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神教会App

聆听神的声音,喜迎主耶稣重归!

欢迎各国各方渴慕寻求神显现之人来寻求考察!

他心中的仇恨不再蔓延

182

刘 毅

刘毅在上学的时候,因着讲究哥们义气和同学相处得很好,朋友也多;在生活中,他看到一些老实人受欺负时,也会为其打抱不平;平时和谁相处,他宁可自己吃点亏,也不愿意占别人的便宜……刘毅便觉着自己是一个人性好的人。可在事实临及,触及到刘毅的利益时,他才发现自己内心深处竟然隐藏着恶毒的撒但性情……

五月份的一天,刘毅正在工作室里专心致志地修改着文稿,陈浩走到他的跟前说:“刘毅,你来组里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可整理的文稿还是没什么长进,这些问题我们之前都沟通过几次了,可到现在还是存在,你在大学学的不是编辑吗,你的简历该不会是假的吧?”听了这话,刘毅的脸上感到火辣辣的,觉得自尊心受到了极大的伤害,心中便对陈浩产生了成见。正当刘毅心中还在为这事耿耿于怀时,一天他路过陈浩的房间,无意间又听到陈浩跟带领说:“刘毅的工作能力不行,不适合培养做负责人。”刘毅怔了一下,仿佛被人扇了一记耳光,瞬间感到颜面扫地,心中的怒火蹭蹭地往外冒:“你也太过分了吧,好歹我也是大学毕业,在当地教会还做过带领同工,能调到这边教会尽本分,也算是可以培养的人吧。照你这么一说,我还一文钱不值了呢?以后弟兄姊妹谁还能看得起我呢?教会还能提拔、培养我吗?”刘毅愤愤不平地回到自己的房间,望着电脑发呆,根本没心思整理手上的文稿了,陈浩的话一直在他的脑海里回荡,他越想对陈浩的成见越大,起身走到阳台望着阴沉沉的天空,此时他的心情和这天气一样,特别的压抑、沉闷。

青年弟兄很忧伤

之后的一段时间里,刘毅只要看到陈浩心里就反感,甚至不想搭理他。有时陈浩看了刘毅整理的文稿后给提些建议,刘毅很抵触,就直接反驳道:“我看这么整理挺清晰的,按你的建议不见得好,没必要改!”有时他们讨论文稿意见不统一时,只要多数弟兄姊妹赞同刘毅的观点,刘毅就从心里小瞧陈浩,并借机贬低,说陈浩修改文稿水平差。没过多久,陈浩被提拔为负责人,当他给刘毅安排工作时,刘毅心里总是不服,态度很敷衍,时间长了,陈浩就特别受他辖制,也不敢给他提建议了。一天,刘毅看到上层带领问陈浩工作,陈浩没有回答清楚,他便幸灾乐祸:“这下可让我抓到你的小辫子了,带领问问题你都紧张得回答不好,我看你也没什么素质啊,还好意思说我不行。”随即就当众指责陈浩:“你怎么不说话呢,一点理智都没有。”陈浩耷拉着头,没说什么。刘毅看到这一幕,心里也隐隐感到不安,但想到陈浩曾经让他难堪过,觉着陈浩太狂妄,压压他的锐气也不为过。之后,刘毅还常常在背后论断陈浩性情太狂妄,自以为是,瞧不起弟兄姊妹,站高位教训人,等等。组里弟兄姊妹都受他言论的影响,李弟兄还对陈浩产生了成见、看法。刘毅心里感到有点自责,他意识到了自己背后论断陈浩这种作法不合适,但并没有更多地反省认识自己。后来,刘毅看到弟兄姊妹写的文稿存在一些问题,本想和陈浩商量怎么解决,但却因着难以放下对陈浩的成见就把问题搁置在一边了。后来因着组里整理的文稿一直没有什么进展,一些问题没能得到及时的解决,一个弟兄就提议说:“是不是我们组缺少整理文稿的人员啊,要不我们从别的教会再找找人吧,这项工作不能总这么耽搁着,也影响进度啊。”听后刘毅心里“咯噔”一下,特别受责备,心想:“当时就是因为这边整理文稿缺人,教会才让我过来的,可如今我却因着活在败坏性情中,始终不能与陈弟兄和谐配搭,严重耽误了这项重要工作。”此时,刘毅心里很难受,知道应该正确对待陈弟兄,共同配搭把本分尽好,可败坏性情又支配他:“不能向陈浩低头,这样就没了尊严,他伤了我的面子,我就不能原谅他。”就这样,良心和败坏性情之间来回拉锯着,无助中,刘毅只好向神祷告:“神啊!现在我心里很痛苦,活在败坏性情中无法做到正确对待陈弟兄。神啊!愿你开启带领我,使我能认识自己,在神的话中找着实行的路途。”

