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样认识自己是假冒

2022年11月15日

韩国 天亮

接受神的末世作工后,我一直跟信神时间长的弟兄姊妹在一起聚会。看到大家在交通神的话时都能结合自己的败坏流露,根据神的话对号、省察自己,解剖自己的败坏,我心里就特别地羡慕,也开始模仿。渐渐地,我在聚会时也能根据神的话对号、承认自己的败坏了,我认为这就是认识自己了。有的弟兄姊妹看我信神才两三年,谈认识自己还挺有条理、有些深度,就对我投来赞赏的目光。我也很得意,觉得自己素质好,会认识自己,照这样追求下去,离性情变化、蒙拯救也就不远了。过后,我就注重在交通认识自己上下功夫,我常常引用神揭示人比较严厉的话来对号自己,让别人看到我认识得深、认识得透,我的生命进入比别人好。我从来没有省察过这种认识法对不对,直到后来经历了几次修理对付,我才看到我的认识自己都是假冒。

2020年11月份,我跟两个姊妹检查弟兄姊妹制作的视频。那段时间,交上来的视频比较多,弟兄姊妹还提出了许多问题,而且有些问题我还不知道该怎么解决。这时,我应付糊弄的心就出来了,心想:“我负责好几个小组,工作比较忙,手里还积压了一些视频需要检查,如果对每个视频都根据原则细揣摩、衡量,对弟兄姊妹提的每个问题都认真解决,那得多付不少代价,我还有多少休息的时间啊?对一些看不透的问题就先放放吧!而且两个配搭的姊妹检查视频相对慢一些,我要是看那么快不是吃亏吗?我跟大家保持差不多的进度就行。再说了,谁尽本分都有够不上的地方,对许多真理我也不透亮,不可能方方面面的问题都能解决彻底,差不多就行了。”就这样,我对视频里的有些问题和弟兄姊妹的困惑就没有下功夫去解决。后来,我手里的视频都检查完了,再加上我比配搭姊妹看的视频多,我心里就有些自满自足,觉得自己这样尽本分还挺尽职尽责的,负责人肯定也会认同的。可一段时间后,负责人刘志强弟兄检查我们上交的视频发现了很多原则性的问题,就来信严厉地对付我们:“你们尽这个本分这么长时间了,这些基本的原则性问题还反复出现,实在不应该!你们不是不掌握原则,这是严重的应付糊弄。你们得好好反省自己尽本分的态度!”当时,听到刘志强对付的话这么严厉,我就感觉委屈、抵触,心想:“这些日子,我在本分上没少下功夫,咋一点儿也不提我们好的一面,光抓住我们的问题揭露呢?再说,谁尽本分也不能达到十全十美,总有够不上的地方。我们明白真理浅,对一些问题看不透,上交的有些视频存在问题这也正常,你咋就不理解呢?”我在心里一个劲儿地讲理。跟配搭姊妹闲聊的时候,我还有意无意释放自己的观点,说:“刘志强要求太苛刻了,这哪有十全十美的事,视频就是再检查多少遍它还是会存在问题的……”过后,看到两个姊妹都在写反省认识我才意识到,临到修理对付我全是抵触、讲理,这也不认识自己啊!今天这个对付临到是出于神的,我应该接受过来反省认识自己。于是,我就针对自己尽本分应付糊弄的情形找到相关的神话语,琢磨着我怎么能把反省认识写得更深刻。我就引用神揭示人应付糊弄方面比较严厉的话语,说自己对待本分掉以轻心就是严重的背叛神,对本分应付糊弄就是人性不好,释放谬论迷惑人就是害群之马,等等。写完后,我就对照两个姊妹写的认识,觉得相比之下还是我认识得深刻,我心里就很欣赏自己,觉得临到修理对付我能反省认识自己,也能在神的话里深刻解剖自己,已经学到功课了。我心里还有点得意,认为刘志强看完我写的反省认识肯定会觉得我不愧是组长,认识得比配搭姊妹深刻,生命进入比她们好,而且我都把自己写得这么差了,刘志强这回不好再说什么了吧。可没想到几天后,我又收到刘志强的来信,这次来信说的话比之前更加严厉,直接说我的反省认识浮皮潦草,不是真实的认识自己,还说我在姊妹们面前释放这些错谬的观点是在迷惑人,导致大家都不注重认识自己,后果很严重,得继续反省……看到这一句句严厉揭露的话,我实在接受不了,就觉得:“我怎么就不是真实认识自己呢?我都是结合神的话反省解剖自己的败坏,认识得比配搭姊妹都深,这不是真实认识自己吗?配搭姊妹不认识自己,怎么都是受我迷惑呢?我不就是随口一说,这咋还成了迷惑人的了?”一连几天,我都活在抵触中,感觉很委屈,觉得刘志强是在针对我,跟我过不去。我把眼光全都盯在他身上,也没有好好反省认识自己。后来,我心里越来越黑暗、下沉,尽本分心也安静不下来,祷告也摸不着神了,我意识到我的情形不对了。这时,我想到我写给刘志强的信,在信里我写得挺好,说自己释放消极,导致配搭的姊妹都站在我一边,对负责人不满,还说自己释放谬论迷惑人就是害群之马,可为什么刘志强这样揭露对付我就接受不了,心里还这么抵触呢?那我之前的认识不都是虚假的吗?这也不是真实认识自己啊!我又想到我是因着刘志强是负责人,为了在他心中留下好的印象,我才勉强跟自己对号写点认识自己的话,这样的认识自己不是虚假、欺骗吗?想到这儿,我才逐渐意识到我根本没有接受修理对付,对自己也没什么真实的认识,我心里黑暗、下沉,是因为神厌憎我的所做所行向我掩面了。我来到神面前祷告,求神开启我能看清楚自己身上的问题。

