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 关于认识神作工方面的经典话语

142 神是初也是终,他自己开展工作,也得由他自己来结束旧时代,这就是打败撒但、战胜世界的证据。每次的亲自作工在人中间都是一次新的争战的开始,没有新工作的开始,当然就没有旧工作的结束,旧工作没有结束证明与撒但争战的工作就没有结束。只有神自己来了,又将新的工作作在人中间了,人才能彻底从撒但的权下出来得到解脱,人才能有新的生活、新的开头,否则,人永远活在旧的时代里,永远活在撒但老旧的权势之下。神带领一次时代,人就得释放一部分,人就随着神的工作向新的时代迈进,神得胜了,那就是跟随他的人也都得胜了。假如让受造的人类去结束时代,在人看或在撒但看,这仅仅是在抵挡或背叛神,不是在顺服神,这样,人作的工作就成了撒但的把柄,人只有在神亲自开辟的时代中顺服跟随,撒但才能完全服气,因这是受造之物的本分。所以,我说你们只要跟随、顺服即可,别的工作不需你们作,这就叫各守本分,各尽功用。神作神自己的工作,不用人代替,也不参与受造之物的工作,人尽人自己的本分,不参与神的工作,这才叫顺服,这就是打败撒但的证据。在神自己开辟完时代之后,他不再亲临人间作工,这时,人才正式开始进入新时代来尽自己的本分,来完成受造之物的使命,这些都是作工原则,谁也不得违背,只有这样作才合情合理。神自己的工作由神自己来作,他是开展工作的,也是结束工作的,他是计划工作的,也是经营工作的,更是成就工作的。正如圣经里说的,“我是初也是终,我是撒种的,也是收割庄稼的”。这一切的关乎他经营中的工作都由他自己来作,他是六千年经营计划的主宰,没有一个人能代替他的工作,没有一个人能结束他自己的工作,因他掌握一切。他既创世,便会带领整个世界来活在他的光中,他也必结束整个时代,来成就他的所有计划!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道成肉身的奥秘 一》

143 六千年的经营工作分为三步,这三步工作即律法时代、恩典时代、国度时代,这三步工作都是为了拯救全人类,也就是拯救经撒但严重败坏的人类,但同时又与撒但争战。这样,拯救工作分三步,与撒但的争战也就分三步,这两方面工作是同时进行的。其实,与撒但的争战就是为了拯救人,因着拯救人不是一步工作即可成功的事,所以,与撒但的争战也就分阶段、分时期来作,按着人类的需要、按着撒但败坏人的程度来与撒但展开争战。或许在人的想象当中认为“争战”就是神与撒但打仗,就如两军对战一般,这只是人的头脑可以达到的,是极其渺茫不现实的一种构思,但人又都这么认为,因为这里我说的拯救人的方式就是与撒但争战,所以人都这么想这么认为。拯救人的工作作了三步,也就是与撒但争战共分三个步骤就彻底把撒但打败了,但与撒但争战的全部工作的内幕就是借着赐给人恩典、作人的赎罪祭、赦免人的罪、征服人、成全人这几步工作而达到果效的。说穿了,与撒但争战并不是与撒但打仗,而是借着拯救人作人的生命改变人的性情来为神作见证,以此来打败撒但,就借着改变人的败坏性情来打败撒但。当打败撒但之后,即人彻底被拯救之后,就将蒙羞的撒但彻底捆绑起来,这样人就彻底被拯救了。所以说,拯救人的实质就是与撒但争战,而与撒但争战主要就表现为拯救人。末了一步将人征服就是与撒但争战的最后一步工作,也就是将人从撒但的权下彻底拯救出来的工作。征服人的内涵之意就是将被撒但败坏的撒但的化身征服之后归向造物的主,从而背叛撒但,完全归向神,这样人就彻底蒙拯救了。所以,征服工作也就是与撒但争战的结尾的工作,是打败撒但的最后一步经营。若没有这一步工作,最终也不能将人完全拯救出来,也就不能将撒但彻底打败,人类永远不能进入美好的归宿之中,永远不能摆脱撒但的权势。所以说,与撒但的争战不结束,拯救人的工作也就不结束,因为经营工作的核心就是为了拯救全人类。最起初的人类是在神的手中,但是因着撒但的引诱、败坏,人都被撒但捆绑落在了恶者手中,所以,撒但就成了经营工作中被打败的对象,因着它占有了人,而人又是整个经营的本钱,这样,要拯救人就得从撒但手里把人夺回来,也就是把被撒但掳去的人再重新夺回来,这就借着改变人的旧性让人恢复人原有的理智来打败撒但,这样就可把被掳去的人从撒但手里夺回来。人若脱离撒但的权势与捆绑,撒但就蒙羞了,最终,人被夺了回来,撒但也被打败。因着人脱离了撒但的黑暗权势,人成了所有争战的战利品,而撒但却成了争战结束后被惩罚的对象,这就结束了全部拯救人类的工作。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恢复人的正常生活将人带入美好的归宿之中》

144 整个经营计划的工作都是神自己亲自作。第一步创世是神自己亲自作,神若不作谁也创造不了人类;第二步救赎整个人类也是神自己亲自作的;第三步那就更不用说了,收尾的工作更得他亲自作。救赎、征服、得着、成全所有的人类,都是他自己亲自作,他如果不亲自作,人代表不了他的身份,人作不了他自己的工作。为了打败撒但,为了得着人类,为了让人类在地上有一个正常的生活,他亲自带领人,亲自作工在人中间,为了所有的经营计划,为了他全部的工作,他必须亲自作。如果人只认为神来了就是为了让人看看,让人高兴高兴,你那样认识没什么价值,没什么意义,人认识得太浅!非得神自己亲自作才能把这工作作彻底了,作完全了,若是人作代表不了他,没他的身份、没他的实质就作不了他的工作,即使作了也达不到果效。第一步道成肉身是为了救赎,把整个人类从罪里救赎出来,让人能够得着洁净,能够罪得赦免。征服工作还是他亲自作工在人中间,这步若只说预言那就可以找一个预言家,就是找一个有恩赐的人来作就可以了,假如只说预言人可以代替,如果亲自作神自己的工作、作人的生命,这工作人就作不了了,非得神自己亲自作,亲自道成肉身来作工。若在话语的时代只说预言,那就可以找以赛亚,也可以把先知以利亚找来,就不用神自己亲自作了,就因为这一步所作的工作不只说预言,更重要的是以话语的工作来征服人类,打败撒但,这步工作人作不了,非得神自己亲自作。在律法时代,耶和华作一部分工作,后来又借着先知说了一些话、作了一些工作,那是因为人能代替他的工作,预言家能代替他说预言,能代替他解一些异梦,因为当初作的工作不是直接变化人的性情,与人的罪无关,只要求人守律法,所以耶和华就不道成肉身,不向人显现,直接向摩西说话或向别人说话,让他们来代替他要说的话、要作的工,让他们直接作工在人中间。第一步工作就相当于带领人,是与撒但争战的起步,但并没有正式开始。与撒但正式争战是从第一次道成肉身开始一直到现在,争战的第一次就是道成肉身钉十字架。道成肉身钉十字架打败撒但是属于第一步争战成功了,当道成肉身直接作人的生命开始就正式开始了夺回人的工作,因为这工作是变化人的旧性,所以是与撒但争战的工作。耶和华起初作的那步工作只是带领人类在地上生活,是开始开展工作,虽然还没涉及到什么争战,还没涉及什么大的工作,但也是为了后来的争战工作而打基础的。后来第二步在恩典时代的工作涉及到改变人的旧性,即神自己作人的生命,这就需要神亲自作了,务必得神亲自道成肉身,如果不道成肉身这步工作谁也代替不了,因为这工作是代表直接与撒但交手的工作。假如让人代替这工作,在撒但面前撒但就不服气,根本没法打败它,非得借着道成肉身来打败它,因为神道成肉身的实质仍是神,仍是人的生命,是造物的主,无论怎么样,他的身份与实质不会变,所以他穿上肉身作工来使撒但彻底服气。末了这步工作假如让人去作,直接让人说话人说不了,若说预言没法征服人,借着道成肉身来打败撒但,来使撒但彻底服气,把撒但彻底打败了,把人彻底征服了,再把人彻底得着了,这步工作就结束了,大功就告成了。神自己的经营无人能代替,尤其带领时代的工作、开辟新的工作更得神自己亲自作,就如让人得着启示了,得着预言了,这可以让人来代替,如果是神自己要作的工作,亲自与撒但争战的工作就不让人去作。第一步工作没与撒但争战的时候,借着先知说预言,耶和华亲自带领以色列众百姓,后来第二步工作是与撒但争战,神自己就亲自道成肉身了,来在肉身之中作工,只要涉及与撒但争战就涉及道成肉身,就是说,争战不能让人去争战,人争战打不败它,人还在撒但权下怎么能有力量跟它争战呢?人本身就属于中间派,你若倾向撒但就属撒但,你若满足神就属神。这样的争战工作如果让人代替能代替得了吗?这样,人不早就丧生了吗?不早就进入九泉之下了吗?所以说人代替不了神的工作,就是说,人没有神的实质,你跟撒但争战打不败撒但,人只可以作一部分工作,可以笼络一些人,但代替不了神自己的工作。人哪能跟撒但争战呢?没等你争战它就把你掳去了,只有神自己跟撒但争战,人在此基础上来跟随、顺服,这样才可以被神得着,摆脱撒但的捆绑。就人的智慧、能力,人所能达到的太有限,没法把人作成,人没法带领人,更没法打败撒但,人的聪明、人的这些智慧胜不过撒但的诡计,还怎么能与撒但争战呢?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恢复人的正常生活将人带入美好的归宿之中》

