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如何放下仇恨情绪的

2023年10月27日

中国河北 李佳

我跟李欣都负责文字工作。后来,李欣作不了实际工作被撤换了。撤换后她一直不服,活在争名夺利的情形中与我攀比。我能感受到李欣对我的态度不太好,跟她说话待搭不理的,商量工作也不太积极,导致有些工作不能正常进行。李欣看到我工作中的缺少就嫌弃,也会有意在我面前显露她之前是怎么作工作的,还会抓住我的一些败坏流露说一些贬低之类的话。我有些受辖制,只是一味认识自己脸面重,觉得自己不如她会作工作,不适合担任组长,就有些消极,甚至想引咎辞职,让李欣做组长。后来,通过带领的交通帮助,我的情形才好一些,但与李欣配搭时还是会受辖制。后来,带领了解李欣尽本分比较任性,争名夺利,有打击排斥人的表现,就解剖揭露了她的问题。一开始我还能正确对待李欣,也能凭爱心帮助,引导她反省自己身上的问题。可后来,我看到她写的反省认识后,我的心就再也平静不下来了。她不但当面打击排斥我,背后还在其他组员甚至带领面前论断我。我心里特别难受、生气,觉得她怎么能这么对待我呢?这不是背后损坏我的名誉吗?想到她消极软弱时,我能凭爱心交通帮助,可她现在却这么对待我,实在太过分了!当时我就知道一味认识自己,包容忍耐她,就觉得自己特别窝囊,对李欣也产生了一丝恨意。为什么我总要原谅别人,这不显着我太无能、太好欺负、太好说话了吗?这次我说什么也不能这么轻易原谅她,我也得表现出厉害的一面,让她看看我也不是那么好惹的。

那两天我心里特别压抑、痛苦,活在仇恨、愤怒的情绪中无法自拔。有时李欣主动跟我沟通工作,我也想像之前那样跟她正常交流,可之前发生的一幕幕就像走马灯一样浮现在我的脑海里,我心里有个强烈的意念:“不能这么轻易妥协,得厉害点,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我不能对她表现得太热情、太善意,她都对我那样了,我为什么不能也让她难受难受呢?”之后,李欣对我说话,我也正常回应,但表情有些冷淡,口气也有些生硬,还会有意躲避她的眼神。那段时间,我心里特别焦躁不安,只想一个人安静地呆着。我试着不去想这些心烦的事,可这些事就在我脑海里挥之不去。后来,我努力地克制自己的情绪,跟李欣正常沟通工作,但我总想发泄对姊妹的不满、愤怒和仇恨。我心里特别痛苦难熬,不知道该怎么扭转这样的情形。我只有把自己的心里话对神说,一遍一遍向神祷告:“神啊,看到姊妹对我做的事,我很生气,也有些恨她,甚至想报复她。神啊,我不想凭败坏性情活着,也想跟姊妹正常相处,可我实在胜不过去,身量太小,求你帮助我、引导我。”

