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神话 《败坏的人类更需要道成“肉身”的神的拯救》 选段122

三步工作的起始工作是神的灵直接作的,并不是肉身作的工作,三步工作的收尾工作则是道成肉身的神作的,并不是灵直接作的,中间一步救赎的工作也是在肉身中的神作的工作。在整个经营工作当中,最重要的工作是将人拯救出来脱离撒但的权势,关键的工作是将败坏的人彻底征服,使被征服的人能恢复人原有的敬畏神的心,能达到有正常人的生活,也就是有正常的受造之物的生活,这是关键的工作,是经营工作的核心。在这三步拯救工作之中,第一步律法时代的工作与经营工作的核心相差许多,只是稍有一点拯救工作的外表,并没有开始着手将人从撒但的权下拯救出来的工作。之所以第一步工作是灵直接作,就是因为律法下的人只知道守住律法,并没有更多的真理,因为律法时代的工作几乎不涉及人的性情变化,更不关乎如何将人从撒但权下拯救出来的工作,就此神的灵将这步极其简单的不涉及人败坏性情的工作给完成了。这步工作与经营的核心没有太大的关系,与正式拯救人的工作也没有太大的关联,也就不需要神道成肉身来亲自作工。灵作的工作隐含、难测,而且令人心惊胆战不易接近,不适应直接作拯救的工作,不适应直接作人的生命供应,最适合人的还是将灵的工作变成另一种与人相近的方式,即最适合人的就是神成为一个普通、正常的人来作工作,这就得神道成肉身来代替灵的工作了,这个作工方式对人来说是最适合不过了。在这三步作工之中两步作工是肉身作的,而这两步作工又是经营工作的关键环节,两次道成肉身是互相补充、互相完善的,第一步道成肉身为第二步打基础,可以说两次道成肉身是成一体的,并不是格格不入的。这两步工作之所以以道成肉身的身份来作工,就是因为这两步工作对于整个经营工作实在是太重要了,几乎可以说没有两次道成肉身的作工,整个经营工作就会停滞不前,拯救人类的工作也就是无稽之谈了。工作的重要与否,是根据人类的需要、根据人类堕落的实情、根据撒但的悖逆与搅扰工作的轻重程度而言的,而能胜任工作的准确对象是根据工作者的作工性质、根据工作的重要性才确定的。就工作的重要程度来说,到底如何采取作工的方式,是神的灵直接作工,是道成肉身作工,还是用人来作工,在这三者中间首先淘汰的是“用人来作工”的方式,其余根据工作的性质,也根据灵与肉身作工的性质来看,最终确定,还是肉身作工比灵直接作工对人更有益处,而且工作占有更多的优势,这是当时确定是灵还是肉身作工的神的意念。作每一步工作都是有意义而且有根据的,并不是凭空想象,也不是随意乱作,都是有一定智慧在其中的,这是神作所有工作的内幕。尤其是道成肉身亲自作工在人中间这样重大的工作,更有他的计划在其中。所以说,神的智慧与他全部的所是表现在他工作的一举一动、一个心思、一个意念中间,这是更具体的、更系统的神的所是。这些细微的心思、意念都是人所难以想象得到的,也是人难以相信,更是人难以认识的。人作工作都有大体原则,对人来说这已是相当满意了,但与神的作工相比简直是相差好远,神的作为虽然伟大,他作工规模虽然也很宏大,但就这些作工的背后却包含着多少细微的、人难以想象的精密的计划与部署。他作每步工作不仅有原则,而且还有许许多多人类的言语难以说透的东西,这就是人都看不见的东西了。不管是灵的作工还是道成肉身的作工都是有他的作工计划的,他不凭空作工,也不作无意义的工作,灵直接作工有他的目的,成为人(即改变了他的外壳)来作工更有他的意义,不然的话,他怎么能随便改变他的身份呢?他怎么能随便成为一个被人低看、受人逼迫的人呢?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

如何摆脱罪性的捆绑,不活在认罪犯罪的情形中?欢迎联系我们,帮你在神的话里找到路途。

相关内容

每日神话 《七雷巨响——预言国度的福音将扩展全宇》 选段68

  我在外邦之中扩展工作,在全宇之下都闪现我的荣光,星星点点的人身上都包含着我的心意,都在我手的摆布之下做着我分配的活计,从此,我进入了新的时代,我将人都带入了另一个世界。当我重返“故乡”之时,我又开始了我原计划中的另一部分工作,让人对我更有认识。我眼观看宇宙全貌,正是我作工的好…

每日神话 《道成肉身的奥秘 一》 选段167

  即使是作为一个被圣灵使用的人也不能代表神自己,并不是说单这个人不能代表神,而是这个人所作的工作不能直接代表神。就是说,人的经历不能直接放到神的经营之中,“人的经历”不能代表“神的经营”,神自己作的工作都是他自己经营计划要作的工作,是关乎到大的经营的事。人作的工作都是供应个人的…

每日神话 《关乎心安静在神面前》 选段420

  吃喝神现实说话的同时揣摩神的话,祷告神的话,这就是安静在神面前的第一步。你若能真安静在神面前,圣灵的开启光照就随着你。一切灵生活都是借着安静在神面前达到的。祷告需要安静在神面前,然后才能被圣灵感动;吃喝神话安静在神面前,能有开启光照,能达到真正认识神的话;在平时默想交通用心亲…

每日神话 《救赎时代的工作内幕》 选段1

  在我的整个经营计划当中,也就是六千年的经营计划当中,一共分三个步骤,即三个时代:起初的律法时代,恩典时代(即救赎时代),末了的国度时代。这三个时代,按着时代的不同我的作工内容也不相同,但是每步作工都是按着人的需要而作,说得确切点,就是按着与撒但争战时撒但所施行的诡计而作,是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