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各类书籍话在肉身显现称 呼 与 身 份 的 说 法

称 呼 与 身 份 的 说 法

要想合神使用,对神的作工得有认识,对神以前的作工(旧约、新约)也得有认识,对今天的作工更得有认识,就是对六千年的三步工作都得有认识。若让你传福音,你对神的作工不认识就没法传。他们问你圣经是怎么回事,旧约是怎么回事,耶稣当时作的工、说的话是怎么回事,你们的神没说吗?他(神)如果说不出圣经的内幕,他就不是神,他如果能说出来我们就服气。当初耶稣跟他的门徒也谈了许多旧约的事,他们看的都是旧约,在耶稣钉十字架以后几十年,人才写出圣经的新约。你们传福音主要是掌握圣经的内幕及神在以色列作的工作,就是耶和华作的工作,还得了解耶稣作的工作,这都是所有的人最关心的问题,这两步作工都是他们没有的。传福音时先不谈现在的圣灵作工,这步工作他们够不上,因你们追求的是最高的,就是认识神,也就是认识圣灵作工,除了这两方面再也没有比这个更高的了。你如果先谈高的,他够不上,因为谁也没有经历过这样的圣灵作工,这样的作工史无前例,人不容易接受。他们所经历的都是以前老旧的东西,偶尔有点圣灵作工,他们经历的不是圣灵现时的作工,经历的也不是神现时的心意,他们还是按着那些老旧的实行法实行,没有一点新亮光、新的东西。