过后,我看到神的话:“有的人交通认识自己张口就来,‘我是魔鬼,我是活撒但,我是抵挡神的,我悖逆神,我背叛神,我是毒蛇,我是恶人,该受咒诅’,这是不是真实的认识自己?他只说些笼统的话,为什么不举例说明呢?为什么不把自己做的丑事拿出来解剖亮相呢?有些没分辨的人听完还觉得,‘这才是真实认识自己啊!把自己都认识成魔鬼撒但了,还能咒诅自己,这是多高的境界啊!’有许多人,尤其初信的人,就容易受这些话迷惑,觉得这个人单纯又通灵,是喜爱真理的人,可以做带领,结果接触一段时间就发现不是那么回事,跟人想象的判若两人,这人特别虚伪、诡诈,善于伪装、假冒,让人大失所望。……比如,他知道自己诡诈,也知道自己里面尽是小心眼儿、小道道,别人流露诡诈的时候他也能有分辨,那你就看他承认自己诡诈之后能不能有真实悔改、能不能脱去诡诈。如果又流露出诡诈了,看他心里有没有责备、有没有羞耻感,有没有真实懊悔,如果没有羞耻感,更没有悔改,那他认识自己诡诈就是浮皮潦草的,就是走形式,不是真实的认识。”他不觉得诡诈有多邪恶,也不觉得诡诈就是鬼性,更不觉得诡诈是多么无耻、卑鄙的行为,他认为:‘人都是诡诈的,只有傻子才不诡诈,有点诡诈也不是坏人,我没有作恶,我不是最诡诈的。’这样的人能不能真实认识自己呢?绝对不能,因为他对诡诈的性情没有认识,他不恨恶诡诈,谈认识自己也是伪装,是空谈,不认识自己的败坏性情就不是真实的认识自己了。诡诈人不能真实认识自己,就是因为诡诈人不容易接受真理,所以诡诈人无论会讲多少字句道理都不会有真实的改变。一个人喜不喜爱真理该怎么分辨?一方面看他能不能根据神的话认识自己,能不能反省自己,有真实懊悔,另一方面就是看他能不能接受真理、实行真理。如果能接受真理、实行真理,那就是喜爱真理的人,是能顺服神作工的人;如果只是承认真理,却从来不接受真理,也不实行真理,正像有些人说的‘我什么真理都明白,就是实行不出来’,这就足以证明他不是喜爱真理的人。有的人承认神的话是真理,也承认自己有败坏性情,也说愿意悔改、愿意重新做人,但过后一点儿变化也没有,说话做事还像以前那样,”他谈认识自己就跟说笑话、喊口号一样,根本不是从内心深处认识自己,没有懊悔的态度,更不是单纯地敞开亮相自己的败坏,而是假装敞开自己,走形式谈认识,这就不是真认识自己、接受真理的人。这种人谈认识自己都是走形式,都是伪装欺骗,都是假属灵。有的人诡诈,他看别人交通认识自己,心想,‘大家都敞开自己,解剖自己的诡诈,我若一点不说,大家就会觉得我不认识自己,我也得走走形式啊!’他就把自己的诡诈说得很严重,都上纲上线,让人感觉他认识得特别深刻。大家听完都以为他真实认识自己了,都投去羡慕的目光,他心里感到特别光彩,有种往脸上贴金的感觉,他这样走形式的认识自己加上伪装欺骗就把人迷惑了。《话·卷三 末世基督座谈纪要·认识自己才有利于追求真理》借着神话语的揭示,再对照自己,我才看到我的认识自己都是假冒、是欺骗,我认识自己完全是为了应付差事,觉得刘志强把我们的问题点出来了,说我们尽本分不负责任、应付糊弄,配搭的姊妹都在反省认识,我如果不认识自己的话,不显得我不接受修理对付吗?我这个组长如果认识得比别人浅,那不显得我生命进入差吗?是出于这样的存心,我才勉强写点反省认识自己的话,并不是从心里真正地认识,也不是接受神话语的审判刑罚产生的真实认识,心里也没有难受、亏欠,而是说给别人看,是在喊口号、唱高调。我嘴上认识自己应付糊弄,可我心里却不是这么想的,还觉得“尽本分出现点问题、偏差不算什么,谁尽本分能一点儿问题不出啊?负责人抓住我尽本分中的一点小问题就修理对付、指责,真是太苛刻了!”而且我还在背后散布对负责人的不满。这哪是真实认识自己啊?更严重的是,我明明心里不接受刘志强的对付,还表现出一副很能接受的态度,把神揭示人应付糊弄的话全往自己身上扣,我这样表里不一,尽给人假象搞欺骗,真是太诡诈了!借着事实的显明,我才心服口服,我的确对自己没有真实的认识,我这样认识自己全是官话、空话,是伪装、欺骗,即使认识得再深、再透彻,那也是虚假的、假冒的。认识到这些,我才醒悟过来,信神这些年,我一直谈认识自己,聚会时也解剖自己,可认识来认识去也没有多少变化,我认识自己全是为了让人高看、赞赏,为了显摆自己生命进入好,甚至连聚会交通认识都在暗暗地和配搭姊妹比,看谁认识得深、认识得透。我认识自己就像做文章一样,虽然口号喊得挺高,揭露自己的话说得也挺狠,甚至有时候说自己是魔鬼、撒但,是敌基督,但是没有一句认识是我真正接受神话语的审判从心里发出来的,而是套用神话语的字句,讲点高深、空洞的大道理,没有多少对自己败坏情形真实认识的实情话,这样认识自己欺骗了别人也蒙蔽了自己。我一直觉得能承认自己的败坏,能把神揭示人败坏实质的话往自己身上对号,这就是真实认识自己,我还很欣赏自己,可事实上,我连一句对的意见都接受不了,临到修理对付还讲理狡辩。照这样下去,我就算信神信一辈子,天天这样谈认识自己,也不会有真实的悔改变化,到头来,撒但的性情原封未动,那我肯定还是被神撇弃、淘汰的对象。想到这儿,我才感觉自己太愚蠢、太危险了!