145 神造了人类,把人类放到地上带领到今天,后来又拯救了人类,作了人类的赎罪祭,到末了他还得征服人类,彻底把人类拯救出来,恢复人原有的模样,他从始到终作的就是这个工作,恢复人原有的形象,恢复人原有的模样。他要建立他的国度,要恢复人原有的模样,就是指恢复他在地上的权柄,恢复他在所有受造之物中间的权柄。人被撒但败坏之后就失去了敬畏神的心,失去了受造之物该有的功能,都成了悖逆神的仇敌,人都活在了撒但的权下,都受撒但的摆布,因而神在受造之物中间就没法作工,更不能获得受造之物的敬畏。人是神造的,本是应该敬拜神的,而人却与神背道而驰去敬拜撒但,撒但成了人心中的偶像,这样,神在人心中就失去了地位,也就是失去了造人的意义,所以他要恢复他造人的意义就得恢复人原有的模样,脱去人的败坏性情。将人从撒但手中夺回来务必得将人从罪中拯救出来,这样才能逐步恢复人原有的模样,恢复人原有的功能,到最终才能恢复神的国度。最终将那些悖逆之子彻底毁灭也是为了人能更好地敬拜神,更好地在地上生存。神既造人类就让人去敬拜他,既要恢复人原有的功能就恢复得彻底,而且没有一点掺杂。他恢复他的权柄就是让人去敬拜他,让人都顺服他,让人都因他而活着,让他的仇敌都因他的权柄而被毁灭,让他的一切都在人中间存留而且没有人抵挡。他要建的国度是他自己的国度,他要的人类是敬拜他的人类,是完全顺服他的人类,是有他荣耀的人类。若不将败坏的人类拯救出来,他造人的意义就化为乌有,他在人中间就不会再有权柄,而且在地上也不会再有他的国度,若不将那些悖逆他的仇敌都毁灭他就不能得着完全的荣耀,也不会在地上建立他的国度。将那些人类的悖逆者都彻底毁灭,将那些被作成的都带入安息之中,这就是他工作完成的标志,是他大功告成的标志。人类都恢复了起初的模样,都能各尽其职、守其本位,顺服神的一切安排,这样,神在地上就得着了一班敬拜他的人,他在地上也建立了敬拜他的国度。他在地上永远得胜,那些与他敌对的永远灭亡,这就恢复了他起初造人的心意,恢复了他造万物的心意,也恢复了他在地的权柄、在万物中的权柄、在仇敌中间的权柄,这是他完全得胜的标志。从此人类便进入安息之中,进入人类正轨的生活,神也与人一起进入永远的安息之中,进入永远的神与人的生活之中。地上的污秽与悖逆消失了,地上的哀号消失了,地上的所有与神敌对的都不存在了,只有神与那些曾经他拯救的人存留,只有他造的万物存留。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与人将一同进入安息之中》

146 我在地上作工的宗旨人都得明白,就是我作工最终要得着什么,我要作到什么程度才是工作的终点,人跟我走到今天若不明白我作的工作到底是什么,那不是白白地跟我走了一趟吗?人跟随我,当知道我的心意是什么。我作工在地上几千年,到了今天,我仍是在这样作着我的工作,虽然我的工作项目特别多,但我作工的宗旨仍是不变,就如我对人虽然满了审判与刑罚,但我仍是为了将人拯救出来,仍是为了将人作成之后更好地扩展我的福音,更好地扩展我在所有外邦的工作。所以,今天在很多人早已大失所望之时,我仍在继续着我的工作,仍在作着我该作的工作来审判、刑罚人。尽管人都不耐烦我说的话,尽管人都无心去理睬我的工作,但我仍在作着我分内的工作,因我作工的宗旨不会变化,而且我原有的计划也不会打破。我的审判是为了人更好地顺服,我的刑罚是为了人更好地变化,我所作的虽都是为了我的经营,但不曾有一样作工是对人无益的,因我要将这些在以色列以外的邦族都作成犹如以色列一样的顺服,作成真正的人,使我在以色列以外也有立足之地,这就是我的经营,是我在外邦的工作。到今天仍有许多人不明白我的经营,因为人并不关心这些,而是关心自己的前途与归宿,不管我怎么说,人仍是对我作的工作漠不关心,只是一心关注着自己明天的归宿,就这样下去怎能扩展我的工作呢?怎能将我的福音传于天下呢?你们当知道,我的工作扩展之时,我要将你们分散,我击打你们犹如耶和华击打以色列各支派一样,这一切都是为了我的福音遍及全地,为了将我的工作扩展外邦,使我的名被大人、小孩都尊为大,在各邦各族之人的口中都能称颂我的圣名。在这最末了的时代,让我的名能在外邦中被称为大,使我的作为被外邦中的人看见,且因我的作为而称我为全能者,让我口之言早日得着成就。我要让所有的人都知道,我不仅是以色列人的神,我也是外邦各族之人的神,哪怕是我咒诅的邦族。我要让所有的人都看见,我是所有受造之物的神,这是我最大的工作,是我在末世作工计划的宗旨,是我在末世所要成就的唯一的工作。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扩展福音的工作也是拯救人的工作》