在耶稣那个时代,圣灵主要是在耶稣身上作工,那些在圣殿里穿祭司袍事奉耶和华的人,他们一心一意忠心地事奉耶和华,也有圣灵作工,只不过他们摸不着神现时的心意,只是按着以前老旧的实行法来忠于耶和华,但他们没有新的带领。耶稣来了带来了新的工作,那些在圣殿里的人他们没有新的带领,没有新的工作,在圣殿里事奉只能维持以往那些老旧的实行法,他们不出圣殿根本不会有新的进入,新的工作是耶稣带来的,而且耶稣并没有进圣殿里作工,只是在圣殿以外作工,因为神的作工范围早已改变了,不再在圣殿里作工,人在圣殿里事奉只能是维持现状,带不来新的工作。同样,今天那些宗教人士也照常崇拜圣经,你若给他传福音,他就要和你扳圣经,如果他谈起圣经你目瞪口呆,你谈不出来,他认为你们是糊涂信,连圣经——“神的说话”你都不知道,还信什么神?他就瞧不起你了,还会说,你们既然信的是神,他为什么不与你们交通旧约是怎么回事,新约是怎么回事?既然他把荣耀从以色列带到东方,他为什么不知道在以色列作的工作?为什么不知道耶稣作的工作?你们不知道就证明他并没有告诉你们,他既然是耶稣又一次道成肉身他怎么不知道这些呢?耶稣知道耶和华作的工作,他怎么不知道呢?到时候他们都要问你这些,他们头脑里装的就是这些,能不问这些问题吗?在这道流里的人现在不注重圣经了,因为神今天这一步一步的工作你们都跟上来了,对这一步一步的工作你们都亲眼目睹,已看清楚了三步工作,就只好放下来不研究了。但是他们不可能不研究,因他们对这一步一步的作工并不知道。有人会问:道成肉身的神作的工作与以前那些先知、使徒作的工作有什么区别呢?大卫也被称为主,耶稣也被称为主,他们作的工作虽不相同,但称呼相同,你说为什么他们的身份不相同呢?约翰看见的是异象,也是出于圣灵的,他能说出圣灵要说的话,为什么约翰的身份跟耶稣的身份不一样呢?耶稣说的话能完全代表神,是完全代表神作工,约翰看见的是属于异象,他不能完全代表神作工。为什么约翰、彼得、保罗说了很多的话,而耶稣说的话也很多,他们的身份却有区别呢?主要是因为他们作的工作不一样。耶稣代表的是神的灵,是神的灵直接作工,而且是作新时代的工作,是无人作过的工作,他开辟了新的出路,他代表的是耶和华,代表的是神自己。而彼得或保罗或大卫不论他们被称为什么,他们仅仅代表一个受造之物的身份,或是奉耶稣或耶和华的差遣。所以他们作的工作再多,行的异能再大,也仅仅是一个受造之物,不能代表神的灵,是奉神的名或奉神的差遣去作工,而且是在耶稣或耶和华开展的时代中作工,不是作另外的工作,毕竟他们仅仅是一个受造之物。在旧约许多先知说预言,写预言书,没有人说他们是神,而耶稣一出来,没等他说话,神的灵就见证他是神,这是为什么?现在你该知道了吧!以前那些使徒、先知写了各种书信,说了很多的预言,后人只选一部分放在圣经里,又有一些都失传了,既然有人说他们所说的完全出于圣灵,为什么还有好的还有不好的?还有选上的还有没选上的?真是圣灵的说话还需要人去摘选吗?耶稣所说的话、所作的工作为什么四福音里所记载的不一样呢?这不是记载的人出差了吗?有人会问:既然保罗或新约其他作者所写的书信、所作的工作有出于人意的,掺杂人的观念,那你(神)今天所说的就没有一点人的掺杂吗?就没有一点人的观念吗?这步神作的工作跟保罗与众使徒、先知作的工作完全不一样,不仅是身份不一样,最主要的是因为作的工作不相同。保罗是被击杀仆倒在主面前后被圣灵带领作工的人,他是奉差遣的人,所以他给众教会写信,这信都是接续耶稣的教导。他是奉着主耶稣的名、奉着主的差遣作工,而神自己来了不是奉任何一个名来作工,只是代表神灵作工。神来了是直接作工,不经人的成全,不是在任何一个人的教导的基础上作工。这步工作所带领的不是谈个人的经历,而是直接按他的所有来作工,如效力者、刑罚时代、死、爱神……作了这些工作,都是以前未作过的工作,都是本时代的工作,并不是人的经历。在我的说话中哪些话是人经历的?不都是直接来自于灵、是灵的发表吗?只不过是你素质太差看不透!我所谈的实际的生命之道是带路的,是以前谁都没谈过的,在这以先从没有人经历过这路,再没有人知道这个实际。在我说这话以前从来没有人说出这话,没有人谈过这经历,也没有人说过这细节,更没有人点过这情形来揭示这些东西,今天我所带出的这些路是前人未带过的路,若出于人不会有更新的路。就如保罗或彼得,他们在耶稣带领的路以前没有他们个人的经历,等耶稣把这路带出来之后,他们才在耶稣所说的话、所带的路的基础上经历,从而有了许多经历,写了这些书信。所以说,人的经历与神的作工并不相同,神的作工与人的观念、人的经历所谈出的认识并不一样。我一再谈现在我是带新路、作新工作的,跟约翰与众先知说的话都不一样,作的也并不一样。我从来不是先经历然后再给你们谈,完全不是那样,如果那样作不早就给你们耽误了吗?以往许多人谈出的认识也很高,但他们说的都是在一些所谓属灵人的基础上才谈出来的,不是领路的,是出于人的经历,出于人的看见、人的认识,有些是人的观念,有的是人总结出来的经验。现在我作工的性质与他们完全不一样,我没经历过别人的带领,也没接受别人的成全,并且我所讲的、所交通的跟谁也不一样,是从来没人说过的。今天无论你们谁作工都是在我说出的话的基础上,若没有这些说话、作工,谁能经历这些(效力者、刑罚时代……),谁能谈出认识呢?难道这些你还看不透吗?无论哪步工作,在我这儿话一出来,你们就按我的话开始交通,都是随着我说的话作工的,并不是你们哪个人想出来的路,走到今天你还看不透这么简单明了的问题吗?不是哪个人想出来的路,也不在哪个属灵人的基础上,而是另辟蹊径,甚至耶稣说的许多过时的话都废了。我所说的话都是开天辟地的工作,全是另立家业,作的工作、说的话都是新的,这不是今天新的作工吗?耶稣当时作工也是这样,他作的与圣殿里的人作的也不一样,与法利赛人作的还不一样,跟整个以色列民作的都不一样,人看了之后就不敢定准了,到底是不是出于神的呢?耶稣并不守耶和华的律法,他来了教训人所讲的都是新的,与旧约那些古圣先知说的都不一样,就因为这些人就定不准了,这都是人的难办之处。没接受这步新的作工以前,你们多数人所走的路,都是在以往那些属灵人的基础上实行进入,而今天我作的工作就大不相同了,所以你们就定不准到底对不对了。我不管你以前所走的路是什么,也不管你以前吃谁的饭,或认谁为你的“父”,我既然来了作新的工作来带领人,凡是跟随我的都得按我说的来,不管你是哪一级的“豪门之子”,你都得跟着我走,不许你按你以前的实行法再实行,你的“干爹”该退位了,你该到你的神面前寻求你该得的一份了!你的一切都在我的手里,你不要太迷信你的“干爹”了,他不能将你完全掌握。今天作的工作全是另立家业,今天所讲的很明显不是在以前的基础上,乃是重新起头,你若说是人一手建立起来的,那你就是瞎得不可救药的人喽!

