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因运送书籍遭受的酷刑

2023年4月16日

中国河北 郭强

2015年冬天的一个晚上,当时已经是深夜了,我开着车去运送神话语书籍。在盘山道上的一个拐弯处,我看到远处有警察在查车,旁边还有三辆警车。当时,我心里咯噔一下:“坏了,我车上有上百本书,要是被警察查到的话,肯定往死里整。”但是晚上车灯特别明显,如果我现在停车或者掉头的话,警察肯定会过来查我,再加上正好赶上下雪,盘山道特别滑,路又窄,根本不好掉头,只能这么往前走。当时,我心里很紧张,赶紧向神祷告,求神保守我的心能够安静下来。我又想到我身上还带着跟弟兄姊妹联系的手机,我就赶紧减慢车速,把手机和手机卡拿出来毁掉扔了。当我到了警察跟前的时候,一个警察问我车上拉的是什么,我说是土豆。这时候就过来两个警察,爬上了货车。我从后视镜里面看到,那两个警察把那些土豆一袋一袋地掀起来,发现了藏在最底层的箱子,从里面拿出了几本书。当时,我脑子“嗡”的一下,“完了,这下被发现了!这些神话语书籍对我们信神追求真理太重要、太宝贵了,我就是豁出性命也得保护好这些书,绝对不能落在警察手里。”于是,我猛地一挂挡,一脚油门踩到底,想要冲过去,但是因为下雪路滑,车轮打滑根本就跑不动。这时候,警察从警车里拿出个东西,直接扔过来砸碎了我的挡风玻璃。车两边的警察一把抓住车门,敲碎了车窗,打开车门之后,拿着警棍就朝着我的头和身上一顿乱打,一边打一边把我往车下拽。一个警察上了车之后直接一脚把我踹下车,然后把我的手和脚都铐在一起,接着又是一顿狠打。当时是冬天,警察穿的都是那种特别硬的厚底警靴,踹在我身上,感觉肉就像被撕下来一样。然后,警察把我塞到了警车里,我的手脚还是被铐着,头朝下被卡在了前座和后座之间的缝隙里,我感觉脖子就像要断了,疼得我身上的衣服都被汗水湿透了。

我当时心里很乱,不知道接下来警察会用什么酷刑来对待我,我会不会被打死、打残呢?会不会被判刑坐牢?还能不能再见到我的亲人?我越想越害怕。想着想着,我忽然意识到,临到逼迫患难的时候我考虑的都是自己的肉体,考虑的是自己的安危,却没有站住见证满足神的心。我就赶紧向神祷告:“神哪,我怕挨打,怕被判刑坐牢,求你加给我信心,我愿意为你站住见证。”祷告完之后,我想起了一首神话语诗歌

1 在经历试炼的同时,不管人软弱也好或者里面消极也好,对神心意不明白或对实行的路不太透亮,这都正常,但总的来说你得对神的工作有信心,能像约伯一样不否认神。……

2 ……在人的肉眼看不见的事上需要人的信心;在你放不下观念的时候需要你的信心;在你对神的工作不明白的时候需要你的信心,需要你站住这个立场,站住这个见证。当约伯达到这个地步的时候,神向他显现、向他说话了。就是说,你在信心之中才能看见神,你有信心神就成全你。

——《跟随羔羊唱新歌・试炼中需要有信心》

当时我就想,我也要效法约伯,把自己的一切都交在神的手中。虽然现在我落到了警察手里,但是没有神的许可,警察也夺不去我的性命。我得对神有信心,不管受多大苦,就是死也要为神站住见证,羞辱撒但。

后来,我被带到了派出所,有两个警察一个人拽着我一只脚就这么拖着往前走。被拖着的时候,我是整个后背着地,身体所有的重量都集中在了手铐上,手铐已经卡进我的手腕和脚腕的肉里了,我感觉手腕就像被勒折了一样。他们把我拖到一个屋子里之后,就像扔麻袋似的,把我重重地扔在墙角,我感觉五脏六腑都疼,疼得我喘不过气来。一会儿又过来两个警察,狠狠地朝着我的头和身上又踢又踹,还骂骂咧咧地说:“你真牛,敢送信神的书,看我不打死你!”接下来那段时间里,不断有警察进来对我拳打脚踢,一边打一边骂脏话。他们穿的都是那种厚底的警靴,每一脚踢在我身上都是钻心的疼。我手脚都被铐着,想躲也躲不了,只能任由他们打。我想到了圣经里有一句话:“你们的仇敌魔鬼,如同吼叫的狮子,遍地游行,寻找可吞吃的人。”(彼前5:8)宪法明文规定宗教信仰自由,我只是运送神话语书籍,并没有触犯任何一条法律,可这些警察抓住我就往死里打,共产党真是抵挡神的恶魔呀!他们这么折磨我,就是想让我做犹大背叛神,我不能中了撒但的诡计,不管受多大苦,我都要依靠神站住见证,羞辱撒但。

