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神教会App

聆听神的声音,喜迎主耶稣重归!

欢迎各国各方渴慕寻求神显现之人来寻求考察!

生命进入的交通讲道

纯色背景

主题背景

字体设置

字号调整

行距调整

页面宽度

0个搜索结果

没有相关的搜索结果

`

21 关于神话《神向全宇的发声·第十九篇说话》的讲道交通

“把我的话语当作人生存的根基,这是人的职责,必须在我话的各部分之中建立自己的一份,否则,将是自取灭亡,自讨没趣。人都不认识我,因此并不以自己的性命来与我作兑换物,只是把自己手中的破烂物拿在我前晃来晃去,想使我满足,但我并不满足于现状,我只是一直在要求人。我爱人的贡献,而恨人的索取,人都有贪恋之心,似乎人的心被鬼迷住一般,都不能从中拔出而将心献给我。当我说话之时,人都全神贯注来倾听我声;当我停止发声时,人就又开始了自己的‘经营’,丝毫不去理睬我话,似乎我话是他‘经营’的附属物一般。我对人一直是不放松的,但对人又是忍耐加宽容的,所以因着我的宽容,人都不自我量力,都不能自我认识、自我反省,只是因着我的忍耐而欺骗我。在人中间,不曾有人是真心体贴我,不曾有人真把我当作自己的心爱之物来宝爱,只是在人的空闲之余来对我稍加应付。我在人的身上下的功夫已不是可以计算的,而是在人的身上作了前所未有的工,在人的身外又给人多加一层‘负担’,让人在我的所有所是之中有所认识、有所变化。不是让人只做消费者,而是让人做打败撒但的生产者,虽然我并不要求人做什么,但我有我对人的要求标准,因我作事有目的,而且有根据,不是像人想象的随便玩玩,或是任着自己的性子造天造地造万物。在我的作事当中,人应该看见点什么,应该获得点什么,不要只是浪费自己的‘青春’,不要把自己的性命当作身上之衣一样,随便尘土挂在其上,对自己应严加保护,以我的丰富来供自己享受,以至于因我而不能向撒但回转,因我而去攻击撒但,我对人的要求不就是这么简单吗?

当东方稍稍透出一丝微光之时,全宇之下之人都因此而对东方之光稍加注意,人不再酣睡,而是去观望东方之光的根源,因着人的能力有限,所以不曾有人看见光的来源之处。当全宇之下全是透亮之时,人都从睡梦之状中醒悟,才知晓我的日子逐渐来到了人间。人都在庆贺,因着光的来临,因此人不再沉睡、不再昏迷,在我光的照耀之下,人都心明眼亮,顿觉生活的乐趣。我在笼罩着的迷雾之中观望人间,动物都栖息了,因着一丝微光的来到,所有的物都意识到了新生活的来临。因此,动物也都从洞穴之中爬出去寻找食物,当然植物也不例外,在光的照耀之下绿叶之光一闪一闪,等待着为我在地之际而献上自己的一份。人都愿意光的来临,但又害怕光的临及,深怕自己的丑陋面目不得遮盖,因为人都是赤身露体,没有遮盖之物。所以多少人因着光的临及而慌作一团,因着光的出现而大吃一惊;多少人看见光之后悔恨不已,恨恶自己的不洁,但事实已不可挽回,只好等着我的发落;多少人因着在黑暗中苦难的熬炼,当看见光之时,顿觉光之意义深刻,从而把光搂在自己的胸怀,深怕其再次失落;多少人并不因着光的突然出现而反复无常,只是在干着自己手中的活计,因为他多年失明,所以并不觉察光的来到,也不因着光而得以享受。在人的心中,我并不是高大,但也并不低下,对人来说,我是可有可无,似乎无我,人的生活并不寂寞,而有我人的生活并不见加增多少乐趣,因着人并不宝爱我,所以我给予人的享受之物甚少。但当人对我稍加一分爱慕之情时,我对人的态度也另作改变,因此,当人摸着这一规律之时,人才有幸来奉献自己而索取我手中之物。难道人对我的爱仅限制在自己的兴趣之中吗?难道人对我的信心仅限制在我给予的物之内吗?莫非人不见我光就不能用信心来真实爱我吗?难道人的精力真是限制在今天之状中吗?莫非人爱我也需胆量吗?

万物因着我的存在而顺服在自己所在之地上,并不因着无我的管教而任意放荡,因此,山在大地之上作为各国之界,水在大地之间作为人的阻隔,而空气在地之空间作为人流通之物。只有人不能真实顺从我意的要求,所以我说人在万物之中属于悖逆之物,人不曾真顺服我,所以我一直对人严加管理。若在人中间,真有我的荣耀普及全宇之下,那我必会将全部荣耀尽都显明给人。因人的污秽,不配看见我的荣耀,所以几千年来我对人从未公开,而是隐藏,因此原因我的荣耀从未向人显明,而人一直是堕落在罪的深渊之中,我也曾饶恕人的不义,但人都不会自我保守,而是一直向‘罪’赤露敞开,任‘罪’伤害自己,这难道不是人的不自尊、不自爱吗?在人的中间,有人真实的爱吗?人的忠心够几两重?在人的所谓真实之中不掺有假货吗?人的忠心不都是混合物吗?我要的是人单一的爱,人都不认识我,虽然也追求认识我,但并不把真实恳切的心交于我。对人,我并不强求,人若给我‘忠心’,我就毫不客气地接过来,人若不信任我,不愿将自己的一丝一毫献给我,那样我也并不因此而增加烦恼,我只将人另作处置,给人合适的归宿。天空雷鸣之时将人击倒,大山崩裂之时将人掩埋,猛兽饥饿之时将人吞吃,海水猛涨之时将人淹没,人间互相残杀之时,人都被来自人中间的灾害而自取灭亡。

国度在人中间扩展,在人中间成形,在人中间站立起来,没有任何势力能将我的国度摧毁。在今天国度中的子民,你们有谁不是人中间的一个?有谁是人以外的情形呢?在我新的起点公布于众时,人的反应又会是如何呢?人间之状,你们曾亲眼目睹,难道还不打消在世长存的念头吗?我现在是行走在众子民之中,是生活在众子民之间,今天对我有真实的爱,这样的人有福了;对我顺服之人有福了,必在我国中存留;对我认识的人有福了,必在我国度之中掌权;对我追求的人有福了,必从撒但的捆绑之中逃脱出来,而享受在我之福;能够背叛自己的人有福了,必被我占有,承受我国中之丰富。为我跑路的我纪念,为我花费的我悦纳,向我献上的我给予其享受之物,享受我话的我祝福,必是我国中的栋梁之柱,在我家中必然丰富无比,无人能相比。为你们的祝福你们可曾接受?为你们的应许你们可曾去追求?你们必在我光的引领之下而冲破黑暗势力的压制,必在黑暗之中不失去光的引领,必在万物之中做主人,必在撒但之前做得胜者,必在大红龙的国垮台之际,而站立在万人之中作我的得胜之证据,在秦国之地你们必坚强不动摇,因着所受之苦而承受在我之福,必在全宇之下闪现出我的荣光。”

