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神教会App

聆听神的声音,喜迎主耶稣重归!

欢迎各国各方渴慕寻求神显现之人来寻求考察!

末世基督的发表(选编)

纯色背景

主题背景

字体设置

字号调整

行距调整

页面宽度

0个搜索结果

没有相关的搜索结果

关于《作工异象》三篇神话的选编

1.约翰为耶稣作了七年的工作,到耶稣来的时候他把路已经铺好了,在这以先,各处都听他所传的天国的福音,犹太全地遍满他所传的福音,他们都称他为先知。当时希律王想杀约翰又不敢杀,因为约翰在众百姓中威望很高,杀了约翰,他害怕众百姓反对他。约翰作的工在众百姓当中有根基了,犹太人都信服他,他为耶稣铺路七年,直到耶稣开始尽职分,所以,他是先知中最大的一个。他下到监里之后,耶稣才开始正式作工,在约翰以先没有一个先知是为神铺路的,因为在耶稣以先并没有神道成肉身的先例,所以,到约翰为止的先知,只有约翰是为神所道成的肉身铺路的先知,这样,约翰就成了旧约到新约中最大的先知了。约翰在耶稣受浸前七年开始广传天国福音,他作的工作在人来看大于后来耶稣的作工,但不管怎么样,他只是一个先知。他作工、说话也不进圣殿,而是在圣殿以外的各乡村,当然,是在犹太民中间,尤其是在那些贫苦的犹太民中间,他很少接触上层社会的人物,只是在犹太平民中广传福音来为主耶稣预备合适的人选,预备合适的作工之地。有了他这样一位铺路的先知,主耶稣来了就可以直接开展他的十字架道路。神道成肉身作工不用作选人的工作,也不用自己亲自寻找人或寻找他的作工之地,他来了不作这工作,在这以先早有合适的人来为他预备了。在耶稣作工之前,约翰把这工作早已都作好了,因为道成肉身的神来了作工,就是直接作他的工作在那些早已等待他的人身上。他来了不是来搞人的工作或是来搞人的整顿工作,他只是来尽他当尽的职分,其余的事与他毫无关系。约翰来了就是从圣殿里、从犹太民中带出一班接受天国福音的人,好作为主耶稣作工的对象。约翰作了七年的工,也就是传了七年的天国福音,在他作工期间他所行的神迹并不是很多,因为他的工作就是铺路,是作预备的工作,在这工作以外的、耶稣要作的工作与他毫无关系,他只是让人认罪,让人悔改,给人受浸,让人因而得救。虽然他作了新的工作,也开辟了前人未走过的路,但他仅仅是为耶稣铺路的,他仅仅是一个作准备工作的先知,他并不能代替耶稣的工作。虽然耶稣并不是第一个传讲天国福音的人,而且是接续约翰踩出来的路的,但他的工作无人能代替,他所作的工作大过约翰。他不能自己预备自己的道路,他作的工作是直接代表神的。所以,不管约翰作了几年的工,他仍是一个先知,仍是一个铺路的。耶稣作了三年的工作超过约翰作的七年的工作,因为他们作的工作的实质并不一样。耶稣开始尽职分的时候也就是约翰的工作结束的时候,这时,约翰所预备的人、所预备的地方已足够主耶稣使用,也足够主耶稣开展三年的工作了,所以,约翰的工作刚作好,主耶稣就出来正式开始作工了,约翰所说的那些话就都废去了,因为他作的工作只是为了过渡,并不是能带领人有更新的长进的生命之言,他说的话毕竟是暂时有用的。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作工异象 一》

2.耶稣当时作工有一部分工作是根据旧约圣经,或者耶和华律法时代的说话、摩西的律法,借着这些作了一部分工。当时他在会堂里讲道、教训人,以旧约先知预言来教训那些以他为敌的法利赛人,以圣经的话来揭示他们的悖逆,以此来定他们的罪。因为他们都厌憎耶稣所作的,尤其是耶稣的许多工作不是按着圣经里的律法去作,而且他的教训又高于他们的言语,甚至高于圣经先知的预言。耶稣作的工作只是为了救赎、钉十字架,所以,他不必说更多的话来征服任何人,他教训人有很多都是引用圣经里的话,他作工作即使不出圣经也能将钉十字架的工作完成,他作的工作不是话语的工作,不是为了征服人类,而是为了救赎人类,他只作人类的赎罪祭,并不作人类话语的源泉。他不是作外邦的工作——将人征服,而是作钉十字架的工作,是在相信有神的人中间作工。即使他作工是在圣经的基础上作,以古先知的预言来定罪法利赛人,这样也足可以完成钉十字架的工作。现在若是还在圣经古先知预言的基础上作工就不能把你们征服,因为旧约根本没记载你们中国人的悖逆与罪孽,没有你们那罪恶的历史,所以,若仍在圣经里徘徊,你们任何时候都不能服气。圣经里记载的有限的以色列人的历史,根本不够定你们是恶是善,不够审判你们。你们说,我按着以色列人的历史来审判你们,你们能像今天一样跟随吗?你们的难办你们自己清楚吗?这步若不说话就不能完成征服的工作,因我不是来钉十字架的,所以,我得在圣经以外来说话,以便征服你们。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作工异象 一》