当时,我被打得经常处于半昏迷状态。后来,不知道什么时候警察打开了我的手铐,我醒来时发现我的左手和左脚被捆在了一起,右手和右脚捆在一起,还有一条绳子从我脖子后边绕到大腿,捆了好几圈,整个人捆得就像个粽子似的侧倒在墙角,我感觉浑身酸疼,喘不上气来,而且头也胀痛。警察还是不断地进来暴打我。有时两个警察站在我两边,像踢球似的,这边一脚把我踢过去,那边一脚又把我踹回来。我被打得迷迷糊糊的,他们打得轻的时候,我身上已经没有知觉了,打得特别重或者打在之前受伤的地方,我的脑子才会激灵一下,就好像过电似的,偶尔清醒的时候,我发现身上没有一个地方是不疼的。我躺在冰冷的地板上,又渴又饿,浑身都疼,我就想:“警察这样不停地毒打,什么时候是个头啊?与其被他们这么折磨,还不如死了痛快,死了就不用遭这些罪了……”就在我迷迷糊糊、胡思乱想的时候,脑海里面忽然很清晰地想起了一首诗歌《跟随基督是神的命定》:

跟随基督经历试炼患难是神命定的

真心爱神就应顺服神的主宰安排

经历试炼患难是神的祝福

而且神说所走的路越是崎岖

越能显明我们的爱心

今走上这路是神预定好的

我们跟随末世基督是最大的福气

…………

——《跟随羔羊唱新歌》

是啊,人这一生该走多少路、该受多少苦都是神命定好的,人逃脱不了。经历这样的逼迫患难,外表上看不是好事,但实际上对我的生命长进有益处,能成全我的信心。想到之前因为有很多危险的环境都经历过来了,我就觉得自己已经有身量、有信心了,也能为神受苦花费,但是今天一面对警察的酷刑折磨,我就害怕被打死打残、害怕被判刑坐牢,看到我考虑的都是自己肉体的利益,考虑的都是自己的安危,甚至痛苦到一个地步还想以死来解脱,这时候我才看见自己信心太小了,没有真实的身量,更没有爱神的心。借着这样的逼迫患难,我也更加看清了大红龙邪恶、凶残的恶魔本性。共产党对外鼓吹宗教信仰自由,但实际上却疯狂地抓捕残害信神的人,把信神的人都当作仇敌来对待。我们人都是神造的,人信神、敬拜神是天经地义的,但这些警察抓住我们信神的人就往死里整,共产党真是抵挡神的恶魔啊!我对共产党的实质更有分辨了。我又想到了一句神的话:“神冒着高于恩典时代几千倍的危险降在大红龙群居的地方来作他自己的工作,费尽心思,救赎这班贫苦之民,救赎这班在粪堆里的人。《话・卷一 神的显现与作工・作工与进入 四》以前我也读过这话,但没有什么实际的认识,这一被抓捕,我才感受到神在中国作工拯救人真是太艰辛了。我只是信神、跟随神,尽本分,就遭到共产党这么残酷的折磨,那对道成肉身的神,这帮恶魔得凶残到什么程度啊?在这么危险的环境中,神还一直发表真理竭力拯救人,神对人的爱太大了!揣摩着神的爱,我里面就特别受感动、受激励。我暗立心志,不管接下来大红龙用什么手段折磨我,我都要依靠神站住见证,如果有一天我能活着出去,我还要跟神走,尽好本分满足神。有了神话语加给的信心、力量,我心里平静了很多,也不再胡思乱想了,虽然肉体还是很痛苦,但是我心里感觉特别平安踏实。

