附篇三  挪亚、亚伯拉罕如何听神的话、顺服神(二)

上次聚会我讲了两个故事,一个是挪亚的故事,一个是亚伯拉罕的故事。这在整本圣经当中是两个很经典的故事,很多人都知道、都了解,但是很少有人在了解这两个故事之后,知道怎样对待神的话,对待神的要求。那咱们交通这两个故事的主要目的是什么呢?就是让人知道,作为一个人,一个受造之物,应该怎样对待神的话,应该怎样对待神的要求,受造之物在面临神的要求的时候,在聆听神的说话的时候,应该站在什么位置上,应该有怎样的态度,这是主要的。这就是上次交通这两个故事要让人知道、明白的真理。上次交通完这两个故事之后,对于怎样顺服基督、怎样听他的话,人该存有什么样的态度,该站在什么角度、什么位置上来对待基督、对待基督所说的话,还有,人怎样对待从神来的说话、从神来的要求,这里面人应该明白哪些真理,这些你们都清楚了吗?(第一条,对待基督要坦诚相待;第二条,学会尊重基督;第三条,听话,用心去听神的话。)规则是记住了。这规则我要是不说,你们能不能从我所讲的这两个故事当中自己总结出来呢?(我们只能总结出神说什么话我们得听这一条。)你们只能总结出简单的、规条性的、带有理论性质的一些作法,对于这里面人应该明白、应该寻求的真理,你们还是不明白,不知道。那咱们今天再细节地交通一下挪亚和亚伯拉罕的故事。

1.挪亚对待神话的态度

先说挪亚的故事。挪亚的故事前因后果是怎么回事,上次聚会粗略地讲了一下。为什么是粗略地讲呢?因为这个故事的前因后果、具体细节多数人都知道,如果有不太清楚细节的可以到圣经里查找。咱们要交通的不是关于这个故事的具体细节,而是要交通这个故事的主人公挪亚是怎样对待神的话的,这里面有什么真理是人应该明白的,还有神看到挪亚的一举一动之后神的态度、神的心思、神对挪亚的评价又是怎样的,这是咱们应该交通的细节内容。从神对待挪亚的态度、对待挪亚的所作所为的评价上来看,咱们足可以了解神对人类,对跟随他的人,对他要拯救的人的要求标准到底是什么,这里面是不是有真理可寻求?有真理可寻求的地方,就值得咱们加以细节地解剖、揣摩、交通。挪亚这个故事的具体细节就不再重述了,今天要交通的是挪亚对待神的种种态度这里面可寻求的真理,与神对挪亚的评价里人所要明白的神的要求与神的心意。

挪亚是一个普通的敬拜神、跟随神的人类中的一员,当神的话语临到他的时候,他的态度不是慢慢腾腾、磨磨蹭蹭、不急不慌,而是特别认真地聆听神的话,特别小心地、用心地聆听神所说的每一句话的字字句句,用心去聆听、去记住神对他吩咐的每一件事,一点不敢怠慢。他对待神的态度,对待神话语的态度是有敬畏神之心的,让人看见他心里是有神的地位的,对神是有顺服的。他仔细地听神在说什么,神说话的内容是什么,神让他做什么,他用心去听,不是在分析,而是在接受,心里没有拒绝,没有反感,没有不耐烦,而是静静地、仔细地、用心地在心里记着神对他所要求的每一句话、每一件事。当神嘱咐完他每一件事的时候,挪亚用自己的方式把神所说的、所托付他要做的每一件事的细节记述下来,然后放下手中的活计,打破原来的生活常规,打破原有的生活计划,开始筹备神所托付他要做的每一件事,开始筹备神要求他造方舟所需要的每一样物资。对待神的话,对待神的要求,对待神话中所要求的每一个细节,他都不敢怠慢,他用自己的方式将神所要求他的、所托付他的每一件事的重点、细节都记述下来,反复揣摩、斟酌。接下来,挪亚要做的就是去寻找神让他筹备的每一样材料。当然,在神吩咐完他要做的每一件事情之后,他用自己的方式将神所托付、所吩咐的每一件事作出一个详尽的计划、部署,然后一步一步地按照自己的计划、部署,也按照神所要求的每一个细节、每一个具体的步骤去落实,去执行。整个过程当中,挪亚所做的每一件事,无论是大事小事,无论在人看是起眼的还是不起眼的,都是神所吩咐的,都是神话中所提到的、所要求的。从挪亚接受完神的托付之后的种种表现上来看,他对待神话语的态度不是仅仅听一听就完事了,更不是听完之后选择自己心情好的时候、环境好的时候或者有利的时机再去做,而是放下手中所有的活计,打破生活的常规,将神所吩咐的造方舟这件事当作以后生活和人生当中最大的一件事情去落实。他对待神托付的态度、对待神话语的态度不是漫不经心,不是敷衍,不是任性,更不是拒绝,而是悉心聆听神的话,用心去记、去揣摩,他对待神话语的态度是接受,是顺服。在神看,这才是神所要的真正的受造之物对待神话语该有的态度,这个态度里面没有抗拒,没有敷衍,没有任意妄为,也没有人意的掺杂,完完全全就是一个受造的人类该有的态度。

挪亚在接受了神的托付之后,计划着如何将神所托付的方舟建造起来,他寻找各样材料,寻找建造方面有关的人与各样工具。当然这里面内容很多,不是我们在文字表面看到的那么轻松、那么简单。在那个还没有工业的年代,在那个做什么事情都靠人力、靠手工去完成的年代,要建造方舟这样一个庞然大物,要完成神所吩咐的这样一件事情,可想而知这个难度有多大。当然,人如何计划,计划怎么做,寻找各样物资、材料,这比起后期真正着手建造方舟可以说是简单得多。挪亚接受了这个托付之后,从神说话的字里行间,从神所说的所有话的内容上来看,他知道这不是一个简单的事情,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这就意味着什么?一方面意味着挪亚接受这个托付之后,他肩上的担子有多重,另外,从神能够亲自召唤挪亚,亲口吩咐他如何建造方舟这点上来看,这件事情非同一般,不是一件小事情。从神所说的字字句句的细节上来看,这件事情不是任何一个普通人能够担当得了的。神之所以召唤挪亚,托付挪亚完成这件事情,可见挪亚在神的心中是怎样的分量。对待这件事情,挪亚当然也能领会到一部分神的心意,当他领会到神心意的时候,他知道他以后将要面临的生活,也能意识到些许以后将要面临的各种困难。虽然挪亚领会到也意识到神托付他这件事情的难处有多大,他所要面临的种种考验有多大,但是在他心里并没有抗拒的意思,而是在心里深深地感激耶和华神。为什么要感激呢?这么大一件事情,神居然能托付给他让他做,而且亲口告诉、亲自说明每一样细节,更重要的是,神将为什么要建造方舟这件事情的原委原原本本地告诉了挪亚本人。就是说,这件事情是神自己经营计划的事情,是神自己的事情,而神把这件事情告诉了挪亚,挪亚感觉到了这件事情的重要性。总之,从种种迹象上来看,也从神说话的语气、神所交代的事情的方方面面上来看,挪亚感觉到了神所托付的建造方舟一事的重要性,他从心里领会,并不敢怠慢,也不敢忽略每一个细节。所以,当神吩咐完之后,在挪亚列出计划之后,他就开始着手筹备建造方舟的每一项事宜,寻找人力,筹备各样材料,也按照神所说的将各样活物逐步搜集到方舟当中。

挪亚做这件事情的整个过程是充满了难度的,先不说风吹日晒雨淋、酷暑严寒、春夏秋冬,一年一年是怎样度过的,就先说建造方舟的工程浩大,各样材料的筹备,还有建造方舟的过程当中所面临的各种难处。这个难处包括什么?有些活计不是人想象的做一次就能成功,永远不失败的,他要面临失败,做好了一看不行,再拆,拆完之后一看还不行,还得另外再预备多余的材料,然后再做,不像现代什么都是电子设备,设置好了之后按照程序去做。现在人做这些手工活,很多时候就是轻轻一按电钮,机器就把活儿干完了,而在那个时代想都别想,那是不可能的事,什么事都要自己动手,什么事都要亲力亲为,靠眼睛、靠思维、靠用心,也要靠劳力,当然更多的是要依靠神,随时随地寻求神。在面临各种困难的过程当中,在建造方舟的日日夜夜的这个过程当中,挪亚要面对的不仅仅是在完成这项浩大工程中出现的各种状况,同时也要面对来自于周围的各种环境,还有人的讥笑、毁谤、辱骂。这些事拿到现在来说,我们即使是没有亲历当时的场面,但是对于挪亚当时所面临的、所经历的种种难处,所要面对的种种难关,是不是可以想象一二?在建造方舟的过程当中,挪亚首先要面对家人的不理解,家人的唠叨、埋怨甚至诋毁,其次要面对周围亲人朋友还有各种各样人的毁谤、难听的话与不理解,但是挪亚的态度只有一个,那就是听神的话,将神的话落实到底,永远不能变。挪亚的决心是什么?“只要我活着,只要我还能动,神的托付我不能撂下。”这就是他建造方舟这项浩大工程的动力,这也是他面对神的吩咐、聆听完神的话之后的态度。面对各种难处、面对各种困境、面对种种难关的时候,挪亚没有退缩,即便是面对有些高难度的工程常常出现失败、损坏,虽然他心里难过、着急,但是想想神说的话,想想神当时吩咐他时所说的字字句句,还有神对他的高抬,他心里常常倍受激励,“不能放弃,不能将神的吩咐、将神托付要做的事情丢掉不管,这是神的托付,人既然接受了,既然听到了神的说话、听到了神的声音,既然从神领受了,就应该绝对地顺服,这是作为一个人该达到的”。所以无论临到怎样的难处,无论面对怎样的讥笑、毁谤,无论他的肉体多么劳累、多么疲乏,神所托付他的事情他并没有放弃,神对他所说的、所吩咐的字字句句他时时牢记在心里。无论环境怎样变,无论临到的难处有多大,他相信这一切都会过去,唯独神的话不能废去,唯独神所吩咐要做的事必然能成就。挪亚带着对神的真实信心,也带着自己该有的顺服,在继续着神所要求他建造的方舟。一天一天过去了,一年一年过去了,挪亚的年龄越来越大,但他的信心并没有减,他接受神托付的决心与态度并没有变。虽然肉体有时候疲乏、劳累,有病痛,心里软弱,但是他完成神的托付、顺服神的说话的决心与毅力并没有减。在挪亚建造方舟的年月当中,挪亚是在实行聆听、顺服神的说话,也是在实行一个受造之物、一个普通的人该完成神托付的一个重要的真理。整个过程其实在外表看就一件事情,就是建造方舟,把神所告诉他要做的做好、做完,但是能把这一件事情做好,顺利地完成,需要的是什么?不是需要人的热心,不是需要人的口号,更不是需要人一时兴起的起誓,也不需要人对造物主所谓的仰慕,这些都不需要。这些所谓的仰慕,人的誓言、人的热心,还有人精神世界里对神的信仰,在面对挪亚造方舟这件事情的时候,都是没有一丁点儿用处的,这些东西在面对挪亚真实的信心与对神真实的顺服的时候,显得那么地空洞、苍白无力,更显得那么地可耻、卑劣、龌龊。

