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神话 《神向全宇的说话・第十五篇》 选段241

在地之时,我是人心中实际的神自己,在天之际,我是万物的主宰者,我曾跋山涉水,我也曾飘然在人中间行走,有谁敢公开抵挡“实际的神自己”?有谁敢脱离全能者的主宰?谁敢说我确定无疑是在天?又有谁敢说我一点不差是在地?人,谁都不能把我所在之处尽都说透,当我在天之时,难道我就是超然的神自己了吗?当我在地之时,难道我就是实际的神自己了吗?难道我是主宰万物的,或是体尝人间之苦的,就能决定我是否是实际的神自己吗?这样,人不就是愚昧得不可挽救了吗?我在天,又在地,我是在万物其间的,也是在万人之中的,人天天都能接触到我,而且天天又能看到我。对人来说,我似乎是时隐时现,似乎是实际存在着的,但又似乎是不存在的,在我身上有人测不透的奥秘,似乎人都在用显微镜来窥视我,以发现在我身上更多的奥秘,从而除去心中的“难受滋味”,即使是人用透视镜,但又怎能发现在我身上的秘密呢?

当众子民因着我的作工而与我同得荣耀之时,大红龙的巢穴随即被挖掘,所有的淤泥都将被全部清除出去,多少年来沉积的污水都被我的焚烧之火而烤干,不再存留,大红龙随之被灭在硫磺火湖之中。你们真愿意在我爱的看顾之下而不被大红龙抓去吗?你们真恨恶它的诡计吗?有谁能为我作刚强的见证?为我的名,为我的灵,为了我整个的经营计划,谁能献上自己在身之力呢?今天,国度在人间,是我亲临人间之时,若不是这样的话,有谁能为我亲临战场而不畏惧呢?为着国度的成形,为着我的心得满足,更为着我日的来到,为着万物重得复苏之时,为着万物繁茂之日,为着把人从苦海之中拯救上来,为着明天的到来,为着明天的美好、明天的欣欣向荣,更为着将来的享受,所有的人都在奋力拼搏,不惜自己的一切而为我在牺牲着自己,这不正是我已得胜的标志,不正是我已完成计划的记号吗?

人越在末世越感觉世界的虚空,越没有生活的勇气,因此,不知多少人在失望中死去,不知多少人在寻求中而失望,不知多少人在撒但的手下而任其摆布,我曾搭救多少人,我曾扶持多少人,曾多少次在人失去光明之时把人挪到有光之地,让人在光中认识我,在幸福之中享受我。在国度中的子民,都因着我光的临及而对我生发爱慕之情,因我本是让人爱的神,是让人生发依恋之情的神,人都对我的身影而留下深刻的印象。但人谁也不明白,到底是灵的作用,还是肉身的功能?就这一条,足够人细经历一生的。人不曾在心底深处而厌憎我,而是在灵深处依恋我,我的智慧令人钦佩,我的奇妙作为令人大饱眼福,我的话语令人难测,但又甚是宝爱,我的“实际”使人不知所措,摸不着头脑,但又都愿意接受,这不正是人的实际身量吗?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

神话语诗歌

神既在天也在地

1 在地之时,神是人心中实际的神自己,在天之际,神是万物的主宰者,神曾跋山涉水,神曾跋山涉水,神也曾飘然在人中间行走,有谁敢公开抵挡“实际的神自己”?有谁敢脱离全能者的主宰?谁敢说神确定确定无疑是在天?又有谁敢说神一点不差是在地?人,谁都不能把神所在之处把神所在之处尽都说透尽都说透。

2 当神在天之时,难道神就是超然的神自己吗?当神在地之时,难道神就是实际的神自己吗?难道神是主宰万物的,或是体尝人间之苦的,就能决定神是否是实际的神自己吗?神在天,又在地,神是在万物其间的,也是在万人是在万人之中的,人天天都能都能接触到神,而且天天又能看到看到神。

——摘自《跟随羔羊唱新歌》

如何摆脱罪性的捆绑,不活在认罪犯罪的情形中?欢迎联系我们,帮你在神的话里找到路途。
通过WhatApp与我们联系
通过Messenger与我们联系

相关内容

每日神话 《了解神的性情很重要》 选段246

我说的每句话中都有神的性情在其中,不妨你们仔细考察一番,那你们一定会大有收获的。神的实质很难琢磨,神的性情相信你们都略有知晓了吧!那就希望你们多做一些不触犯神性情的事来给我看,这样我就放心了。比如你无论何时都把神放在心中,行事的时候能遵照他的话语去做,凡事都寻求他的意思,不要做出…

每日神话 《神与人将一同进入安息之中》 选段594

起初神本是在安息之中的,那时地上并没有人类也没有万物,神并不作任何工作,当有了人类而且人类被败坏之后神才开始了经营工作,从此神便不再安息而是开始忙碌于人类中间。因着人类的败坏神失去了安息,也因着天使长的背叛神失去了安息,若不打败撒但,不拯救被败坏的人类,神将永远不能进入安息之中。…

每日神话 《对年老之人、年少之人说的言语》 选段343

我在地上开展了如此多的工作,在人中间行走了这么多年,我的形像与我的性情人却很少有认识,也很少有人能将我作的工作尽都说透,人类缺乏得太多,对我所作的总是没人理解,而且人又总是存着戒备之心,似乎人都深怕我会将人带入另一个境地而置之不理的。因此,人对我的态度总是不冷不热,而且又是多加十…

每日神话 《神主宰着全人类的命运》 选段355

自从人类有了社会科学以来,科学与知识就占据了人类的心灵,进而科学与知识就成了统治人类的工具,使得人类没有足够的空间去敬拜神,没有更多的有利条件去敬拜神,神在整个人类心中的地位越来越下滑。人类的心中没有神作地位的世界是黑暗的,是没有期盼的,是虚空的。随之而来,许多社会科学家、历史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