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悬一线

2022年3月5日

中国黑龙江 王芳

2008年,我在教会负责运送信神书籍。这在有信仰自由的国家,只是一项很普通的事工,但是在中国,却是非常危险的本分,按照中共的法律,若运送信神书籍被抓捕,要被判刑七年以上。所以,尽本分的时候,我和弟兄姊妹都特别地小心谨慎。8月26日那天,我走在路上,突然被好几辆警车围住,警察强行把我押上了警车。我心里特别紧张,想到之前一个姊妹也是因为运送信神的书籍被抓后判了十年,我会不会也被判十年哪?要是真在监狱里呆上十年,那我还能不能活着出去?想到这儿,我的心都揪了起来,我赶紧在心里呼求神:“神哪!我不知道接下来警察会怎么折磨我,愿你保守我,加给我信心和力量。”祷告后,我想到神的话说:“你不要怕这怕那,无论千难万险,你都能稳定在我面前,不受任何的拦阻,让我旨意得畅通,这就是你的本分,……除去你的惧怕,有我作你的后盾,何人能把路横?《话・卷一 神的作工与认识神・基督起初的发表・第十篇》神的话给了我信心和勇气。神是万物的主宰,掌管着整个宇宙,警察不也都在神的手中吗?神若不允许,我的一根头发也掉不了。神是借着逼迫、患难来成全我的信心,我得祷告神、依靠神,为神站住见证,就算是判十年,我也决不出卖弟兄姊妹、不背叛神。

警察把我带到城外的一个二层楼里。一个又高又胖的中年警察,手里拿着一瓶冰冻的矿泉水,铁青着脸直奔我走过来,他边敲着桌子边大声喊着:“你叫什么名字?在教会里是干什么的?都和谁联系?教会带领是谁?”我没有说话,他就举起矿泉水瓶子猛砸我的头,我的头被砸得嗡嗡直响。他还骂骂咧咧地继续逼问,我一直低着头祷告,一句话都没回答。他又拿矿泉水瓶猛砸我的脑门,那一瞬间,我眼前的一切都变得模糊,感觉头骨像是裂开了一样,疼得我眼泪直往下流。他还凶狠地吼着:“你不说就给你用刑!再不说,你休想活着出去!”我心里有些害怕:“他要是再这样砸下去,就算我头骨不被砸碎也得脑震荡,我会不会被打死呀?”我赶紧呼求神保守我,并立下心志:不管他怎么打,我都不背叛神,不做犹大。这时,他的手机响了,他接完电话就走了。另一个警察拿了一个帆布头套套在我头上,用绳子扎紧,把我拽到了一个空房间里,我觉得又闷又热。不知过了多长时间,他们把我带到了二楼。省公安厅的一个姓龚的处长咬牙切齿地威胁我:“就凭你信全能神,我就可以判你十年!快把你知道的都说出来,不然,谁也救不了你!”他还说要让单位停发我的工资。见我还不说话,他就让人上网查我有没有信神被抓捕的案底。一听这话,我心里一紧,2003年,我曾因传福音被抓,拘留了五个多月,他们要是查到我有案底,判刑肯定会更重。结果他们什么也没查到,我知道这是神的保守,我在心里默默地感谢神。

半夜十二点多,警察把我送到看守所。管教唆使几个犯人脱光我的衣服,让我把胳膊平伸,蹲、起三次,还把我的衣服扔出牢房外,我看她们还要把我的内衣、内裤都扔掉,就急忙抢回内裤穿上。我光着身子蹲在那里,看着墙上的四个监控器,感到特别地受羞辱。第二天一早,犯人们起床后,我只好扯了一条被子裹在身上。这时,一个犯人给我扔过来一件衣服,还小声地说:“快点穿上。”又一个犯人借给了我一条裤子。我知道这是神的摆布安排,心里特别感谢神。上午,管教把我的衣服扔回牢房,我一看衣服、裤子上的拉链、扣子都被剪掉了,我只好一手提着裤子一手抓着衣襟,猫着腰走路。犯人一看我这样,就捉弄我,使唤我做事,还有的犯人故意来扒我的裤子,说些讽刺嘲弄我的话。那一天,我是靠着祷告神才熬了过来。