以赛亚、以西结、摩西、大卫、亚伯拉罕、但以理他们这些人属于以色列选民中的领袖或先知,为什么不称为神呢?圣灵为什么不见证他们呢?耶稣一作工、说话圣灵就见证他呢?为什么不见证别人呢?同样是人,是肉身,也都称为主,不论对其怎么称呼,他的作工代表他的所是与他的实质,他的所是、他的实质代表他的身份。一个称呼并不关乎他的实质,而是以他所发表、所活出的来代表他的实质。被称为“主”,这是旧约中极其平凡的事,随便怎么称呼都可以,但他的实质与原有的身份永远也不能改变。在那些假基督、假先知、迷惑人的人中间,不也有称为神的人吗?为什么他们不是神呢?因为他们作不了神的工作,他们本是人,是迷惑人的,本不是神,所以,没有神的身份。大卫不也在十二支派中被称为主吗?耶稣也被称为主,为什么只有耶稣被称为是神道成的肉身呢?耶利米不也被称为“人子”吗?耶稣不也被称为“人子”吗?为什么耶稣能代表神“钉十字架”,还不是因为“实质”不一样吗?还不是因为所作的工作不一样吗?还在乎一个称呼吗?耶稣虽然也被称为“人子”,但他是神的第一次道成肉身,是来担当政权、完成救赎工作的,就这一点就证明耶稣的身份、实质与同样被称为“人子”的人并不相同。今天你们谁敢说凡是被圣灵使用的人说出的话都是出于圣灵的?谁敢这么说?你如果这么说,那为什么把以斯拉的预言书给删掉了,还有那些古圣先知写的书都给删掉了?既然都是出于圣灵的,那为什么你们还敢随意选择呢?你有这个资格选择圣灵作工吗?还有在以色列当中的许多故事他们也都给删了,如果你认为这些以往记载的书都出于圣灵,为什么把一部分书给删了?既然都出于圣灵,那就都留着,发给众教会弟兄姊妹看,不要掺杂人意来随便删选,这样做才对。说保罗、约翰他们这些人的经历中掺杂个人的看见,并不是说他们的经历认识是出于撒但的,只是说他们有出于个人的经历和个人所看见的东西。他们是根据当时现实的经历背景而认识的,谁敢有把握说那些是完全出于圣灵的?若说四福音完全出于圣灵,那为什么马太、马可、路加、约翰他们四个人对当时耶稣作的工作所谈的都不一样呢?不信你们看看圣经所记载的彼得三次不认识主都不相同,各有“特色”。有很多没见识的人说:道成肉身的神也是人,他说的话能完全出于圣灵吗?说保罗、约翰有人意的掺杂,难道他说的就没有人意的掺杂吗?说这话的人都是瞎眼、没见识!你们好好看看四福音,耶稣作完的事、说完的话,你看看他们所记载的,简直是一个人一个样,各人有各人的看见。若说写书的人所写的完全出于圣灵,那就应该一样,是统一的,那为什么还有不同的地方呢?人对这些看不透不是太糊涂了吗?让你为神作见证,你怎么见证啊!就你这个认识法能见证神吗?如果别人问你,说约翰、路加他们的记载有人意的掺杂,那你们的神说的话就没有人意的掺杂吗?你能说清楚吗?路加、马太他们听完耶稣说的话,看完耶稣作的工作之后,谈出个人的认识,就像是回忆录似的,记载一些耶稣作工的事实,你能说他们的认识是完全属于圣灵的启示吗?圣经以外不也有很多属灵人的认识高于他们,为什么不被后人采纳呢?他们不也是被圣灵使用吗?你应知道今天作的工作,不是在耶稣作工的基础上加上我自己的看见,也不是把耶稣的工作背景拿来,然后再谈我的认识,耶稣那时是作什么工作?我今天又作什么工作?我作的、说的都是前所未有的,今天所走的路都是前人未走过的路,是历世历代人未走过的路,今天开辟出来了,这不是灵的作工吗?以往做带领的人,即使是圣灵作工,但都是在别人的基础上作的。而神自己的作工就不同了,耶稣那步工作也是如此,都是自己开辟新的出路,来了之后就讲天国的福音,说人应当悔改、认罪,耶稣作完工作以后,彼得、保罗他们开始接续耶稣的工作。耶稣钉完十字架升天之后,他们奉那灵的差遣开始传十字架的道,即使保罗谈得很高也是在耶稣的基础上作的,如忍耐、爱心、受苦或蒙头、受浸,或讲别的该守的规条等等,都是在耶稣的话的基础上作的,他们开辟不出新的出路,因为他们都是被神使用的人。