147 神的几千年计划,在肉身中作两部分工作,一步是钉十字架的工作,因此而得荣耀,另一步是末世征服、成全的工作,借此得荣耀,这是神的经营。所以,你们不要把神的工作看得太简单了,也不要把神对你们的托付看得太简单了。你们都是承受神极重无比永远的荣耀的人,是神特意定好的,神荣耀中的两部分在你们身上显明一部分,神荣耀中的一部分的所有都赐给了你们,让你们承受,这都是神的高抬,也是神早已定好的计划。就神在大红龙居住之地作了这么大的工作,若拿到别处早已有了很大的果效,人都好接受,而且对于那些信奉“上帝”的西教士来说太容易接受了,因为有耶稣一步的先例,所以在别处神没法成全他的这一步得荣的工作,就是人都支持,国家都承认,神的荣耀没有“着落”,这就是作这一步工作在此地的极大意义。在你们中间没有一个人能受到法律的保护,反而受到法律的制裁,更大的难处是人也都不理解你们,不管是亲人也好,父母也好,或朋友、同事也好,都不理解你们。当神“不要”你们时,你们在世上根本没法生活下去,但就是这样,人仍不舍得离开神,这是神征服人的意义,是神的荣耀。你们今天所承受的高过历代的使徒、先知,甚至高于摩西、高于彼得。福不是一天两天可以得着的,得付许多代价,那就是你们得具备被熬炼的爱,具备极大的信心,具备神所要求达到的许多真理,而且能够面向正义不屈不挠,而且有至死不变爱神的心,需你们的心志,需你们的生命性情变化,你们的败坏得医治,接受神的一切摆布,不埋怨,甚至能顺服至死,这是你们该达到的,是神作工的最终目的,是神对这班人的要求。他既赐给你们,他也必要向你们索取,他也必向你们提出合适的要求。所以神作的一切都不无道理,从此看见神为什么一再作高标准、严要求的工作,所以你们对神要充满信心。总之,神作的一切都是为了你们,都是为了你们能够有资格接受他的产业,与其说为了神自己的荣耀,倒不如说是为了拯救你们,为了成全这班在污秽之地受害至深的人,神的心意你们该明白。所以,我劝许多愚昧无见识、无理智的人还是不要试探神,不要再抵挡了,神已忍受了所有人所没有忍受的痛苦,神早已替人受了更多的屈辱,还有什么放不下的?还有什么能比神的心意更重要?还有什么能高于神的爱?本来,在这样的污秽之地开展神的工作已是难上加难了,若是人再明知故犯,那神的工作就得拖延时间了,总之,对谁都不利,都没有益处。神不受时间的限制,他的工作、他的荣耀第一。所以,他不管多长时间,只要是他作的他就不惜任何代价,这是神的性情——不成不罢休,什么时候神将第二部分荣耀得着,他的工作才可结束。若是神在全宇之下作不完第二部分得荣耀的工作,他的日子永不来到,他的手也不离开选民,他的荣耀也不临到以色列,他的计划也不结束。你们应该看见神的心意,看见神的作工并不是像创造天地万物一样简单。因为今天作的是变化已被败坏的人,是麻木不堪的人,是洁净造成之后又经撒但加工的人,并不是造亚当或夏娃,更不是造光或造各种植物、动物,他是将撒但败坏的东西洁净之后再重新得着,变成属他之物,而且成为他的荣耀,并不像人想象的造天地万物一样的简单,也不像人想象的咒诅撒但下无底深坑的工作,而是变化人的工作,将反面的、不属他的东西变成正面的、属他的东西。这是神这次工作的内幕,你们都当明白,不要看事太简单了,神的工作不同于一般的工作,不是人的头脑能达到的奇妙,也不是人头脑能达到的智慧。神此次作工并不是造万物,但也不是毁万物,而是变化他造的万物,洁净已被撒但玷污的万物。所以说,神要大动工程,这是神工作的全部意义。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的作工像人想象得那么简单吗?》

148 耶和华作的工作是创造世界,是开头,这步工作是结束工作,是结尾。开始在以色列选民中间作,在最圣洁的地方来开天辟地,最后一步是在最污秽的国家作,来审判世界,结束时代。第一步在最光明的地方作工,最后一步在最黑暗的地方作工,把这些黑暗驱逐出去,把光明带来,把这些人都征服。就在最污秽、最黑暗的地方把人都给征服了,所有人口里都承认了是有神,是真神,心服口服,用这一事实来作征服全宇的工作,这步工作是有代表意义的,这个时代的工作作完,六千年的经营工作就彻底结束了。最黑暗的地方的人已经征服了,其余的地方就更不用说了,所以只有中国的征服工作具有代表性意义。中国代表所有的黑暗势力,中国的人代表所有属肉体、属撒但、属血气的人。中国的人被大红龙败坏得最厉害,抵挡神最严重,人性最低贱、最污秽,所以是整个败坏人类的典型代表,并不是别的国家就都好了,人的观念都一样,虽然他们素质好,但不认识神也得抵挡。为什么犹太人也抵挡、悖逆呢?为什么法利赛人也抵挡呢?犹大为什么出卖耶稣呢?当时有许多门徒不认识耶稣,当耶稣钉十字架复活以后为什么人仍不相信他?人的悖逆不都一样吗?只不过把中国人拿出来作典范,征服之后作成模型、标本,作为参考物。为什么一直说你们是我经营计划的附属物呢?就人的败坏、污秽、不义、抵挡、悖逆这些东西在中国人身上表现得最全面,各种各样都显露出来。一方面素质差,再一方面生活落后、思想落后,生活习惯、社会环境、出生家庭都差,都是最落后的,这些人的地位也低下,在这地方作工有代表性,试点工作作全面了,以后再开展工作就好作多了,这步工作作成了,以后的工作也不在话下,这步工作成了,大功彻底告成了,整个宇宙征服的工作也就彻底结束了。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作工异象 二》

149 神将全宇的工作的重点全部作在这班人身上,将他全部的心血代价都献给了你们,他将全宇的灵的工作全都收回给了你们,所以说,你们是幸运者。而且神将他的荣耀从以色列——他的选民身上挪到了你们身上,要把他的计划的宗旨借着你们这班人全部显明出来,所以你们都是承受神产业的,更是承受神荣耀的人。或许你们都记得这样的话:“我们这至暂至轻的苦楚,要为我们成就极重无比永远的荣耀。”在以往,你们都听过这句话,但谁也不明白这话的真正含义,今天深知这话的实际意义。这句话是神在末世要成就的,而且是成就在大红龙盘卧之地受到大红龙残酷迫害的人身上,因着大红龙是逼迫神的,是神的仇敌,所以在此地的人都因着信神而受羞辱、受逼迫,所以,这话是成就在你们这班人身上的。因着在抵挡神的地方开展工作,神的一切工作都受到极大的拦阻,而且神的许多话不能及时得到成就,人便因着神的话而受了熬炼,这也是属于“苦”中的成分。神在大红龙之地开展他的工作是相当难的,而神又借此“难”来作了他的一步工作,来显明神的智慧,显明神的奇妙作为,借此机会神将这班人作成。就因着人受的苦,因着人的素质,因着这个污秽之地的人所有的撒但性情来作神的洁净、征服工作,使神从此得着荣耀,使神从此得着见证他作为的人,这是神在这班人身上付出所有代价的全部意义。就是说,神就是借着抵挡神的人来作征服的工作,只有这样作才可显明神的大能,就是只有在污秽之地的人才有资格承受神的荣耀,这样才可衬托神的大能。所以说,神得荣耀是从污秽之地得着,是从污秽之地的人身上得着,这是神的心意。就如耶稣那一步工作,就在逼迫他的法利赛人中间才可得着荣耀,若是没有法利赛人的逼迫,没有犹大的出卖,耶稣不能受讥笑,不能受毁谤,更不能钉十字架,也不能得着荣耀。神在每一个时代在什么地方作工,在何处作他在肉身的工作,他就在何处得着荣耀,也从那处得着他要得着的人,这是神作工的计划,是神的经营。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的作工像人想象得那么简单吗?》

