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 写检举信的前后

韩国 刘阳

2010年,我经常和教会带领李某接触,她经常跟我们说:“这些年神一直恩待我,哪处教会工作有难处,带领就把我调到哪儿。有时我也不愿意,但想到这是神的托付,我不能体贴肉体,得对神有忠心,就接受过来了。我每到一处新的教会,走上一两圈,聚一两轮会,原本一盘散沙的教会就恢复了正常,教会生活、福音工作都有了果效。有时候遇到难处我祷告神,神就给开辟出路,处理什么事都特别顺利,看到神的作工特别奇妙……”听着李某的经历,我很佩服,觉得她有负担、有工作能力。有一次聚会前,我随口说了几句闲话,李某立刻打断我说:“现在时间宝贵,咱们见面别唠闲嗑,就交通神的话。”听她这么一说,我心想,“这些年,我见过的带领也不少,但像李某这样认真、敬虔又这么追求真理的带领,还是头一次碰到”,我心里对她更加高看、佩服了。可后来接触时间长了,我发现李某虽然交通得头头是道,看着像是追求真理的人,但她很少交通她是怎么根据神的话反省认识自己,怎么实行经历神的话的,她的交通多数是在变相地高举自己、显露自己,让人觉得她是教会培养重用的人,都高看她。更严重的是,她在一些涉及教会利益的关键事上不实行真理,还瞪着眼睛说谎欺骗,推卸责任。比如,当时负责李某工作的孙某在教会里胡作非为,贪占、挪用教会钱财,被定性为敌基督开除了。李某明知道孙某的恶行,而且这些事她也参与了,在孙某被开除后,李某不但不反省自己向神悔改,也不承认她在孙某的恶上有份,还把自己撇得一干二净,好像这些事她从不知情,也没参与过一样。这时,我才发现李某特别假冒为善。因着李某很善于伪装,讲高道迷惑人,一些没有分辨的弟兄姊妹一提起她的名字就流露出一种羡慕、崇拜的神情。看到李某的这些表现和她作工讲道的后果,我和配搭的弟兄对照分辨假带领的原则衡量,确定李某属于假带领,就写了一封检举信反映了李某的情况。

信发走后,我们等着带领来核实、了解李某的情况,可是半个月过去了,没有收到任何回信。我和配搭的弟兄正为这事纳闷呢,一天,李某高高兴兴地来给我们聚会,还说带领要培养她。我有些不敢相信,这假带领怎么没被撤换,反而被培养、重用了呢?难道是我们不明白真理原则不会分辨,检举错了?一个多月后,李某又来了,说教会要重新选举带领,多数弟兄姊妹对她评价都挺好,还说有意要选她做带领。听到这番话,我又是一愣,心想李某特别诡诈圆滑,根本不适合做带领,我应该再写信检举她。可当我准备写检举信的时候却犹豫了:“现在很多人对李某没有分辨,都被她外表的假象迷惑了,如果我再写检举信,带领不了解实情,会不会说我抓住李某的问题不放?再说了,李某要是知道是我写的检举信,她会不会记恨我,给我小鞋穿呢?神家下发的神话语书籍、讲道交通都是她负责发给我们,要是把她得罪了,不说她会怎么打压我,就是把我撂在一边不管不问,不给我发书、发讲道交通,那就够我受的。”想到这些,我心里特别争战,是继续检举呢,还是不再管这事了呢?一考虑到自己的利益、前途命运,我就感觉被一种看不见的黑暗权势辖制、捆绑着,为了保全自己不被打压,我心里争战了一番,最后还是妥协了,决定把检举的事先搁置起来,心里还安慰自己:反正我们对李某已经有分辨了,不会再受她迷惑了,先这样吧,或许哪天神一显明,大家对李某有分辨了,看透她了,她自然就被撤换了。

