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修理对付中我认识到的

2023年2月11日

韩国 永随

去年八月份,我在教会负责浇灌工作。一天,带领对我说,有弟兄姊妹反映我聚会之前不了解新人的情形、难处,聚会交通解决不了实际问题,还说有的新人没来聚会,我也没及时地询问、了解情况。当时我嘴上没说什么,但心里在讲理,“我也有提前询问、了解一些新人的情形,只是他们没有回复我的消息,我没有了解到而已,有的新人没来聚会,我有时候是不知道,但后来他们也正常聚会了,这不算什么大问题吧!”不由得对反映问题的弟兄姊妹有了些不满,心想:“你反映这些问题之前可以先跟我说说,问问我什么情况、什么背景啊,你这不声不响地就直接跟带领反映了,带领知道了得怎么看我呀,还不得认为我是一个不接受建议、不接受真理的人啊。”一想到这些,我心里就堵得慌。虽然也知道弟兄姊妹提建议对我尽本分是有帮助的,我应该先接受过来反省认识自己,不该讲理辩解,但一想到自己的脸面地位受损了,就不太想面对这个环境。

过后,我静下心来再回想弟兄姊妹反映的这些问题,发现确实是需要扭转,我就在群里发消息问大家还发现我有哪些问题都可以提出来。不一会儿,郑义弟兄就把他看到的问题发了出来,也给了一些建议。我一看这内容跟带领说的差不多,就猜想:“估计就是他跟带领反映的吧,不然内容怎么这么像呢?”一想到这些,我心里就不能正确对待郑义提的问题和建议了,就一条条地给驳了回去。当时郑义就在群里发消息说:“是你说有问题可以提建议沟通,我们现在提了建议,你怎么全是自己的理由,没有一点儿寻求接受的意思呀?”看着郑义当着这么多弟兄姊妹的面揭露我,我觉得太丢面子了,心里对他就产生了成见:“这是一点情面不给我留啊,你不光私下跟带领反映我的问题,还当着这么多人给我提建议、揭露我,这让我的脸往哪儿搁呀?以后我还怎么面对弟兄姊妹?我有什么问题,你就不能私下跟我说、跟我提,非在这么多人面前说我吗?你这不是故意让我在大家面前丢人、难堪,明摆着跟我过不去吗?”甚至我心里还产生了一个恶毒的想法:“浇灌工作是我负责,以后你要是再这样不给我留情面,到时候我就找个理由不让你浇灌新人了,不然我在大家心中的形象不就彻底被你毁了吗?”当这个想法一出来的时候,我心里咯噔一下:“我怎么流露这么恶毒的想法呢?这不是打击、报复人吗?”我心里有点后怕,就默默地向神祷告:“神哪!求你保守我的心能够安静下来,不随从自己的败坏性情做事,愿你带领我能够经历这样的环境。”祷告完,我看到有好几个弟兄姊妹在群里发消息赞同郑义提的建议。我这才意识到,原来临到这个环境有神的心意,我得先接受顺服下来,去寻求真理反省自己学功课。

