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破坏了我的家

2022年12月14日

中国四川 方夏

我是一名教师,丈夫是工程师。结婚以来,我们的关系一直很好,女儿也听话懂事,周围的同事、朋友都很羡慕我们。2006年12月份,我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借着读神的话我知道了救世主全能神发表了许多真理来洁净人、拯救人,只有信神读神的话得着真理,脱离罪恶,脱去败坏性情,才能在大灾难中蒙神保守剩存下来,最后进入神的国。我也明白了每个人的生命都是从神而来,我们所拥有的一切都是神赐给的,作为一个受造之物,理当尽上自己的本分。后来,我就开始操练传福音、浇灌新人,每天都过得很充实。丈夫看我信神后脸上总是挂着笑容,就乐呵呵地跟我说:“以前你上班每天累得筋疲力尽的,我都替你揪心,信神后你每天照样忙,精神状态却越来越好,看来信神是好啊!”但是好景不长,没过多久,丈夫就开始逼迫我,拦阻我信神。

那是2007年3月份的一天,丈夫下班回来,一进门就严肃地说:“今天,我们单位领导召集各科室的干部开会,说这些年信全能神的人越来越多,使共产党感到恐慌,共产党已经把全能神教会列为国家重点打击对象,谁信全能神,就是共产党重点抓捕的对象。尤其是国家工作人员,要是发现哪个科室人员或家属信全能神,一律开除公职!趁着你们单位还没人知道你信神,你快别信了,要是被领导知道,你就得被抓呀!”我心想:“信神是走正道,又没犯法,共产党凭啥不让我信啊?”我就跟丈夫说:“中国在加入世贸组织的时候,不是对外宣称中国信仰自由吗?它为啥要逼迫我们?我信神有啥错啊?”丈夫很生气,说:“我也知道信神好,可共产党不让信,有啥办法?胳膊能拧得过大腿吗?你要再信,随时都有可能被抓坐牢,你要是被抓,这个家不就毁了吗?为了咱这个家,你不能再信了!”丈夫的一番话让我很气愤,没想到共产党为了拦阻人信神,居然利用单位领导层层施压,难怪丈夫会一反常态地拦阻我。我就想:如果哪一天我信神的事被共产党知道,它能放过我吗?在中国信神咋这么难呢?这时,我想到一个姊妹给我读过的一段神的话:“因着大红龙是逼迫神的,是神的仇敌,所以在此地的人都因着信神而受羞辱、受逼迫,所以,这话是成就在你们这班人身上的。因着在抵挡神的地方开展工作,神的一切工作都受到极大的拦阻,而且神的许多话不能及时得到成就,人便因着神的话而受了熬炼,这也是属于‘苦’中的成分。神在大红龙之地开展他的工作是相当难的,而神又借此‘难’来作了他的一步工作,来显明神的智慧,显明神的奇妙作为,借此机会神将这班人作成。”(《话・卷一 神的显现与作工・神的作工像人想象得那么简单吗?》)记得姊妹还交通,说:“共产党是无神论政党,是最仇恨神、抵挡神的,我们在共产党掌权的国家信神必然会受逼迫、受羞辱。记得主耶稣曾说过:‘为义受逼迫的人有福了!因为天国是他们的。’(马太福音5:10)神正是借着这些逼迫的环境来成全人的信心,我们能在逼迫痛苦的环境中站住见证,这最蒙神称许啊!”想到这儿,我有了信心,我不能因着共产党的逼迫而退缩,不管丈夫怎么拦阻,我都要信全能神。

