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一无二的神自己 二

神的公义性情 第二部分

人类因着真实的悔改而获得神的怜悯与宽容

下面接着读圣经中“神拯救尼尼微”的故事。

拿1:1-2 耶和华的话临到亚米太的儿子约拿,说:“你起来往尼尼微大城去,向其中的居民呼喊,因为他们的恶达到我面前。”

拿3章 耶和华的话二次临到约拿说:“你起来!往尼尼微大城去,向其中的居民宣告我所吩咐你的话。”约拿便照耶和华的话起来,往尼尼微去。这尼尼微是极大的城,有三日的路程。约拿进城走了一日,宣告说:“再等四十日,尼尼微必倾覆了!”尼尼微人信服神,便宣告禁食,从最大的到至小的都穿麻衣(或作:披上麻布)。这信息传到尼尼微王的耳中,他就下了宝座,脱下朝服,披上麻布,坐在灰中。他又使人遍告尼尼微通城,说:“王和大臣有令:人不可尝什么,牲畜、牛羊不可吃草,也不可喝水;人与牲畜都当披上麻布;人要切切求告神;各人回头离开所行的恶道,丢弃手中的强暴。或者神转意后悔,不发烈怒,使我们不致灭亡,也未可知。”于是神察看他们的行为,见他们离开恶道,他就后悔,不把所说的灾祸降与他们了。

拿4章 这事约拿大大不悦,且甚发怒,就祷告耶和华说:“耶和华啊,我在本国的时候,岂不是这样说吗?我知道你是有恩典、有怜悯的神,不轻易发怒,有丰盛的慈爱,并且后悔不降所说的灾,所以我急速逃往他施去。耶和华啊,现在求你取我的命吧!因为我死了比活着还好。”耶和华说:“你这样发怒合乎理吗?”于是约拿出城,坐在城的东边,在那里为自己搭了一座棚,坐在棚的荫下,要看看那城究竟如何。耶和华神安排一棵蓖麻,使其发生高过约拿,影儿遮盖他的头,救他脱离苦楚;约拿因这棵蓖麻大大喜乐。次日黎明,神却安排一条虫子咬这蓖麻,以致枯槁。日头出来的时候,神安排炎热的东风,日头曝晒约拿的头,使他发昏,他就为自己求死,说:“我死了比活着还好!”神对约拿说:“你因这棵蓖麻发怒合乎理吗?”他说:“我发怒以至于死,都合乎理!”耶和华说:“这蓖麻不是你栽种的,也不是你培养的,一夜发生,一夜干死,你尚且爱惜;何况这尼尼微大城,其中不能分辨左手右手的有十二万多人,并有许多牲畜,我岂能不爱惜呢?”

尼尼微故事概要

“神拯救尼尼微”这一段故事记载的篇幅虽然很简短,但是它让人看到了神公义性情的另外一个方面。要了解这方面的具体内容是什么,我们还得回到经文中,来回顾神曾经作过的工作。

我们先来看故事的开始,“耶和华的话临到亚米太的儿子约拿,说:‘你起来往尼尼微大城去,向其中的居民呼喊,因为他们的恶达到我面前。’”(拿1:1-2)在这段经文中得知耶和华神差派约拿去尼尼微大城。为什么差派约拿去这座城?经文中说得很清楚:因为城中之人的恶达到了耶和华神面前,所以神便差派约拿去向他们宣告,告诉他们耶和华要作的事。约拿这个人是谁,这里没有记载,当然,这与认识神也没有关系,所以你们没有必要了解这个人,你们只要知道神让约拿做的事与神为什么要如此作就可以了。