《神向全宇的发声·第十九篇说话》主要说的是什么,能不能看出来?主要就是说神的末世作工要成就什么。神的应许主要要达到什么果效?简单地说就是要成全一班得胜者。那什么是得胜者?可能有些人不清楚,“什么是得胜者呢?得胜者是不是就是对神有真实信心,能跟随神到最终的人?”这是一种说法。有的人还会说,“得胜者是那些真正进入真理实际的人,最后站住见证的人”,这说法对不对?也对。还有人说,“在神的末世作工中最终被成全的人才是真正的得胜者”,这话对不对?也对。这些话都对,都对是指什么说的?不管怎么说,人对神的末世作工得有真实的认识,并且有真实的经历,有真实的见证,这最说明问题。有人说:“不管怎么说,我就是跟随神,我铁了心了,我保证能坚持到底,难道这不是得胜者吗?”这话对不对?(不对。)为什么不对?能不能站住见证这不是人说了算的问题,人的心志都挺大,但是试炼临到了又会怎么样呢?有的人被大红龙抓捕了,一夜之间就成了犹大了,一夜之间哪,晚上那一顿酷刑成犹大了,那么多年的心血代价,以往那么大的心志,就在一夜之间全泡汤了,全消失了,像水蒸气一样蒸发了,这是怎么回事?没有真理实际站立不住,试炼临到那不是光有心志就能达到果效啊!那我们说,约伯临到那个试炼,他为什么能站住见证呢?谁说说?是因为他是完全人吗?光是因为他有信心吗?(不是。)最重要的是什么?最重要的就是他有敬畏神的心,他是敬畏神远离恶的人,所以他站住见证了。约伯能站住见证是因为什么?(敬畏神,远离恶。)这就对了,这句话就是约伯的生命。约伯信神多年最后就因为得着了这样的生命——敬畏神远离恶的生命,所以他站住了见证。光有信心的人多了,光有信心的人那历代圣徒太多了,但他们就不一定能站住这样的见证,所以最主要人得有敬畏神、远离恶这个生命,这个生命太宝贵了。那得胜者的生命是什么生命?就是约伯的生命,就是敬畏神、远离恶这个生命,这个生命人如果得着了,在心里成形长大了,他就是得胜者;如果没有这个生命,他外表心志再大,好像对神也有真实的信心,但不一定能站立得住,这是不是事实?(是。)

我们看见一些人在大红龙的酷刑之下,在监狱里成了犹大。有人说:“那些人是不是平时就不怎么样,就是稀里糊涂地信哪?”有一部分是这样,但你敢说全部是吗?也有少数人真不错,原来人性也挺好,也真追求。人没得着真理之前都是脆弱的,不堪一击,所以这个得胜者他的生命是什么,他的见证是什么,人得看清楚,要不看清楚的话,就凭你那点心志、那点信心还想站住见证,不大可能,也不保险。有些人没临到患难的时候,信心百倍,撇下一切,甚至受一些苦也没有退去,但是一临到试炼他怎么就瘫了呢?他怎么就不敢作实际工作,不敢真实为神尽本分了呢?他怎么就要消极怠工呢?他怎么就要撂挑子呢?这是什么问题?没有生命,可不可以这么说?没有生命的人就这样,一临到风吹草动,一临到试炼患难,他就消极,就悲观、失望,那这样的人对神的作工有没有认识啊?这样的人对神的全能、神作工的实际有没有认识啊?这样的人看见神的作为了吗?(没有。)那这样的人是不是认识神的人哪?不是认识神的人。神是全能的,有人说:“这话我知道,我也相信神是全能的,但神怎么没把大红龙灭了呢?要把大红龙灭了那他就是全能。”有没有这么说的?(有。)有人说:“那些敌基督、那些魔鬼为什么还能这么猖狂地抵挡、定罪神的作工呢?神怎么没把它灭了呢?”这些疑问人都有,这说明什么?人不认识神的作工,人没有看见神的作为,所以说人不认识神。现在整个世界多数国家都定罪以色列,都反对以色列,以色列是什么?那是神的选民。“以色列”这三个字就是神选民的代名词啊!当世界多数国家都起来反对以色列,定罪以色列,甚至发兵要把以色列从地球上毁灭的时候,神的作为就开始显明了。就是神选民在临到最大患难的时候,多数人灰心失望产生绝望的时候,神的作为才开始显明。世界末日肯定在神全部的作为显明之后才临到,神的作为最后要向整个人类显明,让所有的人都看见以色列的神是真神,耶和华神是真神,主耶稣是真神,全能神是真神,然后世界末日才能来到。有人说:“这是不是神公开向人显现呢?”不是,是他的作为向人显现。神向污秽之地隐藏,向圣洁之国显现,但是神向邪恶的世界、邪恶的人类只显明他的作为,显明他的性情。现在以色列就面临多国定罪、谩骂,他们甚至开始起兵攻打以色列,以色列人还在呼求神,神的日子还没到呢!人类的最后决战是指什么说的?就是指多国开始攻打以色列了,也就是第三次世界大战开始了,那个时候神的作为就开始显明了,让所有的人都看见,“以色列信的神的确是真神哪!”他们就倒了,彻底倒下了,哀哭切齿,死无葬身之地!现在世界的局势是不是在向着这一天发展哪?越来越恶劣,越来越严重啊!那在这日益恶劣严重的局势之下,以色列人怎么想?“耶和华神什么时候拯救咱们,咱们能不能被这些邪恶的人类给毁灭了啊?”他们都在这么想,所以他们日夜祷告神,这是真实的。

那神作末世作工以来,那些抵挡神的邪恶势力是不是越来越猖狂啊?(是。)有人说:“那宗教敌基督势力这么猖狂,神怎么不把他灭了呢?”有没有这么想的?(有。)那神为什么不这么作呢?神为什么允许这样的事发生呢?有许多人看不透了,这类的事有两层意义,第一是神许可的,第二也是必然趋势,因为人类不认神、抵挡神、仇恨真理,他们必然会这么做,所以说是必然规律。那神为什么允许这些邪恶势力这么猖狂地抵挡、定罪神的作工呢?这就有神的美意了。如果没有敌基督邪恶势力猖狂的定罪、进攻,人能认识敌基督的邪恶势力吗?能认识敌基督的实质吗?(不能。)人能不能认识人类败坏至深都是撒但后裔的事实真相呢?也不能。所以神要把这些邪恶势力的实质、真相彻底地显明给人看,暴露在光中,这就是神的美意。如果这些事不显明给人看,不让它暴露在光中,到有一天灾难临到的时候,神把宗教敌基督势力都毁灭了,人会出现什么观念哪?人会说:“神说话不算数啊,神把信他的宗教界都给毁灭了,神太不公平了!”如果这些宗教敌基督势力不这么疯狂地起来定罪神的作工,人对他们还看不透,还会同情他们,可怜他们,甚至为他们说话,埋怨神,有没有这种可能?(有。)好比说“不信的都是魔鬼,最终都得被神毁灭”,这话对不对?(对。)人在说“对”的同时,有一天他爸不信神死了,他妈不信神死了,他妻子(丈夫)不信神死了,他又埋怨神,这是不是人的本性啊?人有抵挡神的本性,看神作什么事不合人观念,他都会定罪神,人就是这类东西,所以各种各样的魔鬼撒但的种类,他们是怎么抵挡神、怎么定罪神、怎么对待神选民的,神就都给他显明出来,都让他们暴露在光中,让大伙认识,最后当神毁灭他们的时候,人们才能欢欣鼓舞地赞美神。神如果不这么作,人会不会对神存有观念哪?(会。)还会,这是肯定的。败坏人类抵挡神是人的本性,对神作的有一点观念他就要悖逆、抵挡,有一点不合他的意思,他里面就不舒服,他就不真实赞美神,所以这个败坏人类的本性的东西人自己看不透,神看得太透了,所以说神作事就有很多不如人意的地方,不这么作不行啊!明白了吧?神试炼以色列人,让伊朗定罪、反对他们,让所有的回教人都定罪、反对、进攻,神对以色列人,“你抵挡神、不认识神,把你放在各国里流浪,让你无国可归、无家可归,让你受尽苦头!”哪方面的事最终目的都是为了让人认识神。但是当列国联合起来攻击以色列的时候,神的作为就显明了,神就要发出烈怒,惩罚列国,把列国的军兵都毁灭了。不到最关键、最后的时刻,神的作为是不显明的,神只是定睛观看,观看人类的一举一动,哪个国家怎么动,神都在观看,到神的时候了,那神就要出手了,就像人的话里说的,“该出手时就出手”,不到关键、最后、最危险的时刻神是不会出手的,这就是神的智慧,这也是为了试炼人的信心。有些人一临到大红龙的追捕就害怕了,“这神是不是真神哪?神能不能救我呀?神怎么不把它灭了呢?”人都有这个软弱,都有这个经历,都这么想。不到关键的时候神是不出声的,该出手时就出手,不该出手神不出手,人一到生死存亡的时候,往往就能看见神作为了,不到生死存亡的时候,离生死存亡还差一刻,神也不出手,你就看不见神作为,这就是神的智慧所在,为了熬炼人的信心,看你对神有没有真实信心。

