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在肉身显现

目录

第 十 三 篇 说 话 的 揭 示

神恨恶大红龙的所有子孙,更恨恶大红龙,这是在神心中怒气的根源,似乎神要把所有属于大红龙的东西都扔在硫磺火湖之中焚烧净尽,甚至有时似乎神将要伸出手来将大红龙亲手灭没,这样才除去他的心头之恨。大红龙家中的每一个人都是畜生,没有人性,所以神在强压怒气的情况下说出了这样的话:“在所有的子民当中,再加所有的众子,即在我拣选的全人类中的选民之间,你们属于最次的。”神在大红龙国家与大红龙展开了决战,要在计划结束时将大红龙灭没,不让其继续败坏人类,不让其继续糟踏人的灵魂。神天天在呼救在睡梦中的子民,似乎所有的子民都喝了安眠药一样一直处于迷糊之状中,若有一时不提醒就又睡着没有知觉了。所有的子民又犹如全身三分之二瘫痪一样,不知自己的所需,不知自己的缺少,甚至就连该穿什么、该吃什么都不知道,足见大红龙是下了一番苦功来败坏人的,它的丑恶嘴脸遍及中国各地,甚至使人心烦,不愿再呆在这个腐朽、庸俗之国,神最恨恶的就是大红龙的本质,所以天天在怒气之中提醒人,人天天活在神的怒目之下。就是这样,多数人仍不懂得寻求神,而是坐而视之,只等着人去喂养,即使饿死也不愿自己找饭吃。人的“良心”早就叫撒但败坏得变了质,变成了“凉心”,难怪神说“若我不提醒你们,你们仍不醒悟,似乎是处于‘冷冻’之中,又似乎是处于‘冬眠’之中”。犹如人是冬眠动物一般都在冬季之中越冬,并不要求吃什么,并不要求喝什么,这正是现在子民的光景,所以神只要求人在光中认识道成肉身的神自己,并不要求人能变化多少,或是人的生命有多大的长进,这就足以将肮脏、污秽的大红龙打败,从而更显明神的大能。

人看神的话都是只能领受字面的意义,却不能明白灵中之意,就“滚滚的浪涛”五个字将所有的英雄好汉难倒了,在神的烈怒显明之时,神的说话、神的作事、神的性情不正是滚滚的浪涛吗?当神审判全人类之时,不正是显明神的烈怒之时吗?不正是滚滚的浪涛发作之时吗?因着人的败坏,有谁不是活在滚滚的浪涛之中呢?即有谁不是活在神的烈怒之中呢?当神要向人倒下灾难之时,人看见的不正是“翻滚着的乌云”吗?人,有谁不是在逃避灾难呢?神的烈怒正如倾盆大雨一般,犹如急风一样将人吹来吹去,人都经神话的洁净,犹如接受了纷纷扬扬大雪的临及一样。神的话最令人难测,他是借着话来创造世界,又借着话来带领全人类,借着话来洁净全人类,最后借着话来恢复全宇之洁净。在神的话中,处处都可看见神灵的存在并不是空洞的,人在神的话中才看见一点生存之道,因为在神的话中有生命的供应,所以人都能宝爱神的话。人越注重神的话,神对人提出的问题越多,把人问得不知所措,根本来不及回答,就神接二连三的问话当中足以使人考虑一阵子了,更谈不上其余的话了。在神真是全丰全足,不曾有缺少,但人却享受不了多少,只知其话中的外皮,就如只能看到鸡皮,却吃不着鸡肉,说明人的福气太小,竟然不会享受神。在人的观念当中各自都有自己心目中的神,因此人根本就不知什么叫渺茫的神,什么叫撒但的形象,所以当神说“因你所相信的只是撒但的形象,与‘神自己’却无关无份”时,人都目瞪口呆了,信了这么多年,还不知道自己信的是撒但,并不是神自己,人的心中顿觉虚空,但又不知从哪说起,此时又开始发蒙了。就这样作工才能让人更好地接受新的亮光,从而否认以前的旧东西,即使再好也不行,这样更有利于人来认识实际的神自己,从而达到去掉人的观念在人心中的地位,让神自己来占有人,这样才能达到道成肉身的意义,让人在肉眼之中认识实际的神自己。