耶和华神的警告临到尼尼微人

我们接着来看第二段《约拿书》三章中:“约拿进城走了一日,宣告说:‘再等四十日,尼尼微必倾覆了!’”这句话是神直接传授给约拿让约拿告诉给尼尼微城中之人的话,当然这也是耶和华要对尼尼微城中之人所说的话。这句话告诉人因为城中之人的恶达到了神的面前,神对他们心生厌憎、恨恶,所以神要将此城灭掉,但是在神毁灭此城之前,神要通告城中之人,与此同时,神也给了城中之人一个悔过自新的机会,时限为四十日。也就是说,在四十日期间,如若城中之人没有悔改的表现,不向耶和华神认罪、俯伏,神便会将此城如灭所多玛城一样而将其灭掉,这就是耶和华神要传达给城中之人的意思。很显然,这不是一句简单的宣告,它不仅传达了耶和华神的怒气,也传达了耶和华神对城中之人的态度,同时,这句简单的宣告也给了城中之人一个重重的警告。这个警告告诉他们,因着他们的恶行遭到耶和华神的恨恶,告诉他们,他们的恶行即将给他们带来灭顶之灾,所以,城中所有人的性命都危在旦夕。

尼尼微人对待耶和华神的警告与所多玛城的人截然不同

“倾覆”是什么意思?土话讲就是没了。怎么没了?谁能把一座城倾覆?这当然不是人能做到的事。这些人都不傻,一听这话就明白了,就知道这话是从神来的,知道是神要作事了,知道他们的恶触怒了耶和华神,因而耶和华神的怒气临到了他们,以至于要将他们与城一同灭掉。听了耶和华神的警告,城中之人是怎么表现的呢?经文中详细地记述了尼尼微城中之人上到君王下到百姓的一系列的具体表现。经文这样记述:“尼尼微人信服神,便宣告禁食,从最大的到至小的都穿麻衣(或作:披上麻布)。这信息传到尼尼微王的耳中,他就下了宝座,脱下朝服,披上麻布,坐在灰中。他又使人遍告尼尼微通城,说:‘王和大臣有令:人不可尝什么,牲畜、牛羊不可吃草,也不可喝水;人与牲畜都当披上麻布;人要切切求告神;各人回头离开所行的恶道,丢弃手中的强暴。……’”

听了耶和华神的宣告,尼尼微城的人表现出了与所多玛城的人完全不同的态度:所多玛城的人与神公开对抗,是在恶上加恶;而尼尼微城的人听完了这一句话之后,他们不是置之不理,也没有对抗,而是信服神,并宣告禁食。这里的“信服”指什么?字面上理解就是相信、顺服的意思,按照尼尼微人的实际表现来解释就是他们相信神能这样作,相信神就要这样作了,他们愿意悔改。面对即将临到的灾难,尼尼微人的心里有没有惧怕?因为他们心里信服,所以他们便产生了惧怕。那么用什么来证实尼尼微人的信服与惧怕呢?就如文中所说:“……便宣告禁食,从最大的到至小的都穿麻衣。”这就是说,尼尼微人的信服是真实的,他们因着信服而产生了惧怕,由此便禁食、穿麻衣,这就是他们开始悔改的表现。与所多玛城中的人截然不同的是尼尼微人不但没有对抗,而且有了具体的悔改表现与行动。当然,不仅仅是尼尼微的百姓这样做,尼尼微的王也不例外。

