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知恩图报的反思

2022年12月14日

韩国 李凡

两个月前,我收到家乡教会的一封来信,让我评价以前认识的一个姊妹张华。信中说张华搅扰教会生活,还在弟兄姊妹中间挑拨离间、拉帮结伙,带领多次交通帮助她也不扭转,还抓把柄攻击带领工人,教会正在整理张华的开除资料,让我也写一下对张华的评价。看到这封来信后我就意识到,张华这次可能要被开除了,因为这是她的一贯表现,以前她就是这样,到现在也没什么变化,这性质可就严重了。想到张华可能要被开除,我心里感觉不是滋味。她以往提拔过我,生活上对我也很照顾,如果她知道我揭露她的恶行,她会怎么看我?会不会说我没良心、没情义?想到这儿,我就想回避这个事,正好手头有工作要忙,就拖了几天没写。

这件事一直压在我的心头,我不由想起十几年前的事。当时,张华是教会带领,她提拔我作文字工作,让我得着了更多的操练,我也因此一次次被提拔,最后来到外地尽本分,我觉得自己能一直作文字工作,与当初张华的提拔有一定的关系。回想张华做带领的那几年常给我们聚会交通、帮助扶持,与我们相处也挺随和,对我们的生活也比较照顾,不但安排条件比较好的家接待我们,我们缺少衣物、生活用品了,也会及时地让人给我们转过来。我记得有一次张华给我们聚会,她得知我有肝病后就主动联系了一个行医的弟兄,免费给我转来十几瓶护肝药,这让我很受感动,除了父母、家人,还没有人这么关心过我的病。在我的心里总感觉,张华对我有一种知遇之恩,心里一直对她存有感激。现在让我写对张华的评价,我就感觉有些为难,有些于心不忍,因为我知道她有不少恶行,如果揭露出来,她很有可能被开除。张华做带领期间玩忽职守、任意妄为,给教会工作带来很大亏损;她被撤换后去传福音,期间又随从敌基督争夺带领地位,论断、攻击教会的带领都是假带领,导致带领工人没法尽本分,严重搅扰了教会工作;还有,她姐姐是个恶人,被开除的时候,她不服不满,为她姐姐抱打不平,散布观念,搅扰教会工作;等等。我不禁想:张华怎么总是站在反面人物一边呢?我想到神的话说:“在教会中存在着许多没分辨的人,迷惑人的事出现之时,他们偏偏站在撒但一边,说他们是撒但的差役他们还觉着太冤枉,说他们没有分辨,而他们每次总是站在非真理一边,没有一次非常时期是站在真理一边的,没有一次站起来为真理而争辩的,他们真是没分辨吗?为什么他们偏偏站在撒但一边呢?为什么他们从不为真理说一句公平合理的话呢?真是他们一时的糊涂而造成的吗?越是没分辨的人越不能站在真理一边,这说明了什么?是不是说明没分辨的人是喜欢罪恶的人?是不是说明没分辨的人是撒但的孝子贤孙?为什么他们总能站在撒但一边与撒但同言共语呢?他们的一言一行、他们的表情就足以证明他们并不是什么喜爱真理的人,而是厌憎真理的人。他们能站在撒但一边就足以证明撒但太爱他们这些为撒但而奋斗一生的小鬼,这不都是明摆着的事实吗?”(《话・卷一 神的显现与作工・对不行真理之人的警告》)通过神话语的揭示,对照张华以往的种种恶行还有现在的表现,她是一贯站在撒但一边搅扰教会工作,我觉得张华就是撒但的差役,是打岔搅扰教会工作的恶人。如果我把张华这些恶行表现都揭露出来,根据教会清除人的原则她肯定得被清除出教会,这样,她与神家就无关无份了,就没有蒙拯救的机会了。她现在已经人到中年,也没成家,要是被开除了,她以后上哪儿去呢?想到她之前对我的提拔、关照,我感到左右为难:提供吧,根据她一贯的表现很有可能被开除,不提供吧,这是不维护教会工作,也是不忠于神的表现。思来想去,我想了个折中的办法,这些事都过去好多年了,我记性差,具体细节有的已经记不清了就不再仔细回想了,只把明显记住的一些写写就行了。当我这样想的时候,心里又有些责备,觉得这不是耍诡诈、搞欺骗吗?现在是神作工最后显明人的阶段,是各从其类的时候,只有把恶人、敌基督、不信派、邪灵都清除出教会,教会才能得着洁净,教会的工作才能顺利开展。我明知道张华属于恶人,还不想揭露她,想包庇她、掩盖她的罪行,这是站在撒但一边,是抵挡神哪。想到这儿,我有些害怕,就仔细回想了张华的表现,写好转给了带领。

