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七 神定规人结局的标准与各类人结局的话语

745 现在是我拟定每个人结局的时候,不是我开始作人工作的阶段,我将每个人的言语、行为以及每一个人的跟随历程与原有属性或其最终的表现都一一列记在我的记事册上,这样,无论怎样的人都难逃我的手,都会按着我的分布而各从其类的。我定规一个人的归宿不是根据其年岁的大小,不是根据其资格的老幼,也不是根据其受苦的多少,更不是根据其可怜的程度,而是根据其有无真理,除此以外别无选择。你们都应明白,不遵行神旨意的人同样都要受惩罚的,这是任何一个人都不能改变的。所以,受惩罚的人都是因着神的公义而受惩罚的,是因着他们自己作恶多端而遭到了报应。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当为你的归宿预备足够的善行》

746 人能否被拯救,不是看你的资格有多老,不是看你作工有多少年,更不是看你的资历有多少,而是看你的追求到底有无果实。你该知道,拯救的是可结果实的“树”,不是枝叶茂盛、鲜花繁多但不结果子的“树”,纵使你多年流浪街头又能怎么样呢?你的见证在何处呢?你敬畏神的心远远低于你爱慕自己、恋于情欲的心,这样的人不是败类吗?怎么可以作为被拯救的标本、模型呢?你的本性难移,你的悖逆太多,不可救药!这样的人不正是被淘汰的人吗?我的工作结束之时不也正是你的末日来到之时吗?我在你们中间作了多少的工、说了多少的话,你们曾有多少入耳了?曾有多少顺服了?我的工作结束之时也是你抵挡我与我对立结束之时。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实行 七》

747 在地上我寻找了许多人做我的跟随者,在所有的跟随者之中有做祭司的,有做带领的,有做众子的,有做子民的,也有做效力的。我是按着人对我的忠心来划分其类别的,当人都各从其类的时候,也就是将各类人的本性都显明的时候,那时我将各类人都归在其该有的类别之中,将各类人都放在其合适的位置之上,以便达到我拯救人的目的。我将我要拯救的人分批召集回来归在我的家中,然后让所有的这些人都接受我在末世的作工,在此同时将人都划分类别,之后按着各人所行的来赏罚各人,这是我的作工步骤。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被召的人多,选上的人少》

748 人类进入安息之中以前,各类人是被惩罚还是得赏赐是根据其是否是寻求真理、是否是认识神、是否是能顺服看得见的神。那些虽曾效力却不认识也不顺服看得见的神的人都是没有真理的人,这些人便是作恶的人,作恶的人无疑就是被惩罚的对象,并且按着其恶行对其进行惩罚。神是让人相信的,也是值得人顺服的,而那些只相信渺茫看不见的神的人就都是不相信神而且也做不到顺服神的人,这些人若到征服工作的末了还是不能做到相信看得见的神,而且仍是悖逆、抵挡在肉身中看得见的神,那这些“渺茫派”无疑就是被毁灭的对象了。就如在你们中间的人,凡是口头承认道成肉身的神却行不出顺服道成肉身的神的真理的人,到最终将都是被淘汰毁灭的对象,凡是口头承认看得见的神而且吃喝看得见的神所发表的真理却追求渺茫看不见的神的人,更是将来毁灭的对象,这些人都不能存留到工作结束以后的安息之中,类似这样的人不能有一个存留在安息之中的。属魔鬼之类的人都是不行真理的人,他们的实质都是抵挡、悖逆神的,并没有丝毫意思顺服神,这类人都是毁灭的对象。你有无真理、是否抵挡神是根据你的实质,并不是根据人的外貌或人偶尔的言行。每个人是否被毁灭都是由其实质决定的,是根据他们的行事与追求真理所流露的实质而确定的。同样是作工的人而且作同样多的工作,人性的实质是善的、是有真理的,那就是存留的对象;人性的实质是恶的、是悖逆看得见的神的,那就是灭亡的对象。神作工或说话凡是针对人类的归宿的都是按其实质而作合适的处理,不会有一点差错,更不会有一丝一毫的失误,只有人作工才会掺有人的情感或掺有人的意思,神作工都是最合适的,决不会诬陷任何一个受造之物的。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与人将一同进入安息之中》