过了一个多月,我们收到两个姊妹的来信,说她们分辨出李某是假带领,想检举她,问我们是怎么看的,有没有什么建议。我心想:“我们上次检举李某就一直没有收到回信,这次如果再与姊妹一起检举的话,上层带领会不会说我们是在拉帮结伙打击李某搅扰教会工作呀?那样,很可能撤换的就不是李某了,而是我们几个。”想到这儿,我和配搭的弟兄给两个姊妹回信说:“你们检举吧,我们之前已经检举过了,这次就不检举了。”回完信,我心里特别受责备,意识到这是在耍诡诈保全自己,是在向黑暗权势妥协、让步。为了逃避内心的谴责,我又拿出之前的理由来宽慰自己:现在还有很多人对李某没有分辨,如果我们硬要检举、撤换她,弟兄姊妹那儿也通不过,还会维护她的,还是等弟兄姊妹对她有分辨了,到时瓜熟蒂落,她自然就被撤换了。虽然这么想,但是每次看到揭露假带领、敌基督这方面的神的话,我的良心就很受谴责,我明明发现假带领,却不检举、不揭发,这不是在纵容撒但打岔搅扰教会工作吗?尤其是看到接待我们的弟兄姊妹都很崇拜李某,我们一揭露李某假带领的表现,他们不但不分辨,还反感、指责我们,认为我们是在打击李某。看到假带领把人迷惑得这么深,不知道还有多少弟兄姊妹受她迷惑、坑害,我更觉得假带领就是神选民生命进入上的拦路虎、绊脚石。这时,我特别希望李某能尽快被撤换,但又没有勇气再写信检举她,甚至为了不得罪接待我们的弟兄姊妹,我都不再揭露李某的表现了。我心里很受谴责、控告,觉得自己怎么这么懦弱、这么窝囊呢?看到假带领搅扰教会工作也不敢检举,连句真话都不敢说,这不是撒但的狗奴才吗?我想到神的话说:“都说贴着神的负担,维护教会的见证,谁贴上了?问一问自己,你是贴着神的负担的人吗?为神你能实行公义吗?你能站起来为我说话吗?你能坚信不移地实行真理吗?你敢于向一切撒但的作为争战吗?为我的真理你能不凭情感揭露撒但吗?你能让我的心意在你身上得到满足吗?关键时刻你心摆上了吗?你是遵行我旨意的人吗?多多问问自己,多多揣摩。《话・卷一 神的显现与作工・基督起初的发表・第十三篇》神的句句问话使我蒙羞惭愧,平时我口号喊得很好,说什么要体贴神的心意,要为神站住见证,还常常祷告说要实行真理、满足神,可一临到实际的事,需要我站出来维护教会利益的时候,我却做起了缩头乌龟。我明知道发现假带领应该及时检举,却因着害怕自己被打压、撤换就不敢再检举她,任由她继续坑害、迷惑弟兄姊妹。更可悲的是,看到接待我的弟兄姊妹受李某迷惑,我不想着怎么帮助他们分辨假带领,反而委曲求全,生怕揭露李某惹他们不高兴,以后不愿意接待我们,就对李某假带领的表现闭口不谈,我真是太自私卑鄙了!我享受着神供应的一切,还有弟兄姊妹的接待、照顾,却丝毫不体贴神心意,不维护教会工作,任由假带领在教会掌权搅扰教会工作却不管不问,这哪有一点良心理智?真是不配活在神面前!

后来,我看到神的话说:“在神的家里不容让那些不行真理的人存留,不容让那些故意拆毁教会的人存留,但现在并不作开除人的工作,只不过到最终他们被显明而淘汰了。对这些人不作更多的无用工,是撒但就不能站在真理一边,是寻求真理的人就能站在真理一边。不行真理的人就不配听真理的道,就不配见证真理,真理根本不是针对他们说的,真理是对行真理的人说的。在未显明所有人的结局以先,对那些搅扰教会的、打岔工作的人先放在一边不予处理,当工作结束的时候将这些人一个一个地显明出来之后淘汰。在供应真理期间暂时不理睬他们,当全部真理都向人显明,那时就该淘汰人了,那时也就是各从其类的时候了。那些没有分辨的人因着他们的小聪明而被断送在恶人手中,被恶人骗走不得再回来。对这样的人就应这么处理,因着他们不喜爱真理,因着他们不能站在真理一边,因着他们随从恶人,站在了恶人一边,与恶人联合起来抵挡神,他们明明知道那些恶人所流露的是恶,但他们却硬着头皮、背着真理而随从了恶人,这些不行真理、行毁坏可憎之事的人不都在作恶吗?他们尽管有作‘王’的,有附和的,但他们抵挡神的本性不都是相同的吗?他们还有什么借口说神不拯救他们呢?他们还有什么借口说神不公义呢?不都是他们的恶把他们毁灭了吗?不都是他们的悖逆将他们拉向地狱了吗?行真理的人最终将因着真理而得救、被成全,不行真理的人最终将因着真理而自取灭亡,这是那些行真理与不行真理之人的结局。《话・卷一 神的显现与作工・对不行真理之人的警告》我看到自己就是神的话揭示的不行真理的人,是神恨恶的人。我处处保全自己、维护自己,明知道李某是假带领,我也不敢坚持原则检举、揭发,这不就是向撒但屈膝,与撒但同流合污吗?外表上我没有站在李某一边维护她,但我对假带领不检举、不揭露,任由她在教会里迷惑、欺骗弟兄姊妹,打岔搅扰教会工作,这就已经是站在撒但一边了。神的话说:“他们明明知道那些恶人所流露的是恶,但他们却硬着头皮、背着真理而随从了恶人,这些不行真理、行毁坏可憎之事的人不都在作恶吗?”神的话揭示的正是我的表现。我又想到主耶稣说:“不与我相合的,就是敌我的;不同我收聚的,就是分散的。(太12:30)在神与撒但的争战中,人不是站在神一边,就是站在撒但一边,没有中间立场。而我在检举假带领的事上耍小聪明,选择中立,明哲保身,这不就是站在撒但一边背叛神吗?我还认为很多人对李某不会分辨,等神把她彻底显明了,瓜熟蒂落,她自然就被撤换了。外表看这个想法好像很成立,其实就是在逃避责任,在为自己不实行真理找借口罢了,我只等着神显明,却不尽上自己的责任去揭露、检举,实质就是纵容假带领作恶搅扰教会工作,说我是假带领的帮凶丝毫不为过。想到这些,我恨自己太自私卑鄙、太懦弱无能,真是窝囊废、狗奴才!在正邪之战中,一点见证都没有,实在让神恨恶!我来到神的面前祷告悔改,求神加给我力量,能冲破假带领、敌基督黑暗权势的辖制,站在神一边,向撒但势力说“不”。我原本想多搜集一些证据再写信检举李某,可还没等我检举,教会经过调查了解,确定李某就是走敌基督道路的假带领,把她撤换了。后来,我才知道之前我们写的检举信是被一个假带领搁置了,那个带领也因不作实际工作被撤换了。听到这个消息,我很高兴,同时也感到自责、亏欠,因为在这次事件中我充当了撒但的狗奴才,没有维护教会工作,没有站住见证。

