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神教会App

聆听神的声音,喜迎主耶稣重归!

欢迎各国各方渴慕寻求神显现之人来寻求考察!

话在肉身显现

纯色背景

主题背景

字体设置

字号调整

行距调整

页面宽度

0个搜索结果

没有相关的搜索结果

第 一 百 零 三 篇

声音发出如雷巨响,震动地宇,震耳欲聋,使人来不及躲闪,有的被击杀,有的被毁灭,有的被审判,真是人未曾见过的场面。侧耳细听,在阵阵的雷声中,伴随着哀哭声,这声音来自阴间、来自地狱,是我审判之后那些悖逆之子的痛哭声。那些不说我话、不行我事的,都受到了我严厉的审判,受到了我烈怒的咒诅。我的声音就是审判、就是烈怒,对谁都不客气,对谁都不留一点情面,因我是公义的神自己,我有烈怒,我有焚烧,我有洁净,我也有毁灭。在我没有隐藏、没有情感,而是公开、是公义、是铁面无私。因着我的众长子已与我一同登上宝座,辖管万国万民,所以那些不公不义的事和人开始遭到审判,我要一一查清,一点不漏,全部显明出来,因我审判已全部展现、已全部公开,丝毫不存留一点,不合乎我意的我就扔出去,让它在无底深坑里永远灭亡,让它在无底深坑里永远焚烧。这才是我的公义,才是我的正直,无人能改变,必须按着我的来。

多数人都忽略我的话语,认为话语是话语,事实归事实,瞎眼!不知道我是信实的神自己吗?我的话与实并行,这不是千真万确的事吗?在人根本听不懂我的话语,只有得着开启的才能真正明白,这是事实。人一看见我的话就吓得魂不附体,到处躲藏,更何况我的审判临到之时。当我创造万物的时候,当我毁灭世界的时候,当我作成众长子的时候,都是用我口里的一句话而成就的,因我的话本身就是权柄、就是审判。也可以说,我这个人就是审判、就是威严,无人能更改,这是我的行政的一个侧面,是我审判人的一种方式。在我眼中看,一切的人、事、物,一切的一切都在我的手中掌管,都在我的审判之中,没有一人一物敢随意乱动的,都得按着我口中的话而成。在人的观念当中,都信我这个人口中的话,当我的灵在发声时,人都是半信半疑,根本不认识我的全能之所在,而且还诬陷我。告诉你!对我话疑惑的、对我话应付的都是灭亡的对象,是永远的沉沦之子。从此观看,作为众长子的寥寥无几,因为这是我的作工方式,我说过,我不动一手一脚,我只用我的话语成就一切,这才是我的全能之所在。在我的话语当中,谁也找不到我说话的根源、说话的目的。在人,没法做到这一点,只有随着我的引领行事,随着我的公义做所有的符合我意的事,使我的家公义、平安,永远存活,永远坚固不得摇动。

我的审判临到每一个人,我的行政触及每一个人,我的话语、我的本体显明给每一个人,这时正是我的灵大作工的时候(就在此时,分清得福、受祸)。我的话语一出,我就分清了那些得福的、那些受祸的,这是一清二楚的,我一眼就能看出来(针对我的人性说的,因此,不与我的预定拣选矛盾)。山河万物,宇宙空间,我全部遨游,鉴察每一处,清理每一处,使那些不洁净的地方、使那些淫乱之地全部因着我的说话而归于乌有,焚烧净尽。在我一切都不在话下,若是现在是我预定毁灭世界的时候,我能用一句话就把世界吞灭,但现在不是时候,必须得一切就绪之后,我再作这一项工作,免得扰乱我的计划,打岔我的经营,我知道怎样作合情合理,我有我的智慧,有我自己的安排,人不要动一手一脚,小心我的手击杀了你,这已触及到我的行政。从此看出我的行政的严厉,看出我的行政的原则,包括两方面:一方面是击杀一切不合我意的,触犯我行政的;另一方面是带着烈怒,咒诅一切触犯我行政的。这两方面缺一不可,是我的行政的执行原则,对所有的人都是按着这两条来执行,没有一点情面,再忠心的人也不行,足见我的公义,足见我的威严、烈怒,焚烧一切属地的、属世界的、不合我意的东西。我的话语之中带着隐藏的奥秘,我的话语之中又带着揭示的奥秘,所以在人的观念当中,在人的思维当中,永远也明白不了我的话,永远测不透我的心。也就是说,必须得脱去人的观念、思维,这是我经营计划当中最重要的一项,必须得这样作,才能得着我的众长子,才能作成我要办的事。

世界的灾难一天比一天大,在我的家中大灾大难越来越厉害,人真是无处藏身、无地自容,因现在是过渡,任何一个人都不知自己的下一步该在哪里度过,只有在我的审判之后才会显明。记住!这是我工作的步骤,是我作工的方式,对所有的众长子,我一个一个地安慰,一步一步地提拔,对所有的效力者,我一个一个地淘汰、撇弃,这是我的经营计划的一部分。当所有的效力者显明之后,我的众长子也随之显明出来(这个在我来说,是太容易了,当听见我话之后,所有的效力者在我话语的审判、威胁之下逐步退去,剩下的便是我的众长子,这是不由其人的事,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事,是我的灵在亲自作工)。这是不远的事,从我这一段的作工、说话当中,你们应有所看见,我为什么要说那么多的话,而且是变幻莫测,在人根本测不透。我对我的众长子说话是安慰、是怜悯、慈爱的口气(因我时时开启这些人,我必不离开这些人,因我预定了他们);对所有的众长子以外的人是严厉的审判、是威胁、是恐吓,让他们时时胆战心惊,神经时时都处于工作状态,到一定程度便从这种状态之下逃出来(就是我毁灭世界的时候,这些人在无底深坑里),但永远逃不出我审判的手,永远脱离不了这种状况,这才是对他们的审判,对他们的刑罚。当外国人进来之时日,我要把这些人一个一个地显明,这是我作工的步骤。现在你们明白我以前为啥要说那些话的原意了吗?在我看,不应验的事也是应验的事,但应验的事不一定是成就的事,因我有我的智慧,我有我的作工方式,在人根本测不透。当我在这一步工作上有果效时(显明所有的抵挡我的恶者),我才开始下一步工作,因我的旨意畅通无阻,我的经营计划无人敢拦阻,无物敢设置障碍,都得给我滚到一边去!大红龙的子孙听着!我从锡安来在世界道成肉身,是要得着我的众长子,而羞辱你们的父(针对大红龙的子孙而说),来为我的众长子撑腰,替我的众长子伸冤,所以你们休要再猖狂,我要让我的众长子来收拾你们。以往我儿受欺受压,既然是当父亲的为儿子掌权,我儿必会重新回到我爱的怀抱之中,不再受欺受压,不是我不义,这才是我的公义,是真正的“爱我所爱、恨我所恨”。若是说我不公义,你们就赶紧滚出去,不要再厚着脸皮赖在我的家里混饭吃,应提早回到你的家里去,免得再让我看见你,无底深坑是你们的归宿,是你们的落脚之地,若在我家里,必没有你们的地位,因你们是牛、是马,是我使用的工具,当我不使用的时候,我就要把你们扔在火里烧掉,这是我的行政,必须得这么作,才显示我工作的方式,显示出我的公义,显示出我的威严,更重要的是能让我的众长子与我一同作王掌权。

上一篇:第 一 百 零 二 篇

下一篇:第 一 百 零 四 篇

你可能喜欢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