那段时间,丈夫单位三天两头地开会,强调各科室人员及其家属绝不许出现一例信神的。丈夫几乎每天回来都要给我上政治课。一天傍晚,我聚完会回到家,丈夫阴沉着脸,说:“你又去聚会了?都跟你说过多少遍了,叫你不要去聚会,你咋就不听呢?你又不是不知道共产党不许人信神,单位领导三令五申,谁信全能神,共产党绝不轻饶!在这节骨眼儿上你还信,你这不是往枪口上撞吗?”我说:“我信神又没犯法,共产党凭啥不让信啊?”“共产党才不管你犯不犯法呢,谁要信全能神,它就把谁定为政治犯,你信神要是被共产党抓住,不仅让你身败名裂,还要把你往死里整,就连家人也要跟着受牵连。”丈夫说完,我就对他说:“你明知道共产党是抵挡神的,你还站在它一边拦阻我信神,难道你不怕受惩罚呀?”丈夫不屑地说:“受不受惩罚我不管,识时务者为俊杰。现在是共产党掌权,要想在共产党的权下求生存,你不听它的能有活路吗?我拿共产党的钱就得为共产党说话办事,你也在共产党的权下工作领工资,你不跟随共产党反而信神,共产党会放过你吗?这其中的利害关系你得搞清楚啊!你到底是跟共产党还是要信全能神,今天你必须作个选择!”当时,我很纠结:如果我选择继续信神,随时都有可能被单位领导知道,被开除公职,还有可能被共产党抓捕。想到我工作这十几年,一路拼搏到今天,晋升为一级教师,得到了学生的仰望、家长的尊重、同事的羡慕,还有单位领导的赏识、器重,不管我走到哪里,亲戚朋友对我都很热情,要是被开除了公职,那我面临的将是亲人的弃绝、世人的讥笑和同事的冷眼,真到那一步,我不就身败名裂了吗?但我又想,全能神作的末世审判工作是神拯救人类的最后一步工作,只有经历神的审判洁净才能脱去败坏性情,在大灾难中蒙神保守剩存下来,被神带入美好的归宿,要是错过这个机会,会终生遗憾的。我想到神的话说:“你若有很高的地位,若有很高的名望,若有很多的知识,有很多的资产,有很多的人拥护你,而你却仍然不受这些东西的困扰来到神面前接受神的呼召与托付,作神让你作的事情,那你所作的事情将是世界上最有意义而且是人类最正义的事业。你若为了地位或者为了自己的目的而拒绝神的呼召,那你做的一切都是神所咒诅的,更是神所厌憎的。”(《话・卷一 神的显现与作工・附篇二 神主宰着全人类的命运》)想到神的话,我心里亮堂了,信神追求真理,尽受造之物的本分,这才是有价值、有意义的事。但当面临信神和工作之间选择的时候,我受名利地位的辖制,生怕因着信神被共产党开除公职,导致自己身败名裂,我在乎的还是事业、名望。想想这些能给我带来什么呢?只能让我的虚荣心得到暂时的满足,却不能让我得着真理脱去败坏性情,那得着人的羡慕高看又有何意义呢?而且我明知共产党是神的仇敌,如果我为了保住自己的工作,享受名利地位,在共产党的权下苟且偷生,放弃信神,那我不是背叛神吗?我可不能做这样的人。于是,我很平静地对丈夫说:“我是不会放弃信神的!”丈夫瞪着我厉声说:“你要继续信神,我就报警抓你!”说着就开始打电话。当时,我一下子怔住了,丈夫明知道共产党逼迫信神的人,还要把我交给共产党,这不是想将我置于死地吗?丈夫为了自己的利益不顾夫妻情分,想报警抓我,企图逼我放弃信神,我不能向他屈服。这时,丈夫一次次地逼问我:“你想好了没有?”我说:“就算被抓坐牢我也要信神!”丈夫脸色铁青,气急败坏地把电话摔在了地上。

