抹不去的痛

2023年1月31日

中国山东 邱诚

我四十七岁那年视力急剧下降,医生说保养不好就会逐渐失明,我只好停职在家休养。那个时候,我觉得前途暗淡,生活也将失去光明,心里特别痛苦。2007年,我有幸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没多长时间我的眼睛就好了。为了还报神的爱,我主动要求尽本分。弟兄姊妹有什么难处,只要能帮的我就尽力去帮,不管家里来多少弟兄姊妹聚会,住多长时间,我都热心接待。因我家不是太宽敞,有时来的人多,床铺不够,我就睡沙发或地板。我认为这样尽本分就是对神有忠心了。后来,借着事实的显明,我才看到自己特别的自私,尽本分没有一点忠心,这也成了我心中抹不去的痛。

2014年,我接待的一个教会带领被警察抓捕了,因为她刚从我家离开,为了安全我和妻子得赶紧离开家。当时正是春节,天寒地冻,我们无处可去,心里痛苦极了:“我们都六十多岁了,妻子还患先天性脊髓空洞症,身体特别虚弱,我们该往哪里去呢?”后来,一姊妹帮我们找了一处房子才暂时安顿下来。紧接着,我又得知有两个我接待过的姊妹也被抓了。接二连三听到弟兄姊妹被抓的消息,我特别害怕,每天都提心吊胆,就怕哪天警察突然闯进来。因此,我就准备了许多足疗、按摩的器材作掩护,继续接待弟兄姊妹。

到了2017年,一次聚会时,一个姊妹说她住的接待家老姊妹不信的儿子回来了,特别反对老姊妹信神,在那里住不合适。我和妻子看她为难,就主动接待了她。没多久,我们听说共产党准备地毯式大搜查,重点排查租房户,我开始担忧:“我们是租的房子,姊妹住在我家,万一警察来排查,我该怎么说呀?姊妹尽的又是重要本分,一旦被抓,我们肯定得受牵连。妻子身体不好,临到事精神容易受刺激,身体可能随时会垮掉……”妻子害怕被警察抓捕,就让我撵姊妹走。当时,我觉得大冬天的姊妹无处可去,撵她走不合适,就跟妻子商量把姊妹留下来。妻子很生气,让我考虑考虑后果。我心想:“共产党抓捕迫害信神的人越来越严重,现在社区又都是实名登记,警察一旦发现我们信神接待弟兄姊妹,肯定不会放过我们,我和妻子的退休金就得被取消,家产也会被查封,这可是我们一辈子的心血,要是都没有了,以后我们怎么生活啊?这还不算完,还会牵连到儿女的前途。我们都六十多岁了,身体还有病,要是被抓坐监能经得住警察的酷刑折磨吗?万一承受不住当了犹大,结局可就没了,那我们信神这么多年不就白信了吗?”我又想到如果我不顺从妻子,她就得生气。思前想后,我就听从妻子的,跟姊妹商量让她到其他地方住。一个月后,还不见姊妹搬走,我生怕哪天突然出什么事,就经常问姊妹“找到住的家了吗?”“什么时候搬走?”之类的话,拐着弯地撵姊妹走。其实这样做的时候,我心里也受责备。过了一段时间,姊妹找到住的地方搬走了,我一直没有在这事上反省自己。

