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露敌基督是我的责任

2022年6月3日

河北 李谦

2020年8月底,我被选为教会带领,与辛然配搭。9月初,上层带领约辛然外出聚会,我和几个执事留在教会里处理各项工作。当时,我们看到浇灌工作果效不好,主要是负责人应付糊弄、不及时跟进工作导致的,我们就准备跟负责人交通解决这个问题。但是,当我们去信和辛然商量时,她直接就否了我们的建议,让我们等她聚会回来再说。我心想:“这只是去给负责人交通,为什么非要等她回来才能去呢?”但又一想,“或许辛然还了解负责人一些其他问题,想到时候一起解决。”想到这儿,我也没说什么。但是几天之后,辛然聚会回来也没有说出什么理由。当时,我就觉得她有些狂妄,因为在她回来之前我们针对这些问题去给负责人交通完全是可以的,难道她不在我们就不能直接作工作吗?之后我们在聚会商量工作时,我发现辛然都是高高在上直接指挥我们去做,没有一点和大家商量的意思。我针对安排的工作提了一些建议,她不加思索地就否掉了,有的建议没有什么问题,她也要在里面挑毛病,让我们都听她的。比如,通过了解几个组的工作,我发现了一些问题,就提出我去给负责人交通解决,但辛然强势地说不用我去,等她忙完其他事情她去聚会就可以了。我觉得那样会耽误时间,而且我对这几个组的工作情况更了解一些,所以我就又重复了一遍我的想法,但是辛然还是强调就按她说的来。当时,我心里很不自在,心想,“我们是配搭,她却总要一个人说了算,根本没有商量余地,而且凡是我提出的建议她都给否了,最后都得听她的,难道我的建议都不合适吗?她是不是太狂妄了?”但是看到她很强势,又想到她做带领时间比我长,应该比我了解实际情况,那就按她的来吧,我就没再说什么了。

之后,我们分头到各小组聚会。在跟浇灌人员聚会时,负责人王姊妹提到最近传进来的新人越来越多,浇灌人员忙不过来,是不是可以安排带领工人兼职浇灌新人,这样能保证新人得到及时的浇灌。我觉得王姊妹这个建议挺好的,就采纳了。没想到,辛然知道之后当天就写了一封信发给所有的浇灌人员,话很严厉,信里指责我这样领受不对,这样安排工作都乱套了,她还把王姊妹也对付了一通,字里行间带着数落,说我们这是凭己意胡乱安排,想咋做就咋做,是在打岔搅扰教会工作,性质严重。我读了这封信就好像当头一棒,心里“咚咚”直跳,“我尽凭己意?还搅扰了教会工作?”我一下子蒙了,害怕是不是真实行偏了,形成了打岔搅扰。特别是想到这封信所有的弟兄姊妹都能看到,就觉得这脸真是没地搁了,弟兄姊妹会怎么看我啊?以后我还怎么面对大家啊?我心里很难受,就觉得有种被定罪的感觉,心想:“就算我们真的安排错了,也可以给我们交通原则,让我们知道自己错在哪儿,好扭转偏差,为什么不交通就直接写信发给弟兄姊妹?”我忍不住哭了一场,当时因着这事还消极了两天,过后借着吃喝神话,情形才一点点地好转过来。那个时候,我心里隐隐有种感觉,辛然这个人挺厉害,以后跟她接触可得小心点儿,没事别惹她,不然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被她整治、羞辱。从那个时候开始,我心里就留下了阴影,总感觉我要是不听她的、反驳她,她就会做出对我不利的事情,心里隐隐有些害怕。

接着,我得知之前辛然非要自己去给各组负责人聚会,但是因为时间没安排好,耽误了好几天,许多工作没能及时安排落实。我本以为她会交通在这件事上学到了哪些功课,或者总结一下安排工作的偏差和失误,没想到她却只字未提。没几天,上层带领来信结合相关原则交通说,我之前安排带领工人兼职浇灌新人是合适的,这样弟兄姊妹能多预备善行,新人也能得到及时的浇灌,对教会工作有利。我以为辛然知道之后会反省自己,认识自己的错误,结果她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蔑视地看了我一眼就转过脸去了。我想,她尽本分一再出问题还丝毫不认识自己,这样下去很危险啊!我本想提醒她反省自己,但看她那高高在上的样子,又想到平时给她提个建议都被她强行否定了,更不要说给她指出问题了,再加上上次她那么严厉地教训我,我还是有些害怕受她辖制,就没敢给她提。