150 整个六千年的工作是随着时代的不同逐渐变化的,工作转移的变化是根据整个世界的情况,根据全人类的发展趋势,经营工作才逐步转变的,并不是创世开始时就计划好的。未创世之前或刚创世之后,耶和华并没有计划第一步作律法的工作,第二步作恩典的工作,第三步作征服的工作,并且先在摩押后代的一部分人身上作,以此来征服全宇。创世之后他从来没说过这话,在摩押之后他也没说这话,在罗得以前更没说这话,工作都是随走随作的。整个六千年经营工作就是这样发展下来的,并不是在创世以前就列好了“人类发展简表”这样的计划。神作工作是直接发表他的所是,而不是绞尽脑汁地计划,当然有许多先知也说过许多预言,但这并不能说神作工是一直在精密地打算着,说预言也是根据现实的工作来说。他作工作都是作最现实的工作,是随着时代的发展来作工,也是随着事物的变化来作他最现实的工作,他作工就是对症下药,是随作随看,随看随作。每步作工都能发表他足够的智慧,发表他足够的能力,都是按着他在本时代的工作来显明他足够的智慧,来显明他足够的权柄,让那些凡是在本时代被他收回的人都能看见他的全部性情。他是按着每个时代要作的工作来供应人的所需,作他该作的工作,是按着撒但败坏人的程度来供应人的所需。……在人类中的工作没有一样工作是创世时就提早预备好的,而是事物的发展使神在人类中有了一步一步更现实、更实际的工作,就如耶和华神造蛇并不是为了引诱女人的,这不是他专门计划的,也不是他有意命定好的,可以说这都是在预料之外的事。所以,因着这事耶和华把亚当、夏娃赶出伊甸园,并且发誓再不造人类。但神的智慧就是在此基础上才让人发现的,正如我以前说的“我的智慧是建立在撒但的诡计之上的”。无论人类怎么败坏,蛇怎么引诱,耶和华仍然有他的智慧,所以,他从创世到现在一直作新的工作,没有一步重复工作。撒但不断地施行诡计,人类不断地经撒但败坏,耶和华神也在不断地作他智慧的工作,他从未失败过,从创世到现在,他并未停止他的工作。人类经撒但败坏之后,他就不断地在人中间作工作,来打败那败坏人类的仇敌,这争战从起初到世界的末了。他作了如此多的工作,不仅让经撒但败坏的人类蒙了他极大的拯救,也看见了他的智慧、全能与他的权柄,到最终还要让人类看见他的公义性情——罚恶赏善。他与撒但争战到今天,从未失败过,因他是智慧的神,他的智慧又是建立在撒但的诡计之上的,所以,他不仅让天上的万物都顺服在他的权柄之下,也让地上的万物都栖息在他的脚凳之下,更让那侵扰全人类的恶者都倒在他的刑罚之中。这一切的作工果效,都是因着他的智慧而作成的。在没有人类以先,他从未显明过他的智慧,因为天上、地上整个宇宙空间并没有他的仇敌,万物中都没有黑暗势力的侵袭。自从天使长背叛他之后,他便在地上造了人类,因着人类他才开始正式与撒但即天使长展开了长达几千年的争战,一步比一步激烈,哪一步都有他的全能、智慧之所在。此时,天上、地上的万物才看见了神的智慧,看见了神的全能,更看见了神的实际。今天,他仍是这样实实际际地作着他的工作,而且是一边作着工作一边显明着他的智慧与全能,让你们看见这一步一步工作的内幕,让你们看见神的“全能”到底如何解释,更让你们看见神的“实际”到底如何解释。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你当知道全人类是如何发展到今天的》

151 圣灵作工都是随走随作,随时计划他的工作,随时就作了,为什么总说圣灵工作是现实的,是常新不旧的,是最新鲜的呢?工作不是创世就计划好了,根本不是那么作的!每步作工都达到当时应有的果效,但哪步作工又互不打岔。有许多时候,你心里计划的根本赶不上圣灵的最新作工,他的作工不像人的推理那么简单,也不是人想象的那么复杂,是看着人现在的需要来作人随时随地的供应,正因为他最清楚人的实质,他作的工作也就最能符合人的现实需要,因此在人来看,他作的工作是提早几千年就计划好的。现在在你们中间作工,也就是看着你们的情形随时随地地作,随时随地地说,遇到那种情形就正好说那些话,人里面正好需要这些东西。如第一步刑罚时代的工作,刑罚时代之后人都有什么表现,人都有哪些悖逆的东西,人有哪些积极情形出现,还有哪些消极情形出现,消极到一个地步,最低的限度是什么样,根据这些来作工作,以此来借题发挥,达到更好的作工果效。就是根据现在的情形来对人作供应的工作,他作的每步工作都能按着人的实际情形来,受造之物都在他手中,他能不掌握吗?人的情形都是什么,下步该作什么,他随时随地就作了,并不是千古以来就预定好了,这都是人的观念!当时一边作工一边看果效,工作不断地进深,不断地发展,看着作工果效来作下步的工作,借着许多事来逐渐过渡,使新的工作逐渐向人显明,这样的工作都能供应人的所需,因为神对人太了解了。他在天上作工是这样作,同样,道成肉身仍旧这样作,是随着现实的情况来作安排,把工作作在人中间。所有的工作都不是创世以前就安排好了,也并不是提早作了精密的计划的。在创世两千年之后,耶和华看见人类败坏到如此地步,便借着先知以赛亚的口预言要在律法时代结束之后作恩典时代救赎人类的工作,当然这是耶和华的计划,但这样的计划也是根据当时他所看见的情形而作出来的,并不是刚造亚当之后便有了这样的想法的。以赛亚只是预言,但耶和华并没有在律法时代及早地筹备这工作,而是在恩典时代刚开始才着手这个工作,就是使者向约瑟梦中显现,启示神要道成肉身,这样,他道成肉身的工作才开始作。这并不是人想象的神创世以后就预备要道成肉身作工,这只是因着人类发展的程度而决定的,也是因着与撒但争战的情况决定的。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你当知道全人类是如何发展到今天的》

152 神以经营人来打败撒但,撒但以败坏人来结束人的命运,搅扰神的工作,而神作的工则是拯救人类。神自己所作的工作哪一步不是为了拯救人类?哪一步不是为了洁净人,让人行出义来,让人活出一个可爱的形象来?撒但却不是这么做,它是败坏人类,它一直在全宇之下作这败坏人的工作。当然,神也作他自己的工作,神并不搭理撒但,撒但再有权柄,它的权柄也是神给的,只不过神并没有将所有的权柄都给它,所以无论它怎么做也不能超过神,一直在神的手中掌握。在天上神没显明什么作为,只不过就给撒但点权柄,让它辖管这些天使,所以,无论它怎么做也不能超乎神的权柄,因为起初神给它的权柄是有限的。神一边作工作,它一边搅扰,到末世它搅扰完了,神的工作也结束了,神要作的人也作成了。神从正面引导人,他的生命是活水,无限无量,撒但败坏人败坏到一个地步,最终生命活水将人作成,撒但无法插手作工,这样,神就能把这些人完全得着了。撒但现在还不服气,一直跟神比试高低,但神并不搭理它,神说过:我必胜过撒但的一切黑暗势力,胜过一切黑暗权势。这就是现在在肉身中要作的工作,也是道成肉身的意义,就是来完成末了一步打败撒但的工作,把所有属撒但的东西都灭绝。神战胜撒但,这是必然趋势!其实撒但早已失败了,自从福音在大红龙国家一扩展,就是神道成的肉身一开始作工,工作局面打开以后,撒但就彻底败了,因为道成肉身就是为了打败撒但的。撒但一看神又一次道成了肉身,而且还开始作工了,任何势力也拦阻不了,所以,它看见这工作就傻眼了,再也不敢作了。起初它认为自己的智慧也很多,在神的作工中搅扰打岔,却没料到神又一次道成肉身,而且神作工还借着它的悖逆来揭示人、来审判人,以此征服人来打败它。神比它更智慧,作的工作远远超过它,所以我以前说过:我作的工作是建立在撒但的诡计之上,到最终显明我的全能,显明撒但的无能。神在前面作工,它在后面尾随,以至于到最后把它灭了,它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呢!把它摔得粉身碎骨,它才恍然大悟,那时,它已被放在火湖里焚烧了,这样,它不就彻底服气了吗?因它无计可施了!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你当知道全人类是如何发展到今天的》