夜深人静,刘毅还专注在电脑前读神的话,看到神的话说:“你们看谁不顺眼、跟你合不来,能不能想方设法地治他?你们做没做过这类事啊?(做过。)是不是旁敲侧击地总贬低,总挖苦,总讽刺啊?(是。)那你们做这事的时候心里是什么情形?当时也解气了,也痛快了,也占上风了,过后琢磨琢磨,‘做这事卑鄙,没有敬畏神的心,这么对待人不公平。’心里有没有责备?(有。)……能不能恨恶谁,跟谁合不来,或者谁不听你的,不顺着你的,你就琢磨打击报复他,给他小鞋穿,给他点颜色瞧瞧?‘你要是不听我的,我现在不治你,我找机会,神不知鬼不觉,别人谁都发现不了,我就把你治了,还得让你服我,让你告饶,让你看见我的不可触犯,让你看见我的铁腕,看见我的厉害,以后看谁敢惹我!’”(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进入信神正轨具备的五方面情形》)“有几个不为自己个人的利益?有几个不为维护自己的地位而压制别人、排斥别人?”(摘自《话在肉身显现·恶人必被惩罚》)还看到讲道交通中说:“人在没涉及利益的时候外表也挺安静,也挺祥和的,但是因为他没有真理,所以这样的安静、祥和是暂时的,一涉及到利益,肯定得有战争、得有争执、得有争斗。人与人的争斗都是因为什么?因为利益。……人的性情凶恶的时候,有时候没因为利,就因为一个眼神就打起来了,因为一句话伤人自尊了,伤到人的脸面了,打起来了,不是因为利也是因为脸面、因为权力,两个人就打斗,这是败坏人类的生活,充满了斗争。”(摘自《讲道交通(五)·达到蒙拯救必须具备的四条标准》)看完神的话和讲道交通,刘毅感到很蒙羞,这些话说的正是他真实的情形和最近的活出。当陈弟兄说的话伤到他的脸面、自尊后,他就对陈弟兄产生很大的成见,而且怀恨在心;当陈弟兄对他整理的文稿提出建议时,他就抵触、反驳,丝毫不接受;当上层带领了解工作陈浩没有回答好时,他就幸灾乐祸、借机报复,当众贬低陈弟兄,甚至还背后论断陈弟兄,想让更多的弟兄姊妹都孤立他;当他发现收到的文稿存在问题急需和陈弟兄讨论寻求,却因着放不下对陈弟兄的成见,宁可耽误教会的工作也不愿放下脸面和他一起商量解决问题……刘毅反省到这儿,看到自己的所思所想、所做所行充满了争斗、凶恶,没有一点人样。原本他认为自己是个人性好的人,通过这段时间和陈弟兄配搭尽本分才发现,当周围人事物不涉及到他的切身利益时,他似乎不会作出明显的恶事,一旦别人得罪了他,说话做事触及到他的脸面、地位,伤了他所谓的自尊时,他就会伺机报复,还能用各种手段压制、排斥别人,丝毫不维护教会的利益,甚至不惜耽误、拦阻教会的工作,他感到自己真是太自私恶毒了,没有一点信神之人的样式!同时刘毅也认识到了陈弟兄说他工作能力差,这也是客观的评价,虽然他上学时学的是编辑,但在教会整理文稿还需要明白很多真理,这方面他承认自己装备得还太少,陈浩能帮助指点出来,是在维护教会的工作,也是对他的补足,可他不但不接受,还为了维护自己的脸面尊严,对陈弟兄采取排斥、论断、恶毒的攻击,真是没有一点人性理智。想到这些,刘毅心里感到特别亏欠和自责,并向神祷告寻求解决自己的问题。