3.耶稣作的工作只不过比圣经旧约更高一步,以这来开展一个时代,带领一个时代。为什么他说“我来了不是要废掉律法乃是要成全律法”呢?但在他作的工作中有许多跟旧约以色列人所实行的律法、所守的诫命不一样,因他不是来守律法,而是要成全律法。在成全的过程中包括许多实际的东西,他作得更现实、更实际,而且活了,不是死守规条。以色列人不是守安息日吗?到耶稣那时他就不守安息日了,因为他说人子就是安息日的主,安息日的主来了,他愿意怎么作就怎么作,他是要成全旧约律法的,也是来改变律法的。今天所作的完全根据现在作,但仍是在律法时代耶和华工作的基础上的,并不是超越这些范围,像人当警戒口舌,不犯淫乱罪,这不也是旧约律法吗?现在对你们的要求就不仅仅限制在十条诫命中了,乃是比以前更高的诫命、更高的律法,并不是把那个废去了,因为每步工作都是在前步工作的基础上作的。当时耶和华在以色列作的,如要求人献祭、孝敬父母、不可拜偶像、不打人、不骂人、不犯奸淫罪、不抽烟、不喝酒、不吃死物、不喝血,到现在你们不也在这些基础上实行吗?在以前的基础上作到现在,虽然以前的律法不提了,对你又有了新的要求,但这些律法并不是废去了,乃是拔高了,说废去了就是时代老旧了,但有一部分诫命你永远也得守着。以往的诫命人已经实行出来了,已经成为人的所是了,就如不抽烟、不喝酒等等,这些就不需要再特别强调了,在这个基础上再根据你们现在的需要、根据你们的身量、根据现在所作的工作再定新的诫命。颁布新时代的诫命,并不是把旧时代的诫命废去,乃是在这基础上拔高了,让人做得更完全了,更实际了。若是现在对你们所要求的仅限于守住诫命、守住旧约律法,让你们做的都是与以色列人一样的,甚至还要求你们背诵耶和华所定的律法,那你们根本就不可能有变化。只守住有限的几条诫命或记住无数条律法,你们的旧性仍是根深蒂固,没法挖出来,那样你们只能是越来越堕落,你们谁也不会顺服下来的。就是说,简单的几条诫命或无数条律法并不能帮助你们认识耶和华的作为,你们与以色列民并不相同,他们守律法、背诫命就能看见耶和华的作为,也能对耶和华忠心无二,而你们根本达不到,就几条旧约时代的诫命不仅不能使你们将心交出来,不仅不能成为你们的保护,反而会将你们放松堕落阴间的。因为我作的是征服的工作,是专对着你们的悖逆与旧性来的,就耶和华与耶稣的善言善语远远比不上今天这严厉的审判之语,没有这严厉之语根本不能将你们这些悖逆了几千年的“专家”征服,旧约律法在你们身上早就失去效力了,今天的审判远远超过那时律法的威力,你们最适应的还是审判,不是一点点律法的约束,因你们不是起初的人类而是败坏了几千年的人类了。现在要求人达到的都是根据今天人的实际情形,今天人的素质、实际身量来要求的,不是让你守规条,都是为了达到让你的旧性能有变化,让你的观念都能放下。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作工异象 一》

