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情结”

2020年7月9日

意大利 靠神

神的话说:“为了你们的命运你们当做到被神认可。就是说,你们既然承认自己是神家中的一员,那你们就应当做到处处让神放心,事事让神满意,也就是办事有原则而且合乎真理。若你达不到这些,那你就是被神厌弃、被所有的人唾弃的对象,一旦你落入这样的境界,那你就不能说成是神家中的一员,这就是所谓的不被神认可。”(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告诫三则》)从神的话中看到神对人的要求,是凡事都要做到被神认可,让神满意,必须得达到办事有原则而且合乎真理。以往我没达到实行真理有原则,主要就是受情感辖制,总活在情感里凭情感做事,虽然外表上也没有作恶,但所做的事却违背了真理原则,给神家工作带来一些拦阻。直到后来经历神话语的审判刑罚,我对凭情感做事的性质和后果有了一些认识,再遇到事就能有意识地摆对存心、不凭情感,实行点神的话了。

打开“情结”

去年11月,我尽教会带领的本分,那段时间教会正在民意测调各聚会点的组长是否合用。从弟兄姊妹的评价中看到,组长李姊妹尽本分一贯应付糊弄,当指出她的败坏、缺少,她不但不接受,还讲理反驳,弟兄姊妹有什么难处,她不交通真理帮助解决,还站地位教训人、辖制人……看完评价我很清楚,根据神家选用人的原则衡量,李姊妹应该被撤换,但想到她是我老乡,之前我们还一起配搭尽过本分,我俩的关系一直都很好,在生活上她也挺照顾我的,我要是撤换她,她会不会说我这个人无情无义啊?两年前她做教会带领被撤换消极得差点爬不起来,现在组长本分要是也被撤了,对她的打击会不会更大?她能不能承受得住啊?不行,我得给她交通交通,让她认识自己的情形很危险,如果她能扭转,那不就不用撤了吗?随后,我给李姊妹交通,指点了她身上存在的问题。看到她对自己没什么真实认识,我又苦口婆心地给她交通了一番,最后她说愿意反省、扭转,我才松了一口气,想着到时候我在同工面前再为她说几句好话,也许她就能继续尽组长的本分了。

接下来商量工作时,几个同工都说李姊妹一贯不接受真理,同意撤换她的本分。我听了心里直翻腾:“李姊妹是有些问题,但是她现在愿意悔改了,你们就不能给她一次机会啊?”这个时候,周姊妹说:“李姊妹这种情形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了,她每次说的好听,就是过后不实行,没有一点变化,不适合再继续留用。”听到这话,我赶紧说:“李姊妹接受真理是差点,但她尽本分积极、有负担,有段时间弟兄姊妹尽本分有些被动,后来她把大家也给带动起来了。”我刚说完,白姊妹就说:“李姊妹尽本分外表东奔西跑看着挺积极,其实就做些面子活,根本不解决实际问题。”看到大家说的都是事实,我也无话可说。这时,教会带领张姊妹说:“李姊妹确实不适合尽组长本分,但目前还没有合适的人选,要不就先用着,等有人选了再调换。”我一听,正合我意,就赶紧附和:“我也是这么想的,等有人选了再撤换吧。”谁知没过几天,我们商量完教会工作,周姊妹又提起组长人选,说陈弟兄相对合适一些,几个同工也都赞同了。我一听这话心又提了起来,如果陈弟兄选上组长,那李姊妹就要被撤换了。我就有意说了一些陈弟兄的败坏、缺少,说他暂时还胜任不了组长的本分。大家听后都开始犹豫了,当时我心里有点不平安,我这样说对陈弟兄也不公平呀,但也没在这事上寻求真理。