153 撒但在我的计划当中始终步步尾随,作为我智慧的衬托物,一直在想方设法打乱我原有的计划。但我能屈服于它的诡计吗?天地之中有谁不做我的效力品,难道撒但的诡计除外吗?这正是我智慧的交接之处,正是我作为的奇妙之处,是我整个经营计划的实行原则。在国度建造时代,我仍不回避撒但的诡计而继续作我要作的工,我在宇宙万物之中挑选了撒但的所作所为作我的衬托物,这不是我的智慧吗?不正是我作工的奇妙之处吗?当进入国度时代之时,天下、天上的万物都巨变,都在庆幸,都在欢腾,你们不也是如此吗?谁的心中不是甜如蜜呢?谁的心中不是乐开了花呢?谁的手脚不在欢舞?谁的口中不是赞美呢?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向全宇的说话·第八篇》

154 在大红龙国家,我作了一步令人莫测的工作,使人都在风中摇摆,随之许多人都随着风的刮动而悄悄飘去,这也正是我所要扬尽的“场”,是我所盼望的,也是我的计划。因在我作工之时,不知不觉进来许多“恶者”,但我并不急于将其赶走,而是在适当的时候将其冲散。从此,我才作生命的起源,让那些真心爱我的人从我得着无花果树的果子,从我得着百合花的香气。因为在撒但寄居之地、在属灰尘之地上无有纯金存留,只有沙土,所以,面对此情,我就作了一步这样的工作。要知道,我得着的是提炼出来的纯金,不是沙土,恶者怎能存留在我的家中呢?我怎能容让狐狸寄生在我的乐园中呢?我千方百计将其赶走,在我的心意未显明以先,谁也不知我要作什么,趁此机会,我便将那些恶者赶了出去,他们被迫离开我。对待恶者,我就是这样作,但其仍有为我效力的一天。因着人得福的心太强烈,所以我便扭转身躯将荣脸显现“外邦”,让人都活在自己的天地里而自我审判,我却说着我该说的话,“供应”着人的所需。当人都醒悟之时,我早已将我的工作扩展开来,我便将我的心意向人发表出来,在人身上开始我第二部分的工作,让人都紧紧随着我,以便配合我的工作,让人都尽其所能地与我一起作我该作的工作。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七雷巨响——预言国度的福音将扩展全宇》

155 神不持续一样的工作,他的工作是不断地变化的,他总有新的工作,就如我对你们天天说新话、作新工作一样,这就是我作的工作,关键在于一个“新”字,一个“奇”字。“神是一成不变的,神总归是神”这话一点不假,神的本质不变,神总归是神,他不能变成撒但,但这些并不能证明他的工作就如他的本质一样永恒不变。你说神永恒不变,那神常新不旧又怎么说?神作的工作不断地扩展,不断地变化,神的心意不断地向人显明,向人公开。人在经历神的作工时性情不断地变化,人的认识也不断地变化,这变化从哪儿来的?不是从神的作工不断地变化而得来的吗?人的性情能变化,就不容许我的作工、说话不断地变化吗?难道务必得受人的限制吗?你这不是强词夺理吗?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将神定规在“观念”中的人怎能获得神的“启示”呢?》

156 主耶稣来了,他用他的实际行动告诉人类:神已走出律法时代开始了新的工作,这新的工作不需再守安息日,“走出安息日”这仅仅是神新工作的一个预尝,而真正的大的工作将会继续上演。当主耶稣开始作工的时候,他已经走出了律法时代的“束缚”,打破了律法时代所规定的条例与原则,与律法有关的一切在他身上就没有任何的踪迹了,他全部丢掉了不去守,也不再要求人去守。所以在这儿你看到在安息日主耶稣从麦地经过,主没有安息,他在外边作工,没有休息。他的这一举动反击人的观念,告诉人他已不在律法下生活了,他走出了安息日,以全新的形像与新的作工方式出现在人面前,出现在人中间。他的这一举动告诉人他带来了新的工作,这个新的工作就从走出律法、走出安息日开始。当神作新工作的时候他就不会再念旧,也不会再顾忌律法时代的条例,也不受上一个时代所作工作的影响,而是在安息日照样作工作,而且他的门徒饿了可以掐麦穗吃,这一切在神那儿看都是很正常的。在神那儿神要作的好多工作与要说的好多话都可以有新的开头,当有新开头的时候,他以前所作的旧工作就不再提起了,也不再持续了。因为神作工有他的原则,当他要作新工作的时候,就是他要将人带入新的工作步骤的时候,也是他的工作进入更拔高的阶段的时候,对于旧的说法或条例人如果继续做、继续持守,神也不纪念、不称许,因为他已经带来了新的工作,进入了新的作工阶段。当他带来新工作的时候,他就以一个全新的形像、全新的角度与方式来向众人显现,让人看见他不同方面的性情与所有所是,这是他作新工作的其中一个目的。神不守旧,不走老路,他作工说话不像人想象的有这样的禁忌、那样的禁忌,在神全是释放自由,没有任何禁忌,没有任何束缚,他给人带来的全是自由释放。他是活生生的神,他是真真切切、实实际际存在的神,他不是木偶也不是泥塑,他与人供奉、膜拜的偶像是完全不同的,他是鲜活的,他的作工与说话带给人的全是生命与光明,全是自由与释放,因为他有真理,有生命,有道路,他不受任何辖制地作着他要作的一切工作。无论人怎么说,无论人类怎么看待他的新工作,怎么评价他的新工作,他都会毫无顾忌地作他要作的工作,他不会顾忌任何人的观念,也不会顾忌任何人对他工作与说话的指指点点,甚至是人对他新工作的极力反对与抵挡。受造之物中的任何人都休想用人的道理、人的想象以及人的知识,或者人的道德观念来衡量神所作的、来定规神所作的、来诋毁或搅扰破坏神所作的工作。神作事、神作工没有任何禁忌,不受任何人、事、物的辖制,不受任何敌势力的搅扰。对于他的新工作而言,他就是永远得胜的君王,一切的敌势力与来自于人类的各种邪说、谬论都踩在他的脚凳之下。无论他作哪一步新工作,他的工作必会在人中间开展,必会在人中间扩展,也必会在全宇通行无阻、大功告成,这就是神的全能智慧,也是神的权柄与能力。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的作工、神的性情与神自己 三》