不知道过了多久,有警察进来踹了我两脚,看我死了没有。当时,我被捆得像粽子一样蜷缩在墙角,头也抬不起来,只能看到一双脚。那个警察问我:“你知道你拉的是什么书吗?”我说:“知道。”他说:“你信神吗?”我说:“信。”接着,他就反复逼问我,那些书是从哪儿拉来的,要送到哪儿去,我跟其他人是怎么接触的,一共拉了多少趟,等等。见我不说,警察过来就踹了我两脚,说:“叫你不老实!赶紧交代了就放你走,免得挨打!”接下来几天,他们不断地审问我这些问题,得不到答案,他们就不停地打。记得有一次审问的时候,我抬头想看看他们长什么样,结果警察对着我的脸就是一拳,然后抄起桌上的警棍朝着我的脖子一棍打下去,我当场就昏死了过去。那些天,我也不知道昏死了多少次。除了打我,他们还羞辱我,不让我上厕所。有一次,我想上厕所,就喊他们,结果又招来一顿毒打。警察恶狠狠地说:“拉裤子里!尿裤子里!”然后就走了。没办法,我只能硬憋着,肚子胀得生疼,后来憋到肚子已经麻木得没有知觉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尿裤子了,感觉身子底下湿了一大片,冰凉冰凉的,当时就觉得太丢人,也太受羞辱了。

从被抓以后,他们一直不给我饭吃。刚开始我还感觉非常饿,后来就不知道饿了,只感觉身上很疼,特别难受。当时,我的眼睛已经肿得睁不开了,就感觉有人捏着我的嘴往里面灌凉水。开始我还喝点儿,后来我喝不下去了,他们就硬往我嘴里灌。我已经浑身一点儿力气都没有了,我眼睛努力地睁开一条缝,模模糊糊地看见一个警察。他一拳打在我的胸口,喝问我说:“你说不说?”我说:“我该说的都跟你们说了,你们还让我说什么?”警察气急败坏地对我又是一顿拳打脚踢。我感觉身上的肉就像被撕下来一样。他打了有十多下,有一脚直接踹在我的胸口,我感觉心脏像被一把揪住一样,疼得我喘不过气来。警察又抓住我的衣领,把我顶到墙角,一拳一拳地照着我的头、胸口和小腹猛打,也不知打了多少下、打了多长时间,就觉得时间很漫长。他越打越凶,我当时昏昏沉沉的,已经不知道疼了,就感觉从胃里往上返水,最后实在忍不住了,就一口一口地往外喷。我迷迷糊糊地听到那个警察喊:“快来人哪,咋吐血了?”后来,我就昏死过去,什么都不知道了。当我再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裤子和衣服上有很多血。我迷迷糊糊的,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失去了知觉。等我再醒过来的时候,连动一下的力气都没有了,而且浑身疼得像散了架一样。我感觉自己可能活不了了,心里特别难受。就在这个时候,我特别清晰地想起一句神的话,神说:“我是你的后盾,我是你的盾牌,一切都在我的手中,……《话・卷一 神的显现与作工・基督起初的发表・第九篇》是啊,一切都在神的手中,我会不会死也是神说了算。我想到约伯临到试炼的时候,撒但攻击约伯,让他浑身长毒疮极度痛苦,但是神不许撒但伤害约伯的性命,撒但就不敢越过这个界限。回想我被抓的这些天,虽然警察不停地毒打我,而且我自己也不知道昏死过多少次,但是现在我还活着,这都是神的看顾保守啊!我真切地看到,人的生死都在神的手中掌握,神不许可,撒但也夺不去我的性命。神的话给了我信心和力量,我默默地向神祷告:“神哪!我愿意把我的生死都交在你的手中,顺服你的主宰安排。”

那些天,我一直在死亡线上挣扎,面对死亡,我最放心不下的还是妻子和孩子。2012年,警察因为我信神到我家去抓我,幸好那天我没在家,但从那天起,我就不敢再回去了,到现在已经有三年没见他们了。我心想:“如果我死了,就再也见不着他们了。这几年,我都没有在家好好照顾他们,也不知道他们现在过得怎么样了,孩子还有病,他们娘俩以后这日子咋过啊?”一想到这儿,我就想哭,但是当时连哭的力气都没有了。后来,我想起了经常唱的一首诗歌《可叹人间凄凉悲惨》:

…………

人有安乐之居,神无枕头之地,献出所有又有几?

尝够人间的冷漠,受尽人间的磨难,竟难得到一份同情!

朝夕为人忧虑,人中间来来去去,谁能体恤他安危!

春来冬去苦奔波,为人舍弃了所有,无人问津他的寒暖。

只知道向神索取,怎肯为神心意多点思虑!

人皆享有天伦之乐,为何总是让神把泪流?

