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错误的检举

2022年6月3日

澳大利亚 小杰

这一年多,神一直在交通分辨假带领这方面的真理,聚会中我也常常交通自己的领受认识,但是在现实生活中我却不会分辨假带领,看到带领有一些不作实际工作的表现,我就瞎安乱套,盲目地把人定性为假带领,结果不但没有维护好神家工作,还差点给神家工作带来打岔搅扰。借着事实的显明,我从失败中学到了一些功课,对假带领会分辨一些了。

我在教会是作事务工作的,负责管理教会的一些物品和工具。平时,我发现弟兄姊妹在领取工具上存在一些问题。比如,有的人领取工具不填写领取单,私自就拿走了;有的人用完工具还回来时也不说,过后发现工具坏了,也不知道是谁用坏的……像这类问题也会发生,导致管理上有些乱,我就找到带领李姊妹,向她反映了这些问题。我还提醒带领是不是可以总结总结,和大家在聚会中交通一下,让大家进入原则,能够爱护工具。带领了解后说可以。后来,我就把聚会文档做好了,一直等着带领来聚会。可是左等右等始终不见带领来聚会或跟进这项工作,我就把眼光盯在了带领身上,心想:“都这么长时间了,带领怎么还不来跟进这项工作呢?这个问题和她说了不止一次了,但是一直没有解决。现在神一直在交通分辨假带领这方面的真理,你不跟进解决问题你就是假带领,我就向上层带领反映你的问题,这样上层带领就会觉得我这个人还挺有正义感的,说不定还会高看我呢!”当时,我只是这么想了想,没有反映。后来,由于之前租的存放神话书籍的库房再有一个多月就到期了,需要尽快把书籍搬到另一个地方,由于书籍太多,每一箱都很重,我一个人搬很费劲,得需要很长时间,我有些着急,就和带领说能不能找几个人过来帮忙。带领每次都说要找人,但是迟迟不见来人,好不容易来了两个弟兄,搬了一趟就有急事走了。看到这样的现状,我很无奈,心想:“带领为什么不多找些人来呢?怎么不跟进这项工作呢?也不到现场来看看我这边的工作量。”我是越想越生气,都不想再跟带领反映问题了,觉得说什么都没有用。那段时间,我都不想看见带领,看见了也不想跟她说话,心想:“你不找人来就别找了,我自己干,反正你的这些表现我都记着呢,到时候我都反映给上层带领。”我又想到一段分辨假带领方面的神话:“对于教会工作中出现的问题,假带领也置之不理,他从来不到工作现场了解、跟进,掌握实际情况,以便达到及时地发现问题、解决问题,杜绝工作中出现偏差与漏洞。对于教会工作中存在的难处,假带领只是讲点道理、喊喊口号,应付了事。《带领工人的职责》我心想带领的这些表现不是和神话说的一样吗?不了解、不解决我工作上的问题,这不就是假带领吗?可又想到,我看出问题也没给带领沟通过,也没有找几个明白真理的弟兄姊妹印证,是不是不能直接这么定性呢?要不我再寻求一下这方面的真理原则,找几个明白真理的弟兄姊妹商量一下再看呢?可是这都和神话说的表现一样了,还有什么可看的呢?我也不确定自己看得对不对,也害怕自己说错了,我心里左右争战,满脑子想的都是带领不给我解决问题的一幕幕。就这样,我没有再继续寻求真理,也没有揣摩神交通的背景,没有准确领受神话的意思,就拿着其中的一句话、一个表现套在带领身上,认为李姊妹就是假带领。过后,我又听到其他作事务工作的姊妹说,李姊妹也没怎么跟进她们的工作,有些工作也会拖延,听到这些,我心里就更加认定,李姊妹不作实际工作,不跟进了解工作,这不就是神所揭示的假带领吗?最近聚会一直在交通分辨假带领这方面的真理,没想到我今天碰到了,我应该有正义感维护神家的工作,揭露假带领。但当我想要找上层带领反映这些问题的时候,我心里又感觉不踏实,我还没找李姊妹沟通这些问题,也没有找明白真理的弟兄姊妹寻求商量,这样反映李姊妹的问题是不是太盲目、太武断呢?这时,我又听说上层带领找李姊妹谈话了,还要找各组组长了解李姊妹尽本分的情况。听到这些,我心里就安静不下来了,没想到上层带领都已经发现李姊妹有问题了,那李姊妹是假带领应该八九不离十了。不行,我得赶紧向上层带领反映李姊妹的问题,不用再寻求了,不然等上层带领了解完情况撤换了李姊妹,说起都有谁对她有分辨,谁发现了这个带领的问题,谁有正义感检举过,那里面就没有我了,那怎么能显出我有分辨呢?不行,不能再等了。我就迫不及待地约了上层带领周弟兄,向他检举了李姊妹的问题。我说李姊妹作为带领却不跟进我的工作,也不了解我工作上的问题,每次我跟她反映问题她也不解决,我还找了一段分辨假带领的神话,说神话揭示的假带领的表现和李姊妹是一样的,我觉得她是假带领。周弟兄听完后说:“我们都已经了解过了,李姊妹确实存在问题,有些工作没有跟进到位,尽本分应付糊弄,需要对她实行修理对付,帮助她反省自己学功课。但我们了解到李姊妹这几个月主要是在跟进浇灌工作,因为这段时间传进来的新人很多,有些被宗教牧师搅扰得很厉害,急需把这些新人浇灌好,使他们在真道上扎下根基,这是当前最关键、最主要的工作,李姊妹是把全部的精力投入到这项工作上了。而事务工作相对次要一些,只要不耽误事,进度暂时缓慢一些也不会有太大问题。因为这段时间工作都赶到一起了,人员也紧缺,分轻重缓急的话,只能把事务工作暂缓放到后面。李姊妹是在这个背景下没及时跟进你的工作,而且她是和配搭的弟兄姊妹商量之后才这么实行的。另外,李姊妹之前是负责单项工作的,现在刚做带领,一下子负责多项工作确实有些吃力,她有跟进不到的地方还需要我们多帮助、多沟通。”这时,周弟兄还发了相关的原则,我看了原则之后才知道,原来作工作得分轻重缓急,当前浇灌工作是主要工作,在浇灌工作不受影响的情况下,再抽出时间作其他工作,不然浇灌工作耽误了,那不是因小失大吗?李姊妹虽然有些工作没有跟进到位,但主要是考虑轻重缓急,不是丝毫不作实际工作。而我从来也没了解过姊妹为什么没有跟进工作、为什么提出问题姊妹没解决,我就对姊妹产生成见,把眼睛盯在姊妹身上,认为她不作实际工作,就直接定性她是假带领,这不是太武断了吗?这时,周弟兄接着问我,“如果现在把李姊妹撤换了,教会能马上找到接替李姊妹的人吗?工作能继续进展下去吗?”我想了想,觉得李姊妹还是适合继续做带领的。和周弟兄聊完后,我心里很难受,本来以为自己挺有正义感的,还找了相关神话,我是寻求了真理才去反映李姊妹的问题的,没想到我还是没明白真理,还是分辨错了,那我究竟是错在哪里了呢?