157 神末世道成肉身主要是来说话,把人生命所需要的东西都说明了,把人该进入的给指出来了,把神的作为显给人看,把神的智慧、全能、奇妙都显给人看。从神多种方式的说话中,人看见了神的至高,看见了神的至大,更看见了神的卑微隐藏,看见了神是至高的,但他卑微隐藏也能成为最小的。有些说话是站在灵的角度上直接说,有些说话是站在人的角度上直接说,有些说话是站在第三者的角度上说。从这里可以看见,神作工的方式多种多样,都是借着说话让人看见的。神在末世作的工既正常又实际,所以说末世这班人都是受试炼最大的,因着神的正常、神的实际,所有的人都进入了试炼之中,人陷入神的试炼之中,就是因着神的正常、神的实际。在耶稣那个时代人没有观念,也没有试炼,因着耶稣所作的多数都符合人的观念,所以人都跟从他,对他没有观念。现在的人受的试炼最大,说这些人都是从大患难里出来的,所指的就是这个患难。现在神说话就是要把这些人的信心、爱心、受苦、顺服都造就成。神末世道成肉身乃是根据人的本性实质说话,根据人的行为表现说话,根据现时人该进入的说话,又实际又正常,不说明天的,也不回顾昨天的,就说今天该进入的、该实行的、该明白的。现在如果出现一个又能显神迹奇事、又能赶鬼、又能医病,能显许多异能的人自称是耶稣来了,这是邪灵的假冒,属于邪灵模仿耶稣作的。记住一点!神不作重复工作,耶稣的那步工作已经完成了,神以后再不作那步工作了。神作的就不符合人的观念,就像在旧约预言弥赛亚要来,结果耶稣来了,如果再来一个弥赛亚,那就不对了。耶稣来过一次,这次如果“耶稣”再来那就不对了,一个时代一个名,哪一个名都是有时代性的。在人的观念里,神总得显神迹奇事,总得医病赶鬼,总得像耶稣一样,在这次神绝不那么作。若是神在末世还显神迹奇事、赶鬼医病,跟耶稣作的一模一样,那神的工作就重复了,耶稣的工作就没有意义、没有价值了。所以,神一个时代作一步工作,神每作一步工作之后,邪灵紧接着模仿,撒但尾随神之后神又变一种方式。神作完一步工作,邪灵会模仿,这点你们该清楚。为什么今天神作的工作跟耶稣的作工不一样?为什么今天神不行神迹奇事、不赶鬼、不医病?如果耶稣作的工跟律法时代一样,能不能代表恩典时代的神?能不能完成钉十字架的工作?耶稣如果像律法时代那样进圣殿、守安息日,谁也不逼迫他了,都拥护他了,那他能钉十字架吗?能完成救赎的工作吗?如果在末世神道成肉身,还像耶稣那样显神迹奇事,那有什么意义呢?只有借着在末世作另一部分工作,代表他经营计划当中的一部分,人对神的认识才能进深,神的经营计划才能完成。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对神现时作工的认识》

158 神作工到一个地步,经营到一个地步,那些合他心意的人都能满足他的要求。神是按着他的标准来要求人,是按着人能做到的来要求人,在谈他的经营的同时他给人指出路,给人以生存之道。他的经营与人的实行这是一步作工,是同时作的,谈经营就涉及到人的性情变化,谈到人该做的、谈人的性情变化就涉及到神的工作,这两者什么时候都不分开。人的实行在逐步改变,是因着神对人的要求也在改变,也因着神的工作总是在不停地变化、进展。若人的实行陷在规条之中,那就证明这些人已失去了神的作工,失去了神的带领;若人的实行总没有改变也不能进深,那证明这些人的实行是人意的实行,是非真理的实行;若人根本无路可行,那这些人早已落在撒但的手中被撒但控制,也就是被邪灵控制。人的实行不能进深神的工作也就没有发展,神的作工不变人的进入也就停止不动,这是必然的。在整个工作中人若一直在守耶和华的律法,那神的工作也就不能进展,更不能结束整个时代,人若一直在守着十字架忍耐、谦卑,那神的工作也不能继续发展。六千年的经营根本不会在只守律法或只守十字架忍耐、谦卑的人身上结束的,而是在认识神被神从撒但手中夺回、完全脱离撒但权势的末了的一代人身上结束整个经营工作,这才是工作的必然趋势。为什么说在教堂里的那些人实行得老旧了呢?就是因着他们所实行的跟现在的工作脱节,在恩典时代他们实行得也对,但随着时代的转移、工作的变迁,他们的实行也逐步老旧,被新的工作、新的亮光甩在后面,圣灵的工作在原有的基础上又进深了好几步,而他们仍然停留在原有的地步原封未动,仍持守旧的作法、旧的亮光。神的工作在三年或五年之内都会有很大的变化,更何况两千年的时间,不更有大的变化吗?人没有新的亮光,没有新的实行,那是人没跟上圣灵的作工,是人的失误,并不能因着原来有圣灵作工的人现在仍持守老旧的作法而否认新工作的存在。圣灵的工作总是在向前发展,凡在圣灵流中的人也应有逐步的进深与变化,不应只停止在一个地步,只有那些不认识圣灵工作的人才会停止在原有的工作中而不接受圣灵新的作工,只有那些悖逆的人才不能得到圣灵的作工。人的实行若跟不上圣灵新的作工,那人的实行必定是与现时的工作脱节的实行,这些实行也必定是与现时的工作相打岔的。诸如这样老旧的人根本不能成就神的旨意,更不能成为最后站住神见证的人,而且整个经营工作也不能结束在这样一班人身上。那些曾经守住耶和华律法的人、曾经为十字架而受苦的人,若不能接受末了这一步工作,那他们所做的一切都是徒劳,都是无用的。圣灵的作工最明显的表现就是现实不守旧,跟不上今天作工的、与今天的实行脱节的就都是抵挡不接受圣灵作工的,这样的人都是抵挡神现时作工的人。他们虽持守以往的亮光,但不能因此而否认他们是并不认识圣灵作工的人。为什么从始到终总谈实行的变化、以往的实行与现在的实行的区别,谈以前那个时代怎么实行的,现在这个时代又是怎么实行的呢?总谈这些实行的划分,就是因为圣灵的工作在不断地向前发展,这样就要求人的实行也不断地变化。人如果停止在一个地步上证明人没能够上神新的工作与新的亮光,并不能证明神的经营计划不变。在圣灵流以外的那些人总认为他们的对,其实神在他们身上的工作早已停止了,他们身上根本没有圣灵工作,神的工作早已转到另外一班人身上了,他要在这些人身上成全他新的工作。因为那些在宗教里的人不能接受他的新工作,只是持守以往的旧工作,所以神就将这些人弃绝,将他新的作工作在那些接受他新工作的人身上,这些人是配合他新的工作的人,只有这样才能成就他的经营。神的经营一直在向前,人的实行也不断提高,神总是在作工而人也总有需求,以至于两者都达到顶峰,神与人能完全结合,这就是大功告成的一个表现,是整个经营最终的结果。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的作工与人的实行》