后来,我看到一段神的话:“如果一个人伤害过你,你反过来也用同样的手法对待他,这合不合真理原则?如果你因为他害过你,把你害得太惨了,你就不择手段地报复他、整治他,这在外邦人来看都是合情合理、无可指责的,但是这种做法属于什么?这属于血气。他害你,这种做法是属于撒但败坏本性的流露,但你要是报复他,你跟他的做法是不是一样的?你报复他的心理、出发点、源头跟他是一样的,没什么区别,那你做事的性质肯定也是属血气、属天然、属撒但的。既然是属撒但的、属血气的,那你这种做法是不是应该改变?你做事的源头、存心、动机是不是应该改变?(是。)怎么改变呢?如果临到你的是一件小事,虽然让你心里不舒服,但没涉及到你的利益,没把你害得那么惨,没达到让你恨的地步,没达到让你能够豁出性命去报复的时候,你能够放下仇恨,不凭血气,而是凭着理性、人性,正当地、冷静地处理这事,开诚布公地跟对方把这事说清楚,达到化解仇恨。但是,这个仇恨如果太深,达到让你想报复、让你深恶痛绝的地步,你还能忍耐吗?能不凭着血气,心平静气地说,‘我得有理性,得凭良心理智活着,还要凭真理原则活着,我不能以恶报恶,我得站住见证羞辱撒但’,这是不是不同的情形?(是。)你们有过哪种情形?如果别人偷了你一点东西,或者多吃了你一点东西,这不算什么深仇大恨,你觉得没必要因为这事去跟人争得面红耳赤,这样太掉价,不值得,这种情况下你能理性地对待这事。你能理性地对待这事是不是等于实行真理了?是不是等于你在这件事上有真理实际了?绝对不是,理性和实行真理是两码事。如果临到一件让你特别气愤的事,你却能理性地、冷静地处理,不流露血气、败坏,这就需要明白真理原则,凭智慧处理了。这种情况如果不祷告神、不寻求真理,就容易产生血气,甚至产生暴力,如果不寻求真理,只能采用人的办法,随着自己的喜好处理,那不是人讲一点小道理或者是坐下来交交心就能解决的问题,不是那么简单。《话・卷三 末世基督座谈纪要・解决败坏性情才能带来真实的转变》揣摩着神的话,我心里很受责备。我觉得李欣在别人面前论断我,损坏了我的名誉,因此我就想报复她,让她也不好过,那我和李欣的做法有什么区别呀?不也是凭着血气、凭着败坏性情做事吗?源头不也出于撒但吗?这也不是实行真理啊。平时我总觉得自己挺善良的,对人也比较能宽容,一般不会与人斤斤计较,看了神的话我才明白,这不是我的真实身量,我不计较仅仅是建立在一些不太涉及自己利益的事上。就像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我觉得没有必要斤斤计较,如果太计较会显得自己太掉价,太小肚鸡肠。对于这些事,我都能理性对待,表现出自己大度、心胸宽阔的一面。就像一开始我看到李欣对我的态度不太好,我还能正确对待,表示理解,觉得她流露点败坏也正常,当时还认为自己挺大度的,当得知姊妹背后在组员、带领面前论断我时,我觉得自己的人格、尊严受到了极大的伤害,就忍耐不下去了,活在愤怒、仇恨的情绪中走不出来,看到自己没有真正的包容忍耐。神的话说:“如果临到一件让你特别气愤的事,你却能理性地、冷静地处理,不流露血气、败坏,这就需要明白真理原则,凭智慧处理了。《话・卷三 末世基督座谈纪要・解决败坏性情才能带来真实的转变》我就想,那我现在需要明白哪些真理才能放下仇恨情绪呢?

寻求中,我看到神的话说:“攻击、报复,这是出自撒但恶毒本性的一种做法、流露,也是一种败坏性情。人里面有一种思想,‘你对我不仁,我对你也不义,你不给我留面子,我为什么要给你留面子?’这是什么思想?是不是报复的思想?这种思想观点在常人来看是不是成立?是不是站得住脚啊?‘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这是外邦人常讲的话,是在外邦人中间站得住的理,完全合人的观念。但是,作为信神的人,作为追求真理的人,该怎样看这些话?这些思想观点对不对?(不对。)为什么不对?该怎样分辨?这些东西来自哪儿?(撒但。)来自撒但,这是不可置疑的。来自撒但的什么性情?来自撒但的恶毒本性,这里面带着毒,带着撒但恶毒、丑陋的本相,带着这种本性实质。带着这种本性实质的观点、思想、流露、说法甚至表现出来的做法,这些东西的性质是什么?毫无疑问,就是人的败坏性情,就是撒但的性情。属撒但的这些东西合不合乎神的话?合不合乎真理?有没有神话的根据?(没有。)这些是不是跟随神的人该有的做法、该有的思想观点?这些想法、这些做法是不是合乎真理的?(不是。)既然这些东西不是合乎真理的,那它是不是合乎正常人性的良心理智的?(不是。)现在能看清楚这些东西不合乎真理、不合乎正常人性了,你们以前是不是认为这些做法、想法很正当,是能拿得出手、站得住脚的?(是。)撒但的这些思想理论在人心里占据了主导地位,主导着人的思想、观点、行为、做法与人的各种情形,那人能明白真理吗?绝对不能。相反,人是不是就把这些人所认为的对的东西当作真理来实行、来持守了呢?如果这些东西是真理,那你持守它为什么不能解决自己的实际难处?你持守它为什么信神多年没有真实变化?你为什么不能根据神的话来分辨这些出于撒但的哲学呢?你现在还把撒但的哲学当作真理来持守吗?如果你真有分辨了,那问题的根源是不是就找到了?就因为你原来持守的并不是真理,而是撒但的谬论、撒但的哲学,问题就出在这儿了。你们就顺着这个路途去省察、挖掘,看看你们里面有哪些东西是自认为很站得住脚的,是很合乎常理、合乎人情世故的,是自认为能拿得到桌面上的,这些错误的思想观点、做法、根据在你们心里已经把它当成真理了,而不认为是败坏性情。《话・卷三 末世基督座谈纪要・解决败坏性情才能带来真实的转变》看了神的话我认识到,自己流露的就是凶恶、恶毒的性情。我觉得李欣在别人面前论断我,对我做的事太过分,损坏了我的名誉地位,俗话说“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我如果就这样稀里糊涂过去了,别人肯定会说我是窝囊废、软柿子,谁想怎么对待就怎么对待。我心里咽不下这口气,就想报复姊妹,不想搭理她,而且心里觉得是李欣先对不起我,我怎么对待她都不过分,起码让她体尝体尝被伤害的滋味,借此发泄内心的不满、压抑,这叫“以牙还牙,以眼还眼”“既然你不仁,休怪我不义”。借着神话语的揭示,我看到自己这样的想法、观点都是血气、是撒但哲学、是败坏性情,谁伤害得罪了我,就想反击、想报复,我不好受也不让对方好受,看到自己的心地挺恶毒的。当我活在败坏性情中的时候,我只考虑怎么让自己高兴、满足,怎么不让自己利益受亏损,丝毫不考虑我这样做是否合乎真理,是否给姊妹带来伤害,变得特别自私、狭隘。本来李欣能反省认识自己,能鼓起勇气揭露自己的败坏,这是愿意实行真理、愿意悔改的表现,我应该正确对待她,放下对她的成见,可我不但不鼓励她,反而抓住她的败坏流露想报复她,这不是得理不饶人吗?想到这儿,我觉得自己人性也不太好。想想自己活在仇恨情绪中的时候,虽然报复人的心得到满足了,但我心里没有一丝一毫的平安喜乐,而是更加痛苦,良心受责备、受控告。我也体会到凭败坏性情活着,自己心里痛苦,对别人也是伤害,自己不该这样做。同时,我也认识到自己的看事观点跟外邦人一样,觉得以恶报恶才能保护好自己。其实,在世上人老实了可能就会受欺负,只能忍气吞声、委曲求全,但在神家没有欺负和被欺负的说法,不管什么事临到,别人怎么对待自己,都有神的许可,都有自己该学的功课、该实行的真理,我应该从神领受,根据神的话正确对待李欣。

