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 洗脑班里的试探

中国河北 许慧

2018年7月底,我因信神传福音被抓。10月的一天,警察把我带到了市郊区生态园中的一个四合院,那里是一个洗脑基地。我当时有些紧张害怕,脑子里不停地闪现出弟兄姊妹被秘密审讯、酷刑折磨的画面。我默默地向神祷告:“神啊,不知道警察会怎么折磨我,求你加给我信心、力量,不管遭受什么酷刑,我都不做背叛你的事。”祷告后,我心里稍稍平静一些了。

负责转化我们的是一个姓郎的队长,这个人看起来特别老谋深算,他让我们站成一排,说:“在这里上课是分快班和慢班,谁想要转化得快,那就去快班,要是去慢班,挨揍是随时随地的,像家常便饭一样。”听着他的话,我心里特别气愤,这不明摆着想让我们惧怕他的淫威背叛神吗?我既然被抓住,就有神的许可,我愿意顺服神的摆布安排,不管他们怎么迫害我,我决不背叛神。想到这儿,我就说:“我去慢班。”到了晚上,郎某让我们选择去慢班的十二个人在院子里站成一排,四五名男警手持电警棍,不时地按着开关发出啪啪的响声,他们的口袋里装着辣椒水、芥末水瓶,准备随时折磨我们。看到这个场面,我意识到这可能是神的试炼、检验临到了我,想到神的话说:“‘在末世要有兽出来逼迫我民,那些怕死的便被印上印记被兽掳去,那些看见我的便被兽杀死’,在这其中的‘兽’无疑是指迷惑人的撒但说的,……《话・卷一 神的显现与作工・基督起初的发表・第一百二十篇》共产党就是借着折磨人的肉体逼人背叛神,如果不能豁出死来,一不小心就有被掳去、淘汰的危险。我就默默地向神祷告:“神哪,不管今天他们把我打成什么样,我愿意把生死交在你的手中,豁出命来也要站住见证满足你。”之后,郎某问我:“你到底上什么班?”我说:“慢班。”他听后特别生气,一脚把我踹倒在花池里,我的脚踝磕在花池的砖上,生疼生疼的。接着,他又把其余十一个人一个个踹倒在地,并喝令我们站起来。我们刚要爬起来,几个警察就拿着辣椒水、芥末水挨个朝我们脸上乱喷,我本能地躲闪,又跌倒在身后的花池里。当时,我脸上火辣辣的,被呛得直咳嗽。警察又拿来电警棍在我们的脸上、身上乱击,我身上就像被针扎一样,麻疼麻疼的。他们拳打脚踢加电击,足足折磨了我们一个多小时。

接下来,他们开始给我们上洗脑课。先是一个姓黄的给我们播放视频,内容都是中国如何崛起、强大、辉煌,他还说了一些定罪、亵渎神的话。我们和他辩论,他黑着脸瞪着眼睛,指着门外警告我们:“谁不想好好上课就给我滚出去!”我心里清楚,一旦出去就意味着被郎某重点整治,我就没再说什么了。每天午饭和晚饭前,郎某都会挨个问我们上课都听了些什么,思想有没有什么转变,还信不信神了,国家与神到底选谁。一天,郎某喝令我们十二人站成一排,问我:“你还需不需要上课了?能不能签保证书、悔过书和决裂书?”我知道签“三书”就等于否认神、背叛神,就说:“我不签。”郎某一听,猛扇了我一巴掌,打得我脸上火辣辣地疼。接着,他又用同样的方式逼问、毒打其他弟兄姊妹。一轮过后,他又来逼问我,我说不签,他又狠狠打了我一巴掌。就这样,他逼问了将近一个多小时,来来回回大概过了四轮。一连三个晚上,他们为逼我们否认神、背叛神,不是拳打脚踢,就是用辣椒水、芥末水、电警棍来折磨我们,每次都近一个小时,我的腿上被电得到处都是密密麻麻的黑痂。一段时间后,腿钻心地痒,非得使劲抓破了流出血才能好受点儿。每天长达十多个小时的洗脑,让我的精神高度紧张,不知道他们会提什么问题来找碴儿折磨我们。那时,一听到郎某大声命令:“兄弟们,拿上家伙,走!”我的心就突突直跳。看着警察拿着闪着蓝光的电棒向我们走来,我的身体就控制不住地发抖。

