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主见的后果

2022年3月20日

韩国 沐希

前段时间,我尽本分的效率很低,每做一个视频项目总是来回修改很多次,严重影响了整体的工作进度。刚开始,我觉得是自己没主见导致的,因为每次弟兄姊妹提出一些修改建议,我并没有根据原则衡量是否需要修改,而是别人提什么我就修改什么,结果因着有些建议不太合理导致不断返工。后来,经历了修理对付,对照神话的揭示反省自己,我才认识到没主见的背后还隐藏着撒但性情和卑鄙的存心。

那是几个月前,有几个弟兄姊妹因着狂妄自是,总持守自己,不接受弟兄姊妹的建议,严重影响了工作进度,带领交通揭露了几次他们也不扭转,最后被调整本分了。看到他们被调整,我暗自提醒自己:以后弟兄姊妹给我提建议,我可不能持守自己。之后,每次我做好视频项目,对大家提的建议,我几乎都会采纳,甚至一些可改可不改的小问题我都会修改。其实,有些建议我觉得不符合原则,只是鸡毛蒜皮的小问题,但我想:“如果不修改,负责人和弟兄姊妹会怎么看我呢?会不会觉得我挺狂妄,不接受别人的建议?要是给他们留下不接受真理的坏印象,那我就离撤换不远了。再说了,我也没有百分之百的把握,万一我看得不准,该修改的没有修改,等视频上网后再发现问题,那责任就得我一个人担着了……”思来想去,为了保险起见,我就把所有的建议都修改一遍,有时遇到一个问题有不同的建议,我就修改多个版本,让负责人来决定哪个版本合适,或者趁着讨论工作,让弟兄姊妹共同讨论,拍板定案。我心想:“这是负责人和多数弟兄姊妹决策的结果,代表多数人的意见,应该不会出什么大问题,而且这样也比较牢靠,万一以后出问题,也不是我一个人的责任。”有时我收到很多建议,对到底怎么修改也拿不准,我就打电话找负责人,让她帮我确定修改方向。有时候建议一多,改到最后我都不知道要呈现什么样的效果了,导致尽本分的效率很低,而且我总是在讨论工作的时候让大家一起帮我决定各种建议,也耽误了弟兄姊妹尽本分的时间,拖慢了整体的工作进度。

有一次,我制作一张视频背景图,这张图需要体现人活在罪中的痛苦情形,我就把画面制作成逆光偏暗的色调,有的弟兄姊妹认为画面太黑不美观,建议我把画面调亮一些,并加一些光影效果。看到这样的建议,我心里很犹豫,根据这个主题,画面太鲜亮不符合人活在黑暗中的整体氛围,而且添加那些光感会违背客观规律。我觉得这条建议不太合理,但又想到现在有好几个人都提了这个建议,如果我不修改,万一视频上传后影响了果效,那就是我的责任了。正在纠结的时候,我看到带领也赞同修改,我心里就开始妥协了,如果我提出自己的看法,不赞同修改,大家会不会觉得我持守自己?会不会认为我是嫌麻烦才找理由不改?算了,还是修改吧,要是出了问题也不是我一个人的责任,我也是根据大家的建议修改的。就这样,我明明觉得不太合适,但还是花了很多时间把画面大改了一遍。没想到我改完后,负责人根据相关原则和改后的实际果效衡量,说画面不符合客观事实,需要改回原样,她还说我这段时间尽本分被动,面对大家提的建议没有主见,已经耽误了工作进度,让我好好反省自己。

过后,我的心很久都不能平静,很难受、自责,修改画面已经花了不少时间,现在还得再改回去,这的确是在耽误工作进度。回想这段时间每次大家提出各种建议时,其实我心里明明有自己的观点,但我为了不让大家说我狂妄,有观点也不说,碰到拿不准的问题我也不寻求真理原则,就等着别人来拍板定案,总按着别人的指令去做事。这样尽本分真的太被动了,也耽误了神家工作。我就来到神面前祷告,愿神带领我反省认识自己。