749 人衡量人的标准是根据其行为,行为善的则是义人,行为恶劣的便是恶人;神衡量人的标准则是根据人的实质是否顺服神,顺服神的是义人,不顺服神的是仇敌、是恶者,不管其行为好坏,也不论其言语对错。有的人想用善行来获得以后美好的归宿,有的人想用好的言语来收买以后美好的归宿,人都错认为神是看人的行为或听人的言语来定人的结局,所以,有许多人就想借此来骗得一时的恩典。在以后的安息中存活下来的人都是经过苦难之日而且为神作了见证的人,都是尽到了人的本分的人,都是存心顺服神的人,那些只想借用效力的机会来免去真理的实行的人,都是不能存留下来的人。对所有人的结局的安排都有合适的标准,并不只按其言行来决定,也不按其一个时期的行为来决定,决不会因为一个人曾为神效力就对其一切恶行进行宽大的处理,也不因其曾为神一时的花费而对其免去死亡的处理,没有一个人能逃脱其恶的报应,也没有一个人能将其恶行掩盖从而逃脱灭亡之苦。人若真能尽到自己的本分,那就是对神永远忠心,不讲报酬,不管是得福还是受祸。若人在看见福气时对神忠心,看不见福气时对神就失去了忠心,这样的曾经一度为神忠心效力的人若到最终仍不能为神作见证,仍不能尽到自己应尽的本分,这样的人仍是灭亡的对象。总之,恶人不能存活到永远,也不能进入安息之中,义人才是安息之中的主人。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与人将一同进入安息之中》

750 人是得福是受祸都是按着其本人的实质而定的,并不是根据别人与自己共同的实质而定的,在国度里根本没有这样的说法,没有这样的规定。一个人能在最终活下来是因其达到了神的要求,一个人若不能在最终的安息中存活下来是因其本人悖逆了神,未能满足神的要求。每个人都有合适的归宿,这归宿都是根据其本身的实质而定的,与别人根本没有一点关系。儿女的恶行不能加在父母的身上,儿女的义父母也不能分享;父母的恶行不能加在儿女的身上,父母的义儿女也不能分享。各人担当各人的罪,各人享受各人的福,谁也不能代替谁,这是公义。在人看,若是父母得福那儿女就能得福,若是儿女作恶那父母就得抵罪,这是人的意思,是人的作法,并不是神的意思。每个人的结局都是按其所行出来的实质而定的,而且定得都合适。任何一个人都不能担当别人的罪,更代替不了别人去遭惩罚,这是绝对的。父母疼爱儿女并不能代表儿女行义,儿女孝顺父母并不能代表父母行义,这就是“两个人在田里取去一个撇下一个,两个女人推磨取去一个撇下一个”的真意。没有一个人能因其太爱儿女而将作恶的儿女带入安息之中,也没有一个人因行义能将其妻子(或丈夫)带入安息之中,这是行政中的规定,任何一个人都不能例外。行义的总归是行义的,作恶的总归是作恶的;行义的总归是能存活下来的,作恶的总归是灭亡的对象;圣洁的就是圣洁的,并不是污秽的,污秽的就是污秽的,并没有一点圣洁的成分;毁灭的是所有的恶人,存活的是所有的义人,哪怕作恶的人的儿女是行义的,哪怕义人的父母是作恶的。信的丈夫与不信的妻子本无关系,信的儿女与不信的父母并无关系,是不相合的两类,在未进入安息之中有肉体的亲情,但进入安息之中便再也没有肉体亲情之说了。尽本分的与不尽本分的本是仇敌,爱神的与恨神的本是敌对的,进入安息之中的与被毁灭的是不可相合的两类受造之物。尽本分的受造之物是可存活下来的,不尽本分的受造之物将是被毁灭的,而且都是到永远的。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与人将一同进入安息之中》