后来,我看到神的话:“有些敌基督特别善于伪装欺骗,给人以假象,遇到明白真理的人就谈认识自己,总说自己是魔鬼、是撒但,人性不好,该遭咒诅。你若问他,‘你说你是魔鬼撒但,那你做什么恶事了?’他说:‘我没做什么啊,但我就是魔鬼,我不但是魔鬼,我还是撒但呢。’你再问他,‘你既然把自己说成魔鬼撒但,那魔鬼撒但都作了哪些恶,是怎么抵挡神的,你能不能把你作恶的事实说一说啊?’他就说:‘我也没作什么恶呀。’你再问他,‘你没作什么恶,你为什么说自己是魔鬼撒但呢?你这样说的目的是什么呢?’你这样跟他求真他就没话可说了,其实他做了不少坏事,但他绝对不会说出事实的。具体他怎么拉拢人、欺骗人,怎么凭情感用人,怎么不把神家利益当回事,怎么违背工作安排,怎么欺骗上面、隐瞒弟兄姊妹的,给神家利益带来多少损害,这些事实他一律不说。这是不是真实的认识自己?(不是。)那他说自己是魔鬼撒但是不是变相地用这种认识来高举自己呢?这是不是一种手段?(是。)这种手段通常人看不透。……撒但迷惑人有时候是高举见证自己,有时候不得已也能委婉地承认错误,但给人的是假象,目的是博得人的同情与谅解,甚至它还会说‘人无完人,人都有败坏性情,都能犯错误,只要能改正错误就是好人’,人一听就感觉对,还照样崇拜它、跟随它。它的手段就是主动承认错误,变相地高举自己,变相地抬高自己在人心中的地位,让人接受它的所有甚至它的过错,然后饶恕它的过错,逐渐地忘记它的过错,最终完全接受它,达到对它至死忠心、不离不弃,跟随到底。这是不是撒但做事的手段?撒但就是这么做事的,敌基督也有让人崇拜跟随这样的野心、意图,也用这样的手段来做事,达到的后果跟撒但迷惑人、败坏人的后果是一样的,没什么区别。《话·卷四 揭示敌基督·第四条 高举见证自己》想想我自己也就是像神揭示的这样。临到修理对付,我心里明明讲理不服,但为了让别人说我能接受真理,打消刘志强对我不好的看法,给他留下一个好印象,我就赶紧把自己的问题严厉地解剖认识一番,而且用一些严厉的词来对号自己,比如“没有人性”“迷惑人”“打岔搅扰教会工作”,让人觉得我对自己认识得很深、很透。事实上,我是想以退为进,用立马承认自己的错误来堵住别人的口,好让别人都赞成我、佩服我,说我能接受真理,有生命进入,知错就改,我用外表的假象和空洞的道理来包装自己,其实就是想高举显露自己,欺骗人,看到我的认识里竟隐藏着这么多见不得人的存心和诡计,粉饰自己,迷惑人,让人高看,真是让人恶心啊!而且,我心里明明不觉得自己的问题有多严重,还把自己说得这么丑陋、卑鄙,说到底,我这样做的性质就是在作假见证迷惑人。今天这一显明我才看到,自己的本性真是太诡诈了,就连认识自己都能伪装、假冒,刘志强揭露对付得太对了!