后来,我看到神的话说:“在神家能尽上本分的必须得是对教会工作有负担的人,必须得是负责任的人,必须是能坚持真理原则的人,必须得是能吃苦付代价的人,不具备这几条就不适合尽本分,也不具备尽本分的条件。有许多人尽本分都怕担责任,他们害怕担责任主要有三种表现。第一,他专门选择不用担责任的本分。如果教会带领安排他尽本分,他先问尽这本分担不担责任,如果担责任他就不接,如果不担责任,不需要负责任,他就勉强接受,还得看活儿累不累、操不操心,即使勉强接受,他也不是存心要把本分尽好,还是想应付糊弄,以清闲不劳苦、肉体不受罪为原则。第二,临到难处、遇到问题时他首先采取向带领汇报,让带领处理、解决,图自己一身轻松,不管带领解决得怎么样,他不关心、不搭理,只要自己没责任就行。这样尽本分是对神忠心吗?这叫推卸责任,玩忽职守,耍滑头,光出力不尽心。他说:‘要是这事我处理了,最后出错了怎么办?到时候不还得处理我吗?我不就是第一责任人吗?’他担心的是这个。那你相不相信神鉴察呀?每个人都会出错,如果人的存心对,没经验,没处理过这类事,但已经尽力了,在神那儿能看到,你得相信神鉴察一切、鉴察人心。如果连这个都不相信,这是不是不信派?这样的人尽本分还有什么意义?尽本分怕担责任的人还有一种表现,就是只做点外表的、简单的活儿,不担责任的活儿,那些有难处、担责任的活儿都甩给别人,如果出了问题就把责任推到别人身上,把自己撇得一干二净。……如果带领工人还要求他尽本分,会带来什么后果呢?教会的工作都得砸在他手里。这样的人就是不可信赖、不可托付的人,他来尽本分实属混饭吃的。像这样的乞丐该不该淘汰?应该淘汰,神家不能要这样的人。(揭示敌基督·第八条 只让人顺服他,而不是顺服真理、顺服神〔一〕)神话揭示的就是我的情形。回想自己这段时间尽本分的表现,当面对很多建议时,我心里也意识到有些建议不太合适,有些是违背原则的,没必要修改,但我怕不听大家的建议,万一出现问题就得我一个人担着,也怕坚持自己的观点会给人留下狂妄、不接受真理的坏印象,所以我就迎合大家的口味和观点,大家提什么建议我就改什么,甚至反复修改多个版本,最后等着负责人和弟兄姊妹来作决定,而我却从来不寻求真理原则,不作决断,生怕承担后果。我还认为这样比较保险,因为是大家决策的结果,不容易出问题,即使出了问题也不至于我一个人兜着。外表看,我整天忙忙碌碌地尽着本分,是在维护神家工作,其实我处处考虑的都是自己的利益,考虑的是怎么能保全自己,推卸责任,我这不就是在耍滑头嘛。我这样尽本分就是在出力干活,别人让怎么做就怎么做,自己却从来不操心、不用心,对本分不负责任,丝毫不考虑神家工作,实在太没有人性了。真正用心尽本分的人处处考虑神家利益,在看不透的事上能寻求神的心意,寻求真理原则,尽本分与神一条心。而我就像“无心菜”一样,尽本分没有一点真心,又像一个雇工一样,只是等着接到命令好去做事,从来不寻求用真理解决问题,我这样尽本分与神、与真理没有任何关系,只是外表走过程,连效力都不合格。

我又想到神的话说:“衡量人的所做所行是善是恶的标准是什么?就是看你心思所想的、所流露出来的、所行出来的有没有实行真理的见证、有没有活出真理实际的见证,你没有这样的实际、没有这样的活出,那无疑你就是作恶的人。作恶的人在神那儿怎么看?就是你心思所想的、你外表做出来的不是在为神作见证,不是在羞辱撒但、打败撒但,而是在羞辱神,处处都是羞辱神的记号;你不是在见证神,不是在为神花费,不是在为神尽上你的责任与义务,而是为你自己。为自己,言外之意是为了什么?就是为撒但。所以,到最终神会说:‘你们这些作恶的人,离开我去吧!’你所做的在神那儿不是善行,反倒成恶行了,不但得不着神称许,反而被定罪。这样信神到底图什么呢?信到最终还不是一场空吗?《话・卷二 末世基督座谈纪要・脱去败坏性情才能得着自由释放》神的话让我明白了,神鉴察人心肺腑,神不看人作了多少工、受了多少苦,而看人尽本分的存心是为了神还是为自己,在尽本分的过程中有没有实行真理的见证,如果尽本分处处为了满足自己,那在神那儿看就是恶行,是让神厌憎的。对照神的话,看到我尽本分的所思所想都是为了自己,我为了不担责任,不管花多少时间也要去修改那些无关紧要的问题,甚至一遍遍地返工。有的建议我明知道不合适,还违心地去修改,结果视频效果越改越差,神家工作就这样被我耽误着,我却不着急不上火,也不寻求怎样按原则尽本分才能提高效率,我尽本分就是走过程、走形式,认为只要修改完大家能通过就行,我这种不负责任的做法根本不是在尽本分,也不是在预备善行,而是在作恶。现在正是福音扩展的关键时候,这些视频都急等着上网,用于扩展福音,让更多渴慕神显现的人看了能得到启发,来寻求考察神的末世作工,就因着我的败坏性情导致来回返工,耽误了视频上传。我为了保全个人利益一再耽误神家工作,这就是充当撒但的差役,打岔搅扰神家工作!想到这些,我心里感到后怕,赶紧向神祷告,愿神带领我能扭转这种尽本分的态度,解决自己的败坏性情。