那段时间,工作都是辛然一个人主持、安排,虽然我们两个是配搭,但是她从来都不跟我沟通、商量,什么事都是她占主导,一个人说了算。商量工作时,我和几个执事发表完观点后,她总是先从我们的观点中挑一些毛病,然后作个总结,最后再提出个“高见”,时间长了,我们就觉得自己确实不行,还是辛然比我们有思想、有工作能力,能看透事,多数时候就默认了她的观点,按着她说的去做。而且辛然从我的建议中挑毛病或直接否定的时候态度都很强势,让我心里总有种惧怕,好像要是不听她的,她就会对我做出不好的事,身不由己地就想妥协,不敢逆着她来。因着总是被否定,慢慢地,沟通工作时即使有一些思路我也不想说了,觉得即使说了也会被她否掉。后来,我尽本分越来越被动,不再寻求怎么尽本分能达到好的果效,就像个木偶一样,对待各种问题都没有思想,也没有自己的观点,做什么事都等着辛然一声令下,她说让怎么做我就怎么做,几个执事也都是这样的状态。那段时间,我已经起不到什么作用了,越来越消极被动。我知道神厌憎我这种情形向我掩面了,但是我却不知道该如何扭转,心里很痛苦。

就在那两天,我们收到上层带领来信,说最近又有些弟兄姊妹被抓了,为了安全起见,让我们几个人分成两组尽本分,不要扎堆,避免一出事我们全部被抓,各项工作都被耽误。当时,辛然不在,我和几个执事就商量这个事,我觉得这么实行合适,但是几个执事却觉得分开不利于商量工作,到最后都没有拍板,说要等辛然回来再作决定。我心想:只是分个组,又不是涉及重大原则性问题,而且考虑到安全和利弊,分开是合适的。可大家都不敢作决定,非要等辛然拍板了才能同意。看到大家这么崇拜辛然,什么事都等辛然安排作决定,都听辛然的指挥,我觉得她的问题有些严重了。事后,我和一个执事李姊妹说了我的情形,还有最近发现辛然的问题。没想到李姊妹说她也很受辛然辖制,总是很害怕她,不敢违背她的意思,还说辛然抓住她的缺少故意放大,当着别人的面说她让她出丑。接着,李姊妹又说:“咱们看出辛然的问题,不分辨也不揭露,没有一个人实行真理,再这样下去真的会被圣灵离弃。”听到姊妹这样说,我也有同感,想到一段神的话说:“在教会中那些行真理的人遭到弃绝,不能尽上自己的所能,而那些搅扰教会、散布死亡的人在教会中横行,而且多数人都随从,这样的教会简直就是撒但掌权,就是魔鬼作王。教会中人若不起来弃绝那些魔头,这些人也迟早要被断送的,以后对这样的教会应采取措施,若是能行点真理的人也不寻求,那这个教会就被取缔了。若在一处教会中没有一个肯行真理的人,没有一个能站住神见证的人,这个教会就彻底隔离,必须断绝与其他教会的来往,这叫埋葬死亡,这叫弃绝撒但。《话在肉身显现·对不行真理之人的警告》揣摩着这段神话,我心里很害怕,神话揭示的就是我们现在的状态。辛然在教会里自己掌权说了算,可我们却没有一个人敢揭露她,没有一个人站出来实行真理,反而都听她的随从她,纵容她一个人说了算,我们心里哪有一点儿神的地位?就我们这种表现,能不让神厌憎、恨恶吗?如果一直这样下去,时间长了我们就真的被神厌弃,彻底失去圣灵作工了。想到这段时间我明明看到辛然做事违背原则、独断专行,什么事都自己说了算,特别专权,丝毫不听配搭同工的建议,别人指出她的问题她也是一点不接受、不反省认识自己,可我怕得罪她被她对付、打压,根本不敢提出来,一直听从她、顺服她,导致耽误、搅扰了教会工作,充当了撒但的帮凶。想到这儿,我心里很懊悔、自责,心想我得实行真理揭露她,不能再这样逆来顺受了。