记得有一天,一个姊妹在回答郎某的问题时没有顺他的意,郎某就发火说:“你敢顶撞我,给我跪下!”姊妹没跪,郎某和几个警察连推带踢地把她带到了无监控区,不一会儿,就传来姊妹撕心裂肺的叫喊声。十几分钟后,姊妹被带了回来,满身是土,头发凌乱,郎某又恐吓、威胁姊妹给他下跪,然后一脚把姊妹踹倒在地,又拿着黑色塑料袋套在姊妹的头上,拿辣椒水往里面喷,呛得姊妹摇头挣扎,不断地咳嗽,大概过了两分钟他们才把袋子取了下来。最后,又强行让姊妹给他们跪下。看到郎某折磨姊妹的暴行,我心里特别气愤,真想跟他们拼了,但是我知道,我这样做不但帮助不了姊妹,我们还会遭到更严重的毒打折磨。晚上,我一夜没睡,满脑子都是这些天警察折磨人的各种画面,我心里压抑、苦闷,眼看着共产党散布各种谬论来否认神、定罪神,我却不敢反驳,还常常被整治、毒打……真不知道这样下去我还能不能站立得住。我默默地向神祷告:“神哪!我该怎么胜过肉体的软弱,豁出一切为你站住见证呢?求你加给我信心力量。”在揣摩与反思中,一句神的话清晰地浮现在我脑海:“不要怕这怕那,万军之全能神必与你同在,他作你们的后盾、作盾牌。《话・卷一 神的显现与作工・基督起初的发表・第二十六篇》反复揣摩着神的话,我心里亮堂了。是啊,神是我的后盾,我虽身处险境,每天面对警察的恐吓、毒打,但神就在我的身边作我随时的依靠,我并不是独自面对。只是我对神没有真实的信心,看到警察那么猖狂狠毒心里就惧怕,不知不觉陷入了撒但的试探中。想想临到这个环境有神的许可,也有神的主宰,这些警察不也在神的手中吗?我能承受什么样的折磨神知道,只要我真心依靠神,相信神会加给我信心、力量,带领我胜过警察的迫害。认识到这儿,我释放了许多,也有信心面对这个环境了。我不由得在心里哼唱诗歌《生命的见证》:

…………

或许有一天,我殉道不能再把神见证,

仍有无数圣徒传播着国度福音的火种。

尽管我不知道这坎坷路能走多远,

我也要见证神把爱神的心奉献。

只为遵行神的旨意,见证基督的显现作工,

能为传扬见证基督献身是我的荣幸。

患难压不垮,炉火炼纯金,

撒但权势下已走出一班得胜精兵。

副 歌

神话语传遍天下,光明已出现在人间,

基督的国度在患难中产生建立,

黑暗即将过去,公义曙光已出现,

时间与事实已经为神作出了见证。

——《跟随羔羊唱新歌》

我越唱心里越受激励。我能在末世迎接到主的重归,能听见主的声音,跟随末后的基督,传福音尽本分,这是我莫大的荣幸,是我一生最大的福分。如今遭受共产党的酷刑折磨,这是为义受逼迫,受这苦有意义,不管面临什么样的迫害,我都愿依靠神站住见证,不向撒但屈服。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再面对警察的威胁、毒打时,我没那么害怕了,还常常在心里哼唱诗歌,脸上也有了笑容。一次,一个警察不解地说:“这家伙,每天都打她,怎么还笑得出来?”我心想:你不信神,永远都享受不到从神来的喜乐平安。

