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六篇

我要刑罚一切从我生但又不认识我的人,来显明我的烈怒的全部,显明我的大能,显明我的全智。在我一切都是公义,绝对没有不义,没有诡诈,没有弯曲,谁若是弯曲诡诈的必定是地狱之子,必定是生在阴间的,在我一切都公开,说成必成,说立必立,无人能改变,无人能效仿,因我是独一的神自己。在即将临到的事上,所有的我预定拣选的长子团中的人,都要一一显露出来,凡是在长子团以外的都要借此被我淘汰,我就这么作工,就这么完工。现在显明一些人,只不过是为了我的众长子能看见我的奇妙作为,但在以后,我就不这么作工,而是从大局出发,不是一个一个地显形(因为鬼和鬼基本都一样,只挑几个作示范就足够了)。作为长子的人人心里都有数,不用我明说(因为到一定时候必会一一显明)。

说到作到是我的性情,在我无隐藏遮蔽,凡是该明白的,我就都告诉你们,但不该知道的,那我绝对不说,免得你们站立不住,不要因小失大,这样太不值得。相信我是全能的神,就一切都成了,一切变得轻松加愉快了,我就这么作事,谁相信让谁看见,不相信的我就不让他知道,让他永远不明白。在我无情又无义,谁若触犯我的刑罚,我就定斩不饶,对谁都一样,我跟谁都一样,没有一点私人感情,我更不凭情感行事,又怎能不让人看见我的公义、威严呢?这是我的智慧,是我的性情,无人能改变,也无人能认识透。我的手一直在指挥一切,一刻不停,我一直在安排一切为我效上犬马之劳。为着成全我的经营计划,不知有多少人是为了我而效力,到最后,眼看着福分却享受不到,何等可怜!但无人能改变我的心,这是我的行政(一谈到行政便是无人能更改的,所以在以后的说话当中,若是我定意的,那定规是我的行政。切记!不可触犯!免得受损失),也是我的经营计划的一部分,是我自己亲自作工,不是哪一个人能做到的,我必须得这么作,必须得这么安排,足见我的全能之所在,足以显明我的烈怒。

在我的人性方面,多数人仍然不认识、不清楚,我说过几次了,你们还是隐隐约约,不太了解,不过,这是我的工作,现在,在这个时候,谁认识就认识,不认识我也不勉强,只好是这样了,我已说透了,在以后我就不说了(因为说得太多了,说得太透亮了,认识我的,必定有圣灵工作,那无疑是长子中的一个,不认识我的定规不是,说明我已从他身上收回我的灵)。但到最后,我要让每个人都认识我,从我的人性、神性两方面对我完全认识,这是我工作的步骤,必须得这么作,这也是我的行政,必须得人人口称独一真神,而且对我赞美不止,欢呼不息。

我的经营计划已经全部完成,一切早已成就。在人看,我的许多工作都在进行着,但是我早已安排妥当,就等着按着我的步骤一项一项地完成(因在创世之前我就预定好了,谁能在试炼中站立得住,谁不能被我拣选预定,谁不能在我的苦上有份,在我苦中有份的,也就是我预定拣选的,那我一定保守他超脱一切)。谁是哪种角色,我心里都有数,是效力的,是长子中的,还是众子、子民中的我都清楚,我是了如指掌。在我以前说过是长子的现在仍然是,在以前说不是的现在依旧不是,我作事不后悔,不轻易改变,说什么就是什么(在我没有轻浮),绝不改变!那些为我效力的永远效力,是我的牛,是我的马(但这些人永远不通灵,我用他时就有用,不用他时就杀了。谈到牛马便是不通灵、不认识我、不顺服我的,即使是听话顺服而且单纯、诚实的,那也是标准的牛马)。现在有多数人在我面前放荡,不受约束,乱说乱笑,指手画脚,他只看见我人性的一方面,但未看见我神性的一方面,在我的人性方面,这些可以过关,可以勉强饶恕,但在我的神性方面就不是那么容易了。在将来我要定你亵渎我的罪,也就是说,我的人性好触犯,但神性难触犯,谁稍有抵触,立即审判,绝不耽延,不要以为你跟我这个人相处多年了、熟悉了,你就乱说乱做,我才不管那么多呢!不管是谁,我一律以公义相待,这才是我的公义。