接下来尽本分再遇到各种建议时,我先来到神面前祷告寻求,分析哪些建议需要修改、哪些可以不作修改,考虑怎么能提高效率达到果效。遇到一些不需要修改的地方,我会根据明白的原则提出自己的观点,和大家寻求交通,达成共识。这样实行后,尽本分的效率也提高一些了。我以为自己在这方面有些扭转进入了,可当再次遇到要担责任的事,我又开始被动了。

一次,我制作了一张视频小插图,大家对画面的一些细节问题提出了不同的观点,一起商量沟通也没有确定下来怎么修改合适,僵持了很长时间。其实,我知道小插图只要画面看着美观,人物和画面比例没有违背客观事实就可以,没有必要抠一些细节,但是当面对各种不同的建议时,我心里又不知道怎么办了,如果按着自己的想法去修改,万一视频上网后出现问题怎么办,到那时就是我的责任了……我怕自己作错决定承担责任,就又开始按照大家的建议改了很多版本,等大家给个最终的决断,可是大家始终没有给出一个明确的回复。眼看着时间一天天过去,我特别着急,我这不是又在耽误视频进度吗?我就问自己,我作个决断怎么就这么难呢?为什么手脚像是被捆绑了似的不得释放呢?

我来到神面前,向神祷告寻求,愿神带领我能反省认识自己。后来,我看到神的话说:“你们尽本分出现问题,还能置之不理,甚至找各种理由、借口推脱责任,有些问题能解决也不解决,解决不了的问题也不向上反映、汇报,好像与自己无关,这是不是失职?这样对待教会的工作是聪明的做法还是愚蠢的做法?(愚蠢。)这样的带领工人是不是滑头,是不是丝毫没有责任心的人?临到问题还置之不理,这就是没心没肺的人,这是不是奸猾的人?奸猾的人是最蠢的人。要做诚实人,面对问题得有责任心,做奸猾的人面对问题就能置之不理,逃脱责任。你在外邦人中做奸猾人出了事都站不住脚,在神家还做奸猾人,神能不厌憎你吗?神家能放过你吗?神喜欢诚实人,不喜欢奸猾的人,人有点愚昧不怕,但一定得诚实。诚实人能担责任,他不考虑自己,思想单纯,心地诚实、善良,就像一碗水,一眼就能看到底。你总伪装,遮着、盖着,把自己包裹得严严的,人看不透你内心所想的,但神能鉴察你内心最深处的东西。神看到你不是诚实人,是个圆滑的东西,总也不把心交出来,总跟神耍诡诈,神就不喜欢你,就不要你了。凡在外邦中亨通的人,能说会道、脑袋灵光的人,都是什么人?你们清不清楚?他们的实质是什么?可以说,都是极其圆滑诡诈的人,都是城府极深的人,都是狡猾的人,都是地道的魔鬼撒但。神能不能喜欢这样的人?(不喜欢。)神最厌憎的就是魔鬼,你们千万别做这样的人。说话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处事逢场作戏、八面见光,我告诉你,神最厌憎这样的人,那神还能恩待、开启这样的人吗?就不会了。神把这类人看成与动物同类的人,这类人披着人皮,实质是魔鬼撒但,是行尸走肉,神绝对不会拯救。你们说,这类人到底是聪明还是愚蠢啊?这类人最愚蠢,也是奸猾的人,神不要这种人,神定罪这种人。这种人信神还有什么盼望啊?已经失去信神的意义了,注定一无所获。信神如果始终不追求真理,信多少年也没用,信到最终什么也得不着。《分辨假带领 八》