4.耶稣当时作的工作是救赎整个人类,凡信他的罪就得以赦免,你只要信他他就救赎你,你只要信他就不属罪了,你就从罪里出来了,这就是得救了,因信称义了。不过在信的人身上还有那些悖逆、抵挡的东西,这还得慢慢脱掉。得救不代表人完全被耶稣得着了,乃是代表人不属罪了,罪得赦免了,你只要信他就永远不属罪了。耶稣当时作了许多工作门徒也不了解,他说了许多的话人都不明白,因当时他自己并未解释,所以,在他走后几年,马太给他列出一个家谱,还有别人作了许多人意的工作。因为那时也不是成全人、得着人,就为作一步工作,带来天国的福音,完成钉十字架的工作,钉完十字架他的工作就全部结束了。而这步征服的工作务必得说更多的话,得作更多的工作,还得有许多过程,而且把耶稣以前作的工作或耶和华作的工作的奥秘都打开,让所有的人都信个明白,信个透亮,因为这是末世的工作,末世是收尾的工作,是结束工作的时候。这步工作要让你把耶和华的律法、耶稣的救赎都明白透亮,主要是为了明白六千年经营计划的全部工作,让你领受六千年经营计划的全部意义与实质,让你明白耶稣作的许多工作,说的许多话的用意,以至于你对圣经的迷信崇拜,这些都让你看透。耶稣那时作的与今天神作的都让你明白,一切真理、生命、道路都让你明白,都让你看见。耶稣那步作的工作为什么不收尾就走了呢?因他那一步工作不是收尾的工作,当他被钉十字架的时候,他的说话也结束了,他钉完十字架以后,他的工作也随之全部结束,不像这一步非得把话都说完了,全部工作都结尾了,才将工作结束。他那一步工作许多话没说尽、没说透,但他并不管话说没说到,因他不是尽话语职分的,他就这样钉完十字架就走了。那步主要为了钉十字架,跟这步不一样,这步工作主要是为了收尾,打扫场地,结束所有的工作,话没说到尽头没法结束工作,因这步是用话语结束、成就一切工作。当时耶稣作了许多工作人都不明白,他悄悄走了,到现在还有许多人对他的话不明白,谬解了还认为很对,还不知道错。最后这一步将工作彻底结束了,都收尾了,让人都明白、都知道神的经营计划,将人里面的观念、人里面的存心、人错谬的领受法、对耶和华作工的观念、对耶稣作工的观念、对外邦人的看法等等所有的偏谬之处都给扭转过来,让人明白所有人生的正道,明白神作的一切工作,明白一切真理,这步工作就结束了。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作工异象 二》

5.耶和华作的工作是创造世界,是开头,这步工作是结束工作,是结尾。开始在以色列选民中间作,在最圣洁的地方来开天辟地,最后一步是在最污秽的国家作,来审判世界,结束时代。第一步在最光明的地方作工,最后一步在最黑暗的地方作工,把这些黑暗驱逐出去,把光明带来,把这些人都征服。就最污秽、最黑暗的地方的人给征服了,所有人口里都承认了是有神,是真神,心服口服,用这一事实来作征服全宇的工作,这步工作是有代表意义的,这个时代的工作作完,六千年的经营工作就彻底结束了。最黑暗的地方的人已经征服了,其余的地方就更不用说了,所以只有中国的征服工作具有代表性意义。中国代表所有的黑暗势力,中国的人代表所有属肉体、属撒但、属血气的人。中国的人被大红龙败坏得最厉害,抵挡神最严重,人性最低贱、最污秽,所以是整个败坏人类的典型代表,并不是别的国家就都好了,人的观念都一样,虽然他们素质好,但不认识神也得抵挡。为什么犹太人也抵挡、悖逆呢?为什么法利赛人也抵挡呢?犹大为什么出卖耶稣呢?当时有许多门徒不认识耶稣,当耶稣钉十字架复活以后为什么人仍不相信他?人的悖逆不都一样吗?只不过把中国人拿出来作典范,征服之后作成模型、标本,作为参考物。为什么一直说你们是我经营计划的附属物呢?就人的败坏、污秽、不义、抵挡、悖逆这些东西在中国人身上表现得最全面,各种各样都显露出来。一方面素质差,再一方面生活落后、思想落后,生活习惯、社会环境、出生家庭都差,都是最落后的,这些人的地位也低下,在这地方作工有代表性,试点工作作全面了,以后再开展工作就好作多了,这步工作作成了,以后的工作也不在话下,这步工作成了,大功彻底告成了,整个宇宙征服的工作也就彻底结束了。其实,在你们这些人中间的工作成功了,就等于全宇的工作成功了,为什么让你们作模型、标本,意义就在此。在这些人身上要悖逆有悖逆,要抵挡有抵挡,要污秽有污秽,要不义有不义,所有人类的悖逆都给代表了,这些人实在不简单,所以将这些人作为征服的典范,当然征服之后就是标本、模型了。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作工异象 二》

6.第一步工作在以色列作最有代表性意义,以色列人属于最圣洁、败坏最浅的人类,在此地开天辟地最有意义,可以说人类的祖先就在以色列地,而且以色列是神作工的发源地。起初,这些人最圣洁,都敬拜耶和华,在他们身上作工能达到最好的果效。整本圣经记载了两个时代的工作,一个是律法时代的工作,一个是恩典时代的工作。旧约记载耶和华当时对以色列人说的话,在以色列作的工作,新约记载耶稣在犹太作的工作,为什么没有中国人的名?是因为开头两部分工作都在以色列作,因为以色列人属于选民,就是最初接受耶和华作工的人,他们是败坏最浅的人类,起初他们有仰望神的心,有敬畏神的心,他们听从耶和华的话,一直在圣殿里面事奉,穿祭司袍或者是戴祭司华冠,他们是最初敬拜神的人,也是神最初的作工对象。他们这些人都属于整个人类的标本、模型,他们属于圣洁、义人的标本、模型,约伯、亚伯拉罕、罗得或者是彼得、提摩太等等这些人都是以色列人,都是最圣洁的标本、模型,以色列是人类中敬拜神最早的国家,从这里出来的义人也是最多的。在他们身上作工是为了以后在全地更好地经营人类,把他们的“事迹”、敬拜耶和华所行的义记载下来,作为恩典时代以色列以外的人的标本、模型,以他们作的来维持几千年的工作,直到今天。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作工异象 二》