第三天中午,警察来提审,把我带到一间昏暗的空房里,只见墙上挂着一个铁的刑具,周围满是发黑的血迹,特别阴森、恐怖。他们把我的双手背在身后铐上,国保大队的杨队长和几个刑警围着我,像饿狼似的紧紧地盯着我。杨队长拿了几个姊妹的照片让我指认,还逼问我教会的钱在哪儿,又恶狠狠地威胁我:“快说!不说就打死你!”我心想:就是打死我,我也不做犹大!另一个膀大腰圆的警察说:“你今天必须得说!你要不说,我这拳头可不是吃素的,我在警校练了四年拳,专门练一种功夫叫‘抡大锤’,就是对准你肩上的一个穴位砸,一拳砸下去,你的骨头和五脏六腑都会碎,在我的拳头下还没有不招供的。”他越说越得意。接着,杨队长从包里拿出一个红头文件,在我面前晃晃,说:“这是中央下发的密件,专门针对你们全能神教会的,对你们这些人,抓住就往死里打,打死白死!把你们这些人打死后,尸体往山上一扔,谁也不知道。对付你们信神的人有的是刑具,有一种钢丝鞭,蘸上凉水一鞭子抽下去,身上就得掉下一条子肉,最后直打到露出骨头。”听着他一句句恐吓的话,我的心都揪到一块儿了,心想:“这些酷刑要是都用到我身上,那不得把我打死?尸体往山上一扔就得让野狗撕着吃了,太惨了!”我心里很害怕,就赶紧呼求神:“神哪!我很害怕警察会用这些酷刑来折磨我,我的信心太小,愿你保守我,加给我信心和勇气,不管他们怎么对待我,就是豁出死来也得站住见证。”见我不说话,杨队长就抡起胳膊,照着我的头,左右开弓地打了我十几巴掌,打得我站立不住。我紧闭双眼,眼泪一直往下流。站在我左侧的那个说要对我“抡大锤”的警察,铆足了劲对着我肩上的穴位砸了下来,顿时我感觉骨头像要裂开一样,他边砸还边数着数。我右边的警察,朝我右膝盖猛踹一脚,我站立不住倒在地上。他们还大声地命令我站起来,我双手被铐在身后,强忍着疼痛艰难地站起来,他们再一次把我踹倒。那个“抡大锤”的警察一拳接着一拳地往我肩上砸,边砸还边逼问着:“你都跟谁联系?教会的钱放哪儿了?快说!不说就打死你!”我特别气愤,质问他们:“我信神犯什么法了,你们这样打我?宪法不是说信仰自由吗?”那个队长恶狠狠地说:“少废话!不想被打死就快说!教会的钱放哪儿了?我们就是要钱!不说,今天就打死你!”他一边说一边朝着我的头一拳拳地砸过来,一拳比一拳重。我一遍遍地被他们踢倒、砸倒,又一次次地被他们喝令着站起来。不知他们打了我多长时间,我只感觉脑袋和耳朵嗡嗡直响,眼睛睁不开,像要鼓出来一样,脸肿得都发木,嘴角一直流血,被砸得感觉心脏像是脱落了似的,肩膀的骨头像是被砸碎了一样。我瘫倒在地上,浑身像散了架一样疼,心里一直呼求神保守我,当时就有一个念头:死也不做犹大!