第二天早上,我一想起这事,心里还是挺难过的,不知道该怎么面对李欣。我就在心里向神祷告:“神啊,我知道自己不该凭撒但哲学对待姊妹,但我对这件事认识得太浅,心里还是不能得释放,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姊妹,神啊,求你带领我。”之后,我又看到一段神的话:“神是烈怒不容人触犯,并不是说神的发怒不分原因没有原则,而不分原因没有原则的乱发火则是败坏人类的专利。人一旦有了地位,情绪常常难以自控,所以很喜欢借题发挥,宣泄不满、发泄情绪,常常没事就发火,以显露自己的能耐,让人知道他身份与地位的与众不同。当然,没有地位的败坏人类情绪也常常失控,他们的发火常常是因为自己的利益受损,他们为了维护自己的地位、自己的尊严常常发泄情绪,流露狂妄本性。人的发火与宣泄都是为了维护罪恶的存在,它是人不满情绪的表达方式,这里充满掺杂,充满了阴谋与诡计,也充满人的败坏与邪恶,更充满了人的野心与欲望。《话・卷二 关于认识神・独一无二的神自己 二》揣摩着神的话,我很蒙羞。看到神的实质公义、圣洁,神作事也特别有原则,神的烈怒和施予人怜悯都特别纯粹,没有任何的掺杂。就如神对待所多玛和尼尼微两座大城的态度,两座城的人都否认神,邪恶淫乱成性,恶行早已达到神的眼中,按他们作恶的程度都是该被毁灭的。当时两座城的人同样看到神的使者,表现出截然不同的态度。所多玛城的人是穷凶极恶地迫害使者,对正面事物极度仇恨,最终触怒了神的性情,被硫磺火毁灭;而尼尼微城的人听到约拿的宣告就信服、听从,全城的人都来到神的面前悔改认罪,最终换得了神的回心转意,神怜悯饶恕了他们。看到神对待人特别有原则。如果人硬着颈项死不悔改,神就定罪毁灭,但当人真心悔改认罪的时候,神立刻收回了怒气,怜悯饶恕了他们。看到神对待人的态度,我认识到自己做事、对待人没有一点儿原则,都是凭败坏性情。当看到李欣流露败坏,但不太损害自己利益,我也不指点帮助,就纵容她;当损害自己利益严重了,自己无法忍受的时候,就想凭血气报复她,甚至她愿意悔改我也不能原谅,活在仇恨的情绪中,对她做的事耿耿于怀。想到自己对待李欣前后的态度都是凭败坏性情,是建立在个人利益得失的基础上。我凭血气、想报复都是为了维护自己的脸面、地位和自尊心,借此发泄对姊妹的不满,我的愤怒、仇恨是自私的、狭隘的,是属撒但的,是败坏性情的流露啊!