李某被撤换后,新来的姊妹暂时接手了教会工作,我以为事情就这么过去了,可事实却不是这样。一个多月后,配搭的弟兄跟我说,李某被撤换后一直不服,在弟兄姊妹中间散布,说新选的带领是假带领,还迷惑人同情她,还拉拢了一些人站在她一边,要罢免新选的带领,夺回带领的地位。听到这话,我有些着急,得赶紧想办法把李某作恶的表现向带领反映。当时,新任的教会带领也正要写信给带领反映李某的情况,正琢磨着怎么把事情写清楚。我文字方面有些特长,就主动要求代笔写检举信。第二天早上,我们把检举信写好,配搭的弟兄突然说:“把我们的名字也写上吧。”我听后愣了一下,心想:“李某阴险恶毒,特别能迷惑人,万一这次没能检举成功,真被他们抢班夺权做了教会带领,按李某以往滥用权力开除人的狠劲,她一旦重新掌权,肯定得撤换我们,甚至把我们开除。但不签名又说不过去,因为检举信是我们代笔的。”我想了好一会儿,说:“那就以代笔人的身份签个名吧。”其实,我就是想尽量撇清关系,这样就算受打压也能轻点。配搭的弟兄当时就对付我说:“你签个名咋这么难呢?你真是太诡诈了!”这话一下子扎到了我的心上,我意识到我不能再保全自己做诡诈人了,应该实行真理做诚实人。

后来,我反省自己:为什么每次临到涉及教会利益的事需要我表态的时候,我就害怕、退缩,保全自己呢?这到底是受什么本性支配的呢?我看到神的话说:“撒但败坏人是借着国家政府以及那些名人、伟人的教育熏陶达到的,他们的那些鬼话成了人的生命本性了。‘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这是撒但的名言,已渗透到所有人的里面,成为人的生命了,还有一些处世哲学的话也是这样。撒但是借着各国的传统文化来教育人、迷惑人、败坏人,使人类陷入灭顶之灾的汪洋大海,最后因人事奉撒但抵挡神而被神毁灭。有的人在社会上当了几十年的官,若问他,‘你能当上官,仕途这么亨通,主要靠什么名言?’他会说:‘我就明白一条,当官不打送礼的,不溜须拍马一事无成。’他靠这句撒但哲学当上了官,这话是不是代表他的本性?为了当官不择手段成了他的本性,当官成就事业是他的目的。人的生活、行事为人还有许多撒但毒素在里面,比如,人的处世哲学、行事手段,人的座右铭,都充满了大红龙的毒素,都是从撒但来的,所以人的骨子里、血液里流的全是撒但的东西。……人类被撒但败坏太深了,每个人的血液里都流着撒但的毒液,可以说,人的本性都是败坏的、邪恶的、反动的,是抵挡神的,都被撒但的哲学、撒但的毒素充满了、浸透了,完全变成撒但的本性实质了,所以就能抵挡神,与神为敌。《话・卷三 末世基督座谈纪要・怎样认识人的本性》读了神的话,我才认识到自己不敢与假带领、敌基督正面交锋,就是因为我行事为人都是凭着撒但的逻辑法则、处世哲学活着,就像“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明哲保身,但求无过”,还有“各人自扫门前雪,莫管他人瓦上霜”,等等。我凭这些撒但毒素活着,特别自私卑鄙、懦弱诡诈,做什么事首先考虑的就是自己的利益得失。最初在检举李某的事上,我就为保全自己不敢检举,现在,李某拉帮结伙,在教会争权夺位,打岔搅扰教会工作,我还是不敢站起来实行真理,就像缩头乌龟一样躲着,生怕稍一露头就被假带领、敌基督发现给整治了。我名义上信神、跟随神,但心里没有神的地位,甚至还把神家看成跟外邦社会一样,认为神家没有公平公义,得处处小心谨慎,学会保护自己,不然就有被打压、整治的危险,这样的观点简直就是对神的污蔑、亵渎!神家不是世界,世界是撒但掌权,恶人当道,好人就只能受欺受压,而神家是基督掌权、真理掌权,假带领、敌基督在神家根本站不住脚,随着神选民明白真理有分辨,他们都会被检举揭发,取缔淘汰,这是神的公义。神的话说“恶人必被惩罚”,神的话就是真理,也是神作成的事实。我也看到过一些假带领、敌基督被撤换、被开除的事例,这不就是神的公义吗?可我完全被利益蒙蔽了心窍,光考虑怎么保全自己,信神却不相信神的话,不相信神的信实、公义,看事观点跟外邦人一样,这是不信派的表现啊!如果我继续凭撒但哲学活着,不实行真理,不维护教会工作,最后也会被神定罪、淘汰。认识到这些,我明白在检举李某这事上,我应该尽上自己的责任,就算有一天真的被假带领、敌基督打压、开除了,那也有我当学的功课,有神的美意。想到这儿,我坦然地把自己的名字签在了检举信上。那一刻,我心里特别地平安踏实,还有一种自豪感,觉得自己终于站起来做了一回人。