之后,刘毅又看到神的话说:“现在不管你的主观意愿是愿意追求真理,还是模模糊糊不清楚什么是追求真理,最简单的一条实行法就是先考虑神家的利益,处处为神家利益着想,放下自己的私欲,放下个人的动机、个人的存心、自己的脸面地位,把这些先往后放,先考虑神家的利益,这是最起码应该做到的。如果一个尽本分的人连这点都做不到,那还谈什么尽本分?这就不是尽本分了。你应该先考虑神家的利益,考虑神的利益,考虑神的工作,把这些都放在第一位,其次再想自己的地位站没站稳,别人怎么看自己。这个可不可以?”(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把真心交给神就能得着真理》)神的话使刘毅明白了,在临到事的时候要先放下个人的利益,先考虑教会的工作,维护神家的利益,这是一个信神之人最起码该做到的。现在弟兄姊妹交来的文稿存在一些问题需要及时解决,他不能再活在败坏性情中影响文稿的进展,应该以教会工作为重,放下对陈弟兄的成见找他谈心。这时组里的赵弟兄突然对他说:“陈弟兄这两天情形有些不好,你要不要和他谈谈?”他意识到这正是和陈弟兄消除隔阂实行真理的机会,他向神祷告后就去找陈弟兄了。刚开始,他还是有些顾虑自己的脸面,担心说完心里话陈弟兄会不会给他冷脸,那可就太尴尬了。但当他愿意背叛自己按神的话实行时,神也加给他信心和勇气,他向陈弟兄敞开了自己的败坏流露,陈弟兄也跟他说了自己的心里话,借着互相交心,纠结在他心里的疙瘩就此解开了。从那时起,他俩就不再有隔阂了,还常常在一起交心,谈生命进入,能释放自由地相处了。当陈弟兄再提点刘毅的败坏时,他也能放下自己的脸面地位虚心接受了;当陈弟兄再对他的工作提出建议时,不管弟兄的口气态度如何,他能耐心地倾听了,先揣摩弟兄提的建议是否对工作有利,只要对教会工作有益处的他就顺服。就这样,他俩在一起配搭尽本分比之前和谐了,他也主动把本分担起来,看不透的问题就找陈弟兄寻求商量。在这次的经历中刘毅体尝到了实行真理才能摆脱败坏性情对他的捆绑和束缚,得到真正的平安喜乐。

就这样时隔几个月,刘毅觉得自己有点变化了。但在神摆设新的环境中,他看到败坏性情得变化绝非易事,需要经历更多的审判刑罚才能得着洁净、变化。

后来,刘毅和张瑞姊妹同时被选为组长,一起负责整理文稿的工作。一天,他们和组里几个弟兄姊妹一起讨论工作,商量有两项工作该怎么分工配合。在讨论的过程中,刘毅和张瑞因意见不同产生了分歧。刘毅认为自己的观点挺对,大家应该赞同,尤其是和他一起配合工作的张瑞更应该支持他,没想到张瑞却直接否掉他的观点,这让他很尴尬:“你怎么一点也不给我台阶下呢?当着这么多弟兄姊妹的面反驳我,这不显得我这个组长太差劲了吗?大家会不会认为我没有工作能力啊?”刘毅为了找回面子也反驳了张瑞几句,就这样,他们在争执中不欢而散。之后,刘毅本想再找张瑞好好商量一下这个事,但一想到张瑞让他当众难堪,就难以放下对张瑞的看法、成见,不再找她商量了。在接下来一起尽本分的过程中,刘毅即使看到张瑞流露狂妄性情,凭恩赐、素质作工,甚至有时还任意妄为,他也从不给她提点帮助,还恶毒地想:“你就光顾着作工吧,也不认识自己,一看就不是追求真理的人,早晚得失败跌倒!”由于刘毅一直放不下自己,凭着败坏性情对待张瑞,看到她存在的问题也不帮助指点,导致张瑞始终活在狂妄性情里不认识自己,耽误了教会工作。后来,张瑞的组长本分被撤换了。带领对付刘毅说:“张姊妹被撤换,你也有直接责任,你们在一起配合工作,你之前看到她有些问题,为什么不和她交通帮助帮助她,这件事也显明了你的恶毒本性。”面对带领的揭露,刘毅心里稍有知觉,也有些受责备,觉得自己做的的确不对,但还是难以胜过败坏性情的辖制,也没有及时寻求真理解决这个问题。张瑞被撤换后,安排在组里回复文稿,虽然刘毅知道张瑞经历失败跌倒,正是需要帮助扶持的时候,但一想到以往张瑞伤过他的面子,他还是不愿意找张瑞交通。