可在这个时候又发生了一件让我感到意外的事。有一天,辛然聚会回来就阴着脸生气地说,有两个组的负责人不能和谐配搭,互相盯人论事,准备把他们都撤换。我听了心里一惊:“这两名负责人我了解一些,他们虽然性情都有些狂妄,但是能接受真理,也能作实际工作,现在只是流露败坏性情,不能和谐配搭,交通真理解决就可以了,怎么能说撤换就撤换啊?随意撤换能作实际工作的带领工人,这不耽误教会工作吗?”这次我不能再盲目随从她当窝囊废了,我就说:“这么大的事具体怎么实行合适,咱们得寻求寻求,不能随意撤换。”接着,我就到这处教会了解情况,没想到这两名负责人已经被撤换了。通过了解,他们根本不属于该撤换的对象。我又吃惊又生气,心想:“这么大的事辛然竟然没有跟任何人商量就私自作了决定,简直太无法无天了!”我就写信指出了辛然的问题,但是她一点儿都不认识自己。随后,我又了解到执事梁姊妹原本尽本分比较积极,有负担,但是最近常被辛然打击、贬低,情形很消极,觉得自己做不了执事。听到这些,我心里很难受。看到辛然狂妄自大、独断专行还处处打击人、辖制人,给人带来的都是消极、痛苦,这不是个恶人吗?我应该站出来揭露、制止她,不能让她再这么为所欲为了。可是,当我真要面对她的时候,我还是有些胆怯。

后来,我看到一段神的话:“你如果没有真理作生命,仍是活在撒但性情里,看到恶人、魔鬼打岔搅扰神家的工作,你就会视而不见、听而不闻,置之不理,没有任何良心责备,甚至你还觉得谁搅扰神家工作与你无关。无论教会工作、神家利益受多大损害,你都不关心,也不过问,也没有良心责备,这就是没有良心理智的人,是不信派、效力者。你吃着神的、喝着神的,享受着从神来的一切,但是神家利益受任何的损害你都觉得与你无关,这就是胳膊肘往外拐,是吃里爬外的货。你不维护神家利益,这还是人吗?这就是混进教会的魔鬼。你假装信神,冒充神选民,想在神家混饭吃,活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分明就是个不信派。若是真心信神的人,即使还没有得着真理生命,起码说话做事能站在神一边,起码看见神家利益受损害时不会袖手旁观,如果他想置之不理,他的良心也会受责备,感觉不平安,心里会说:‘我不能坐视不理,我得站起来说话,我得尽到责任,站出来揭露、制止这样的恶行,维护神家利益不受损害,保证教会生活不受到搅扰。’如果真理在你心里成为生命,那你不但有这个勇气、有这个决心,你也能看透这事,而且能为神的工作、为神家的利益尽上你该尽的那一份责任,这样你的本分就尽到了。《末世基督座谈纪要·真实顺服神的人才有敬畏神的心》看到神的话说,有的人看见神家利益受亏损心里没有反应,不痛不痒,这样的人活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我感到很扎心,我的表现就是这样。我明明看出辛然有问题,却始终没敢站出来揭露她、制止她,就因着她总是挑我的毛病,否认我的观点,还站高位教训我、打击我,我就害怕她,不敢得罪她。为保全自己,我就逆来顺受、苟且偷生,甚至觉得只要我在她面前老老实实做个顺民,她就不会打压、整治我,只要能保护好自己,甘愿让她占主导,被她指挥摆布。我活在这样的情形里丝毫不考虑神家利益,看见她违背原则、独断专行已经影响了教会工作,我都不敢站出来揭露她,甚至她处处打击人、辖制人,自己掌权说了算,我都不敢起来反抗,制止她作恶,我的奴役性实在太严重了,就是个苟且偷生的软骨头、窝囊废!我这样活着哪有一点人格尊严?我享受着神话语的浇灌供应,享受着从神来的一切,却处处保全自己,不能实行真理维护神家利益,这还配称为人吗?想到这些,我心里特别地难受、自责,也恨自己太自私、诡诈,我就向神悔改,不能再这样下去了,这次哪怕她整治报复我,我也得站出来揭露她的恶行,维护神家工作,这是我的责任。

回去之后,我就针对辛然这次随意撤换两个负责人的事揭露她违背原则、独断专行,还没说两句,她就打断我的话,反过来说我和她没有和谐配搭。这个时候,几个执事也一起揭露她打压人、辖制人的表现。最后,在事实面前她无可辩驳,只是说我们说的这些问题她没认识到,接下来要寻求寻求,最后她竟然还笑着说:“这素质好就容易狂妄,真是没办法。”听了这话我很无语,这人简直太没有理智了!之后,两个执事又交通帮助了辛然两次,希望她能够悔改,可是辛然丝毫不接受,还反过来攻击两个姊妹是在针对她。看到辛然丝毫不接受真理,对自己的恶行没有一点儿认识,我意识到辛然的问题严重了。