…………

——《跟随羔羊唱新歌》

这首歌感动了我的心,我感觉特别亏欠神。神为了拯救我们,道成肉身来到大红龙国家显现作工,遭受了共产党的逼迫追捕,被世代弃绝,没有枕头之地。神是造物的主,那么至高、尊贵,为了拯救我们受尽了天大的屈辱,为我们付出了一切的代价,神对人的爱太大了!我信神这么多年,享受神那么多话语的浇灌供应,临到逼迫患难心里却没有神的地位,不是想着怎么能站住见证羞辱撒但,而是顾念肉体、顾念家人,还觉得受苦挺委屈,看到自己一点儿都不体贴神的心意,太自私卑鄙了!其实,受这些苦对我的生命有益处,能让我看见自己的败坏、缺少,对神的信心也增加了。揣摩着神的爱,我特别受感动、受激励,我立下心志:我要为神活一回,为满足神活一次,不管受多大苦,就是死也要依靠神站住见证。

为了逼问出结果,警察对我软硬兼施。记得有一天,警察给我端来了半碗米饭、半碗西红柿,对我说:“你看你都这么多天没吃东西了,每天受这么大苦、挨这么多打,这是何苦呢?你没杀人又没放火,每天挨这么多揍,我都替你不值。你看看你现在比要饭的还臭,你赶紧交代就不用再受这些苦了,还可以早点回家跟老婆孩子团聚。”他又说,“你这些书是从哪儿拉来的?要送到哪儿去?你只要说一头,我们立马放你走。”我还是什么都不说,警察又踹了我两脚,骂道:“一堆臭肉,我看你就是欠揍!话都说不清了还不交代。”当时我就想:“不管怎么样,我是绝对不会出卖弟兄姊妹、不会做犹大背叛神的。”他们看什么都审问不出来,只好走了。那段时间,我的手脚一直被这么捆着,只能像个球一样蜷缩在墙角,任由他们不停地凌辱、暴打,时间长了,我就觉得特别的痛苦、软弱。因为我被打得伤得很重,经常是一阵清醒一阵糊涂,清醒的时候我就向神祷告,经常能想起一些神话语的片段,有两句神的话我印象特别深刻,神说:“神带领我们走的路不是直线上升,而是曲折度大而且是坑坑洼洼的路,而且神说所走的路越是崎岖,越能显明我们的爱心,……《话・卷一 神的显现与作工・路…… 六》不要怕这怕那,万军之全能神必与你同在,他作你们的后盾、作盾牌。《话・卷一 神的显现与作工・基督起初的发表・第二十六篇》揣摩着神的话,我就感觉神与我同在,神在带领我。是神的话给了我信心和力量,使我撑了过来,我默默地向神祷告:“神哪!我能活到现在,这都是你的看顾保守,我感谢你!”

又过了一天,警察看我快不行了,就把我架到了一个屋子里,用水枪给我冲洗干净,又拿出一张纸让我签字。我的视力看东西已经很模糊了,只能大概地看到一行字,看到他们给我定的罪名是:运输违禁品,信仰邪教,扰乱社会秩序。我不签,警察就抓住我的手,强行让我摁了一个手印。后来,不知道过了多久,他们给我戴了一个头套,塞到警车里,把我拉到一个地方之后就一脚把我踹下了车。等我爬起来摘掉头套,警车已经跑得很远了。我走了几步,实在没有力气走不动了,只能坐在路边。之后,几经周折,我才回到了本市。当时,我走路很困难,坐车的时候只能一点一点地往车上挪,再加上当时胡子拉碴的,司机还以为我是个老大爷,说要搀着我。后来,当我翻看日历的时候,才知道我在派出所里面被折磨了八天。如果不是神的保守,我根本不可能活下来。我回到住的地方以后,只能在床上躺着,浑身疼得厉害。看到身上青一块紫一块的,用手一摸里面好像长了瘤子似的,一块一块的,摸的时候稍微用一点力就钻心地疼。我一直躺着,到了第十天才能下地走路,到了第十五天,我才有力气拿起神话语书来看。刚开始一页都看不完,因为坐着腰疼,躺着又没有力气拿书,每次只能看三四分钟。