一天午后,天空突然阴暗下来,空气变得很沉闷,室内几个弟兄姊妹都在静静地整理着文稿,刘毅走到张瑞的电脑桌前,给她整理的文稿提出一些建议。张瑞看着文稿琢磨了片刻,不高兴地说:“我觉着你提的这几处不是什么大的问题,没必要修改。”这时,身边弟兄姊妹的眼睛都齐刷刷地看向刘毅,刘毅感到很尴尬也很生气,心想:“这段时间给你提几次建议都不采纳,你是不是小瞧我,觉得我以往跟你平级,现在也没资格指点你呀?如果你总是否认我的建议,那我这个组长不是徒有虚名吗?”此时,外边淅淅沥沥下起了雨,刘毅的心情也很烦躁,他越想之前跟张瑞一起尽本分时的情景对张瑞的成见越深。之后,张瑞在工作上遇到难处问刘毅时,刘毅就特别反感、嫌弃她,对她的工作不管不问,看她工作果效不好也不想帮助她;当张瑞对组里的工作提出一些正面的意见时,刘毅也不愿意听,认为她是有意揭他的短,并担心张瑞若一直这样指出问题,组里的弟兄姊妹也会小看他。于是,刘毅心里便萌发了想把张瑞从组里整走的念头,还向上层负责人告状,企图调整张瑞的本分。随后,刘毅便开始在教会中打探哪个组缺人,在和其他组的负责人沟通时,刘毅表面上夸张瑞的优点长处,实际上是想把她推给其他组。在一次收集张瑞的评价时,刘毅还想把弟兄姊妹对张瑞的正面评价给删掉,但当他正在删除的时候,心里感到不安,就又撤销了删除。这时,刘毅意识到了自己的做法不对,就把这件事和负责人说了,负责人便严厉地对付他说:“你知道修改弟兄姊妹的评价,这是什么性质吗?这是在整人治人啊!……”听后刘毅感到很扎心,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竟然会做出这么阴险恶毒的事,他难以面对现在的自己。

青年弟兄在看电脑

自责中,刘毅想寻求真理解决自己的败坏性情。一次灵修时,他看到神的话说:“报复、攻击,这是出自撒但恶毒本性的一种作法、一种流露。这是不是败坏性情?(是。)还有一种思想,说:‘你不仁我不义,你对我这样,我就得对你那样,你对我都不客气,我跟你客气什么呀!你不给我留面子,我为什么要给你留面子?’这是什么思想?这是不是也是报复的思想?这种思想观点在常人来看是不是成立,是不是站得住啊?‘以牙还牙,以眼还眼’,还有一句话‘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这在外邦人中间都是站得住的理,能拿到桌面上的,这还是正人君子的作法呢!但是拿到现在,作为一个信神的人,作为一个追求明白真理、追求性情变化的人来看,你们说这些话对不对?这些思想观点对不对?(不对。)为什么不对?这些东西来自哪儿啊?(来自撒但。)来自撒但,这是不可置疑的,没有疑问。来自撒但的什么呢?恶毒的本性,这里带着毒,带着撒但的恶毒、丑陋的本相,带着这个本性实质,带着这样本性实质的观点、思想、流露、说法,甚至做出来的作法。”(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解决败坏性情才能摆脱负面情形》)“你们在日常生活当中,在哪些事上、在多少事上有敬畏神的心,在哪些事上没有敬畏神的心呢?你们能不能恨人?恨人的时候琢磨琢磨,‘我想整整他,我想治治他,报复报复他’,能不能做这事?(能。)那你们挺可怕呀!你们没有敬畏神的心,你们能做事,那就太可怕了,这个性情挺恶劣,挺严重啊!……给你地位你都能整人治人,那你随时都可能成为敌基督。成为敌基督的人是什么人哪?是不是被淘汰的人?”(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进入信神正轨具备的五方面情形》)看了神揭示审判的话语,刘毅感到很扎心,认识到一直以来他都是凭着“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等撒但处世哲学活着,以致于变得狂妄自大,心胸狭窄,心狠手辣,对弟兄姊妹没有爱和包容,更不能与人和睦相处,当弟兄姊妹说话做事触及他的利益时,他就怀恨在心,甚至想方设法整人、治人,报复人。当张瑞在工作上没采纳他的提议,在弟兄姊妹面前说话做事无意中伤及他的脸面地位时,他就怀恨在心,与张瑞势不两立;当看见张瑞在尽本分中流露败坏或情形不好时,他不但不帮助还看她的笑话;当张瑞被撤换活在消极软弱中需要帮助扶持时,他因放不下对她的成见,不给她交通真理帮助她,还幸灾乐祸;当张瑞指出他尽本分中存在的问题时,他为了保全自己在弟兄姊妹中间的地位、形象,便向负责人告状想要调整张瑞的本分,还企图利用手中的权力将她整到其他组去,甚至试图删除弟兄姊妹对张瑞好的评价,让人看不到张瑞的好,借此贬低她、整治她,以达到铲除异己的目的。认识到这儿,刘毅看到自己的本性太恶毒了,想到敌基督为了自己的地位排斥异己,打压整治弟兄姊妹,他也为了维护自己在大家心目中的地位和形象,对张瑞实行打击报复,他认识到自己的这些行为表现和那些被开除的敌基督是一样的性质,他为此感到后怕。同时他也认识到自己能打击、报复姊妹,这完全是受恶毒的本性支配,丝毫没有敬畏神之心,走的就是敌基督的道路,若不悔改继续这样下去,早晚要作出大恶,酿成大祸,触犯神的性情,随时都有被神淘汰的可能。想到这里,刘毅不禁向神祷告:“神啊!在你的显明中,我看到自己确实没有人性,太卑鄙恶毒,我不想再凭着败坏性情活下去。神啊!愿你带领我,使我能凭真理原则对待姊妹,做一个有人性的人。”