事后,我也在琢磨,我和几个执事都被辛然打击得软弱消极,有的都不愿意尽本分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后来,我看了神的话才对辛然做事的手段和性质有了一些分辨。神的话说:“敌基督对追求真理之人所采取的这一切手段都是有存心目的的,并不是为了维护神家工作,而是为了维护自己的权力、地位,维护自己在神选民心中的地位与形象,这些做法、这些行为就构成了对神家工作的打岔搅扰,对教会生活也起到了破坏作用,这是不是敌基督作恶最常见的表现?除了这些恶行,敌基督还有更卑鄙的做法,就是总琢磨抓追求真理之人的把柄。比如,有些人曾经犯过淫乱或者有什么过犯,敌基督就抓住这些把柄打击他们,找机会侮辱他们、揭露他们、毁谤他们,给他们扣帽子来打击他们尽本分的积极性,使他们消极,还让神选民歧视他们、躲避他们、弃绝他们,使这些追求真理的人都被孤立起来,最后这些人都消极、软弱了,不再积极尽本分了,也不愿意聚会了,敌基督的目的就达到了。因为这些人对他们的地位与权力已经构不成威胁了,也没有人再敢检举、揭露他们了,这样敌基督就放心了。……敌基督能作出这些恶来,他心里是怎么想的?‘这些追求真理的人如果常常听道,有一天看透我的所作所为,肯定会揭露我、取代我,有他们尽本分,我的地位,我的威望、名誉就会受到威胁。我得来个先下手为强,找机会抓把柄搅扰他们、定罪他们,让他们都消极,都没心思尽本分才好呢;还要挑拨带领工人和他们的关系,让带领工人都厌憎、远离他们,不再看重、提拔他们,这样他们就没心思追求真理了,也没有心思尽本分了,他们一直消极下去才好呢。’这是敌基督要达到的目的。《揭示敌基督·第三条 排斥打击追求真理的人》通过神的话看到,敌基督都是视权如命,地位心极强,他担心追求真理的人明白真理后对他有分辨,并且得到弟兄姊妹的拥护、赞成,为了巩固自己的地位、权力,就故意抓把柄打击、贬低追求真理的人,让他们都消极,失去信心,不能正常尽本分,这样他就能一直掌权说了算。想到辛然就是这样,她总是挑我们的毛病,抓住我们的问题就冷嘲热讽、挖苦打击,故意当着弟兄姊妹的面贬低我们,让我们出丑,导致我们都觉得自己作不了实际工作,软弱消极得不想尽本分了。尤其是那次她公开发信贬低、定罪我领受偏谬、凭己意乱做性质严重,让我特别受打击,从那之后我就很害怕她,生怕哪个事和她意见不一致了再被她这样当众贬低、训斥,所以我就尽量顺着她来,不敢再得罪她,也不敢再违背她的意思,更不敢分辨、揭露她。对几个执事,她也是采取同样的手段,把大家都打击得低头认识自己,这样大家就不分辨她了,而且还受她的辖制,都听她的,不敢对她的决定提出异议,从而达到她一个人掌权的目的。看到辛然说话做事特别的阴险、狡猾、恶毒,所说所做跟敌基督一样。