一天晚上,郎某让警察把我们带出去签决裂书。他们对我们强行洗脑、酷刑折磨,目的就是为了逼我们签“三书”背叛神,和他们一起下地狱受惩罚,我想今晚肯定少不了酷刑折磨。我就向神祷告:“神哪!不管警察怎么酷刑折磨,我都愿意站住见证满足你。”一个警察见我迟迟不写,就朝着我的腿猛踹了一脚,郎某过来揪着我的衣领把我拽起来,狠劲扇了我一巴掌,我的脸上火辣辣地疼。接着,他又一脚把我踹到了墙根,痛得我捂着肚子好一阵站不起来。他喝令我站起来。我扶着墙刚站稳,一个警察又朝我踹了一脚,我跌倒在了一边,其他警察冲上来,有的用电棍电击我的腿,有的猛扇我的脸,有的踢我的肚子、腰、腿,打得我跌过来撞过去,打了半个小时左右,我不住地叫喊着,感觉浑身都疼,身上好像压着块大石头似的,沉重、憋闷。接着,郎某揪着我的衣领把我按坐在椅子上,薅着我的头发向后拽,我的头重重地磕在椅背上仰面朝天。他恐吓道:“你写不写?”我没吱声。他气得抓着我的手按到桌子上,让一个男警电击我的手。我弯曲着手指、扭动着手腕使劲地挣扎着,那个男警拿着电棍无从下手,就这样僵持了好一阵,郎某只好说“算了,弄不好再电到我手上”,这才把我放开。过了一会儿,郎某拿着一沓纸在我面前晃悠着说:“他们都签了,就剩你一个了!”听到这话,我心里有种说不出的孤单、凄凉,刚刚还有那么多姊妹在一起受苦受难,转眼间就剩我一个人了,也不知道警察还要怎么折磨我,我在心里切切地呼求神。郎某见我不吱声,就骂道:“就你硬,就你例外吗?给我打!”说完,警察对我又是一顿乱踢乱打,大概十分钟后,郎某说电警棍太小,要拿个大的来。想到要承受更重的酷刑折磨,我心里有种说不出的难受,满脑子都是警察折磨人的各种刑具,也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承受得住,会不会一时软弱签了字背叛神。我心里不由得焦躁不安,于是我向神祷告:“神哪!现在我心里特别慌乱,活在了担心、恐惧中,我怕会做出背叛你的事,求神加给我信心,带领我站住见证。”祷告后,郎某把我带到一个大房间,一个警察把我按坐在椅子上,把我的头按在桌子上,又有警察按住我的胳膊、手、腿,使我不能动弹,我一挣扎,他们就拿电棍来电击我的脚,一个警察握着我的手强行把决裂书写了。我特别气愤,心想:你们强行让我写决裂书,这不代表我背叛神,我相信神鉴察一切。

