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神话 《败坏的人类更需要道成“肉身”的神的拯救》 选段83

对于审判人肉体败坏的工作,只有肉身中的神最适合作,只有肉身中的神最有资格作,若是神的灵直接审判那就不能面面俱到,而且人也难以接受,因为灵不能与人面对面,就这一点就不能达到立竿见影的果效了,更不能让人更透亮地看见神的不可触犯的性情。只有在肉身中的神审判人类的败坏才是彻底打败撒但,同样是有正常人性的人,在肉身中的神能直接审判人的不义,这是他本来就圣洁的标志,也是他与众不同的标志,只有神能有资格、有条件审判人,因为他有真理,他有公义,所以他能审判人,没真理、没公义的人是不配审判别人的。若是神的灵作这个工作那就不是战胜撒但了,灵本来就比肉体凡胎高大,神的灵本来就是圣洁的,他本来就是胜过肉体的,灵直接作这个工作并不能审判人的全部悖逆,也不能显明人的一切不义,因为审判工作也是借着人对神的观念而作的,而人对灵本来就没有观念,所以灵不能更好地显明人的不义,更不能透彻地揭示人的不义。道成肉身的神是不认识他的所有人的仇敌,借着审判人对他的观念与抵挡就将人类的悖逆都揭示出来了,肉身作的工作比灵作的工作达到的果效更明显。所以,审判全人类的不是灵直接作而是道成肉身的神来作工。肉身中的神是人可以看得见、摸得着的,在肉身中的神能将人彻底征服。人对肉身中的神由抵挡到顺服,由逼迫到接受,由观念到认识,由弃绝到爱,这就是道成肉身的神的作工果效。人都是借着接受他的审判才得以被拯救的,都是借着他口中的话才逐步认识他的,都是在抵挡的过程中被他征服的,也都是在接受他刑罚的过程中而得着他的生命供应的,这一切的工作都是在肉身中的神作的工作,并不是神以灵的身份作的工作。神道成肉身所作的工作这是最大的工作,是最深奥的工作,三步作工的关键就在乎这两步道成肉身的工作。道成肉身作工拦阻太大,因为人败坏至深,尤其末世在这些人身上作的工作更是相当困难,外界环境的恶劣,各种人的素质又相当差,但到工作终止时还是达到了应有的果效,而且一点不差,这是肉身作工的果效,这个果效比灵作工更有说服力。三步作工的终止是在肉身中结束的,而且必须是道成肉身的神来结束。最重要、最关键的工作都是在肉身作,而且拯救人又务必得肉身来亲自作,尽管人类都感觉肉身中的神似乎与人无关,但事实上就这个肉身关乎到了全人类的命运,关乎到全人类的生存。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

神话语诗歌

道成肉身作的是拯救人类最关键的工作

神道成肉身所作的工作这是最大的工作,是最深奥的工作,三步作工的关键就在乎这两步道成肉身的工作。道成肉身作工拦阻太大,因为人败坏至深败坏至深,尤其末世在这些人身上作的工作更是相当困难,外界环境的恶劣,各种人的素质又相当差,但到工作终止时还是达到了应有的果效,而且一点不差,这是肉身作工的果效,这个果效比灵作工更有说服力。

三步作工的终止是在肉身中结束的,而且必须是道成肉身的神来结束。最重要、最关键的工作都是在肉身作,而且拯救人又务必得肉身来亲自作,尽管人类都感觉肉身中的神似乎与人无关,但事实上就这个肉身关乎到了全人类的命运,关乎到全人类的生存。尽管人类都感觉肉身中的神似乎与人无关,但事实上就这个肉身关乎到了全人类的命运,关乎到全人类的生存。

——摘自《跟随羔羊唱新歌》

如何摆脱罪性的捆绑,不活在认罪犯罪的情形中?欢迎联系我们,帮你在神的话里找到路途。

相关内容

每日神话 《征服工作的内幕 一》 选段95

  末世就是以征服来让万物都各从其类的,征服是末世的工作,也就是审判各人的罪是末世的工作,若不这样作,人怎能各从其类呢?在你们中间作的各从其类的工作是在全宇之中各从其类工作的开端,在这以后,各方、各族之人也都得接受这征服的工作,也就是凡是受造中的人都得各从其类,都得归服在审判台前…

每日神话 《神所在“肉身”的实质》 选段103

  这一步道成肉身或者是受苦,或者尽职分,都是为了完全道成肉身的意义,因这只是最后的道成肉身。神道成肉身只能有两次,不能有第三次。第一次道成肉身是男性,第二次道成肉身是女性,已完全了神的肉身在人心中的形像,更何况道成肉身的两次工作已将神在肉身中的工作结束了。第一次道成肉身是一个正…

每日神话 《对神现时作工的认识》 选段142

  神末世道成肉身主要是来说话,把人生命所需要的东西都说明了,把人该进入的给指出来了,把神的作为显给人看,把神的智慧、全能、奇妙都显给人看。从神多种方式的说话中,人看见了神的至高,看见了神的至大,更看见了神的卑微隐藏,看见了神是至高的,但他卑微隐藏也能成为最小的。有些说话是站在灵…

每日神话 《论到“神”,你怎么认识》 选段205

  你们当为我的工作献出一切,当作于我有益的工作,我愿将你们所不明白的都告诉你们,让你们从我得着一切你们所无有的东西,尽管你们的缺欠不计其数,但我愿继续对你们作我该作的工作,将我最后的怜悯赐给你们,让你们从我得着益处,得着你们无有的、世人未曾看见的荣耀。我作工多少年,人不曾有认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