神的话揭示的就是我的情形,我临到各种建议总是优柔寡断,怕做错了承担责任,处处保全自己,其实就是受“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明哲保身,但求无过”“法不责众”等撒但毒素的支配,面对不同的建议时,我明明有观点也不提出来寻求,硬着头皮也要按着别人的建议去做,就是想保全自己,这样一旦出现问题也不是我一个人的责任,我也不用挨对付。外表看我挺能接受建议,别人怎么提我就怎么改,给人一种“接受真理”的假象,其实背后却隐藏着自己阴险诡诈的卑鄙存心。我回想自己一直以来的表现,每次临到涉及承担责任的事,我就特别维护自己,有时别人遇到问题让我提建议时,我就会先分析别人的想法和观点,如果和我的观点一样,那我就在别人的基础上适当加添一些自己的建议,如果我的观点与别人不同,我就不想提出来了,害怕我的观点不对再出现问题,到时就得承担责任,我就说一些含糊其词的话敷衍过去。看到我凭着这些撒但处世哲学活着,变得特别圆滑诡诈,总是不能明确提出自己的观点,没有原则立场,说话做事让人摸不着实底,看不漏我内心真实的想法,我还认为自己这种做法很聪明,什么后果都不用承担,不会临到修理对付,也不会被撤换,岂不知我这是在和神、和弟兄姊妹玩心眼儿、耍心机,是最诡诈的人,让神厌憎、恶心,神也绝对不会拯救这样的人。即使我能蒙骗过弟兄姊妹,但是神鉴察人心肺腑,我一直这样欺骗神,尽本分不负责任,只是外表走过程,不注重寻求真理原则,最终什么真理也得不着,肯定会被神定罪淘汰。看到自己聪明反被聪明误,真是太愚蠢了!认识到这些,我才感到后怕,我真的要好好向神悔改,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后来,我又看到神的话说:“在神家,无论尽什么本分都得掌握原则,能达到会实行真理就是办事有原则了。如果看不透事,不知怎么做合适,就应该采取交通达成共识,确定怎样做对教会工作有利、对弟兄姊妹有益处就怎样做,别受各种规条辖制,别拖,别等,别观望。如果总观望,自己没主见,总等别人作决断再做事,如果没人作决断就拖着、等着,这样做的后果是什么?什么工作都搞砸了,什么事也办不成。只要自己看透的事,大家都说合适,都同意这么办,是该作的工作,认定神这么带领,那就这么办,别怕担责任,别怕得罪人,也别怕有什么后果。如果人不办实事,总耍小心眼儿,总怕担责任,就不作实际工作,这人鬼道心眼儿太多。还想享受神的恩典祝福,还不办实事,这太缺德了,神最厌憎这样狡猾诡诈的人。不管你动什么心思,你不按真理实行,没有忠心,总有个人的掺杂,有个人的意思、个人的想法,神鉴察,神知道,你不立即悔改,那你这个人就没有神同在了。《话・卷二 末世基督座谈纪要・信神最重要的是实行真理》诚实人的表现是什么?首先,对神话没有疑惑,这是诚实人的一种表现。另外,诚实人最重要的表现就是在凡事上寻求真理、实行真理,这是最关键的。你说你很诚实,但神所说的话你总放在脑后,自己想怎么做就怎么做,这是不是诚实人的表现?你说‘虽然我素质差,可我的心诚实’,但临到一个本分你怕受苦,怕尽不好要承担责任,你就推托,或者建议别人去做,这是不是诚实人的表现?这很明显不是诚实人的表现。那诚实人应该怎么做呢?接受、顺服,然后尽自己所能地尽上自己的忠心,力求满足神的心意。这里有几方面表现:一方面是用一颗诚实的心把本分接受过来,不考虑自己的肉体利益,不三心二意,不为自己图谋,这是诚实的表现;另一方面是尽心、尽力把本分尽好,把事情办好,把你的心、你的爱都用在本分上来满足神,这就是诚实人尽本分该有的表现。《话・卷二 末世基督座谈纪要・做诚实人才有真快乐》从神话中看到神喜欢诚实人,哪怕人愚昧、素质差也不要紧,关键心得对,心能诚实,不伪装自己,心里怎么想的都能敞开,不明白的就和大家一起寻求交通,怎么做合乎原则、对神家工作有利就怎么做,在本分上尽上自己的忠心,神就满意了。神鉴察人心肺腑,我们真的尽心尽力了,即使有时因着素质差或是不明白真理做错了一些事,那也有该学的功课,只要能接受真理,及时寻求真理总结问题,这样偏差就会越来越少,就能达到逐步掌握原则,把本分尽好,神家也不会因为一次过错就定罪人,追究人的责任。明白了这些,我心里释然了很多。