7.恩典时代的开始是以耶稣的名为开端,耶稣开始尽职分时圣灵便开始见证耶稣的名,耶和华的名再也不被提起,圣灵而是以耶稣的名为主来作新的工作。信他的人所作的见证是为耶稣基督所作的,所作的工作也是为耶稣基督。旧约律法时代的结束就是以耶和华这个名为主的工作结束了,从此以后,神的名再不叫耶和华,乃叫耶稣,从此圣灵就开始作以耶稣这个名为主的工作。那人现在仍吃喝耶和华的话,还按照律法时代的工作来套,你这不是套规条吗?这不是守旧吗?现在你们也知道已经到末世了,难道耶稣来了还能叫耶稣吗?耶和华当时告诉以色列众百姓,以后弥赛亚要来,结果来了没叫弥赛亚,而叫耶稣。耶稣说他还要来,他怎么走他就怎么来,耶稣的话是这么说的,但你看见耶稣是怎么走的了吗?耶稣驾着白云走,难道他还能亲自驾着白云来在人中间吗?那他不是还叫耶稣吗?当耶稣再来早已更换时代,他还能叫耶稣吗?难道神的名只能叫耶稣吗?就不能再在新的时代叫新的名吗?就一个“人”的形像、一个特定的名就是神的全部吗?神在每个时代都作新的工作,都叫新的名,他怎么能在不同的时代作相同的工作呢?他怎么能守旧呢?“耶稣”这个名是为了救赎工作而叫的名,末世耶稣再来还能叫这个名吗?还能作救赎的工作吗?为什么耶和华与耶稣是一,但他们却在不同的时代叫不同的名呢?不都是因为工作时代不同吗?就一个名能将神的全部都代表了吗?这样,只有在不同的时代来叫不同的名,以名来更换时代,以名来代替时代,因为没有一个名能将神自己代表得完全,只能将神的具有时代性的性情代表出来,只要能将工作代表出来即可。所以,神能选用任何一个适合他性情的名来代表整个时代。不论是耶和华时代还是耶稣时代,都是以名来代表时代的。恩典时代结束,末了时代到来,耶稣也已来到,他怎么还会叫耶稣呢?他怎么还会是耶稣的形像来在人中间呢?你忘了耶稣只不过是一个拿撒勒人的形像吗?你忘了“耶稣”仅是人类的救赎主吗?他怎么能担当末世征服、成全的工作呢?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作工异象 三》

8.神在地上来一次得换一次名,来一次换一次性别,来一次换一个形像,来一次换一步工作,他不作重复工作,他是常新不旧的神。他以前来了叫耶稣,这次来了还能叫耶稣吗?他以前来了是男性,这次来还能是男性吗?以前来是作恩典时代钉十字架的工作,这次来还能救赎人脱离罪恶吗?还能钉十字架吗?这不是作重复工作了吗?神是常新不旧的你不知道吗?有的人说神是永恒不变的,这话也对,但是指神的性情、神的实质是永恒不变的,他的名变了、工作变了,并不能证明他的实质变了,就是说,神永远是神,这是永恒不变的。若你说神的工作永恒不变,那神六千年的经营计划能结束吗?你单知道神是永恒不变的,但神还是常新不旧的你知道吗?若他的工作是永恒不变的,他能将人类带到今天吗?他是永恒不变的为什么他已作了两个时代的工作了呢?他的工作不断向前,也就是他的性情逐步向人显明,显明的都是他原有的性情。因为起初神的性情向人是隐秘的,他从不公开向人显明,人根本不认识他,他就借着作工来逐步向人显明他的性情,他这样作工并不是每个时代都改变性情。不是神的心意不断变化因而神的性情也不断变化,而是因着工作时代的不同,神将他原有的所有性情逐步向人显明,让人来认识他,但这并不能证明神原来没有特定的性情,随着时代的不同他的性情才逐步变化,这是错谬的领受。他是将原有的特定的性情,即他的所是来向人显明,是按着时代的不同来显明的,不是一个时代的工作能将神的全部性情都发表出来的。所以,“神是常新不旧的”这话是针对他的工作而言的,“神是永恒不变的”这话是针对神的原有的所有所是而言的。无论如何,你不能将六千年的工作定在一个点上,或套在一句死的话上,这是人的愚昧,神不像人想象得那么简单,他的工作不能停留在一个时代中,就如耶和华这个名不能永远代替神的名,神还能叫耶稣这个名来作工,这就是神的工作在不断向前发展的标志。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作工异象 三》