耶稣当时说话、作工并不守规条,不是按圣经旧约律法工作作的,乃是按恩典时代该作的工作而作的,他是按着他所带来的工作作的,按着他自己的计划作的,按着他的职分作工,并不是按旧约律法作工的。他作每一件事都没按旧约律法作,他来作工不是为了应验先知的话而作工,神在每一步工作中,并不是来专门应验古先知的预言,他不是来守规条或是来有意成就古先知的预言的,但他所作的又并不打岔古先知的预言,也并不搅扰他以往的工作,他作工的突出点就是不守任何规条,作他自己该作的工作。他不是先知,也不是预言家,而是“实干家”,实实际际来作他该作的工作,来开辟他新的纪元,开展他的新工作。当然,耶稣来了作工作也应验了不少旧约古先知说的话,那现在作的工作也应验了旧约古先知的预言,只不过今天不与你翻那“老黄历”罢了。因为有更多的工作需我作,有更多的话需对你们讲,这些工作、这些说话比起解释那些圣经章节重要多了,因为那工作对你们来说没有多大的意义、多大的价值,不能帮助你们、变化你们,我要作新的工作,并不是为了应验圣经的任何一个章节。假如神来在地上作工单是为了应验圣经古先知的话,那你说到底道成肉身的神大还是古先知大?到底是古先知支配神,还是神支配古先知呢?这话你当怎样解释呢?