后来,我把自己这段时间的情形跟一个姊妹敞开交通,姊妹也耐心地帮助我,通过一起交通寻求真理,让我扭转了自己一直以来持守的错误观点。之前我一直担心如果我不接受弟兄姊妹的建议,提出不同的观点和见解,别人会认为我狂妄自是、不接受真理。其实,我对什么是狂妄自是、什么是坚持原则没有分辨。坚持原则是通过寻求真理,确定了这样实行合乎真理原则,也是为了维护神家利益,当别人反对或者有疑问的时候,能坚持、不妥协,外表上看,这和狂妄自是有些相似,但这是坚持真理,是正面事物。而狂妄自是则是总觉得自己比别人强,自己的想法、观点都是对的,当别人提出不同的观点,也不寻求揣摩,而是一意孤行,把错的硬说成对的,其实他的观点都是他的己意,根本没有原则根据,还总想让人听他的,按着他的想法来,这是撒但性情,是狂妄自是的表现。回想之前被撤换的弟兄姊妹,他们持守自己的观点,对弟兄姊妹提出的问题根本不当回事,也不寻求揣摩,而是总讲自己的理,不愿意修改完善,其实他们所坚持的并不符合原则,而是他们个人的想法和喜好,这是狂妄自是的表现。当自己面临不同建议的时候,如果根据原则衡量确定建议不合适,提出自己的观点,这不是狂妄,而是坚持真理原则。有时对一些问题看不太透,没有十足的把握,把自己的观点说出来寻求交通,这也不是狂妄持守自己,而是为了寻求清楚原则再做,这是对本分求真、负责。明白这方面真理后,我心里轻松释放了很多。

之后在尽本分中,再遇到很多建议时,我就祷告神安静下来,寻求相关的真理原则,根据原则衡量是否修改,也主动把自己的想法拿出来沟通、讨论。有一次,我作完一张视频背景图,带领看后说画面颜色不合适,建议我换个颜色。我心想:“要是按这个建议去改的话就得大改,这样肯定会耽误视频上传,其实这不是原则问题,只是个人审美喜好,可以不用修改,但如果我不修改,带领会不会认为我狂妄自是,不接受别人的建议?”当我又开始犹豫时,我就向神祷告,求神带领我能按原则实行。祷告后,我就找了一些参考资料,然后和带领、负责人一起寻求相关原则,交流自己的理解和观点,他们都赞同我的观点,视频很快就上网了。我心里特别开心、踏实。

回想这段时间的经历,我为了保全自己,不担责任,尽本分束手束脚,有各种顾虑,活得很累,尽本分效率也很低,但当我明白了神的心意,按着真理原则实行时,问题很快就能得到解决,尽本分也轻松释放了。经历过来,我真实地体会到,凭撒但处世哲学活着,只会越来越圆滑诡诈,不值得人信赖,神也不喜欢,只有实行真理,按真理原则尽本分,才有神的祝福,这样做人踏实坦荡,心里也有真实的喜乐平安。感谢神!

灾难陆续降下,主再来的预言已经应验,你想迎接到主得着进天国的机会吗?诚邀渴慕主显现的你参加我们的网上聚会,或与我们联系帮你找到路途。

相关内容

该怎样对待本分

他曾是一名大学生,信神后在教会里他总想尽一些露脸风光、能让人高看的本分,当教会安排他去尽一些不起眼的本分时,他就痛苦、消极,感到有损自己的地位、脸面,无法顺服。那他是如何通过神的话语找到自己的痛苦根源?又是如何认识到这些追求观点的错谬之处,坦然释放地接受每一个本分的?

解决血气的“良药”

正是因为神博大的胸怀,使他有了悔改的机会,也因着神话语的审判使他认识了自己的败坏丑相,而他仅仅是按着真理实行了一点儿,就感受到胸怀坦荡,释放了很多,看到真理的权柄和威力,更看到实行真理的价值和意义。林杰在心里默默向神献上感谢与赞美,他下定决心以后要在尽本分中,好好追求真理满足神!

伪装假冒太痛苦

中国广西 苏晚 2020年8月份,我因着追求名誉地位,尽本分应付糊弄,不作实际工作,被撤换了教会带领的本分。撤换之后,我心里挺难受也挺懊悔的,愿意真实悔改,以后好好尽本分。 后来,我和几个姊妹一起尽制作视频的本分。有一天,我和杨姊妹谈起了撤换之后的一些反省认识,她听了很受感动。从…

危难中坚守本分

中国吉林 邯郸 2002年的7月份,东北三省的几个主要带领都被抓了,紧接着,共产党又铺天盖地地疯狂抓捕弟兄姊妹,我所在的教会陆续有弟兄姊妹被抓。因着当时抓捕得太厉害,我不得已离开了家,到外地教会尽本分。我刚去没多长时间,一天,赵姊妹急匆匆地来到我住的接待家,对我说:“咱们教会几个…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