9.神永远是神不能变成撒但,撒但永远是撒但不能变成神。神的智慧、神的奇妙、神的公义、神的威严,这是永远不能改变的。神的实质、神的所有所是这是永远不变的,但神的工作是不断向前发展、不断进深的,因为神是常新不旧的。在每一个时代都要换一个新的名,在每一个时代神都要作新的工作,在每一个时代神要让受造之物看见他的新的心意、新的性情。如果在新的时代,人看不见新的性情发表,人不就把神永远钉在十字架上了吗?这不是把神定规了吗?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作工异象 三》

10.在末了结束时代的工作中,神的性情是刑罚与审判,显明一切的不义,来公开审判万民,来成全那些真心爱他的人,这样的性情才能结束时代。末世已到,万物各从其类,都按着不同的性质被划分在不同的类别中,这正是神显明人的结局、归宿的时候,人若不经历刑罚、审判,人的悖逆、不义都没法显露出来。只有借着刑罚、审判才能将万物的结局都显明出来,人在刑罚、审判中才能显出原形,恶归于恶,善归于善,人都各从其类,借着刑罚、审判来显明万物的结局,达到罚恶赏善,让万人都归服在神的权下,这些工作都得借着公义的刑罚与审判来达到。因人败坏到顶峰了,人的悖逆太重了,只有以刑罚与审判为主的在末世显明的神的公义性情才能彻底将人变化、作成,才能将恶显明出来,从而重重惩罚所有不义之人。所以说,这样的性情都是具有时代性意义的,性情的显明、公开是为了每个新时代的工作,并不是无意义地随意显明他的性情。若在显明人结局的末世仍来对人施下不尽的怜悯、慈爱来爱人,仍然对人是爱,不是公义的审判,而是宽容、忍耐、赦免,无论人犯多大的罪仍是饶恕,没有一点公义的审判,那整个经营何时能收尾呢?这样的性情何时能将人带入人类合适的归宿中呢?就如一个法官他永远爱人,是一个心慈面软的爱人的法官,不管是犯什么罪的他都爱,不管什么人他都爱、都包容,那他什么时候才能断清案呢?在末世,只有公义的审判才能将人类都各从其类,才能把人带入更新的境界中,这样,就以审判、刑罚的公义性情来结束整个时代。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作工异象 三》

11.神在整个经营中作的工作都一清二楚,恩典时代是恩典时代,末世是末世,哪个时代都有明显的区别,因为每个时代都有他代表时代的工作。要作末世的工作务必得带着焚烧、审判、刑罚、烈怒、毁灭来结束时代。一说末世就是末了的时代,末了还不是要结束时代吗?一说要结束时代,非得带着刑罚、审判,这样才能结束时代。耶稣是为了让人继续生存下去、继续活下去,为了人更好地生存,把人从罪中拯救出来,不让人一直堕落下去活在阴间、活在地狱里,把人从阴间地狱里拯救出来,让人继续活着。现在到末世了,他要把人灭绝,彻底毁灭人类,就是改变人类的悖逆,所以,还按照以前怜悯慈爱的性情不能结束时代,也不能完成六千年的经营计划。每个时代都有特殊的代表性情,每个时代都有他所该作的工作。所以说,凡是神自己作的工作,每个时代都有他所发表的真正的性情,他的名、他所作的工作都是随着时代而变的,这都是整套全新的。在律法时代,以耶和华这个名作了带领人类的工作,在地上开展了第一步工作。作这步工作就是建造圣殿、建造祭坛,以律法来带领以色列民,作工在以色列民中间。带领以色列民,也就是在地上开展他工作的根据地,以此根据地来扩展以色列以外的工作,就是从以色列开始往外扩展,以后的人逐渐都知道耶和华是神,是耶和华造了天地万物,是耶和华造了所有的受造之物,借着以色列民往外扩展工作。以色列之地是耶和华在地上作工的第一个圣地,神在地上作工最初是在以色列全地,这是律法时代作的工作。在恩典时代作的工作呢,耶稣是拯救人的神,他的所有所是就是恩典、慈爱、怜悯、包容、忍耐、谦卑、爱心、宽容,他来作这么多工作就是为了救赎人类。他的性情呢,他的性情是怜悯、慈爱,就按照他的怜悯慈爱,他务必得为人钉十字架,以此来说明神爱人如己,以至于将自己全部献出来。撒但说:你既然爱人就当爱到底,得钉十字架,将人从十字架上就是从罪中救出来,将你自己献出来,换取全人类。撒但就这么打赌:“你既然是怜悯慈爱的神,你要爱人到底,就应把你自己献在十字架上。”耶稣就说:“只要是为了人类,我愿将自己全部交出来。”之后便毫不顾惜地上了十字架,救赎了整个人类。在恩典时代,神的名就叫耶稣,也就是说,神是拯救人的神,神是怜悯慈爱的神。神与人同在,他的爱、他的怜悯、他的拯救伴随着每一个人,人只有接受耶稣的名,接受与他的同在,才能得着平安喜乐,才能得着他的祝福,得着他极大极多的恩典,得着他的拯救。借着耶稣钉十字架,凡是跟随他的人都蒙了拯救,罪得赦免。在恩典时代,“耶稣”是神的名,就是恩典时代的工作是以耶稣这个名为主的工作。在恩典时代,神就叫耶稣,他在旧约圣经以外作了一步更新的工作,他的工作是以钉十字架来结束的,这是他的全部工作。所以说,在律法时代耶和华是神的名,在恩典时代耶稣这个名代表神,在末世,他的名是全能的神,就是全能者,他以他的能力来带领人、征服人、得着人,到最终结束时代。在每一个时代、每一步作工里都能看见神的性情。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作工异象 三》