刚才咱们说到得胜者的生命是什么生命?敬畏神远离恶的心,这个心如果在人里面真实了,长大了,他就有生命啊!那我们再读一段神话,“把我的话语当作人生存的根基,这是人的职责,必须在我话的各部分之中建立自己的一份,否则,将是自取灭亡,自讨没趣。”这句话很重要。以前我们常讲要进入真理实际,有些人就问:“进入真理实际到底进入到什么程度才算有真理实际呢?是把所有的神话完全活出来神才称许,才合神的心意?还是只活出一部分?如果都活出来那得猴年马月呀,恐怕人这一辈子也不能都活出来。那活到什么程度才算得着真理、得着生命了呢?”多数人都有这困惑,咱们刚才读的这句话是不是正好就解决这个困惑了?神话是怎么说的?“把我的话语当作人生存的根基,这是人的职责”,是职责,不是义务。什么叫职责知不知道?就是你的本分,你必须得做到的,是人的责任,是人应该担当的职责,是人必须负责任的、该具备的,这就是职责的意思。什么职责?把神的话语当作人生存的根基,这是人的职责。那有人又会问:“把神的话语当作人生存的根基,这不就是指用神的话作人的生命吗?”这么理解完全正确。人信神经历神的作工,实质上就是在经历神话作自己的生命,什么时候你经历到神的话成为你的生命实际,你经历神的作工就成功了,真有成果了。每一个人就该这样反省自己:我信神这几年得没得着真理生命啊?我经历神多少话语达到明白真理得着生命了?这个成果怎么样呢?要是得着了这个成果,你这个人是绝顶聪明。可能得着这个成果的人不占多数,因为追求真理的人少,追求地位、名利的人多。有许多人体验最深的是什么?“我算知道了,在神家什么样的人能做带领,我算尝到做带领的滋味了,最后我对做带领有深刻经历,人要没有真理千万别做带领,做带领要摔跟头呀!”对这个事体验挺透,对有没有神话、真理作生命没有知觉,这样的人经历神作工有没有成果啊?(没有。)他信神这么多年尽经历什么了?尽经历怎么追求地位名利了,最后在地位名利上摔得粉身碎骨,把他摔醒了,他把这个事经历透了,至于神话的审判刑罚没经历多少,要经历也是从带领地位上摔下来之后,好像才经历到一点神话的审判刑罚。这样的人多不多?(多。)为什么这样的人多呢?因为喜爱地位、喜爱名利的人太多了,喜爱真理的人太少了,这是人被撒但败坏至深,也是因着人的本性都是抵挡神造成的结果。

那经历神话到什么程度才算得着真理生命呢?下面有一句话,“必须在我话的各部分之中建立自己的一份”,这句话太厉害了,说得太清楚了。“必须在我话的各部分之中建立自己的一份”,仔细揣摩揣摩,这话里说的是什么?这里最难解的就是“各部分”,“各部分”指什么说的?(各方面的真理。)简单地说就是各方面的真理。说“各部分”,认识神作工是一部分,神见证神作工、见证神显现这都是一部分,关于圣灵的作工又是一部分,关于人的进入又是一部分,关于神为什么要作末世工作又是一部分,关于恩典时代、律法时代的作工内幕又是一部分,这一部分一部分代表的都是一方面一方面的真理。所以“必须在我话的各部分之中建立自己的一份”我们就可以这样领受,就是在神所发表的各项真理之中都建立自己的一份。“建立自己的一份”什么意思?就是每一项真理你都得具备你自己的那一份,自己所得着的那一份,自己该进入的那一份,自己该明白的那一份,每一项真理你都得有自己的那一份经历、一份见证、一份实际,那这一份经历、见证、实际意思就是在各项真理上都有真实进入,进入深浅咱就不说了,得有你自己的那一份。如果说有一项真理你一点没经历,一份没有,那你就缺东西了,残缺不全哪!比如说做诚实人,有没有一份?你有没有经历?你要一点经历没有,那你还是诡诈人,诡诈人不能进国度。好比说对神有真实的信心,这一份你一点没有,那你没有真实的信心,你站立不住啊!好比对神的忠心,你没有自己那一份经历见证,那你对神没有忠心,你就被淘汰了。对神的真实爱,这一份你也没有,对神一点爱心都没有,跟神不是相合的,又完了。这几份哪一份没有都不行,哪一份没有都致命啊!就像人得哪一样癌症都能死,不是所有的癌症都得上你才死,得一样就致命了,是不是这么回事?为什么这么说?我举个例子,人经历神作工,看见点神的作为,认识点圣灵作工,感觉到有圣灵作工是怎么回事了,但是在做诚实人上没有自己那一份,没有一点经历,这个人能不能蒙拯救啊?(不能。)为什么说不能呢?因为你这个人人性不行,不合格。你不是诚实人,人性不合格,那你肯定是诡诈人,你肯定是外邦人一个,跟外邦人一样,神的国能要外邦人吗?如果神的国需要的就是外邦人中的好人,那神就不用降大灾难了,用一般的灾难光把坏人一刑罚、一结束,不就完事了吗?大灾难是毁灭人类的,好比说一个城市,“咔嚓”一个大地震,那这个城市百分之九十多的人全死,那里面好人坏人都有啊!那为什么要降下大灾难,要毁灭这个世界,甚至把它说成是世界的末日?“世界的末日”是指什么说的?就是人类的末日。那为什么神要毁灭这个人类呢?这个人类已经与神敌对了,成了邪恶的人类,他已经触犯了神的性情,惹神发烈怒了,所以这个人类神就定意要毁灭他。为什么我们信全能神、见证全能神怎么也行不通,怎么也是进展得有限,达不到好的果效呢?就是整个人类都是抵挡神的,都不喜爱真理,都不欢迎神的到来,所以这个人类的确该毁灭,该用大灾难毁灭,这个人类的末日就该临到了。

得胜者的生命是什么生命?是敬畏神远离恶的生命,敬畏神远离恶的人对神的信心是真实的。那个信心真实指什么说的?不真实指什么说的?光承认神全能,光承认圣经中所有神显的神迹奇事,这样的信心健全不健全?不健全,你看不见神的主宰,你看不见神话成就一切,这样的人信心还是不完全。看见神主宰一切了,看见神的话语成就一切了,对每一句话都有真实的信心,都能看作是神性情的流露,是神全能的流露、表现,这样的人那才是有真实的信心;有这样真实的信心,人对神就有真实敬畏了。因着敬畏神才能远离恶,没有敬畏神的心他能不能远离恶呀?他不会远离恶。所以他的心思意念、心里所想的尽都是恶,这些恶脱离不了,不能得洁净,在心里还存在。人什么时候里面有敬畏神的心了,他的心思意念、所思所想这些恶才能得着洁净,敬畏神的心在里面掌权了,他自然就脱离恶了;敬畏的心有一点,没掌权,他的恶也脱不尽,所以对神的观念想象还会很多,还会存在,这是一点不差。