后来,我看到一段神的话,对自己所走的错误道路有了一些认识。全能神说:“保罗在追求生命的人中间是一个不认识自己本质的人,他根本不是一个谦卑顺服的人,他对自己抵挡神的实质根本没有认识,所以说他是一个没有细节经历的人,是一个不实行真理的人。彼得就不一样了,他在自己的缺欠上、在自己的软弱上、在受造之物的败坏性情上都有认识,所以他对自己的性情变化也有实行的路,他不是一个只有道理却没有实际的人。变化的人属于蒙拯救的新人,属于合格的追求真理的人;不变化的人属于天然老旧的人,是没有蒙拯救的人,也就是被神厌弃的人,即使作的工作再大也不蒙神纪念。对照你个人的追求,你自己到底是彼得还是保罗一类的人,这都是不言而喻的。若你的追求还是没有真理,到现在仍然如保罗一样狂妄蛮横,而且还夸夸其谈,那你无疑就是一个失败的败类;若你的追求就如彼得一样,是追求实行与真实的变化,不狂妄也不骄纵,而是追求尽本分,那你就是一个可以得胜的受造之物。保罗不认识自己的实质,不认识自己的败坏,更不认识自己的悖逆,对从前抵挡基督的卑劣行为他从不提起,也不过分地懊悔,只是稍作解释,他的内心深处并没有向神完全屈服。虽在大马色路上仆倒,但他并没有从内心深处来省察自己,只是满足于不断地作工,他并不将认识自己、变化自己的旧性看为最关键的问题。他只是满足于口头上的真理,满足于供应别人来安慰他的良心,满足于不再逼迫耶稣的门徒来宽慰自己、饶恕自己以往的罪过。他追求的目标只是以后的冠冕与暂时的作工,追求的目标就是丰富的恩典,并不是追求足够的真理,也并不追求进深以往不明白的真理。所以,他对自己的认识可说成是假冒,他并不接受刑罚、审判。他能作工并不代表他对自己的本性与实质有认识,他只是在外皮的作法上做文章,而且他力求的并不是变化,而是认识。他的作工完全是大马色路上耶稣显现之后的果效,并不是他起初的心志,也并不是他在接受了旧性的被修理之后的作工。无论如何作工他的旧性也没有变化,所以,他的作工并没有将他以往的罪赎回来,只是在当时的教会中起到一定的作用。这样的旧性不改的人,也就是没有得着救恩的人,更是没有真理的人,无论如何也不能成为主耶稣所悦纳的人。《话·卷一 神的显现与作工·成功与否在于人所走的路》神的话把彼得和保罗所走的路揭示出来了。彼得信神的成功之处就是他特别追求真理,注重认识自己,他对于主耶稣揭露人的话都严格地和自己对号,在神的话里反省自己,最终对自己有了真实的认识;而保罗的失败就是因为他根本不认识自己的败坏实质,他只是满足于口头上的认识,说自己是个罪人、是个罪魁,但对自己是怎么悖逆抵挡主耶稣的,作过哪些恶,他从来不解剖、亮相,他的认识自己是空洞的、假冒的,非但没能给他带来生命性情的变化,反而让他更加狂妄,最后竟明目张胆地见证自己,说他活着就是基督。借着神话语的揭示,我才看到自己和保罗所走的路是一样的。信神这些年,虽然在聚会中、在弟兄姊妹面前我也谈认识自己,说自己狂妄、自私卑鄙、没有人性,还说自己是魔鬼撒但,认识自己的话张口就来,不管认识自己哪方面败坏性情,我都能谈十几二十分钟,但是心里却并不感觉扎心、难受,我不禁问自己:我这样认识来认识去,好几年过去了,我真正接受哪句神话语的审判了?对自己有真实恨恶了吗?哪方面的败坏性情有真实变化了?每次聚会或者别人揭露我时,我都是谈一番道理的认识来应付应付场合,心里没有内疚、亏欠,过后也没想着怎么去追求变化,越这样认识自己我变得越疲沓,尽本分也没有上进心,我的认识自己没有给我带来丝毫的变化,反而让我自满自足、自我欣赏,觉得我也认识到自己应付糊弄、自私卑鄙了,也认识到自己没有人性了,甚至我比别人认识得都深、认识得都透,这就说明我有进入了,这样假冒为善的认识自己不仅欺骗了别人,也迷惑了自己,最终受亏损的还是自己。其实,我这样假冒的认识自己有些弟兄姊妹对我也有分辨。有一个弟兄就说我:“听你谈的认识挺高,好像一般人都够不上,一开始我还挺羡慕的,可过后也没看到你有多少进入、变化呀。”想想真是可悲啊!我尽本分这些年,神给摆设的环境不少,我也临到了不少修理对付,可这些机会都让我给流失了,我也没有好好在这些事上反省认识自己。想想神发表这么多话语把人各方面的败坏性情都揭露出来,就是希望人能真正接受神话语的审判,脱去败坏性情达到蒙拯救,可是我只是把神话语的字句当成炫耀自己的工具,装备了一肚子道理,败坏性情却没有丝毫变化,就像假冒为善的法利赛人一样。想到这儿,我有了一种危机感,觉得不能再这样下去了,我就向神祷告,求神带领我扭转自己错误的追求,能真实认识自己。