队长见我什么都不说,就诱劝我:“我们问你的这些问题,其实我们已经都知道了,问你就是想核实一下。你都已经被别人出卖了,你还帮着别人顶着,这值吗?你都这么大年纪了,受这苦干啥?何必呢?不就是一个信仰吗?你交代了,我们立马就放了你,不就少受这些皮肉之苦了吗?”他们还说了一些亵渎神的话。听着他们的污言秽语,看着他们一个个狰狞的面孔,我特别气愤。这些警察为了抓捕弟兄姊妹,为了霸占神的祭物,换着花招地来诱骗我,真是太阴险卑鄙了!不管其他人是不是真的出卖了,我都得站住立场,决不背叛神,不出卖弟兄姊妹。接着,队长又拿我的女儿来威胁我,他皮笑肉不笑地瞅着我说:“你女儿不是在北京吗?我们把她抓来,当着你的面折磨她,你再不说,就把你们娘俩丢到男号里,让那些男犯人祸害死你们,这可是手到擒来的事,我说到做到。”我知道共产党什么事都干得出来,打死我我不怕,可是一想到要把我和女儿丢到男号里,我就受不了,我宁可被打死也不想遭受那样的侮辱。想到这儿,我心里特别害怕,就赶紧呼求神:“神哪,愿你保守住我的心,不管受什么折磨、羞辱,都不能当犹大。”祷告后,我想到当初但以理被扔进狮子洞里,神不允许狮子吃他,狮子就不伤害他。我应该对神有信心,这些恶警也都在神的手中,神不允许,他们也不能把我怎么样。见我不说话,一个警察气得发疯似的大喊:“你不说,我今天就打死你!”说着,他后退了两步,握着拳,眼睛里冒着凶光,猛地朝我扑来,一拳砸在我的胸口上。我一头栽倒在地,好长时间都没喘过气来,五脏六腑和骨头像是被砸碎了一样,心脏就好像要被铁钳子拽出来似的,疼得我不敢喘气。我头顶在地上,浑身直冒汗,想喊也喊不出来,喉咙像是被什么东西卡住一样,想哭都没有眼泪。那一刻,我真是感到生不如死。我软弱了,感觉身体已经到了极限,心想:“他们要是再这样打下去,我还不如死了算了,死了他们也就不再逼问我、折磨我了,我也就解脱了。……要不我就说些无关紧要的吧。”可是又一想,“要是我出卖一点儿,这些恶警肯定会得寸进尺,更凶残地逼问我。不行,无论如何也不能出卖弟兄姊妹,我不能再让他们遭受这样的酷刑。”我默默地在心里呼求神保守我,这时我清晰地想到了一句神的话:“那些在患难中并未对我有丝毫忠心的人我是不会再施怜悯的,因为我的怜悯仅至于此,而且我也不喜欢曾经背叛我的任何一个人,我更不喜欢与出卖朋友利益的人来往,这是我的性情,无论这个人是谁。《话・卷一 神的作工与认识神・当为你的归宿预备足够的善行神的话及时地提醒了我,神的公义性情不容人触犯,神厌憎、恨恶背叛他的人,这样的人肉体和灵魂都要受到永远的惩罚。我信神这么多年,享受了神那么多的爱和神话语的供应,现在该是我为神作见证的时候,要是我苟且偷生当犹大背叛神,那不是太没良心了吗?那就不配做人!我立定心志:就是死也不做犹大,不背叛神,坚决为神站住见证!

这时,那个恶队长边踢我边大喊着:“快起来!别他妈的给我装死!”可是我连爬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两个警察把我架起来,我迷迷糊糊的,大脑一片空白,头嗡嗡直响,胸口疼得不敢喘气,眼睛看什么都是重影。他们还在一个劲儿地逼问我,我心里升起一股怒气,使出全身的力气喊:“我不活了!你们打死我吧!”他们一下子都惊呆了,一个个直愣愣地看着我。我知道这股力量和勇气是神加给我的,我在心里感谢神。本来他们计划好要轮班对我进行酷刑审问,可是到了下午五点多,省公安厅来电话,让他们汇报审讯结果,就这样,他们停止了对我的审讯。我靠墙瘫坐在地上,流着眼泪感谢神。我能挺过来都是神的保守,不然就我这体格早就被他们打死了。之后,其余的警察都走了,只有那个“抡大锤”的警察没走,他看着我说:“大姨,我从来没砸过女的,你是头一个,一个大男人都扛不住我30捶,你知道我砸了你多少捶吗?已经超过了30捶了,真没想到你都这么大年纪了还能挺得住,而且我们想知道的你一个字都没说,我干刑警都十年了,还从来没审过这样的案子。”我听他这样说,在心里不住地感谢神,我没被砸死,这都是神的保守。

