主宰万物的,或是体尝人间之苦的,就能决定我是否是实际的神自己吗?这样,人不就是愚昧得不可挽救了吗?我在天,又在地,我是在万物其间的,也是在万人之中的,人天天都能接触到我,而且天天又能看到我。对人来说,我似乎是时隐时现,似乎是实际存在着的,但又似乎是不存在的,在我身上有人测不透的奥秘,似乎人都在用显微镜来窥视我,以发现在我身上更多的奥秘,从而除去心中的“难受滋味”,即使是人用透视镜,但又怎能发现在我身上的秘密呢?

当众子民因着我的作工而与我同得荣耀之时,大红龙的巢穴随即被挖掘,所有的淤泥都将被全部清除出去,多少年来沉积的污水都被我的焚烧之火而烤干,不再存留,大红龙随之被灭在硫磺火湖之中。你们真愿意在我爱的看顾之下而不被大红龙抓去吗?你们真恨恶它的诡计吗?有谁能为我作刚强的见证?为我的名,为我的灵,为了我整个的经营计划,谁能献上自己在身之力呢?今天,国度在人间,是我亲临人间之时,若不是这样的话,有谁能为我亲临战场而不畏惧呢?为着国度的成形,为着我的心得满足,更为着我日的来到,为着万物重得复苏之时,为着万物繁茂之日,为着把人从苦海之中拯救上来,为着明天的到来,为着明天的美好、明天的欣欣向荣,更为着将来的享受,所有的人都在奋力拼搏,不惜自己的一切而为我在牺牲着自己,这不正是我已得胜的标志,不正是我已完成计划的记号吗?

人越在末世越感觉世界的虚空,越没有生活的勇气,因此,不知多少人在失望中死去,不知多少人在寻求中而失望,不知多少人在撒但的手下而任其摆布,我曾搭救多少人,我曾扶持多少人,曾多少次在人失去光明之时把人挪到有光之地,让人在光中认识我,在幸福之中享受我。在国度中的子民,都因着我光的临及而对我生发爱慕之情,因我本是让人爱的神,是让人生发依恋之情的神,人都对我的身影而留下深刻的印象。但人谁也不明白,到底是灵的作用,还是肉身的功能?就这一条,足够人细经历一生的。人不曾在心底深处而厌憎我,而是在灵深处依恋我,我的智慧令人钦佩,我的奇妙作为令人大饱眼福,我的话语令人难测,但又甚是宝爱,我的“实际”使人不知所措,摸不着头脑,但又都愿意接受,这不正是人的实际身量吗?

一九九二年三月十三日

上一篇: 第十四篇

下一篇: 第十六篇

如何摆脱罪性的捆绑,不活在认罪犯罪的情形中?欢迎联系我们,帮你在神的话里找到路途。
通过WhatApp与我们联系
通过Messenger与我们联系

相关内容

恶人必被惩罚

检查自己所做的是不是在行义,所作所为是不是经神的鉴察,这是信神之人的行事原则。你们因着能满足神而被称为义,因着接受神的保守、看顾而被称为义。在神的眼中,凡是接受神的看顾、保守、成全被神得着的都是义人,都是被神看为宝贵的人。越接受神现实的说话,越能领受明白神的心意,因而越能活出神的…

救赎时代的工作内幕

在我的整个经营计划当中,也就是六千年的经营计划当中,一共分三个步骤,即三个时代:起初的律法时代,恩典时代(即救赎时代),末了的国度时代。这三个时代,按着时代的不同我的作工内容也不相同,但是每步作工都是按着人的需要而作,说得确切点,就是按着与撒但争战时撒但所施行的诡计而作,是为了打…

第二十八篇

当我从锡安来之时,曾有万物都等待,当我回锡安之时,曾有万人在迎接,在我的往返之间,不曾有敌我之物拦阻我的步伐,因此,我的工作一直在顺利地向前迈进。如今,当我来在所有的受造之物中间时,所有的物都在静默迎接我,深怕我再次离去,使其失去依靠,所有的物都在顺服着我的引导,都在看着我手所指…

被召的人多,选上的人少

在地上我寻找了许多人做我的跟随者,在所有的跟随者之中有做祭司的,有做带领的,有做众子的,有做子民的,也有做效力的。我是按着人对我的忠心来划分其类别的,当人都各从其类的时候,也就是将各类人的本性都显明的时候,那时我将各类人都归在其该有的类别之中,将各类人都放在其合适的位置之上,以便…

设置

  • 文本设置
  • 主题背景

纯色背景

主题背景

字体设置

字号调整

行距调整

行距

页面宽度

目录

搜索

  • 本篇搜索
  • 本书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