后来,借着祷告寻求,我在神的话里找到了实行进入的路途。神的话说:“认识自己如果只是浮皮潦草地认识外皮的东西,说自己狂妄自是,悖逆神、抵挡神,这不是真实认识,这是道理。你得针对事实,自己在哪些事上有错误看法或者偏谬观点,得把自己里面的存心亮出来交通、解剖,这才是真实认识自己。不能只从做法上认识,得抓住关键,解决根源问题。一段时间就得反省自己都解决了哪些问题、还存在哪些问题,对这些得作个总结,还得寻求真理解决这些问题,不能被动,不能总让人哄着走、推着走,甚至牵着鼻子走,自己得有生命进入的路途。你得常常省察自己说哪些话、做哪些事不合真理,存心不对,流露了什么败坏性情。你总这样实行、进入,对自己严格要求,慢慢就能明白真理,有生命进入了。当你真正明白真理的时候,就会看到自己确实不怎么样,一方面败坏性情严重,一方面缺少太多,什么真理也不明白,等你有一天真有这样的认识了,你就狂不起来了,你在许多事上就变得有理智了,就能顺服下来了。现在关键的问题是什么呢?通过交通、解剖观念的实质,人对产生观念的原因看明白了,有些观念能解决了,但不代表对所有观念的实质都能看透,这只是对自己有点认识了,认识得还不够深、不够透,就是还看不透自己的本性实质,看不见自己都有哪些败坏性情在心里扎根,这样认识自己的程度就有限了。有些人说:‘我知道我的性情特别狂妄,这不就是认识自己了吗?’这认识太肤浅了,不能解决问题。如果你真认识自己了,那你为什么还想往上爬,还想有个地位出人头地?这就是人的狂妄本性没有根除。所以,这就得先从你说话做事的存心与思想观点上开始变化。《话·卷三 末世基督座谈纪要·人如何跨入新时代》读完神的话,我对认识自己的路途看清楚一些了,我就针对这次的事反省认识自己:我为什么尽本分会应付糊弄呢?为什么负责人揭露对付我不负责任我还不愿意接受,背后是受什么存心和观点支配的呢?反省中我认识到,一方面,我体贴肉体太严重了,一需要肉体受苦我就总想偷懒,而且我还有一个很卑鄙的想法,觉得本分是三个人的,如果我比配搭姊妹多看,多受苦付代价,那不是吃亏,不是傻吗?我尽本分就像给雇主打工一样,处处计算自己的得失,比别人多干一点、多受一点苦都觉得亏得慌。外表看我也在尽本分,可背后全是自己的鬼道道,全是为个人的利益考虑,我真是太自私卑鄙了!我发现自己里面还有一个错误的观点,就是我觉得人无完人,谁尽本分都不可能达到十全十美,有点问题、偏差这也正常,所以我临到修理对付的时候也不反省认识自己,反而觉得是负责人要求太苛刻了。真正反省解剖的时候我才看到,我这个观点不符合真理。虽然神没有要求人尽本分达到一百分,但是神希望人能尽心、尽力,这是尽本分该有的原则。而我持守谬妄的观点,本来多用点心就能避免的问题也不愿意下功夫,连尽力都达不到,更别提尽心了,导致本分中暴露的问题越来越多,直接给本分带来拦阻、亏损。认识到这儿,我对自己里面的情形能摸着一些了。