159 神在每一个时代都不作重复的工作,既然现在是末世了,他就要作他在末世的工作,显明他在末世的所有性情。一说末世,就属于另一个时代,耶稣说那时你们必遇见灾荒,那时你们必遇见地震、饥荒、瘟疫,这说明是另一个时代了,不再是旧的恩典时代了。假如按人所说,神是永恒不变的,神的性情永远是怜悯慈爱,他爱人如己,对什么人都是拯救,他从不恨人,那他的工作还能结束吗?耶稣来了钉十字架,为所有的罪人牺牲,把自己献在祭坛上,已经完成了救赎的工作,他已结束了恩典时代,若末世还作恩典时代的工作,那有什么意义?若仍这样作不是否认耶稣的工作吗?若神这步来了没作钉十字架的工作,但他还是怜悯慈爱,那他能结束时代吗?就怜悯慈爱的神能结束时代吗?在末了结束时代的工作中,神的性情是刑罚与审判,显明一切的不义,来公开审判万民,来成全那些真心爱他的人,这样的性情才能结束时代。末世已到,万物各从其类,都按着不同的性质被划分在不同的类别中,这正是神显明人的结局、归宿的时候,人若不经历刑罚、审判,人的悖逆、不义都没法显露出来。只有借着刑罚、审判才能将万物的结局都显明出来,人在刑罚、审判中才能显出原形,恶归于恶,善归于善,人都各从其类,借着刑罚、审判来显明万物的结局,达到罚恶赏善,让万人都归服在神的权下,这些工作都得借着公义的刑罚与审判来达到。因人败坏到顶峰了,人的悖逆太重了,只有以刑罚与审判为主的在末世显明的神的公义性情才能彻底将人变化、作成,才能将恶显明出来,从而重重惩罚所有不义之人。所以说,这样的性情都是具有时代性意义的,性情的显明、公开是为了每个新时代的工作,并不是无意义地随意显明他的性情。若在显明人结局的末世仍来对人施下不尽的怜悯、慈爱来爱人,仍然对人是爱,不是公义的审判,而是宽容、忍耐、赦免,无论人犯多大的罪仍是饶恕,没有一点公义的审判,那整个经营何时能收尾呢?这样的性情何时能将人带入人类合适的归宿中呢?就如一个法官他永远爱人,是一个心慈面软的爱人的法官,不管是犯什么罪的他都爱,不管什么人他都爱、都包容,那他什么时候才能断清案呢?在末世,只有公义的审判才能将人类都各从其类,才能把人带入更新的境界中,这样,就以审判、刑罚的公义性情来结束整个时代。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作工异象 三》

160 就神的灵从创世到现在动了如此大的工程,而且是在不同的时代作了不同的工作,也是在不同的国家中作工,每个时代人都看见他不相同的性情,当然这都是借着他所作的不同的工作而显明的。他是满了慈爱、满了怜悯的神,他是人的赎罪祭,是人的牧人,但他又是人的审判,是人的刑罚,是人的咒诅,他能带领人在地上生活两千年,也能将败坏了的人类从罪中救赎出来。到了今天,他又能将不认识他的人类征服在他的权下,让人都完全顺服他。到最终把全宇之人里面不洁净、不义的东西都焚烧净尽,让人看见他不仅是怜悯慈爱的神,他也不仅是智慧、奇妙的神,也不仅是圣洁的神,更是审判人的神。对全人类的恶者来说,他是焚烧、审判、惩罚;对被成全的人来说,他是患难、熬炼、试炼,还有安慰、扶持、话语供应、对付、修理;对被淘汰的人来说,是惩罚,也是报应。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两次的道成肉身完全了道成肉身的意义》

161 如今,我不仅在大红龙国家降临,而且我也面向全宇,以至于整个穹苍都在震动,哪一处不在经受我的审判?哪一处不在我所倒之灾中生存?所到之处都撒下了各种“灾种”,这是我作工的一种方式,无疑对人是一个拯救,对人所施的仍然是慈爱的一种。我要让更多的人都认识我,都看见我,从而敬畏多少年来人所看不着的,如今却是实际的神。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向全宇的说话·第十篇》

162 我在国度之中执掌王权,更是在全宇之下执掌王权,我既是国度君王,也是宇宙之首,从此之时,我要将所有选民之外的人都召集在一起,开始我在“外邦”的工作,向全宇公开我的行政,以便顺利开展我的下一步工作。我要以刑罚的方式在外邦中扩展我的工作,即以“武力”对待所有的外邦之人,当然,这个工作与我在选民中的工作同步进行。当我民在地作王掌权之时,也正是所有的在地之人被征服之日,更是我安息之时,此时,我才能向所有的被征服之人显现。我是向圣洁之国显现,向污秽之地隐藏,凡是被我征服而顺服在我前的,都能亲眼看见我的面,亲耳聆听我的音,这是在末世降生之人的福分,是我命定之福,谁也改变不了。现在我这样作工,是为了将来的工作,在我所有的工作之中,都是前呼后应互相结合的,不曾有哪一步工作突然中止,不曾有哪一步工作是在搞“独立”的,不是吗?以往的工作不是今天的根基吗?以往的话语不是今天的起步吗?以往的步骤不是今天的起源吗?当我正式展开书卷之时,也正是全宇之人受刑罚之时,是普天下之人受试炼之时,是我工作的高潮之时,所有的人都在无光之地生存,所有的人又都在环境的威胁之中生存。即从创世到如今,是人未曾体验过的生活,历代之人无人“享受”这样的生活,所以我说我作了前所未有的工作,这是实际情形,是内涵之意。因为我的日子已经逼近了全人类,不是在天边,而是在眼前,谁能不为此而害怕?谁能不为此而高兴呢?污秽的巴比伦城终于等来了其末日,崭新的新世界与人重逢了,天上、地下都变化更新了。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向全宇的说话·第二十九篇》

163 当子民都被作成,而且地上的国成为基督的国,那时也正是“七雷巨响”之时,现在正向那一步迈进,正向那一天“进攻”,这是神的计划,在不久的将来将会实现。但神口所说的都是神已作成的,足见世上的国已是空中楼阁摇摇欲坠,末日就在眼前了,大红龙就在神的话中倒下了。为了神计划的圆满成功,天使也下到人间开始尽自己的所能来满足神,道成肉身的神也亲自在交战之地与仇敌作战。道成的肉身所在之处正是仇敌灭亡之处,中国首先第一个被摧毁,被神的手灭没,神对它丝毫不留一点情面。子民越成熟证明大红龙越垮台,这是让人明显能看出来的,子民的成熟是仇敌灭亡的预兆,这是“较量”的一点解释。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向全宇说话的奥秘揭示·第十篇》

164 当秦国实现在地之时,即国度实现之时,地上不再有战役,从此不再有饥荒、瘟疫、地震,人再不制造武器,而是全部活在平定的环境之中,人与人都有了正常的来往,国与国有了正常的来往。而现在却不能与此相比,天下正处于大乱之际,各国内部都逐渐开始发动政变,随着神发声的经过人逐渐变化,各国内部逐步瓦解,坚固的巴比伦的根基开始摇动了,犹如空中的楼阁,随着神心意的变动,不知不觉中世界会发生巨大的变化,各种迹象随时显明,让人看见世界的末日已到!这是神的计划,是他作工的步骤,必须将列国都四分五裂,将旧所多玛第二次毁灭,所以神说“世界在倾倒!巴比伦在瘫痪!”这是除神自己无人完全了解的,但人知道的毕竟有限。例如,那些内务国家总理虽然知道目前局势不稳定,而且混乱,但又无法治理,只好是顺水推舟,心里还盼望会有出头之日,盼望有一天太阳重新从东方升起照亮全地来挽回这种惨状,但他哪里知道,当太阳第二次升起来的时候,就不是为了挽回旧势了,而是卷土重来、彻底更换了。这是神在全宇之下的计划,要更换新的世界,最主要的还是先将人更新。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向全宇说话的奥秘揭示·第二十二篇结合第二十三篇》