挪亚造方舟历经了一百二十年,这一百二十年不是一百二十天,不是十年,也不是二十年,而是比现在人的寿命还长的一个年份。从时间的跨度上来看,从他完成这件事情的难度和工程的浩大程度上来看,挪亚本人如果对神没有真实的信心,他的信心如果只是一个念想、一个寄托、一份热心、一种渺茫的信仰,那这个方舟能不能建造起来?如果他对神的顺服只是一个口头的答应,只是像你们现在一样,是在文字上、笔头上的一个记录,那这个方舟能不能建造起来?如果他接受神托付的这个顺服仅仅是一个决心、一个心志、一个愿望的话,这个方舟能不能建造起来?如果挪亚对神的顺服仅仅是一个形式上的撇弃、花费、付代价,还有口号上、理论上所要达到的多作工、多付代价、对神有忠心,那这个方舟能不能建造起来?(不能。)这就太难了!如果挪亚接受神托付的态度只是一种交易,只是为了得福、得赏赐,那这个方舟能不能建造起来?绝对是不能的!一个人的热心坚持十年二十年可以,坚持五十年六十年也可以,但是到临死的时候,一看什么也没得着,对神就失去信心了。坚持二十年、五十年、八十年的热心都不会变成顺服,不会变成真实的信心,这是很可悲的事。而挪亚所具备的真实的信心与真实的顺服,恰恰是现在的人所不具备的,也恰恰是现在的人所藐视,所看不见,所视而不见、听而不闻,甚至是以鼻嗤之的东西。每每讲起挪亚造方舟的故事,人都津津乐道,都会讲、都会说,但是挪亚具备了什么,他具备了怎样的实行,具备了怎样的人性品质,具备了怎样的神所要的态度与对待神吩咐的观点,具备了怎样聆听神话、实行神话的人性品质,谁也不去想,谁也不去揣摩。要我说,现代的人不配讲述挪亚的故事,因为在任何人讲述挪亚故事的时候,仅仅把挪亚当成一个传奇人物,甚至当成一个普通的白胡子老头,这个人到底有没有,这个人的真实存在到底是怎样的得画问号,并没有从心里去体会挪亚接受神托付之后他的种种表现是怎么来的。今天再看挪亚建造方舟这件事情,是一件大事还是一件小事?仅仅是从前有一个老头造了方舟这样一个普普通通的故事吗?(不是。)挪亚是人类中间敬畏神、顺服神、完成神托付的一个最值得人效法的人物,是神称许的,也是现在跟随神的人该效法的对象。他身上最珍贵的东西是什么?他对待神的话只有一种态度,那就是听而接受,接受而顺服,顺服到死,就是一种这样的最珍贵的态度获得了神的称许。他对待神的话不是应付了事,不是敷衍,不是在心里研究、分析、抵触、拒绝,然后将其抛之脑后,而是认真地聆听,心里一点一点地接受,然后就琢磨如何落实神的话,如何实行神的话,如何能够按照神话的原意去落实而不走样。在揣摩着神话语的同时,他心里暗暗告诉自己:“这是神的话语,这是神的吩咐,这是神的托付,我责无旁贷,必须顺服,不要漏掉任何一样细节,不要违背神的任何一个意思,也不要忽视神话中所说的每一个细节,否则的话就不配称为人,就对不起神的托付,也对不起神的高抬。如果神所说的、神所托付的我在此生不能完成,将会留下遗憾,更会愧对神的托付、神的高抬,无颜回到造物主的面前。”挪亚心里所想的、所寻思的,他的每一样观点、每一个态度都决定了他如何能够将神的话实行出来,将神的话变成现实,将神的话落实到实处,让神的话通过他能够应验,通过他能够变成实际的东西,不要让神的话落空。从挪亚心里所想的、所产生的每一个心思意念与他对待神的态度上来看,挪亚这个人值得神托付事情,是神所信任的人,也是神所看中的人。神察看人的一言一行,察看人的心思意念,在神看,挪亚能这么想,神没有选错人,他担得起神的托付,担得起神的信任,他能够完成神的托付,在整个人类中间他是不二人选。

在神眼中,能完成这么大一件事情的,只有挪亚是不二人选。那挪亚这个人具备了什么?其实就两样东西——真实的信心与真实的顺服,这是在神心里对人的要求标准。这简不简单?(简单。)这不二人选就具备这么简单的两样东西,但是除了挪亚以外没有任何人具备。有些人说:“怎么就不具备呀?我们现在撇家舍业,工作、前途、学历什么都不要了,儿女、财产都撇下了,你看我们多大的信心哪,对神多大的爱呀!跟挪亚比差在哪儿啊?神要是让我们建方舟的话,现在现代化工业发达,木材、各种工具不有的是吗?我们开着机器也能顶着烈日干活,我们也能起早贪黑,完成这点小活儿算什么呀?他用一百年,我们缩短时间不让神着急,用十年就造完了。还说挪亚是不二人选,要是拿到现在,不二人选多了,我们这些撇家舍业的、对神有真实信心的、真实花费的人都是不二人选。神怎么就说挪亚是不二人选呢?这也太小瞧我们了吧。”这话有没有问题?(有问题。)有人说:“挪亚那时候什么都没有,电没有,电脑没有,现代化机器也没有,连最简单的电钻、电锯都没有,钉子也没有,那怎么造啊?现在这些东西我们都具备,我们完成这项托付那不是太容易了吗?神如果在空中跟我们说话,让我们建造一个方舟,不用说一个,十个也不在话下,这算什么啊?小菜一碟。神你尽管吩咐,有什么要求尽管说,我们这么多人建成一个方舟那太容易了,十个二十个一百个都能给你造出来,你要多少有多少。”是不是这么简单啊?(不是。)我一说挪亚是不二人选,有些人听了心里就想较劲,就不服气,“古人不在了你觉着古人好,现在的人在你眼皮底下,你总看不着他们的好。现在的人做这么多好事、行这么多善你都看不着,挪亚就做这点小事,不就是那时候没有工业干点活儿费劲嘛,你就觉着他做的这事值得纪念了,成榜样、成楷模了,就看不着我们现在的人受的苦、为你付出的,就看不着我们现在的人的信心”,是不是这么回事?(不是。)不管什么年代、什么时期,不管人生活的环境具备什么样的条件,这些物质的东西还有大环境都不算什么,这些都不重要。什么是重要的呢?最重要的不是你生在什么年代,不是你是否掌握了什么科技,也不是你曾经读过、听过多少神的话,最重要的是人具不具备真实的信心,人有没有真实的顺服,就这两点,少一点都不行。把你们放在挪亚那个时代,谁能完成这项托付?我敢说,就你们这些人合到一起都做不了这样一件事情,连一半你们都做不到。没等把各种材料预备齐,不少人就跑了,就该埋怨神、怀疑神了,少数人能勉强坚持,凭着毅力、凭着热心、凭着意念能坚持,但这能坚持多长时间呢?得凭着怎样的动力能坚持呢?没有真实的信心,没有真实的顺服,能坚持几年?那就得看人品了。人品好一点,有点良心的能坚持十年八年、二十年三十年,也可能能坚持到五十年。到五十年的时候,他又会琢磨,“神什么时候来呀?洪水什么时候降下啊?神给的那个记号什么时候出现啊?这一辈子都做这一件事情,万一洪水不来怎么办呢?这一辈子没少吃苦,都坚持五十年了,够格了,现在放弃神应该也不记念,不会定罪,那我过自己的日子去吧。神也不说话,也没什么反应,成天看蓝天白云也看不着什么,神在哪儿啊?当时打雷说话的那个是不是神啊?那是不是幻觉啊?这事什么时候是个头啊?神也不搭理,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祷告神神也不开启、不引导,算了吧!”还有真实的信心吗?时间长了就该怀疑了,就该思变了,就要自谋出路了,把神的托付,把当时一时的热心、誓言就都放下了,要自己掌握自己的命运,要过自己的日子了,把神的托付放脑后了。等哪天神亲自来催了,问方舟建得怎么样了,他说,“哎呀,神在呀,这是有神哪,赶紧建!”神要是不说话,不催,他就觉得这事不太要紧,等等再说吧。这样的活思想,这样勉强应付着做事的一种态度,是不是真实的信心所该表现出来的态度?(不是。)具有这种态度不对,这不具备真实的信心,更不具备真实的顺服。当神亲口跟你说话的时候,你那三分钟热度表现出了你对神的信,当神把你放在一边不督促、不监督、不过问的时候,你的信心就没了。时间长了,神不向你发声也不向你显现,不作任何的视察工作,你的信心就彻底没了,就要过自己的日子,就要搞自己的经营了,神的托付就忘到脑后了,你当时的热心、誓言、决心就都不算数了。你们说,就这样的人神敢托付大事吗?(不敢。)为什么不敢?(不值得信赖。)这话说对了,就是这五个字——不值得信赖。你不具备真实的信心,你不值得信赖,所以你不配让神托付你什么。有些人说:“为什么不配呢?神托付的事我们就做呗,兴许还能做成呢。”生活上的事自己随便做一做,稍差点没什么,但是神托付的事,神要作成的事,哪一件是简单的事?如果托付一个二杆子,一个骗子手,一个做什么都能应付糊弄的人,一个接受了托付还能随时随地背信弃义的人,这不是耽误大事吗?要是让你们选择的话,要托付一件重大的事,你会托付什么样的人?你选择什么样的人?最起码这个人得信得过,有人品,不管到什么时候,无论临到多大难处,你托付他的事他都能为你尽心尽力地完成,给你一个交代。人还选择这样的人,何况神呢?所以,对于洪水灭世这样一件大事,需要建造一个方舟,需要一个值得留下来的人留下来,那神会选择谁呢?首先,在理论上会选择一个配留下来的,配在下一个时代活着的人。那从现实上来讲呢,就是这个人首先得能听神的话,对神有真实的信心,神无论说什么,无论说话的内容是什么,合不合人的观念,合不合人的口味,合不合人的意思,他都能当神的话去对待。神无论让他做什么,他都不否认神的身份,他永远把自己当成受造之物,永远把听神的话当作天职,神要托付的是这样的人。挪亚在神心中就是这样的人,不仅仅是在下一个时代该剩存下来的一个人选,而是能够足以担当重任,足以将神的话不折不扣地顺服到最终的一个人,也是能将神所托付的事情用生命来完成的一个人,这些挪亚都具备了。从挪亚接受神托付的那一刻开始,到他完成神所托付的每一件事情的那一刻,这个期间,挪亚的信心与他对神顺服的态度起了绝对的关键性的作用,没有这两样,这个工作是完不成的,这个托付是完不成的。