寻求中,我看到一段神的话:“定性假带领、假工人得有充分的事实根据,绝不能根据一两个事件或者一两个过犯来定性,更不能根据一时的败坏流露来定性,必须得根据能否作实际工作、能否用真理解决问题来定性才准确,还要根据是不是一个对的人、是不是喜爱真理能顺服神的人、有无圣灵的作工开启来决定,只有根据这几方面来定性假带领、假工人才是正确的,这几方面就是衡量定性假带领、假工人的标准、原则。《带领工人的职责》从神话中我明白了,分辨是否是假带领最主要是根据他能否作实际工作、是不是接受真理来确定,并不是自己想象的那样,只要自己本分上一有问题,带领就必须解决,解决了就是真带领,不解决就是不作实际工作,就是假带领,这种观点是错谬的,是不符合真理的。判断一个带领是否是假带领,最主要是根据他能不能及时地跟进、了解、掌握所负责范围内各项工作的进展和现状,能不能及时地发现、了解弟兄姊妹在本分中所遇到的问题、难处和偏差,并和弟兄姊妹一起寻求真理原则解决这些问题,根据这些来判断带领作不作实际工作。另外,还得看他能不能接受真理、是不是对的人。如果带领有不明白的问题能向上寻求,弟兄姊妹提建议或指出缺少时他能够顺服下来,去寻求真理反省认识自己,临到修理对付、失败跌倒能够学到功课,过后能有变化,这就是接受真理的人。而且,带领负责多项工作时不需要什么都亲自去做,主要是在每一项本分上都能起到把关的作用,使得教会工作能够正常进展,这就是一个合格的带领。而假带领外表上看着很忙,但只是浮皮潦草地作一些工作,主要的工作却没有及时作好,整天瞎跑、瞎忙,工作效率低,因着不明白真理原则,对本职工作内的问题发现不了,或看不透,不知道该如何规划安排,只会讲一些字句道理、空话应付人,让人没有实行的路途,丝毫解决不了弟兄姊妹尽本分中的实际问题,而且他遇事不寻求真理,不接受弟兄姊妹的指点帮助,最后导致多项工作不能顺利进展,甚至处于停滞状态,这就是严重的失职,就是假带领。从神的话中我明白了,分辨一个人是否是假带领,得从多方面去看、去了解才能确定。如果只看人一时的表现或者败坏流露,不看事情的背景、缘由和人有无悔改变化就随便定性,这样容易冤枉人、定规人。因为人都有败坏、不足,只要能够认识自己、有悔改变化,神家也给机会继续操练。结合神话原则,再衡量李姊妹的表现,看到目前她在最主要的几项工作上一直在跟进,遇到问题难处也能和大家一起商量解决,整体来看,她还是能作一些实际工作的,尽本分也有一些果效,只是因为工作都赶到一起了没有兼顾到位,有疏漏的地方,这是她尽本分中的缺少、不足,应该提醒、帮助她。认识到这些,我才看到自己不明白真理原则,不能公平对待人,看到带领的问题不跟人沟通,也不多方面了解,就盲目地把人定性为假带领,一点儿敬畏神的心都没有。