晚上七点多钟,他们把我送回了看守所,还警告我说:“你回去后不准对任何人说我们打你了,你要是说了,下次提审我们打得更狠。”边说边拿起毛巾把我裤子上的灰擦干净,又给我理了理衣服和头发,还用湿巾把我的脸擦干净。把我架回牢房后,他们对狱警撒谎说我不舒服是因为心脏病犯了,我非常气愤,觉得他们真是太卑鄙无耻了!被送回牢房后,我躺在铺上不能动,头皮疼得都不敢碰,左耳什么都听不见,嘴肿得也张不开,脸颊都是黑紫色。身上和腿上都是瘀青,胸前能很清楚地看见紫色的拳头印,左肩被砸脱臼了,只能用另一只手托着。后来查出我胸骨多处骨裂,脊椎骨错位。我不敢平躺,更不敢坐起,一喘气心脏和胸腔就像是被玻璃碴子扎了一样疼,我只能慢慢地向外呼气才能缓解疼痛。狱医一看我这样,就告诉晚上值夜班的犯人每隔两小时探一下我的鼻息,看我还喘不喘气。管教每天早上来上班,都会先来问问我死没死。我连着两天没吃没喝,犯人都认为我活不了了,我听见两个值夜班的犯人小声议论说:“他们不给她看病,也不通知家里的人,我看这人只能在这儿等死了。”另一个说:“管教说了,杀人、放火、卖淫的都可以花钱办出去,唯独信全能神的不能出去。她呀,也就活这几天了。”听她们这样说,我心里很难受:“难道就这样死在这儿了吗?我还没看见神的得荣之日呢……我要是死在这儿,弟兄姊妹不知道,我女儿也不知道。”一想到女儿,我的心就特别地酸,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流。在自己快要死的时候,没有亲人、没有弟兄姊妹在身边……我越想越痛苦,只能在心里呼求神。这时,我又听见两个犯人说:“她要是死在这儿怎么办?”另一个说:“哪个被子最脏最破,就拿哪个被子一卷,扔出去挖个坑埋了就完了。”听到这些,我心里特别软弱,本来身体就已经挺不住了,再加上心里极度的痛苦、绝望,我的心脏疼得更厉害了,真是生不如死。那个时候,我都不知道该跟神说什么了,就在心里迫切地呼求神:“神哪!救救我吧,求你帮助我!加给我信心和勇气,让我能够胜过去。神哪,我不知道我以后会怎么样,但是我知道我的生死在你的手里。”这时,一句神的话很清晰地浮现在我的脑海里:“你们在这末后的日子里得为神作见证,苦再大也应走到底,哪怕最后有一口气,也要为神忠心,任神摆布,这才叫真实爱神,这才叫刚强响亮的见证。《话・卷一 神的作工与认识神・经历痛苦试炼才知神可爱》我特别受激励,感觉神就在我的身边安慰鼓励我,又想到历代许多圣徒为了传扬神的福音殉道,现今也有许多弟兄姊妹为了扩展神的国度福音献出了生命,他们的死是有意义、有价值的,是蒙神纪念的。我因着信神尽本分被抓,就是被迫害死,这也是为义受逼迫,是荣耀的事。今天死也好,活也罢,我都要为神作见证,就是死了也没白活一回。想到这些,我心里特别坦然,不再感觉凄凉无助了。我再次向神祷告:“神哪,现在死的威胁临到我,就是真的死了,我也愿意顺服你的主宰安排,要是能活着出去,我还要尽上受造之物的本分满足你,我把自己完全交给你,对你忠心到底。”祷告后,我的心平静了下来,我不再受死的辖制了,身体的痛苦也减轻了。就这样,我熬过了一天,两天,三天……我没有死!我深知这都是神的恩待和保守。

三天后,国保大队的人又来提审,牢房的门都没打开,就听见管教大声地喊着我的名字。当时正是我病得最厉害的时候,犯人一听就开始起哄,站起来七嘴八舌地大声喊着:“人都成啥样了,还能提审吗?这些人也太狠了,人都被打成这样了还来提外审!”当时监狱里有六十多人,有一多半都气愤地起来为我说话,牢房里乱作一团。警察一看这样也就不再提审我了。我激动得哭了,特别感谢神的保守。过后连牢头都说:“我在这儿都两年了,还从来没看见过这种场面。”我知道这都是神在暗中看顾保守我,兴起人事物帮助我,使我免去了一劫,我感谢神!