记得那是一天晚上,丈夫发现我在读神的话,他立马变了脸色,说:“都跟你说过多少次了,在中国,你想走信神的路根本行不通!从中央到地方,从政府到机关,从单位到个人,那是层层把关、层层落实,你要继续信神,共产党不会放过你的!”因着丈夫总在我面前这样说,又想到在共产党掌权的国家信神,随时都有被抓的危险,我心里就有些害怕,担心哪一天我被抓了,能经得起酷刑的折磨吗?要是被打残打死了怎么办?万一我受不了那个苦做犹大背叛了神,那我这辈子不就完了吗?我意识到我的情形不对了,就赶紧在心里向神祷告,求神加给我信心,使我在逼迫患难中能不失去见证。我看到神的话说:“当人把命都豁出来之时,那么一切都不在话下了,谁也不能将其难倒了,什么能比‘命’更重要呢?所以撒但在人身上无法再作什么,撒但拿人也没办法。”(《话・卷一 神的显现与作工・“神向全宇的说话”的奥秘揭示・第三十六篇》)神的话说得太好了,把命豁出来,不受死的辖制,撒但就拿人没办法了。我怕被警察打死,主要是信心太小,我太顾惜自己的性命了。神掌管一切,神掌管人的生死,我应该把自己交托给神,顺服神的摆布安排,就算被打死那也是为义受逼迫,这是有价值的。神的话给了我底气,我就给丈夫读神的话:“我们都相信神要作成的事是任何一个国家、任何一种势力都无法拦阻的,而那些阻挠神作工、抵挡神说话、搅扰破坏神计划的终会得到神的惩罚。一个人抵挡神的作工,神会将这个人打入地狱;一个国家抵挡神的作工,神会将这个国家毁灭;一个民族起来反对神的作工,神会让这个民族在地球上消失,不复存在。”(《话・卷一 神的显现与作工・附篇二 神主宰着全人类的命运》)我给丈夫见证神的公义性情不容人触犯。我说:“共产党抓捕迫害信神的人,这是在作恶抵挡神,终会得到神的惩罚,你站在共产党一边拦阻我信神,这是在随从共产党作恶呀!”丈夫听后,无奈地说:“你以为我想这样,这还不是被共产党逼的!我要是不阻止你信神,搞不好我的铁饭碗也得丢,你咋就不替我想想呢?要是你信神被抓坐牢,不被整死也得脱几层皮,我能眼睁睁看着你受罪吗?我到底咋做你才能放弃信神?”我说:“全能神是独一真神,到什么时候我都不会放弃的!”没想到丈夫见我不放弃,竟然对我动手了,他气急败坏,说:“要是你信神被抓,就是死路一条,你非往共产党的枪口上撞,我倒要看看,你没这口气了还咋信?”说完,他就像疯了一样把我按在床上,用力卡住我的脖子,说:“我掐死你,看你还咋信!”我被掐得喘不过气来,拼命地挣扎,但都无济于事,最后昏了过去。当我从昏迷中渐渐醒过来,想到结婚多年从不打骂我的丈夫,为了保住自己的地位、饭碗,竟对我下如此毒手,差点把我掐死,我感觉特别的心寒。同时,我心里更恨共产党,要不是它利用家人的工作、前途威胁,丈夫也不至于对我狠下毒手啊。

丈夫单位只要一开会施压,丈夫对我的逼迫就随之升级。一天,他开完会回来,又给我上政治课,还说,“在共产党统治的中国,一人信神全家遭殃。你不能再信了,不然的话,你我都会被开除公职,女儿的学业、就业都要受影响,要是你信神被抓坐牢,那女儿这辈子还能抬头做人吗?就算你不为咱俩着想,你也得替女儿考虑吧。”我心想:“要是因着我信神,共产党把丈夫的饭碗给剥夺了,把女儿的前途给毁了,那他们不得恨我一辈子吗?”当时,我心里很痛苦,就默默地呼求神开启带领我。我想到神的话说:“整个宇宙的每一件事,无一不是我说了算,什么事不是在我手中?我怎么说就怎么成,人,谁能改变我的心志呢?……还不是我在亲自摆布一切吗?”(《话・卷一 神的显现与作工・神向全宇的说话・第一篇》)万事万物都在神的手中,我和丈夫的工作会不会被取缔,女儿的学业会不会受到影响,将来能不能就业,这都是神在摆布安排,只有神能决定这一切,共产党说了不算。想到这些,我就对丈夫说:“人的命运都在神的手中主宰安排,你以为你啥都听共产党的就能保住自己的饭碗?共产党连自己的命运都掌握不了,怎么能掌管别人的命运呢?”丈夫气急败坏,说:“你铁了心要信神,共产党不会放过你的,它抓住信神的人就往死里整,与其这样,还不如让你死在我手里。”还没等我回过神来,他就像发疯一样冲进厨房,抓起一把菜刀站在我面前。他举着刀厉声说:“你到底是要信神,还是要好好过日子?如果你非要信神,我立马砍死你!”我是又气又怕,心里切切地呼求神。这时,我女儿突然从房间里冲出来,挡在我的前面,大声喊:“爸爸!如果今天你要砍我妈妈,先砍死我再说!”丈夫被女儿的举动吓了一跳,他瞪大眼睛看着女儿,脸上的肌肉瞬间僵住了,举着菜刀的手也渐渐放了下来。当时,我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失落和伤痛,悲愤的泪水止不住地往下流,没想到丈夫竟然因着我信神对我下死手。这哪里是我的丈夫啊?这分明就是一个魔鬼啊!