之后,我看到一段神的话:“一个人被弟兄姊妹选为带领,或者被神家提拔作某一项工作、尽某一项本分,并不意味着他的地位、身份就特殊了,也不意味着他所明白的真理比别人多、比别人深,更不意味着他能顺服神,不会背叛神了,当然也不意味着他就认识神了,是敬畏神的人了,事实上这些还都没有达到,只是简单意义上的提拔与培养,并不是定规好的。这个提拔、培养只是提拔出来,有待培养,至于培养的最终结果如何,就在于这个人是否追求真理,能否选择走追求真理的道路。所以,一个人在教会中被提拔、培养做带领,仅仅是简单意义上的提拔与培养,并不代表这个人已经是合格的、称职的带领了,已经是可以担当带领工作、可以作实际工作的人了,并不是这样。多数人都看不透这些事,就凭想象高看这些被提拔的人,这是错误的。被提拔的人不管信神几年,他真具备真理实际吗?不一定。这个人会落实神家的工作安排吗?不见得。这个人有责任心吗?有忠心吗?能顺服吗?临到事能寻求真理吗?这些都是未知数。这个人有没有敬畏神的心?敬畏神的心有多大啊?他做事能不能凭己意?能不能寻求神?在作带领工作期间,能不能时时、常常地来到神面前寻求神的心意?能不能带领人进入真理实际啊?这些眼前肯定达不到,因为人没经过训练,经历太少,还达不到这些。所以说,提拔、培养一个人,并不意味着这个人已经是明白真理的人了,也并不等于这个人已经能够合格地尽本分了。那提拔、培养的意义、目的是什么?就是把他单独提拔出来操练,作特殊的浇灌、特殊的训练,让他能够明白真理原则,明白做各类事的原则,明白解决各类问题的原则、方式方法,还有明白临到各类环境、各类人该怎么处理、解决才合乎神的心意,才是维护神家的利益。从这几点上来看,神家所提拔、培养的人才,在提拔、培养期间或者提拔、培养之前是不是就能够足以担当工作、足以尽好本分了?当然不是。所以,这些人在培养期间不免要经历对付修理、审判刑罚、揭露甚至撤换,这是很正常的事,这就叫培养、训练。《带领工人的职责》从神话中我明白了,一个人被选为带领工人,不代表他就明白真理,能完全胜任工作,也并不代表他什么都懂,各项工作都可以做得面面俱到。被提拔的人只是具备一些素质,有一些工作能力,能接受真理、追求真理,神家就给机会培养他、训练他,借着在工作中不断地发现问题,不断地解决问题,最后能够明白一些真理达到办事有原则,但在这期间带领工人只是在操练阶段,难免会出现偏差、不足,作工有缺少,我们应该正确对待,遇到问题、难处和带领一起寻求交通、解决,这样作工作才能达到果效。如果过高地要求带领工人,发现问题都推给他们,让他们解决,解决慢了就一棒子打死,就定性为假带领,这样对待带领工人没有原则,不合神的心意。通过神话看到,我对待带领工人不是根据真理原则,而是根据自己的观念想象,对带领要求太高、太苛刻了。因着我所作的工作带领没有跟进到位,也没有及时解决我的难处和问题,我就认定姊妹是假带领,还不分背景,不看姊妹整体作工作的情况,也不看对方是不是能够接受真理、能扭转,就根据自己看到的一些片面的信息盲目地把人定性为假带领,我这不是正义感,而是在打岔搅扰,是违背真理原则的。我丝毫不明白真理,对待带领工人没有原则,更严重的是,我没有敬畏神的心,看到带领的一点问题就上纲上线随意定罪,抓住人的问题不放,不根据人的本性实质和实际背景对待人,我的这个表现和假带领、敌基督打压神选民有什么区别?想到这儿,我突然有种害怕的感觉,意识到这个问题的性质很严重。如果上层带领不了解清楚,听了我的话撤换了姊妹,那教会工作就会受到影响,我不就作恶了吗?那就留下一个大的过犯了!以后我再临到这样的事情,不能再凭自己的想象衡量人了,得多寻求真理原则,按照神的要求公平对待人,达到办事有原则。