我刚有一点认识,正好刘志强来给我们聚会,问我们这段时间经历对付、显明是怎么认识的。我就在心里组织语言,琢磨着:“怎么说能让刘志强觉得我对自己有认识呢?怎么说能显得我认识得深刻呢?如果认识得太浅,会不会显得我生命进入差,被刘志强和配搭的姊妹小瞧呢?”这样想时,我立马意识到,我这不还是想伪装自己谈高深的道理让人高看吗?我知道这是神给我摆设的一个实行真理做诚实人的机会,我就在心里向神祷告,不管弟兄姊妹怎么看我,我得说心里话,有多少认识就谈多少。接着,我就把自己是怎么包装、迷惑人的表现和存心都交通了出来,我也坦白地说了我现在只是认识到我以往的认识是伪装、假冒,也认识到自己应付糊弄的存心,但是对自己应付糊弄的性质和后果还没有太多认识。当我把自己内心真实的想法和认识都谈出来之后,我心里挺踏实的,感觉终于让人看到我真实的一面,不用再绞尽脑汁地包装自己了。后来,我就针对自己尽本分应付糊弄的情形常常吃喝神审判揭示的话,对照自己的情形、表现来反省认识,认识不到的就找弟兄姊妹寻求。借着大家的指点帮助,我对自己有了点真实的认识,再尽本分的时候应付糊弄就减少一些了。本分中遇到问题、难处不知怎么解决时,我就带着这些问题祷告依靠神,寻求相关的真理原则,或者跟配搭的姊妹一起交通,或是向负责人寻求,争取把问题弄明白、弄透亮,这样实行虽然比平时多花费一些时间和精力,多受一点苦,但借着寻求、交通,我对有些真理就更加明白透亮了,问题也及时得到了解决,工作果效也逐渐好了起来。