“在我话的各部分之中建立自己的一份”指什么说的,现在清楚了吧!就是各方面的真理实际都能进入,成为自己的一份,真实生命的一部分,这是最重要的。人的属灵生命长大就是靠着明白真理进入实际达到的,你明白的真理越多,自然你凭神话活着这个实际就越多;你凭神话活着这个实际一多,那你这个人就是有人性的人,是真正的人了。如果人不能把神的各方面真理都进入、经历,都建立自己的一份真实的见证,那这样的人有没有生命啊?(没有。)为什么没有生命?咱们举个例子,有不少人都会讲字句道理,交通真理交通得也挺好,好像在哪方面真理上都有自己建立的那一份,自己明白的那一份,自己那一份见证,但是没成为他的真理实际,光是嘴上说得很好,没活出那个实际,那这样的人能完全脱离恶行吗?生命性情能发生变化吗?(不能。)的确是这样啊!所以就有那么多假带领、敌基督讲字句道理讲得很好,口才比我好多了,真是能说会道,那为什么被淘汰了呢?为什么没有站立住呢?就是因为他们明白的都是字句道理,并不是真理实际,就是因为他们在神的话语各部分中,在神所发表的各方面真理中没建立自己那一份,最后都因此被显明淘汰了,这就应验神话了:“否则,将是自取灭亡,自讨没趣。”经历神作工到今天,会讲字句道理的人已经不是少数了,多数人都会讲字句道理,你就看教会中最不会说话的,你让他说点劝勉的话、道理的话,都能说不少,对不对呀?这些人的口才一个胜一个,哪个也不次,都挺好,那怎么一尽本分就没什么果效呢?一作工作怎么就解决不了问题呢?这是什么问题?为什么会讲许多字句道理、属灵理论的人却尽不好一样本分,表现不出对神的忠心,更没有对神的爱呢?没有生命到底是怎么回事?人没有圣灵作工永远讲不出对神的真实认识,明白、会讲多少字句道理不代表有真理实际,更不代表得着真理生命了。现在听明白了吧!那咱们再细说这句话。现在你如果真有真理实际,请你说说哪句神的话已经成为你生命的一部分了。这个题好不好答?你对哪句话真正明白、认识,他成为你的真实信心、爱心了,哪句话、哪项真理成为你生存的根基了?这个见证有没有?会讲字句道理的人答答这句话吧!怎么不吱声了呢?一说到关键地方就没话,说外面的事都有话,一求真就完,就怕求真啊!讲字句道理的人最怕讲实际,是不是?

“人都不认识我,因此并不以自己的性命来与我作兑换物,只是把自己手中的破烂物拿在我前晃来晃去,想使我满足,但我并不满足于现状,我只是一直在要求人。”神不满足于人的现状,一直在要求人,人呢,还总拿破烂物在神面前晃来晃去,想使神满足,这话是什么意思?“破烂物”指什么说的?(字句道理。)一个是字句道理,还有什么?不属于生命经历的见证,光享受恩典、神同在的那些个见证,“神怎么爱我,神没离开我啊,神还管教过我呢,神赐给我多少恩典,垂听了我多少祷告”,拿这些来证明神是喜悦你的,你已经合神心意了,这叫欺骗。神把这些东西叫什么?破烂物,拿在神面前晃来晃去,想使神满足。这样的人有没有?(有。)你要是问:“你有没有生命啊?”他就把破烂物拿出来了,“你看我有没有生命!就这么多经历、见证,你说我有没有生命?”还理直气壮呢!

“我爱人的贡献,而恨人的索取,人都有贪恋之心,似乎人的心被鬼迷住一般,都不能从中拔出而将心献给我。”“我爱人的贡献,而恨人的索取”,“贡献”指什么说的,知不知道?贡献就指你对神的作工、对神的福音扩展有真实的贡献,就是起到了你该起到的作用,你作出了一些成果,这是贡献。施舍、奉献也包括在内,真实地施舍给神家,在关键工作上解决问题了,有真实的奉献,还有真实的花费,尽某些本分作出了贡献,有了成果,在神的福音扩展中起到了重要的作用,这些都属于贡献。我们以往听过外邦人所谈的贡献,好比说:战争年代杀敌多少,打赢哪次战役,把匪首斩了多少,这都是战争中的贡献,立功了——特等功,一等功,二等功;还有企业中的贡献,发明了一项产品,有科学成果,搞一项科学试验,发明了什么东西,对人类的健康作出什么贡献。那是外邦的贡献,那神要求的贡献呢,就是在神作工中,对神的作工,对福音扩展,对神旨意通行作出了贡献,这些贡献就是人该具备的善行,最好的善行。人预备了最好的善行,神怎么对待?神说“我爱人的贡献”,对有贡献的人神是爱。对索取的人神表现的是恨,神说“而恨人的索取”,你总索取,这个存心不良,那你的贡献不真,它是带有交易性的。你没有索取光有贡献,这样的人有真实的信心,他不是搞交易,所以对只有贡献没有索取的人神的态度是什么?是爱,是喜欢。那这里带不带有祝福?这有祝福啊!有祝福指什么说的?有赏赐,对不对?在神作工中,在神家福音扩展中,搞电影工作的那些柱子、中坚力量、骨干,总督促大伙“快,加快!”哪里有问题,“赶紧修改!”他特别求真,这样的人都有贡献,在电影工作中作出贡献。在做视频当中起到骨干作用的,他在那儿维持,他在那儿督促,他在那儿带领,他在那儿直接解决难处,解决问题,保证了这些工作的顺利进行,这都属于贡献。那没有贡献的人呢,就是“不管谁负责,谁领头,我就是稀里糊涂,应付糊弄,你怎么说我该怎么做还怎么做”,结果做多长时间没什么明显果效,这工作有他也行,没他也行。这样的人算不算有贡献哪?推一推动一动,不推不动弹,没什么贡献。有些人素质不错,说你负点责任,起点带头作用,他不干了,“让我负责任行,有地位行,但是带头作用我不起,我光站那个地位多好啊!”你让他负责,他把地位占上了,“好,我接过来”,一接过来不作实际工作,光享受地位之福,这是索取的人还是贡献的人呢?(索取的人。)这样的人是不是挺自私卑鄙呀?你要是不作实际工作你为什么接那个地位,接那个本分,接那个责任?你接完了为什么不负责任呢?存心不良,居心叵测,人格低下,不值得信赖。什么是贡献、什么是索取现在明白了,不用细说了。

“人都有贪恋之心,似乎人的心被鬼迷住一般,都不能从中拔出而将心献给我。”心里没有神的人他能不能把心献给神呢?不喜爱真理的人能不能把心献给神呢?凡是不追求真理的人,没有一个人是把心献给神的,可不可以这么说?(可以。)就是这么回事,这是事实,谁也否认不了,你不这么说它也是事实。凡不是真正追求真理的人,没有一个人是真实把心献给神的,他即使说他把心献给神那也是假的,真献给神能不为神花费吗?能对神没有真心吗?能不在尽本分上付代价、受苦吗?这些实际没有,他说把心献给神了,那是欺骗,那是假冒,那是说嘴。有些人,一让他尽点本分,他有掺杂了,尽本分当中给自己办事是真,给神家办事那就是走过程,稀里糊涂给你应付糊弄,最后把自己的事办得挺明白,神家托付的事办得一塌糊涂,这样的人是不是追求真理的人哪?(不是。)那他的心献给神了吗?(没有。)那他的心是什么心哪?自私卑鄙的心,是得福的心高于一切,是为了得福才不得不跟随神,是为了得福进国度才不得不尽点本分,都是很勉强,一跟他求真就不行了,说“我的尽本分、我的奉献到此就不错了,你还想让我更多地花费、受苦,那做不到,没门儿!因为神没给我太多,你现在要是给我十万美金,那我就蹦高地跑,你要是把一根金条放在我腰包里,那我尽本分天天流汗”,这样的人多不多?(多。)人承受不住物质的引诱,是不是?好比说人都在尽本分,有一个人就给其中一个人五百美金的好处,“赏赐你,你干得不错,以资鼓励”,这个事的后果是什么知不知道?多数人就消极了,“为什么给他不给我,这不公平!”就得打起来。原来没给的时候尽本分还过得去,这一给东西还倒打起来了,打破头了,这是什么问题?这是不是把人显明了?所以人现在尽本分都是很勉强,经不住一点诱惑,经不住一点打击,有一点风吹草动,有一点打击,有一点风险,人都会逃之夭夭的,没有几个人能站住见证成为真正的得胜者。这么说对不对呀?你不信,在海外警察如果突然把一个尽本分的人逮捕了,哪一个人如果因为传福音被宗教界的人抓去毒打了一顿,多数人是消极还是更有劲呢?多数人能不能站立得住?不好说呀!他说:“我逃出来就是为了免除坐监的痛苦,到这儿为什么还有这个危险呢?要是这样的话我可不尽本分了。”这是不是得胜者的见证啊?(不是。)所以现在人的信心够不够标准哪?不够,信心太小啊!“必须在我话的各部分之中建立自己的一份”,这至关重要。神发表各方面的真理是做什么用的?是赐给人作生命用的。神要赐给人新的生命、属灵的生命,这就是神话中的一切真理,如果你在这些真理上都完全进入了,都建立起自己的真实见证,那你就有神话作生命了,有神话作生命那才是真实的得胜者。真实的得胜者再临到各种试炼,谁被抓捕,谁被祸害致死,他不会软弱,不会消极,他经过祷告还继续花费,丝毫不受影响,他尽本分满足神不受任何人事物辖制了,这才是真实的得胜者的见证!