过后,李姊妹找到我,和我谈了她最近的情形和工作上的问题,说愿意扭转,也具体了解了我工作上的问题和难处,并和我一起整理文档给各组的弟兄姊妹交通。我发现姊妹不是不接受真理的人,她虽然作工中有漏洞,有跟进不到的地方,但她知道哪里出现问题后能及时扭转,看到她确实不是不作实际工作的假带领。本来我以为自己在这件事上有认识了,是因为自己不明白真理不会分辨假带领导致犯了这样的错误,可在一次聚会中听弟兄姊妹交通有时人做一件事不单是不会分辨、不明白真理,还得省察在做这件事情的时候有没有存心掺杂或者败坏性情。我看到一段神的话说:“你不要只把自己的过犯看成是一个不成熟或愚昧之人的失误,不要把你不实行真理看为是因素质差而难以实行的一种借口,更不要把你的所作所为的过犯仅仅看为是一种不在行的作法。如果你很善于原谅自己,很善于宽待自己,那我说你永远是一个得不到真理的懦夫,而且你的过犯会永远不止休地缠着你,使你永远做不到真理的要求,永远都是撒但的忠实伴侣。《话在肉身显现·过犯会将人带入地狱》看了神的话我明白了,临到环境不能把它当作一件简单的事放过去,应该从中寻求真理,认识自己的败坏性情,这样才能有真实的变化,生命才能长大。如果总把自己的过犯当成一时的失误,觉得没什么,下次注意就行了,总是善于原谅自己的过犯,那样永远都不会认识到自己身上的问题,得不着真理,最后会因着自己过犯累累没有丝毫的变化被神厌弃、淘汰。借着神话的揭示,我开始反省自己在临到这个环境的时候心里究竟是怎么想的,有哪些存心掺杂或者败坏性情的流露。借着反省我发现,我看到带领的问题时其实不确定自己看得对不对,想再找些神话看看,但当听说李姊妹也没怎么跟进其他事务人员的工作,并且上层带领也在了解李姊妹的情况,我就想李姊妹确定无疑就是假带领了,我得赶紧跟上层带领反映,让弟兄姊妹看到我有正义感、有分辨。所以,在没有弄明白真理原则的情况下,我没有继续寻求,也不了解事情的背景、原因,就根据自己听到的一点信息盲目地把李姊妹定性为假带领,还认为自己看得很准,应该没什么问题。现在想想当时自己实在是太鲁莽了,而且存心也不对。我就反省自己:我为什么在不明白真理原则的情况下还能检举带领呢?问题的根源是什么呢?