当初耶稣没正式尽职分时,就像跟随他的门徒一样,他也有时在圣殿里聚会、唱诗、赞美、看旧约圣经,当他受浸起来之后,灵正式“降在他身上”开始作工,显明了他的身份与他该尽的职分。在这以先没有人知道他的身份,除了马利亚以外,约翰也不知道。他受浸时是二十九岁,受完浸之后,天开了,有声音说:“这是我的爱子,是我所喜悦的。”从他受浸以后,圣灵开始这样见证他,在他没受浸二十九岁以前都过着正常人的生活,该吃饭的时候吃饭,该睡觉、该穿衣服这些都照常,没有一点与他人不同的地方,当然这是在人肉眼来看。有时也有软弱,有时有些事也看不透,正如圣经记载的“他的年龄与他的聪明智慧一起增长”。这话仅仅说明他是一个普通正常的人性,与正常人没有什么特殊的区别,他也有正常人的生长过程,并没有一点特殊。但在他身上却有神的看顾,有神的保守,受完浸之后他开始受试探,接着便开始尽职分,开始作工,并且有能力、有智慧、有权柄。这样,并不是说没受浸圣灵就不在他身上作工,或圣灵并没在他身上,在他没受浸以先圣灵也住在他里面,只不过没正式作工,因为神作工有时间限度,更何况正常人都有正常人的生长过程。圣灵一直住在他里面,当他降生时就与别人不一样,有晨星显现,当他未降生以先,还有使者在梦中向约瑟显现,告诉约瑟说,马利亚要生下一个男婴,是圣灵感孕。当耶稣受完浸的时候,也是圣灵开始作工的时候,并不是圣灵刚降在他身上,所说的圣灵仿佛鸽子降在他身上是针对他开始尽职分说的。他以前就有神的灵,但没开始作工,是因时候未到,灵并不轻易作工,借着受浸这个方式见证他,从水里一上来,灵就开始正式在他身上作工了,就是预表神所道成的肉身开始尽职分,开始作救赎的工作了,也就是恩典时代正式开始了。所以说,神无论作什么工作都是有时候的。耶稣在受浸之后也没什么特殊的变化,还是他原来的肉身,只不过是开始作工显明他的身份了,而且他满有权柄与能力,就这点跟以前不一样了,身份不一样了,即地位有明显的变化,这属于圣灵见证,并不是人作的工作。开始人不知道,圣灵这么一见证人才略知一二。若在圣灵没见证以前,耶稣就作了很大的工作,但是如果没有神自己的见证,他作的工再大人也无从知道他的身份,因为人的肉眼望不穿,非得经过圣灵见证这一步,否则,神道成肉身没有人认识。若圣灵见证以后,他还像以往那样作工,没什么区别,这还达不到果效,这里主要也是要显明圣灵的作工部分。圣灵见证之后非得让圣灵显出来,让你明显看见他就是神,他身上就有神的灵,神所见证的没有错,这也能证实见证是正确的。如果以前作的工作与以后作的工作都一样,这就不能突出他道成肉身的职分,不能突出圣灵作工部分,这样,人就认不出是圣灵作工了,因为没有明显区别。见证以后圣灵要维护圣灵的见证,所以必须在他身上作智慧、作权柄,而且不同于以往,当然,这并不是受浸的效力,受浸仅仅是一个仪式,只不过用受浸这种方式来显明他尽职分的时间。这样的工作是为了显明神的大能,显明圣灵的见证,圣灵见证圣灵就负责到底。耶稣在尽职分以前他也各处听道、讲道、传福音,并没作什么大的工作,是因为没到他尽职分的时候,也是因为神自己卑微隐藏在肉身中,不到时候他根本就不作工。在受浸以先,他不作工有两方面原因:一方面是因为圣灵没有正式“降在他身上作工”(就是还没有赐给他作工的能力与权柄),即使他知道自己的身份也没法作他以后要作的工作,务必得等到受浸之日,这是神的时间,谁也违背不了,甚至连耶稣本人也不例外,他自己不会打岔他自己的工作的,当然,这是神卑微的一面,也是神作工有规律的一面,他的灵不作工,任何人没法插手他的工作;另一方面,在他未受浸以先,他仅仅是一个极其平常普通的人,与正常普通的人并没有什么区别,这也是神道成肉身不超然的一个方面。神道成的肉身并不违背神灵的安排,都是有层有次,特别正常地作工,他作工有权柄、有能力仅仅是从受浸以后。就是说,即使是道成肉身也没有任何超然的举动,没有不合乎正常人的生长规律。若耶稣早已知道他本人的身份,而且在未受浸以先就各处大作工,不同于所有的正常人,显得非凡,那样,不仅约翰的工作没法作,而且神的下一步作工也没法开展,这样,就证明神所作的出了差错,在人看,神的灵与神所道成的肉身就不是出于一个源头了。所以,圣经记载的耶稣的工作都是受完浸以后作的工作,也就是三年当中的工作。圣经并没记载他没受浸以前作什么工作,就是因为他没受浸以前没作这个工作,他仅仅是一个普通的人,代表一个普通的人,他没尽职分时,乃是跟正常人一模一样,人看不出什么,到二十九岁以后耶稣才知道自己是来完成一步工作的,以前他自己也不知道,就是因为神作的工作并不超然。当他十二岁在礼拜堂里聚会时,马利亚找他,他只不过是像小孩似的说出了一句话:“母亲!你不知道我该以父的旨意为重吗?”当然,他是圣灵感孕能说一点不特殊吗?但他的特殊并不代表超然,只不过比任何一个幼稚的儿童爱神罢了。虽然外表看他是人,但他的实质还是特殊、与众不同,然而真正感觉到圣灵作工在他身上,感觉到他是神自己,还是在受浸以后。到三十三岁那一年,他才真正知道圣灵在他身上要作钉十字架的工作,三十二岁时稍稍知道一些内情,正如《马太福音》记载的“西门彼得回答说:‘你是基督,是永生神的儿子。’……从此耶稣才指示门徒,他必须上耶路撒冷去,受长老、祭司长、文士许多的苦,并且被杀,第三日复活”。他不是早已知道自己要作的工作是什么,而是有特定的时间的,并不是一生下来就完全知道,圣灵在他身上作工都是逐步的,是有过程的。如果一开始他就知道自己是神,是基督,是道成肉身的人子,要完成钉十字架的工作,那为什么以前他不作工?为什么自从耶稣告诉门徒他要尽的职分之后,他才有了忧愁之感,而且为此恳切祷告呢?为什么让约翰为他开路,给他受浸之后他才明白许多以往不明白的事呢?这一切都证明就是道成“肉身”的神作的工作,所以他能明白、能达到的都是有过程的,因他是神所道成的肉身,与灵直接的作工并不一样。