751 不管是死去的人的灵魂还是活在肉体中的人,凡是作恶的、凡是未蒙拯救的都将在圣洁的人类进入安息之中时被全部毁灭。这些作恶的灵魂与作恶的人或义人的灵魂与行义的人,不论是哪一个时代的,总之,凡是恶者都被毁灭,凡是义人就都将存活下来。是否是蒙拯救的人或灵魂并不完全是根据末了的工作而决定的,而是根据是否抵挡神、是否悖逆神而确定。在上一个时代的人若是作恶的而且不可挽救那其定规是被惩罚的对象,若在本时代作恶的而且不可挽救那其定规也是被惩罚的对象。是根据善与恶来划分各类人,并不是根据时代来划分。将人善恶划分开来并不当即就惩罚或赏赐,而是等到末世征服工作以后才作罚恶赏善的工作。其实,自从作人类的工作以来就开始用善与恶来划分人类了,只不过在工作结束之时才赏赐义人、惩罚恶人,并不是在末了结束工作时才将恶人或义人划分开,之后就紧接着作罚恶赏善的工作。最终的罚恶、赏善的工作完全是为了彻底洁净全人类,以便将完全圣洁的人类带入永远的安息之中,这步工作是最关键的工作,是整个经营工作中最后的一步。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与人将一同进入安息之中》

752 作恶的人与行义的人总归都是受造之物,作恶的受造之物到最终是灭亡的对象,行义的受造之物则是存活的对象,这是对两类受造之物最合适的安排。作恶的不能因其悖逆而否认其是神造的但是被撒但掳去而不可挽救的对象,行义的不能因其能存活下来而否认其是神造的但又经撒但败坏而蒙拯救的对象。作恶的是悖逆神的受造之物,是不可挽救而且已被撒但彻底掳去的受造之物,作恶的人也是人,是被败坏至极的人,是不可挽救的人,同样也是受造之物,行义的也是被败坏的人,但是肯脱去败坏性情的人,是可顺服神的人。行义的人并不是义充满的人,而是蒙拯救脱去败坏性情顺服神的人,是在最终站立住的人,并不是未经撒但败坏的人。工作终结以后所有的受造之物有灭亡的、有存活的,这是经营工作的必然趋势,这是谁也不可否认的,作恶的人都不能存活,顺服、跟随到底的定规是可存活的。既是经营人类的工作那就有留下来的也有被淘汰的,这是各类人的不同结局,是对受造之物最合适的安排。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与人将一同进入安息之中》

753 现在不追求的与追求的就是两类人,是归宿不同的两类人,追求认识真理、实行真理的人是属于神所拯救的,不认识真道的都是魔鬼、仇敌,是天使长的后裔,是灭亡的对象。即使是虔诚的信渺茫神的信徒不也是魔鬼吗?人的良心好却不接受真道,这样的人都是魔鬼,其实质是抵挡神的,那些不接受真道的都是抵挡神的人,这样的人即使受许多的苦也仍是灭亡的对象。那些不愿意撇弃世界、舍不掉父母、舍不掉自己的肉体享受的人都是悖逆神的人,都是被毁灭的对象。凡不信道成肉身的神的人都属于魔鬼,更是将来灭亡的对象。那些信而不行真理的人、不相信神道成肉身的人、根本就不相信有神存在的人都是灭亡的对象,凡是能存留下来的人都是经过熬炼之苦而站立住的人,是真正经过试炼的人。凡不承认神的人都是仇敌,就是在这道流里与在这道流以外的不承认神道成肉身的都是敌基督!撒但是谁,魔鬼是谁,神的仇敌又是谁,还不是那些不相信神的抵挡派吗?还不是那些悖逆神的人吗?还不是那些口头信却无真理的人吗?还不是那些只追求得福却不能为神作见证的人吗?今天你还能与这些魔鬼拉拉扯扯,对这些魔鬼讲良心、讲爱心,你这不属于对撒但施好心吗?不属于跟魔鬼同流合污吗?人走到今天若还是善恶不分,还是一味地讲爱、讲怜悯,丝毫没有一点寻求神心的意思,丝毫不能以神的心为心,那这类人的结局将更惨。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与人将一同进入安息之中》