检举信交走后一个月左右,我们终于等来了好消息,李某因着作恶多端、屡教不改被定性为敌基督开除出教会,那些跟随李某作恶搅扰教会工作属于恶人的也被开除,还有一些有悔改表现,不属于恶人的继续留在教会,给悔改的机会。一场持续了几个月的混乱终于平息了,教会生活恢复了正常。看到这样的结果,我很欣慰,但同时也有些自责、遗憾,因为在检举假带领、敌基督的事上,我自私卑鄙,保全自己,甚至对神的公义、神家是真理掌权还有怀疑,对神还有很多不信的成分,看到自己太败坏,太亏欠神了。我立定心志,如果再临到这样的事,一定要站在神一边。

四年后,我又遇到了类似的事件。我所在教会的带领王某等三人因着尽讲字句道理,作不了实际工作,被定性为假带领撤换了,教会临时调来两个带领负责工作。两个姊妹刚来,王某就散布谬论说“我们教会不吃救济粮”,意思是不接受从外地调来的两个姊妹做带领。他们开始抓把柄攻击这两个姊妹,还拉拢弟兄姊妹站在他们一边,联合起来写检举信罢免两个姊妹,后来他们找到我,让我也参与检举。我看完他们写的检举信,发现他们列举的作恶表现,有些属于正常的败坏流露,根本够不上作恶,有些是他们掺水分夸大其词,甚至是捕风捉影、歪曲事实的谎话,但他们定性的话却是上纲上线,肆意定罪,非常狠毒。我意识到他们写检举信的目的不是为了维护教会工作,取缔假带领,保护神选民,而是想抢班夺权重新做教会带领,掌控教会、掌控神选民,这可是敌基督啊!当时我本想置身事外,因为组长也被他们迷惑参与了检举,而我只不过是一个普通信徒,这些人哪一个我也得罪不起,但想到四年前在检举、取缔敌基督李某的事上我没有见证,这次我不能再躲避、退缩了。于是,我就跟身边的弟兄姊妹交通,让他们看清这些写检举信的人真正的存心目的是什么,对他们能有分辨。之后,我向教会检举、揭露了这伙人为争夺权力所做的恶行。教会经过调查了解,确定这伙人属于敌基督,把他们开除出了教会。当我看到开除这伙敌基督的通告中有我提供的一点证据时,我很高兴,也很得安慰,觉得能在这件事上尽到自己的一点责任很荣幸。

经历过来,我看到神作工太智慧了,神允许假带领、敌基督在教会出现让我长了分辨,最后再把敌基督显明开除,使我对神的公义性情也有了些认识,看到神家是基督掌权、真理掌权,对神更有信心了。感谢神!

上一篇: 32 尽本分负责任才有良心

下一篇: 34 挣脱“家”锁

灾难陆续降下,主再来的预言已经应验,你想迎接到主得着进天国的机会吗?诚邀渴慕主显现的你参加我们的网上聚会,或与我们联系帮你找到路途。

设置

  • 文本设置
  • 主题背景

纯色背景

主题背景

字体设置

字号调整

行距调整

行距

页面宽度

目录

搜索

  • 本篇搜索
  • 本书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