2018年春节期间,李丽姊妹说她住的家被警察盯上了,暂时还没找到住的地方,能不能先到我家住几天。当时我没顾虑太多,就想着先把姊妹安顿下来再说。李丽住下来后,平时得外出聚会,我心里就翻腾开了:“现在正是春节,警察有可能抓住这个机会进行大搜查,万一她被抓,那我们也跑不掉,家人也都跟着受牵连。”我越想越觉得李丽在我家住的时间越长危险越大。想到自身的安全、儿女的前途,我就琢磨找个什么理由让她赶快搬走。后来我想到,李丽平时总是外出聚会,那她去哪儿聚会就可以住在哪儿,我就把这个想法跟李丽说了,李丽听后脸上带着为难的表情无奈地走了。从那之后,我没有再搞接待,一直在尽其他本分。2021年春,一天,带领来跟我们商量,有三个弟兄能不能暂时住在我们这里。我刚要答应,妻子在一旁说:“能不能明天再回答?”带领走后,妻子对我说:“说是暂时住,万一住时间长被抓了怎么办?我们得找个理由给拒绝了,就说前段时间来我们家的一个带领可能被抓了,我们家不安全,暂时还不能接待。”我心里本来也有些胆怯,就随从了妻子。没想到,第二天我拒绝的理由还没说,带领就先说:“那三个弟兄已经安排好住处了,前段时间去你们家的带领被抓了,你们家不安全,你们的本分先停下吧。”当时,我心里咯噔一下,意识到这是神的怒气临到了我。神鉴察人心肺腑,我虽然没说出来不接待弟兄,但心里就是这么想的,这是拒绝本分哪。我拐弯抹角把弟兄姊妹撵走,是不是我对待本分的态度激起了神的怒气,神摆设环境停止了我的本分?我心里突然空空的,很不踏实,就感觉像是被惩罚一样,落在了黑暗中。我向神祷告:“神哪!今天停下我的本分不是偶然的,肯定有你的心意,求你开启带领我学到功课。”

之后,我看到神的话说:“你们为了儿女、为了丈夫、为了保全自己将我置之门外,你们在乎的不是我,而是你们的家庭,在乎的是你们的儿女、你们的地位、你们的前途、你们的享受。你们什么时候说话想到我,行事想到我?寒冷的天气你们想到的是儿女、是丈夫、是妻子、是父母,炎热的天气你们想到的也不是我。尽本分的时候你想到的是你的利益、你的人身安全、你的家室老小,你做什么事是为了我?你何尝想到过我?你何尝不惜一切为了我、为了我的工作?你与我相合的证据在哪里?你为我忠心的实际在哪里?你顺服我的实际在哪里?你不求得福的存心在哪里?你们都在糊弄我,都在欺骗我,你们都在玩弄真理,都在掩盖真理的存在,都在背叛真理的实质,你们这样的与我为敌,将来等待你们的是什么呢?你们只追求与渺茫的神相合,只追求渺茫的信仰,却并不与基督相合,你们有这样的恶行不一样与恶人一起得到应有的报应吗?《话・卷一 神的显现与作工・你当寻求与基督相合之道》神的话揭示的正是我的情形,自从我接待过的弟兄姊妹接连被抓,我就活在胆怯害怕中,为了保全自己,拐弯抹角把姊妹赶走,带领安排我临时接待三个弟兄,我没有答应,还编谎拒绝接待弟兄。