神多次把灵界状况告诉给人:“当撒但来到我的面前时,我并不因着其猖狂而后退,也并不因其丑陋而心惊胆战,我对其采取置之不理的态度。”人从这话领受的只是在实际当中的景况,并不知灵界实情。因着神的道成肉身,撒但采用种种办法来控告,想借此来攻击神,但神并不因此而后退,他只是在人中间说话,在人中间作工,借着道成的肉身让人来认识他。而撒但却急红了眼,在子民身上也下了不少功夫,使其消极、后退,甚至使其失迷。但因着神话的果效,撒但都失败了,从而更加猖狂,所以神提醒所有的人:“在你们的生活中,或许有一天,你就遇到了诸如此类的情况,你愿意叫撒但掳去呢,还是叫我得着呢?”虽然灵界发生的事人不知道,但人一听神这样的说话就都谨慎、害怕了,从而击退了撒但的攻击,从中足以看见神的荣耀。虽然进入新的工作方式之中已很久了,但人对于在国度中的生活仍不透亮,即使明白也不透亮。所以神在给人提出警告之后,将国度生活实质介绍给人:“国度生活是子民与神自己的生活。”因着是神自己道成肉身,所以在地实现在三层天的生活,这不仅是神计划的,也是神作成的。随着时间的流逝,人越来越认识神自己,因而越能体尝到在天的生活,因为人真正感觉到神就在地上,并不是在天渺茫的神,所以说是在地犹如在天的生活。实际上,神来在肉身体尝人间之苦,越是能在肉身中体尝人间之苦,越证明是实际的“神自己”。所以“在我的居所,才是我隐秘之地,但在我的居所,我又打败了众仇敌;在我的居所,我对地上的生活才有了实际的经历;在我的居所,我又观察着人的一言一行,观察、指挥着全人类”这句话就足以证实今天的神的实际。实际地在肉身中存活,实际地在肉身中经历人生,实际地在肉身中认识整个人类,实际地在肉身中征服人类,实际地在肉身之中与大红龙展开决战,在肉身中作着一切神的工作,这不正是实际的“神自己”的存在吗?但很少有人在神的这几句平常的话当中看出门道,只是一溜烟就过去了,并不觉神话的可贵、难得。

神的话过渡得特别好,就“当人都处于昏迷状态之时”这一句话把叙述“神自己”转入描绘全人类这个状态之中,这里“闪闪寒光”并不代表东方的闪电,而是神的话语,即神新的工作方式。所以在此可以看见人的各种动态:在进入新的方式之后,都辨识不清方向,不知从哪来,更不知往哪去。所说的“多数人在激光之中被击杀”指的是在新的方式中被淘汰的人,因着经不住试炼、经不起苦难的熬炼而又一次被打入无底深坑的人。神的话把人揭示到一个地步,人好像看见神的话就害怕,犹如看见机关枪正对着自己的心窝一样不敢说什么,但又觉着神话中有好东西,心中矛盾重重,不知该怎么办好,但因着“信”所以只是硬着头皮往神的话里钻,唯恐神将其撇弃。正如神所说“人,谁不在此景中生存?谁不在我的光中?即使你刚强,或是你软弱,但你怎能避开我光的临及呢?”神若是使用谁,那么即使是软弱,神也照样在刑罚中光照开启他,所以人越看神的话对神越有认识,对神越加敬畏,越不敢任意妄为。人走到今天这个地步,全数是神的大能,正因着神话中的权柄,即因着神话中的灵,人才对神有了害怕的心。神越揭示人的本相,人越敬畏神,因而越肯定神的实际存在,这正是神让人认识神的一个引路明灯,是神给人的线索,细想开来事实不正是如此吗?

以上所述,不正是在人前为人引路的明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