我又琢磨,明明我们都被她打压,可到最后为什么还高看她、听从她,甚至她不在我们都不敢作决定,她是怎么把我们迷惑、控制到这个地步的呢?后来,我又看了一段神的话:“敌基督控制人有一个最常见的现象,就是在敌基督掌权的范围内只有他一个人说了算。他要是不在,谁也不敢拿主意,谁也不敢拍板定案;他要是不在,其他人就像是没娘的孩子似的,不会祷告寻求,也不会在一起商议,就像木偶、像死人一样。敌基督到底用哪些言论控制人,咱们就不细说了,肯定是有说法、有手段的,达到的后果在被控制的这些人的种种表现上就能体现出来。……比如,你提出一条合理建议,大家应该围绕这个对的方案继续交通,这是正确的路途,这是对本分忠心、负责任。但是,敌基督心里就琢磨:‘你那个方案我怎么没想到呢?’在他内心深处承认这个方案是对的,但是他能不能接受?出于他的本性,他是绝对不会接受你这个对的建议的,他一定会想方设法把你这个方案否了,然后再另立一个,让你觉得自己的方案哪儿都不行,觉得还是离不了他,只有他作工作大家才能发挥作用,他要是不在就什么工作也作不好,人离开他就都成了废物,做不成事。敌基督做事的手段就是总标新立异,总唱高调,别人说得再对也不行,他也得否了,即使别人提的建议和他的想法一致,但只要不是他先提出来的,他是绝对不会认同、采纳的,而是会想方设法地贬低,然后否认、定罪,一直说到提建议的人觉得自己的想法不对,承认自己错了,他才善罢甘休。敌基督这类人就喜欢树立自己、贬低别人,达到让别人都崇拜他,以他为中心,只允许他自己一花独放,别人都只能做绿叶陪衬他,他说什么、做什么都是对的,别人说什么、做什么都是错的。他常常提出一些新奇的观点来否定别人的观点、做法,对别人的意见挑毛拣刺,把别人的方案给搅了、否了,这样人就得听他的,按他的办法去行。他用这种方式、手段不断地否认你,不断地打击你,不断地让你觉得自己不行,从而让你对他越来越臣服,越来越高看、仰慕,这样你就彻底被他控制了。这就是敌基督制服人、控制人的过程。《揭示敌基督·第五条 迷惑、拉拢、威胁、控制人》看了神的话,我心里亮堂了。以往看到辛然总是否认我们的观点,我只是觉得她挺狂妄的,但是并没有分辨她的存心目的以及她做事的性质,看了神的话我才知道,辛然每次否定我们的观点,最擅长的就是从我们的观点中抠出一些问题然后反驳,让我们觉得自己的建议可能不合适,她再在这个基础上总结出一个思路或者起一些高调,时间长了,我们就觉得自己不行,还是辛然看问题有深度、见解高,不仅不分辨她了,还对她越来越高看、崇拜,最后身不由己地就否认自己了,觉得我们的思路、建议基本都不成立,提也没用,还是听她的吧,这样她就达到了控制人思想的目的。长期被她这样控制,我们临到什么事也不寻求揣摩了,最后就没思想了,跟个木偶似的,完全在本分上起不到作用了。现在,我才知道这就是敌基督为达到自己掌权、掌控人的一种手段。辛然就是用这种手段控制了我们,让我们都听从她、顺服她,看到辛然真是太阴险狡诈、太邪恶了。

我又看了一段神的话如果一个人有头脑,说话做事总有鬼道道,是一个厉害的角色,你跟他在一起他总想控制你、总想管着你,你心里感觉这人是善良还是凶恶?(凶恶。)你心里就怕他,心想:‘这人总要控制我,我得赶紧躲开他,我要是不听他的,他背后该琢磨害我了,说不定怎么治我。’你是不是感觉到他的性情是凶恶的?(是。)怎么感觉到的?(他总让人按着他的要求、想法去做。)那他要求别人这样做事就是错误的吗?别人只要对你有要求就是错的吗?这个逻辑对不对?这符不符合真理啊?(不符合。)那导致你感觉不舒服的是他的做法还是他的性情?(性情。)对了,他的性情让你感觉不舒服,让你感觉这种性情是来自撒但的,不合真理,对你形成了搅扰、控制、捆绑,不但让你觉得不舒服,而且让你心里感觉惧怕,觉得如果真的不听他的,有可能被他整治。这种人性情太凶恶了,他不是随便说一句话而已,他是想控制你。他这么强烈地要求你做什么、要求你如何做,这带有一种性情。他不仅仅是要求你做一件事,而是想控制你这个人,把你这个人控制了,你就能成为他的傀儡、成为他手中的玩偶,你想说什么、做什么、如何做全听他的,他就高兴了。当你感受到这种性情的时候,你心里是什么感觉?(会感觉到可怕。)当你感觉到可怕的时候,你会对他这种性情给以什么样的定义?是负责任、善良还是凶恶?你会感觉到凶恶。当你感觉到一个人性情凶恶的时候,你的感觉是有享受,还是厌憎、反感、惧怕?(厌憎、反感、惧怕。)这些不好的感觉就都出来了。当你感到厌憎、反感、惧怕的时候,你是感觉释放自由还是被捆绑?(被捆绑。)这种滋味、这种感觉是从哪里来的?是从撒但来的。《末世基督座谈纪要·认识性情是性情变化的基础》看了神的话,我明白了我为什么那么惧怕辛然,不敢违抗她,不敢逆着她来,主要是辛然对付我、否认我的时候带着一种凶恶性情,让我感觉受辖制、受压,觉得以后要是不听她的她就会打压、整治我,其实我已经被她的凶恶性情控制住了。辛然带着凶恶性情打击人、贬低人,挑毛病否认我们的观点,目的就是让我们妥协,最后都成为她的傀儡,让大家都听她的,不能有一点儿违背,从而达到她一人掌权的目的,她的控制欲太强了。