12.起初,在旧约律法时代带领人,就像带领小孩生活似的,起初的人类是从耶和华初生的人类,也就是以色列人,他们对如何敬畏神、如何在地上生活这些都不明白。也就是说,耶和华造了人类,就是造了亚当、夏娃,但并没有给他们造能明白如何敬畏耶和华、如何在地上遵行耶和华的法度的器官,若没有耶和华直接的带领,无人能直接知道,因人起初就没有这个器官。人就知道耶和华是神,但究竟如何敬畏他,人当怎样行才是敬畏耶和华,当存什么样的心才是敬畏耶和华,当为耶和华献什么才是敬畏耶和华,对这些人都一概不知。人就知道享受耶和华造的万物中的可享受之物,人究竟在地上有怎样的生活才称得上是受造之物,对这些人也都一概不知。就这样的人类,若没有人指引,没有人亲自带领他们,就永远没有人类正规的生活,只能让撒但偷着掳去。耶和华造了人类,就是人类的祖先夏娃、亚当,但他并没有赐给他们更多的聪明、智慧,他们虽然已经生活在地上,但他们几乎什么也不懂。这样,耶和华造人类的工作才刚刚完成一半,并没有全部完成,他只将泥捏成人的样式,而且也有了他的气息,但并没有赐给人足够的敬畏他的心志。起初,人并没有敬畏他的心,也没有惧怕他的心,只知道听他的话,并不知道人在地上生活的常识与人生活的正常规律。所以说,耶和华虽然造了男、造了女,完成了七天的工程,但他并没有将人完全造成,因人只有外壳,却并没有做人的实际,人就知道是耶和华造了人类,但人并不知道当如何遵守他的话,遵守他的法度。所以,在有了人类之后,耶和华的工作并没有完成,他还必须得将人类彻底带领到他的面前,使人都会在地上群居,都会敬畏他,让人类在地上,也就是在他带领之后能进入正常的人类生活的正轨中,这样,以耶和华这个名为主的工作才全部结束,就是耶和华的创世工作才全部告终。所以,他既造了人类,他就得带领人类在地上生活几千年,让人都会遵守他的律例、他的法度,让人类在地上都有了正常人类的一切活动,此时,耶和华的工作才全部结束。他在造了人类之后就开始着手这个工作,直到雅各时期,才将雅各的十二个儿子组成为以色列的十二个支派。从此,以色列的所有人成了他在地上正式带领的人类,以色列成了他在地上作工的特定的地点。将这些人、将以色列全地作为他在地上正式作工的头一批人与工作的发源地,以此来开展他更大的工作,以便达到凡是地上从他生的人都能知道如何敬畏他,如何在地上生活。所以,以色列人所行的成了外邦各族之人的典范,在以色列人中所说的成了外邦各族之人当听的。因为他们是首先接受耶和华的律法、诫命的,他们也是首先知道如何敬畏耶和华之道的,他们就是知道耶和华之道的人类的祖先,是耶和华选中的人类的代表。到了恩典时代,他不再这样带领人,人犯罪堕落在罪中了,他就开始把人从罪中拯救出来,这样就有了责备之语,以至于把人从罪中彻底拯救出来。末世,人堕落到现在这个地步,所以,以审判、刑罚来作这步的工作,这样才能把工作作好。这是几个时代的工作,就是以神的名、要作的工作、不同的形像来划分时代,来转移时代,神的名和他的工作就代表他的时代,代表他的每个时代的工作。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作工异象 三》