一天灵修的时候,我看到神的话说:“丈夫爱妻子为了什么?妻子爱丈夫又是为了什么?儿女孝顺父母是为了什么?父母疼儿女又是为了什么?人的存心都是为了什么?不都是为了满足自己的打算与自己的私欲吗?真正是为了神的经营计划吗?是为了神的工作吗?是为了尽上一个受造之物的本分吗?”(《话・卷一 神的显现与作工・神与人将一同进入安息之中》)“凡不承认神的人都是仇敌,就是在这道流里与在这道流以外的不承认神道成肉身的都是敌基督!撒但是谁,魔鬼是谁,神的仇敌又是谁,还不是那些不相信神的抵挡派吗?还不是那些悖逆神的人吗?”(《话・卷一 神的显现与作工・神与人将一同进入安息之中》)揣摩着神的话,丈夫逼迫我的一幕幕就像过电影一样浮现在我的脑海。想想从不打骂我的丈夫,为什么在我信神后却想尽办法逼迫我?为什么多年的夫妻情在利益面前竟是如此不堪一击?人与人之间根本就没有真情真爱,都是互相利用。信神以前丈夫对我好,是因为我能上班挣钱,还能给他生儿育女,在他眼里我有利用价值;如今我选择信神,触及到他的利益了,他就不顾夫妻情分,为了拦阻我信神,企图报警抓我,把我掐得昏死过去,甚至拿刀想砍死我。他口口声声说不让我信神是为我着想,怕我被抓,其实都是为了他自己,他把自己的仕途、名望看得高于一切,为了保住自己的饭碗,不惜充当共产党的走狗、帮凶,把我往绝路上逼,甚至用各种卑鄙恶毒的手段逼迫拦阻我信神,他的实质就是仇恨神、抵挡神的魔鬼。这时,我又看到一段神的话说:“作为一个正常的人来说,作为一个追求爱神的人来说,进入国度做子民就是你们的真实前途,是最有价值、最有意义的人生,谁也比不上你们有福气。为什么这样说呢?因为不信神的人都是为肉体活着,为撒但活着,你们今天是为神活着,是为遵行神的旨意而活着,所以说你们的人生是最有意义的人生。只有这班被神拣选的人才能活出最有意义的人生,其余在世上的任何一个人也不能活出像你们这样有价值、有意义的人生。”(《话・卷一 神的显现与作工・认识神的最新作工跟上神的步伐》)神的话让我很受激励,也明白了人活着的意义,信神追求真理,尽好受造之物的本分,这才是有价值、有意义的人生啊!想想我在世界上拼死拼命地干工作,虽然有点名望,可心灵里却感觉虚空、痛苦,而且还把身体给累坏了,我原本好好的嗓子嘶哑得说不出话来,我这才感受到,再多的荣誉证书,再多人的羡慕、高看,都解决不了我的病痛和心灵的虚空,我这么多年所追求、所拥有的名利不能让我得着真理,也不能拯救我脱去撒但的败坏、苦害。再说了,教学这些年,我给学生灌输的很多都是否认神的东西,我一直在为共产党歌功颂德,再这样下去,我必然不会有好的结局。我不能再为共产党效力了,我就在心里向神祷告,求神给我开辟出路。后来,我就去医院检查身体,医生跟我说:“你咽喉的炎症太严重了,整个咽喉的颜色都变了,充血也非常严重,咽喉肿胀、肥大已经严重影响到声带发声,像你这样的职业,如果再不停止用嗓,以后可能就完全失声说不出话了。”医生就给我开了半年的休假证明。我从心里感谢神。原以为这样我能有更多的时间读神的话、尽本分,可没想到,丈夫又用更卑劣的手段来拦阻我。