尼尼微王的悔改得到耶和华神的称许

当尼尼微王听到消息之后,他便下了宝座,脱下朝服,披上麻布,坐在灰中,然后又宣告通城的人不可尝什么,牲畜、牛羊不可吃草,也不可喝水,人与牲畜都当披上麻布,人要切切求告神,并宣告各人回头离开所行的恶道,丢弃手中的强暴。从尼尼微王所做的一系列的事情来看,他从内心深处有了悔改。他先从他的宝座上下来,然后脱掉君王所穿戴的服饰,披上麻布、坐在灰中,这一系列的动作告诉人,尼尼微王放下他的王位身份,与普通百姓一样穿上了麻衣。也就是说,当听到来自耶和华神的宣告之后,尼尼微王并没有占据着王位继续所行的恶道或手中的强暴,而是放下他手中的权力,来到耶和华神面前忏悔。此时的尼尼微王并不是以一个君王的身份来忏悔,而是以一个普通的神的百姓来到神的面前向神悔改、认罪。不仅如此,他还遍告通城的人与他一样来到耶和华神的面前悔改、认罪,而且他还做了具体的部署,诸如:人不可尝什么,牲畜、牛羊不可吃草,也不可喝水……人要切切求告神,各人回头离开所行的恶道,丢弃手中的强暴。作为一城之王,尼尼微王在城中拥有至高无上的地位与权势,他可以做任何他喜欢做的事,对于耶和华神的宣告,他可以采取置之不理的态度,或只是个人悔改、认罪即可,至于城中百姓如何选择,是否悔改,他可以不管不顾,但尼尼微王并没有这样做,他不但自己走下宝座、披麻蒙灰,向耶和华神悔改、认罪,而且命令城中的人与牲畜都这样做,甚至他命令人要“切切求告神”。尼尼微王一系列的举动真正地做到了一个君王该做的,他一系列的举动是人类有史以来任何一个王都难能做到也未做到的,他的这些举动可称作人类史上的创举,值得人类纪念,也值得人类效仿。人类有史以来,所有的君王都带领百姓抵挡神与神对抗,却从未有人带领百姓向神求告,以挽回所行的恶,获得耶和华神的赦免,避免惩罚的临及,而尼尼微王就能带领百姓向神回转,带领百姓离开所行的恶道,丢弃手中的强暴,同时,他也能舍弃他的王位,而换取耶和华神转意后悔,收回烈怒,使城中所有的人存活下来,不至灭亡。尼尼微王的举动不得不说是人类史上难得一见的奇迹,堪称败坏人类向神悔改、认罪的楷模。

神看到了尼尼微人内心深处真实的悔改

尼尼微城的君王与百姓听了神的宣告之后做了一系列的事情,他们的表现与他们所做这些事情的性质是什么?也就是他们所有行为的实质是什么?他们为什么这么做?在神的眼中看,他们真实地悔改了,因他们不但切切求告神向神认罪,而且他们丢掉了所行的恶。他们之所以这样做,是因为听了神的话之后,他们就大大地惧怕,并且相信神将要作的事,他们想借着禁食、披上麻布、坐在灰中来表示他们愿意回转,不再行恶,祈求耶和华神不要发怒,求告耶和华神收回他的决定,收回所要降下的灾祸。从他们的所有表现来看,他们已认识到了之前所行的恶是耶和华神所厌憎的,认识到了他们即将被毁灭的缘由,为此他们都愿意彻底悔改,愿意回头离开所行的恶道,丢弃手中的强暴。也就是说,当他们得知耶和华神的宣告之后,他们各人心里都产生了惧怕,他们便不再继续行恶,不再继续做耶和华神恨恶之事,并且求告耶和华神饶恕他们以前的罪恶,不以他们的过去待他们,他们愿意从此不再行恶,愿意按着耶和华神吩咐的而行,但愿不再触怒耶和华神。他们的悔改是真实的,是彻底的,他们的悔改是从心底发出来的,不是伪装的,也不是一时的。

尼尼微城中上至君王下到百姓在得知耶和华神向他们发怒的消息之后,他们的一举一动,他们的所有表现与他们各人所作的决定和选择,这一切在神的眼中都看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神的心随着他们的表现而发生了变化,此时此刻神的心情是怎样的?看了圣经的记载你就找到答案了。原文记述道:“于是神察看他们的行为,见他们离开恶道,他就后悔,不把所说的灾祸降与他们了。”神的心情虽然回转,但神此时此刻的心情并不是复杂的,而是由发怒转至怒气平息,然后神便决定不降灾祸于尼尼微城的人。神之所以这么迅速地作出决断——不把所说的灾祸降于尼尼微人,是因为神察看到了尼尼微每一个人的内心,神看到的是尼尼微人内心深处真实的悔改与认罪,看到的是他们内心深处对耶和华神真实的信服,看到的是他们从内心深处深深地感受到他们的恶行触怒了神的性情,因而他们从内心深处惧怕耶和华神即将对他们的处罚,同时,耶和华神也听到了尼尼微人从内心深处求告耶和华神不再发怒于他们,以便他们能免去这场灾祸的祈求。当神察看到这一切的事实之后,神的怒气便一点一点地消失了。不管之前的怒气有多大,当看到人内心深处真实悔改的时候,神的心被人真实的悔改打动了,他便不忍降灾祸于这些人,也不再发怒于这些人,而是继续施怜悯与宽容给他们,继续引领、供应他们。