晚上,我一夜没睡,一直在想,临到这个环境我该怎么经历呢?我想到神的话:“在人未蒙拯救以先,人的生活常常被撒但搅扰,甚至被撒但控制。就是说,一个未蒙拯救的人就是一个被撒但囚禁的人,是一个没有自由的人,是一个没获撒但放手、是一个没有资格与权利敬拜神的人,是一个被撒但紧追不舍、穷追猛打的人,这样的人没有幸福可言,没有正常的生存资格可言,更没有尊严可言。只有人自己站出来与撒但争战,以你对神的信心、对神的顺服与对神的敬畏作武器与撒但决一死战,彻底打败撒但,让撒但看见你就躲避,看见你就丧胆,这样撒但便彻底放弃对你的攻击与控告了,此时你便获救成了自由人。如果你只有与撒但彻底决裂的决心,却并不具备打败撒但的有利武器,那你的处境仍是很危险,长久下去,当你被撒但折磨得精疲力竭却仍不能作出见证,仍不能完全摆脱撒但对你的控告与攻击,那你蒙拯救的希望就很渺茫了。最终,也就是当神的工作宣告结束的时候,你仍被撒但紧紧抓住,不能挣脱,那你就永远没有机会与希望了,言外之意,就是这样的人完全被撒但掳去了。《话・卷二 关于认识神・神的作工、神的性情与神自己 二》想想自己虽然有豁出性命满足神的意愿,可一临到酷刑折磨就顾虑肉体,总想逃避这样的环境。撒但就抓住我这一软弱处穷追猛打,对我强行洗脑、酷刑折磨,逼我签“三书”背叛神,这是一场激烈的生死战啊。我要想继续信神跟随神,就得依靠神,对神有信心,凭着神的话胜过撒但的试探。明白了神的心意,我有信心面对接下来的环境了。但想到有的弟兄姊妹受不了酷刑签了“三书”,这对我来说是个不小的冲击,一时间很难接受,我想到神的话说:“现在我只是作我分内的工作,将所有的麦子都捆起来,连同那稗子也都捆在其中,这就是我现在的工作。当我扬场之时将这些稗子都扬尽,之后,将麦粒归入仓内,将那扬出来的稗子放在火里焚烧成灰。《话・卷一 神的显现与作工・论到“信”,你怎么认识》末世,神借着大红龙的逼迫来显明各类人,谁是真信的、谁是假信的,谁是胆怯的、谁是随帮唱柳跟随的,谁是存心得福来投机的,借着共产党的追捕迫害都显明出来了,不追求真理求饼得饱的被显明淘汰,真心信神喜爱真理的得着神的拯救、成全,这是神公义性情的显明。临到抓捕,真心信神喜爱真理的人,就一个劲儿地祷告神,寻求真理,对神有些认识,有了真实的信心,能豁出命来跟随神,有了得胜撒但的见证。那些不追求真理、求饼得饱的人,受点苦就背叛神,不信了,自然就被显明淘汰了。在那样的环境里,每个人都得表态,都得过关,谁也逃避不了,就像神的话说:“哪怕是一点点的环境,人人都要过关,只不过是程度不同罢了。《话・卷一 神的显现与作工・基督起初的发表・第四十一篇》神利用大红龙效力来显明人、成全人,这样作工真是太智慧了!即使有些人签了“三书”,有的人胆怯退去了,但我不能受影响,不能随大流,如果我体贴肉体,害怕受苦,那最终也会倒下的。我暗立心志:就是被警察打死,也比背叛神苟活在这个世上强,不管明天面临怎样的环境,我决不背叛神。后来我才知道,有几个姊妹也是被警察强行按着手写的决裂书。这些警察为了逼人背叛神,什么卑鄙邪恶的招数都用上了,真是太阴险恶毒了!