那是2009年2月份的一天,丈夫叫了我的两个同学和我弟弟来我家,几个人强行把我拽上一辆车,把我带到了精神病院。可我根本没病,医院没收。我丈夫说:“你明知道共产党抓住信神的人就往死里整,可你宁死也要信神,只有精神有问题的人才不怕死,这里的精神病院检测水平有限,省精神病院设备齐全,医生的水平也高,我再带你到那里检查检查,看你的精神到底有没有问题!”我气愤地说:“我看你精神才有问题呢!我宁死也要信神,不是我不怕死,是因为我知道全能神是救世主来了,发表了许多真理,拯救人类脱离罪恶、脱离灾难,人不信神、不接受神的审判洁净都得死在大灾难中……”丈夫根本听不进去。第二天一大早就强行把我带到了省精神病院。刚一上二楼,我就看见走廊上有一个疯女人蜷缩在地上,身体被一根很粗的铁链锁住,一个中年男人抓住锁链的一头,用力拖动锁链,疯女人就在地上被拖着走。只见她惊恐地伸出双手,抓住铁链,一边拼命地挣扎,一边大声喊叫。看着她像乱草一样的头发,还有恐怖的表情,听着她撕心裂肺地惨叫,我就感到毛骨悚然。那一刻,委屈与痛苦一下子涌上心头,我就感觉自己的人格受到了极大的侮辱,我真想立马转身冲下楼去逃离这个鬼地方,可是我根本逃不掉,丈夫寸步不离地紧跟着我。这时,我想到神的话说:“神为了人类的工作有过多少个不眠之夜,从至高处到了最低处,降落在人所生活的活地狱里与人共度天涯,从来不埋怨人间的寒酸,从来不责备人的悖逆,而是忍受了极大的耻辱作着自己亲自作的工作。神怎么能属于地狱?怎么能过地狱的生活呢?但他为了全人类,为了整个人类早享安息,他忍辱含冤来在地上,亲自进入‘地狱’‘阴间’,进入虎穴中将人救起,人有何资格抵挡神?有何理由再埋怨神?有何脸面再见神?”(《话・卷一 神的显现与作工・作工与进入 九》)神为了拯救人类,末世道成肉身来在无神论掌权的中国这个最邪恶、最抵挡神的鬼城中显现作工,遭到共产党、宗教界疯狂的逼迫、定罪,受尽了屈辱,可神都默默地忍受着。神是造物的主,神那么至高尊贵,却和我们这些败坏的人生活在一起,忍受着天大的屈辱,在人中间发表真理,默默地作着拯救人类的工作。可我呢,一个败坏的人,看到自己要与那些精神病人相提并论,就觉得有损自己的人格尊严,是对我的羞辱,想逃离这个环境,我这哪有一点儿为真理受苦的心志啊?想到这儿,我感到很蒙羞,就在心里向神祷告,不管接下来还要面临什么,还要受到什么样的羞辱,我都不会向撒但屈服。医生随便给我开了两袋药,就让我回家了。后来,丈夫见实在拦阻不了我信神,就不怎么管我了,我又在教会尽上了本分。到了2012年10月份,因着犹大的出卖,警察得知我可能是教会带领,就开始派便衣跟踪我。为了躲避警察的抓捕,我被迫离开家去了外地尽本分。后来我才知道,就在我离开家的第二天,警察就去我家抓我,还抓了教会的三个弟兄姊妹盘问我的下落,还拿着我的照片到处搜查我。两个月后,国保大队抄了我的家,搜走了几本神话语书,还跟我丈夫说就算我逃到天涯海角也要抓到我。教育局的人也三天两头去我家,逼着我丈夫找我。从此,我成了共产党重点抓捕的对象。