如果挪亚在接受神托付的过程当中有个人的意思,有个人的打算,也有个人的观念,整个事情会出现什么样的变化?首先,对于神所交代的每一样细节,材料的规格、品种,整个方舟建造的方式、方法,还有整个方舟的规模、尺码,如果挪亚一听,“要建这么大的东西,那得多少年啊?要找这些材料,那得费多大的劲,得受多少苦啊?我得多累啊!要是这么累的话,我是不是得折寿呀?我都这么大岁数了,神也不放过我,还让我干这么累的活儿,我能受得了吗?干就干吧,我有招,我按着神说的意思大概做做就行了。神要找一种不进水的松木,据说哪个地方有,但是那个地方挺远,还挺危险,找着得费挺大的劲,那就不如在跟前找一种类似的,差不多的,不担风险又累不着,是不是也行呀?”挪亚有没有这样的计划?他如果这么计划的话,这是不是有真实的顺服?(不是。)再比如,神让建一百米高,他一听,“一百米太高了,那么高人都不好上去啊,到钉的时候不得摔下来吗?有生命危险啊!那就让它矮点吧,建五十米,这个危险性还不那么大,人上去还容易一些,这不也行吗?”他动不动这样的心思?(不动。)你们说挪亚要是动这样的心思,神是不是找错人了?(是。)挪亚对神真实的信心与顺服,让他能够放下自己的意思,即便会那么想,但是绝对不会那么做,这点在神来看挪亚是值得信赖的。首先,他在神所要求的细节上不会作任何的改动,也不会掺有个人的意思,更不会为了自己的利益改变神对他要求的细节,而是要原原本本地按照神所要求的去落实,无论这个东西多难获得,无论做这个活儿多费力、多难,他都要努力地、竭尽全力地把它做好,这是不是他值得信赖的地方?这个值得信赖的地方是不是他真实顺服神的实际表现呢?(是。)这个顺服里有没有绝对?(有。)没有掺杂,没有个人的意愿,不掺有个人的打算,更不掺有个人的观念与个人的利益在里面,而是很单纯地、很简单地、绝对地顺服。这好不好达到?(不好达到。)有些人可能不服,“这有什么难的?不就是自己少动脑筋嘛,就像机器人一样,神怎么说就怎么听,那还不容易?”到做事的时候难处就来了,人总有活思想,总有自己的意愿,就容易怀疑神的话能否成就,神说的话当时听着挺容易接受,到做的时候就费劲了,一受苦就容易消极,不容易顺服。看来挪亚这个人的人性品质与真实的信心还有顺服,真是值得人效法的。挪亚在面对神的话、神的吩咐、神的要求的时候,他是怎么对待、怎么顺服的,现在清楚了吧?这个顺服里面不掺杂个人的意思,就是要求自己对神所说的要绝对地顺服、听从、落实,别走样,别耍小聪明,不要自作聪明,不要觉着自己高明可以为神出谋划策,可以在神所吩咐的事情上加添自己的意思,不要献好心。这是不是绝对的顺服该实行的?

当神吩咐完挪亚之后,挪亚建造这个方舟用了多少年?(一百二十年。)在这一百二十年的日子里,挪亚做了一件事情,就是建方舟,搜集各样的活物,虽然说就是这么一件事情,不多,但是这一件事情的工作量是很大的。那做这件事情到底是为了什么?为什么要建这个方舟?做这件事情的目的、意义是什么?就是为了当神用洪水毁灭这个世界的时候,各样活物都能剩存下来。所以,挪亚做这件事情就是为了在神毁灭这个世界之前,让各样活物都能剩存下来作准备工作的。对于神来说,这是不是一件特别着急的事情?挪亚从神说话的口气当中,还有神吩咐的这件事情的实质上来看,能不能听出来神很着急,神的心意是急切的?(能。)好比说,告诉你们“瘟疫来了,外面都传染开了,你们当紧的一件事情是赶紧买粮食、买口罩,就这几样事你们去办吧!”听出什么意思了吗?这件事情急不急切啊?(急切。)那等到什么时候办啊?用不用等到明年后年大后年哪?不用,这是当务之急,这是一件大事,什么事都先别办,先把这件事情料理好了。是不是听出这个意思来了?(是。)那对神有顺服的人应该怎么做呢?赶紧放下手中的活计,什么事都不重要,神刚刚吩咐的这件事情是神着急的,神心里着急的、神挂记的这件事情我们赶紧去落实,赶紧去做,做好之后再忙别的活儿,这叫顺服。你要是分析呢,“瘟疫来了?要传染了?传染就传染呗,又不传染我们,等传染到再说。要买口罩、粮食?口罩什么时候都有,戴不戴也无所谓。粮食现在还有,管那些干嘛?着什么急呀?等瘟疫临到了再说,手里的活儿还忙着呢”,这是不是顺服?(不是。)这叫什么?统称悖逆,具体说就是漫不经心,还有抗拒、分析、研究,在心里加以藐视,觉得这不可能,就不相信这事是真的。这样的态度是不是有真实的信心?(不是。)整体的状态就是对待神话的态度、对待真理的态度总是拖拖拉拉,漫不经心,大大乎乎,心里根本没当回事,“你说的涉及真理,你讲的高的道我们听听,赶紧记下来别忘了,就你说的这点事不涉及真理,我们可以拒绝,可以在心里耻笑,也可以用漫不经心、置之不理的态度去应对你,耳朵听听就行了,至于我心里怎么想你不用管了,不关你的事。”挪亚对待神的话是这个态度吗?(不是。)从哪里看出他不是这样呢?这事咱们得讲讲,你就知道挪亚对待神的态度绝对不是这样的,这里有事实可以证明。