后来,我又看到神的话:“如果发生让你产生仇恨的事了,你怎么看?根据什么看?(根据神的话。)对了,如果你不会根据神的话看这些事,那只能是得饶人处且饶人,忍气吞声、委曲求全,寻找机会伺机报复,走的就是这条道路。如果要追求真理,那就得根据神的话看人看事,‘这个人为什么这么对待我?这件事为什么能发生在我身上?为什么会有这样的结果?’这就要根据神的话来看了。首先要做到的一点就是能够从神领受,主动地接受这件事是从神来的,是对自己有帮助、有益处的事。从神领受,首先就得把这事看成是神所摆布的、神所主宰的,日光之下所发生的每一件事情,你能感受到的、你能看到的、你能听到的每一件事,都有神的许可。你从神接受过来之后,根据神的话对号入座,看看做这事的人到底是什么人、这件事的实质是什么,先不论他说的话、他做的事对你是否形成了伤害,对你的心灵是否造成了打击,是否践踏了你的人格,先看这个人是恶人还是一般的败坏人类,先根据神的话分辨人,然后根据神的话分辨这件事、看待这件事。这样做的步骤对不对?(对。)首先从神领受,根据神的话看这件事涉及到的人是什么人,是普通弟兄姊妹,还是恶人、敌基督、不信派,还是邪灵、污鬼,还是来自大红龙的特务,他做的事是一般的败坏流露还是故意搅扰打岔的恶行,这些都应该根据神的话来对号入座、来定性,根据神的话衡量这是最准确、最客观的。分辨人得根据神的话,怎样对待事也得根据神的话,你该琢磨,‘这件事使我的心灵受到了很大伤害,给我留下了阴影,但这件事的出现对我的生命进入有什么造就呢?神的心意是什么呀?’这就思想到关键地方了,这是你该揣摩明白的,这就是往正道上走了。你得寻求神的心意,‘这件事对我的心灵造成了创伤,我心里很痛苦,感觉很扎心,但我不能消极埋怨,最重要的是要根据神的话来分辨、辨别、判定这件事对我到底有无益处。如果是出于神的管教,对我的生命进入、对我认识自己有益处,那就应该接受顺服;如果是撒但的试探,那我就应该祷告神,凭智慧对待。’这么寻求、揣摩是不是正面进入啊?这是不是根据神的话看人看事啊?(是。)接下来,不管对待什么事,或者在与人交往中不管出现什么问题,都应该寻找相关神话来解决了。《话・卷六 关于追求真理(上)・什么是追求真理(九)》如果你选择了一条正确的道路,如果有人说话伤害到你的形象、面子,侮辱到了你的人格与尊严的时候,你就能选择包容,不会用任何的语言去与对方争执,或者有意地表白自己,反驳、攻击对方,产生仇恨。包容的实质、意义是什么?你说:‘他所说的有些事不符合事实,但是人不明白真理,没蒙拯救之前都这样,我之前也这样。我现在明白真理了,我不选择那样的道路,我选择包容。他说的有些事不符合事实,我不搭理它,我把我能意识到的、能领受的接受过来,我从神领受,拿到神面前祷告,求神摆设环境显明我的败坏性情,让我认识到这些败坏性情的实质,能够有机会着手解决这些问题,逐步地攻克这些问题,进入真理实际。至于谁说话伤害到了我、他说话对不对、他的存心是什么,一方面加以分辨,另一方面包容。’如果这个人是接受真理的人,可以心平气和地坐下来交通;如果他不是接受真理的人,是恶人,那就不搭理他,等他表演得足够多了,所有弟兄姊妹都分辨透他了,你对他也分辨透了,带领工人要处理他了,那就是神要解决他的日子到了,当然你心里也欢喜雀跃。但是,你所选择的道路绝对不是与恶人打口水仗,作任何的争执、辩解,而是选择在临到任何事的时候按照真理原则去实行,无论是对待伤害到自己的人,还是对自己有利的、没有伤害到自己的人,实行的原则是一样的。《话・卷五 带领工人的职责・带领工人的职责(十五)》看了神的话,我心里更加亮堂了,也有了一些实行路途。看到不管什么事临到,都有神的许可,都有我们该学的功课。神让我们对待人得有原则,对待曾经伤害自己的人,不是一味地忍气吞声、委曲求全,也不是活在仇恨中伺机报复,而是从神领受,寻求神的心意,根据真理原则去对待。如果对方是流露败坏性情,说话做事无意间伤害到自己了,就应该凭爱心包容忍耐,同时借着对方指点揭露的话反省自己身上的问题,注重自己的生命进入。如果对方是带着不对的存心说话做事,是背后论断人、攻击人,那就不能一味认识自己了,得分辨对方是什么人,说话做事什么存心,同时指出对方的问题。如果对方愿意接受真理,悔改变化,那还得当弟兄姊妹对待,多交通帮助,如果对方丝毫不接受真理,属于恶人、敌基督一类的人,那就应该根据真理分辨揭露、揭发检举,也应该恨恶、弃绝,这才是根据真理原则对待人。想想李欣虽然败坏性情严重一些,目前愿意接受真理,愿意悔改变化,我就应该正确对待,有颗包容忍耐的心,原谅姊妹对我的伤害。同时,对于姊妹认识不到的问题,我也应该指点帮助,引导她认识自己,解决败坏性情。另外,在这个环境中,我也反省认识自己,看到自己身量太小,名誉地位心也挺重,当姊妹说话做事触及到我的脸面、地位了,我就想凭血气报复她,失去了正常人该有的理智。姊妹说我的话虽然有些不太客观,但有些确实是自己身上的问题,比如,在尽本分中只注重作工,不注重经历神的话,在工作上不会分轻重缓急,等等,这些都是我的缺少。虽然脸面上受点苦,但我对自己的问题看得更清晰了,对我的生命进入也是帮助,我为什么要埋怨人、恨人呢?越这样揣摩,自己心里越受感动,对姊妹的成见也消失了。