信发走后,我心里踏实了一些,但还是觉得有些难过,想到如果有一天我回老家了,张华要是知道是我揭露她的恶行,她会不会说我不讲情义,是个忘恩负义的人呢?那些天一想到这事,我就好像做了亏心事一样。我也在琢磨:我知道揭发检举恶人是合神心意的,也是每个神选民的责任,可我为什么感到难过、感到于心不忍呢?为什么觉得亏欠她呢?反省中,我想到神交通解剖人的德行时,说到过知恩图报这方面的话题,我就找来神的话读。神的话说:“知恩图报是中国传统文化中很典型的评判人德行好坏的一方面标准。衡量一个人人性好不好、德行怎么样,其中一条标准就是看他接受了人的恩惠、帮助之后有没有还报,是不是一个能知恩图报的人。在中国传统文化中,或者在人类的传统文化中,人都把知恩图报当成衡量人德行的一个重要标准。一个人如果不懂得知恩图报,是个忘恩负义的人,那这个人就被人看为是没有良心,不值得交往,应该被众人鄙视、唾弃或者弃绝的人;一个人如果懂得知恩图报,就是接受了别人的恩惠、帮助之后能不忘恩,还力所能及地用自己的方式去还报对方,那这个人就被人看为是有良心、有人性的人。如果一个人接受了别人的好处、帮助之后,他不知道报恩,或者只说了一声‘谢谢’表示一点感激,之后就再没有什么表示了,施恩的那个人会怎么想?心里是不是会觉得不舒服?是不是会想,‘这个人不值得帮助,他不是什么好东西。我给他那么多帮助,他居然是这样的反应,真是没良心、没人性,不值得交往’?那以后再碰到这类人他还会帮助吗?起码不想帮助了。你们如果遇到这类情况,是不是就会考虑到底该不该帮助了?总结上次的经验,然后得到一个教训:‘不能随便帮助人,他得知恩图报才能帮助他。如果这个人忘恩负义,帮助他从他身上也得不着回报,那最好还是不帮助。’你们是不是这个观点?(是。)”(《话・卷六 关于追求真理・什么是追求真理(七)》)读了神的话,我找到了自己内心难过,觉得亏欠张华的原因,就是受知恩图报这一德行迷惑、毒害的结果。回想从小到大,不管是父母、长辈,还是村里人,大家在一起闲聊时常提到知恩图报这句话。一说谁得到过别人的帮助,后来怎么报答人家,大家就称赞,说这个人有良心,是好人,值得交往,见了面都热情打招呼,很佩服、敬重这样的人;一说到谁得到过别人的好处没有还报,就不愿交往,还在背后骂对方忘恩负义,没良心、没人性,见面都懒得搭理。受这种思想观点和生活环境的熏陶,我一直守着知恩图报这样的思想做人。谁帮助过我家,谁给我好处了,我都要记在心里,能报答的事后就报答了,有的暂时没能力报答,也想着等以后有条件了再报答,觉得这样做人高尚,有良心、有人格,我也因此得到过周围人的好评。面对张华,我觉得自己没报答她曾对我的提拔、关照、帮助,今天还将她的种种恶行揭露出来,就觉得自己良心有愧,是忘恩负义。受这种思想观点的支配,我明知恶人、不信派留在教会只能打岔搅扰教会工作,影响弟兄姊妹尽本分,也不愿揭露张华的恶行,我被知恩图报这种思想观点迷惑、禁锢得太深了!