在那个没有任何工业的年代,任何事情都要凭人的双手去做、去达成,做任何一样手工都是很费力气、很花时间的。当挪亚听了神的托付,听了神所叙述的每一样事情的时候,他感觉到了事情的严重性,也感觉到了形势的严峻,他知道神要毁灭这个世界了。为什么要毁灭?神厌憎这个人类了。那神厌憎这个人类是一天两天了吗?是神一时兴起说“今天不喜欢这个人类了,我要灭他,你赶紧给我造个方舟”,是这样吗?(不是。)挪亚聆听完神的话之后,他领会到了神的意思,神厌憎这个人类不是一天两天了,神急切地想毁灭这个人类,让人类重新开头,但是神这一次不想再造另外一个人类,而是让挪亚有幸剩存下来,作为下一个时代的主人,人类的祖先。挪亚领会到神的这层意思之后,他从内心深处感受到了神急切的心意,感觉到了神的那份急切,所以当他听神的话时,除了细心、仔细、认真地去听之外,他内心多了另外一样情绪——着急,这是一个真正的受造之物在体会到造物主的急切心意的时候该有的一种心情。所以,当神把所有的事宜吩咐完之后,挪亚的心里在想什么?“从今天开始,任何的事情都没有造方舟这件事情大,任何的事情都没有造方舟这件事情重要、着急。我听到了造物主的心声,感觉到了造物主急切的心意,所以我不能拖延时间,应当尽快将神所说的、所要的方舟建造起来。”他的态度是不敢怠慢。他是怎么落实的?不拖延。如果说不拖延一分一秒这有点矫情,但是如果说不拖延任何一天,尽力地、尽快地按神所说的、所吩咐的每一个细节去做、去落实,这是不是比较现实?总之,面对造物主的吩咐,挪亚的态度不是漫不经心,不是在心里抗拒,不是爱搭不理,而是在记住每一个细节的同时用心去体会造物主的心意。当他体会到了神急切心意的时候,他决定要加快步伐,尽快完成神所交代的这件事情。什么叫尽快?就是以前一个月能做完的手工活,现在尽量地缩短时间,二十天、十五天完成,不要拖拉,所有的进度尽量地往前赶,不要往后推。当然在作各部分工作的时候,也是尽力地减少失败、减少损失、减少失误,尽量地让所做的每一样事情都不返工,都一次达成。而且每一样工作、每一样工序都尽量能在同一时间内完成,也就是同一时间内能做五样活儿就不要做三样活儿,能做十样活儿就不要做五样活儿,尽量往前赶。这就是不拖沓的实际表现。这个不拖沓是在什么前提、背景下达到的?有些人说挪亚有真实的顺服。那他里面具备了什么才能达到有这样真实的顺服呢?(体贴神的心。)对了,这叫有心哪!有心的人会体贴神的心,没心的人是个空壳、大傻瓜,他不知道体贴神的心,“神多着急我不管,我该怎么做就怎么做,反正我也没闲着,我也没偷懒”,这样的人没有体贴神的心,挪亚有体贴神的心。所以说,光尽力还不行,心里得有真实的体贴,这就是人性里面具备的良心,这是人该有的,挪亚具备了。你们说,在那个年代做这样一件事情,如果拖拖拉拉,不着急、不着慌,没有效率,这个方舟得建多少年?一百年能不能建完?(不能。)可能得几代人不停地建。一方面,建造方舟这个固定的物体得多少年,另外,搜集、养活各类活物得多少年。这些活物容不容易搜集?都不容易。所以,挪亚听完神的吩咐,明白了神急切的心意之后,他就感觉到这件事情不容易也并不简单,一定要按着神的意思把它做好,把神的这项托付完成好,让神满意,让神放心,让神工作的下一个步骤能够顺利地进展,这就是挪亚的心。这是一份什么样的心?体贴神心意的心。这事从外表上来看,就是挪亚能绝对顺服,但是这个绝对顺服里面的细节是什么?就是体贴。你们有没有这份心?(没有。)你们会讲,但是你们不会实行,临到一个环境就落实不了,谈论的时候挺明白,到落实的时候就蒙了。这差在哪儿啊?(不具备正常的人性,不具备良心。)对了,不具备挪亚这样的人性品质。挪亚明白什么?哪有你们明白得多?道成肉身的奥秘,神三步作工的内幕,神的经营计划,这些全人类最深、最高的奥秘都让你们明白了,你们怎么还不具备挪亚这样的人性,还做不到挪亚能做到的呢?这就是没人性啊!这些事不细追究,人觉得人跟人差不了多少,“我们现在也在接受神的托付,也在听神亲口说话,神让我们做的每一件事我们也是认认真真地落实、去做,记录、整理,大家在一起交通,然后计划、部署,跟这些古圣先贤没什么区别啊”,现在看区别大不大?区别太大了。

刚才交通了挪亚对神心意的体贴,这是他人性里具备的一个宝贵的东西。还有一点是什么?挪亚听了神的话之后,他知道一个事实,也知道神的一个计划,这个计划不是要简单地建一个方舟留个纪念,或者是建个游乐胜地,或者建一个大的建筑物变成一个地标,不是这样。从神说的这个事件当中,挪亚得知一个事实:神厌憎这个邪恶的人类,神定意要用洪水灭掉这个人类,而下一个时代要剩存下来的人要借着这个方舟在洪水中得以获救,得以生存。那这个事实的主要事件是什么?就是神要用洪水毁灭世界,神要让挪亚造方舟,让他活下来,让各种活物留下来,而要灭掉这个人类。这是不是一个大的事件?这不是一个家庭琐事,也不是某一个人或者某一族人的一个小事,而是涉及到一个大动作了。什么大动作呢?就是涉及到神的经营计划了。神要作一件大的事情,这件事情涉及到全人类,也涉及到神的经营,涉及到神对待人类的一个态度,涉及到整个人类的命运。这是挪亚在神托付他这件事情的同时获知的第三个信息。从神的说话当中,挪亚听到这件事情后是什么态度?是相信还是怀疑,还是根本就不相信?(相信。)相信到什么程度?用什么事实来证明他相信这件事情?(他听到神的话就去实行,并且按照神话造了方舟,这代表他对神话的态度是相信的。)这一系列的表现,从挪亚接受了神的托付之后对这件事情的落实程度、实行程度,以至于到最后既成的事实上来看,挪亚对神所说的字字句句都是绝对地相信。他为什么能绝对地相信?他怎么就不怀疑呢?他怎么就不分析,就不在心里研究这事呢?这涉及到什么了?(对神的信心。)对了,这就是挪亚对神有真实的信。所以对于神所说的每一件事情、每一句话,他不是简单地听一听接受而已,而是从内心深处能有真实的认识与相信。虽然神没有告诉他洪水什么时间来,多少年以后来,有多大规模,神毁灭了这个世界之后又怎样等等这些细节,但是他相信神所说的已经是事实了。他对待神的话不是像对待一个故事、一个传说、一种说法、一种文字那样,而是从内心深处相信、确定神要这么作,神定意要作成的事没有人能改变,而人对待神话语的态度、对待神要作成的事情的态度只有一个,就是接受这个事实,顺服神所吩咐的,配合好神让人配合的就够了,这是挪亚的态度。正因为挪亚有了这样的态度,不分析、不研究、不怀疑,从内心深处相信,然后决定配合神所要求的、神要作成的事实,最终才达成了方舟被建造起来、各样活物被收留而存活了下来这样一个事实。如果挪亚在听到了神说要用洪水灭掉这个世界的时候,他疑惑,不敢完全相信,因为没看到,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发生,这里面有很多未知的事情,那他建造方舟的心态与信心是不是会受到影响有所变化呢?(是。)什么变化呢?也可能在造方舟时会偷工减料,不按照神要求的规格去做,不按着神所要求的把各类活物都收留到方舟里,神说要一公一母,他说:“有的有个母的就行了,有的找不着就算了,洪水灭世那事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成呢。”建造方舟、收留各类活物这一件大事做了一百二十年,挪亚如果不具备对神话真实的信,能不能坚持这一百二十年?绝对不能。外界的干扰,家人的各种怨言,对于一个不相信神所说的是事实的人来说,这个事是很难完成的,更何况历经一百二十年。上次我问你们这个时间长不长,大家都说长,我问你们能坚持多长时间,最终问到十五天的时候,你们也没有人说能坚持,我的心就凉了半截。你们这些人与挪亚相比差得太远了,连挪亚一个犄角都不如,他信心的十分之一你们都不具备,你们太可怜了!一方面,你们的人性、人格太低,另一方面,你们对真理的追求可以说基本上是没有,所以你们对神产生不了真实的信心,也没有真实的顺服。那为什么你们能坚持到现在,我交通的时候你们还能坐在这儿听呢?你们就具备两方面:一方面,多数人还想做个好人,不想做坏人,想往好道上走,有这么点心志,有这么点好的意愿;另一方面,就是多数人都怕死。怕死到什么程度呢?只要外面一有风吹草动,有些人尽本分就有点劲;等外面的事平静了,人就贪享安逸了,尽本分的劲也小多了,总体贴肉体。与挪亚真实的信相比,你们的这些表现有没有点真实的信啊?(没有。)我看也是这样,就是有点信也是小得可怜,都经不住试炼的检验。