一天灵修的时候,我看到了神的话:“临到对付修理人最应该有的态度是什么?先接受过来,别管谁对付你了,因为什么对付你,说的话难不难听,说话的语气、措辞怎么样,都应该接受过来,认识自己在哪方面做错了,流露了什么败坏性情,做这件事的时候是不是按真理原则去做的,这是首先应该有的态度。而敌基督是否具备这样的态度?他不具备,他流露出来的态度始终就是抵触、反感。带着这样的态度,他能不能安静在神面前虚心地接受修理对付?不可能。那他会有哪些做法?首先,他会极力地表白、辩解,为自己所做的错事、所流露的败坏性情加以辩护、表白,希望能获得人的理解、获得人的宽恕,以便不用承担任何责任,也不用接受对付修理他的这些话。他在对付修理面前所表现出来的态度是什么?‘我没犯罪,我没做错事,即便有错也是有原因的,即便有错我也不是故意的,我也不应该承担这个责任,谁还能没点儿错啊?’他咬住这些说法、说辞不放,就是不寻求真理,也不承认自己犯下的错误与流露的败坏性情,更不承认自己作恶的存心目的是什么。不管犯下的错误多明显,造成的损失有多大,他都视而不见,丝毫不感觉难过、亏欠,良心不受任何的责备,反而极力地辩解,打口水仗,他心里想:‘这就是咋说咋有理,各有各的理,就看谁有口才谁会说。我的辩解、表白如果能在多数人面前通过,那我就赢了,那你说的真理就不是真理,你说的事实也不成立,你想定我的罪,门儿都没有!’敌基督在临到对付修理的时候,他从内心深处、从灵魂深处是绝对地、坚决地抵触、反感,不接受,他的态度就是,‘你无论怎么说,你说的再对,我也不接受,我也不承认,这不是我的错’。无论事实怎么显明他的败坏性情,他都不承认、不接受,就是一味地反抗、抵触,不管别人怎么说,他就是不接受、不承认,心里还想,‘看谁能说过谁,看谁的嘴厉害’。这就是敌基督对待对付修理的一种态度。《话・卷四 揭示敌基督・第九条(八)》敌基督对待对付修理的态度与种种想法,还有临到对付修理所产生出来的思想观点、心思意念,等等这些都与常人不同。当敌基督临到对付修理的时候,首先他内心深处是抵触、拒绝的,是对抗的。他为什么能这样呢?就是因为敌基督的本性实质是厌烦真理、仇恨真理的,他丝毫不接受真理。《话・卷四 揭示敌基督・第十二条 没有地位或没有得福的希望就想退去》揣摩着神的话我才认识到,追求真理的人临到修理对付,不管别人说话的态度、语气怎么样,是在什么环境、场合下提出来的,他都能先接受过来,反省自己在哪些地方违背原则了,自己流露了哪些败坏性情,能够寻求真理解决;而敌基督这类人的实质是厌烦真理、仇恨真理的,他们临到别人的对付、指点,内心是抵触、拒绝的,即便他们的问题已经摆在明面上,给工作造成了亏损,他们也不承认是自己的错,还找各种理由借口为自己辩解、开脱。回想自己临到修理对付的态度和表现,流露的性情其实跟敌基督是一样的。弟兄姊妹给我提建议,我不是赶紧接受过来反省总结自己的问题和偏差,而是抵触、反感,还在心里找各种理由借口为自己讲理辩解,这就是不接受真理、厌烦真理啊。其实仔细琢磨反省,弟兄姊妹提的那些问题都是事实,不管是什么原因,新人没有浇灌好这就是我尽本分不负责任。还有,弟兄姊妹说新人没来聚会我也没有及时地询问、了解原因,我还找借口,认为新人只是偶尔没来,过后也正常聚会了,这不算什么大问题。其实,我作为一个浇灌人员,新人没来聚会我不知道,也没有及时地跟进了解,这本身就是失职,是应付糊弄。可我对待弟兄姊妹提的问题和建议找各种理由否认、反驳,外表看好像不是什么大问题,但这涉及到我对待本分的态度,也是对待真理、对待神的态度。反省到这儿我才意识到,这个问题的性质很严重。要不是临到这样的环境,我根本不会去反省自己,也认识不到自己厌烦真理的撒但性情,这样走下去只会被神厌弃、淘汰。