一天,窗外阳光明媚,鸟语花香,一片生机盎然的景象。刘毅正和几个弟兄姊妹一起聚会,他把自己这段时间流露的败坏与弟兄姊妹敞开亮相,寻求该怎么进入。教会带领李姊妹微笑地说:“刘弟兄,从你的经历中看到你对自己的恶毒本性有些认识,但还缺少对神的认识,咱们在这个经历中还需要认识神,这样对我们的生命进入更有益处。那咱们来看一段交通讲道吧。”李姊妹边说边打开App读道:“神是公义的神,公义的神对败坏人类有没有爱?有没有恨?有爱也有恨。爱出于什么?人类是他造的,他把所有他造的人类当作自己的骨肉,所以他爱人类如同爱自己的骨肉,爱人类如同爱眼中的瞳仁。他恨人类什么?他恨人里面的败坏性情,恨人里面的撒但的毒素,恨恶人里面的邪恶,随从撒但抵挡神,他因着对撒但的恨恶,对人的败坏、抵挡神的本性的恨恶,所以对人类施行审判、刑罚、修理、对付,为的是拯救人类。这是神的爱与恨。我们看见神对我们的爱都有哪些表现?为拯救我们受多少苦,为拯救我们说了多少话、付出了多少代价,忍受了我们的悖逆、抵挡、论断,无论我们怎么软弱、怎么悖逆、怎么消极、抵挡,他都忍耐,还是苦口婆心地用话语来开启我们、安慰我们、带领我们,尤其是当我们流露各种败坏的时候,当我们软弱、远离他的时候,他一直在怜悯我们、赦免我们、饶恕我们,不看我们的软弱、败坏,一个劲儿作着他的工。我们从神的性情里看见了神太可爱,这个时候我们看见神虽然向我们发怒,审判我们、刑罚我们,但是神的心太爱我们了,完全是出于爱才这么作的。所以我们在经历当中越来越感觉唯有神是爱,除了神就没有爱,败坏人类没有丝毫的爱,撒但所有的都是恨。”(摘自《讲道交通(五)·得着真理的意义与得着真理之人的几方面特征》)读完后,李姊妹又交通道:“从中我们可以看到神的性情是公义的,神对人的爱与恨都有原则。虽然神因着恨恶我们的撒但本性而审判刑罚我们,但都是为了脱去我们身上的败坏、悖逆,从来没有因为我们败坏太深放弃对我们的拯救,而是一直在不厌其烦地浇灌供应我们,使我们能明白真理,逐渐得着变化。神为了拯救我们,忍受着我们的悖逆、抵挡,不看我们的过犯,仍旧作他自己的工作,苦口婆心地安慰劝勉我们,目的就是等待我们能醒悟向他回转。可见神的实质太美善了!神对人类的拯救是真实的,神所作的每一件事对人都是爱,没有一点恨人的意思。而我们被撒但败坏至深,对人只有恨没有爱,甚至为了维护个人的利益能报复人,整人、治人,带给人的都是伤害、痛苦。”此时,刘毅感到很蒙羞,他看见神的生命太美丽、太善良,自己的本性太丑陋、太恶毒了!李姊妹继续说道:“神怎么对待我们,神也要求我们怎么对待人,咱们对待张姊妹这事也要寻求神的心意啊,神对他要拯救的人是宽容、教导、鼓励,我们也应该按神的要求实行真理,这样才合神的心意。”刘毅认可地点点头,他明白了张姊妹是真心信神的,在灵里就是一家人,自己不该恶毒地对待她,应该放下对她的成见、仇视,按神的心意和要求对待她。此时,刘毅有了实行真理的心志和动力。