我从来不作工作安排,但是我常常听到工作安排内容的前缀有这样的话:现在各国形势严重、混乱,世界潮流越来越邪恶,神要惩罚这个人类了,我们应该怎样达到合格的尽本分,为神献上忠心;现在瘟疫越来越严重了,环境越来越恶劣,灾难越来越大,人都面临病痛、死亡的威胁,我们只有信神,来到神面前多多祷告,才能避免瘟疫,只有神是我们的避难所,面临现在这样的形势、这样的环境,我们应该怎样预备好善行,应该怎样装备真理,这是当务之急;今年的虫灾特别大,人类要面临饥荒,紧接着就面临强盗四起,社会不安定,所以信神的人应该常常来到神面前祷告,求神保守,要保持正常的教会生活,保持正常的灵生活;等等。下面就开始作具体的安排。历次的这些工作安排内容的前缀,对人的信心都起了及时的决定性的作用。我就纳闷了,工作安排如果不加上这些前缀、说法难道就落实不下去了吗?如果不加这些前缀,那工作安排就不是工作安排了吗?工作安排就没有理由发布吗?答案是肯定的。我现在就想知道,人信神到底是为了什么?人信神的意义到底是什么?人到底明不明白神要作成的事实是什么?人应该怎样对待神所说的话?人应该怎样面对造物主所要求的每一件事情?这是不是值得考虑的问题?如果按照挪亚的标准来要求所有的人,我看所有的人没有一个配称得上是受造之物的,人不配来到神面前。按照神对待挪亚的态度,按照神选用挪亚的这个标准,现在的人对神的真实信心与顺服能不能让神满意呢?(不能。)差得太远了。人口口声声说信神、敬拜神,这个信与敬拜在人身上所体现的是什么?其实就是一种对神的依靠、对神的索取,还有人类对神真真切切的悖逆,甚至人类对神所道成的肉身的藐视。这些能不能统统算为是人类藐视真理,公然违背原则?事实上就是这么回事,就是这个实质。每次工作安排有这样的说法的时候,人的“信心”就大增,每次工作安排下达的时候,当人能领会工作安排的要求与意义,然后能按照工作安排去落实的时候,人认为自己的顺服又增加了一些,人有顺服了,但事实上人的信心与真实的顺服到底有没有?如果拿挪亚的标准来衡量的话,人这些所谓的信心与顺服到底是什么?事实上就是一种交易,哪能算得上什么信心与真实的顺服呢?这里面人所谓的真实的信心是什么?“末世到了,希望神快点作事吧!我可太有福了,能赶上神灭掉这个世界,我能有幸剩存下来,不受灭顶之灾的苦。神太好了,神太爱人了,神太伟大了,神太高抬人了,神真是神哪,只有神能作这事。”那所谓的真实的顺服呢?“神说的都对,神让做什么就做什么,否则的话就落在灾难中了,就完了,谁也救不了你。”真实的信心也不是信心,真实的顺服也不是顺服,都是骗人的。

挪亚造方舟这件事情,现在世界上的人是不是基本上都知道?但这里的内幕有几个人知道呢?挪亚本人的真实信心与顺服有几个人了解呢?神对挪亚的评价又有谁知道,又有谁去关心呢?没人搭理这事。这说明什么?说明人不追求真理,不喜爱正面事物。上次讲完这两个人物的故事之后,有没有人再去圣经中看看挪亚和亚伯拉罕的故事的细节?你们听挪亚、亚伯拉罕和约伯这三个人物的故事时,有没有被感动?(有。)那你们羡不羡慕这三个人啊?(羡慕。)想不想做他们这样的人?(想。)那他们的故事还有他们的行为实质,他们对待神的态度,他们的信心与顺服,你们有没有细节地交通过?想做这样的人从哪儿开始啊?约伯的故事我很早就看,挪亚的故事、亚伯拉罕的故事也了解一些,这三个人物的故事中他们所表现的,神对他们所说的、所作的,还有他们的各种态度,我每次看的时候,每次在心里想的时候,我就感觉要流泪,受感动。那你们看的时候受感动的点是什么?这个话题先不交通,等交通完挪亚和亚伯拉罕的故事之后,咱们再交流交流,我告诉你们我受感动的地方在哪儿,看看咱们受感动的点一不一样。

挪亚的故事刚才交通到他对神真实的信,就是从挪亚做整个事情这个既成的事实上,已经看到他对神真实的信了。挪亚真实的信表现在他的一举一动、一个心思意念,还有他对待神吩咐他所做事情的态度上,这就足以看到挪亚对神真实的信,这个信是不容任何人怀疑的,是没有掺杂的。神让他所做的不管合不合他的观念,不管是不是他生活当中所计划要做的,也不管与他的生活内容有什么冲突,更不管做这件事情的难度有多大,他唯一的态度就是接受、顺服、落实。最终从事实上来看,挪亚所建造的方舟救活了各样活物,也救活了自己一家人。当神将洪水降下来开始毁灭这个人类的时候,方舟漂在水上起了作用。神毁灭这个世界下了四十天的雨,整个人类和所有的活物都被毁灭了,只有挪亚一家和方舟上所有有生机的活物剩存了下来。这个事实让人看到了什么?因着挪亚有真实的信,有真实的顺服,也就是挪亚与神的真实配合,让神所要作的如愿以偿,变成了现实。这是神看中挪亚的地方,他没让神失望,他不负神的重托,完成了神给他的托付。挪亚能达到完成神的托付,一方面是因着神的吩咐,另一方面主要是因着挪亚本人真实的信与对神绝对的顺服。正是因着挪亚具备了这两样最可贵的东西,他成了神所爱的人,也正是挪亚具备了这样的信心,具备了绝对的顺服,他才是神眼中应该存活下来的人,配存活下来的人。而除了挪亚之外,其他的人就都是神厌憎的对象,言外之意,都是不配活在神所造的万物中间的角色。通过挪亚造方舟这件事情,我们应该看到的是什么?一方面看到挪亚身上人性的高贵品质,他有良心、有理智,另一方面看到他对神真实的信、真实的顺服,这些都是值得人效法的。正是因为挪亚对待神所托付的建造方舟一事的表现,挪亚成了神眼中所喜爱的对象,成了神所爱的受造之物,这是一件有幸的事,也是一件有福的事。这样的人才配活在神的面光之中,在神那儿看才是配活着的人。配活着的人是什么概念?就是配享受神所赐给人类的一切可享受之物,配活在神的面光之中,配接受神的祝福,这样的人是最宝贵的人,是真正的受造人类,是神所要的。

2.亚伯拉罕对待神话的态度

再来看看亚伯拉罕具备了哪些东西值得后人效仿。亚伯拉罕在神面前做的主要的一件事情,就是备受后人了解、熟知的一件事情——献以撒。他在这件事情当中所表现的方方面面,人性品质也好,他的信心也好,他的顺服也好,这些都是值得后人效法的。那他值得人效法的具体表现到底是什么呢?当然他所表现的方方面面也不是空洞的,更不是抽象的,更不是任何人杜撰出来的,这是有迹可循的。神赐给亚伯拉罕一子,这是神亲口告诉他的,亚伯拉罕在一百岁的时候就生了一个儿子叫以撒。很明显这个孩子的来历不同寻常,不同于其他任何人,他是神亲自赐给的。对人来说,神亲自赐给的,那神在这个人身上一定要作大的事情,有大的托付,要作不同寻常的事情,要让这个孩子与众不同,等等这些都是亚伯拉罕也是其他人所寄予厚望的。但是,事情却发生了转变,一件任何人都料想不到的事情发生在亚伯拉罕身上。神赐给了亚伯拉罕以撒,当献祭的时候,神又告诉他,“今天你什么也不要献,把以撒献上就足够了”,这话意味着什么?神给了他一个儿子,到儿子要长大成人的时候神又要回去。在人来看,“给的时候是你,我都不相信,你非要给,现在又让我献上,这不是又要回去吗?给人的东西哪有要回去的啊?你要就要吧,你不声不响地收回去就完事了,别让我有太大痛苦、太大难处,你怎么还要公开让我亲手献上?”这个难度大不大?难度太大了。有些人一听,“这还是神吗?这作的也不合情理啊!给的时候是你,要的时候也是你,你不成了常有理吗?你怎么作都对啊?那不见得吧。人的命都在你手中,你说给就给,你有这个权柄,要的时候你也有这个权柄,但是这个要法、这个事有点说不过去吧?这个孩子你给就给了,你应该让他长大成人,让他做大事,让他能看着你的祝福,怎么你又要让他死?与其让他死你还不如不给我呢,你当时为什么给我呀?你给了我,现在又让我献上,你这不是增加我的痛苦吗?你这不是难为我吗?那你当时给这个儿子的意义在哪儿啊?”这理怎么讲也讲不通,怎么说也说不过去,换谁谁也想不通。但是神跟亚伯拉罕讲没讲这里面的道理,说不说事情的原委、神的心意?神告诉他了吗?神不告诉他,神只说“明天献祭把以撒献上”,就这一句话,神解释了吗?(没有。)那这句话的性质是什么?如果按着神的身份来看,这句话就是一个命令,人理当执行,理当听、顺服。但是按着神所说的这句话、这个事来看,人要做到这个“理当”是不是费劲啊?人认为理当做的事就得合乎情理,合乎人的情感,合乎人世间所有的人情,但是神说的这句话里有没有这些成分呢?(没有。)那神是不是应该解释解释,向人表明他的心思、表明他的意思,或者在字里行间哪怕透露那么一丁点儿的意思让人理解?神说了吗?神不说,神也不打算说。这一句话里包含造物主的要求,包含造物主对人的命令,同时也包含造物主对人的期望。就这么一句简单的话,一句不合情理的话,一句不近人意的命令、要求,对于其他人,对于任何一个旁观者来说,仅仅是觉得有难度、费劲、不合情理,但是对于当事人亚伯拉罕来说,他听到这话之后的第一感觉那是锥心之痛啊!神所赐给的一子得到了,抚养了这么多年,享受了这么多年的天伦之乐,在神的一句话、一个命令之下,这样的幸福,这样一个活生生的人就要没了,就要被夺走了,他面临的不但是要失去这一份天伦之乐,而且是失去这个孩子之后永久的孤独与思念之苦。这对于一个年迈的老人来说是难以承受的。听了这样一句话之后,普通的人是不是得哭死啊?另外,人心里会骂神、埋怨神、误解神、跟神讲理,人所有能做到的,人所有的能耐,所有的悖逆、蛮横就都显明出来了。但是,同样都带着痛苦,亚伯拉罕并没有这么做。他与常人一样,瞬间能体会到这样一份痛苦,瞬间体会到了扎心的感觉,也瞬间体会到失去儿子之后的孤独。神的这句话不近人意,超出人的想象,不合人的观念,不是在人性情感里说出来的,不考虑人的难处,不考虑人情感的需要,更不考虑人的痛苦,冷冰冰地这么一句话甩给人,人到底多么痛苦神管不管?在外表看,神不管也不搭理,人听到的只是神的命令,神的一个要求。这个要求在所有的人来看不合乎人的文化、风俗、人情,甚至不合乎人的道德伦理观,它打破人的道德伦理底线,也打破了人的人情世故、情感。甚至有的人认为,“这话不但不合乎情理,不合乎人的道德,更是无理取闹啊。这话怎么能是神说出来的?神说的话应该是合情合理,让人都心服口服,不应该有无理取闹,不合乎伦理道德、逻辑的话。这话难道真是造物主说的吗?造物主会这么说话吗?造物主会这么对待他造的人吗?不会吧。”但是,这话确实是从神口里说出来的。从神的态度、说话语气上来看,神定意要的这里没有商量余地,没有人选择的权利,不给人选择的权利,神的一句话就是一个要求,就是给人下达的一个命令。在亚伯拉罕来看,神的这句话是不折不扣、不容置疑的一句话,是对他本人的一个不折不扣的要求,没得商量。亚伯拉罕是怎么选择的呢?这就是我们要交通的重点。