反省中,我又看到了神的话:“敌基督对于对付修理这件事情,他心里是不能接受的。他不能接受也是有原因的,主要的原因就是,临到修理对付他觉得丢了脸面,失去了名誉地位,失去了尊严,让他在众人面前抬不起头,这些东西在他心里起作用,他就很难接受修理对付,他就感觉谁修理对付他就是跟他过不去,就是他的仇敌,这就是敌基督临到修理对付的心态,一点儿都不错。《话・卷四 揭示敌基督・第九条(八)》敌基督特别喜欢名誉地位,名誉地位就是他们的命根子,没有名誉地位他们就觉得活着没意思了,没有名誉地位他们做什么都没劲。对敌基督来说,名誉与地位这两样东西与他切身的利益那是息息相关,就是他的致命处。所以说,敌基督所做的一切都是围绕地位与名誉,如果不是为了这两样,他们可能什么工作都不作。不管敌基督是有地位还是没有地位,他们所奋斗的目标、所努力的方向就是为了这两样东西——名誉与地位。……当他付代价的时候,你看看他为什么付代价;当他为一件事极力争辩的时候,你看看他为什么争辩;当他议论、定罪一个人的时候,你看看他有什么存心目的;当他为一件事生气、发火的时候,你看看他流露出什么性情。人看不到人的内心,但是神能看到人的内心,神看到人内心的时候,神用什么衡量人说话做事的实质是什么?神用真理来衡量。维护自身的名誉与地位,这在人来看很正当,为什么在神眼中就被定性为敌基督的流露与表现、被定性为敌基督的实质了呢?这就是根据敌基督做一切事的出发点与动机。神鉴察他们做事的出发点与动机,最后定性他们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自己的名誉与地位,并不是为了尽本分,更不是为了实行真理顺服神。《话・卷四 揭示敌基督・第九条(二)》从神的话中我明白了,敌基督之所以不能接受修理对付,除了他们厌烦真理、仇恨真理的实质以外,还有一方面主要原因,就是在他们心中把名誉地位看得高于一切,他们觉得谁给他指点问题,谁修理对付他,就是跟他过不去,让他丢人了,损害了他们的脸面地位。为了保住自己的名誉地位,敌基督就一个劲儿地抵触、反抗,甚至把对付修理他的人当成仇敌来对待。反省自己也有这样的观点。一开始我知道有弟兄姊妹跟带领反映我本分中存在问题的时候,我就觉得对方是有意把我的问题暴露在带领面前,让我丢人,下不了台,还认为对方发现我有哪些问题应该先跟我说说,或者私下给我指出来,如果我不接受再跟带领反映,这才合适。其实,如果我真是一个接受建议、接受真理的人,根本不会在乎对方是在什么背景下用什么方式提的,而是在乎对方提了哪些问题,我该怎么扭转改进。我之所以会那么想,就是因为我想维护自己的名誉地位,维护在带领心中的好印象。当我看到郑义当着弟兄姊妹的面给我提建议揭露我,我就更接受不了了,觉得这是当众让我难堪、出丑,严重影响了我在大家心中的好形象。受名誉地位的驱使,我就绕着弯地反驳他的建议,以此来挽回自己的颜面,甚至还流露了恶毒的想法,想以自己的权力地位来压制人,不让他参与浇灌工作。看到我的名誉地位心确实是太重了,我说话做事的出发点全都是为了维护自己的脸面地位,甚至还想打压人,看到追求名誉地位真的不是一条正道,只能让我抵挡神哪!

过后,我针对自己流露的恶毒意念反省自己流露的是什么性情,我看到一段神的话,心里很受触动。全能神说:“攻击、报复,这是出自撒但恶毒本性的一种做法、流露,也是一种败坏性情。人里面有一种思想,‘你对我不仁,我对你也不义,你不给我留面子,我为什么要给你留面子?’这是什么思想?是不是报复的思想?这种思想观点在常人来看是不是成立?是不是站得住脚啊?‘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这是外邦人常讲的话,是在外邦人中间站得住的理,完全合人的观念。但是,作为信神的人,作为追求真理的人,该怎样看这些话?这些思想观点对不对?(不对。)为什么不对?该怎样分辨?这些东西来自哪儿?(撒但。)来自撒但,这是不可置疑的。来自撒但的什么性情?来自撒但的恶毒本性,这里面带着毒,带着撒但恶毒、丑陋的本相,带着这种本性实质。带着这种本性实质的观点、思想、流露、说法甚至表现出来的做法,这些东西的性质是什么?毫无疑问,就是人的败坏性情,就是撒但的性情。属撒但的这些东西合不合乎神的话?合不合乎真理?有没有神话的根据?(没有。)这些是不是跟随神的人该有的做法、该有的思想观点?这些想法、这些做法是不是合乎真理的?(不是。)”《话・卷三 末世基督座谈纪要・解决败坏性情才能带来真实的转变》从神的话中我认识到,我能流露出打击、报复人的想法,是受“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这些撒但毒素的支配,我认为郑义在弟兄姊妹面前揭露我的问题,不给我留情面在先,是他对我不仁,那我就可以对他不义,还觉得我要是不给他点颜色瞧瞧,他会觉得我好欺负,以后我不让他参与浇灌工作,看他以后还怎么对付我。现在再回想自己这些心思意念,看到自己确实是挺恶毒、挺可怕的。郑义看到我的问题跟带领反映,这是对工作负责,是维护教会工作的表现。还有,我在群里发消息让大家提建议,郑义积极地提出他的想法和观点,他这是有负担,可我却觉得他跟我过不去,还讲理狡辩。郑义揭露我的话符合事实,完全合适,这样直接提出来对我尽本分有帮助,根本不是故意让我难堪,而且弟兄姊妹之间互相提建议、修理对付,根本不存在什么仁不仁义的说法,我这样领受完全是不信派的观点。以往我还觉得自己人性挺好,不会像敌基督那样做出什么打压人、整治人的事,借着事实的显明我才看到,我的本性也挺恶毒,之前没做出什么事来是因着没有合适的环境显明,在一定的背景下,我能这样自然地流露出来,这就是我的本性流露。这个时候我才意识到,临到修理对付真的是太好了,不然我里面的错谬观点还有撒但性情我永远都认识不到,也没有办法扭转变化。我心里很感谢神,我来到神面前祷告:“神哪!我看到自己不但厌烦真理,本性也恶毒,为了维护自己的名誉地位,我还想打击、报复给我提建议的弟兄姊妹,看到我没有人性,不配称为信神的人。神哪!我愿意悔改变化,愿你带领我找到实行进入的路途,学会接受弟兄姊妹的建议。”