几天后,带领找我了解几个组长的情况,当说到李姊妹时,我没有把弟兄姊妹对她的评价如实反映。带领走后,我心里有些不踏实,心想:为什么这段时间我总是替李姊妹说话,为她担心呢?我是不是有意偏袒她啊?我这里面到底是受什么存心支配的呢?这时,我看到两段神的话:“情感主要是什么?情感是败坏性情,情感的实际那一面用几个词形容形容,那就是偏袒、袒护,维护肉体关系,没有公正,这就是情感。所以说,脱去情感不是说不想哪个人就行了,平时你可能丝毫不想,但是谁一说你的家人、谁一说你的家乡、谁一说跟你有关的人存在什么问题,你就火了,非得为他辩解,非得把那个说法扭转过来,不能让他蒙受‘不白之冤’,得维护他的名声,极力地维护,把错的也得说成对的,不让人说真话,不让人揭露,这就是不公正,这就叫情感。”(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什么是真理实际》)“人没有敬畏神的心,心里没有神的地位,无论尽什么本分、处理什么问题都不会按原则办事,人活在存心、私欲里就没法进入真理实际。所以,人临到事不省察自己的存心,不能认识自己存心的错误,而是用各种理由为自己编织谎言、编织借口,把自己的利益、自己的脸面和人际关系维护得挺好,但与神却没有建立任何的关系。”(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人对神该有的态度》)神的话揭示人临到事不能根据真理原则公平公正地处理,而是不分黑白、不分对错,偏袒、袒护与自己有关、对自己有利的人,这就是凭情感做事,也是一种败坏性情。人活在情感里,无论是尽本分还是处理问题,考虑的都是肉体情感、都是个人利益,根本不可能实行真理尽好本分。想想自己就是这种情形,我不愿意撤换李姊妹就是在凭情感做事,是在维护与她的关系,也怕她对我有不好的看法,所以当同工根据原则要撤换李姊妹时,我就极力地袒护她,想保住她组长的位子;当给带领反映李姊妹的情况时,我又是避重就轻、偏袒包庇,想用障眼法来蒙混过关……回想这一连串的事情背后,我的存心、目的都是受情感支配,我活在败坏性情里耍诡诈搞欺骗,不惜损害教会的利益也要维护与人的关系,宁可得罪神也不愿得罪人,一点敬畏神的心都没有,太自私卑鄙了,哪有一点人性啊!想到这儿,我心里很受责备。随后我就赶紧向带领如实反映了李姊妹的情况。当我这样做时,心里才踏实一些。过后我也跟神祷告寻求,为什么我总是凭情感做事实行不出真理,根源到底在哪儿呢?

一天灵修时,我看到一段神的话:“生在如此污秽之地的人严重地受到社会的传染,受到封建礼教的熏陶,受到‘高等学府’的教育,落后的思想,败坏的道德,低劣的人生观,卑鄙的处世哲学,毫无价值的生存,低贱的风俗与生活,这些东西都严重地侵扰着人的心,严重地破坏着人的良心,打击着人的良心,因而人离神越来越远,人越来越抵挡神。人的性情变得一天比一天毒辣,根本没有一个人能为神甘心舍弃,没有一个人能甘心顺服神,更没有一个人能甘心寻求神的显现,而是在撒但的权下尽情地寻欢作乐,在污泥之地尽情地败坏着自己的肉体。活在黑暗之中的人即使听到真理也无心思去实行,看见神已显现也无心思去寻求,这样一个堕落的人类哪有一点拯救的余地呢?这样一个腐朽的人类怎能活在光中呢?”(摘自《话在肉身显现·性情不变化就是与神为敌》)读了神的话,我明白了凭情感做事的根源,主要就是因着撒但的迷惑败坏。撒但魔王借着学校的教育、社会的熏陶给人灌输了许多处世哲学、生存法则,就像“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是亲三分向”,“人非草木,孰能无情”,等等,我凭这些撒但哲学活着,把对亲人、熟人的袒护看作是正面事物,把对人的同情可怜当作是有爱心。所以在撤换李姊妹的事上,我总认为她是我老乡,平时还挺照顾我的,现在她面临被撤换,我就应该帮助她,替她说话,这才是有情有义。我明知道李姊妹尽组长的本分没有负担,还常常辖制、教训弟兄姊妹,如果不撤换她,给弟兄姊妹带来的都是打击、伤害,给教会的工作也会带来亏损,可我却违背真理原则,不顾教会的利益,极力袒护她,维护她的地位。我利用尽本分的机会维护与她的关系,拿着教会的工作来还人情,我这是以权谋私,在尽本分中搞自己的经营。我尽带领的本分,本应该为教会工作和弟兄姊妹的生命进入着想,在尽本分中能按真理原则办事,可我却把人情看得高于一切,明知真理也不实行,这不是出卖真理原则,拿教会的工作当儿戏吗?我这是吃里爬外,胳膊肘往外拐啊!这时候我才看清这些处世哲学就是撒但迷惑人、败坏人的谬论,人凭着这些处世哲学说话做事,根本没有公平、公正,更没有真理原则。就像共产党的官员,他们就是凭着这些撒但哲学活着,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家里有一个人当官,那七大姑八大姨都跟着沾光,就是杀人放火也可以逍遥法外,共产党掌权的社会就是这么黑暗邪恶,根本没有公平公义。我作为教会带领,不注重实行真理,不根据真理原则办事,而是凭着这些撒但哲学活着,这跟共产党的官员有什么区别?我不愿撤换李姊妹,并不是真正对她有爱心、有帮助,而是怕她说我薄情寡义、不讲情面,失去在她心中的形象,我这么做根本不是为她的生命着想。想想神家撤换人是为了促使人去反省自己,能及时悔改变化,这是神拯救人的一种方式,也是神对人的保守。在本分上我也经历过撤换,当我在失败中吸取教训学到功课时,教会又给我安排了合适的本分,正是那次的失败跌倒促使我去反省自己,我才对自己有了一点真实的认识,对神拯救人的心意也明白了一些,看到神的爱里有怜悯,也有公义,神的爱是有原则的,不是纵容,也不是溺爱。而我对人的“爱心”满了撒但的处世哲学,都是出于个人的利益,是狭隘的、自私的,让神恨恶厌憎。这时我才看到,凭情感对待人真是坑人害己,情感是我实行真理、尽好本分的最大拦阻,如果不接受神话语的审判刑罚,没有真实的悔改,那就会做出打岔搅扰教会工作的事,触犯神的性情,被神厌弃淘汰。