亚伯拉罕听完神的话之后,带着痛苦,带着沉重的身体开始筹备这件事情。他在心里默默地祈祷:“我主,我的神,你所作的是配受人称颂的,这一子是你赐给的,如果你要收回,我理当归还。”亚伯拉罕虽然痛苦,但是他的态度在他的这几句话当中是不是看见了?这里面人看见的是什么?看见的是正常人性的软弱,看见的是正常人性对于情感的需要,同时也看到了亚伯拉罕更理性的一面,看到了他对神真实的信与顺服的一面。他理性的一面是什么?亚伯拉罕很清楚地知道以撒是神赐给的,神无论怎样对待都是神的权力,人不应该有任何的评判,造物主所说的每一句话就代表造物主,无论在人看是否合乎情理,是否合乎人的知识、文化、道德,神的身份、神说话的性质是不会变的。人如果不明白、不理解或者想不通,那是人的事,神没有理由非得跟人说清楚、讲明白,人不是非得在明白神话语、神意思的情况下才应该有顺服,而是无论在什么情况下,人对神话语的态度只有一个,那就是听而接受而顺服。这是亚伯拉罕对待神要求他所做事情的一个显而易见的态度,这里有他正常人性的理性,还有真实的信与真实的顺服。他首先得具备什么?不分析神这话的对错,也不研究神这话是开玩笑,是试炼他,还是怎么样,他不研究这事。他对待神话的第一个态度是什么?神的话不能用逻辑推理,不管合不合情理,神的话就是神的话,人对待神话的态度应该是没有选择的余地,没有研究的份,人该有的理智、该做的就是听,接受,顺服。在亚伯拉罕心里很清晰地知道造物主的身份实质,还有受造人类所该站的地位。正因着他具备了这样的理性,具备了这样的态度,尽管他带着巨大的痛苦,他还是义无反顾地、毫不犹豫地要把以撒献给神,按着神的意思归还给神。神要就得还给神,不能讲理,不能有个人的意思,不能有个人的要求,这就是一个受造之物对待造物主应有的态度。这里最难做到的地方也就是亚伯拉罕最可贵的地方。神说这句话不合情理、不近人意,人想不通,接受不了,拿到哪个时代,搁在什么样的人身上都是讲不通、行不通的事,但神还让做,那怎么办啊?要是一般人就得研究研究,研究几天之后琢磨琢磨,“神说这话不合理,哪有这么当神的?这不是折磨人吗?神不是爱人吗?哪有这么折腾人的?这么折腾人的神我不相信,我可以选择不顺服”。而亚伯拉罕却没有这么做,他选择顺服。在所有人都认为神说这话、神的要求是错的,神不该这么要求人的情况下,亚伯拉罕能做到顺服,这是他最可贵的地方,也是其他人所不具备的。这是亚伯拉罕真实的顺服的一方面。另外,当亚伯拉罕听了神对他的要求之后,他首先确定一点,神说的话不是玩笑,不是儿戏。既然不是这些,那是什么呢?亚伯拉罕深信,神定意要作的事是没有人能改变的,这是真实的,神所说的话不存在玩笑,不存在试探,不存在折腾人,神是信实的,神所说的每一句话不管合不合情理都是真实的。这是不是亚伯拉罕真实的信?他有没有说,“神说让我把以撒献上,我得了以撒之后也没好好感谢神,神是不是跟我要人情呢?那我可得好好地表示表示,我得表示我愿意献以撒,愿意感谢神,我知道神的恩,记住神的恩了,不让神操心。神说这话肯定就是试验我、考验我,那我就走走形式,也把这一切工作都准备好,之后领一只羊,把孩子也领上,到那时候要是神不吱声,我就把羊献上,走个过程就行了。如果神实在让献,那就让以撒在祭坛上面做做样子预示一下就行了,到时候神可能还得让我献上羊,不用献孩子”,亚伯拉罕是不是这么想的?(不是。)如果这样想的话,他心里就没痛苦了。他如果能这样想,那他的人格怎么样?有没有真实的信?有没有真实的顺服?那就没有了。

从亚伯拉罕内心所感受到的、所产生的痛苦来看,他对神的话是不折不扣地相信,神怎么说他就怎么信,神怎么说他就从内心深处怎么领会,没有猜忌。这是不是真实的信?真实的信这里面还说明一个问题,亚伯拉罕是一个诚实的人,他对待神话的唯一态度就是听、接受、顺服,神怎么说他就怎么听,假如神说这个东西是黑的,他一看即使不黑,也认定是黑的,神说这个东西是白的那就是白的,就这么简单。神说要赐给他一个孩子,他琢磨琢磨,“我一百岁了,神说要赐给我一个孩子,那我感谢神,感谢我主”。他没有那么多想法,就是相信神。这个相信里面的实质是什么?他相信神的实质,相信神的身份,他对造物主的认识是真实的。不像有些人嘴上说相信神有创造万物的能力,相信神造人类,心里却怀疑,“人不是猿猴变的吗?神造万物我怎么没看着呢?”每当听到神说话的时候,他在心里都画几个大大的问号。神所说的每一个事实、每一件事情、每一样吩咐,在他那儿都得仔细地、用心地、小心谨慎地去研究、去分析,否则的话,说不定哪次不加小心就上当受骗了,就被坑了。而亚伯拉罕却不是这样,他带着一颗单纯的心,他拥有一颗单纯的心聆听神的说话,只不过这一次神的说话让他受了痛苦,但是他的选择仍然是相信、顺服,他相信神的话不会改变,神的话要成为现实,神的话就是受造人类应当执行、顺服的对象,面对神的话,受造的人类没有选择的权利,更不应该分析研究,这是亚伯拉罕对待神话的态度。所以,尽管他很痛苦,尽管他内心对儿子的这一份不舍、这一份爱、这一份疼让他感到了极大的压力、痛苦,但他仍然选择把孩子还给神。为什么要还?神没要的时候可以不用主动地还,但是神要了必须还给神,没有理由可讲,人不应该讲理,这是亚伯拉罕的态度。他带着这样一颗单纯的心来顺服神,这是神要的,这也是神想要看到的。亚伯拉罕在献以撒这件事情上所能达到的,他在神面前所表现的,是神所要看到的,也是神对他的考验。但是,神并没有像对待挪亚一样对待亚伯拉罕,没有把事情的原委、经过,把事情的一切都告诉给亚伯拉罕,亚伯拉罕只知道一件事情,神要让他把以撒还回去,仅此而已。他并不知道神作这件事情是在考验他,也并不知道他经受此次考验之后神要在他与他的后代身上成就怎样的事情,神并没有告诉他这一切,就是简单的一句吩咐,一个要求。神说的这句话虽然很简单,也很不近人意,但不负所望的是,亚伯拉罕如神所愿按着神所要求的把以撒献在了祭坛上。从他的一举一动来看,他的献不是走走形式,不是敷衍,而是真心的,发自内心肺腑的。尽管有不舍,尽管有痛苦,但是面对造物主的要求,亚伯拉罕选择了人类中间任何一个人都不能选择的一种方式,按照造物主的要求绝对地顺服,不折不扣地顺服,没有理由,也没有任何附加条件,神让怎样就怎样。他能达到神所要让他做的这些,他具备了什么?一方面具备了对神真实的信,确认造物主就是神,就是他的神、他的主,是主宰万物的,是创造人类的,这是真实的信。另一方面,他有一颗单纯的心,相信造物主所说的每一句话,也能够简单地、直白地接受造物主所说的每一句话。再一方面,无论造物主所要求的事情难度有多大,给他带来的痛苦有多大,他选择的态度是顺服,不讲理、不抵触、不拒绝,而且是完完全全地顺服,按着神要求的,按照神所说的字字句句,所下达的命令去做,去实行。正如神所要求的,正如神所要看到的,亚伯拉罕将以撒献在了祭坛上,献给了神,他所做的这一切证实了神选择的这个人是对的,是神眼中的义人。