第二天早晨,刘毅打开窗户,新鲜的空气扑面而来,阳光透过树叶发出缕缕光芒,他走回书桌前心安静下来跟神作了个祷告,翻开书看到一段神的话说:“一个人能恨人,这是正常人性里有的东西,但是有恨就能做事、报复,达到自己的目的、意图,这就挺可怕。有的人光恨,恨恨就算了,过一段时间跟他合不来就远离他,躲着他,但是不影响自己的本分,不影响正常人际关系,不做什么事,因为心里有神。他有恨这个思想、这个恶念,但是不做事。因为惧怕神,不愿意得罪神,害怕得罪神,有敬畏神的心,一句过格的话都不说,心里跟他合不来,对他有想法,有点看法,但是从来不做事,不在这事上得罪神。这是什么表现?为人处事有原则,公事公办,‘我虽然跟他这个人人性合不来,性格合不来,但是在一起做事公事公办,不拿本分出气,不牺牲本分,不拿神家的利益出气。’虽然不喜欢这个人,但是能按原则办事,这就有基本的敬畏神之心了。再好一点就能帮助他,看他有什么毛病,有什么弱点,虽然他得罪过你,他触犯过你,或者他伤害过你的利益,但是你还能帮助他,这就更好了,这就是有人性、有真理实际、有敬畏神之心的人。如果现在你们的身量达不到,那你们能达到办事有原则,为人处事、对待人有原则,这也算是有敬畏神的心了,这是最基本的。”(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进入信神正轨具备的五方面情形》)神的话使刘毅眼前一亮,更有了实行的路途,他明白了对待人要根据真理原则,不能随从败坏性情做事,要时时存着一颗敬畏神的心,在凡事上学会放下自己,实行真理,不做伤害人的事,能与弟兄姊妹彼此相爱,这是自己该进入的真理实际。随后,刘毅主动找张瑞敞开自己和她配搭尽本分时的败坏流露,张瑞听了他的交通,并没有与他计较什么,反而开始认识自己的败坏,并敞开交通之前对他的一些看法。借着他们互相交心,刘毅才发现自己对张瑞的报复、攻击给她带来了很多辖制和伤害,同时也给组里的工作带来了很大的拦阻,为此他感到内疚、亏欠。借着这次的经历,刘毅对自己凭着恶毒本性活着带来的严重后果有了些真实的认识,也体尝到了实行真理、凭神的话活着带来的平安、踏实。之后,他和张瑞也能一起正常地尽本分了。

青年弟兄在树下听歌

接下来的日子里,当刘毅再遇到弟兄姊妹说话触及他的脸面地位时,他能放下一些了,不再凭血气攻击、报复弟兄姊妹,而是先接受过来,反省自己的问题。如果对方说得对,他就能无条件接受、改正;有时对方也有败坏性情流露,他就学着设身处地地考虑弟兄姊妹说话的背景,并能体谅他们的实际身量与难处,不记恨别人,而是凭着爱心和对方交通神的话,帮助对方认识自己的败坏。当他这样实行后,他和弟兄姊妹的关系越来越正常,能以诚相待,也能和谐配搭了,仇视与成见不在他的心里占主导了。刘毅真实地体会到是神话语的揭示审判,才使他对自己的恶毒本性有了点认识,也有了点敬畏神的心,对待弟兄姊妹也有了些真实的爱心。他清楚自己能有这一点点的收获与转变,都是神的审判刑罚达到的果效。他发自内心地向神献上感谢和赞美!

相关内容

自命不凡的她改变了
忠言不再逆耳
人性的成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