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各国各方渴慕寻求神显现之人来寻求考察!

生命进入的交通讲道

纯色背景

主题背景

字体设置

字号调整

行距调整

页面宽度

0个搜索结果

没有相关的搜索结果

`

问题(2)总受脸面、名誉、地位辖制,实行不出真理,经过几次审判刑罚,还是受本性的辖制,没有多少进入,这个问题该怎么解决?

答复如下:总受脸面、虚荣、地位的辖制,不知怎么摆脱,不知这个问题怎么解决,像这类问题是本性里的东西,就像人的肉体情欲一样,你想一下子把它剜出去、拿出去能不能做到?做不到,谁也做不到。这是不是事实啊?(是。)那这个问题怎么解决?咱们就不能考虑从根源上把它拿出去,这行不通。那怎么办呢?就得在实行上,我们抓住一些实行原则来做事,这样它就辖制不住我们了,这是解决问题的最好方式,这是个路途。那具体怎么做呢?不交通得细点,你光听我说这么个路途白搭,你不会实行。具体实行就得注重寻求“我为什么能受虚荣、地位、脸面的辖制?”先把这个事看透,这是第一个问题。现在就把这个事摆在神面前,摆在神话面前,咱们就来看这个事,来解剖这个事,来认识它,你要不认识透它,那你就不知道你的“病”出在哪里。

人为什么受虚荣、地位、脸面的辖制?人活着受撒但毒素毒害,就会受这些东西的辖制。撒但哲学有句什么话?“人活脸面,树活皮。”人有脸有皮,所以让脸面受羞辱那是最耻辱的事、没脸见人的事,但是真正能让人没脸活着,最受羞辱、最难以忍受的是什么事啊?(没真理。)不是。是人干了最丑陋的事,对不对呀?比方说,谁因为你做好事把你打了一顿,这算不算受羞辱啊?应该不算,因为你没办蠢事,没办丑事。如果你偷了别人一件东西,偷了别人不少钱,被人抓住了,这是不是受羞辱啊?这才叫没脸活着呢,这才受了极大耻辱,因为这个事见不得人哪!那咱们不干这类耻辱事,咱的脸怎么就没光了,怎么就受羞辱了呢?所以说咱们做了正面的事,即使受了恶人的毁谤、论断或者迫害,咱们心里真感觉见不得人吗?不是,咱们理直气壮,咱们心里不惧怕这个事,咱们觉得光荣,为义受迫害的人有福了。基督徒因为信神被抓起来,因为尽本分被抓起来,他让咱游街,牌子上写着信神如何如何,给扣个罪名,咱们心里踏实,神祝福,没什么耻辱。如果有人见到你,“你因为什么被抓起来了?”你头一扬,“我因为信神!”心里自豪。人一看你这么自豪,没有一点羞耻感,他一琢磨,“他没做什么坏事,信神不算干坏事,这政府挺可恶,还把信神的抓起来”,人不把你当罪犯看了。那你做什么事真在人面前抬不起头呢?干坏事了,人说:“你因为什么被抓了?”“偷人钱,被人抓住了。”大伙说:“偷人钱,这东西坏呀!”小偷大伙都恨,你就成了“老鼠过街,人人喊打”,抬不起头啊!如果说搞女人搞了十个二十个,这抬不起头啊,那是畜生!要是因为赌博呢,稍好一点,赌博光是一种爱好,像喝酒似的,如果被人抓住还不是太耻辱,对不对呀?这些在良心里有没有衡量啊?咱们基督徒,大红龙这么追那么追、这么通缉那么抓的,咱心里平不平安?(平安。)这个事良心有没有控告啊?(没有。)所以里面没责备。我们走的路正就坦然无惧,没有羞辱。对这方面的事感觉是有区别的,不一样,对不对?那有人受名誉、地位辖制是什么问题呢?那就得分事,好比说你受审判刑罚,神把你的败坏实质、本性给揭露出来了,你在神面前感觉无地自容,感觉“我怎么能这么悖逆神,我里面怎么败坏这么深呢?这也不是真正的人哪!”但一琢磨,在神面前无地自容,在人面前呢,人的败坏都一样,整个人类都这样,所以他就不感觉抬不起头。如果一个人成了敌基督,作恶多端被揭露出来了,那他在人面前能不能抬起头来?跟受神话审判刑罚的感觉一样吗?这是有区别的。还有一种情况,假如说咱们做了一些抵挡神的恶行,被神家揭露出来,又修理又对付又解剖,有的人就接受不了,就反抗,就发怨言,就为自己诡辩,这是什么问题?这是狂妄自大,不接受真理,自以为是,为自己诡辩,拿不是当理说,不可理喻。同样的,总注重脸面、虚荣、地位这里面有没有区别呢?有区别。他如果是追求真理的人,他注重的不一样,脸面、虚荣和地位他能放弃,即使心里不是滋味,他再受苦,他能接受过来,还能顺服下来,他没有反抗,没有抵挡。有的人脸面、虚荣特别重,人做得符合真理他也不接受,不顺服,那这个人就属于撒但本性太严重,他太贪恋地位、名誉、虚荣,太注重了,甚至看得比真理都重,在他心里地位、脸面、虚荣高过真理,至高无上。这样的人如果临到修理对付,临到脸面虚荣受影响,他就感觉苦特别大,特别难以忍受,是不是这么回事啊?说到这儿问题就显明了,如果人能接受真理、顺服真理,虚荣、脸面、地位容不容易放下了?你有真理、有原则,这个事你就容易放下。你没有真理、原则,就把地位、虚荣、名誉看得比什么都宝贵,比命都宝贵,如果失去地位、名誉、虚荣,“我宁可不要命,宁可不活了,宁可死!”这样的人好不好放下?没法放下。我做带领工人这么多年,考虑过这个问题很长时间、很多次,怎么考虑?如果神不让我做带领工人,我能怎么样,我还能不能跟随神照样尽本分?神如果让我尽别的本分,我能不能对神有忠心?如果我不做任何带领工人,也不尽任何本分,我还能不能过教会生活,跟神选民一样正常信神,正常追求真理?我考虑的答案是:应该能行,没有大的问题,用不了几天就适应了。有人说:“那是你想的,你想的能等于现实吗?”这个问题提得好!我想的应该没什么问题,其实我就是根据自己的经历来确定的。说:“你根据什么经历呀?”我受神审判刑罚最严重的时候,我在弟兄姊妹中间不就这么过来的嘛,大伙说:“你怎么受的?”我说:“就那么受的。”那个时候大伙有的人就弃绝我,有的人看我就不是好眼神,我看在心里,嘴也不说什么,我说:“应该的,咱们就该受审判哪!”有些人弃绝我,不搭理我了。后来神让我继续作工作,神说:“你还得带教会呀。”我说:“我该尽什么本分哪?该回哪个地方去?”“以前做什么照样,该怎么做还怎么做。”我说:“真的是这么回事?”“是!你还不明白呀?你还糊涂什么呀?”我说:“那好,接着做。”轻车熟路,我一做,有些弟兄姊妹说:“你又是带领啊!以前我没给你好脸啊,我还论断过你。”我心里说无所谓,我不看那些事。我没打击报复一个人,我提拔的都不是我认识的、我的朋友,我认识的不少人都淘汰了,那些人对我也不错,他没选上不怨我,我不能凭情感对待人,我就是这么走过来的。所以我刚才说的话“应该能行吧”,是不是想象啊?(不是。)