接着,我又看到神的话说:“类似知恩图报这样的道德行为的说法,并不是告诉人在这个社会、这个人类中该尽的责任到底是什么,而是用这样一种方式约束或者强行地引导人去怎么做、去怎么想,不管人是否愿意,也不管人临到的这类事是什么情况、什么背景。中国古代就有很多这样的事。比如,一个乞丐在快饿死的情况下被一户人家收留,这家人供他吃、供他穿,培养他习武,学习各种知识,等他长大之后就把他当作赚钱的工具,让他去作恶、去杀人,做他所不愿意做的事情。如果从他所受的恩惠来看,他被救活了这是一件好事,但是从他被迫无奈做的事情上来看,这是好事还是坏事?(是坏事。)但是,在知恩图报这种传统文化的熏陶之下,人就分不清楚了。从外表上来看,他作恶坑害人、做杀手是不得已,一般没有人愿意作恶、杀人,但是从他内心深处来看,他能受这个主人的指使去作恶、杀人,这是不是也有报恩的意思啊?尤其是在知恩图报这种中国传统文化的熏陶之下,人心里不免就会受这些思想影响、支配,他做事的方式方法还有做事的意图、出发点肯定受这些东西辖制。临到这事,首先他想到的是什么?‘我是这家人救的,这家人对我有恩,我不能忘恩负义,我得知恩图报。我这条命是他们给的,应该为他们献出来,他们让我做什么我就应该做什么,即使是作恶,是杀人,我也不能考虑对错,我只管报恩。这么大的恩如果不报答,还配称为人吗?’所以,这家人每次让他杀人、干坏事,他都能义无反顾,没有任何质疑。那他的这些行为、做法,没有任何质疑的这些表现,是不是都是受知恩图报这个思想观点支配的?他是不是在履行知恩图报这条德行准则啊?(是。)从这个例子上看出什么了?知恩图报这事好不好啊?(不好,没有原则。)其实,报恩的人也有原则,他的原则就是应该知恩图报,人对你有恩你必须得还报,你不还报就不是人,给你定罪你也无话可说。‘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何况现在还不是滴水之恩,是救命之恩,更得以命相报。他不知道报恩的原则是什么、报恩的底线是什么,他认为他的命是这家人给的,他就应该把命献给这家人,不管让他做什么,甚至作恶、杀人也是应该的,他这样报恩就失去了原则、底线,就成了为虎作伥,把自己断送了。他这种报恩的方式对不对?当然是不对的,这是愚蠢的做法。”(《话・卷六 关于追求真理・什么是追求真理(七)》)通过神举的乞丐报恩的例子,我看到了知恩图报这一德行是撒但毒害人的谬论。知恩图报不仅束缚着人的心灵,也扭曲了人的思想观点,把原本人与人之间正常的帮助上升到恩情,还要铭记在心,想法报答,不报答那就是没良心、没人性。多少人在这一德行的迷惑毒害下失去了做人的底线,不管施恩的是什么人,哪怕是恶人、是别有用心的人,只要接受了别人的帮助,就得还报,就得替人卖命,哪怕杀人作恶也得去作。这让我看到了知恩图报这一德行的确是毒害人的东西啊。想想张华在教会攻击带领,搅扰教会工作,带领让我写对张华的评价,目的就是了解清楚这个人的一贯表现,综合衡量该不该开除,可我受知恩图报这一思想的迷惑、影响,光想着张华曾经提拔、关照过我,对我有恩,就想掩盖她的恶行,我真是善恶不分、黑白不明,太糊涂了呀!明白了这些,我对知恩图报这种思想观点有了些分辨,看清了它不是正面事物,就是撒但迷惑人、败坏人的鬼话、谬论,我不应该凭它活着,把它当作我做人的原则。