借着这次经历,我在认识自己上找到了一些实行的路途,我也认识到,只有抓住自己的心思意念、抓住自己的败坏流露,结合神的话来反省认识,这样才能获得圣灵的开启,看清问题的性质,认识自己的败坏性情、败坏实质,达到真实的恨恶自己,愿意悔改变化。扣帽子、套规条,假冒为善地认识自己,是做给人看的,不会有真实的懊悔、悔改,顶多是守守规条、克制克制,过后还是会老病重犯,就像宗教人犯罪认罪一样,信神多少年也达不到性情变化。我体会到,真实认识自己太重要了,直接关系到我们能不能悔改变化,能不能蒙拯救。看到我自己信神这些年,外表上天天吃喝神的话、尽本分,但却没有真正接受神话语的审判刑罚,如果不是借着这次修理对付临到,我还活在自己的观念想象中不认识自己,感谢神给我摆设的环境使我扭转了自己追求的偏差!感谢全能神!

灾难陆续降下,主再来的预言已经应验,你想迎接到主得着进天国的机会吗?诚邀渴慕主显现的你参加我们的网上聚会,或与我们联系帮你找到路途。

相关内容

神的话使我心灵苏醒

不知何时起“出人头地”“做人上人”成为了多数人的奋斗目标,人都为此努力拼搏、勾心斗角、患得患失,在追名逐利的路上痛苦挣扎……本片的主人公也曾是其中一员,在教会尽英文朗诵本分期间,她为了在弟兄姊妹中间成为佼佼者而努力追求,她奋斗过、攀比过、失落过,一步步迷失……最后在全能神话语的带领下,她逐渐苏醒过来

重获新生

“真认识自己的本性到底是什么东西,多么丑陋,多么卑鄙,多么可怜,以后他就不那么自高狂妄了,也没有以往那样洋洋得意了,他觉着:‘我得脚踏实地地实行点神话了,要不咱这人真够不上人的标准,也没有脸活在神面前了。’他把自己真看得渺小了,看自己真算不得什么了,这个时候他实行真理也是轻松的,看上去才有几分人模样。”

显露自己的惨痛教训

中国河南 闵锐 2009年,我刚尽上带领本分。那时候,上层带领一来给我们聚会,弟兄姊妹就围着他们寻求问题,我看了特别羡慕,心想:“自己啥时候也能像他们那样会交通神话解决问题,弟兄姊妹也都能拥护我,围着我转?”到了下半年,共产党又一次展开了统一大抓捕,环境特别危险,上层带领、同工都…

我享受到了丰盛的筵席

神的话说:“神的实质是善的,他是一切美与善的发表,也是所有爱的发表。”(《话在肉身显现·基督的实质是顺服天父的旨意》)“他咒诅你是为让你爱他,是为了让你认识肉体的本质;他刑罚你,是为了让你醒悟,认识自己里面的不足,认识到人的不堪不配。所以说神的咒诅,神的审判,神的威严、烈怒,都是为了成全人。神现在所作的,在你们身上所显明的公义性情,都是为了成全人,这就是神的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