想想自己做的这些事,我还是信神的人吗?在弟兄姊妹临到危险的时候,我只考虑自己的利益、安危,把弟兄姊妹推出门外,我真是太没人性、太自私卑鄙了!对自己的儿女,我会无微不至地关心、照顾,生怕他们挨饿受冻,有再大的危险、难处我也会自己扛着,不会让儿女受委屈,我对待弟兄姊妹却是这么冷酷无情。我越想越觉得自己不是人,特别懊悔、恨恶自己。我又看到神的话说:“衡量人的所做所行是善是恶的标准是什么?就是看人心思所想的、所流露出来的、所行出来的有没有实行真理的见证、有没有活出真理实际的见证,你没有这样的实际,没有这样的活出,那无疑你就是作恶的人。作恶的人在神那儿怎么看?就是你心思所想的、你外表做出来的不是在为神作见证,不是在羞辱撒但、打败撒但,而是在羞辱神,处处都是羞辱神的记号;你不是在见证神,不是在为神花费,不是在为神尽上你的责任与义务,而是为你自己。为自己是什么意思?准确地说,就是为撒但。所以,到最终神会说,‘你们这些作恶的人,离开我去吧!’你所做的在神那儿不是善行,反倒成恶行了,不但得不着神称许,反而被定罪。这样信神到底图什么呢?信到最终还不是一场空吗?凡是尽本分的人,不管明白真理深浅,要进入真理实际最简单的实行法就是处处为神家利益着想,放下自己的私欲,放下个人的存心、动机与脸面、地位,把神家的利益放在第一位,这是起码应该做到的。如果一个尽本分的人连这点都做不到,那还谈什么尽本分?这就不是尽本分了。《话・卷三 末世基督座谈纪要・脱去败坏性情才能得着自由释放》看到神衡量人善恶的标准是根据人的心思意念、所做所行是不是合乎真理。反省我做的这些事,无论是心思想法还是言语行为,都是为了自己的利益,一点儿不体贴神的心意。弟兄姊妹为传扬神的福音遭受大红龙的追捕迫害,无家可归,在外逃亡,如果没有一个合适的地方住,根本不能安心尽本分,可我怕担风险不想接待他们,想法赶走他们,这简直就是给人雪上加霜,看到自己自私、恶毒,太没有人性了!我但凡有一点儿敬畏神之心,稍微有一点儿人性,在危险时刻就应该体贴神的心意,考虑弟兄姊妹的安危,想办法接待保护好他们。想到主耶稣说:“我实在告诉你们,这些事你们既做在我这弟兄中一个最小的身上,就是做在我身上了。(马太福音25:40)在环境恶劣的时候,我拒绝接待被大红龙追捕迫害的弟兄姊妹,这涉及到了我对待神的态度,我自私卑鄙,没有人性,如果有一天接待基督也会是同样的表现。一想起我把弟兄姊妹赶走的一幕幕,就感到像闯了大祸一样惶恐不安,活在了痛苦、煎熬中。我向神祷告:“神哪,我太没人性了,我享受你那么多真理的浇灌供应,却不体贴你的心意,不能在弟兄姊妹遭受危险患难的时候接待他们,还拐弯抹角撵走他们,我的所做所行让你厌憎、恨恶。我今天落在黑暗痛苦中是我咎由自取,这完全显明了你的公义,我感谢赞美你!神哪,如果还有机会搞接待,我一定好好悔改变化,尽好本分满足你!”