神的每步作工都是一道流下来的,所以说神六千年经营计划,从创世到现在都是一步紧接一步贯穿到现在的。如果没有铺路的就没有后来人,既然有后来人,那就有铺路的,工作就是这样一步一步传下来的。一步接续一步,如果没有开路的,工作没法开展,神没法向前作工,哪步都不打岔,都是按着顺序接续下来形成的一道流,是一位灵作的。但不管是开路的,还是接续的,并不能决定身份,你说对吗?约翰是开路的,而耶稣是接续的,这就能证明耶稣的身份比约翰的身份低吗?你说耶和华是在耶稣以先作工的,那你还能说耶和华比耶稣大吗?铺路与接续并不重要,最主要的还是作工的实质与代表的身份,你说这话对吗?既然神要在人中间作工,那他必须兴起铺路的人来作工。约翰刚开始传道就是“预备主的道,修直主的路。天国近了,你们应当悔改”。一开始他就讲这道,为什么他能说这话呢?若按说话的先后,是约翰先说这天国的福音而耶稣后说的,按人的观念来说,是约翰开辟新出路,当然是约翰比耶稣大了。但是约翰并未说他是基督,而且神也未见证他是神的爱子,仅借用他来开辟出路,来预备主的道。他是为耶稣铺路的,并不能代替耶稣的工作,人的工作也都是圣灵维护下来的。