“当我说话之时,人都全神贯注来倾听我声;当我停止发声时,人就又开始了自己的‘经营’,丝毫不去理睬我话,似乎我话是他‘经营’的附属物一般。”这是一种什么情形?这是对人的一种揭示,对人对待神话态度的一种揭示,就是神发声说话的时候人都来倾听,全神贯注,当神停止发声的时候,人又开始了自己的经营。“开始了自己的经营”指什么说的?走自己的歪歪道,该喜欢什么、注重什么、追求什么还照样不误:该追求地位、名利照追不误,该喜爱世界照追不误,该凭情感活着照样进行,一点看不见变化。这种对待神话的态度能不能得着真理呀?(不能。)神的话是真理,是真理那就得经历,就得实行,经历实行到一个程度能明白真理了,最后对神话有真实认识了,感觉这的确是作人生命用的,这不是人的饭食,不是人的衣裳,这是人该得的生命,这个生命如果不得着,人就被毁灭了。现在整个人类可以说没有生命,只有肉体的生命,肉体的生命就跟畜生的生命是一样的,一场灾难过去就灭了。有的人开开车,“砰”一下子撞车,出车祸了,死了;有的人开车没拐好弯,“砰”落到山崖下了,死了——肉体的生命就跟动物一样那么脆弱。神现在发表真理要赐给人新的生命、属灵的生命,并且是永远的生命,人并不喜爱,不当回事,好像可有可无,听听也可,不听也行,这人认不认识宝贝啊?人不认识宝贝。主耶稣举过一个例子,说:“遇见一颗重价的珠子,就去变卖他一切所有的,买了这颗珠子。”(太13:46)这是人的心态,那这个比喻是指什么说的?这就比喻有一天神发表真理赐给人生命,人看见这生命的宝贵了,就撇下一切,变卖所有的来得着这个生命。这是神启发人,让人认识宝贝,就是末世这些话语就是永生之道,这永生之道你得着了就永远不死,大灾难——毁灭人类的灾难临到的时候保证能剩存下来。神让你剩存下来,你就不死。这些真理都是做人的真理,是永远的生命之道,所以人信神一个是对神有真实的信心,一个就是认识神,认识神的性情,认识神的作工,能看见神的奇妙作为,最后明白神所发表的一切真理,产生敬畏神之心,成为敬畏神远离恶的人,这个永生之道就得着了。什么时候你因为明白许多真理能达到敬畏神远离恶了,就是得着永生之道了。就像人练各种武功,达到身体没病,特别健康,还能防身,谁也伤害不了他,这些果效是达到了,但是能不能逃脱死亡啊?能不能躲避灾难哪?战争来了,一个枪子打死了,瘟疫来了,一个瘟疫死了,地震来了,一个地震又死了:会什么武功也没用,躲避不了灾难。另外,武功练得再高,能多活多少年啊?没见他多活,没有一个武功练好的活一百二三十岁、一百三四十岁,是不是?现在世界上那些长寿老人都是练武功的吗?真正长寿的还不是练武功的人。那得着永生之道的呢,都是喜爱真理的人,最后喜爱真理的人得着永生了。练武功费不费工夫?(费。)它费多大工夫啊?一生的工夫,从十多岁一直练到死,一直练到七八十岁。有人说:“练二三十年不就成了吗?”成了是不假,但是成了以后几年不练什么都没了,它容易失去,还得维持,还得练,但练到老了之后,有一天突然感觉武功好像没了,身体各部分的器官不中用了,那个时候武功自动报废,他就开始关门谢客,不敢比武了,武功报废几年以后死掉了。练武功的人当时是使身体健康了,但是他也没少付代价呀,那我们如果把他那样练武功那个代价、那个时间用在追求真理上呢?能不能得着真理、得着生命啊?太能了,他们也是用一生之久,我们也用一生之久来得这些真理生命,当这些真理生命得着的时候,你没练武功身体都好了,什么病都没了。你活在神面前能顺服神、赞美神,焕发生机呀,里面的生命达到一个果效,让你眼界大开,就像看见了宇宙的一切奥秘似的,一焕发生机人自然就年轻,身体也健康。有人说,人常吃人参是不是长生不老啊?要那样的话有钱的人都吃人参了,人参那东西好买,吃人参的太多了,但哪个也没逃脱死,人参的作用也不行。真正使人焕发生机、有生命力的是真理,真理才是良药,真理一旦人明白、接受了,成为你生命的时候,那个力量不可估量。我说的是不是事实?(是。)

“我对人一直是不放松的,但对人又是忍耐加宽容的”,这里提到一个神的所有所是、神的心,神说“我对人一直是不放松的,但对人又是忍耐加宽容的”,在神作工期间,神对人的态度就是这样,一直是不放松的。“我对人一直是不放松的”是什么意思?对魔鬼撒但不一定,对人,就是对真正神要拯救的人是不放松的。“不放松”指什么说的?就是指神一直是要求人,一直是在让人学功课,给人安排合适的环境,一直没放松他对人的拯救作工,听明白了吧,就这么理解啊!“但对人又是忍耐加宽容的”,忍耐加宽容是什么意思?有很多时候人感觉到“神好像不作了,神到底要不要我呢?神到底能不能拯救我呢?”人感觉不到神作工,但神对人是忍耐加宽容。人有时悖逆,有时失去信心,神作事不超然,也不向人显现,他用忍耐加宽容的心来对待你,显明你,给你机会让你明白,让你学功课,让你临到一些事,警告你,提醒你,神是这么作。“所以因着我的宽容,人都不自我量力”,“人都不自我量力”就是不好好地省察自己,不量量自己的真实力量,总觉得自己挺高大,不自量力,总觉得自己了不起,就这个意思。因着神的宽容,神没向人显明他的作为,也没发烈怒,也没给人什么惩罚,人就越来越狂妄,越来越不自量力,不知自己半斤八两,就这个意思。“都不能自我认识、自我反省,只是因着我的忍耐而欺骗我。”因着神的忍耐而欺骗神,什么意思?神在很多事上,在你流露这些败坏的同时,他没作什么超然的工作,又没向你显现,更没发烈怒,人就开始狂妄起来了,开始流露败坏了。流露败坏也行,你得能反省认识自己呀,但是他不反省,也不认识自己,就是这么一种情形。“只是因着我的忍耐而欺骗我”,神忍耐,没搭理你,或者把你搁置一边,让你自己流露,显露自己败坏,神不理睬,也不发声,也不说话,让你还感觉不到,人就感觉“到底有没有神哪?”就像那老鼠,人在屋里坐着没动静了,“这人是不是都走了?或者人是不是睡觉了?主人如果睡觉了,那就是我的天下,我该玩我的了”,人就是这种表现,跟老鼠一样。败坏人类的情形说完了,下面又来一个总结,“在人中间,不曾有人是真心体贴我”这是一种情形,“不曾有人真把我当作自己的心爱之物来宝爱,只是在人的空闲之余来对我稍加应付”。“空闲之余”“稍加应付”,说自己的事办完了,自己的目的达到了,还有一件事呢,信神的事也得应付应付,简单地也得办办,外表看着是那么回事,要不不能蒙拯救可麻烦了,这是不是败坏人类的心态?就是这么个意思。