754 现在你真知道为什么要信我吗?你真知道我的作工的目的、意义是什么吗?你真知道你的本分是什么吗?你真知道我的见证是什么吗?你只是信我,但却在你身上看不见我的荣耀,看不见我的见证,那你是我早已淘汰的对象。对于那些什么都明白的人更是我眼中的刺,在我的家中仅是我的绊脚石,是我作工中将要扬尽的稗子,毫无一点用处,没有一点分量,早被我厌憎。凡是那些毫无见证的人,我的忿怒常在他身上,我的刑杖永不离开他,我早将其交在了恶者手中,根本没有我的一点祝福,到那日,他们的刑罚比那愚顽的妇人的更重。现在我只是作我分内的工作,将所有的麦子都捆起来,连同那稗子也都捆在其中,这就是我现在的工作。当我扬场之时将这些稗子都扬尽,之后,将麦粒归入仓内,将那扬出来的稗子放在火里焚烧成灰。现在我的工作仅是将所有的人都打成捆儿,即彻底征服,之后再开始扬场,以便显明所有人的结局。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论到“信”,你怎么认识》

755 神对待亵渎他的人、抵挡他的人,甚至一些毁谤他的人,对待有意攻击、毁谤、谩骂他的人,他不是视而不见、听而不闻,而是有明确的态度。他恨恶这些人,在心里也定罪这些人,甚至公开宣布这些人的结局,让人知道对于亵渎他的人他有一个明确的态度,也让人知道他将要怎样定这些人的结局。但是在神说完这些话之后,人很少能看到神是怎么处理这些人的事实,也很难了解神给这些人结局、定论的原则,就是说人往往看不到神具体处理这些人的态度与方式,这就涉及到神作事的原则。对待有些人的恶行神用事实临及,就是未宣布罪行也未定结局而是直接用事实临及让人受到惩罚或者得到应有的报应。这些事实临及惩罚的是人的肉体,都是人肉眼能看得见的。对待有一些人的恶行神只是用话语咒诅,同时神的怒气临到了他们,而他们所受的惩罚或许是人的肉眼看不到的,但这样的结局甚至于比人看到的受惩罚、被击杀的结局性质更严重。因为在神定意不拯救这样的人、不再怜悯这样的人、不再宽容这样的人、不再给他们任何机会的情况下,对这些人神采取的一个态度是搁置。“搁置”的意思是什么呢?这个词本身的意思就是先搁在一边,不搭理不理睬了。在神这里“搁置”的意思有两种解释:第一种解释就是把他的性命、把他的一切都交给撒但处理,神不再负责不再管理了,这个人或者癫、或者狂、或者傻、或者生、或者死、或者下地狱受惩罚都与神无关,这就意味着这个受造之物完全与造物主无关了;第二种解释就是神定意要自己亲手作一些事在这样的人身上,有可能借着这样的人效力,有可能借着这样的人作衬托物,有可能对这样的人有一种特殊的处理方式、特殊的对待方式,就像保罗一样。这就是神心里对这类人定意处理的原则与神的态度。所以人抵挡神、毁谤神、亵渎神,如果触怒了神的性情,触到了神的底线,这个后果是不堪设想的,最严重的后果就是神将人的性命连同一切都一次而永远地交与撒但,永生永世不得赦免,这就意味着这个人成了撒但口中的食物、手里的玩偶,他从此与神再毫无关系。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的作工、神的性情与神自己 三》