对神有真实的信服,你会常常得到神的眷顾

在神对尼尼微城之人心意转变的这个过程中没有犹豫、没有含混不清的成分,而是由纯粹的发怒到纯粹的宽容,这就是神实质的真实流露。神作事从来都不优柔寡断,他作事的原则与目的都清澈透明,都纯净无瑕,绝对不掺有任何诡计、阴谋,就是说,神的实质没有阴暗、没有邪恶。神向尼尼微城的人发怒,是因着尼尼微城之人的恶行达到了他的眼中,这个时候他的怒气来自于他的实质,而当神的怒气消失,神的宽容再次施于尼尼微城之人的时候,神所流露的依然是神自己的实质,而这一切的变化都是因着人对神的态度而变化的,在这期间神不容人触犯的性情没有变,神宽容人的实质没有变,神爱人、怜悯人的实质没有变。当人行恶得罪了神,神便向人发出怒气;当人真实悔改的时候,神的心便回转不再向人发怒;当人硬着颈项继续与神对抗的时候,神的怒气便不断,神的烈怒便一点一点地逼近人,直到将人毁灭,这就是神性情的实质。神的性情所流露发表出来的无论是烈怒还是怜悯慈爱,都是根据人的表现,根据人的行为,也根据人内心深处对神的态度。如果神的怒气不断地向一个人发出,那无疑这个人的内心与神是敌对的,因为他从来都没有真实的悔改,从来都不向神“低头”,对神从来都没有真实的信服,因而他从来都得不到神的怜悯与宽容。如果一个人常常得到神的眷顾,常常能获得神的怜悯与宽容,那无疑他的内心对神不但有真实的信服,而且他的心与神不是敌对的,他常常在神面前有真实的悔改,因而即使神的管教常常临到他,但神的烈怒并不会降在他身上。

在这段很简短的记述中,让人看到了神的心,看到了神实质的真实,看到了神的发怒与神心意的回转都是有原因的。虽然当神发烈怒的时候与此刻神的回心转意有一个强烈的对比,让人似乎觉得神的怒气与神的宽容这两方面的实质有很大的跨越,或有很大的反差,但神对待尼尼微城之人悔改的态度,又一次让人看到了神真实性情的另一方面表现。神的回转着着实实地又一次让人类看见了神怜悯慈爱的真实性,看见了神实质的真实流露,不得不让人类承认神的怜悯慈爱不是传说,不是天方夜谭,因为神此时此刻的心情是真实的,神的回转是真实的,神的的确确又一次将怜悯与宽容施给了人类。

尼尼微人内心真实的悔改赢得神的怜悯,改变了自己的结局

神的回转与他的烈怒有没有矛盾呢?当然没有!因为神此刻的宽容是有原因的,什么原因呢?那就是经文中所说的“各人回头离开所行的恶道”与“丢弃手中的强暴”。

“恶道”不是指一两件恶事,而是人行事的源头是邪恶的。“离开了恶道”就是不再那样做事了,就是不再以恶的方式行事了,就是做事的方式、源头、出发点、存心、原则都变了,心中不再以那些方式与原则为享受、为快乐了。“丢弃手中的强暴”中的“丢弃”就是放下、弃掉,与过去彻底决裂,不再走回头路的意思。尼尼微人丢弃手中的强暴这一现象证实了也代表了他们真实地悔改了。神观看人的外表,也察看人的内心,当神确实察看到了尼尼微人内心真实悔改的同时,也观看到了尼尼微人离开了所行的恶道、丢弃了手中的强暴的时候,神才回心转意。就是说,人的行为、人的表现、人的各种作法与人内心真实认罪悔改的态度,让神回心转意,让神改变了神的意思,收回了神的决定,不再惩罚毁灭他们,从而尼尼微人的结局得到了改变,他们自己挽回了自己的性命,同时再次赢得神的怜悯与宽容,神的怒气也随之收回。