奥秘一天一天地揭示于众,而且一天比一天透亮,按着启示的步骤,足见我的工作运行的步伐,这是我的智慧(我不明说,开启我的众长子,蒙蔽大红龙的子孙)。今天我更要借着我的儿子把我的奥秘揭示给你们,在人无法想象得到的事,我今天揭示给你们,让你们认识透彻、认识清楚,而且这一奥秘在所有的长子之外的人身上都存在,但无人能明白,虽然在每一个人里面都有,但没有一个人能认识到。我所说的是什么呢?我在这一段工作中,在这一段的发声中总提到大红龙、撒但、魔鬼、天使长,这些是什么呢?它们的关系是什么呢?在这些物中间有什么表现呢?大红龙的表现是:抵挡我,不明白、理解我话的意义,经常逼迫我,想用计谋来打岔我的经营。撒但的表现:与我争夺权力,想占有我的选民,释放消极的话语迷惑我民。魔鬼的表现(接受我名以外的所有的不信派,都是魔鬼):贪图肉体享受,沉醉在邪情私欲之中,活在撒但的捆绑之下,对我有的抵挡、有的支持(但并不证明是我的爱子)。天使长的表现是:说话张狂,没有敬虔,常常以我的口气教训人,只注重在外表模仿我,我吃什么他吃什么,我用什么他用什么,总之,想与我平起平坐,有野心,但没有我的素质,不具备我的生命,是废料一块。撒但、魔鬼、天使长都是大红龙的典型的示范,所以说,凡不是我预定拣选的,都是大红龙的子孙,就是这么绝对!这些都是我的仇敌(但撒但的搅扰除外,你的本性是我的素质,那就谁也改变不了,因现在仍然活在肉体当中,偶然有撒但的引诱,那是难免的,但务要时时小心才是),所以,在众长子之外的大红龙的子孙,我都废弃,他的本性永远改变不了,是撒但的素质,彰显的是魔鬼,活出的是天使长,这是一点不错的。所说的大红龙并不是一条大红龙,而是与我相对的邪灵,“大红龙”是它的代名词,所以说,所有的圣灵以外的灵都是邪灵,也可以说成是大红龙的子孙,这一点应人人都透亮。

上一篇: 第九十五篇

下一篇: 第九十七篇

如何摆脱罪性的捆绑,不活在认罪犯罪的情形中?欢迎联系我们,帮你在神的话里找到路途。
通过WhatApp与我们联系
通过Messenger与我们联系

相关内容

路…… 四

人能够发现神可爱,能够在今天这个时代来寻求爱神之道,而且都愿意接受今天国度的操练,这全数是神的恩待,更是神的高抬,一想到这儿,我就倍感神的可爱。真是神爱了我们,不然的话,谁能发现神的可爱呢?从此,我才看见,所作的工作全部是神自己亲自作的,人都是受神的引导支配的,我为此而感谢神,愿…

如何进入正常的情形之中

人越接受神的话越有开启,越能饥渴慕义地追求认识神。只有接受神话语的人才能有更深、更丰富的经历,生命才能像芝麻开花一样节节高。作为每一个追求生命的人都应把此事当作一个专职工作来对待,应该有“无神不能活,无神一事无成,无神一切虚空”这个感觉,也应该有“没有圣灵同在什么都不做,读神话达…

信神就当顺服神

信神到底是为了什么?对这个问题多数人还是稀里糊涂,对实际的神、天上的神总是采取两种截然不同的看法,说明人信神并不是为了顺服神,而是为了获得某种利益,或者逃脱灾难之苦,人才有了一点点顺服的成分,这种顺服都是有条件的,都是以个人前途为前提而顺服的,都是迫不得已的。那么你信神到底是为了…

“救主”早已驾着“白云”重归

几千年来,人一直盼望能够看见救世主的降临,盼望能够看见救世主耶稣驾着白云亲自降临在渴慕盼望他几千年的人中间,人也都盼望救世主重归与人重逢,就是盼望那与人分别了几千年的救主耶稣重新归回,仍旧作他在犹太人中间作的救赎的工作,来怜悯人,来爱人,来赦免人的罪、担当人的罪,以至于他担当人的…

设置

  • 文本设置
  • 主题背景

纯色背景

主题背景

字体设置

字号调整

行距调整

行距

页面宽度

目录

搜索

  • 本篇搜索
  • 本书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