13.耶稣这一个名,即“神与我们同在”,就能代表神的所有性情吗?就能把神说透吗?人若说神就只能叫耶稣,再不能有别的名,因神不能改变他的性情,这话才是亵渎!你说就“耶稣”一个名——神与我们同在,就能将神代表得完全吗?神能叫许多名,但在这许多名中,没有一个名能将神的一切都概括出来,没有一个名能将神完全代表出来,所以说,神的名有许多,但就这许多的名也不能将神的性情全都说透,因神的性情太丰富了,简直让人认识不过来。人没法用人类的语言把神尽都概括,人类也只能用一些有限的词汇来概括人所认识到的神的性情:伟大、尊贵、奇妙、难测、至高无上、圣洁、公义、智慧等等。太多了!就这几个有限的词也不能将人所看见的有限的神的性情都描述出来。后来,又有许多人加添了一些更能表达人内心激情的词:神太伟大了!神太圣洁了!神太可爱了!到现在,类似这些人类的语言也达到顶峰了,人仍然无法表达清楚。所以,在人看神有许多名,但神又没有一个名,这是因为神的所是太多了,但人的语言又太贫乏了。就一个特定的词、一个特定的名根本不能将神的全部代表出来,那你说神的名还能固定吗?神如此伟大、如此圣洁,你就不容他在每个时代来更换他的名吗?所以,在每个时代神自己要亲自作工的时候,他就用符合时代的名来概括自己要作的工作,以这个具有时代意义的特定的名来代表他本时代的性情,是神将神自己的性情用人类的语言表达出来。但就这样,许多有属灵经历的、亲眼看见神的人仍感觉到就这一个特定的名也不能将神的全部都代表出来,无奈,人也就不称呼神的名了,就直接称呼“神”。似乎人的内心充满了爱,但又似乎人的内心矛盾重重,因人都不知如何解释“神”。神的所是太多了,简直没法形容,但没有一个名能概括神的性情,没有一个名能将神的所有所是都描述出来。若有人问我“你到底用什么名?”我就告诉他:“神就是神!”这不是神的最好的名吗?不是神性情的最好的概括吗?这样,你们何苦再追究神名的事呢?何必再总为一个名吃不下、睡不着而苦思冥想呢?到有一天,神也不叫耶和华,不叫耶稣,也不叫弥赛亚,他就是“造物的主”,那时,他在地所取的名就都结束了,因他在地的工作结束了,随之他的名也就没有了。万物都归在了造物主的权下,他还用叫一个非常恰当但又不完全的名吗?现在你还追究神的名吗?你还敢说神就叫耶和华吗?你还敢说神只能叫耶稣吗?亵渎神的罪你担当得起吗?你要知道,神原本没有名,只是因着要作工作,要经营人类,他才就此取一个名,或两个名,或更多的名,他叫哪个名不都是他自己自由选择的吗?还用你——一个受造之物来定规吗?神自己的名是按照人所能领受到的,是按照人类的语言来叫的名,但这名人概括不了。你只能说天上有一位神,他叫神,是大有能力的神自己,太智慧、太高大、太奇妙、太奥秘而且太全能,再说就说不下去了,就能知道这么一点儿,这样,就耶稣一个名能把神自己代替了吗?来到末世,虽然仍是他作工,但是他的名得换一换,因为时代不一样了。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作工异象 三》