神的怜悯与宽容并不难得,难得的是人真正的悔改

无论神当时对尼尼微人的怒气有多大,但当尼尼微城的人宣告禁食、披麻蒙灰的那一刻,神的心渐渐地软化了,开始回心转意了。在神向他们宣告要毁灭这座城的前一刻,也就是他们认罪悔改的前一刻,神还在对他们发怒,而当他们有了一系列的悔改之后,神对尼尼微人的怒气便逐渐转为对尼尼微人的宽容与怜悯。神的这两方面性情同时在一件事上流露出来这并不矛盾,这里的不矛盾人应该怎么来理解与认识呢?这两个截然不同的实质,在尼尼微人悔改先后在神身上表现出来、流露出来,让人看见神实质的真实与神实质的不容人触犯。神在用他的态度告诉人:并不是神不宽容人,不是神不愿意怜悯人,而是人难得向神真正地悔改,难得真正地离开所行的恶道,丢弃手中的强暴。也就是说,当神向人发怒的时候,神希望人能有真实的悔改,希望能看到人真实的悔改,这样,神会毫不吝惜地继续施于人怜悯、宽容。这就是说,人的恶行招来神的烈怒,而神的怜悯、宽容则赐予听神的话、在神面前真实悔改的人,赐予能离开所行的恶道、丢弃手中的强暴之人。在神对待尼尼微人这件事上,神的态度很明确地流露出来:神的怜悯、宽容并不难得,神需要人真正的悔改;只要人离开恶道、丢弃强暴,神便会回心转意,改变对人的态度。

造物主的公义性情活灵活现

当神对尼尼微人回心转意的时候,他的怜悯与宽容是不是假象呢?当然不是!那么神这两方面性情在同一件事情上的转换让你看到了什么?神的性情是完整的,并不是分裂的,他无论是发怒还是怜悯宽容人,都是他公义性情的发表。神的性情是活灵活现的,他根据事物的发展而改变他的心思与态度,他对尼尼微人态度的转变告诉人类他有心思、有意念,他不是机器人、不是泥像,他是活生生的神自己,他可以向尼尼微人发怒,也可以因着他们的态度而饶恕他们的过去,他可以决定降灾祸于尼尼微人,也可以因着他们的悔改而改变他的决定。人喜欢套用规条,也喜欢用规条来定规神、定义神,人也喜欢用公式来认识神的性情,所以,在人的思想领域里认为神不会思想,神没有实质性的意念。事实上,因着事物的变化,因着环境的变化,神的心思也在不断地转换,在转换的同时,神的实质会流露出不同的方面来。在转换的过程当中,在神回心转意的那一刹那,神向人类展示的是神生命的确实存在,展示的是神公义性情的活灵活现,同时神用自己真实的流露在向人类证实他的烈怒、他的怜悯慈爱、他的宽容是的的确确存在的。他的实质将会因着事物的发展而随时随地地流露出来,他有雄狮般的烈怒,他也有慈母一样的怜悯与宽容,他的公义性情不容任何人置疑,不容任何人侵犯,也不容任何人改变、曲解。在万事万物之中,神的公义性情也就是神的烈怒与神的怜悯随时随地都能流露出来,他活生生地发表在万物的每一个角落,活生生地施行在每一个时刻。神的公义性情不受时间与空间的限制,也就是说,神的公义性情不是按着时间或者空间的限制机械性地发表出来、流露出来,而是游刃有余,随时随地。当你看到神回心转意,不再发烈怒,也不再毁灭尼尼微城的时候,你能说神就是怜悯慈爱吗?你能说神的烈怒就是一句空话吗?当神大发烈怒收回他怜悯的时候,你能说神对人类没有真实的爱吗?因着人的恶行神大发烈怒,神的烈怒是没有瑕疵的;神的心因人的悔改而感动,因人的悔改而回心转意,他的感动、他的回心转意及他对人的宽容对人的怜悯都是没有任何瑕疵的,是干干净净的,是纯粹的、纯洁的,没有任何掺杂。神的宽容就是宽容,怜悯就是怜悯。因着人的悔改,因着人的种种表现,他的性情流露出烈怒,也发表怜悯与宽容,无论他流露发表的是什么,都是纯洁的,都是直接的,都不同于任何受造之物的实质。在神发表的作事原则、神的心思意念或神的任何一个决定,以及神的任何一样举动中,都看不到任何的瑕疵与任何的污点。神既这样决定了,既这样作了,他就这样成就,这样的结果都是准确无误的,因为它的源头是无瑕疵、无污点的。神的烈怒是无瑕疵的,同样,神的怜悯、宽容也是受造之物不具备的,是圣洁无瑕的,也是经得住推敲与体验的。