我被释放后一直处在被监控的状态,警察经常打电话骚扰我。记得有一次,我母亲病了,我回老家看她,结果第二天警察就打电话来,问我昨天回老家干什么去了。想到我伤得很重,又接触不上弟兄姊妹,什么本分都尽不上,心里就特别地难受,不知道以后的路该怎么走。就在我特别痛苦的时候,我看到了一段神的话,全能神说:“神所说的得胜者是在撒但的权势之下、撒但的围攻之下,就是在黑暗势力里人还能站住见证,还能持守原有的信心,持守对神的忠心,不管怎么样你还能持守在神面前贞洁的心,持守你对神真实的爱,这样在神面前就站住见证了,这就是神所说的得胜者了。……所说的圣洁灵体、贞洁童女献给神,就是在神面前持守一颗真心,人的真心就是贞洁,能对神真心的就是持守住贞洁了。这就是你该实行的。该祷告的时候你就祷告,该聚会交通的时候你就聚会交通,该唱诗的时候你就唱诗,该背叛肉体的时候你就背叛肉体,尽本分时不应付糊弄,临到试炼时站立得住,这就是对神忠心了。《话・卷一 神的显现与作工・当持守住你对神的忠心》神的话给了我信心和力量,我心里敞亮多了。不管大红龙接下来怎么逼迫我,也不管我能不能接触上弟兄姊妹、尽上本分,以后的结局如何,我都要跟随神走到底。

因着警察的酷刑折磨,我的身体留下了后遗症。医生说我心瓣受损、心肌缺血,肝、胆、脾、肾都有问题,说我的整个身体就像个破筛子似的。其实,我以前很健康,但现在即使是空手爬到二楼,都已经喘不上气了,心口也跟着疼。刚被放回来的时候,我的头顶就像被掀起来似的,特别疼,碰一下更疼。后来,我喝了八十多副中药,头疼病才好了一些。另外,我还经常拉肚子,就感觉小肚子往下坠着,疼得厉害,有两天还连续尿血。当时,我也没有钱看病,心想这回可能真的活不了了,于是我就向神作了一个祷告:“神哪,我的生死都在你的手中,不管我能不能继续活下去,我都感谢你。”没想到,吃了三天的消炎药病就好了。

经历了共产党的抓捕、酷刑,虽然我受了一些苦,但是我的收获很大。这八天的地狱生活,让我看清了共产党就是抵挡神的恶魔。我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基督徒,遵纪守法、安分守己,只是想信神追求真理蒙神拯救,力所能及地尽到一个受造之物该尽的本分,但中共警察抓住我就往死里整。共产党妄想用暴力、用残酷的迫害来吓倒信神的人,让人都不敢信神、跟随神,以此来破坏神拯救人的工作,但它越是这样迫害,我们越看清了它的邪恶凶残,从心里更加恨恶它、弃绝它,更加盼望光明,盼望神的国度早日降临,公平公义在地上掌权。我也感受到了神的爱,如果不是神的保守,不是神话语的带领,我根本不可能活着走出那个魔鬼地狱。我从心里感谢神,愿意好好地追求真理尽好本分,来还报神的爱。

上一篇: 我从魔窟逃出来了

灾难陆续降下,主再来的预言已经应验,你想迎接到主得着进天国的机会吗?诚邀渴慕主显现的你参加我们的网上聚会,帮你找到路途。点击按钮与我们联系。

相关内容

逼迫患难中看见神作为

中国江苏 李晨 2018年7月份的一天凌晨,我和一个姊妹在接待家商量完工作正准备休息,突然听见一阵撬门声还有狗叫声,我心里有些紧张。紧接着,七八个警察就冲进了卧室,把我和姊妹反铐了起来。他们没有出示任何证件就在屋子里面到处乱翻,最后搜出了七千多元现金,还有一张三十五万元的教会钱财…

患难中神光引领

经历了恶魔的残害,我彻底看透了中共与神为敌、逆天而行的反动实质,也真实体会到神的爱,看到神的实质就是美丽、良善:每次在我最痛苦、最难熬的时候,神的话都在里面引导我、开启我,加给我力量,赐给我信心,使我灵里苏醒过来,真实感受到神的陪伴与引领而一次次渡过难关,站住见证,神的爱太大了!从今以后,我要献出我的所有来还报神的爱,为得着真理,更为活出有意义的一生。

生命的财富

在这期间,虽然我有软弱,有痛苦,有眼泪,但借着经历中共的逼迫,我得的实在太多了。这样的苦难经历不仅使我看清了中共反动邪恶的撒但本质与丑恶嘴脸,而且也使我认识了自己的败坏实质,领略了神的全能、智慧,我真实体会、认识到了神利用中共作衬托物的实际意义,跟随神的信心变得越发坚定。

信仰逼迫:中共摧残重 信神志更坚

五年前,中共为了逼他放弃信神,惨无人道地用酷刑折磨得他奄奄一息,之后,中共警察又把他原本健康的妻子抓走,残害成痴傻。在中共恶魔的残酷迫害下,潘成原本幸福和睦的家支离破碎、家毁人伤。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