165 今天的所有说话可以说都是预言以后的事的,是神对下一步工作的布置,神在教会当中的人身上的工作得差不多了,接着要以“烈怒”出现在所有人的面前,正如神说的“我要让在地之人都承认我的所作所为,而且使我的作为在‘审判台’前得到证实,使我的作为在全地之人中都被公认,而且要屈服下来”。从这话当中看到了什么没有?神在下一部分的工作摘要就在这里。神首先让所有执掌“政权”的看家狗都心服口服,自己退出历史舞台,不再争夺地位,不再勾心斗角。这个工作必须得借着神在地兴起的各种灾荒,但神并不显现,因为那时的大红龙国仍是污秽之地,所以神并不显现,只以刑罚来出现,这是神的公义性情,谁也逃不掉。在这期间,凡在大红龙国家居住的都得遭灾,当然包括在地的“国度”(即教会),这时正是事实的临及,所以人人都得经历,谁也逃不掉,这是神命定好的。正因为有这一步工作,所以神说“现在正是大展宏图之际”。因为以后地之上没有教会,因为灾难的临及,所以人都顾头不顾尾,在灾难之中难以享受神,所以说让人在这大好的时光里尽情地爱神,以免错过机会。当这一步事实过去之后,神将大红龙彻底打败,子民为神作见证的工作也就完毕,之后神就开始下一步工作,将大红龙的国家彻底摧毁,最后将全宇之人倒钉十字架,之后毁灭全人类,这是以后的工作步骤。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向全宇说话的奥秘揭示·第四十二篇》

166 到有一天,全宇都归向神的时候,全宇的工作中心就随着神的发声,其他地方有的人打电话,有的人坐飞机,有的人乘海上航船,有的人用激光来接受从神来的发声,人人都仰慕,人人都渴望,都向神靠拢,都向神聚集,都向神敬拜,这都是神的作为。记住这一点!神以后绝对不会在别处另起头,神要作成这一事实,让全宇之下的人都来朝见神,都来敬拜在地上的神,神在别处的工作都停止,人都被迫寻找真道,就如约瑟一样,人人都到他那儿去拿可吃的东西,都敬拜他,因着他有可吃之食,为了逃脱饥饿之灾,人都被迫寻求真道。整个宗教界都出现严重饥荒,唯有今天的神是活水泉源,有永流不干的泉源供人享受,人都会投靠他的。到那时就是显明神作为的时候,就是神得荣耀的时候,全宇上下的人都来朝拜这个不起眼的“人”,这不是神得荣的日子吗?到有一天年近花甲的老牧师也得拍电报来寻求活水泉源之水,他们高寿年迈,还得来敬拜这个他们瞧不起的人,口里承认心里相信,这不是神迹奇事吗?举国欢腾是神得荣之日,凡是来到你们这里得着神佳音的都蒙神祝福,这样的国家、这样的人都是蒙神祝福的,都是蒙神看顾的。以后的趋向,得着神口里发声的在地上有路可行,不论是做生意还是搞科研,或从事教育或工业,得不着神口发声的寸步难行,被迫寻求真道,这叫“有理走遍天下,无理寸步难行”。事实就是这样,神就用“路”(“路”即神的一切说话)来控制全宇上下,来掌握、征服人类。人总追求神的作工方式有更大的转机,说句老实话,神就以说话来控制人,你做也得做,不做也得做,这是客观存在的事实,谁不服气也不行,这也是大势所趋,是众所周知的事。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千年国度已来到》

167 神的话要传遍千家万户,达到家喻户晓,这样神在全宇的工作才算扩展开来。就是说,要想扩展全宇的工作,就得扩展神的话,当神得荣之日,就是神的话显示权柄威力之时,神在万世以前到今天说的话都要一一成就,都要一一应验,这样神就在地上得着荣耀了,也就是神的话在地上掌权了。一切恶人因着神口中的说话而受刑罚,一切义人因着神口中的说话而得着祝福,一切因着神口中的话而立而成,也不显什么神迹奇事,就是话语来成就一切,因着话语而产生事实。地上的人都传颂神的话,不论大人小孩,不论男女老幼,一切的人都归服在神的话下,神的话在肉身中显现,又在地上让人看见活灵活现,这就是话成了肉身。神来在地上主要是来成就“话成了肉身”这一事实的,就是让神的话从肉身中发出(不像旧约摩西时代,神直接从天上发出声音),然后在千年国度时代一一应验,作成人眼见的事实,让人亲眼目睹,一丝一毫不差,这是神道成肉身的极大的意义。就是借着肉身作成灵的工作,而且是借着话语,这就是“话成了肉身,话在肉身显现”的真正含义。只有神能说出灵的意思,只有在肉身中的神能代表灵发声,神的话是显明在道成肉身的神身上,除此之外的人都在此引导之下,谁也越不了格,都在此范围内存活,从此发声人才知晓,不从此得着人休想得着从天来的发声,这是神道成在肉身所显示的权柄,让每个人都信服。就是最高的专家或宗教的牧师也说不出这话,都得归服在此话之下,谁也另外起不了头。神要用话来征服全宇,不是借着道成的肉身,乃是借着道成肉身之神口中的发声来征服全宇上下之人,这才是“道”成了肉身,才是“话”在肉身显现。或许在人来看神未作多大工作,但神的话一发出人都会心服口服的,都会目瞪口呆的。因着无事实人都大吵大嚷,因着神的话人都捂口,神必作成这一事实,因这是神早已定好的计划,作成话来在地上这一事实。实际上,不用我明说,千年国度在地上就是神的话来在了地上,新耶路撒冷从天而降就是神的话来在人中间与人同生活,伴随着人的一举一动、一个心思意念,这也是神要作成的事实,也是千年国度的美景。这是神定好的计划——话在地上显现千年,显明神的一切作为,完成神在地上的一切工作,从此人类告一段落。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千年国度已来到》

上一篇: 四 关于神显现作工方面的经典话语

下一篇: 六 关于神每步作工与神名关系的经典话语

如何摆脱罪性的捆绑,不活在认罪犯罪的情形中?欢迎联系我们,帮你在神的话里找到路途。
通过WhatApp与我们联系
通过Messenger与我们联系

相关内容

救赎时代的工作内幕

在我的整个经营计划当中,也就是六千年的经营计划当中,一共分三个步骤,即三个时代:起初的律法时代,恩典时代(即救赎时代),末了的国度时代。这三个时代,按着时代的不同我的作工内容也不相同,但是每步作工都是按着人的需要而作,说得确切点,就是按着与撒但争战时撒但所施行的诡计而作,是为了打…

神是人生命的源头

自从你呱呱坠地来到这个人世间的时候,你就开始履行你的职责,为着神的计划、为着神的命定而扮演着你的角色,开始了你的人生之旅。无论你的背景怎么样,也无论你的前方旅途怎么样,总之,没有一个人能逃脱上天的摆布与安排,没有一个人能掌控自己的命运,因为只有那一位——主宰万物的能作这样的工作。…

彼得认识“耶稣”的过程

在彼得与耶稣接触的过程当中,彼得在耶稣身上看见许多可爱的成分,许多地方值得他效法,许多地方使他得供应,他看见在耶稣身上有许多神的所是,有许多可爱之处,但刚开始他并不认识耶稣。彼得从二十岁开始跟随耶稣,一直跟随了六年,在他跟随期间一直不认识耶稣,只是因着他佩服耶稣,他才愿意跟随耶稣…

全能者的叹息

在你的心中有一个天大的秘密是你从未觉察到的,因为你活在了没有光明照耀的世界之中。你的心、你的灵被那恶者夺走;你的双目被黑暗遮蔽,看不到天上的太阳,看不到夜空中的那颗闪烁着的星斗;你的双耳被欺骗的言语堵塞,听不到耶和华打雷般的声音,也听不到从宝座之上流出的众水的声音。你失去了本该拥…

设置

  • 文本设置
  • 主题背景

纯色背景

主题背景

字体设置

字号调整

行距调整

行距

页面宽度

目录

搜索

  • 本篇搜索
  • 本书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