756 什么是审判,什么是真理,你都明白了吗?若你明白了,我劝你还是服服帖帖地受审判,否则你永远没有机会得到神的称许,永远没有机会被神带入神的国中。那些只接受审判却总不能被洁净的人,也就是在审判的工作中逃走的人将永远被神厌弃,他们的罪状比那些法利赛人的更重、更多,因为他们背叛了神,他们是神的叛逆者,这些连效力都不配的人将受到更重的惩罚,而且是永久的惩罚。神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曾口头对他忠心却背叛他的叛徒,这样的人将受到灵、魂、体都受惩罚的报应,这不正是神公义性情的流露吗?这不正是神审判人、显明人的目的吗?神将在审判期间作恶多端的人放在了邪灵群居之地让其任意毁坏其肉体,他们的肉体散发着死尸的味道,这是他们应有的报应;神将那些并不忠心的假信徒、假使徒、假工人的各种罪状一一列在他们的记事册上,在合适的时候将他们扔在污鬼之中,让污鬼任意玷污他们的全身,使他们永远不得超生,使他们永远不能再见到光明;神将那些曾经一度时期效力却并未忠心到最终的假冒为善的人列在了恶人中间,让其与恶人同流合污成为乌合之众,最终将其灭掉;神将那些从未对基督忠心或从未献出一点力量的人扔在一边从不搭理,更换时代时将他们统统灭掉,他们便不再存活在地上,更谈不上进入神的国中了;神将那些从未对神真心而是被逼无奈应付神的人列在了为子民效力的人中间,他们这些人仅能存活一小部分,大部分的人将同那些连效力都不合格的人一同被毁灭;最终,神将所有与神同心合意的人,神的子民、众子以及神所预定做祭司的人带入神的国度之中,这些都是神作工中得着的结晶。而那些并不能归于神所划分类别中的人则都被列在外邦人的行列之中,他们的结局是什么你们是可想而知的。我该说的都对你们说过了,该选择怎样的路那都是由你们自己的选择而决定的。你们应明白这样一句话:神的作工从来就不等待任何一个跟不上他步伐的人,神的公义性情对任何一个人都是无情的。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基督用真理来作审判的工作》

上一篇: (三)关于神警戒人的话语

下一篇: 十八 预言国度美景、人类归宿与神应许祝福的话语

如何摆脱罪性的捆绑,不活在认罪犯罪的情形中?欢迎联系我们,帮你在神的话里找到路途。
通过WhatApp与我们联系
通过Messenger与我们联系

相关内容

人信神当存什么观点

人信神到现在,究竟得着了什么?在神的身上你认识到了什么?因着信神你这个人有多大变化?现在你们都知道,人信神不是单为了灵魂得救、肉体得平安,也不是为了借用爱神来充实自己的生活等等这些。就现在来看,若你爱神是为了肉体得平安,是为了暂时的享受,这样即使你最后爱神爱到顶峰,不再求什么,那…

你当怎样走末了一段路

现在你们是走末了的一段路,这段路是关键的一段路。以前你也许受了不少的苦,作了很多的工,跑了很多的路,听了许多的道,好不容易走到了今天,如果眼前这点苦还受不了,还像以往那样,那就不能被成全,这不是吓唬你,事实就是这样。彼得在经历神的许多作工以后,他长了一些见识,长了许多分辨,对于事…

独一无二的神自己 十

神是万物生命的源头(四)今天我们交通一个特殊的话题。对于每一个信神的人来说,人需要认识的、需要经历的、需要了解的无非就是两大项,哪两大项呢?第一项就是个人生命进入这一部分,第二项就是关于认识神这一部分。这段时间我们所交通的关于认识神这方面的话题,你们觉得能够得上吗?准确地说大部分…

基督的实质是顺服天父的旨意

道成肉身的神称为基督,基督就是神的灵所穿的肉身,这个肉身不同于任何一个属肉体的人。所谓的不同就是因为基督不属血气而是灵的化身,他有正常的人性与完全的神性,他的神性是任何一个人都没有的,他的正常人性是为了维护在肉身中的一切正常活动的,神性是来作神自己的工作的。不论是人性还是神性都是…

设置

  • 文本设置
  • 主题背景

纯色背景

主题背景

字体设置

字号调整

行距调整

行距

页面宽度

目录

搜索

  • 本篇搜索
  • 本书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