14.耶稣当时来作工作,是按照当时圣灵指示他的来作,按照圣灵要作的去作,并不是按照旧约律法时代、按照耶和华作的工作去作。虽然耶稣来作的工作并不是守住耶和华的律法,守住耶和华定的诫命,但他们的源头是一。耶稣作的工作是代表耶稣这个名,是代表恩典时代,耶和华作的工作呢,是代表耶和华,也是代表律法时代,他们的作工乃是一位灵作两个不同时代的工作。耶稣作的工作只能代表恩典时代,耶和华作的工作只能代表旧约律法时代,他只是带领以色列民,带领埃及民,也带领以色列以外的各个邦族。在新约恩典时代耶稣作工作,就是神叫耶稣这个名来作工作带领时代。你若说耶稣的工作是在耶和华的基础上,他没有开展新的工作,他完全是按照耶和华的话去实行的,按照耶和华所作的工作,按照以赛亚所说的预言去作工,那耶稣就不是道成肉身,他若作这样的工作,他就是一个律法时代的使徒或工人。就按你所说的耶稣就不能开辟时代,也不能另外作工作,就像圣灵非得以耶和华为主来作工,除了耶和华圣灵不作更新的工作,人如果对耶稣的工作这样认识这都属于错。人如果认为耶稣作的工作都是按照耶和华说的,都是按照以赛亚的预言作的,那你说耶稣是神道成肉身呢,还是属于先知呢?按这种说法就没有恩典时代了,耶稣也不算道成肉身,因为他作的工作不能代表恩典时代,只代表旧约律法时代。只有耶稣来了作新的工作,开展新的时代,而且打破以前在以色列作的工作,不按照在以色列耶和华所作的工作去作,不按照他的老旧规条作,不套任何的规条,他作他该作的新的工作,这是新的时代。神自己来开辟时代,而且神自己来结束时代,人不能作开展时代的工作,也不能作结束时代的工作,耶稣来了如果不结束耶和华的工作,那就证明他只是一个人,不能代表神。正因为耶稣来了,结束了耶和华的工作,也是接续耶和华的工作,而且是开展了他自己的工作,开展他更新的工作,这证明是新的时代,证明耶稣就是神自己。他们作了两步截然不同的工作,一步工作在圣殿里面作,一步工作在圣殿以外作,而且一步工作是以律法带领人生活,一步是献赎罪祭,两步工作截然不同,这就是新旧时代的划分,一点不错是两个时代!他们作工的地点不一样,所作的工作内容也不一样,目的也不一样,这样就可分两个时代,新旧约即指新旧时代。耶稣来了,不进圣殿,证明耶和华时代结束了,他不进圣殿,是因为耶和华在圣殿里面的工作结束了,不需再作了,再作就重复了。只有出圣殿,在圣殿以外开辟新的工作、开辟新的出路,才能把神的工作推向高潮,若不出圣殿作工,神的工作就永远停留在圣殿的基础上,不会有新的变动。所以说,耶稣来了不进圣殿,不在圣殿里面作工,在圣殿以外作工作,带领门徒自由作工。神走出圣殿作工,就是说神又有了新的计划,他要作圣殿以外的工作,要作圣殿以外更新的工作,方式自由。他一来,把旧约时代耶和华的工作就结束了。虽然叫两个不同的名,却是一位灵作两步工作,作的工作是接续下来的,因为名不同、工作内容不同,所以时代也就不同,耶和华来了是耶和华时代,耶稣来了是耶稣时代。所以说,一次来了叫一个名,代表一个时代,开辟一个新的出路,一步新的出路是一个名,这就代表神是常新不旧的,他的工作不断向前发展。历史不断向前发展,神的工作也是不断向前发展的,六千年经营计划要结束,必须是不断地向前发展,天天作新的工作,年年作新的工作,开辟新的出路,开辟新纪元,开辟更新的工作、更大的工作,随之,带来新的名,带来新的工作。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作工异象 三》

15.从耶和华到耶稣,从耶稣到这步所作的,三步工作贯穿下来是一部完整的经营,都是一位灵作的工作。从创世以来神一直在作工经营人类,他是初也是终,他是首先的也是末后的,他是开展时代的也是结束时代的。三步作工时代不同,地点不同,的的确确是一位灵作的,凡是将三步工作分割开来的都是抵挡神的。现在你务必得明白从第一步到现在所作的工作是一位神作的,是一位灵作的工作,毫无疑问。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作工异象 三》

上一篇:关于《作工与进入》十篇神话的选编

下一篇:关于《圣经的说法》四篇神话的选编

相关内容

  • 神主宰着全人类的命运

    作为人类中的一员,作为敬虔基督徒中的一员,我们都有责任、有义务为完成神的托付而献上我们的身心,因为我们的全人都是从神而来,都是因神的主宰而有的。若我们的身心不是为了神的托付,不是为了人类正义的事业,那我们的灵魂将愧对于为神的托付而殉道的人,更愧对于供应我们全部的神。 神创造了这个世界,创造了这个人类…

  • 第 七 篇

    作为西面之枝都当听我之声: 在以往,是否曾对我忠心?是否曾听我良言相劝?你们的盼望是实际而不是渺茫的吗?人的忠心、人的爱心、人的信心,无一不是来自于我,无一不是我赐给。我民,听见我言是否明白我意?是否看见我心?虽然以往在事奉途中有起有落,此起彼伏,不时有跌倒的可能,有时甚至有背叛我的危险,但你们可知…

  • 认识神现时作工的人才可事奉神

    为神作见证羞辱大红龙得有一个原则,有一个条件,必须心里爱神,必须进入神话。你不进入神话,没法羞辱撒但,借着生命长大,背叛大红龙,彻底使它蒙羞,这才叫真实的羞辱大红龙。你越愿意实行神的话,越证明你爱神,越证明你恨恶大红龙;你越顺服神的话,越证明你对真理渴慕。对神的话不渴慕的人都是没有生命的人,这样的人…

  • 第 十 四 篇

    历代以来,不曾有人进过国度,因此,不曾有人享受国度时代的恩典,也不曾有人看见国度君王。虽然有许多人曾在我灵的光照之下预言过国度美景,但只是知道其外表,却不知道内在的含义。当今天国度正式实现在地时,多数人仍不知在国度时代究竟要作成什么,究竟把人带到什么境界,这个,恐怕所有的人都处于“混沌”状态,因为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