之后的一次聚会中,我就跟李欣敞开了自己对这件事情的流露和进入。当这样实行时,感觉跟李欣的隔阂也没有了,我也能正确对待她了。后来在配搭中,我发现李欣争名夺利还是比较严重,对自己还没太多认识,有时对我的评价也不太客观。一方面,我操练从神领受,反省自己身上的问题,不凭血气报复她;另一方面,我也注重分辨、观察,看到李欣败坏性情比较严重,人性也不太好,始终没有真实悔改,已经起到了打岔搅扰的作用,我就向带领反映她的问题,最后李欣被撤换了。这样实行,我心里也坦然释放了挺多。感谢神!经历过来我体会到,只有实行真理、凭神的话活着,才能活出真正的人样。

灾难陆续降下,主再来的预言已经应验,你想迎接到主得着进天国的机会吗?诚邀渴慕主显现的你参加我们的网上聚会,帮你找到路途。点击按钮与我们联系。

相关内容

作工不辞劳苦就能获得神称许吗(上)

初春的清晨,天刚蒙蒙亮,延庆就睁开蒙眬的双眼从暖被窝里爬起来,稍作收拾后,她便坐在了电脑前灵修并开始了一天的工作。延庆认为自己每天这样忙忙碌碌地为神花费,这就是在实行真理满足神,即使尽本分苦点、累点,她也心甘情愿。直到经历了神一次次的审判与显明,她才对自己错谬的追求观点有了点认识,看到神的作工太实际,神对人的拯救太真实了……

我不再为地位卖命了

任何的伟人,任何的名人,包括所有的人,一生所追随的只有这两个字——‘名’和‘利’,是不是这样?(是。)在人看,有了名和利,人就有了享受荣华富贵、享受人生的本钱;有了名和利,人就有了寻欢作乐、肆无忌惮地享受肉体的本钱。为了人所要的名和利,人心甘情愿地,不知不觉地,就把自己的身、心以至于自己的一切,自己的前途,自己的命运都交给了撒但,从来没有疑惑过,也从来不知索回自己的所有。

事奉神为何搞花样

神的话说:“好比你里面有狂妄自大,不让你抵挡神也不行,非得抵挡,你不是故意的,是由狂妄自大的本性支配的。狂妄自大就使你藐视神,狂妄自大就使你不把神放在眼里……”(《末世基督座谈纪要·追求真理才能达到性情变化》)

说谎的背后

为什么人说的话都不准确呢?主要有三方面原因:一方面就是因着人的谬妄,他的看事观点不对,所以说话也不准确。第二方面原因就是人的素质太差,办事粗心,不作实际考察,好道听途说,结果加上了很多东西。还有一种原因就是人的性情不好,说话有个人存心掺杂,为要达到个人目的编造谎言欺骗别人,故意歪曲事实真相迷惑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