我看到神的话说:“有许多人不管做什么事都是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做,把事都考虑得很简单,也不寻求真理,一点儿原则都没有,心里就没想着怎样按神的要求做、怎样做能满足神,只知道硬着颈项随从己意做事,这样的人心里一点儿神的地位都没有。有些人说:‘我只有遇到难事时才祷告神,但也没觉得有什么果效,所以临到一般的事我就不祷告神了,因为祷告神也没用。’这样的人心里根本没有神,平时无论做什么事都不寻求真理,只凭自己的意思做,那他办事能有原则吗?肯定没有。他把什么事都看得很简单,即使有人交通真理原则,他也不会接受的,因为他做事从来就没有原则,他心中就没有神的地位,只有他自己。他觉得自己的意思也是好的,也不是作恶,也不算违背真理,他以为按自己的意思做应该就是实行真理了,这样做就是顺服神了。其实,他并没有在这事上真正寻求神、祷告神,而是凭着热心按着自己的意思瞎做一气,并不是按照神的要求尽本分,没有顺服神的心,没有这个愿望,这是人实行上的最大错误。你信神心中却没有神,这岂不是在欺骗神?你这样信神能有什么果效呢?究竟能得着什么呢?你这样信神又有何意义呢?《末世基督座谈纪要·第三部分》通过神话的揭示,我看到自己临到事很少寻求真理根据真理原则实行,而是把自己的想法当成真理,按着自己的意思来,心中没有神的地位,也没有敬畏神的心。有敬畏神心的人,他临到事先寻求真理原则,看看神话对这类事是怎么说的,根据神话真理看人看事。就像我不会分辨假带领,就应该寻求真理,弄清楚什么是假带领、假带领有哪些表现、怎么定性一个人是假带领等等这些真理原则,但是我没有,我就凭着自己的头脑想象随意下断案,认为带领不跟进我的工作、不解决我的问题就是假带领,虽然期间我也看了神话,但是没揣摩明白,只是看带领的表现和神话的字句有的地方能对上我就断定姊妹是假带领,还认为自己看得很准,没错,其实自己是断章取义、瞎套规条。而且在这个过程中,我心里也一直不踏实,想再寻求一下,再跟李姊妹沟通看看,但觉得李姊妹的表现已经这么明显了,都和神话能对上号,还寻求什么,就没再祷告寻求,按着自己的意思去做了。看到我凭着狂妄性情做事,特别地任意妄为,做事的时候都是按着自己的意思、想法,把真理抛在了一边,这样下去早晚会作出恶来,真是太危险了!同时,我也看到自己人性不好,不是真的体贴神的心意,维护教会的利益。一个有人性理智的人,他看到教会工作有漏洞,应该及时提出来帮助带领,或者和带领一起寻求真理,看看怎么能把问题解决,但是我看见带领作工有问题不是拿出来寻求交通,反而藏在心里,到时候把这些问题都反映给上层带领,这样上层带领就会觉得我有分辨了,我这样做其实是借着反映带领的问题来显露自己,看到我心地恶毒,挺卑鄙的。想到这儿,我感到很扎心,没想到自己是一个这样的人,明明自己就不明白真理,也不会分辨假带领,还这么狂妄没有理智,甚至在检举带领的时候我心里还沾沾自喜,觉得大家都没有分辨出来李姊妹是假带领,就我看出来了,还是我明白真理原则。现在想想其实自己什么也不明白,自己明白的那点都是些字句道理,是瞎套规条,甚至在不明白真理原则的情况下,我还能不顾后果地去检举,也不想想如果检举错了会不会给教会工作带来影响、给姊妹造成伤害。看到我反映问题不是为了体贴神的心意,也不是为了维护教会的利益,都是为了显露自己。我不按原则随意检举,这不是扰乱教会正常工作吗?我这不是在预备善行,反而是作恶呀!