在了解了尼尼微城的故事之后,你们是不是又看到了神公义性情中另外一方面的实质呢?是不是又看到了神独一无二的公义性情的另外一方面呢?在人类中有没有任何人具备这样的性情呢?有没有任何人具备神这样的烈怒呢?有没有任何人具备神这样的怜悯与宽容呢?在受造之物中有谁能大发烈怒决定毁灭或降灾祸于人类?又有谁能有资格施怜悯宽容人类、赦免人类,而改变灭掉人类的决定?造物主以他独有的方式与原则发表着他的公义性情,他不受任何人事物的左右与限制。在他独有的性情里,没有人能改变他的心思与意念,也没有人能说服他、改变他的任何一个决断。受造之物的一切行为与心思都在他公义性情的判决之下,是发出烈怒,还是施下怜悯,没有人能掌控得了,只有造物主的实质也就是造物主的公义性情来决定,这就是造物主公义性情的独一无二!

通过解读神对尼尼微人态度的先后转变,你们能不能用“独一无二”这个词来形容神公义性情中的怜悯呢?之前我们说了神的烈怒是神独一无二的公义性情中的一方面实质,现在我把神的烈怒与神的怜悯这两方面定义为神的公义性情。神的公义性情是圣洁的,是不容人触犯的,也是不容任何人置疑的,是任何受造之物与非受造之物所不具备的,是神特有的,也是神独有的,这就是说神的烈怒是圣洁的,是不容人触犯的;同样,神公义性情的另外一方面,也就是神的怜悯也是圣洁的、不容人触犯的。任何受造之物或者非受造之物都不能代替或者代表神作神要作的事情,也不能代替或者代表神毁灭所多玛,或者拯救尼尼微,这就是神独一无二的公义性情的真实发表。