一段时间后,我又去其他地方尽上了本分,心里特别感谢神,也很珍惜这个机会。不久,我妻子突然病重去世了,临死前就留下一句话:“明天的本分如果我不能去,你可得好好尽本分哪。”她临终前的这一句话带着遗憾,让我不由得开始反思,想到妻子生前的所做所行,尽本分只维护自己的利益,没有一点儿忠心与顺服,她自己胆怯不想接待弟兄姊妹,还拉拢、怂恿我把弟兄姊妹赶出家门,这是作恶啊。妻子最后的遗言让我感觉到她在尽本分上留下了亏欠和遗憾。妻子的死也给我敲响了警钟,让我明白了,我不能再像以前那样对待本分了,等死亡临到了再想尽本分为时已晚。我向神祷告:“神哪,我七十岁了,什么也做不了了,现在能搞接待也是你的恩待,以往我太自私,没接待好弟兄姊妹,留下太多过犯,我愿悔改,在余下的光阴中追求真理,尽好本分。”

过后,我也在揣摩,我总害怕被抓,担心自己的安危、财产安全还有儿女的前途,根源到底是什么呢?后来,我看到神的话说:“敌基督常常为了保全自己而不管弟兄姊妹的安危。他们除了在这事上有‘信心’,把自己完全交托给神之外,对教会的工作、对自己的本分都是轻描淡写,走走过程,并不求真。如果哪个地方安全,或者作什么工作、尽什么本分能保证安全,不担风险,他们就很积极、很主动地去做,表现出很大的‘责任感’与‘忠心’。如果作什么工作担风险,容易出事,容易被大红龙发现,他们就找借口推辞、找机会逃跑。一旦发现有危险,或者一旦有危险的兆头,他们就想方设法脱身,丢掉本分,不管弟兄姊妹,只顾自己脱离险境。他们心里可能都准备好了,一旦出现危险就赶紧放下手中所有的工作,不管教会工作怎么样,不管神家利益受到什么损害,也不管弟兄姊妹的安危,自己逃命要紧。甚至在他们心中有一个‘最好’的打算,最能保全自己的打算:一旦临到危险或者被抓捕,把自己知道的事全部都说出来,自己洗个清身,推卸掉所有的责任,这不就安全了吗?他们甚至有这样的打算。这些人不愿意因为信神受迫害,他们害怕被抓捕、受酷刑、被判刑,其实在他们心里早已向撒但妥协,他们特别惧怕撒但政权的势力,更惧怕严刑逼供这样的事临到自己。所以对敌基督来说,如果环境一切顺利,自身的安危没有受到任何威胁、没有任何问题,在万无一失的情况下,他们能献出自己的热心、忠心,甚至献出自己的财产。但是,如果环境不好,因为信神、尽本分随时能被抓捕,还能因为信神被开除公职,被亲人朋友弃绝,那他们就格外地多加小心,也不传福音见证神了,也不尽本分了,有点风吹草动就当缩头乌龟,有点风吹草动就想把神话书籍、把与信神有关的东西都赶紧还给教会来保全自己平安无事。这样的人危不危险?如果被抓住能不能成为犹大?敌基督就这么危险,随时都能成为犹大,随时都有背叛神的可能,同时敌基督也自私卑鄙到极点,这就是敌基督的本性实质决定的。《话・卷四 揭示敌基督・第九条(二)》神解剖敌基督在安全的环境下也能撇弃花费、受苦付代价,外表看似尽本分有忠心,一旦临到危险的环境就缩起来了,找各种理由、借口推托本分,丝毫不顾教会工作、不顾弟兄姊妹安危,只考虑自己利益,特别自私卑鄙。对照自己的所做所行,不是和敌基督的性情一样吗?刚开始信神的时候,我从神得到了丰富的恩典,我久治不愈的眼病奇迹般地好了,我就付出花费,热心接待弟兄姊妹;当得知我接待过的弟兄姊妹被抓,自己会受牵连,涉及到了自己的安危、个人利益,我就不愿意继续接待弟兄姊妹了,甚至拐弯抹角让弟兄姊妹走,丝毫不考虑弟兄姊妹的安危,看到我太自私卑鄙,没有一点儿人性。又想到共产党撒下天罗地网,用尽招数来抓捕信神的人,妄想拆毁神的工作,把神选民一网打尽,在这样残酷恶劣的环境中,很多弟兄姊妹被追捕,无家可归,这是神不愿看到的,这个时候更需要人体贴神的心意,冒险接待这些弟兄姊妹,这才是善行,是神纪念的。我害怕被抓,就不接待弟兄姊妹,丝毫不体贴神的心意,真是一点儿良心理智都没有。我又琢磨,我总是怕被抓、怕死,根源就是因为我太惜命了。想到主耶稣说:“因为,凡要救自己生命的,必丧掉生命;凡为我丧掉生命的,必得着生命。(马太福音16:25)主的话使我明白了,肉体的生命是短暂的、腐朽的,真正的生命是不死的生命。就像彼得为神倒钉十字架,丧掉了肉体的生命,却得到了永远的生命。那些被抓的弟兄姊妹虽然遭受了酷刑折磨,甚至被打残打死,但他们站住见证,得到了神的称许,这样活着才有意义、有价值。想到这儿,我有了信心、力量,没有那么胆怯害怕了。