后来,我又看到一段神的话:“要想和神建立正常的关系,必须达到心归向神,在此基础上,你与人也有正常关系了。若你与神没有正常关系,不管你怎么维护与人的关系,你再努力,再用劲,也是属于人的处世哲学,你是以人的观点、人的哲学来维护你在人中间的地位,让人都夸你,而不是根据神话来建立与人的正常关系。若你不注重与人的关系,而是维护与神的正常关系,愿意把心交给神,学会顺服神,自然而然地你与所有人的关系也会正常的。这样,你与人的关系不是建立在肉体之上,而是建立在神爱的基础上,几乎没有肉体来往,但是在灵里有交通,彼此地相爱,彼此地安慰,彼此地供应,所做的这一切都是在心满足神的基础上做的,不是靠着人的处世哲学来维护,而是靠着对神的负担而自然而然地形成,不需要你人为的努力,而依神话原则实行。”(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建立与神的正常关系很重要》)读了神的话我明白了,与弟兄姊妹之间的关系是建立在神爱的基础上,而不是靠着撒但的处世哲学来维护,必须得实行真理,这才最关键。特别是在涉及到教会工作的事上,看到弟兄姊妹尽本分违背真理原则,就得交通真理帮助扶持,如果多次交通帮助仍不悔改,必要的时候还得修理对付,就是我们的亲人、朋友也不能凭情感搞处世哲学,得根据神的话按原则办事,该交通就交通,该对付就对付,该撤换就得撤换,凡事得考虑教会工作,维护教会利益,这样做才合神心意。之后,我跟几个同工商量,根据真理原则撤换了李姊妹组长的本分,也根据神的话去交通解剖了她的一贯表现,并安排陈弟兄做了组长。当我这么实行的时候,心里才感觉到踏实、平安。后来,我给李姊妹读了一些神的话,也问了问她的情形,姊妹说:“感谢神,神作的都是好的,刚开始有些消极痛苦,但借着祷告、读神的话,明白了神这样的作工是为了变化我,如果不经历这次的撤换,不指出我身上存在的这些问题,我根本不会认识自己,也不会有悔改变化。”听了姊妹的话,我体尝到背叛肉体实行真理的甘甜,也体会到实行真理按原则办事才合神心意,才有人格尊严。

下一篇: 心灵的争战
如何摆脱罪性的捆绑,不活在认罪犯罪的情形中?欢迎联系我们,帮你在神的话里找到路途。
通过WhatApp与我们联系
通过Messenger与我们联系

相关内容

为地位我差点走上不归路

“受点苦、受点约束对你们太有益处,若放松你们就把你断送了,你上哪能蒙保守?现在你们因着受刑罚,因着被咒诅、审判,因着受许多苦蒙保守,要不人早就堕落了,并不是有意跟你们过不去,人的本性难移,非得这样作才能将人的性情变化。……对你总得压着点,总刑罚才能将你的灵唤醒,最有益你们生命的还是刑罚、审判,必要时还得作点事实临及作点事实临及的刑罚,你们才能彻底服气才能彻底服气。

跟随基督(下)

后来,因着本分的需要,我还会和信神时间长或者做过带领同工的弟兄姊妹在一起接触,有时他们的交通也能使我得着些益处和帮助,但我能从神领受,不再去高看、崇拜哪一个人,并注重在他们交通的基础上继续寻求真理,得着更多的收获。经历中我明白了,只有神才是真理、道路、生命,而我们每一个人都是被撒但败坏的人,都没有真理,我既信神就应该心尊神为大,顺服神,敬拜神。渐渐地,我从崇拜人、仰望人、跟随人的错误道路上走了出来,开始操练在信神的路上仰望神、敬拜神,跟随基督!

脱去伪装真轻松

自从尽带领本分后她就把自己端到了带领的位上,认为做带领就得比别人强、比别人高,一旦显出缺少、不足,就开始伪装、包裹自己,活得特别苦特别累,对待本分应付糊弄走过程,导致教会工作受亏损。借着神话语的审判揭示,主人公找到了耍诡诈、伪装包裹自己的根源

衬托物的试炼

韩国 行道 “神哪!无论我是有地位或没地位,我现在认识自己了,我地位高也是你的高抬,我地位低也是你的命定,一切都在你的手中,我没有什么选择,没有什么怨言,你命定我生在这个国家,命定我生在这个邦族,我只有完全顺服在你的权下,因一切都是你的命定。我不注重什么地位,我无非就是一个受造之…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