第二天,我正在上课,郎某突然喊我出去。我一出门,就看到我爸和村里的两个干部来了。我爸一见到我,抱着我就哭,说:“孩子呀,我终于见着你了!”看着我爸两鬓的白发,苍老的脸上显得格外疲惫,我心里一阵酸涩,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就在这个时候,郎某趁机拿来笔和纸让我重写决裂书。我意识到警察是利用亲情逼我否认神、背叛神,就坚持不写。一旁的村干部训斥我说:“哪有警察求你写悔改书的?就是人家让你写上十遍你也得写。”郎某附和道:“对,写上十遍!”这时,给我们上课的黄某也走了过来,道貌岸然地说:“不怕,赶紧写,勇敢点儿。”听着他的话,我觉得特别的恶心。他见我不搭理他,就指着我吼道:“不写你是出不去的,赶紧写!”这时,我爸也在一旁哭着劝我说:“孩子呀,你写吧,写完了咱才能回家。为了找你,我跑了多少路、找了多少人,你得写,你不能坐监呀!”郎某也气冲冲地说:“十几个人都写了,就剩你了,就你硬?”一旁的村干部也劝我说:“这多简单哪,就写几个字,写完了咱一起回家。你不写,村上就没你的户口,没你这个人了,你以后也不要再回村里了。”一时间屋里的人七嘴八舌议论开了,我爸也焦急地悄悄劝我说:“你先应付着写了,咱先出去,你再偷着信不行吗?你咋就死脑筋呢?”我心想:谁不想离开这魔鬼基地啊?但这不是随便应付一下走出去就完事了,签“三书”是背叛神是触犯神性情的事啊!可是面对我爸的一再劝说,我有些发蒙,难道这是神摆设环境让我趁机出去?我在心里不停地向神祷告寻求:“神啊!你的心意是什么呢?”就在这个时候我突然意识到,我出去是要拿签字否认神、背叛神为代价去交换的,我绝对不能做背叛神的事。我又想到,历代圣徒有多少人宁肯坐监被折磨死都不背叛神,我临到这事能发蒙,是因为我宝爱肉体,不肯受苦付代价。因着神的带领,当时我心里特别冷静,回想着神的话说:“神在人身上所作的每一步工作,在外表看到的好像是人在与人接触,好像是出于人的安排,或出于人的搅扰,但是背后每一步工作、每一件事都是撒但在神面前打的赌,都需要人为神站住见证。《话・卷一 神的显现与作工・爱神才是真实的信神》这时,我心里更加清楚了,他们说的话都是撒但的试探,是撒但在背后施行的诡计,对我来说都是考验,也正是需要我为神作见证的时候。我爸受共产党的迷惑,站在撒但一边搅扰我的心思、动摇我的心志,我不能为求得暂时的安逸就做出背叛神、亵渎神的事来,更不能受情感的辖制中了撒但的诡计。郎某见我迟迟不写,就让警察把我带回了教室。几天后,他们又找来我爸和我叔叔劝我,还教唆我爸要对我哭、闹,情绪不能太平静,但最终他们的诡计也没能得逞。看到郎某失望的样子,我心里有种依靠神胜过撒但试探的平安踏实。

为了逼我们签“三书”,警察还用了下三烂的手段。一天晚上12点左右,我和江心明姊妹在院子里罚站,几个警察把我们带回教室,郎某命令我和江心明把衣服脱了。我心想,他可能是嫌我俩穿得太厚了,就和姊妹一人脱了一件外套。结果,郎某和警察都笑了。接着,郎某命令江心明把裤子脱了,姊妹不脱,一个警察就冲上来把姊妹的裤子往下扒了一半,姊妹提上去,他又来脱我的衣服,我拽着不让脱,郎某就点头示意男警来一起拽。这时,杨某拿着一个瓶子走了进来,里面放着一只花色大蜘蛛,腿又细又长,在瓶子里张牙舞爪地动着。杨某拿着装蜘蛛的瓶子,在我和江心明面前晃悠着说:“要不吃了?”边说边挑着蜘蛛,然后往我们嘴边送过来。我觉得特别恶心,扭头向后躲闪,在场的警察都哈哈大笑。郎某说:“把蜘蛛放她们裤裆里,要不就放胸里、嘴里。”我又气又恨又害怕,怕真的放到我们裤子里怎么办?这时,我突然意识到,万事万物都在神的手中,蜘蛛不也在神的手中吗?没有神的许可,蜘蛛也不能把我怎么样。我豁出去了,不管今天警察怎么羞辱、逼迫,我都不向撒但屈服。杨某一直从瓶子里往外挑蜘蛛,可蜘蛛怎么也不出来,好不容易挑出来了,不等走到我们跟前,就掉地上了。这样磨了好一阵,郎某才让他收手。我知道这是神对我们的保守,也看到万事万物就在神的手中,就像神说的:“任何一样东西,或是有生命的,或是死的东西,都将随着神的意念而转动、变化、更新以至消失,这就是神主宰万物的方式。《话・卷一 神的显现与作工・神是人生命的源头》接着,警察又来扒我们的衣服,我被脱得只剩一件秋衣。郎某咬牙切齿地说:“脱!给我脱!”我使劲挣扎着。想到自己要光着身子被他们围观、讥笑、侮辱,我觉得很丢人,越想越难受。这时,我突然意识到自己这样想容易中撒但的诡计,警察把我们的衣服扒光,只能证明他们太邪恶了,为了逼人背叛神,什么阴损邪恶的事都干得出来。我因着信神受羞辱、受逼迫,这是荣耀的事,没什么可丢人的。我又想到主耶稣为救赎人类被钉十字架的画面。神是至高圣洁的神,却为救赎人类默默地忍受了这些羞辱,神为人类付出的太多了,我心里特别受激励,就在心里向神祷告:“神哪,不管今天我临到多大的羞辱痛苦,我决不背叛你。”我愤恨地看向那个警察,他好像心虚似的,让我们穿上衣服走了。我从心里感谢神带领我们胜过了撒但的又一次试探。那天,郎某威胁我说:“现在就剩你一个人没签字了,别人都想得通,就你想不通,你不签字,到时候就让你一个人替所有人顶罪!”我没搭理他,他一脸无奈地说:“好吧,你代表全能神教会胜利了!你赢了!你欢呼吧!”他瞅了我一眼,站起身来失落地朝门外走去了。看到撒但蒙羞失败,我心里很感谢神,知道是神的话语、是神加给我的力量才使我有信心走到现在,我从心里归荣耀给神!