“我在人的身上下的功夫已不是可以计算的,而是在人的身上作了前所未有的工”。有人说:“我就看见道成肉身的神说这些话,别的我什么也没看见,至于神的灵怎么主宰,神的灵在人身上怎么作工,怎么给人周围安排各种人事物,让人都学了哪些功课,神作这些事神的心意是什么,神的心受了哪些痛苦,这些心血代价没有看见。”这是不是人瞎眼哪?不认识神灵的作工、神灵的作为,不知道神说这些话语的背后,灵又在作哪些工作,安排哪些环境,调动哪些势力来成全真心爱神的人,更不知道人类在神发表话语的时候是怎么悖逆神、抵挡神,是怎么对待神话的,甚至是怎么轻慢神,对神产生观念、论断、定罪、抵挡,让神心受了多大痛苦。总之,人的一切的表现,悖逆,抵挡神,甚至背叛神,这些表现让神看在眼里,厌烦在心里,痛恨在心里,人都是吃里爬外。咱们就说一个事实,有一些地方二三百人、三四百人,找不着一个真心为神花费的、能做带领工人的人,找不着一个真心追求真理实际、能作神见证的人。这是不是事实?(是。)说咱们看看,这些人是不是长得不够标致啊?不是!一看个头都挺好,长得也挺匀称,也挺精神,学历也够,一了解对待神的态度、对待真理的态度让你大吃一惊,这些人为神花费不是真心,都是充满了人的观念想象,带着人的存心,都是有各种贪恋哪,多数人甚至不值得信赖,什么事都干得出来。你如果把神的祭物交给他保管,多数人都能当作自己的私有财产,都能偷吃、滥用,都能夹着钱跑;你让他为神家办一件事,他都能从中取利办自己的事,没有人真正能把神的托付当重要事认真办好。所以说,看这些人都来聚会,吃喝神话,外表上好像都追求真理,都在体贴神心意,事实上真有几个这样的人呢?这是不是事实啊?说在一处教会中,不管多少人,想找一个真心追求真理的、能作带领工作的人好不好找啊?(不好找。)不好找,这说明什么?别看一个个眼睛挺大,挺精神,干正事的人不多,说人话的不多,要溜须拍马还一个顶俩,要作实际工作、尽实际本分半个都顶不上,好几个人顶不上一个人。

那人对神的作工为什么不认识?神说“我在人的身上下的功夫已不是可以计算的,而是在人的身上作了前所未有的工”,这句话有很多人就不理解,不理解说明什么?不认识神的作工。他为什么不认识?没把神的作工当回事,他没下功夫;人要真下点功夫,真当回事,哪能一点不认识呢,总得认识一部分哪。你不是能讲字句道理嘛,你把你对这句话的理解给我交通交通,我听听,看看能不能过得去。讲字句道理的大有人在,真正能交通神话的有几个?没几个,多数人对神的话并不用心,这是不是事实?“在人的身外又给人多加一层‘负担’”,有的人就这么认为:“这是在人的身外给人多加一层负担哪!神作工就是给人多加负担,要不我们跟世人一样,就享受罪中之乐,挺好的,享受完天塌大家死,也不是死我一个,都死了,那没说的。”现在有些人一临到什么事,他有什么观念?外邦的说法:“天塌下来有高个子顶着,咱们怕什么,咱们管那些事呢,用不着咱操心。”这样的人有没有?(有。)哪个地方一临到什么事,“没咱的事”,照样吃饱喝足睡得挺香,跟猪一样,是不是?这么说有些人不愿意听了。“让人在我的所有所是之中有所认识、有所变化。”神作工的目的就是让人对神有所认识,达到有所变化,这样人或许就能真实顺服神、敬拜神了,就这么个意思。下面又说了,“不是让人只做消费者,而是让人做打败撒但的生产者”,光消费不行,还要生产,现在国家搞活经济,让人一个劲地消费,花钱,你多花钱了,那产品就流通自然了,钱就能收回来,就能搞好经济。光消费是贡献吗?你不生产些好东西,再消费也不行,你的经济搞不好。这里说“不是让人只做消费者”,消费者就是“我为神花费花费,我跟随神,我去见证神去”,外表上好像是消费者,但这里说了“而是让人做打败撒但的生产者”,这指什么说的?就不是光在外面做点事就完事了,你得有真实的经历见证,你得能谈出一些对神的真实认识,这样才能把人的消极情形转变成真心为神花费的生命动力,这个“打败撒但的生产者”就是有实际的经历见证,在别人消极软弱的时候,你能有真实的信心,你能有真实的见证,这些真实的信心产生的真实的见证就是打败撒但的生产者所提供的见证。“做打败撒但的生产者”指什么说的,现在清不清楚?得追求真理、认识神的作工产生真实的信心,然后为神作出美好响亮的见证,这才是生产者。生产什么?生产见证。见证是怎么产生的?追求真理产生真实的信心,真实的信心变成真实的见证,这都是追求真理神话作生命达到的果效。所以现在这些真实作见证的人,就是真心尽本分达到有原则的人,不论尽什么本分达到有成果的人,有真实果效的人,最后生产出各种好电影、好视频、好见证,这是不是打败撒但的生产者所达到的果效啊?(是。)那你们所尽的本分生产出什么东西了?生产出什么合格产品了?生产出的是半成品还是冒牌货,还是真实产品哪?还是像原子弹、导弹一样有真实的效力呀?如果你制造一枚炮弹是臭弹,发出去不响,光冒股烟把人呛得直迷糊,这算是生产者吗?

我发现有些人在大陆尽本分还有些果效,在海外尽本分一点果效也没有了,这是怎么回事?这些人在大陆的时候为什么还有点果效呢?就是大陆那个恶劣环境促成的。他什么本分尽不上,就只能尽这点本分,他想贪恋世界也不行,想玩自己喜欢的那些事也不行,没那个环境,太危险,就呆在一个屋子里尽点本分,还觉得这是唯一能做的事,所以在大陆尽本分果效还有一些。但到了海外,环境不一样了,环境自由了,有许多可以玩的事,有许多可看的事,花花世界无奇不有,他的玩心上来了,他没心思安静在神面前尽本分了,所以他尽本分现在不是生产者了,什么产品也产不出来,什么成果没有了,他的心总想跑到世界上。这些人是在真心为神花费吗?这些人显形了,他不是真喜爱真理的人。就大陆那环境挺造就人,就那个恶劣的环境能迫使他为神作工出点力,要没那恶劣的环境他就很麻烦,他一旦到了花花世界就没心为神尽本分了,他就想贪恋花花世界。有的人想出去搞对象,贪恋、玩弄肉体情欲,这样的人该不该打发走啊?(该。)安心尽本分的,接受真理的,人性好、听话的留下,凡是丝毫不接受真理的,不正常尽本分的,打发走,神家不留这样的人,他不能成为打败撒但的生产者,他不会有真实的见证,这是借着为神花费尽本分的机会来达到肉体贪恋罪中享受的目的,这些人是喜爱肉体享受的人,是充满邪情私欲的人,他不是真心为神花费的,这样的人不能成为得胜者,他不配在这样的民主自由的社会里尽本分。“虽然我并不要求人做什么,但我有我对人的要求标准,因我作事有目的,而且有根据,不是像人想象的随便玩玩,或是任着自己的性子造天造地造万物。在我的作事当中,人应该看见点什么,应该获得点什么,不要只是浪费自己的‘青春’,不要把自己的性命当作身上之衣一样,随便尘土挂在其上,对自己应严加保护,以我的丰富来供自己享受,以至于因我而不能向撒但回转,因我而去攻击撒但,我对人的要求不就是这么简单吗?”就这么简单的要求,这是最低标准。就这么简单的要求有些人也达不到,这是什么问题?这就不是喜爱真理的人了,不是真心为神花费的人,如果有一点真心也不至于这样。有的人尽本分多长时间什么果效没有,这样的人你不打发走你就瞎眼,你不体贴神心意。