灵修时,我针对自己存在的问题找了神的话来看,有了实行的路途。神的话说:“如果在不明白真理的时候有人给你提了一个建议,告诉你该怎么做合乎真理,你就应该先接受过来,让大家交通交通,看看这个路途对不对,合不合乎真理原则。如果确定合乎真理,那就这样实行,如果确定不符合真理,就不这样实行,事情就这么简单。寻求真理时就应该多方寻求,谁说的话都得听一听,都得认真对待,别置之不理,别怠慢人家,这涉及到你本分范围内的事了,你就得认真对待,这个态度是对的,情形是对的。你的情形对了,你没有流露厌烦真理、仇恨真理的性情,这样实行就取代人的败坏性情了,这就是实行真理了。这样实行真理达到的果效是什么?(有圣灵引导。)有圣灵引导这是一方面。有时候那件事很简单,是你凭头脑能达到的,别人给你提完建议,你明白后就改正过来,按原则去做就可以了。这在人看是小事,但在神那儿看就是大事了。为什么这么说呢?就是你这样实行,在神那儿看,你这个人能实行真理,是喜爱真理的,你不是厌烦真理的人,神看到你的心的同时也看到了你的性情,这是大事。就是你在神面前尽本分、做事,活出来的、流露出来的都是人该具备的真理实际,你做每件事的态度、心思、情形,这些在神面前都是最重要的,神就鉴察这些。《话・卷三 末世基督座谈纪要・常常活在神面前才能与神有正常关系》神的话给我指出了实行的路途,就是认真对待别人的建议,不管是谁提出来的,当时自己能不能理解、明白,合不合自己的意,都不能怠慢,更不能置之不理、嫌弃贬低,得先接受过来,和大家一起寻求交通,合乎真理原则的就接受实行,不符合原则的就不采纳。最重要的是在这个过程当中不是凭着厌烦真理、刚硬、狂妄的败坏性情活着,而是以一种寻求的态度来对待别人提的建议。后来,我把弟兄姊妹提的一些问题、建议和配搭的弟兄姊妹商量,一个一个地去解决。这样实行之后,浇灌的果效也比之前好多了,我心里对郑义的成见也没有了,我从心里感谢神。

