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基督的发表(选编)

目录

第 二 十 七 篇 说 话

人的作为不曾打动我的心,不曾被我看为宝贵,在人的眼中,我对人总是不放松,总是在对人施行权柄。在人所有的作为当中,几乎没有一事是为我而做的,没有一事曾在我眼前站立住,最终,人的所有的一切都在我前无声无息地倒下了,之后,我才显出了我的作为,让所有的人在自己的失败中认识我。人的本性并未改变,心里所存并不合我意,不是我所需,我最厌憎的就是人的“旧性不改”“老病重犯”,但不知是什么力量促使人总是不认识我,总是远离我,不在我前做合我意之事,而是在我后干抵挡我之事。这难道是人的忠心吗?是人对我的爱吗?为什么人不能悔过自新、重新做人?为什么人总愿意活在沼泽之地,却不愿生活在无污泥之处呢?难道是我错待人了吗?难道是我给人指错路了吗?难道我是带领人下地狱吗?人都愿意在“地狱”里生活,当光来到之时,人的双目都立时失明,因为人身上所存都是来自于地狱,但人却并无知晓,只是在享受“地狱之福”,而且搂在怀里当宝物,深怕我抢去,使其再无“生存之本”。人都“害怕”我,因此,当我来在地上之时,人都远离我,不愿与我接近,因人不愿“招惹是非”,都愿全家和睦同居,享受“在地之福”。但我却不能让人如愿以偿,因我是专门来破坏人的“家庭”的,当我来之时,人的家中便从此失去和平。我要将列国都砸得粉碎,更何况人的家庭呢?谁能逃脱我的手呢?难道得福的能因其不愿意而回避吗?难道受刑罚的能因其害怕而获得我的同情之心吗?在我所有的话语当中,人看见了我的心意,看见了我的作为,但谁能摆脱意念的缠累呢?谁能在我的话中,或在我的话外而另找出路呢?

人曾经体尝我的温暖,人也曾真实地事奉我,曾在我前真实地顺服我,在我前为我做一切,但今天人却不能达到,只是在灵里哀哭,犹如被饿狼抢走一般,只能眼巴巴地看着我,而且一个劲儿地向我呼求,但始终不能摆脱困境。我回想以往人在我前与我许下诺言,与我海誓山盟,要以自己的情来报答我的意,曾在我前痛哭流泪,哭声使人撕心裂腑,难以忍受,因人的心志,我常常给人以资助。多少次人来我前顺服我,可爱之态叫人难以忘怀;多少次人来爱我,忠贞不屈,真实之情令人佩服;多少次人爱我舍生忘死,爱我胜过自己的全人,看着人的真诚,我接受了人的爱;多少次人来我前奉献自己,为我视死如归,我抚去人脸上的愁容,仔细打量人的面容。曾有多少次我爱人如爱心爱之物,曾有多少次我恨人如恨我仇敌,就是这样,我的心人仍是摸不着。人在忧伤之时,我来安慰;人在软弱的时候,我来扶持;人在失迷之时,我来引路;人在痛哭之时,我拭去其眼泪。但当我忧伤之时,谁能以心来安慰我呢?当我心急如焚之时,谁能体贴我的心呢?当我悲伤之时,谁能补足我心的创伤呢?当我需要人时,谁能自告奋勇地起来与我配合呢?难道人对我以往的态度今天就一去不复返了吗?为什么在人的记忆当中不存有一点呢?为什么这些人都忘却了呢?这不是因为人类的仇敌败坏的缘故吗?

当天使鼓乐弹奏赞美我之时,不禁勾起我对人的同情,我心顿时忧伤万分,痛苦之情难以摆脱。我与人悲欢离合,不能“叙旧情”,人与我分隔天之上下,不能常相聚,谁能摆脱旧情的依恋?谁能不回想以往?谁不盼望旧情依然存在?谁不盼我归?谁不盼我与人同相聚?我的心中甚是烦恼,人的灵中甚是忧愁,灵与灵虽相同,但不能常相聚,不能常相见。所以,全人类的人生都是悲悲切切、没有生机,因人一直在恋着我。人犹如被打下凡间的在天之物一般,在地上呼求着我的名,在地上举头仰望着我,但人怎能从饿狼的口中逃脱掉呢?怎能摆脱其威胁、引诱呢?人怎能不因着顺服我的计划的安排而自我牺牲呢?当人大声求告之时,我背转脸面,不再忍心目睹下去,但人的哀哭之声我怎能听不见呢?我要抚平人间的不平,我要在全地之上作我亲手作的工,不容撒但再残害我民,不容仇敌再任意妄为,我要在地上作王,将我的宝座“挪到”地上,使仇敌都在我前俯伏认罪。在我的忧伤之中,包含着我的忿怒,我要踏平全宇,谁也不放过,让所有的仇敌都惊奇丧胆,我要将全地化为废墟,使仇敌都归在废墟之中,从此不让其再败坏人类。我的计划已定,谁也休要改动,当我大摇大摆在全宇之上游动之时,所有的人就又焕然一新了,万物就又复活了,人再也不哀哭了,再也不呼救于我了,我心便甚是欢喜,人都归来为我庆幸,全宇上下一片欢腾……

如今,在列国之间我正作着我要成就的工作,我运行在所有的人之间,作着所有在计划中的工作,人都按着我意在“分裂”着各国。地上之人都在注目着自己的归宿,因为日子的确近了,天使在吹号了,不再耽延时日,万物都随之而欢然起舞了。谁能将我的日子随便延长呢?难道是在地之人吗?难道是在天之星吗?是天使吗?当我发声开始拯救以色列民之时,我的日子在逼迫着全人类,人都害怕以色列复国,当复国之日,正是我得荣之日,也是万物更新变化之日。因着公义的审判即将面向全宇,所以人都胆怯害怕,因在人间不曾听说有公义。当公义的日头出现之时,东方便被照亮,之后照亮全宇,临及所有的人,人若真行出我的公义,怎能害怕呢?我民都在等待着我日的到来,都在盼望着我日的临及,等待着我以公义的日头来报应全人类,来安排人类的“归宿”。我的国度在全宇之上成形,我的宝座在亿万民心中占据,因着天使的配合,我的大功即将告成。所有的众子、子民都在迫不及待地等着我的归来,盼望我能与其同相聚,从此再不分离。在我国中的众民,怎能不因我的同在而互相奔走庆幸呢?这难道是无代价的相聚吗?我在所有人的眼中被看为尊贵,在所有人的话中被传扬,当我归来之时,我更要征服一切的敌势力。时候到了!我要展开我的工作,我要在人中间作王掌权!我要归来!我要离去!这是人所盼、是人所望,我要让所有的人都看见我日的到来,都喜迎我日的到来!

一九九二年四月二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