神所要求人该做到的,也就是神最终成全的得胜者该具备哪些实际呢?把这篇说话翻到最后一段。“国度在人中间扩展,在人中间成形,在人中间站立起来”,这是一个事实,那这个国度指什么说的?就指真正的神子民,就是全能神教会这些真心接受、顺服全能神作工的人,这些人就是国度子民。有这些国度子民的存在,有这些国度子民被神作成,“国度在人中间扩展,在人中间成形,在人中间站立起来”这话就应验了。那基督的国度是不是在全能神教会中产生的?就是因为全能神教会的扩大、发展,使基督的国度在人中间扩展,在人中间成形,在人中间站立起来。那这些人是什么人?就是得胜者。下面又说了,“没有任何势力能将我的国度摧毁。”这话说得是不是很明显哪?很清楚,这话说得明明白白啊!就是整个世界,甚至包括整个宇宙没有任何势力能将神的国度摧毁。这是不是神的话?这就是神说的,任何人没有权力说这话,神就敢向整个宇宙,向所有受造之物发表他的声音,你不服你站起来试试,谁也不敢叫这个号,这话你怎么公布于众,整个人类听完了都默不作声,没有人敢反应。我们回想一件事就可以证实这件事。神一开始作律法时代的工作,向摩西显现说话,托付摩西做什么事啊?要把以色列人从埃及法老王的权下领出来带到迦南美地,后来摩西就接受了神的托付,把以色列民从法老王掌权的埃及领出来了。这个过程咱不用细说,在这个过程中也显明了一些神的作为,法老王是不得不放以色列民,但是当以色列人离开埃及的时候,法老王又不干了,“不行,就这么放走了,不甘心哪!”于是差派军队去追以色列人,要把以色列人再给截回来,正好到了红海了,埃及王那军兵多少人哪!说不定好几十万,都带着武器上来了,上来之后,以色列人是不是走投无路了?后面是埃及法老的军兵追上来了,前面是红海挡住了去路,这在人看以色列人到绝境了,就在这个时候,人一点办法没有的时候,神的作为出现了,神伸出了大能之手,使红海当中就产生了一条路。你说这海水是平的,它怎么能出来路呢?立陡石崖的,像刀切的似的,中间就分出一条路来,水就不往这路上走。以色列人一看,“我们信的神是真神,太全能了!”一下子信心就长起来了,就从红海中走出去了。这往外一走,后面那个埃及的军队还得追呀,他们以为“你们能从这路过去,我们也能过去”,但是以色列人过去了,等埃及军兵走到海底中间的时候,水一合,就把他们淹死了。从这个事看见什么了?神要作成的事撒但邪恶势力能不能破坏啊?(不能。)破坏不了。

神要成就的事任何势力都拦阻不了,别说他是埃及法老,就是全世界联合起来也不行,神一显明他的作为,那几个星球说灭不就灭了吗?一句话就没了,这是一个事实。就神的作工要拯救的人类,不管世界上多么邪恶的势力也拦阻不了,破坏不了,从这个事上看见什么了?神六千年的经营计划要成就的是什么?就是一班得胜者,这些得胜者就是神六千年经营计划的结晶,就因着这些得胜者,神赐给他们一个国度,就是基督的国。那这个成果撒但能不能破坏得了啊?破坏不了。在神带领以色列民出埃及的时候,以色列人那个时候还没成为得胜者,就是神的选民,埃及法老想把他们追回去,神都不允许,何况末世六千年经营计划成就的果实——得胜者,它更破坏不了。这些人就是神眼中的瞳人,它敢动吗?它不敢动,这是不是事实啊?(是。)要看见这个事实。神保护他的选民,那是不到关键时刻他不伸手,该出手时就出手,这是绝对的,现在看清楚了吧!另外,我们在启示录里看到预言,最后的大灾难大到什么程度?地上的君王都喊什么?(“向山和岩石说:‘倒在我们身上吧!把我们藏起来,躲避坐宝座者的面目和羔羊的忿怒……’”(启6:16))“倒在我们身上吧!”意思是什么?别让我们看见神的羔羊在发烈怒,太可怕了。就是看见神发烈怒那个景象太可怕了,恨不得让大山倒在他们身上,来挡住神向他们发的烈怒。启示录里有没有那个景象啊?(有。)神就有那么大的能力来毁灭这个人类。神有这么大的能力,那神能不能保护他的选民,保护他的国度啊?那就太能了。所以地球上的人类有没有哪一个势力敢跟神叫嚣的?没有敢跟神叫嚣的,一叫嚣它立马就被毁灭了。神说的“没有任何势力能将我的国度摧毁”这是事实,神选民已经看见神的全能了,末世必有大灾难,这个大灾难有神的作为向人类显明,向这个败坏人类发怒,这个败坏人类临死被毁灭的时候,得让他看见神的作为,让他承认真神太可畏了,抵挡真神的确都该死,但神不会向他显现的。

“在今天国度中的子民,你们有谁不是人中间的一个?有谁是人以外的情形呢?”这句话很重要。“在今天国度中的子民”,今天的神选民都是国度中的子民,就是末后基督的国度的子民,这话是不是说得明显了?有人说:“那我们接受全能神的每一个人都是啊?”不是,但是国度子民都在全能神教会中,全能神教会中国度子民的比例到底占多少现在不好说,凡是追求真理的肯定都是。那有人说:“在全能神教会以外还有没有国度子民?”还有,因为现在福音正在扩展,以后到底有多少人接受谁也不敢说,对不对啊?不管现在的还是以后的,所有接受全能神的人,在这些人当中多数都是国度子民,那些被淘汰的就不是国度子民了,他们属于滥竽充数的,他们丝毫不喜爱真理,都被淘汰了。

“在我新的起点公布于众时”,“新的起点”就指神的新工作,神末世的作工这属于新的起点。“在我新的起点公布于众时,人的反应又会是如何呢?人间之状,你们曾亲眼目睹,难道还不打消在世长存的念头吗?”“打消在世长存的念头”是什么意思?神的话不明说,这句话里有意思,就是世界末日快到了,这个世界不长远了,这个世界马上就要被毁灭了,你们别打算在这世界上还能活多少年,别打算在世长存哪!这个事不成立了,是不是这个意思?如果有人说,我在这世界上我还想弄一个什么官位当当,我在这世界上我还想当一把皇帝,我在这世界上我还想争取做一个什么名人,我还想搞成一个什么事业,这想法都不成立了,都是幻想了。