造物主对人类的真情实意

人常说认识神并非是一件容易的事,但我说认识神并非是一件难事,因为神的作为常常显给人看,神也从未停止与人类的对话,神从未向人类隐秘,也从未躲藏,他的心思、他的意念、他的语言与他的作为对人类都是公开的,所以,只要人类想认识神便可通过各种途径与方式达到了解神、认识神。人类之所以一味地认为神有意回避人类,认为神有意向人类隐藏,认为神并不想让人了解、认识,那是因为人类不知道谁为神,也不想了解神,更不关心造物主在想什么,造物主说了什么、作了什么……其实,如果人只把闲暇空出来的时间用在关心、了解造物主的说话或作为之上,对造物主的心思与他的心声稍作留意,便不难发现造物主所思所想、所说所作都是公开的、透明的,也不难发现造物主时刻都在人类中间,时刻与万物与人类对话,天天都有新的作为。他的实质、他的性情在他与人类对话的同时发表出来,他的心思与意念在他的作为中表露无遗,他时刻都陪伴观看着人类,他用他无声的语言静静地告诉万物告诉人类:我在天宇之上,我在万物其间,我在守候,我在等待,我就在你的身边……他的双手温暖有力,他的脚步轻轻,他的声音柔美,他的身影千回百转,环绕在人类身旁,他的容颜佳美柔和,他不曾离去,不曾消失,他一直与人类朝夕相伴,形影相随。他对人类的悉心照料与他对人类的特殊“情感”,以及他对人类真实的牵挂与爱,在他拯救尼尼微城的过程中一点一点地表达出来,尤其是耶和华神与约拿的几句对话,更将造物主对他亲手造的人类的怜惜之情完全流露出来,在此你便会深刻地体会到神对人类的真情实意……

《约拿书》四章十至十一节这样记述:“耶和华说:‘这蓖麻不是你栽种的,也不是你培养的,一夜发生,一夜干死,你尚且爱惜;何况这尼尼微大城,其中不能分辨左手右手的有十二万多人,并有许多牲畜,我岂能不爱惜呢?’”这段话是耶和华神说的原话,是他与约拿的一段对话。虽然是一段简短的对话,但其中充满了造物主对人类的不舍与顾念之情。这句话表达出来的是神心中对受造之物的真实态度与感情,也是人类难得听到的神以明确的语言表达出来的神对人类的真实心意。这一段对话代表了神对尼尼微人的一个态度,一个什么态度呢?就是对待尼尼微城的人悔改先后的态度,这个态度也是神对待人类的一个态度,这里有神的心思,也有神的性情在其中。

在这段话里流露出来的神的心思是什么呢?仔细阅读不难发现,在这里神用了“爱惜”这个词,用这个词来说明神对人类的真实态度。

“爱惜”这个词从字面上理解人都有不同的解读:首先,它有爱护、怜惜的意思;其次,它有疼爱的意思;再者,它也有舍不得不忍伤害的意思。总之,它表达的是爱怜、疼惜与难以割舍的意思,这个意思就是神对人类的怜悯与宽容。虽然神用了人经常说到的一个词语,但是神的心声、神对人类的态度在神说这话的时候已经表露无遗了。

虽然尼尼微满城的人都犹如所多玛人一样败坏、邪恶、充满暴力,但是因着他们的悔改,神就回心转意,不再毁灭他们了。因着他们对待神的话、神的指示与所多玛城的人有了截然不同的态度,他们在神面前真实的诚服与真实的悔改,以及他们方方面面真实恳切的表现,让神对他们的爱惜又一次从神的心底里发出来,赏赐给他们。神的赏赐与神对人类的爱惜是任何人都做不到的,神的怜悯与宽容是任何人都不具备的,神对人类的真情实意是任何人都不具备的。有没有一个你认为的伟人或者你认为的超人能站在一个高度,站在一个伟人的角度上、一个至高点来对人类或者受造之物作出一番这样的表述呢?人类中有谁能对人类的生存状况了如指掌?有谁能对人类的生存有负担、有责任?有谁有资格说毁灭一座城呢?又有谁有资格赦免一座城呢?谁能说爱惜他所造的万物这话呢?只有造物主!只有造物主疼惜这个人类,只有造物主爱怜这个人类,只有造物主与这个人类有难以割舍的真情真意,也只有造物主能施怜悯于这个人类,只有造物主爱惜所有的受造之物。他的心被人类的一举一动所牵引:他为人类的邪恶败坏而怒而忧而伤;他为人类的悔改与信服而喜而乐而回转而庆贺;他的每一个心思、每一个意念都为人类而有而转动;他的所是所有都为人类而发表;他的喜怒哀乐都与人类的生存息息相关。他为着人类游走奔忙,为着人类静静地付出他生命的点点滴滴,为着人类奉献他生命的每一分每一秒……他不曾懂得如何怜惜自己的生命,但他却一直爱惜着他所亲手造的人类……他把他的一切都给了这个人类……他无条件地、无偿地施下他的怜悯与宽容,为的只是人类能继续存活在他的眼目之下,存活在他生命的供应之下,为的只是有朝一日人类能归服在他的面前,认得出他就是滋养人类生存、供应万物生命的那一位。