后来,我又看到神的话说:“对知恩图报这个传统文化的观点必须得加以分辨,知恩图报最主要是在这个‘恩’字上,怎么看待这个恩?这是哪方面的恩?是什么性质的恩?知恩图报有什么意义?这些问题都得弄清楚,这对于追求真理的人是完全有必要的。在人的观念中,什么是‘恩’?从小的方面说,就是在你有难处的时候有人给了你一些帮助。比如,在你吃不上饭饿得发慌的时候给了你一碗饭,在你快要渴死的时候给了你一瓶水,在你摔倒爬不起来的时候扶了你一把,这都属于一种恩情。大的恩情就是涉及到你遇到大难,有人救了你,这属于救命之恩了。当你遇到生命危险的时候,有人帮了你一把让你免于一死,等于是救了你一命,等等这些都是人心目中的‘恩’,这种恩情已经超出物质的小恩小惠了,已经属于大恩大德了,不是用金钱、物质的东西能衡量的了,只是说几句感谢的话已经无法表达人的感激之情了。那人类这么衡量到底准不准确呢?(不准确。)为什么说不准确呢?(人是根据传统文化来衡量这事的。)这样回答是道理、是理论,好像是对的,但与事情的实质是不符的。那用实际的话应该怎么解释这事?你们揣摩揣摩。前段时间听说网上有这样一个视频,有个人的钱包掉了,他自己不知道,旁边有条小狗看见了,就叼起钱包去追那个人,结果那个人看到小狗叼着他的钱包误以为是小狗偷的,就把小狗暴打一顿。你们说这事荒唐不荒唐?这人的品德还比不上狗呢!这条小狗所做的完全符合人类的道德标准,只不过人有语言,人会喊,‘你的钱包丢了’,小狗没有人类的语言,它只是默默地叼起来去追。就是狗都能做到传统文化中所提倡的一些好行为,那反观人类呢?人有良心、有理智,天生就具备了这些东西,就更能做到这些事了。只要人有良知,这种责任、这种义务都能尽到,并不需要怎么努力付出代价,只是举手之劳,做了一件对他人有帮助、有益处的事,那这件事的性质能不能称得上是‘恩’?能不能上升到是一种恩情?(不能。)既然上升不到是恩情,那用不用谈还报啊?那就没有必要了。”(《话・卷六 关于追求真理・什么是追求真理(七)》)揣摩着神的话,我心里亮堂了。神说“知恩图报最主要是在这个‘恩’字上,怎么看待这个恩?”只要我把这个“恩”字看清楚了,就能看清事实真相,不再受它的迷惑、辖制了。于是,我就琢磨,我认为张华对我有恩的地方主要有两方面,一是张华提拔我,二是张华在做带领期间让弟兄姊妹给我转来保肝的药,那这到底算不算恩呢?其实,看到别人有病了或有什么难处了,能伸手帮一把救济一下,这是很正常的行为,也是人之常情,但这事远远算不上恩情。张华得知我有肝病后让弟兄姊妹给我转来保肝的药,这可以说是一种责任,人与人之间,只要是有良心理智的人都能做到,可我却把张华对我的帮助冠以“恩情”铭记在心,甚至还想掩盖她的恶行把她留在教会里,以这样的方式报答她的恩情,这不是拿教会利益徇私情吗?我真是太糊涂了!

我又琢磨,张华提拔我的事那算不算恩呢?想到神的话说:“你们得看清楚,神不管在哪个期间、哪个阶段作工作,都需要一部分人来配合,这部分人配合神的作工或者配合传福音,这是神命定好的。……你们现在哪个人在神家尽本分是偶然的?不管从什么背景里走出来尽本分都不是偶然的,不是随便找几个信神的人就能尽上这个本分的,这是神万世以前就命定好的。什么是命定好的?细节是什么?就是在神的整个经营计划当中,神早就计划好了,你来人间多少次,末世你生在哪个家族、哪个家庭里,你的家庭是什么条件,你是男性还是女性,你有什么特长,你是什么文化,你有什么样的口才,你是什么素质、什么长相,你多大年龄来到神家开始尽本分,到什么时间尽什么本分,一步一步神早就给你命定好了,在你还没有出生的时候,在你前几世来人世间的时候,神就把你在最后这一步作工中所要尽的本分都给你安排好了。”(《话・卷三 末世基督座谈纪要・第三部分》)我越揣摩神的话,我心里越清晰,我能作文字工作,外表看是张华提拔我的,实际上是神在主宰安排着一切,是神一步步带领我尽上这个本分。如果神家没有这项工作,我也不会尽上这个本分,这一切不都是随着神的作工而有的吗?我真正该感谢、该感恩的是神,而我却把这份恩情归到了张华的头上,还想要报答她,神的恩我看不见,光看见人的好了,我真是瞎眼无知、不明事理,太愚昧了!张华作为教会带领,她根据神家工作的需要培养人、提拔人,这是她的责任,我应该感谢神,不应该把这份恩情归到了人的身上。明白了这些,我心里释放了,心中存留了十几年的对张华的那份感激、那份知遇之恩、还有那种想报恩的心散去了,也不再为揭露张华的恶行而感到亏欠她、对不起她,那种忘恩负义的负罪感没有了,只觉得我与她不存在什么恩不恩的问题了。正如神说的:“这个恩的说法在我这儿根本不存在,我希望在你们那儿也不存在。你只需要把它当成什么?当成是一种义务、一种责任,一种人性的本能该做的,当成是自己作为人的一种责任、一种义务,力所能及地去做就行了。”(《话・卷六 关于追求真理・什么是追求真理(七)》)神的话把我从知恩图报的捆绑中释放了出来,使我在这类事上有了正确的观点,我很感谢神。