之后,我看到一段神的话,明白了对待带领工人的原则。全能神说:“对于提拔、培养的这些人,不要对他们有任何高的期待、任何不符合实际的要求,这都是不合理的,对他们是不公平的。你们可以监督他们的工作,如果发现他们工作中有问题、有违背原则的地方可以提出来,寻求真理解决,但不要论断定罪、打击排斥,因他们只是在培养期间,不应该把他们看成是被成全的人,更不应该把他们看成是完全人,也不应该把他们看成是有真理实际的人。他们跟你们一样,都是在操练期间,……那怎么对待他们是最合理的呢?把他们当成普通人,有问题需要寻求的时候跟他们交通,互相取长补短。另外,每一个人都有责任监督带领工人是否能作实际工作,是否能用真理解决问题,这是衡量带领工人是否合格的标准、原则。如果能处理、解决一般问题,就是胜任的,如果连一般问题都不能处理、解决,那就不胜任做带领工人了,需要赶紧罢免,另选他人,别耽误神家工作,耽误神家工作坑人害己,对谁都不好。《带领工人的职责》看了神话,我明白了该如何对待带领工人了。神家提拔的带领并不是已经明白真理完全合用了,也并不是各方面的工作都懂,都能作好,他们也是在操练期间,也会流露败坏或出现一些偏差、失误,我们应该公平对待人,不能过高地要求他们、无理智地要求他们什么工作都得作到位,不能出现偏差漏洞,而是要理解包容他们,和他们和谐配搭,共同把神家工作作好,这才是体贴神的心意,这样对待带领工人才合乎原则。另外,我们也有责任监督带领的工作,带领作的符合真理,我们就应该接受、顺服,带领作的不合真理原则,我们就应该及时提出来交通、帮助,让他们及时认识到自己尽本分的偏差,尽快扭转,这样对他们的生命进入和神家工作都有益处。如果根据原则确定是不作实际工作的假带领,就应该及时反映,揭发检举。认识到这儿,我心里亮堂了,知道以后该如何对待带领工人了。

这次分辨、检举假带领虽然检举错了,但我对分辨假带领这方面的真理原则明白了一些,知道该如何对待带领工人了,也对自己身上的败坏性情有了一些认识,学到了一些功课,感谢神!

上一篇: 一次特殊的管教

灾难陆续降下,主再来的预言已经应验,你想迎接到主得着进天国的机会吗?诚邀渴慕主显现的你参加我们的网上聚会,或与我们联系帮你找到路途。

相关内容

在“死的试炼”中

1991年,道成肉身的人子全能神在家庭教会发表真理,开始作审判从神家起首的工作,神选民天天阅读神的说话,享受圣灵的作工,都理所当然地认为自己是神国度中的子民,以后肯定能活着进天国,因此热心跑路花费,本片主人公也是其中一员。

我怎样摆脱对母亲的情感辖制

中国湖北 李意 去年11月份,我接到带领的来信,说我妈信神多年聚会一直不正常,一心忙着挣钱,偶尔去聚会还总打瞌睡,平时不读神的话、不听讲道,看事观点跟外邦人一样,不信派的表现比较明显,教会正在了解她的情况,看她是否属于被清除的对象,让我写一下对她的评价。当时我就有些傻眼了,心想:…

你真认识自己吗

“西曼,你很狂妄,商量工作时,没等我们发表观点,你就直接拍板定案,自己说了算,而且说话的口气还很生硬,让人受辖制。” “你尽本分急功近利,总是催着、卡着我们做事。我写讲道稿遇到难处了你也不关心,和你一起尽本分感到很压抑……”

一次“敲打”后的收获

回想神在自己身上作的拯救工作,小慧体尝到这次带领的一番“敲打”里饱含着神的良苦用心,虽然因着败坏性情她受了一些苦,但这是神给她的一次生命的洗礼,使她认识了自己狂妄的撒但性情,收获到了见证神这方面的真理,虽然她还没有多少实际的进入,但她相信,只要她能注重经历神的作工走生命进入的路,就能逐步地进入真理实际达到见证神满足神!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