在旧约时代属于耶和华带路,耶和华作工代表旧约整个时代,代表整个在以色列作的工作,摩西只不过是在地上维护维护,他的作工属于人性配合。当时是耶和华发声说话,呼召摩西,在以色列民当中兴起摩西,让摩西把这些人带到旷野,进到迦南,并不是摩西自己作,都是耶和华亲自指示的,所以他不可称为神。他也定了律法,但这律法是耶和华自己颁布的,让摩西说出来。同样,耶稣也定了诫命,并且废掉了旧约律法,定了新时代的诫命,为什么耶稣就是神自己呢?因为这不是一回事,当时摩西所作的工作不是代表时代,也不是开辟新的出路,是耶和华在前面带路指示他作的,只不过他属于被使用的人罢了。耶稣来的时候,约翰已作了一步铺路的工作,开始传天国福音(是圣灵开始这么作),等耶稣一出来就直接作他自己的工作了,但他的工作跟摩西的说话作工有很大区别。同样以赛亚说了那么多预言,为什么他不是神自己呢?耶稣没说那么多预言,为什么他就是神自己呢?就耶稣当时作的工作,谁也不敢说是完全出于圣灵的,也不敢说是完全出于人意的,谁也不敢说这完全是神自己作的,这些事人都没法分析。可以说以赛亚作那些工作,说那些预言,也都是出于圣灵的,并不是直接来自于他自己,是出于耶和华的默示。耶稣还没作多少工作,没说那么多话,也没说太多的预言,在人看他没讲多高的道,但他却是神的自己,这是人没法解释的事。从来没有一个人信约翰,也没有一个人信以赛亚,也没有一个人信大卫,也没有人称他们为神,或大卫神、约翰神,没有一个人这么说,只称耶稣为基督。这就根据神的见证、他担当的工作与他尽的职分来划分了。圣经里面这些大人物:亚伯拉罕、大卫、约书亚、但以理、以赛亚,以至于约翰、耶稣,就这些人所作的工作你就可以分辨出来,到底谁是神自己,哪类人属于先知,哪类人属于使徒。谁是被神使用的,谁是神自己,这就根据他们所作工作的实质与类别来分辨确定,这些你如果都分辨不清楚,证明你不知道信神是怎么回事。耶稣是神,是因他说了那么多话,作了那么多工作,尤其是他显了许多神迹,同样,约翰也作了那么多工,说了那么多话,摩西也是如此,他们怎么不能称为神呢?亚当是神直接造的,为什么不称他为神,只称他是一个受造之物呢?别人如果这样问你:“神今天作了那么多工作,说了那么多话,他是神自己,那摩西说那么多话也应该是神自己呀!”这时你反问他:“为什么当时见证耶稣是神自己,而神却没见证约翰是神自己呢?约翰不是在耶稣前面吗?约翰作的工作大,还是耶稣作的工作大?在人来看约翰大耶稣小,那为什么圣灵见证耶稣呢?而不见证约翰呢?”这与今天是一样的事!当初摩西带领以色列民时,是耶和华在云中向他说话,不是他直接说话,乃是耶和华直接带领,这是在旧约以色列作的工作。摩西身上没有那个灵,没有那个所是,他作不了那个工作,所以他与耶稣所作大不相同。就是因为作的工作不一样!到底是被神使用的,还是先知、使徒,还是神自己,从作工的性质上来分辨,你就没有疑问了。圣经记载只有羔羊能揭开七印,历代以来,那些大人物中解经的人不少,那你能说他们都是羔羊吗?你能说他们解释的完全是出于神的吗?他们仅是个“解经家”,他们没有羔羊的身份,怎么配揭七印呢?“只有羔羊能揭开七印”这不假,但他来了并不单单是为了揭七印来了,这工作没什么必要,只不过捎带着就把工作作了,他自己作的工作他自己一清二楚,还需要花费大量的时间来解经吗?六千年的工作中还会加添一个“羔羊解经时代”吗?他是来作新的工作的,只不过对以往的工作稍加揭示,让人明白六千年工作的实情就可以了,不必解释太多的圣经章节,关键还是现时的工作重要,你该知道神来了不是专门来揭七印的,乃是来作拯救工作的。