后来,我和几个执事就在一起交通这些神话,越交通感觉越透亮,对辛然迷惑控制、打压我们的手段有了一些分辨。看到辛然本性狂妄、凶恶,为巩固地位权力使手段打压人、控制人,在弟兄姊妹中间一人掌权说了算,因着她常常违背原则独断专行,已经给教会工作带来了搅扰和亏损,而且跟她多次交通揭露她丝毫不接受,也没有认识、悔改。根据神话,我们分辨确定辛然属于敌基督一类的人,必须取缔罢免,隔离观察。于是,我们当天就把她的表现和处理结果转给了上层带领。上层带领通过调查了解又发现了辛然的一些恶行,最终定性她为敌基督开除出了教会。辛然被开除后,弟兄姊妹心里特别地高兴,看到神太公义了,神家真是真理掌权!同时,我心里也很懊悔、自责,想到自己本性诡诈、自私,为保全自己甘愿被她欺压、奴役,也不寻求真理分辨、揭露她,变相纵容她作恶搅扰教会工作,在她的恶上也有份。我也体会到,作为带领工人必须能坚持真理原则,敢于揭露敌基督、恶人,这样才能维护好教会工作,尽好自己的本分。感谢神!

上一篇: 一次错误的检举
下一篇: 当同工被提拔之后

灾难陆续降下,主再来的预言已经应验,你想迎接到主得着进天国的机会吗?诚邀渴慕主显现的你参加我们的网上聚会,或与我们联系帮你找到路途。

相关内容

和谐配搭交响曲

要想活出人样,和弟兄姊妹建立正常的人际关系,得站在与人平等的地位上,体谅别人的软弱和难处,用正常的语气跟人沟通、交心,把对方不懂的、需要明白的一点点谈清楚、说明白,实际地补足其缺少,使人得着帮助与造就;给别人指点缺少时要以弟兄姊妹能接受为标准,不强人所难,得给人一个适应、接受的过程,这是人该具备的理智。

我不再为地位卖命了

任何的伟人,任何的名人,包括所有的人,一生所追随的只有这两个字——‘名’和‘利’,是不是这样?(是。)在人看,有了名和利,人就有了享受荣华富贵、享受人生的本钱;有了名和利,人就有了寻欢作乐、肆无忌惮地享受肉体的本钱。为了人所要的名和利,人心甘情愿地,不知不觉地,就把自己的身、心以至于自己的一切,自己的前途,自己的命运都交给了撒但,从来没有疑惑过,也从来不知索回自己的所有。

审判是光

神的审判刑罚就是光,就是神赐给人的最大的恩典,最好的保守,最宝贵的生命财富,正如全能神的话说:“神的刑罚、神的审判是人最好的保守、最大的恩典,只有神刑罚人、审判人,人才能觉醒,才能恨恶肉体、恨恶撒但。神严厉的管教使人摆脱了撒但权势,脱离自己的小天地,能够活在神的面光之中。刑罚、审判实在是最好的拯救!”

重获新生

自己败坏至深的根源,就是因我从小接受无神论、唯物论、进化论的思想教育,什么“出人头地,做人上人”“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劳心者治人,劳力者治于人”“人过留名,雁过留声”“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等撒但的思想观点深深扎根在我心里,已经成了我的本性,导致我变得特别狂妄自大,自高自是,特别崇尚权势地位,把名誉地位看得高于一切,受狂妄自大的撒但本性支配控制,我很难接受真理、顺服真理,更没有敬畏神、爱神之心,这个狂妄自大、争名夺利的撒但本性正是我抵挡神的根源,如果不解决,我永远也达不到顺服神、忠心尽本分,还能常常犯罪抵挡神,触犯神的性情,遭神惩罚。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