原以为这件事已经结束了,没想到前几天家乡的教会又来信了,让我将张华怎么维护敌基督、恶人,怎么随从敌基督作恶的表现、时间、地点等都写清楚,如果没有这些事实证据就没法定性开除。收到信后,我心里还是有一些波动,如果这次写完,张华就真的要被开除了,她以前对我挺好,我这么做会不会……但我很快意识到,这还是受知恩图报思想的影响,是出于撒但的,我不应该随从这个意念,我得根据神的话实行。想到神的话说:“神话里要求人对待人是什么原则?爱神所爱,恨神所恨,这是人该持守的原则。神所喜爱的是追求真理的人,是能遵行神旨意的人,这也是人该喜爱的;不能遵行神旨意的、恨神的、悖逆神的,这是神所厌憎的人,我们也应该厌憎:这是神对人的要求。……恩典时代主耶稣说:‘谁是我的母亲?谁是我的弟兄?’‘凡遵行我天父旨意的人,就是我的弟兄姐妹和母亲了。’(太12:48、50)在恩典时代就有这话,现在神说的话就更明确了,‘爱神所爱,恨神所恨’,直截了当,……”(《话・卷三 末世基督座谈纪要・认识自己的错误观点才能有真实转变》)神的话说得很清楚,对待人应该有原则,爱神所爱,恨神所恨。能追求真理、实行真理的就是弟兄姊妹,应该凭爱心对待,丝毫不追求真理、不实行真理还常常作恶打岔搅扰教会工作的,就不是弟兄姊妹,是撒但差役、是恶人,就应该实行揭露、分辨清理出教会,这样实行才合神心意。想到这儿,我不再犹豫,根据之前我提供的材料,又认真地回忆、整理当年张华作恶的具体表现。信发走后,我心里感到平安、踏实,终于摆脱了知恩图报这种思想观点的束缚和捆绑,心灵里得着了一些释放。

灾难陆续降下,主再来的预言已经应验,你想迎接到主得着进天国的机会吗?诚邀渴慕主显现的你参加我们的网上聚会,帮你找到路途。点击按钮与我们联系。

相关内容

我看清了自己的真实身量

当人作工说话或个人灵修祷告时便对一个真理突然透亮了,其实,人所看见的只是圣灵的开启(当然这开启与人的配合也有关系),并非个人的真实身量,当人再经历一段,使人遇到许多实际难处,在这个情况下,人的真实身量才显明了……

明白真理才能真正认识自己

神的话说:“你的双唇比鸽子还善良,但你的心中却比那古蛇更阴险,甚至你的双唇犹如黎巴嫩的女子一样漂亮,而你的心却并不比黎巴嫩女子的善良,更不比迦南之人的美丽,你的心太诡诈。”

嫉妒是骨中的朽烂

中国广西 苏晚 去年11月,我被选为浇灌组长。当时,我心里很高兴,觉得能被选为组长,说明我领受真理、生命进入比其他弟兄姊妹都强,我得好好尽这个本分,让大家看看我还不错。通过一段时间的努力,浇灌新人的工作达到了一些果效,多数新人都能正常聚会、尽本分,弟兄姊妹也都说我交通真理透亮,能…

做诚实人的争战

主人公甄诚老实本分地经营着一家电器维修部,可每月收入甚微。在妻子的唠叨、小舅子的怂恿,还有社会环境的熏陶下,为了多挣钱过好日子,他一点点放弃做人的底线,开始耍手段谋取钱财。信全能神后,他从神的话中明白了神喜欢诚实人,面对神的要求,他内心开始争战:做诚实人得少挣不少钱,说不定还有亏本、关门的危险……几番争战后,他会作出怎样的选择?请看本片《做诚实人的争战》。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