造物主对人类的真情告白

耶和华神与约拿的这段对话无疑就是造物主对人类的真情告白。一方面告知人造物主对他所主宰的万物的了解,就如耶和华神说的“何况这尼尼微大城,其中不能分辨左手右手的有十二万多人,并有许多牲畜”。这就是说,神对尼尼微城的了解并不是大概,他不仅知道城中有多少活物(包括人与牲畜),并且他也知道不能分辨左手右手的,即孩童或还未成年的人有多少,这就是神对人类了如指掌的具体实证。另一方面告知人造物主对待人类的态度,也就是人类在造物主心里的分量,正如耶和华神说的“这蓖麻不是你栽种的,也不是你培养的,一夜发生,一夜干死,你尚且爱惜;何况这尼尼微大城,……我岂能不爱惜呢?”这话是耶和华神责备约拿的话,但全是实情。

约拿虽受托去宣告耶和华神对尼尼微人的说话,但他并不了解耶和华神的心意,也不了解耶和华神对城中之人的牵挂与期待。神对他的这番责备意在告诉他,人类是神亲手造的,神在每一个人身上都付出了心血,在每一个人身上都寄托着神的期望,每一个人都享受着神生命的供应,每一个人都是神心血代价换来的,告诉约拿神对他亲手造的人类就如约拿爱惜这棵蓖麻一样,不到最后一刻神绝对不会轻言放弃,何况这城中还有如此多的孩童与无辜的牲畜。对于这些还不能分辨左右手、处于懵懂年龄的受造人类,神更不可能轻易就这样了结他们的生命,定他们的结局。神希望看着他们长大,不再走先人的道路,不再被耶和华神警告,希望他们能见证尼尼微的过去,神更希望看到悔改之后的尼尼微,看到悔改之后的尼尼微的未来,更看到再次活在神怜悯之下的尼尼微。所以,在神看,尼尼微城中这些还不能分辨左右手的受造人类就是尼尼微的未来,他们将背负尼尼微不齿的过去,也将担负起见证在耶和华神带领之下尼尼微的过去和将来的重任。耶和华神的这番真情告白将造物主对人类的怜悯完整地呈现出来,它呈现给人类的是“造物主的怜悯”不是一个空洞的词汇,不是一个口头承诺,而是有具体的原则、方式与目标,他实实在在,真真切切,没有虚假,没有伪装,他的怜悯就这样源源不断地在各个时期、每一个时代施于人类,但迄今为止与约拿的一番对话是造物主用言语表达的他为何怜悯人类、如何怜悯人类、施于人类多少宽容与他对人类之真情的仅有的、唯一的一段表述。耶和华神的简短对话表达的是他对人类完整的心思,是他心里对人类的态度的实情表达,也是他对人类广施怜悯的具体实证。他的怜悯不仅赐于人类的先辈们,也一如既往地施于人类的后辈们,一代又一代。尽管神的烈怒常常临到人类的某个角落、某个时代,但神的怜悯却从未停止过,他以他的怜悯带领、引导一代又一代的受造人类,供应、滋养着一代又一代的受造人类,因为他对人类的真情永不改变,就如耶和华神说的“我岂能不爱惜呢?”一样,他一直在爱惜着他亲手造的万物,这就是造物主公义性情中的怜悯,这也就是造物主不折不扣的独一无二!

如何摆脱罪性的捆绑,不活在认罪犯罪的情形中?欢迎联系我们,帮你在神的话里找到路途。
通过WhatApp与我们联系
通过Messenger与我们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