在神要求亚伯拉罕献以撒的这件事情上流露出造物主哪方面性情、实质?就是神对待一个义人,对待一个他所验中的人,神完全是按着神自己的要求标准,这完全合乎神的性情、神的实质。这个标准不打折扣,不是差不多就行,而是精确到标准程度。亚伯拉罕在他生平的日常生活当中,神所看到的他的义行,在神这儿看还不够,神还没有看到他真实的顺服,所以神就作了这样一件事情。神为什么要看到他真实的顺服?为什么要让他经受最后的这一关考验呢?那就是我们所有人都知道的,神要让亚伯拉罕成为万国之父。“万国之父”这样一个称号是一般人能担得起的吗?不是。神有神的要求标准,神对待任何一个神所要的、神所成全的或者神眼中的义人的要求标准都是一样的,就是有真实的信和绝对的顺服。那要在亚伯拉罕身上作一件这么大的事情,神要是看不到他这两点,神能贸然作吗?绝对不会。所以说,神赐给亚伯拉罕一子之后,亚伯拉罕必然就会临到一个这样的考验,这是神定意要作的,也是神计划好要作的。这件事情如神所愿了,亚伯拉罕达到神的要求了,神才开始计划作下一步要作的工作,让亚伯拉罕的后裔多如天上的星、海滩上的沙,让他成为万国之父。在这件事情还未知、还没有得着结果的情况下,神是不会贸然作事的,但当这件事情有了结果之后,这个人所具备的就达到神的标准了,这就意味着这个人接下来要承受神计划好让他承受的这一切祝福。所以从这件事情上来看,神在一个人身上作什么工作,神要求一个人在他的经营计划当中担当什么样的角色、接受什么样的托付,神对人是有要求标准的,对人是有期望的。神对人的期望结果有两种:一种是在你身上要求你做的你达不到,你这个人就被淘汰了;一种是你达到了,神会按着神的计划在你身上继续成就他所要作的。从外表上来看,神要求人的这两点并不是太难,但不管是难还是容易,在神那儿这两点是必须具备的,你达到这个标准了,在神那儿合格了,神就不再要求什么了,你要是达不到,这就另当别论了。从神要求亚伯拉罕献以撒这个事上来看,神并不是只看到亚伯拉罕之前有敬畏神的心、对神有真实的信就可以了,差不多就行了,神要求人绝对不是这样的方式,他要按着他的方式要求你,按着他要让你达到的要求你,这个没得商量。这就是神的圣洁。

对于亚伯拉罕这样一个又单纯又有真实的信又具备理性的好人,都得接受神的考验,那这个考验在人类的眼光来看是不是有点不近人意?但恰恰这个“不近人意”就是神的性情、神的实质的体现,亚伯拉罕就经历了这样的考验。他在这样的考验当中,让神看到的是他对造物主不折不扣的信与不折不扣的顺服,他过关了。亚伯拉罕平时也没经历什么大起大落,但经过神对他这一次的考验,他平时的信与顺服被证实了是真实的,不是外表,不是口号。就在这种情况下,就在神说了这样一句话,神对他有这样的一个要求的情况下,他都能不折不扣地顺服,这里有一点是肯定的,就是在他心里,神就是神,永远是神,神的身份、神的实质不会因着任何因素的改变而改变,人永远是人,没有资格与造物主较量、讲理、一较高下,没有资格分析造物主所说的话。对待造物主所说的话,对待造物主的任何一个要求,人没有选择的权利,人唯一该做的就是顺服。亚伯拉罕的这个态度就说明问题,他对神有真实的信,真实的信里产生了真实的顺服,所以不管神对他作什么,神对他要求什么,或者神作了什么,无论是他看到的、听到的还是他亲历的,都不能影响他对神真实的信,更不能影响他对神顺服的态度。当造物主说出一句不近人意的话,说出一句对人类的要求不合理的话,不管多少人对这句话反感、抵触、分析、研究甚至藐视,亚伯拉罕的态度并没有因为外界的这些环境而受到干扰,他对神的信与顺服是不变的,不是停留在口头上,不是停留在形式上,而是用事实证明他信的神就是造物主,他信的神就是天上的那位神。从亚伯拉罕身上所表现出来的看到什么了?看没看到他对神的疑惑?他有没有疑惑?有没有研究?有没有分析?(没有。)有些人说:“他不研究、不分析,他难受什么啊?”那你还不许人家难受啊?他那么难受还能顺服,你不难受你能顺服吗?你有多少顺服啊?那么难受、那么痛苦还不影响他的顺服,证明这个顺服是真实的,不是骗人的。这是受造人类在撒但、在万物、在所有的受造之物面前为神作的见证,这个见证太有力了,太珍贵了!

在挪亚与亚伯拉罕的故事以及约伯的故事中,他们的言行举止,还有当神的话、神作的事临到他们的时候,他们的态度与他们的一言一行所感动后人的点到底是什么?这三个人他们对待神话语的态度,以及他们听完神的话,听完神的吩咐、要求之后,他们的一言一行、他们的态度最让人感动的,是他们对待神、对待造物主的那一份真心是那样地单纯、执着。这里面的单纯、执着在现在所有的人类中间可能被称为傻、痴,但是在我看,正是他们的那一份单纯、执着是最让人感动的地方,也是最能让人心动的地方,更是让人感到可望而不可及的地方。从他们这几个人的身上,我真正地领略、见识到了好人的样子,从他们的言行举止,从他们对待神话语还有他们聆听神话语时的态度上,看到了神眼中的义人、完全人的影子。读完他们这几个人的故事,了解了他们这几个人的故事之后,最大的心理感受是什么呢?是对他们这样的人的一种深深的追思,还有一种深深的眷恋与爱戴。这是不是也是一种感动的心情?为什么有这样一种心情呢?这三个人在整个人类历史长河中,没有任何一部历史书籍来重点记载、颂扬、传播他们的故事,也没有人拿他们的故事来教导后人,把他们当成后人效法的对象。但是有一样是世人所不知的,就是这三个人他们在不同的时期听到了神不同的话语,接受了神不同的托付,也接受了神不同的要求,他们为神做了不同的事情,完成了神所托付的不同的工作,共同的是什么呢?他们都不负所望,他们能在聆听神的说话之后,接受神对他们的托付与要求,随后能够顺服神所说的每一句话,顺服他们聆听到的神对他们要求的每一样事。他们不负所望的是什么?他们在整个人类中间为人类树立了听神的话、接受神的话、顺服神的话这样的榜样,也为人类树立了在撒但面前为神作响亮的见证这样的榜样。因着他们是人类的榜样,他们是神眼中的完全人、义人,那最后告诉我们最重要的一个信息是什么?神要的就是这样的人类,是能够听得懂他的说话,能够用心去听,用心去领悟、去领会、去理解、去顺服、落实造物主的话语的人,这些人是神所爱的对象。无论在神对他们的义行作出肯定之前神对他们的考验有多大、试炼有多大,一旦他们为神作出了响亮的见证,他们便成为神手中的至宝,成为在神眼目中永远存活的人。就是这样的一个事实。这是讲挪亚、亚伯拉罕这些故事我所要告诉给你们的,也是你们所该明白的。言外之意,那些无论跟随神多少年还听不懂造物主的说话,还不知道聆听造物主的说话是一种责任、是一种义务、是一种本分,不知道接受、顺服造物主的话是受造人类该有的态度,这样的人是神所淘汰的对象,神不要这样的人,神厌憎这样的人。那最终能聆听造物主的说话、能接受造物主的说话、能完全顺服造物主说话的人到底有多少?有多少算多少。那些跟随神多年却还能藐视真理,能公然违背原则,对神所说的话,无论是在肉身中所说的话还是在灵界所说的话都不能接受、顺服的人,最终还是面临被淘汰这样的结局。

神所道成的肉身在地上作工作到现在已经三十年了,话说了有多少没法计算,无论是怎样的说话,无论什么方式的说话,无论说话的口气、内容是什么,对人的要求其实只有一个——能听,能接受,能顺服。但是就这最简单的一条人都领会不到,也不能实行,这是很麻烦的事。到现在,就在人承认人是神造的、神所道成的肉身是神自己这样一个事实的背景之下,人仍然与神对立、对抗,拒绝神所说的话,拒绝神的要求,对神在肉身所说的话还能研究、分析、拒绝,漫不经心地对待,不懂得受造之物应该怎样对待神的话,应该存有什么样的态度对待神的话,这是很可悲的事。就是到现在人都不知道自己是谁,该站什么位置,人该做的是什么,甚至有些人说,“你道成肉身是神你就有理了?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啊?我们现在有人权,你得尊重我们,你说话得跟我们商量着来,你一个小小的人物凭什么指使、要求我们做这个做那个?你就是个普通的人,你人微言轻,就别随便对我们要求这个要求那个了。我们没有理由绝对得听你的,你说什么都得经过我们举手表决,你要求什么都得经过我们大家在一起商讨,达成共识了再说,要是达不成共识,那你的话就是一句空话,说完就算了”。到现在很多人还是这种观点。如果我没有资格要求你什么,我没有资格让你听我的话,让你对我所说的绝对顺服,那谁有资格呢?如果你认为天上的神有资格,用打雷的方式跟你说话,那我说这就太好了,免得我苦口婆心、费尽口舌跟你说话了,我都不想再跟你说什么了。你认为天上的神有资格在空中、在云中跟你说话,那你就去听、去找,你就等天上的神在空中、在云里、在火中跟你说话。但是有一件事情你得清楚,你真要等到那一天你的死期就到了,你最好别等到那一天。“最好别等到那一天”这话是什么意思呢?神成为人亲自在地上与人面对面地说话,告诉给人每一样人该做的,而人却藐视,不当回事,在心里暗暗地较劲、抵触,就是不想听,认为神来在地上没资格治理人。对待人的这种态度神心里是高兴的还是恼火的?(恼火。)当神恼火的时候,神该作什么事了?人所面临的是神的怒气,明白了吧!是神的怒气,不是神的考验,这是两种概念。神的怒气临到人,那人就危险了。你们说,神对他爱的人有怒气吗?神对配活在神面光中的人有怒气吗?(没有。)神对什么样的人有怒气?对于跟随神多年还听不懂神说话,还不知道该听神的话,没有接受神话、顺服神话这样意识的人,神是厌烦的,是反感的,是不愿意拯救的,明白了吧!对待神、道成的肉身、真理这三者,人应该具备什么样的态度?能够听话、顺服,这是最简单不过的一件事。听完之后从心里接受,接受不了的自己再寻求,一直达到能够完全接受,接受之后紧接着就得顺服。顺服是什么意思?就是得去落实。你别听完之后就没事了,表面答应记在本上了,文字上是记住了,耳朵是听到了,心里却没有,到做的时候自己想怎么做就怎么做,记在本上的那些话就抛到脑后去了,不当回事,这就不是顺服。真正的顺服是用心听、用心领会,就是真实地接受,当成任务、当成命令去接受,当成义不容辞的一种责任去接受,不是光在心里接受就完事了,得把它变成实际落实下去。你两条腿所走的路,所奔波的目标、方向都是你聆听到的神的要求,你手中所做的,你心里所想的、心思所琢磨的,所要付出的代价都是为着神所要求你做的那件事情,这就叫落实。顺服的言外之意是什么?执行、落实,把它变成现实。你把神所说的话、神的要求记到纸上,用文字记载下来了,心里却没有,到做的时候自己想怎么做就怎么做,从外表看这件事情你是做了,但你是按照自己的原则去做的,这就不是听话、顺服,这是藐视真理,公然违背原则,无视神家安排,这叫悖逆。