十二月底的一天,有个弟兄突然来找我,说他和一个弟兄住的地方不安全了,问能不能到我这儿暂住一段时间。我心里很清楚,这是神给了我悔改的机会,很爽快地答应了,并把生活用品给弟兄们配齐了。后来,共产党抓捕、迫害越来越严重,不断听到弟兄姊妹被抓的消息,弟兄们还一直在我这儿住着,我心里又有些害怕,害怕被抓,怕牵连子女,我就祷告神、读神的话。我看到神的话说:“撒但无论多么‘神通广大’,无论多么张狂,无论它的野心有多大,无论它的破坏力有多强,无论它败坏、引诱人的本领有多广泛,也无论它恫吓人的花招与诡计有多高明,无论它存在的形式多么千变万化,然而,它从来不能创造出任何一样有生命的东西,它从来都不能制定万物生存的法则与规律,它从来都不能掌管、主宰有生命与无生命的东西。宇宙穹苍之中,无一人一物是由它而生,因它而存,无一人一物是由它主宰的,无一人一物是由它掌管的。相反,它不但要在神的权下存在,更要顺服神的所有吩咐与命令。没有神的许可,地上的一滴水、一粒沙它都不能轻易触碰;没有神的许可,连地上的蚂蚁它都不能随意乱动,更何况是神所造的人类呢?在神的眼中,撒但不如山中的百合,不如天上的飞鸟,不如海里的鱼类,也不如地上的蛆虫,它在万物中的角色就是为万物效力,为人类效力,为神的工作、神的经营计划效力。无论它的本性多么恶毒,无论它的实质多么邪恶,然而,它唯一能作的就是本本分分地守住它的功用——为神效力——作好衬托物,这就是撒但的本质与它本来的位置。它的实质与生命无关、与能力无关、与权柄无关,它只是一只神手中的玩物,是神用来效力的一部机器罢了!《话・卷二 关于认识神・独一无二的神自己 一》神的话给了我信心、力量。我明白了,神主宰一切,撒但就是神手中的效力品、衬托物,是为成全神选民效力的,不管撒但势力外表多么强大,多么凶残恶毒,神不许可环境临到我们,共产党再猖狂也无济于事,它不敢超越神给它制定的界限,这是神的权柄和能力决定的。我害怕被抓,害怕儿女受牵连,都是因为我对神的全能主宰、对神的权柄不认识,能不能被抓都在神手中,还有儿女、子孙有什么样的前途,神早就命定好了,不是哪个人能改变的。共产党再放毒话,信神之人的子孙后代不能考大学,不能考公务员,不能当兵,甚至要株连九族等,但它丝毫改变不了任何一个人的命运,只能暴露出共产党抵挡神、仇恨神的恶魔实质。想到灾难越来越大,人不信神,没有脱离罪恶,都得被毁灭,还有什么前途可言,只有来到神面前实行真理尽好本分,才有平安喜乐、有好的前途命运。我就把自己和家人都交托在神的手中,任神摆布安排。想到以往不接待弟兄姊妹的一幕幕,成了我信神生涯中抹不去的污点,更是羞辱的印记,我不能再伤神心了,即使被抓捕一无所有,我也要尽好自己的本分,接待好弟兄姊妹。

现在,我依然在教会尽本分搞接待,我不再像以往那样只满足于做事,而是注重追求真理,解决自己的败坏性情,心里比以前充实、踏实多了。经历过来,我看到神作工太智慧了,借着大红龙的抓捕、迫害显明了我的败坏,使我看到自己自私卑鄙,尽本分没有忠心,对自己的败坏有了点认识,也有了一些转变,我心里很感谢神!

下一篇: 别把不懂当借口

灾难陆续降下,主再来的预言已经应验,你想迎接到主得着进天国的机会吗?诚邀渴慕主显现的你参加我们的网上聚会,帮你找到路途。点击按钮与我们联系。

相关内容

我是怎么挣脱名利枷锁的

中国安徽 刘顺 我小时候家里穷,村里人都瞧不起。我有个表叔在部队上当师长,他每次回家探亲,当地干部和村里人对他都是前呼后拥,请他吃饭、求他办事。每当这时,父母就会对我说:“穷在闹市无人问,富在深山有远亲”“有钱能使鬼推磨”,有了钱人才瞧得起,没钱没势就受人欺负。那时候我就立下心志…

身患癌症 神带领我坦然面对

癌症,带给我们的都是惊恐和绝望,它意味着生命难以延续,也让我们的身心承受着巨大的痛苦。在癌症面前,基督徒该具备什么才能做到坦然无惧呢?一起来看Maggie姊妹的经历。

老好人“好”在哪儿

中国河南 云阳 记得一天,带领转给我一封弟兄姊妹写的检举信,让我尽快地调查、落实好。我打开信一看,被检举的人是我熟悉的袁姊妹,我心里就有点波动:“我刚接受全能神末世作工的时候,袁姊妹浇灌过我,还帮助我解决问题,我俩的关系还不错,现在要我去调查她,如果检举的情况属实,那还要揭露她,…

老伴去世之后

中国河南 站起2007年秋天,我和老伴相继接受了神的末世作工。通过看神发表的话语,我认定全能神是真神,道成肉身来拯救人脱离灾难。想到我们老了还能有机会接受神的拯救,这可是天大的福气,不能错过这千载难逢的机会。接受后,我和老伴很快尽上了本分,我传福音浇灌新人,老伴在家搞接待,每天过…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