那段时间,一到晚上我浑身疼得睡不着觉,就揣摩神的话。我想到一首诗歌,彼得在他最软弱的时候向神祷告:“神哪!无论何时何地,你知道我都想念着你,无论何时何地,你知道我都愿意爱你,但是我的身量太小,软弱无力,我的爱太有限,我对你的真心实在太少,与你的爱相比,我简直不配活着,我只希望我这一生之中不白活着,不仅是能够还报你的爱,更能把自己的所有都献给你。只要满足你,作为一个受造之物我就心安了,没有什么别的要求。虽然我现在软弱无力,但我不能忘记你的嘱托,不能忘记你的爱。《跟随羔羊唱新歌・彼得对神的爱》这首诗歌让我特别地受感动。想想这次遭受酷刑折磨,当我痛苦软弱的时候祷告神、依靠神,神就用他的话语开启带领我,又为我开辟出路,神就在我的身边,看顾保守我。借着经历这样的环境我看见神的全能主宰,对神的信心更大了,也看透了大红龙抵挡神、残害人的恶魔实质,从心里弃绝它、背叛它,把心归给神。神是实实际际地拯救我脱离撒但的权势,我从心里感谢神,我在心里向神祷告:无论是死是活,我愿把我的全人交给神,任神摆布,就算是死也要跟随神走到底!从那一刻开始,我从心里感受到,没有什么都可以,唯独不能离开神。我揣摩着神的话,心离神更近了。在神的看顾保守下,我被打伤的地方很快就消肿了,喘气的时候心脏也不那么疼了,一周后我就能扶着墙走路了。监狱里的人都很惊奇地说:“你看,人家信的才是真神哪!”我知道这都是神的大能,是神把我从死亡线上拉了回来,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我从心里感谢神的拯救!

在看守所里被关押了四个多月后,共产党以“扰乱社会治安”为由劳教我一年。出狱的时候,警察警告我:“你如果再信神被抓,就得重判。”我不受他的辖制,心里向神祷告:“不管以后还要临到多少逼迫患难,我都要跟随神走到底!”

上一篇: 检举假带领的争战

灾难陆续降下,主再来的预言已经应验,你想迎接到主得着进天国的机会吗?诚邀渴慕主显现的你参加我们的网上聚会,或与我们联系帮你找到路途。

相关内容

放弃也是一种获得

神的话和讲道交通都给我们指出了摆脱脸面地位的路途:一方面需要我们反其道行,越是在利益面前越学会舍和放,不随从自己追求名誉的存心意念;另一方面,就是借着不断地追求真理、明白真理,看透虚荣脸面的实质,不再宝爱它,随着我们不断地追求真理,实行真理,生命不断长大,撒但的哲学、法则就会土崩瓦解,再也辖制、捆绑不住我们了,那时候我们也就活得自由释放了。”

神赐给我的上好赠品

神说“今天的路就是伴随着审判、咒诅的路,但你们都应知道,我所赐给你们的,无论审判、刑罚都是我赐给你们的上好的赠品,都是你们急需的”(《话在肉身显现·你们的人格太卑贱!》)

一封特殊的Email

不管我们败坏多深,只要能按神的话去实行,就能脱离撒但败坏性情的捆绑。的确是这样,虽然我在实行的过程中,灵里还会有争战,但只要真心依靠神,寻求神的心意,就能识破撒但的诡计,站住见证满足神。

得知父母被教会清除后

中国湖南 艾依 2018年10月的一天,带领对我说:“你爸妈被教会清除了,听说是因着搅扰教会工作...”听到这个消息,我一下子就蒙了,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我父母是有些搅扰教会的表现,这之前我也知道,可是不至于到被清除的程度吧?当时,我呆坐在那儿,心里一阵翻江倒海:之前我姐因为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