你只知道耶稣末世要降临,到底他如何降临?就你们这样一个罪人,刚被救赎回来,不经变化,不经神成全,你能合神心意吗?就你现在的老旧人,耶稣把你拯救回来了这并不假,你不属罪这是因着神的拯救,但并不能证明你没罪、没污秽,你没经变化如何能圣洁呢?你里面还尽是污秽,又自私又卑鄙,你还想跟耶稣一同降临,有那么美的事吗?你信神少一步过程,只是被救赎,没经变化。要合神心意非得神亲自作工来变化洁净你,否则你只被救赎不可能达到圣洁,这样你就没资格与神同享美福,因你在神经营人的工作中落下了一步,就是变化、成全的关键一步,所以,你一个刚被救赎的罪人不能直接承受神的产业。

若没有这步新工作的开始,你们这些大布道家、讲道家、解经家以及所谓属灵伟人说不定要发展到什么地步呢!没有这步新工作的开始,你们讲的还不都是那些老掉牙的东西吗?除了登宝座就是预备作王的身量,除了舍己就是攻克己身,除了忍耐就是凡事学功课,除了谦卑就是爱心,还不是老调重唱吗?都是换汤不换药!除了蒙头、掰饼就是按手祷告、医病赶鬼,还能有什么新的工作?还能有什么发展前途?让你这样带下去不是死守规条,就是按部就班,你们以为你们的工作都高得了不得,岂不知都是那些古代“老人”遗留下来的遗传、遗教吗?你们所说、所做的还不都是老人的遗嘱吗?还不都是老人临终前的嘱托吗?你以为你们做的超过历代使徒、先知,甚至超乎万有了吗?这步工作一开始就把你们崇拜常受“追求作王登宝座”的工作给制止住了,把这些人的嚣张气焰给刹住了,让人无法插手这步工作。如果没有这步工作,你们将会越陷越深,不可挽救。在你们中间的老旧的东西太多了!幸亏现在的工作将你们拉回来了,不然的话,你们说不定要走向何方呢!既然神是常新不旧的神,那你为什么不寻求新的东西?为什么总持守那些老旧的东西?所以认识圣灵今天的作工最关键!

  • 话在肉身显现

    话在肉身显现(续编)

    末世基督的发表(选编)

    基督的座谈纪要

  • 末世基督经典话语

    神的羊听神的声音(初信必读)

    国度福音经典神话(选编)

    跟随羔羊唱新歌

  • 办事有原则的实行操练

    实行真理的操练

    事奉之路

    生命进入的交通讲道

  • 生命的供应——讲道专辑

    生命进入的交通讲道经典选段

    全能神教会历年工作安排精要选编

    假基督、敌基督迷惑人的案例解剖

  • 神三步作工的纪实精选

    见证神的二十项真理

    考察真道一百题问答

    国度福音经典答题(选编)

  • 得胜者的见证

    基督台前的审判——生命经历的见证

    讲道供应文选

    正义与邪恶的较量

  • 神隐秘降临作工的见证汇编

    生命进入的经历见证

    经历基督话语审判刑罚的见证

    如何识破撒但的诡计

  • 我是怎么被神话语征服的

    圣灵引导人归向全能神的见证

    抵挡全能神遭惩罚的典型事例

    分享至 :
    00:00:00
    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