一天,郎某又找我谈了一上午,下午,洗脑基地所有负责转化我的人轮番上阵劝我签“三书”,还说:“如果签了还有机会出去,过了今天就再也找不着这样的机会了,到时候判你个十年八年,等你从监狱里出来你都多大了?……”听着他们引诱的话,我无心搭理,只觉得他们愚昧无知,是在白费口舌。回想在洗脑、酷刑中,神一直默默陪在我身边,带领我走了过来,我还有什么可担心的呢?至于以后被判多少年,还要受多少苦,都有神的许可,即便以后的日子要承受艰难、漫长的痛苦,我也愿意顺服神的摆布安排,为神站住见证。大约黄昏的时候,我爸突然来了,他和郎某交涉了好一阵,最后交了5000元保释金,他们把我给放了。后来我才知道,是我爸的一个朋友在我被洗脑培训期间调到了那里任职,我爸才有机会花钱保我出去。我知道这是神奇妙的摆布安排,要不然警察怎么能轻易把我这个没签“三书”的人给放了呢?

经历了这次的逼迫患难,我真实地看到了神作工的智慧,神借着大红龙的逼迫使我明白真理长分辨,成全我的信心。我虽身处险境,每天面对警察的威胁恐吓、强行洗脑、酷刑折磨,但神就在我的身边,用他的话语开启带领我,使我胜过撒但的试探,为神站住了见证。我也彻底看清了共产党邪恶丑陋的嘴脸和它抵挡神、仇恨神的恶魔实质,从心里恨恶它、背叛它。同时,我也真实体尝到了神话语的权柄、威力,看到万事万物都在神的手中,是神在主宰着一切,无论撒但怎么猖狂,它只是为神效力的工具。不管以后还有多少危险患难,我都要跟随神到底!

上一篇: 71 我才看到自己太自私

下一篇: 73 危难中坚守本分

灾难陆续降下,主再来的预言已经应验,你想迎接到主得着进天国的机会吗?诚邀渴慕主显现的你参加我们的网上聚会,或与我们联系帮你找到路途。

设置

  • 文本设置
  • 主题背景

纯色背景

主题背景

字体设置

字号调整

行距调整

行距

页面宽度

目录

搜索

  • 本篇搜索
  • 本书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