“我现在是行走在众子民之中,是生活在众子民之间,今天对我有真实的爱,这样的人有福了”,“现在”“我”是什么意思?神道成肉身了,在众子民中间行走,也生活在众子民之间,现在这个事实都看见了,都体尝到了,是不是?咱们读的话就是神的话,神在众子民之间的发声说话。“今天对我有真实的爱,这样的人有福了;对我顺服之人有福了,必在我国中存留”,这是不是得胜者啊?这是得胜者,“必在我国中存留”“对我认识的人有福了,必在我国度之中掌权”,这是不是得胜者?这也是得胜者。“对我追求的人有福了,必从撒但的捆绑之中逃脱出来,而享受在我之福”,这是不是得胜者?(是。)“能够背叛自己的人有福了,必被我占有,承受我国中之丰富。”这也是得胜者。总之这些有福了的人所作的,都是得胜者所具备的真实见证,也就是所有得胜者的真实见证。那得胜者有几种人哪?就是有这几种,神说的这几种有福的人都是得胜者。下面又说了,“为我跑路的我纪念,为我花费的我悦纳,向我献上的我给予其享受之物,享受我话的我祝福,必是我国中的栋梁之柱,在我家中必然丰富无比,无人能相比。”这个“无人能相比”就是最高的福分,是不是这么回事?(是。)最高的福分是什么?“享受我话的我祝福,必是我国中的栋梁之柱,在我家中必然丰富无比,无人能相比。”享受神话的就指能真实见证神的,对神有真实认识的人,用享受神话这一个事实来说明。“必是我国中的栋梁之柱”,“国中的栋梁之柱”就是得胜者之中最宝贵的那些人,最有分量的那些人。下面就是神的祝福,“为你们的祝福你们可曾接受?为你们的应许你们可曾去追求?”这是提两个问号,一个“可曾接受”,一个“可曾去追求”,这两个问号挺关键,你如果不接受,也不追求,那你什么也没有。现在神的国度已经成形了,出现了,神在众子民中间行走作工发表真理,什么样的人有福,能在神的国度中存留,神把这些话都公布于众,让人都明白,然后让每一个人都好好想想,对神的祝福,对神的应许你到底能不能接受,到底能不能去追求,这些关系到你的结局,关系到你的归宿了。

“你们必在我光的引领之下而冲破黑暗势力的压制,必在黑暗之中不失去光的引领,必在万物之中做主人”,这一个“必在万物之中做主人”,下一个时代万物之中的主人是哪些人?是这些得胜者。在国度中执掌王权的,这些人是主人,“必在撒但之前做得胜者”,做得胜者的意义太深了,其中一个就是做万物的主人哪!“必在撒但之前做得胜者,必在大红龙的国垮台之际,而站立在万人之中作我的得胜之证据,在秦国之地你们必坚强不动摇,因着所受之苦而承受在我之福,必在全宇之下闪现出我的荣光。”这几句话是神亲口对神子民的祝福,这个亲口的祝福这个话的说法,这种语言方式是很少见的,采用什么样的说话方式啊?都用“必”字开头,第一个“必”是说“你们必在我光的引领之下而冲破黑暗势力的压制”;第二个,“必在黑暗之中不失去光的引领”;第三,“必在万物之中做主人”;第四,“必在撒但之前做得胜者”;第五,“必在大红龙的国垮台之际,而站立在万人之中作我的得胜之证据”。这五个“必”是神命定的,带权柄的,任何人改变不了,谁也挪不去,谁也破坏不了,神的话一说出来这就是事实,这个事实必然得成就。

“在秦国之地你们必坚强不动摇,因着所受之苦而承受在我之福,必在全宇之下闪现出我的荣光。”这都是神的应许、神的祝福,又是应许又是祝福。那得胜者的见证都有哪些?刚才说的那几个“福”是不是?那就是得胜者的见证,也就是得胜者接受神话语的各方面真理有了自己的真实见证,建立起自己那一份,自己那一份就是用这几个“有福了”达到的果效而显明的,现在清楚了吧!那在这几个“有福”当中,你具备哪个了?你得建立自己那一份啊,如果这几个“有福”你一个也对不上号,最终一个也对不到你身上,没有自己那一份不麻烦了吗?光荣榜是发表了,一看榜上无名,对不上号,麻烦了。自己那一份该不该建立呀?(该。)第一个,“对我有真实的爱,这样的人有福了”。“有真实的爱”,有的人他明白真理,也有亮光,也有认识,说不太透,但是这个人对神有真实的爱,特别体贴神的心意,特别能理解神的良苦用心,就这样的人有福了。“对我顺服之人有福了”,对神有真实顺服,这个人不管神怎么说,不管临到什么环境、临到什么样的修理对付,都能坚决地顺服神,这样的人有福了。有福了,神对他的应许是什么?“必在我国中存留”,就是这样的人肯定在神国里有他的份,谁也剪除不了,谁也夺不去,必在神的国中存留,这样的人也就是得胜者当中的一部分。“对我认识的人有福了,必在我国度之中掌权”。现在我们一看,有些人有福了,是必在神的国中存留,是神国的子民;有些人有福了,是在神的国中掌权,他不但存留了还掌权,那这个福气是不是更大了?“对我追求的人有福了,必从撒但的捆绑之中逃脱出来,而享受在我之福”,就是对神追求的人都有福。“能够背叛自己的人有福了,必被我占有,承受我国中之丰富”,就是这些生命人真进入了,你进入哪方面,只要有神的应许,那这个人就在神的国中存留,神的国就有他一份。那你占哪方面了?下面就说“为我跑路的我纪念,为我花费的我悦纳,向我献上的我给予其享受之物,享受我话的我祝福,必是我国中的栋梁之柱,在我家中必然丰富无比,无人能相比。”享受神话的神祝福最大,是不是?那有人说,这个和“对我认识的人有福了,必在我国度之中掌权”有没有区别呀?实际上他们是一种情形,两种说法。对神有认识的他肯定又是享受神话的人,他在享受神话上肯定得着开启,明白真理对神有认识,这两个事有直接关系。前面神说了“对我认识的人有福了,必在我国度之中掌权”,那下面为什么又特别提“享受我话的我祝福,必是我国中的栋梁之柱”这么个事啊?又把这种事变一种说法单独拿出来,具体再说一下,就说明神对这方面,对享受神话的特别重视,又单独提出来了,是不是这个意思?(是。)“享受我话的我祝福,必是我国中的栋梁之柱”,那栋梁之柱是不是掌权的呢?这不一定,也可能范围宽一些,或者是祭司,或者是什么,这些事我解释不太清楚,咱就不细说了,总之都是栋梁之柱,这栋梁之柱是国度中的柱子,是关键人物,不是一般人物,这是肯定的。掌权的能不能是柱子啊?当然那就更是柱子了,可以这么领受。所以说,凡是特别喜爱神话的,喜爱享受神话的,见证神话的,善于交通神话、交通真理解决神选民问题的,就这样的人“在我家中必然丰富无比,无人能相比”,这句话透露出一个什么信息呀?就是特别喜爱神话的,注重吃喝神话的,注重在神话中经历神话、明白真理达到认识神的,这些人是最蒙神祝福的。神透露的就是这个信息,明白了吧!有许多人不太爱享受神话,他把神话随便往那儿一放甚至几天都不动,反正聚会就听听讲道,谁要交通就交通,他自己不擅于享受神话,“神家交通多少我就得多少,神家要是不交通我自己不会看,我自己得的有限”,这样的人是不是真正喜爱神话的呢?这样的人往往都是什么样的人?不太喜爱真理,另外素质一般,他没有多少领受能力,所以对神话的兴趣就不太大了。有领受能力的就不一样,他一看神话自己就有亮光,一看神话跟上面弟兄交通的差不多,弟兄交通那些我一听就明白,我自己一看神话也明白,甚至有些亮光比弟兄交通的还多呢,这样的人都是喜爱真理的人,以后得的都多,最蒙神祝福。所以注重享受神话的,自己一看神话就明白,一看神话就有路,一看神话就有亮光,一看神话就明白真理,就这样的人是最蒙神祝福的。那现在到底什么是得胜者,得胜者都是哪些人,得胜者必须具备的生命是什么,得胜者应该怎么注重享受神话,这些事是不是都清楚了?(是。)都清楚了,那你就有路途了,你就该知道怎么追求、怎么进入了,那你就能成为得胜者,有希望成为得胜者。成为得胜者那个意义太深了,得着的祝福太大了,听明白了吧!

上一篇:关于神话《过犯会给人带入地狱》的讲道交通

下一篇:关于神话《神向全宇的发声·第六篇说话》的讲道交通

你可能喜欢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