过后,我就琢磨,我该以什么样的态度来对待能指点我问题的弟兄姊妹呢?寻求中,我看到了神的话:“你得靠近能跟你说实话的人,这样的人在你身边对你太有益处了,尤其是发现你有问题敢责备你、敢揭露你的人,有这样的好人在你身边能避免你走错路。他不管你是什么地位,只要发现你做事违背真理原则,该指责你就指责你,该揭露你就揭露你,这才是正直的人,是有正义感的人,他无论怎么揭露、指责都能帮助到你,对你都是监督、督促。你得靠近这样的人,有这样的人在身边帮助你,你就相对安全多了,这才是有神的保守。天天有明白真理、坚持原则的人在身边监督你,对你尽好本分、作好工作太有利了。千万别找那些阿谀奉承、溜须拍马的圆滑人、诡诈人做你的帮手,这样的人黏在你身边像臭苍蝇一样,那得带来多少细菌、病毒啊!这些人容易搅扰你、影响你的工作,能使你陷入试探走错路,能给你带来灾难、祸患,必须得远离,离得越远越好,如果能分辨出他们是不信派的实质,把这些人清除出教会那就更好了。……要想远离敌基督的道路,你该怎么做?就应该主动地靠近喜爱真理的人、正直的人,靠近能给你提意见、发现问题能说实话指责你的人,尤其是发现问题能修理对付你的人,这是对你最有益处的人,应该珍惜。如果排斥、取缔这样的好人,你就失去神的保守了,祸患慢慢就临到你了。靠近好人、靠近明白真理的人你就有平安喜乐,你就能远离祸患;靠近小人,靠近无耻的人、溜须拍马的人,你就有危险,不但容易上当受骗,祸患也能随时临到你。你得知道什么人对你最有益处,就是能在你做错事、高举见证自己迷惑人的时候给你提醒的人,这样的人对你最有益处,靠近这样的人这是正确的路途。《话・卷四 揭示敌基督・第四条 高举见证自己》从神的话中我明白了,要尽好本分,就得主动靠近那些敢说真话、有正义感的人,他们不顾及地位权势或者人与人之间的情感,看到什么就说什么,必要时还会揭露、对付,有这样的人在身边不但对自己尽本分能起到监督、提醒的作用,而且对我的败坏性情也能够有所约束。我性情狂妄,做事总是按照自己的意思,就认为自己的对,不注重去寻求原则,如果有这样的弟兄姊妹在我身边,看到我做事违背原则能指点、揭露我,这样能促使我去反省自己,寻求真理,这样也能避免我做错事、走错路,也能让我对自己的本性看得更清楚一些,这对我尽好本分是帮助啊。就像郑义,他能维护教会工作,看到什么问题就能直接说、直接点,虽然有时候说话让我面子上过不去,但是对我尽好本分是有帮助的。我以后得多跟这样的人去接触,让大家多监督、提醒我。现在再想一想,其实神摆上这样的环境确实是太好了,借着弟兄姊妹提建议、修理对付,不但扭转了我本分上的一些偏差,还能让我对自己的败坏性情有一些认识,我从心里感谢神!

上一篇: 善解人意的背后

灾难陆续降下,主再来的预言已经应验,你想迎接到主得着进天国的机会吗?诚邀渴慕主显现的你参加我们的网上聚会,帮你找到路途。点击按钮与我们联系。

相关内容

撤换之后

美国塞班岛 李洁 全能神说:“神作工在每一个人身上,不管是用什么方式,不管是借什么人事物效力,也不管对人说话是什么样的语气,最终目的只有一个,就是要拯救你,拯救你之前就是要变化你,那你不受点苦能行吗?你就得受点苦。受苦包括的就多了,有时兴起周围人事物来让你认识自己,再不就直接对付…

因“祸”得“福”

日本 杜鹃全能神说:“当人回头看看自己走过的路,回顾自己所度过的人生的每一个阶段,看到了每一步无论走得是艰辛还是顺利都是神在引领着,神在安排着,是神的精密计划也是神的精心安排,让人在不知不觉当中走到了今天,能接受造物主的主宰,接受造物主的拯救,这是一个人此生莫大的福气!...没有神…

来之不易的和谐配搭

中国广西 心诚2020年7月,我被选为教会带领,和陈实姊妹配搭负责教会工作。刚开始尽这个本分,我对很多原则都不掌握,有什么事都会找陈实商量,姊妹提出的观点我也能接受。一段时间后,我尽本分逐渐有了些果效,我就觉得自己有工作能力,能独立作工作了。之后再安排一些工作时,我不跟姊妹商量就…

为地位我差点走上不归路

小 草 在我六七岁时父母离异,父亲拉扯我们姐妹三个,生活贫穷艰辛,让人歧视瞧不起,为此我常常暗自流泪。为了不再过这样的生活,我把“出人头地,高居人上”作为我活着的座右铭,立志奋发读书,将来考个名牌大学,过上人上人的生活,让人高看、羡慕。在我刻苦学习、努力拼搏下,考试常常得第一,不…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