那刚才提的这个问题到底怎么解决呀?往真理上注重,学会顺服真理,虚荣脸面不是正面事物,那不是真理实际,注重它没用,放弃它能怎么地,再受羞辱也没事,你只要注重真理,受多大耻辱都会过去的,都是一时的事,都是一时的痛苦,不是永远的痛苦,正确对待就行了。学会顺服神,顺服真理,什么虚荣、名誉、地位都能放弃!不信你让我做一个普通弟兄姊妹跟着,那我就做弟兄姊妹跟着,说现在不用我讲道了,那我就不讲道,我就不吱声,别人讲道我就听,谁讲得对、有圣灵开启,我就接受过来,谁讲的是道理、空话,我就不吱声,过而不留。说“你别说话”,那我就不说话,保证不搅扰,一做事保证合乎真理、合乎原则,这事好不好做?很轻松的事嘛!受过苦的人跟没有受过苦的人一样不一样?在地位、名誉上总放不下的,从根源上说受苦多了就解决了,受苦太少放不下呀!我当时也没放下,也挺难受的,受苦多了就好了。有人说:“用不用追求真理?”能追求真理当然放得更快,那还用说!就是不追求真理,受足够的苦头慢慢也能放下了,这就是“二十年媳妇熬成婆”的道理,熬成婆就行了,功夫就到了。这个问题好不好解决啊?注重真理原则,学会顺服真理,再把地位、名誉、虚荣、脸面看透。那是什么东西啊?那就是大饼子、窝窝头,不是值钱东西,有什么放不下的?挂着它干什么呀?那些东西不值钱,你能受点羞辱,为义受点迫害,感觉自豪。等你能作点真实的工作,能尽点实际的本分,你就感觉地位、名誉不重要,还是尽本分最重要,活出有价值的人生、有意义的人生比什么都值钱,比什么都宝贵。地位重要还是本分重要?尽好本分你有人性,有地位没作好工作你是魔鬼。凡是宝爱地位的都不是好东西,都是窝窝头掉地上踩一脚——不是好饼。

上一篇:弟兄以往交通过,明白真理达到的三方面果效是:第一,对自己的本性实质有认识;第二,对神有真实的认识;第三,对反面事物和正面事物有分辨。在临到的事上该怎样追求才能达到对自己的本性实质有认识,达到对神有真实的认识?

下一篇:怎样才能说真话,说心里话,说自己的真实情形?弟兄有时候问我们情形,我总是冠冕堂皇地说,但自己还觉得是心里话,等弟兄解剖的时候,或者弟兄教我们说的时候,我才发现自己说的都是假话,是官话,根本就不是自己的心里话。在这方面很困惑,对自己说的话到底是真是假分辨不清,不知道该怎样根据真实的情形说心里话、说真话,请弟兄交通交通。

你可能喜欢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