后来,他们还利用我的孩子引诱我回去。那是2012年12月底的一天下午,我突然接到女儿打来的电话说:“妈妈,我一直不敢给你打电话,警察到处在抓你,还抄了我们的家。这次我给你打电话是想告诉你,教育局的领导和你们单位的领导让我和我爸转告你,他们希望你放弃信神,早点回家,他们向你保证,不追究你任何责任。他们还说,只要你回家,就算你每天都不去上班,单位也会把你的工资一分不少地发给你……”听到这样的消息,我很气愤,共产党为了让人放弃信神,利用地位和钱财来引诱我,真是太卑鄙了!更令我悲哀的是,我女儿似乎对中共政府和单位领导的话深信不疑,这让我心里清楚地意识到我的丈夫和女儿都被共产党迷惑利用了。我态度坚决地和女儿说:“孩子,你想得太天真了,你知道妈妈回家的后果吗?我回去就等于羊入虎口,我是不会回家的。”女儿焦急地说:“他们说,你要是不回来,就把你二十多年的养老保险全部扣除。妈妈,你还是回来吧,不然的话,他们就让爸爸跟你离婚,还让我跟你断绝关系。你要是不回来,以后你就不是我妈妈了。”当时,我一下子愣住了,共产党不仅要取缔我的工资,还威逼丈夫跟我离婚、女儿跟我断绝关系,真是太卑鄙邪恶了!我心里恨透了共产党。我想到神的话说:“什么宗教信仰自由,什么公民合法权益,都是掩盖罪恶的花招!对神的工作有谁拥护?对神的工作有谁抛头颅,有谁洒热血?祖祖辈辈、传宗接代受奴役的人又将神毫不客气地奴役起来,怎能不叫人气愤不止?千古的仇恨集聚在心头,万古的罪恶记在心头,怎能不叫人恨恶?为神报仇雪恨,将神的仇敌彻底灭绝,叫它再猖狂,叫它再横行霸道!现在是时候了,人早将浑身的力量都准备好,将全部的心血、全部的代价都为此奉献,撕破这魔鬼的丑恶的嘴脸,使被蒙蔽的受苦受难的人从痛苦中奋起,背叛这老恶魔!为何将神的工作拦阻得滴水不漏?为何用各种花招来欺骗神的百姓?真正的自由、合法的权益在哪里?公平在哪里?安慰在哪里?温暖在哪里?为何用诡计欺骗神的百姓?为何强行压制神的到来?”(《话・卷一 神的显现与作工・作工与进入 八》)共产党打着宗教信仰自由的旗号,暗地里却用各种卑鄙的手段逼迫信神的人,完全显明了它仇恨真理、抵挡神的恶魔实质。共产党为了拦阻我信神软硬兼施,先是用优厚的工资待遇作诱饵,企图利用钱财来引诱我回家对我实施抓捕,见我不上他们的当,就要开除我的公职,取缔我的工资,切断我一切经济来源,还追捕我,让我无家可归。这让我看清了共产党表面仁义道德,实质却凶残邪恶,它就是一个倒行逆施、逆天而行、处处与神敌对的恶魔集团,我从心底里恨恶它、弃绝它,誓死与它决裂!我没有回家。后来,丈夫被迫跟我离了婚,女儿也跟我断绝了关系。

以往在共产党体制里上班的时候,我对它的邪恶实质没有分辨,还常常为它歌功颂德,还为它忠心耿耿地效力。经历了共产党的逼迫,我终于看清了共产党仇恨真理、抵挡神的恶魔实质,从心底里恨恶它、背叛它,誓死不再跟随它!我也看到了神的爱,是神的话语加给我信心和力量,使我在一次次逼迫患难中能站立得住,我从心里感谢神。不管前方的道路有多么艰难,我都要坚定不移地跟随全能神走到底!

上一篇: 争强好胜的痛苦

灾难陆续降下,主再来的预言已经应验,你想迎接到主得着进天国的机会吗?诚邀渴慕主显现的你参加我们的网上聚会,帮你找到路途。点击按钮与我们联系。

相关内容

七年试炼显明了我的本来面目

同时,我也明白了经历试炼熬炼是信神达到蒙拯救的必经之路,此时我不再埋怨、误解神了,而是愿意顺服神的作工,立下心志重新起步,努力追求真理,早日达到性情变化与神相合。

急功近利的背后

中国江苏 周一 我和张语姊妹一起负责教会的视频工作。带领看我有技术,又有美术基础,就安排我主抓业务,张语负责解决弟兄姊妹生命进入上的问题和难处。一段时间后,带领说我们制作的视频果效挺好,弟兄姊妹也高看我,我感到脸上挺光彩的。后来,根据工作需要,我们分成了两个组,我负责一组,张语负…

追求地位带来的痛苦

中国安徽 郑源2017年,我被选为教会带领,和两个姊妹配搭负责几处教会的工作。姊妹们看我工作效率比她们高,商量工作时也能提出一些合理的建议,就很羡慕,说我素质好、有工作能力。听到姊妹这样说,我心里挺高兴的,心想:“以往在公司上班的时候老板就器重我,信神后弟兄姊妹对我评价不错,现在…

争 战

是神话语的引领使我看透情感的实质,也认识了神的圣洁、公义,能背叛肉体实行真理,与弟兄姊妹同心合意,按照原则开除恶人,看到了神的笑脸与祝福。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