之前我跟有些人说一些事,说的时候他很认真地记,在本子上分类,又做了很多标记,我一看记录得挺认真的,对待工作有负担,有认真负责的态度。表面上看是这么回事,但是他听完这话之后不去落实,没消息了。后续再一打听那事做没做,他说:“哎呀,我给忘了,我翻翻本子,你再说一遍吧。”你听了什么感觉?就想扇他两个嘴巴,然后让他有多远就滚多远,就这样一种态度,就这样的心情。所以,我告诉你的一个事实是什么呢?你千万别把神的话跟骗子的谎言联系在一起,神所说的每一句话都不是闲扯,不是闹着玩,那是需要人去落实、执行的。神的话是跟人商量吗?是给你的选择题吗?不是,那是命令。你如果这么看的话,你就有义务去落实、去执行。你如果觉得神的话就是一句玩笑,就是随便说说,怎么做都行,做不做都行,那你就完了,你就危险。在神的要求上,在神的吩咐上,在神的托付上,人总有自己的选择,总以敷衍的态度去对待,这样的人都很危险,都要麻烦。另外,吩咐你的事、托付你的事,你总让我去督促你、跟进你,总让我操心、询问,处处为你把关,那你这个人也该淘汰了。之前淘汰的就有一些这样的人,我吩咐他几件事,然后问他:“记没记下来?明不明白?还有没有问题?”“没有问题,都记下来了,你放心吧!”满口答应,胸有成竹,拍着胸脯跟你起誓。答应之后怎么落实的?自己喜欢做的独断专行、胡作非为,自己不喜欢做的、懒得做的就不做,也不跟你说一声。过后我再追问的时候,才发现他一丁点儿都没做。对严加监督的事他做一做,不逼着、不追问的事根本就不做。这样的人就废了,他不配尽本分,猪狗不如。养条看家狗,主人不在或者来陌生人的时候它还能帮着看家,放在院子里的东西它还能给看住不让人抢跑了。那你是一个堂堂正正的人,我托付你办的事,我告诉你、要求你办的事,我不过问、不逼你你都不办,你是什么东西?你还尽本分呢,你该做的一样都没做,这叫尽本分吗?你就是个大骗子!你不愿意做,你打算骗,那你为什么答应呀?你做不到你就别答应。这样的人配不配尽本分?(不配。)如果有的人说,“我这人天生笨啊,我这人天生好吃懒做,天生怕吃苦,你交代我的事我恐怕不好完成啊”,那你早点儿说,早说不耽误事。你要是不说,装样子,明明是个懒货,游手好闲、不务正业,然后你还想骗,想享受地位之福,这样的人就该收拾,该淘汰!藐视真理、公然违背原则的都不是好东西,该淘汰。有些人因为公开地违背原则,胡作非为,没有顺服,没有忠心,被撤换、被淘汰了,心里还有怨气呢。神家没追讨他的责任就不错了,他还有怨气,这是不是有点不可理喻?他还觉着,“我为神家付了多大代价,受了多少苦,做了多少好事,神怎么不纪念呢?”纪念你什么?你是个什么东西?你做那点事值得一提吗?你做那点事得多少人看着、盯着,我得操多少心哪?有些人因为任意妄为,因为违背原则,因为悖逆不听话,因为搞独立王国,因为懒惰,给神家带来多大的亏损哪,你计算过吗?就是把你卖了你也偿还不起,你负不了这个责任。这些人还有怨言,还不服呢,这是不是不可救药啊?

今天交通的挪亚和亚伯拉罕的故事重点在什么地方,你们有没有听明白?神要求人的高不高?(不高。)神要求人的是作为一个受造的人最应该具备的,一丁点儿都不高,最现实也最实际了,人只有具备了真实的信心与绝对的顺服才能得到神的称许,只有具备了这两样才是真正蒙拯救了。但是这两样对于败坏至深的人,对于藐视真理、厌烦正面事物的人来说,对于仇视真理的人来说,那是难上加难啊!只有那些对神有一颗单纯敞开的心,有人性理智、具备良心、喜爱正面事物的人才能达到。你们具不具备这些?谁具备这些人所具备的对神的执着与单纯?你们在座的这些人,要是论年龄都比挪亚、亚伯拉罕他们年轻,但是要论单纯,你们都不具备,聪明智慧没有,小心眼儿倒挺多。那这事怎么办哪?有没有办法达到?有没有路途?从哪儿开始啊?(从听神的话开始。)对了,学会听话。有些人说:“有时候神说的话也不是真理啊,这个不好顺服,要是说点是真理的话,我们就好顺服。”这话对不对?(不对。)从咱们今天所讲的挪亚和亚伯拉罕的故事上来看,你们发现一个什么事?听神的话、顺服神的要求这是人的天职,至于神说了什么,不关人的事。不管神说了什么,神对人提出了怎样的要求,神的身份、神的实质、神的地位是不变的,他永远是神。你认定他是神,你唯一的责任、你应该做的就是听他的话,这就是实行的路。研究神的话,分析神的话,探讨神的话,拒绝神的话,顶撞神的话,悖逆神的话,否认神的话,这都不是一个受造之物该做的,这是神厌憎的,是神不愿意在人类身上看到的。实行的路到底是什么?其实很简单,学会听话,用心去听,用心去接受,用心去理解、去领会,然后用心去做、去落实、去执行。你心里所听到的、所领会的要与你的实行紧紧地挂钩,不要脱节,你所实行的,你所顺服的,你手中所做的,你双腿所为之奔跑的每一件事,都与你心里所听到的、所领会到的挂钩,这就做到顺服造物主的话了。这就是实行的路。

二〇二〇年七月十八日

上一篇: 附篇二  挪亚、亚伯拉罕如何听神的话、顺服神(一)

下一篇: 第十条 藐视真理,公然违背原则,无视神家安排(五)

如何摆脱罪性的捆绑,不活在认罪犯罪的情形中?欢迎联系我们,帮你在神的话里找到路途。

相关内容

第九十八篇

一切的事临及你们每一个人,使你们对我更有认识,对我更加定真,认识我这位独一的神自己,认识我这位全能者,认识我这位道成肉身的神自己,之后,我便从肉身出来,回到锡安,回到迦南美地,那就是我的居所,就是我的归宿,是我创造万物的根据地。现在,我说这话你们谁都不明白其中的含义,没有一个人能…

你到底是忠于谁的人呢?

现在你们所过的每一天都很关键,对你们的归宿与你们的命运都很重要,所以你们都要珍惜你们现在所拥有的一切,珍惜现在所度过的每一分钟,争取一切时间来使自己有最大的收获,以便不枉活此生。或许你们都感觉莫明其妙,我为什么要说这样的话,坦诚地说,对于你们每个人的行为我并不满意,因为我在你们身…

第二十一篇

人都在我的光中倒下,又因着我的拯救而站立,在我向全宇施行拯救之时,人都想方设法投入我的恢复之流中,但多少人被这道恢复急流冲走不见踪影,多少人被急流之水淹没、沉沦,又有多少人在流中站立,不曾失迷方向,因而顺着急流流到今天。我与人同步前进,但人仍不曾认识我,只知我外表的穿着打扮,却不…

你当认识到实际的神就是神自己

在实际的神身上你应认识的有哪些?灵、人、话组成实际的神自己,这是实际的神自己的真正含义。你如果只对这个人有认识了,知道他的生活习惯了,知道他的性格了,但对于灵的作工你不认识,对于灵在肉身中作的不认识,只注重灵、注重话,只在灵面前祷告,对神的灵在实际的神身上的作工你不认识,仍然证明…

设置

  • 文本设置
  • 主题背景

纯色背景

主题背景

字体设置

字号调整

行距调整

行距

页面宽度

目录

搜索

  • 本篇搜索
  • 本书搜索